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你是我的命運

作者:安晴
你是我的命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一章 對不起,沒有第一眼就認出你

第十一章 對不起,沒有第一眼就認出你

這真是一個奇妙的數字!他又何嘗不是和她分別8年後,才再次重逢?
爸爸哪裡禁得住兒子這樣撒嬌,於是立即答應:「好好好,爸爸答應你!」
歐雅麗的心微微一顫,她不敢正視他的雙眼,努力克制住緊張,繼續說:「君希哥哥,我是安晴啊!你看……」她將一張泛黃的照片遞出,「這是我撿到的相片,看見相片時我簡直驚呆了……」
和安晴合作的女伴在旁邊呼喚她:「安晴,快過來幫忙!」
專心燒烤的少女,拿著玉米的少年,他們雖然做著不同的事情,但臉上的神情卻那麼一致,都是充滿幸福和深情。
相互依偎的一對身影,在花枝旁笑得無比燦爛。
他咬了一口玉米,香香的燒烤味裏面還有一股鮮鮮的甜味,正如同他此時的心情。
「是你先耍我的。」琉鏡澤笑意加深,點了點她秀挺的鼻子,「丫頭,你可不要惡人先告狀哦!」
安晴心一驚:「你不相信我?」
「君希?」南宮影目光一閃,眼底驟然深沉,看不出情緒,「就是琉鏡澤嗎?」
「做什麼夢呢!」
「哇,琉鏡澤,快看,那裡有幾個緊緊挨在一起的,好像多胞胎哦……」
琉鏡澤突然停下手中的動作,鄭重地盯著她:「我就想讓你是我一個人的,難道不行嗎?」
「那裡也有個好大的!但是好高,你去幫我摘!」
「誰說我不去了?」一股憂傷在琉鏡澤的眼底緩緩地流動,他修長的身體在空曠的海灘上形成美麗的剪影。
他說完就狠狠地摔門而出!
大海仍是記憶里熟悉的樣子,它見證了他曾經的種種歡樂與悲痛……
他困惑地皺眉,隨即發現了一絲破綻,薄薄的唇角浮起一抹譏諷,目光冷然:「就憑一張照片,你就確定我是你的君希?」他現在的樣子,和照片上的小男孩已經明顯不同了。
琉鏡澤緩緩地回過頭來,他看到了安晴,如同黑瑪瑙一般晶亮的眼眸中帶著複雜的光芒,他伸手接住了貝殼:「你怎麼知道這是幸運貝殼?」
南宮影沉默著沒有回答,目送她轉身跑開。
安晴的動作一僵。
她不禁有些出神,以至於有人站在她身邊好一會兒都沒有察覺到。
琉鏡澤握緊拳頭,瞪著她:「安晴,我們才剛在一起,你就想著分開了是不是?」
歐雅麗卻彷彿沒聽到他的話,只是一步一步緩緩朝他走近,在離他只有數步之遙的地方站住,微笑著朝他伸出手:「即使你已經認不出我,但你應該還記得這個吧?」
說完,她失望地轉身就走。
琉鏡澤雕塑般的俊臉立即不自然起來,表情僵硬:「誰說我吃醋了?如果是我的,誰也別想搶走!」
這抹笑容,帶給了正在拍照的少年甜蜜,卻刺傷了旁邊另一個少年的眼睛。
她胸口一陣狠狠刺痛,喉嚨抽緊,瞪著他半天才吐出兩個字:「壞蛋!」
彷彿可以想象出手機對面少女羞澀而甜美的面容,他的眼睛里閃過一抹欣悅,迅速地回了一條:乖,我也想你呢。
安晴有些感慨。幸運貝殼也曾經帶給她幸運,讓她在海邊遇上了君希哥哥,雖然幸運並沒有維持多久……
她微微一笑,張開雙手:「你說我們現在的動作像不像《泰坦尼克號》里經典的那一幕啊?」
進園后,安晴一雙眼睛骨碌碌地尋找著優質的橙子,一邊低聲說:「現在這個時候果農正在吃飯,不怎麼會注意這裏。」
「琉鏡澤!我不照了,相機給我,我要刪掉照片!」
年輕漂亮的媽媽溫柔地對他說:「君希乖,咱們坐大船好不好,小船太危險了!」
「你還是別看鏡頭了,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吃口雞翅。」
等到她身邊的幾個同學走開,琉鏡澤才壓抑地開口:「別再和那個小子走那麼近了!」
「不給。」
他已經在那裡站了很久了,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剛才在船上,她已經發現他不對勁……
她講得眉飛色舞。
盛開的銀薇,如雲彩般潔白。
他想起來了,帶著一絲疑惑問道:「那次我帶你去我家,幫你過生日,你怎麼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呢?」
「我就在這裏,你的君希哥哥正擁抱著你呢。」琉鏡澤加重了擁抱的力度,將嘴唇湊近在她耳邊,聲音微顫,輕啟的唇角帶著一抹滿足的微笑。
