退出閱讀

我和喵,都很想你

作者:煙波人長安
我和喵,都很想你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故事第一 喂貓的女孩

故事第一 喂貓的女孩

我忍不住暴怒:「媽的,你見過人吃貓糧的嗎?」
他抱著鞋帶轉身進了店裡。一個店員看出了端倪,板著臉給我開門。
第二天,我下了決心,把鞋帶送走。我天真地覺得,也許過一段時間,他會改變主意。畢竟我們之間有愛情,他會為我考慮的不是嗎?
「你已經結婚了,」我還是很緊張,「這樣勾搭別的男人是不對的。」
「你想過沒有,」我繼續說,「還沒結婚,就已經要求你放棄對你最重要的一個東西,結婚以後如果再遇上別的問題,你可能還會被要求放棄更多?」
她雙手握在一起,接著說,「玥玥啊,聽阿姨的話。阿姨畢竟比你有經驗,這是為你好,也是為你們以後的孩子好。」
我一下想了起來。呼,虛驚一場。
「是你呀,」我打字,「你怎麼找到我微博的?」
她告訴我她現在住的地方,很遠。「跑這麼遠,就為了喂貓?」我吃驚。
「我知道不影響你。」阿姨微微笑著,慢條斯理地說,「可是呀,玥玥,你想過沒有?將來你們肯定會要孩子,養一隻貓總是有隱患。阿姨有一個同事啊,女兒就是因為懷孕的時候養貓,後來就流產了。你說這種事,對誰都不好,是不是?」
「只要找對了人,什麼時候結婚都不會晚的。」我又說。
女孩還是一臉錯愕。
有段時間,我窮得一塌糊塗。
「喵!」海帶說。意思是:去你大爺,要吃你自己吃!
「這樣對鞋帶太殘忍了……」我哽咽。
我拿出很早給鞋帶買的貓用航空箱,一邊哄著一邊把它抱進去。以前鞋帶特別抗拒這個箱子,都是死扒著箱門不鬆手,那天卻特別乖,一聲不吭,靜靜地趴在裏面。
操,大不了以後天天吃饅頭。我在心裏想。
很高興,點開,發現是個女的,更高興。哈哈哈一定是我的個人魅力打動了她。
「哈?我沒結婚啊。」女孩又說。
……哦,合著是這孩子大名叫鞋帶。
她一走。我就扭頭死死地盯著男朋友。「你啞了是嗎?」我質問他,「剛才你為什麼不說話?」
「吃個屁。」我忍不住說,「它現在肯定正在想,主人去哪兒了?不是說過幾天就接我回去嗎?是不是我平時吃太多了,那我現在開始不吃飯,是不是就能回家了……」
「你應該把它接回家。」過一會兒,我說。
海帶不服:「老子都能吃你的火腿腸,你為什麼不能吃貓糧!」
「你確定這是一隻流浪貓?」店主問。
「阿姨,那個,流產也有很多原因的,不一定是因為養貓……」我試圖解釋。
它小時候特別鬧,抓沙發、抓衣服、撕衛生紙、咬電腦線。一開始我就叫它貓子,後來它不到四個月大就學會了解鞋帶,於是就叫鞋帶。

