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127小時

作者:艾倫.羅斯頓
127小時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10/會知道我需要救援

10/會知道我需要救援

克莉絲蒂同意這個說法。「是啊,已經十一點半了。他可能已經進去了。」
布萊德和莉亞認為,我若不是參加了其他派對,就是想到更有趣的事要做,因此沒見到我時也沒有警覺。他們回到亞斯本兩天之後就要到巴哈馬蜜月旅行,要忙的事可多著,不過他們認為,週一晚上應該會在塞普勒斯街的派對上見到我。
「我真希望艾倫在這裡。他會立刻搞懂該怎麼走。」她嘆了口氣,再次開始尋找路線。「好,所以我們把自行車放在這裡,放在西岔口的前端。而我們現在在這裡……或是這附近的某個地方。我們還沒有離開主要的排水道。是的,我們必須往左邊走……為什麼書上說右邊?」
「不過如果那不是他的卡車呢?」
山姆了解其言外之意,他問:「你認為他發生意外?」
「你有他的汽車牌照資料嗎?」
離開路上的小丘五分鐘內,卡車的左後輪就沒氣了,布萊德發現備胎的氣也不夠。兩人繼續以每小時八公里的緩慢速度,朝著哥布林山谷國家公園前進。布萊德重新找回方向,要先在一棵釘著史酷比狗狗布偶的杜松樹那裡左轉。傍晚的太陽直接照著布萊德的眼睛,也將被灰塵覆蓋的擋風玻璃變成噴砂玻璃。他們錯過了到派對的岔路,開了大約一個小時,這時太陽西下,沙漠陷入黑暗之中。
一個小時後,大約在布萊德和莉亞徘徊在哥布林山谷沙漠後面的道路時,克莉絲蒂和梅根離開公路,進入國家公園裡,尋找那場派對。一塊告示牌上寫著露營地全都客滿了。克莉絲蒂停下車,思考她們下一個對策。
「沒有,艾倫沒進公司也沒打電話。我還在想他可能是放假睡過頭了。他的卡車在嗎?」里歐娜手中拿著無線電話繞著房子走,透過廚房的窗子往外看我的卡車是否在。她了解我總習慣把假期排得滿滿的,以為我可能晚上開車,那天早上直接去上班。接著,她又到我的房間查看我是否回來過,可是我的房間什麼都沒有動過。有點不對勁。
「我也是。」這時克莉絲蒂重新思考了一番。「不過派對會很好玩。」
梅根迅速在她們左邊發現一座含砂的岩層,這座岩層是像輪椅坡道般的Z字坡,循著峽谷石壁而上。她們順著岩層上去,過了峭壁,繼續上到水流沖刷的地方。兩個小時後,也就是下午五點,她們才抵達主要的泥土路,克莉絲蒂的自行車就鎖在泥土路旁的一棵松樹旁。兩人猜拳,看誰要把自行車騎回穀倉泉登山口的卡車那裡,而克莉絲蒂輸掉了。
布萊恩說得沒錯,派對確實持續了一陣子。雖然他在午夜前就上床睡覺,但是當喬和里歐娜把最後一批客人送走時,已經是清晨兩點過後了。
「妳知道會怎麼樣嗎?去那裡大家都會喝酒,我們也一起狂歡。之後就天黑了,而且營地客滿了,喝醉的我們還得開車在沙漠附近尋找一個露營的地方。」梅根說。
「我知道他週四要去索普瑞斯山滑雪,可是他打包所有的東西去旅行。我想他說過他要去猶他州的莫亞布。」
「我會的。拜拜。」里歐娜掛掉電話,帶著沉重的心情走來走去。她開始把行李打包到https://m.hetubook•com•com車上,準備開車前往大圓石城,但車子裝得愈滿,她愈擔心。
「我不知道。」克莉絲蒂苦笑,接著說:「真是怪了,這一整天都在做決定:『我們應該等或者我們應該去加油?我們應該走這邊或那邊?』」
「嘿,妳記得艾倫的卡車是哪一種?」