「哎呀,醜死了,一點兒都不上相!」
但他拉住她,繼續向前跑。
媽媽有些不滿:「你這是幹嗎?小船多危險!孩子不知道難道你也不知道嗎?」
目光漸漸堅定,他將車子停好,下巴倨傲地緊繃著,大步走進醫院。
他狠心地不理她的叫喊,沒想到她竟然不顧一切地跳進海里,試圖拉住載著他的船:「君希哥哥,你不能走,留下來,請你留下來啊……」
他討厭她的笑,她笑一次他就對她凶一次。
他不喜歡這個小島,他想回到那個曾經跟爸爸媽媽一起生活過的地方,他打算偷偷離開。
幾天後,琉家別墅。
一張輕盈的紙片被海風吹拂著,最終緩緩地落在了他的腳邊,是那張泛黃的照片。
安晴的臉色瞬間一白,纖長的睫毛輕輕顫動,受傷地看著他:「不可能,君希哥哥騙我的對不對?」
那是幸福的淚花,喜悅的淚花。
「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定不是嗎?」
片刻后,他才聲音低啞地問:「你,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地方?」
「好,我馬上過來!」安晴如釋重負,一邊走開一邊小聲說,「等會兒有機會再跟你說,我現在先去忙了。」
安晴看了他一眼,臉上儘是愧疚,長長的睫毛輕輕垂下:「剛剛我……對不起,我暫時還不能告訴你……」
話語里分明有某種暗示。
安晴帶著淺笑羞澀地轉身過去,拿起一根剛剛烤熟的玉米遞到他面前,笑容甜美:「本小姐親自烤的玉米,你要不要吃?」
豪華的客廳里,www.hetubook.com.com琉鏡澤悠然而略帶慵懶地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一部手機。屏幕上顯示著剛剛發送過來的一條簡訊:好了好了,我哪兒敢不想你呢?嗯……我想你。
南宮影的計劃真是太完美了!
「真的不記得了?」琉鏡澤難以置信地望著她,隨即想到什麼似的明白了,他心疼地撫摸她的臉頰,「我的小安晴,你一定受了很多苦吧?所以才會強迫自己連生日都忘記?」他疼惜不已,鄭重地許諾,「你放心,以後我會每年都幫你過生日,而且一定很隆重!」
聽著似曾相識的海浪聲寂寞地在耳邊響起,心臟像是布滿了小小的傷口,痛楚隨著海潮一起湧出。
歐雅麗被推跌在沙發中,她的眼底露出絕望:「君希哥哥真的要這樣對我嗎?為什麼查都不查一下就這樣判我死刑?為什麼不肯相信我呢?」
「你……」
「我當然知道了!」她也不多說什麼,只催促他,「咦?你旁邊那個不錯,看起來挺好吃的,快摘下來!」
精緻的妝容因為淚水,此時顯得有些猙獰,她將畫著笑臉的手臂再次伸到他前面,哽咽著說:「君希哥哥,難道你忘了嗎?這是屬於我們的表情!你在我的手上畫了一個笑臉后就消失了!你知道後來我有多久都不肯洗掉嗎?我一直不敢洗,因為是君希哥哥最後留給我的東西……我想君希哥哥一定會回來找我的……」
他的一顆心漸漸地沉入一個無底的黑洞中,不停墜落……
月華如水,繁星閃爍,深秋季節的夜空里泛著清冷的氣息。
可是,她竟然一直沒有認出他來!
纖細的腰部忽而被一雙手環住,緊緊地摟著,身體隨即貼上了一個溫暖的胸膛。
原本美好的氣氛,因為這突然的怒吼而不得不終止。
南宮影這才發現琉鏡澤手裡拿著相機,在他們說話間已經對著安晴拍了一張。
「君希哥哥,我感覺我現在比所有童話故事里的女主角都要幸福,之前的思念和等待都是值得的。」
琉鏡澤伸手接過,這的確是他幾天前在吉州島丟失的照片。
「有你在啊。你現在就是我的定心丸呢!」
他突如其來的擁抱令安晴有些驚愕,但她隨即露出幸福的表情,信賴地靠在他的懷裡,幸福得整個人都快要飛上雲端。
「喂,丫頭你是鬥雞眼嗎?」
然而,災難卻並不肯放過他們。
將所有狂亂的思緒壓在心底,琉鏡澤挑了挑俊眉:「這樣的『好事』,我怎麼能不參加呢?」
倏地,少年伸出手,揉亂了少女的頭髮,眼底一片寵溺。
幾分鐘后,兩人來到一片橙園。
「你不要這樣霸道好不好?我又不是你的私人物品。」安晴抗議地撅嘴。
淡淡的月華從大大的落地窗灑進,籠罩在少年修長的身影上,顯得朦朧而憂傷。
「不對,我不相信的是我自己。就拿我自己來說,在沒有確定你是安晴之前,我就動過心……」
倏地,一隻手,帶著淡淡的體溫,伸過來輕輕抓住了安晴的手。
他接近咆哮的聲音將歐雅麗嚇住了,她幾乎就要退縮,但腦海里立即浮現出星巴克里那個人對她說的一句話:這是你最好的機會,也是最後的機會!