和圖書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說,「結婚……可是一輩子的事啊……」
「你願意養它么?」女孩問我。
「哈?說什麼呢?」女的問。
我搖搖頭。
「為什麼叫它鞋帶?」我指著吃飯的小花貓問。
我只好說是的,養了一段時間了。
為了不讓店主起疑,我騙他說,這是一隻流浪貓。
店主是個微胖的男人。他打開航空箱,把鞋帶抱出來,溫柔地跟鞋帶說著話。鞋帶在地上小心翼翼地走,試圖蹭我腿,我往旁邊躲了一步。
我趕緊低頭看。咦我鞋帶好好系著呢。
有天刷微博,系統提示我有新粉絲。
「我找了一家寵物店。」他說,「我問過了,那兒收容流浪貓。條件也不錯,就送去那兒。」
他又皺了皺眉頭,不過沒再說什麼。
女孩愣愣地看著我,說:「鞋帶不是『東西』……」
「以前住。」女孩說,「11號樓。搬走一個多月了。」
我沒辦法回答她,因為我發現,我家突然斷網了。
「你這不是結婚,你這是被綁票。」我說,「結婚是兩個人商量著來的,不是所有事都一個人說了算。什麼再不生孩子就晚了、什麼我媽覺得這樣不對、什麼孩子重要還是貓重要,全是狗屁。一個心智健全的男的,能說出這種話?」
然後鞋帶輕輕叫了一聲。
鞋帶還是沒什麼動靜,伸爪子去抓航空箱的門。
怎麼不行!太行了。這麼漂亮的姑娘。
待了一會兒,一隻小花貓從樹叢里探出頭來,朝我這邊喊了一聲。
他面色平靜地搖搖頭。「本來我想跟你說很久了,但怕我說你會生氣,就讓我媽勸勸你。」
它是只小母貓,黑色的。朋友家的貓生了三隻,養不了,我去湊熱鬧,結果它一看到我,就往我手上蹭,我可高興了,就把它抱了回來。
「是不是不好聽啊?」看我不回復,女孩又問。
「海帶啊,」我說,「你爹我最近有點兒窮,可能買不起高級貓糧了,能不能換成別的?」
於是進行談判。海帶如臨大敵,搶先佔據制高點,站在空調上俯視我。
我擦,怪不得好長時間沒看到她了。
「對呀。」女孩低著頭說,「最近天天過來。」
「嗯。」女孩說。「我養鞋帶養了兩年呢。從小養的。」
我一下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不是很久很久之前,在XX小區陪我喂貓的那個人?」她又問。
看看網線,徹底不能用了。
但是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想和店主說等一下,我不寄養了,我現在就帶她走,真的,真的。我想叫鞋帶一聲。我想和她說鞋帶媽媽騙你的,媽媽不走。你吃太多了,媽媽嚇唬你一下。鞋帶你要去哪兒啊?我https://m.hetubook.com•com看不到你了……你要去哪兒啊?
操!我一躍而起,直奔客廳。「和你說過多少回了,又他媽咬網線!」
「那你餓死吧!」我怒火攻心,扔下袋子,嚎啕著奪門而出。
「那他怎麼辦?還有,結婚……」女孩抬起頭,悶聲說。
「終於逮到你了!」這位素不相識的女粉絲說。
……換個話題。
我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一直忙著籌辦婚禮的事,也沒顧上多考慮。直到上個月,他突然叫我出來吃飯。我趕過去,發現他媽媽也在。
某天早晨該喂海帶了,從柜子里拿出之前買的高級貓糧,心裏一驚。手掂了掂,估計只夠那妖孽吃兩頓。
鞋帶瞪著眼睛看看我,以為我要和它玩兒,躍躍欲試來撲我的手。
唉,又失去一個勾搭女孩子的機會。
本來我想試著找別人替我養一段時間。我爸媽已經表明了不會幫我養。在朋友里問了一圈,也沒有人能養。在網上發帖求助,但大家都想養剛出生的小貓。
我繼續暴怒:「滾蛋!那是你偷吃的!」

「貓糧儲備就這麼多了!」我對它抖抖手上的袋子,「明天開始買便宜貓糧,愛吃不吃!」
我持續暴怒:「放屁,我戴上眼鏡倆眼5.0!」
我試著和她搭話:「你經常來啊?」
「就因為是一輩子的事。」我說。
「哦,」我只好又編謊話,「是這樣……朋友轉交給我的,我養了幾天,但是沒辦法長期養,只能送到這兒來了。」
太生氣了,衝進附近的寵物店,看都不看,一把拎起一大袋高級貓糧,刷光了銀行卡里所有的錢。
「我不會再為了別人放棄我最愛的東西了。」她接著說,「現在也挺好的,一個人,兩隻貓,不結婚又不犯法。如果要結婚的話,對方必須也要是個喜歡貓的人。」
我想,它也許知道發生了什麼。
「什麼時候結婚都不晚,對不對?」她又問我。
女孩沉默了。她低頭看看腳邊的小花貓。這廝把貓糧吃了一地,正從地上一顆一顆往回揀。
女孩說著,聲音哽咽,最後再也說不下去,伏在膝蓋上哭得一塌糊塗。
「等等!」我覺得哪裡不對,「混蛋,你不要岔開話題!」
「鞋帶!」女孩又喊,滿臉笑容。
女孩很開心的樣子,從包里翻出一個保鮮盒,打開。保鮮盒分成兩部分,一側盛水,一側裝滿了貓糧。
「暫時養不起。」我說,「不能保證一直養下去,那不如一開始就不養。」
「嗷!」海帶沖我叫。意思是:不吃不吃就不吃!
……姑娘,你智商真高。
「還有驚喜哦。」她又說,再次扔給我一個網址。
我覺得再這樣和_圖_書下去,我就要哭出來了,趕緊往門口走。
他的聲音瞬間冷下來。「你分不清主次嗎?」他問我,「結婚和養貓,哪一個重要?」
「不過阿姨你別擔心,我家貓很乖,也沒什麼疾病,不影響我的。」我又說。
我真的是絕望了,又給他打電話,我說能不能緩一緩,我們可以等確定要孩子之前再把鞋帶送去別人家,那時候也許就有人能代養它了。
果斷回粉。按下滑鼠不到五秒鐘,私信窗口蹦出來。
「鞋帶!」女孩喊。
「不知道鞋帶現在吃得好不好……」她哽咽著說。
「你不要老說你媽!」我有點兒憤怒。
對的。
一定會接回來。
這樣想了想,心裏好像就不那麼難受了。
店主看我一眼,沒說話,慢慢抱起鞋帶,一點一點摸它的頭。鞋帶還是一聲不吭,很溫順,就是一直盯著我看。

