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和喵,都很想你

作者:煙波人長安
我和喵,都很想你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插敘 從此,我們在一起

插敘 從此,我們在一起

海帶不理我。
都是些本來就可能隨手亂放的東西,而且,都是我不在家的時候丟的。
海帶躡手躡腳地從卧室走出來,抬頭看我,輕輕叫了一聲。
打算寫一會兒稿子,還沒走完電腦開機的畫面,又聽到卧室里,另一隻垃圾桶「咕咚」一聲,隨即是垃圾灑在地上的聲音。我大概記得,裡頭有半盒番茄醬。
有一天我發現兔子不見了。
它還很小,不到我小臂那麼長,舉起來,比一個枕頭還輕;走路跌跌撞撞,能跳上沙發,但是下不去。
不等我有所反應,它扔下筆,一路跑進陽台。
後來我乾脆把餐桌挪了位置,又在柜子高處抹了一層薄荷膏——一種我聞了都要翻個跟頭的葯,平時都是驅蚊子用的。
我看著它專心致志地進行這項偉大的工程,想死的心都有。
走出去的時候,我還故意把動靜搞得很大。出門走了十來步,腳下一轉,躲在電梯間。
我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把東西照原樣擺好。

過半個小時,兩三步衝到門前,掏鑰匙迅速開門。
咦客廳好好的呀。
「我幫你拿出來?」我諷刺它。
海帶一個月大的時候,我把它帶回家。
我關了電影衝過去。這廝比我快得多,轉眼已經跳了下來,躲進沙發底下。
沒有辦法,我把柜子第一層的擺設全挪上第二層。
海帶坐著不說話。
我對著電腦背電影對白,一臉撕心裂肺的入戲神情。
「喵!」它說,不幹。
我有點兒愣神,心想那我為什麼不幹脆養只鳥?
我不理他,裝睡,它就跳上我胸口,衝著我的臉叫。
把滿和*圖*書地垃圾收拾完,袋子紮緊,拎到門口,回來,坐在沙發上。
這兒夏天有空調,冬天有暖氣,有電視和電腦,雖然估計你也看不懂。無聊了你可以坐在陽台上看樓下養的鴿子。可肥了。也就是咱倆都不會飛,不然抓兩隻來燉一燉,肯定很爽。
我們保持這個姿勢又過了很久,直到我昏天黑地地睡過去。中間醒過來一次,仰面朝天,腰酸背疼,海帶還睡得很沉。我想好歹換個姿勢,想了想,又忍住。
海帶正叼著我一支筆,站在卧室往客廳的路上,一臉驚恐地看著我。
我目瞪口呆,自己過去比劃了一下,怎麼也不相信這混蛋能從餐桌一下就蹦上這麼高的位置。
他娘的,還是拿屁股對著我。
再後來,留了個心眼兒。
「都是你乾的?」我問。
然後就被它玩兒兔子的聲音騷擾了一晚上。
海帶佔據了制高點,得意洋洋地沖我吶喊。
「……垃圾桶和你有仇嗎?」我問。
以後你就住這兒了。我在心裏說。
我把椅子拖到床邊。它閉著眼睛呼呼大睡,一副對我全無戒心的模樣。
「隨便你。」我晃晃悠悠去做飯,回來一個人吃得很開心。

海帶慢慢伸出一隻前爪,開始扒冰箱和牆之間的縫。
說是貓窩,其實就是拿兩件舊T恤做的,一道黑一道白,我管它叫「皇家至尊斑馬椅」。
心裏大呼不好。「你又使什麼壞了?!」我抬腳衝進客廳。
過了一會兒,就聽見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還是沒有迴音。
我彎下腰,往裡看了一眼。
到晚上快睡覺的時https://www.hetubook•com.com候,我關電腦,海帶走過來,蹲在我跟前,也不說話,就直勾勾地看著我。
沒有迴音。
有天回家,一開門,海帶磨磨蹭蹭地從客廳走出來,低著頭,不吵不鬧。
之後有一天,我心情不好,坐在客廳發獃。
一分鐘后,從冰箱下面掃出一個空罐頭。由里到外已經被舔得乾乾淨淨。
好了好了,不寫了,去他媽蛋的,我們去睡覺!
海帶漸漸放鬆了警惕。它又繞著餐桌轉了半個圈子,後腿一收,無聲無息跳上餐桌。
「喵!」海帶仰起臉,表示,對,是老子乾的,怎麼了?
我重新躺下。它也爬上床,慢吞吞地給自己舔了一遍全身,接著繼續睡在我枕頭一側。
海帶八個月大的時候,我試圖訓練它使用貓窩。
海帶剛過一歲的時候,自己發明了一個遊戲。
我一聲不吭,看著它走到餐桌旁邊。這廝居然還學會了迷惑人,就在餐桌前卧下,過兩分鐘默默起身,抬頭聞了聞——然後猛地向我這邊一看。
「你是會寫字,還是能抽煙?」我又問它。
中間又醒過來一次,海帶睡在我枕頭一邊,拿它的屁股衝著我。
進客廳,把沙發往外挪了挪。我之前丟掉的東西全在下面,有筆、打火機、廢紙、三張一塊錢紙幣、四個一毛的硬幣,還有兩張門卡。
我看它一眼。它假裝什麼事兒都沒有,搖著尾巴去曬太陽。
徵集領養的那個好心人極力推銷它,說,你看,它多可愛啊,叫聲像小鳥一樣。
一開始是丟筆、打火機、廢紙,我還沒注意,後來就是丟錢、丟硬幣、丟公司門卡。
燈全關掉,只開著電腦。白光和*圖*書刺得眼睛生疼。網頁許久停在同一個頁面,上面鋪滿對話框,但我只能認出四個字——「就這樣吧」。
「那你就睡地板!」我毫不退讓。
還有,一個月至少要洗一次澡,不管你願不願意。
只要你不在牆角尿尿,整個屋子都是你的,想去哪兒去哪兒,想睡什麼地方睡什麼地方。
媽的,不管了!蓋被子睡覺。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你從裏面拿了什麼,你告訴我。」我說。
海帶一臉不情願地上去轉了兩圈。
「你大爺!」我暴起,還沒等離開桌子,海帶已經高速衝出來,一溜煙躲進陽台窗帘後面。
這樣直到天亮。
第二天回家就發現,連同第二層原本的東西一起,所有物件都躺在地上。
然後它跳上沙發,默默地在我身邊卧下。
一瞬間,我幾乎要哭出來。伸手摸摸它的頭,它蜷起腳,把頭抵在我大腿上。
我也許不是一個好主人,但是我可以給你端茶倒水、伺候屎尿,一天收拾一次貓砂盆。只要我付得起錢,想吃什麼咱們就吃什麼。
海帶也沒什麼表示,就是時不時地繞著冰箱轉,用爪子拍冰箱門,拍得咣咣響。
海帶早就睡了。屋裡只能聽見電腦風扇排風的響聲。我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只覺得滿心煩悶,要不是沒有錢買新的,恨不能把電腦直接砸掉。
拿出來放到床邊,告訴海帶,以後你就在這兒睡。
但是我已經沒辦法反悔了,因為海帶跳到了我膝蓋上。