艾略特手中拿著一杯啤酒問道:「嘿,布利格,你有看見艾倫了嗎?他明天不是要上班?」
「好,如果妳看到他,打給我。」
梅根並沒有堅持下去。於是她們開車到漢克斯維加油,並在一家名為史丹的廉價小餐廳吃了漢堡和奶昔。
「他走之前並沒有交代清楚的計畫——他只是想去爬山和健行,遠離煩惱。你知道,淡季嘛。我沒有要他發誓一定要來。我想我們應該繼續走,那樣我們可以找到那塊留下指示的招牌。」布萊德有一位朋友答應會把更多明確的派對指示,黏在州立公園入口處的一塊招牌上,當做連繫看板。

「他可能還沒結束旅程。我從週三開始就沒見過他。他知道派對的事嗎?」布萊恩問著里歐娜。
到週日早上,有了陽光的協助,布萊德和莉亞四處逛逛,直到他們發現派對之後的景象——喝掛的朋友們躺在沙漠四周,彷彿一架飛機撞進附近的深谷似的。其中有位精神恢復到足以開車的朋友,帶他們進到格林河去修輪胎。
「哦,我不知道。我唯一確定的是他不會丟下工作不管。可能發生了什麼事。」
克莉絲蒂和梅根認為她們第二天早上會在小野馬峽谷那裡找到我,因此,她們回頭開上公路,前往小野馬,她們開到一條岔路上時停了下來,晚上就在那裡露營。週日早上,她們從容地準備好,接著開了一小段路,在小野馬停車場上的一輛豐田車旁停下。是克莉絲蒂先注意到那輛車子。
里歐娜把稍早之前跟瑞秋說過的話又說了一遍。「是啊,他離開時說他會回來參加派對。我跟他說我週二要離開,他說他會到場。這是我的餞別派對,他最好別錯過,我可是會生氣的。」
「我們應該在他的擋風玻璃上放一張紙條,附上我們的電子郵件信箱,以防我們在派對中沒看見他?」
週二傍晚大約六點三十分,室友布萊恩和喬下班之後,坐在起居室裡,放鬆心情,喝啤酒桶裡剩下的啤酒。
「可以先建個失蹤人口的資料。你說已經失蹤二十四小時了?」
「嘿,里歐娜,我是布里昂。艾倫在嗎?」布里昂的聲音聽起來有一點焦急。
布萊德回答:「嗯,他並沒有說得很確定。我跟他提過派對的事,也說過我們會去,而且有他認識的人從亞斯本來。他像是很有興趣。」


「我不知道。我剛剛問過里歐娜,艾倫不在家。她說看起來他根本沒回去過。艾倫唯一一次遲到超過幾分鐘,是他在珍珠隘口那次。」布里昂想起一個月前我曾受困在三千六百多公尺的高山上,在用手挖出的雪洞中露宿了一個晚上。他相信除非我遭遇重大麻煩,否則我會現身。
到了晚上七點,他們沿著二十四號公路往西走,朝著聖拉https://www•hetubook.com.com斐爾丘前進。當他們沿著平坦路面前進時,莉亞看著行動電話螢幕上的訊號指示消失,此處的訊號很不穩定。
里歐娜每個小時打一次電話到烏德公司給布里昂還有總經理保羅.波利。她提到最後一次看到我,差不多是一個星期前的星期三。「艾倫把他一箱箱的登山設備弄出去,還有他騎自行車的東西。他說他要去登山、峽谷探險,可能還會騎越野自行車。」
布萊德和同事們把整季的小費都存下來,以支付到這家最近剛開幕、專門給專家使用的滑雪場的旅費;滑雪纜車票每張超過一百美元,不過那包括一位嚮導和一趟獨一無二的越野經驗,這是滑雪者的最愛。
「還有更明確的地點嗎?」
克莉絲蒂在高原上騎車時,也尋找著我的紅色登山自行車。要是她知道要注意什麼地方,在她大約離登山口還有一半路程時,就會看到我的車子仍然靠在一棵杜松樹上,在路徑左邊九十公尺處。等到克莉絲蒂把自行車放回她停在登山口的一輛越野車車頂架子上,開車回去接梅根上來時,她認為,她們在峽谷裡耽擱那麼久的時間,我一定已經過來等她們了,而且她們已經錯過了會面時間。