店主眯起眼看我。他好像能看進我的心裏。
後來我準備結婚了。和我男朋友談戀愛談了一年多,他人不錯,有車有房,工作也很穩定。我們見過雙方的家長。他是單親,阿姨算是比較和善的一個人。我家裡也同意我們在一起。
「所以啊,阿姨是想徵求你的意見,」阿姨又說,「要不咱們就先不養了?」
可我最後也沒有決定。阿姨臉色有些不好看,說她還有事兒,就先走了。
回頭看一眼,鞋帶又輕輕叫了一聲,開始試圖掙扎。
「鞋帶,鞋帶。」我又叫它,用手摸它的頭。「鞋帶你看看媽媽。媽媽不是不喜歡你了。媽媽要去維護一下她的愛情,她快三十歲了,再不結婚就晚啦……鞋帶你聽得懂嗎?」
「我也給你爸媽打過電話了。他們也覺得養貓對孩子不好,還是早點兒送走。」
我愣住。
點開,是條微博。一張圖。圖上一個女孩背對鏡頭,一隻小黑貓踩在她肩膀上,雙眼炯炯有神。
「沒事呀。」我沒有放在心上,「鞋帶可乾淨了,帶她做過檢查的,沒有問題。」
「喵!」海帶說。意思是:滾!休想騙老子!老子見多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把那頓飯吃完的。腦子一片空白。男朋友一直低著頭不說話。他媽媽雖然始終笑容可掬,還給我夾菜,但我能感到,她在逼著我趕快做決定。
「那又怎麼了?」海帶反駁,「說明你眼神不好!」
我抱著鞋帶哭了一夜。鞋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慌張地靠著我,還摸我的臉。
我還想反駁,他又說了一句話。
女孩瞥我一眼。「你別想了,」她說,「我有男朋友,下周結婚。」
我已經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失望,只覺得渾身發抖,沒有力氣。
「還好。」我回復,「我認識一個人,貓子叫鐵柱。母貓。」
m.hetubook.com.com默默聽著,沒做聲。
女孩笑了。她沖我點點頭,坐在長椅另一邊,保鮮盒放在地上,看小花貓吃飯。
女孩臉色平靜,說:「因為我以前養的貓,也叫鞋帶。」
他還是搖頭。「這關係到我們的孩子,我不能答應你。」
女孩發來一長串大笑的表情。
「別的貓都吃那個。」我諄諄善誘,「這是最近貓界的潮流。」
「不行嗎?」女孩反問。
「你管那麼多呢,反正是找到了。」女孩說。
小花貓愉快地跑過來。
女孩的眼淚撲簌簌往下掉。
我不知道說什麼,眼淚不停地往下掉。
「阿姨不是不喜歡小動物。」她又說,「阿姨就是覺得不安全。你自己也想想,對不對?」
我愣住,很長時間沒說話,眼淚一顆顆落在桌子上。
我一坐下,阿姨就開門見山地說:「玥玥啊,聽說你養貓?」
女孩不說話。她擦擦眼淚,伸手摸小花貓的頭。小花貓停下吞咽的動作,用嘴去蹭她的手。
我只是把鞋帶送去寵物店寄養幾天,以後還會接回來。
……我就打個比方!媽蛋舉一反三不會啊!
我覺得眼眶熱熱的,趕快關好箱子,打車,去寵物店。路上,他打電話問我怎麼不在家,他開車來送我們。我說不用了。掛了電話。
唉,沒有好人走的路了。
小花貓一把抱住女孩的小腿。
「鞋帶啊,媽媽要把你送去一個陌生的地方。」我說,「你別怕,媽媽保證鞋帶就在那兒住幾天,很快就把你接回來,好不好?」
「我後來想了很久,」過了一會兒,女孩打字,「你說得是有道理的。」
女孩不說話,扔給我一個網址。
「鞋帶。」女孩說,「我接回來了。」
靠,問一個窮逼這種問題!有沒有良心?
我眼眶一下就濕了。
擦,連你也跟我要飯吃?我不耐煩。沒有!
就是有一個問題。他不喜歡貓。第一次來我住的地方的時候,看到鞋帶,他明顯皺了皺眉頭。
後來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完全忘了這段經歷。
「你養寵物?」他說,「寵物不衛生,容易有寄生蟲。」
「我不喜歡你們這樣的人。」我站起身,說,「口口聲聲說為了愛情,其實全是為了結婚。不要把你們自己說得那麼偉大。」
我心裏一凜,忙去看他。他假裝看菜單,不抬頭。
「我知道。」阿姨還是保持著微笑。「但你以為就是流產這一種危險嗎?孕婦要保證清潔、安靜的環境。先不說小貓會不會影響你休息,假設孩子平平安安生下來,那麼小的孩子,要是被貓抓傷了怎麼辦?這就關係孩子的一生呀。」
「……孩子不是我的!」我緊張地手抖。
「以前?」我頓時好奇起來。
再回去,女孩已經走了。小花貓也不見了。
「你看它這訓練有素的,沒和*圖*書準兒以前也是家貓。」我說。
「不能都重要嗎?」我繼續哭著說,「鞋帶跟了我兩年多,我捨不得。你幫幫我好不好?幫幫我好不好?」
「小花貓也有名字啦,」女孩打字,「叫鞋底。」
混蛋海帶迅速從路由器旁邊撤退,一路狂奔躲進客廳的角落裡。
剛打算起身,一個女孩從我旁邊急匆匆走過來。小花貓明顯是看見了她,叫得更歡了。
我冷笑。「我才發現你原來是這種人。你不敢說,就搬你媽出來壓我?」
其實我就想和她說一句話。