我仔細想了想,這混蛋最近好像特別喜歡往沙發底下鑽。
開電腦,看電影,故意把音量放大,整個人橫和-圖-書在沙發里,臉衝著屏幕,用餘光監視客廳。
……好吧好吧我幫你拿出來。
我乖乖起床給它開門。它飛快地跑出去,在貓砂盆里折騰了十分鐘,心滿意足地跑回來。
這樣幾次,它終於放棄了這個遊戲。
海帶十個月大的時候,我開始莫名其妙地丟東西。
我站在原地發愣。海帶低著頭從陽台走出來。
就這麼說定了。

我放著電影,繼續監視。
它站在餐桌上,久久地凝視對面,後腳墊在身子底下,前腳抓桌板,低吼一聲,奮力一躍!就跳上了半米外的柜子。
然後屋子裡一陣叮鈴哐啷巨響,柜子上所有東西都被撞翻在地。
「裡頭有你家寶貝?」我又問。
我信以為真,把家裡所有符合條件的棍棒都藏在衣櫃里。
我走向卧室,海帶在後面一路小跑,奔向我們的床。
我差點兒從沙發上摔下去。
半夜被一陣響聲驚醒,迷迷糊糊坐起來,發現這混蛋在拆我的「皇家至尊斑馬椅」,沒一個小時的工夫,已經拆得稀爛。
海帶五個月大的時候,還沒有學會跟著我的作息走,經常是我已經睡覺了,它還在客廳繞著圈兒飛奔;或者我還醒著,它已經在卧室床上睡得四仰八叉,完全沒有節操。
那之後它就學會了跟隨我的作息。有時候我熬夜趕稿,它也不睡,就趴在沙發把手上,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和朋友一說,朋友第一反應是:招賊了?
我隔著紗簾和它大眼瞪小眼。它居然還敢沖我示威,嗷一聲叫出來。
有天周末,我假裝要出門,收拾停當,給海帶添滿貓飯,告訴它,我出門去了,晚上才和-圖-書回來。
無奈繼續睡下。正睡得香甜,海帶在屋裡一聲聲叫得凄涼,喊我起床給它開門,放它出去拉屎撒尿。

我欲哭無淚,轉天找了家小店,買了一個特別結實的絨毛玩具,造型是一隻兔子。
當時我看著它一搖一擺在屋裡巡視,還覺得,他娘的,好乖啊。
「你下來!」我忍無可忍,手指著它大喊。
我哭笑不得。
過了一會兒,海帶鬼鬼祟祟地從卧室溜出來。
嗯,海帶一歲半,是一隻貓。
海帶悄悄走到我旁邊,還是低著頭不說話。
……沒有賊會偷打火機吧?!

……日子沒法兒過了!
這隻兔子後來就成了海帶的寶貝。它還玩兒出了心得,尤其擅長一口咬住兔子,用力向上一扔,然後砸自己一臉。
「幹什麼!」進門就是一聲大吼。
海帶在半空中努力晃動它的屁股,探頭、收腹,過了半分鐘,成功地爬上了柜子二層。
這半分鐘的時間內,二層放的東西又做了一次自由落體。
朋友說,貓子在一歲前都精力旺盛,給它一個槓桿,它就能上房揭瓦。
後來……後來的事你們都知道了。
這混蛋先是衝著高處嗷嗷叫了一會兒,接著,拚命蹬了一下後腿,整隻貓飛起來——「誇嚓」一聲,前爪著陸,半個身子掛在柜子二層的架子上!
這回海帶沒有了借力點,只能勉強跳上酒櫃。它還試著往上爬,被薄荷膏攔了下來。
海帶到家的第一個晚上,睡在一把椅子里。
……服了你了。
想了想,走去廚房。果然,從門口到飲水機旁邊,一地狼藉。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