克莉絲蒂把車子開到梅根面前的泥土路,還搖下車窗,開玩笑地說:「喂,要搭便車嗎?」
克莉絲蒂說:「那輛豐田看起來可能是他的。有滑雪板和自行車。而且它掛的是科羅拉多的汽車牌照。我認為那是他的卡車。」
「好,就停在這裡,在這座小丘上。」莉亞查看電話上的三則訊息,但其中並沒有我的。「艾倫沒打來,真的很怪。他有說確定要來嗎?」
原本在展示室裡整理步道跑鞋的山姆擡起頭來。「嗯,沒有。他今天早上應該要改裝露營設備的牆面,對吧?」
「噢!」梅根恍然大悟。「克莉絲蒂,我們真是大白癡。往下到峽谷時是在右邊。但我們現在是往上走,『小徑』是在我們左邊。」她指著左上方。

她們整個早上都很快活,在小野馬的峽谷狹縫裡探險。最後,她們從進來的小徑原路折回,回到停車場。週日下午,她們將週末越野探險剩餘的東西都打包上車,開車經由格林河到莫亞布。
「艾倫沒有行動電話。他說他會打來問怎麼去。」
Dum Spiro,sepro——南卡洛來納州官方座右銘。字面意思為:「當我呼吸時,我希望。」或者更廣義地解釋:「有生命的地方就有希望。」
我們很難得全都聚在一起。
「艾倫變成里歐娜了嗎?或許他忘了他換過班了。」
「是啊。我也不要爬上這塊突出的東西。可是我們還有什麼其他方法到那上面?」梅根面前的砂岩石壁陡峭到令人氣餒,她翻開旅行指南,找到藍眼約翰峽谷那一頁的標誌。「指南說:『沿著東邊的一條小徑前進,然後在兩個陡峭的區域下面尋找路線……』妳覺得那邊是東邊嗎?」
「那麼,好吧。我們要在出發前先吃個午餐,看看會不會遇到艾倫?」
週一,我家鬧烘烘的。室友們正在準備淡季的第一場派對,在季和圖書節轉變和室友換人時,舉行一場盛大慶祝宴會已變成慣例。隨著四座亞斯本滑雪場關閉,這個季節正式宣告結束。里歐娜.桑黛在整個冬季和我一起在烏德工作之後,要前往大圓石城,她打算在那裡擔任庭園美化師。艾略特.拉森要搬來和他的越野自行車比賽隊友喬.魏頓一起住,加上布萊恩和我,就成了四人小組。布萊恩在一月份時因滑雪意外,迫使他搬去和在俄亥俄州的雙親一起住,如今終於傷癒歸隊,而我原本應收假回來。
「現在都幾點了?如果他真的晚回來,他可能準備進來倒頭就睡。」艾略特擔心如果我回家想要上床睡覺,他們就得降低派對的音量。「派對這麼熱烈,他會很難睡的。或許他料到會那樣,所以就在某個地方睡覺了。」
「不過,峽谷的出入口只有一個。如果他在裡面,那麼我們會在他出來時看到他。」
「弄得我好累。」
週一傍晚,朋友們陸續開始露面,包括布萊德和莉亞,以及瑞秋.卜爾弗,當耀眼的太陽落在索普瑞斯山上時,每個人各自帶來的餐點都已經被一掃而空。瑞秋覺得,照我平常的大胃口,我沒在派對上露面是很奇怪的事,可是里歐娜要她放心,表示我會及時從猶他州回來參加派對。派對進行到晚上,音樂刺耳的聲響放肆地傳到牆外,這時我的室友們大聲討論我沒出現這件事。
「是啊,很奇怪。我通常會交換電話、電子郵件信箱或什麼的,這次卻沒有那麼做。艾倫人真的很好。他和我們在這座峽谷裡相遇,而且還一起走了一段,真的很酷。」
梅根不相信。「不可能,他還有十六公里路要走,不可能已經出去而且還來找我們。」
「可是我找過他的自行車,沒看到耶。那裡沒什麼地方可以藏自行車。我想他走了,可能到哥布林山谷參加派對了。」
「我不記得他跟我們說過。」梅根懶懶的說。前一天在藍眼約翰峽谷大量的體能活動仍然讓她感到疲憊。