琉鏡澤忍俊不禁,故意問:「你怎麼知道?」
她的媽媽告訴他:「本來早就應該去做手術的,但湊了好幾年都沒有湊夠手術費,都是我這個當媽的沒用……」
他們一直在朝著幸福奔跑……
南宮影一直坐在客廳里,他突然出聲著實嚇了她一跳。
陽光下,少女示威地舉起拳頭,臉上卻是笑意盎然。
南宮影深深地凝視著她。
蔚藍的大海漫延到天際,海天相連,高遠碧藍的天空,偶爾几絲白雲浮動。
「我也好多年沒來了。」安晴神情恍惚地回答,視線無意中和不遠處的某道深沉目光對上。
安晴臉微微一紅,然後故意挑釁地瞥了他一眼:「你就這麼自信?」
原來這片銀薇花還在……
小時候的君希哥哥,是她眼中最漂亮的小男生。
這是一塊面積頗大的空地,空地中央擺了幾張石桌,周圍的銀薇散發著一陣沁人的清香,綠色的葉子在秋日淡淡的陽光下格外油亮。
「不……」琉鏡澤搖著頭,他的眼底也現出了懊悔的神色,「說對不起的人該是我!之前,我居然對你那麼惡劣……」
樹葉的清香夾雜著橙香迎面撲來。
安晴眨著一雙明亮而澄澈眼睛,清秀的臉頰上難掩她為這個突然的發現湧出的驚喜。
這些都是他跟安晴最珍貴的記憶,這個女人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而他的安晴怎麼可能是這樣一個女人!
我的安晴,我回來了,可是你在哪裡?
琉鏡澤的臉色驟然蒼白,眼眸幽深如黑洞!
不管結果如何,即使阻撓不了,即使,她會恨他,他都要拼一次!
得知他的生日到了,她開心地送了一件禮物給他,而那件禮物居然是她偷拿了媽媽給她攢的一部分醫藥費去買的!
南宮影看著她心不在焉的表情,只覺得心臟一陣痙攣。
她這才收起手機,隱約有些羞澀:「是別人送的……」
原來僅僅如此。
「咦,你現在怎麼不怕了?」
她的眼神完全像變了個人,充滿柔情,又夾雜著濃烈的憂傷,眼底晶瑩,似乎有淚珠在涌動。
居然會有這種女人,為了接近他而這樣不擇手段!他什麼都可以隱忍,但絕對不能忍受有人冒充安晴!
在那條白皙的手臂上,赫然畫著一個卡通的笑臉!
空氣里散發出一種濃濃的香味。
當他從恐懼中醒來后,有個自稱媽媽好友的女人,捧著父母的骨灰將他一起從島上唯一的醫院帶走。
某個瞬間。
「好吧……」南宮影的眸子里透出失望,他努力讓自己的聲音顯得輕鬆,「說好下午你要當我的導遊去玩的,hetubook•com•com我們現在去好不好?」
「我的小安晴……我終於找到你了……」
食物準備好后,安晴將雞翅及玉米放在鐵絲網上,時不時地翻動著,下面的炭火「啪啪」地響。
「呃?」安晴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雙頰迅速地漲紅,又氣又羞,「你居然耍我!」
琉鏡澤毫不客氣地接過那根玉米,還不忘警告她:「除了我,你還敢給誰吃?」
琉鏡澤沒有回答她,表情沉重。
沒有等到回答,她的聲音低沉下去:「不想去嗎?那我一個人去好了。」
他瞳孔漸漸緊縮:「好,我一定會查清楚!」
琉鏡澤定定地盯著她,漆黑如夜的漂亮眼眸里倏地現出震驚的神色,喉嚨乾澀,心底如同火焰一般灼熱。
他記得,曾經有個女孩子拿著一個貝殼給他,並對他說:這是我們吉州島獨有的幸運貝殼哦,你拿著吧,它能給你帶來幸運!
而現在的君希哥哥,長成了最漂亮的少年了。
少年深深地凝視著少女,目光如火焰一樣灼熱,隔了8年的時光,他覺得自己怎麼都看不夠她!