「不行。」他說。「我媽不會同意的。」
「你叫什麼名字?」我興奮地問,「手機號呢?來微信加一下……」
我慌了,在電話里哭。「我能把她送去哪兒啊?」我哭著說。
我沒走。我在門口站著,還是哭。我忽然意識到,我錯了,全錯了。我想得太美好了。他現在不接受鞋帶,將來也不可能的。我這次走出門去,就再也看不到鞋帶了啊……
「也不是啥壞東西。」我說,「你看,就是便宜那麼幾十塊錢。營養均衡,雞肉味兒牛肉味兒海鮮味兒都有。你隨便挑。」
「喵!」海帶說。意思是:操,不能。
地上只留著一兩顆吃剩的貓糧。
「不過我現在想明白了。別人怎麼看我,根本不重要,我不能為了結婚而結婚。」
「你不住這兒吧?」我又問。
店主看了看鞋帶,說,「這一身養尊處優的贅肉,不像是流浪貓啊。」
出門發現沒處去,坐在小區樓下長椅上發獃。
到了那家寵物店。店裡面很整潔,前台有個男孩,聽我說完來意,就把店主叫出來。
這時他才終於抬起頭來。「我沒什麼要說的。」他說,「你也聽到我媽的話了,把貓送走吧。」
說完我離開了那個地方,去給海帶買飯。
「能不能不讓鞋帶走?」我說,幾乎是在求他,「真的沒有事的,我可以再帶它去做檢查,我自己也會很小心,真的很小心。」
「當時我確實很著急。怕自己快三十歲了還沒嫁出去,被人說閑話。」她繼續打,「我那時候想,只要他能娶我,我怎樣都行。結了婚之後,我再爭取我想要的。」
點開還是微博圖,鞋帶蜷在一張桌子底下,一隻小花貓在給她舔毛。
「你走吧,」店主嘆口氣,說,「以後也別再來了。」
海帶得意洋洋:「和動物比視力!這他媽的也值得炫耀?」
他聲音冷冰冰的。「你自己選吧。」
「我也不同意!」他加重了語氣,「我們馬上就結婚了,結婚後我們就要孩子,到時候你又捨不得貓怎麼辦?你年紀也不小了,再不生孩子,身體條件就不行了。為了一個貓,你就不管孩子了?」
女孩聽著,眼淚再次決堤。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