布里昂和里歐娜一同發出咯咯的笑聲。里歐娜曾在應該去上班時忘了去,卻在一個星期後,排班表上根本沒她的班時跑去上班,讓她粗心的名聲遠播。
布里昂沒回答山姆的問題,他又問:「他有打電話回來嗎?」
他們一整天都在卡車裡,十分疲憊,很快就對以時速八公里的速度在州立公園的鄉村小徑上緩慢行進,感到不耐煩,因此布萊德把車開到一條岔路外的一座小峽谷那裡,找到一處平坦的停車地點,在露營車裡過了一晚。對他們而言,錯過派對並不是什麼大損失。他們是很隨遇而安的一對,再說,整個淡季還有許多派對。
山姆感覺到他聲音裡的緊張。「沒有。發生什麼事嗎?」
週六中午,克莉絲蒂和梅根離開匯流點。這也是她們最後一次看到我的地方。接著就往上走到藍眼約翰峽谷的西岔口,坐下來吃午餐。這兩位年輕女孩在此休息閒聊了約半個小時,就收拾好垃圾,開始踏上水流奔騰的旅程。接下來一個小時裡,她們迷失了方向。她們站在峽谷底部一座四點五公尺高的峭壁前,看著地圖卻無法理解究竟該怎麼走。原路返回後,她們回到上峽谷,又花了一個小時試https://m.hetubook.com.com著搞懂那個要她們繞過峽谷右邊峭壁的指示牌。
那天晚上,布萊德和朋友們因為參加當地啤酒節所帶來的宿醉,留在西爾弗頓一家旅館的房間裡好好補眠。隔天早上,布萊德就到杜朗哥和莉亞碰面。他們開上有魔鬼公路之稱的六六六公路,進入猶他州沙漠。週六下午,他們在九十五號公路往北開過包威爾湖時,莉亞不時查看著行動電話,等我打電話並確認那天晚上去哥布林山谷的會合地點。
布里昂知道我上班從來不曾遲到超過十五分鐘,他也開始擔心了。他在大約八點半時走到銷售部門和另一位員工兼登山家山姆.奧頓談話。「你看到艾倫進來了嗎?」
梅根雖然對我的行蹤有些狐疑,但也沒有察覺到特別不尋常,畢竟合理的解釋太多了。
「有可能,可是他要出門時有說『週二見』,可見他知道今天是他上班的日子。」
「他或許已經在峽谷裡了。」梅根說。
「我們或許應該報警。」他想了很久之後說,然後翻翻電話簿查看亞斯本警察局的電話,並打了電話。「我們有位朋友去旅行,昨晚應該要回來卻沒有回來,已經一天了。」
梅根習慣和別人交換電子郵件信箱,以方便安排未來的旅程,並邀請友人來莫亞布玩。她很訝異自己前一天竟然忘了和我交換電子郵件信箱。「嗯,如果那是他的車子,他就會有我們的電子郵件信箱,如果不是,他們會把它丟掉的。」
「就只有這樣。他通常會留旅行路線,可是這次他沒留。」
「當然,這裡。」梅根把地圖交給克莉絲蒂,她的手指頭在旅行指南上翻動。
布萊恩提供了我的名字、年紀、大約身高、體重和描述給那位調度員,他把資料打在警察的電腦系統裡。
「如果我們上到右側,看起來會走出右手邊的峽谷。但我不認為應該走那條路。」克莉絲蒂從她們所在的位置,指著峽谷上游的兩條會合的支流。「而且,若要越過那塊岩層到左邊的峽谷,看起來很困難。」
「或許吧。我得掛了,不過我會再確認。妳什麼時候走?」
「對,他昨天就應該從猶他州回來,但他今天沒去上班。」
「我想他應該在我們之前就出峽谷了。」
「那總比把大家趕出去要好。看來這派對還要持續一陣子。」
「嗯,不過我還沒那麼餓。」克莉絲蒂已經準備好要健行和探險了。
「我認為兩邊都不是東邊。東邊是在下面峽谷,是我們來的地方。我們是往上走到西岔口,所以我們是往西走。我不知道哪邊是東邊……我可以再看一遍地圖嗎?」
布萊恩走進我房間,找到我兩個月前一個人攀登馬朗鐘山時的舊登山路線計畫表。那本旅行紀錄上有我的牌照號碼,還有我卡車的年份和型號。「你認為他去了什麼地方?」