她還沒有接近他,小小的身軀就已經被海水淹沒……
一直以來,她的心裏就只有她的君希哥哥啊……
女生們對安晴又妒嫉又羡慕。
琉鏡澤看著她的眼睛,目光深邃起來:「安晴,我們中間隔著那麼長遠的8年,說完全堅信,是不可能的……」
「你吃醋了?」
走了兩步,安晴忍不住回頭看去,發現琉鏡澤已經獨自離開隊伍,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對不起,我沒有第一眼就認出你。」她自責地說著,將臉貼近他的胸膛,感受著心臟有力的跳動,彷彿這樣能讓她找到幾分真實感。
他乾淨美好的安晴,那樣單純善良,眼前這個女人怎麼可能……不對,應該是絕對不可能的!
「哪次?」安晴蹙著眉頭,努力回憶著,她忽而明白了,「那一次嗎?可是……」她再次蹙眉,「幫我過生日?我都已經不記得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了。」
顯然在回味電影那浪漫的一幕,少女陶醉地呢喃著:「多美啊……」
淡淡透明的陽光下,兩個身影靜靜佇立。
「那是因為我們長大了。」略微顫抖的聲音里,有著竭力控制的感情,從琉鏡澤的嘴裏轟然逸出。
陽光下,海風輕拂。
「什麼?」
恍然間,彷彿回到了8年前。
現在想來,那一定是命運的安排吧!
姓歐的有錢人?
「是啊!曾經,在這裏生活過。」安晴沉浸在喜悅中,不經意地透露出一些信息。
在他身後不遠處。
南宮影緩緩地閉上眼睛,將眼眸中深深的痛楚與悲傷掩藏起來。
安晴選擇和一個女生在石桌旁烤雞翅膀,琉鏡澤被別的男同學拉走了,一切顯得喧嘩而歡快。
只是,在她心中,他這個曇花一現的小哥哥,明顯不如曾經相依為命的君希哥哥。
「是嗎?你們以前認識?」琉鏡澤有些驚訝,眼眸忽然黯淡下來,薄薄的唇角流露出幾分懷疑,「像他那樣的人,你不能想得太簡單了!」
南宮影與安晴並排走在人群中。昨晚,因為安晴神情異常,他問出了原因——這裏就是她小時候生活過的地方。
南宮影也發現了琉鏡澤不時在觀察著這邊,他唇角輕揚,假裝不經意地拉起她纖細的手碗:「好了好了,我們快去吃飯吧,我好餓。」
亞麻色頭髮的少年面對著浩瀚的大海靜靜而立。
空氣中充盈著淡淡的香氣。
似乎是不經意地,南宮影徑直走到安晴的身邊,將她拉到一邊僻靜的角落裡:「你剛才去哪裡了?我找了你好久。」
駕著車憤然離開了別墅,琉鏡澤以瘋狂的速度開在馬路上,周圍的風景一閃而過。
她腦海里閃過琉鏡澤的話——他說他無法忍受晚上那麼長時間見不到她,所以在沒見面的時間至少要通電話,發簡訊息。
安晴的眼睛里透著欣悅。
他沖她眨眼笑了笑,那一瞬間,他耀眼得令身邊的一切黯然失色。
「那走吧。」安晴抿著唇不讓自己笑出聲,貓著腰先進入了橙園。
南宮影似乎料到了是誰送的,狹長的鳳眼中閃動著失落的光芒,聲音卻依然帶著調侃:「小鴨子你還真是偏心啊,上次我說送給你的時候,你拒絕得那麼乾脆!」
小小的她歡快地奔跑在銀薇花間,髮絲輕輕飄揚,笑聲如銀鈴般甜美;他在後面追逐著,唇角的笑容如同灑下的陽光。
他蹦蹦跳跳地走在父母的中間,一雙眼睛明亮得如同清泉,小臉上滿是嚮往。
本來只是想逗弄他一下,不料他還真著急起來,安晴強忍著笑意,心中彷彿綻開無數朵花兒那樣甜蜜。
歡快的笑聲,在海面上隨風傳出很遠。
見到琉鏡澤時,他眼裡閃過驚愕,但隨即笑逐顏開:「又是你啊!坐吧,有什麼事嗎?」
「小尾巴,你就不能聽話點嗎?從小你就不聽我的話。」
琉鏡澤的眼神驟然凌厲!