那位調度員沒跟布萊恩說的是,我失蹤的時間還不夠久到讓警察採取任何行動。
「一個小時後,我打包好就走。」
她們在座位上休息片刻,裝滿水瓶並把水喝完。在完成了上到西岔口這趟累人的健行之後,得重新補充水分。梅根問克莉絲蒂:「我們應該回到穀倉泉登山口等艾倫嗎?」
「嘿,艾倫呢?」喬問。
「我們該到和圖書營地去派對的場地找找看嗎?」梅根問。
梅根認為克莉絲蒂應該是錯過了我的自行車,而且認為我一、兩個小時之內就會到附近。「我們要回去看看他是否會現身嗎?」
「或許他臨時決定不去了。我們要在這裡等看看他是否會打電話嗎?」
「在我們到這裡之前就已經完全無法接收訊號,我們應該回到有訊號的地方查看訊息。」布萊德來了個大迴轉,回到有訊號的範圍。
「那麼他一定還在從猶他州回來的路上。」里歐娜說。「或許他大約再一個小時左右就會到公司。」

但克莉絲蒂擔心車子的燃料狀況,她知道離最近的加油站有四十公里遠。她有點猶豫。「如果我們再到附近轉轉,我們恐怕到不了漢克斯維。我們的汽油或許只夠再開五十公里……我們真的該走了,去加油,然後在天黑之前到哥布林山谷和他碰面。」
克莉絲蒂仔細思考了這個問題幾秒鐘。「我想他若不是真的很早起床而且已經走完行程,就是他宿醉未醒很難過,也許今天就放棄健行了。」
「我們為什麼沒有跟他要電話號碼?」
「為什麼我們不打給艾倫?」莉亞問。
她們在走路時,梅根還在推測是否她們會在小野馬見到我。「妳真的認為艾倫來了又走了嗎?」
「真可笑,我們怎麼會沒想到?」克莉絲蒂覺得被打敗了,她們犯了一個「生手的錯誤」(類似把地圖拿反了那種)。
「他不在家。他沒去上班嗎?」里歐娜因為擔心而立即清醒過來。
莉亞已經懷了四個月的身孕,因此第二天,她決定和母親搭車到杜朗哥購物,布萊德則和從亞斯本的斜坡滑雪商店來的幾位同事,到西爾弗頓山滑雪。
我的朋友布萊德和莉亞在週四下午,協助我將卡車從冰和泥漿裡弄出來之後,就離開科羅拉多卡本代爾附近的索普瑞斯山地區,開上景觀公路到樹木叢生的麥克卡勒隘口,前往科羅拉多州西南部。當他們駛離五五〇公路,進入西爾弗頓這個景色秀麗的採礦小鎮時,天早就黑了,他們就睡在卡車的後座。
「他可能迷路或受傷了。不過我懷疑他會迷路嗎?艾倫總是帶著他的指南針和測高錶,而且他很會操作。」山姆說。「我的意思是,如果發生事情,艾倫夠堅強,他會自己脫困。除非他的腿斷了,不然任何事都不會讓他慢下來。而且就算他的腿斷了,他也會爬回來,也許會多花他一點時間,不過他會回來。我們要給他二十四小時,等等看。」這是布里昂的結論,而山姆也贊同。
「你認為我們該報警?」喬並不確定是否該這麼做,不過這倒是讓布萊恩有了同樣的想法。
「他還沒回來。」布萊恩回答。「里歐娜今天早上打過電話給烏德,他沒去上班。」
然而,週二早上八點十五分了,我還沒到烏德公司上班。經理布里昂.亞夫特打電話到家裡。里歐娜剛剛起來,雙眼無神,餘醉未醒。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布里昂再次把他的決定告訴保羅。「我們必須給艾倫更多時間。任何一位登山能手都希望在直升機開始救援之前,有機會自己脫困。如果他明天上班時他還是沒到,我會打電話給他的雙親,開始進行搜尋行動。」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