琉鏡澤突然鬆開她,把她的身體轉到他的身後,使兩人的位置調換,將她摟在懷裡,用他的外套裹著:「腦子裡整天在想著什麼呢,這樣吹你不怕感冒啊!」
滿山的銀薇,讓人彷彿置身在雲海。
「誰?誰在裏面?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偷我老劉家的橙子!」
呼吸中,她隱約又聞到了銀薇的清香。
但是,似乎哪裡有些不對。
島上的銀薇開得依然奪目。
安晴回到南宮家的時候,已經晚上8點多。
琉鏡澤的心微微一沉,不再說話,黯然地望著前方。
他怔住了。
安晴聽得出他低沉的音調中有些不悅,彷彿在極力隱忍著什麼。
初雪紛紛揚揚飄落的那一天,一起趴在窗邊看初雪的他們,突然從鄰居劉嬸口中聽到了一個令兩人震驚的消息:「安晴、君希,不好啦!你們的媽媽在上班的時候,因為疲勞過度,和_圖_書失足從樓梯上摔下去了!她被送去醫院后,搶救無效……」
「好吧,你如果拍得不好,我就把你揍成豬頭!」
他竭力微笑著,不露痕迹地掩藏著內心異樣的情緒。
少女的臉孔一紅,懷裡的橙子滾落了好幾個。
下一秒,他情難自禁地將她拉入懷中,緊緊摟著她,似要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里,合二為一,再不分開。
正與琉鏡澤說著話的安晴聽到他的聲音,轉過頭去看他,喜悅地回答:「呵呵,我們打算照相呢。」
千思萬緒,已經理出一條線……
琉鏡澤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個樣子,不禁有些怔住了,半天才猶疑地問:「你來這裏幹什麼?」
「呵呵,原來是琉家公子啊,上次你若是稍稍說明一下,就不用麻煩來兩次了。」副院長笑呵呵地說。
一直以來,他觀察過他們很多次。
在內心裡積壓了多年的感情,已經抑制不住,爭先恐後地噴涌而出。
安晴嗔笑:「自大狂!」
「你是不是被迷住了?」安晴打趣地問他,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透著狡黠,興奮地瞅著園子里的橙子,拉了拉他的袖子說,「你是留在這裏給我把風,還是咱們一起進去摘?」
琉鏡澤與安晴默契地對視一眼,用眼神交流好,同時撥腿就跑!
他的目光憂傷而遙遠。
那些字眼重重地刺中他,在他的耳朵里嗡嗡地響著。
她突然蹲下身,拾起一個貝殼,拍去上面的沙,將貝殼遞到他的面前,說:「送給你,這是幸運貝殼哦,好好收著吧,說不定它會給你帶來幸運的。」
「站住!小兔崽子你們死定了!」
安晴這才看出他的神色有些不對,湊近他小心翼翼問:「怎麼了……不喜歡嗎?」
他極力地壓低著聲音,但顯然含著極大的不滿。
「這個島上有誰不知道呢?」
慢慢往下,最後,他吻上她柔軟的唇,纏綿著,以吻傾訴著這麼多年來的思念與眷戀……
兩人在橙園裡肆無忌憚地穿梭著,忙得不亦樂乎,時不時會傳出幾句清脆的笑語……
她幾乎就此沉醉在他的笑容里。
本以為她會放棄,但她下次又會把飯端給他吃,微笑著像個小大人一樣勸導他:「君希哥哥不能挑食哦!但是你不用擔心,媽媽無論做什麼菜都非常好吃呢!」
明媚的陽光下,他們手牽手跑著,洋溢著青春與浪漫的氣息。
「不好意思,又來打攪您了,還是因為上次那件事情……哦,對了,這是我父親的名片。」琉鏡澤禮貌地遞給副院長一張名片,然後微笑著說,「請問這份『證件』可以嗎?」
她被氣極的媽媽罵得再次昏迷。
「老婆,別生氣嘛,你別忘了,我可是全省男子100米自由泳冠軍哦!」
「滾開!」
在她夢境里時隱時現的身影,現在真真切切地站在她面前,和她緊緊擁抱著!
「這是真的嗎?」她閉上眼,呼吸著他身上令人依戀的氣息,「我不是在做夢嗎……」
車窗外迅速閃過一道熟悉的風景——已經到了那家小時候和安晴分別的醫院。
某個拐角。
她的笑容單純乾淨,笑聲像銀鈴一般甜美。
琉鏡澤板著臉,冷冷地看著她,可是他眼底驚疑的神色泄露了他真實的情緒。
「反正怎麼照都不好看,吃東西的樣子至少還比較逗。」
正是暑假,爸爸媽媽興高采烈地帶著他出門旅遊,地點是亞安市一個開滿銀薇的美麗島嶼,那裡有一位爸爸媽媽的好友。
他心疼極了,在她的床邊守了一整夜:「安晴,我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故意為難你,也不會再想辦法離開這裏。我答應你,永遠陪著你,守護你。」
少年目光沉痛,絕望地眺望著遠方。
最後一句話,她說得特別用力,幸福之情溢於言表。
直到數天後她才醒過來。
她趁上洗手間的工夫,擺脫了南宮影,朝琉鏡澤離開的方向而來。
還是上次那位副院長的辦公室。
遠遠地,便望見他頎長的身影,那樣孤寂落寞。彷彿受到什麼指引一般,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腳步,不知不覺朝他走近。
這個時候,他已經顧不了違反和琉父的約定了。
白色的船迎風駛向彼岸。
那次他本來是想試探她一下,結果卻令他無比失望。
他猛地一腳踩住剎車!
一張微黃的舊照片遞到她眼前。
他們萬萬沒料到,悲劇就此埋下伏筆。
平時打扮妖冶的歐雅麗,此時素凈得像一株睡蓮,正靜靜地注視著他。
南宮影也一直注視著那兩人的笑鬧,這時,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腳步,向他們走近……
他從一開始的匆忙辯解,聲音漸漸變得緩慢而遲疑。
南宮影的唇角呈現一個挫敗的弧度,但是眼底卻湧起堅定的神色。
琉鏡澤溫柔寵愛地將她摟緊:「傻丫頭,我們會一直幸福下去的。」
一股異樣的感覺,從掌心傳遍全身。
「好啊!謝謝你,君希哥哥……」
安晴倚著船頭的欄杆,長長的髮絲飄揚著,她閉著眼睛,感受著海風從耳邊呼嘯而過。
名片上赫然寫著:琉氏集團董事長。
安晴窘迫地笑了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安晴轉過身去,翻弄著幾串雞翅膀。
不知不覺就到了離島的時間。
安晴拍著胸口喘著粗氣,唇邊的笑容說不出的燦爛:「居然沒有被劉伯伯抓到!哈哈,看來劉伯伯真的老啦!」
島上雖然已經經過了一番開發,原來的泥路小溪全都不見了,但她好歹在這裏生活了8年,方向感極准。
那一年他才9歲。
琉鏡澤看著她孩童般的舉動,忍不住輕笑出聲,他慢慢鬆開她,眼神中有著無限寵溺:「傻丫頭!」
有一個纖瘦的身影已經默默站立了好一會兒。
他剛剛上了一條船,就被她發現了。
「說好了,下午我們倆悄悄地溜開,你當我的導遊,我要玩遍你小時候玩過的和_圖_書地方!」
琉鏡澤挑釁地看了南宮影一眼,這才轉回視線,柔聲對她說:「好了,要照得好看就乖乖地聽我指揮。」
「百分之百確定!我們小時候一起在沙灘上堆城堡,一起在銀薇樹下玩耍,一起去偷橙子……他統統都知道!對了還有那張照片!可惜在海邊弄丟了……不過,君希哥哥說他永遠都不會再離開我了……」
上次的登山事件后,幾乎所有御風高中的學生都在暗地裡猜測著琉鏡澤與安晴之間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現在他們又這樣毫不避諱地親昵,更確定了大家的猜想。
只要他們側過臉來便能看見他,但是,他們那樣忘我擁吻,又怎麼會注意到他的存在?
她沒有注意到琉鏡澤突然變得異樣的表情:他失神地看著她,臉色時而狂喜時而猶疑。
「你真的是君希哥哥?」
滿園的淺綠與金黃,一個個圓潤小巧的橙子像小燈籠一樣掛在枝頭,十分惹人喜愛。
琉鏡澤只是淡淡地問:「現在可以查看資料了嗎?」
兩個人的身體直直地撞上去。
「那是……」少女猛地瞪大眼睛,「那是我和君希哥哥的照片啊!怎麼會在你手裡?」她吃驚地說著,捂住嘴巴,不敢相信地瞪著面前正在注視她的少年,「難道你是……」
「我也覺得我挺壞的。」鎮定自若地說完后,看著她瞪著一雙眼睛氣憤卻不失可愛的模樣,琉鏡澤終於忍不住嗤聲笑出,「在還沒有確定你就是我的小安晴之前,我居然就喜歡上了你。」
澀澀的眼睛,終於再也忍不住溢出淚水……
他們的世界只有彼此……
琉鏡澤低聲怒吼,彷彿被刺中了最致命的死穴,他收回瞪著那個笑臉的視線,大力地推了她一把。
南宮影故意嘲諷地瞪了她一眼:「那現在怎麼突然需要了?是因為你需要的人出現了吧?」
「爸爸媽媽,君希要坐那種很小很小的船,坐在船里可以玩水的那種!」
果農沒有追上來,但他們兩人卻仍然沒有停下腳步,彷彿在前面等待他們的是幸福。
船迅速向前,劈出高高的浪花。
安晴發現了,微微嘟了嘟唇,不自覺就露出了撒嬌的神情:「不行不行,我都沒有做好表情,一定難看死了。」
可是,他第一次對一個人動心,第一次想試著接受感情、相信女人……卻也第一次嘗到了嫉妒和失去的滋味。
「君希哥哥,我是你的安晴啊!我一直在找你,沒想到你換了一個名字,害我幾乎沒認出你!現在好了……」歐雅麗說著,神情激動至極,「那天,我在海邊撿到了一張照片,我幾乎激動得瘋掉了!那是我小時候和君希哥哥的照片!我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君希哥哥沒有拋下我,他回來找我了!」
安晴自然地握住他的手,微微一笑:「沒關係,這裏不喜歡,我帶你去下一個地方!」
同一片碧藍的天空下,銀藍色頭髮的少年靜靜站立在沙灘邊。
「我是。」低沉肯定的聲音,和少年此刻激動喜悅的表情相互映襯。
「我說的可是實話。以後,除了我之外,你不許做東西給別人吃。」
那次,她差點溺水而亡。也就是那一次,一直潛伏在她身體內的病情加重了。
他們彼此追逐,傾情忘我。
「可以可以。」副院長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他落寞的樣子讓安晴心中一顫,她竭力壓抑自己心中的悸動,唇角揚起一抹燦爛的微笑:「總在這裏看大海怎麼夠?既然來到了吉州島,我告訴你,有幾個地方是不得不去的!」
她沒有看到少年的唇角,那抹奇異的笑容,美得驚心動魄。
那個時候,他性格大變,不想理任何人。有一個小女孩卻不離不棄地陪伴著他,每天對他露出天使般的微笑,告訴他:「我以後就叫你君希哥哥好不好?從此以後,你還有我和我媽媽就是一家人了!」
安晴驚喜地跑過去,清秀的臉龐上笑逐顏開:「這片橙園果然還在!看來這裏的開發商也挺有頭腦的嘛,小島上最美最有味道的銀薇和橙園都沒有被改建!」
安晴疑惑地回頭,見他將掏出的幾張鈔票放在地上,心中微微一動。
跑出橙園后,琉鏡澤停下了腳步。
風在耳邊呼嘯。
南宮影悄然靠近她,臉上的笑容燦爛,毫不掩飾內心的興奮與期待。
琉鏡澤輕輕地在她的臉頰上吻了吻,下巴抵在她的肩窩處,眼睛里有著寵溺的光芒。
「安晴,你們談什麼呢,這麼開心?」
南宮影壓抑住心底深深的妒意,努力使自己的表情與語氣平靜:「你確定是他?」
琉鏡澤被她又哭又笑的樣子弄得越發糊塗了,他垂下視線看去,臉上的表情忽地凝滯!
「君希哥哥,君希哥哥……」安晴夢囈般地一遍遍重複著這個稱呼,隨即,晶瑩的淚珠像水晶一樣,一顆顆滑落。她哽咽著,就那樣抬著臉,凝望著近在咫尺的那張俊美至極的面容。
她那雙澄澈的眼睛里偶爾會露出委屈的淚光,那樣楚楚可憐。
琉鏡澤漆黑如夜的眼眸里透出怒意:「也就是說未來的某一天,你很有可能投入南宮影的懷抱?不對,你根本就已經投入了!那麼我會生氣再也不理你了!」
她乖乖地貼在他的懷裡,嘴角有一個甜甜的微笑。
看著她做著標準的「小偷式」動作,琉鏡澤的嘴角浮起一抹暖暖的笑意,如夜般的眼眸像湖水一樣溫柔,跟了上去。
收養?
蒼涼的海風迎面吹來。
南宮影獨自站在一邊,幾乎被遺忘,他怔怔地看著他們旁若無人地嬉笑玩鬧,那樣肆無忌憚地甜蜜。
他立即撅起了嘴,倔強起來:「不要不要,我就要坐小船!爸爸,好不好嘛!」
似曾相識的記憶湧來……
她輕手輕腳地進屋,也沒有開燈,在黑暗中不停擺弄著一部嶄新的手機,目光專註地望著屏幕上的簡訊,嘴角不時漾出甜蜜的笑意。和-圖-書
君希哥哥,君希哥哥,君希哥哥……
他將手機輕輕放下,漫不經心地抬眼,才發現客廳里多了一個人。
他想起了那天,他剛回到亞安市不久,陪父母逛了半天藝術展覽,無聊中走進了一家商場——他一向不喜歡逛商場的,那天居然心血來潮。
哇!疼痛的感覺如此清晰。
彷彿說到了人生里最悲傷的事情,最後一刻,淚珠洶湧地從她的眼眶淌出。
「呵呵。」
「我不是在做夢!這一切是真的!」
他沒料到,這張照片竟然引來了另一個「安晴」。
安晴微微地歪了歪腦袋,清澈的瞳孔如星子般閃爍:「那個時候,我確實不太需要……」
他掏出手機,緩緩撥出了一個號碼:「是歐雅麗嗎?我有事情找你,明天在星巴克見。」
琉鏡澤堅定地搖頭:「沒有,我沒有騙你,我的確動心了。」
安晴猶豫了一下,最後似乎做出了決定。
就這樣一直跑回了海邊。
這個名字彷彿魔咒一樣迴旋在她的腦海里。
她臉頰上的淚光像珍珠一樣晶瑩,琉鏡澤緩緩地俯身靠近她,輕輕吻去她臉頰上的淚珠,細細地吻著。
「不會離開你,永遠都不會了。」
安晴的眼眸里放出夢幻般的光芒,她突然抬起手,將一根指頭放進嘴巴,用力咬了一下!
「夠了!」他雙手狠狠地一捶沙發,終於忍不住憤然而起,震怒地瞪著眼前的女人,「我的安晴已經找到了!你少在這裏演戲!給我出去!」
「你認識這上面的人嗎?」
「美得你!」
頓了片刻,南宮影露出一抹和平常一樣絕美的笑容,只是眼底隱隱多了幾分苦澀:「逗你呢,現在離開還不被別人逮個正著。」
「嗯?為什麼?」
琉鏡澤搖頭,目光複雜地凝視著她,彷彿要從上面尋些熟悉的東西出來。
「胡說!」
「君希哥哥……」她低聲呢喃,語氣甜蜜而溫柔,眼角不知何時湧現淚花。
他的安晴只有一個,但絕對不是眼前這個女人!
安晴與琉鏡澤趕到時,野炊才剛剛開始,老師正在安排每個同學的任務。
他一定要試一試!
「你是說南宮影嗎?其實……」她輕輕嘆息,轉頭看著他,「以前在我困難的時候,他曾經幫過我。現在,我只是把他當成親切的好朋友。」
清秀的面容上那雙靈動的眼睛,定定地望著前面那道寂寞而鬱鬱寡歡的身影。
「安晴,我的安晴!」彷彿感受到懷中軀體的顫抖,琉鏡澤的聲音也跟著輕顫起來,他放開她,抓住她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感覺到了嗎?我的心,曾經為了你而痛,為了你而死寂!現在,同樣是為了你,它又重新開始了跳躍……」
夜,靜得如同生命靜止了一般。
果農緊緊追來,嘴裏罵罵咧咧。
門外,尾隨而來的歐雅麗露出一抹得意而嫵媚的微笑。
可是,為什麼她什麼都知道……
南宮影對她的態度那樣曖昧,一看就心知肚明,只有這個笨丫頭才會真的以為這是純潔的友情!
歐雅麗的神情明顯僵硬了一下,但她很快掩飾好了,接著往下表演起來:「君希哥哥,你還記得嗎,我們一起在沙灘上堆城堡,一起看初雪,一起在銀薇花園裡玩耍,一起去偷橙子……可是,後來我病得很嚴重,你帶著我離開了吉州島,將我送進了這個城市裡的一家醫院。那個時候我們身上的錢根本不夠……後來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方法讓我順利做成了手術……可是,我醒來之後,你就不見了!你把我丟下了!你說過永遠不離開我的,我們要在一起相依為命的……」
他也正凝望著她,她感覺到了他的不悅。
8年嗎?
遊船到達美麗的吉州島時,已是中午時分。一大群學生下了船將行李放入旅館之後,便浩浩蕩蕩地前往餐廳。
她看著他認真地問:「君希哥哥,你難道就對我這麼沒有信心嗎?」
琉鏡澤怔怔地看著她,幽黑的眼眸中盛滿不可思議的光芒。
這聲呼喚,彷彿是從他的心底深處發出來。
不到10分鐘的時間,他便返回了,微笑著遞給他資料,狀似無意地開口:「8年前那個小女孩的心臟移植手術非常成功呢。手術后不久,被一家姓歐的有錢人家收養了,命也算不錯了,呵呵……」
「你在說什麼?」
安晴沒察覺到他聲音里的異常,她將視線轉移到他的臉上,眼睛里的光芒如同閃爍的星子,笑容明媚:「怎麼樣?這裏漂亮吧?」
彷彿心有靈犀般,她很快就在小時候最愛玩耍的海灘找到了他。
夜晚。
他心裏湧出一抹自嘲,想笑,嘴唇卻有千斤般沉重。
他是一個嚴肅的人,向來說一就是一,她覺得這次玩笑好像開得有點大了……
盈著淚光的眼睛柔柔地看著他,安晴喃喃地說:「君希哥哥,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你說過你不會拋棄我,永遠都會和我在一起的……」
「什麼時候發財了,居然買得起手機了?」
安晴微微一怔。
「對啊!你怎麼知道?」安晴使勁點頭,微微疑惑了一下,就不再留意這個問題,「琉鏡澤就是小時候失散的君希哥哥,我等了8年,真的找到他了!」她激動的模樣彷彿恨不得讓全世界分享她的喜悅。
「你很熟悉這裏?」
「我……」安晴猶豫著,下意識地向遠處站著的琉鏡澤看去。
她朝他小跑過去,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好了好了,你別生氣了,你應該替我高興哦!我的君希哥哥——找到了!」
安晴的手指微微地顫動了一下,繼而她也伸出手,反手抱住了他的身體,無法抑制的驚喜傳遍了每一根神經末梢。
他們若無其事地加入進去。
「哦?」
他聽見了崩塌的聲音,所有那些屬於他的美好的東西,狼藉地碎了一地……
或許,他還有一線希望……
「不要再說了!」
南宮影,原來你也有今天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