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騙徒

作者:倪匡
騙徒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二、萬里無雲封二先生

二、萬里無雲封二先生

騙徒語錄:要騙人,先令人相信你會替他帶來好處。
那男人這才鬆了手,馬仔一點也沒有要逃走的意思,只是用力搓著剛才被那男人緊緊抓過的肩頭,一面像是在自言自語:「蔡伯的錢好多,一疊一疊,我一個小孩子用也用不完,小孩子能用多少錢!」
馬仔用力搖那男人的手:「你抓得我好痛!」
馬仔轉身向上走去,兩個男人在後相隨,走不到三步,忽然聽得馬仔一聲大叫,在暮色之中,身子也像野兔一樣,向上竄去。
兩個男人大叫著,向上追來,這一次,和上次的追逐,氣勢又大不相同,兩個男人知道自己又被騙了,盛怒之下,變得瘋狂——人在這種情形之下,體能會得到異常的發揮。
他自己這麼了不起,他口中的「老大」,自然也不是常人。
那持木杖的中年人,各位一定已經想到他絕非等閒人的了!
他伸出食指和姆指,作了半寸左右的距離,表示每一疊都有那麼厚。
是的,那中年人是一個非同小可的人物,在這個城市中,他早已名揚全城,但是人人都只知道他是城中的一名富豪,卻絕少人知道他還有一個身份,是長期浸淫在中國武術之中的武術大家。
那中年人哈哈笑了起來,笑得歡暢之極,轉頭向蔡伯道:「這孩子,要是遇上了大師兄,那還得了?」
都說冤家路窄,馬仔在上山的小路上,遇上了曾被他欺騙過的那個男人,追著要打死他,恰好又有一個中年人,和一個馬仔認識的,也是木屋區住客的蔡伯,一起下山來。
可是,忽然之間,中年人和蔡伯,卻撒手不管了,他不禁發起急來,伸手去拉那中年人的衣服,想出聲哀求。可是他還未曾出聲,中年人手指,在他的手背上,輕輕點了一下。
中年人攔住了那男人,那男人把馬仔的作為,一五一十,向那中年人說了一遍,中年人聽得雙眉牽動,神情驚訝和_圖_書,問馬仔:「是真的?」
蔡伯長嘆一聲:「我注意這孩子很久了,他那一身筋骨,給你遇上,也不得了!」
那男人的夥伴見了這樣的情形,連連後退,退得太急了,一腳踏空,竟然號叫著滾了下去。那男人急叫:「我不追究了!不追究了!」
叫聲雖然響亮,可是哪裡有人接應,馬仔趁自己的身子還未被人提起來之時,伸腳把一塊石頭,踢得向下滾了下去,石塊下滾之勢很快,眼看著追上了正在緩步下山的蔡伯。
另一個男人盯著馬仔,手向下山的蔡伯指了指:「這老鬼有很多錢?」
那男人猶豫了一下,向他夥伴使了一個眼色,那另一個男人走上幾步,這一來,馬仔被兩人夾在中間,就難以逃走了。
馬仔高興起來,可是忽然又搖頭:「我爸爸說,大人說的話,多半靠不住!」
中年人盯著馬仔看,馬仔也瞪著中年人看,並沒有小孩子的畏怯。
馬仔完全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只覺得手背上一麻,那種酥麻的感覺,直達半邊身子,手臂也自然而然,垂了下來。
所以,他們先轉身向已經過了他們,走下山去的蔡伯和那中年人的身後,「呸呸」吐了兩口口水。
中年人手一沉,把那男人放了下來,那男人雖然害怕,可是仍一臉憤然。中年人笑:「你老大一個人,自己若不先起貪心,怎會一再著了小孩子的道兒?虧你還有臉見人,早該弄塊豆腐來一頭撞死,滾吧!」
然後,他們一起盯住了馬仔,馬仔本來可以轉身再逃,那兩個男人也未必追得上他,可是他半邊身子酥麻,一時動作不靈,未及轉身,那個曾遭他欺騙的男人,大喝一聲,已經抓住了他的肩頭!
蔡伯一面說,一面向那中年人望了一眼,大有挑戰之意,中年人雙眉一揚,立時明白了他的意思,向正在飛一樣登山的馬仔看了一眼,身子拔起,也m.hetubook.com.com疾如奔豹,向山上奔去。
封二先生在道上有一個很具氣派的外號:「萬里無雲」,單聽這個外號,就可以知道他非同小可。
馬仔仍在罵:「見死不救,我每天替你跑腿——」
馬仔飛快地竄上了十來級,卻不再走,揚著手中的鈔票,叫:「來追!來追!追到了,還給你,追不到,我不逃!」
兩個男人又互望了一眼,即使在暮色之中,也可以看到他們的喉結,在貪婪地上下移動!
他們兩人只對望了極短的時間,那中年人居然就同意了蔡伯的意見,點頭道:「是,我們又何必多管閒事?」
一被人抓住了肩頭,馬仔就再也逃不脫了,他先大叫了起來:「救命!救命!」
他和蔡伯偽作下山,不再管閒事,是為了觀察馬仔在這樣的處境下如何應付,早已悄悄折了回來。
馬仔也在這時,破口大罵:「死老鬼,見死不救,我要是被人打死了,你藏的錢再多,也不得好死!」
馬仔承認做過這些,但看他的眼神,一望而知,絕不是悔過知錯,而是十分得意。
雖然說「不打」,可是兩個男人神情戒備,馬仔把腰上的皮帶,勒了一勒,他人瘦,那條皮帶是大人用的,一勒之下有一大截剩了下來,他把一截遞向兩人:「你們怕我逃走,是不是,抓緊點,我怎麼逃?」
那男人也算是反應快的了,立時伸手用力向後一拉,可是力道全用了一個空,那皮帶斷下了尺把長的一截,他力道運得大了,幾乎沒有倒栽下去!
他心中感慨:「老大見了這孩子,那還得了!」
他說到這裡陡然睜大了眼,伸手遮住了口,眼神之中,大有懼色,只是搖頭,並不言語。
那男人不能不走,剛才他覺得自己被人挑在半空,像是一隻小雞,還有甚麼好說的?
根據馬仔以往的經驗,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在大人的面前,最好是說謊,甚和_圖_書麼也不承認。可是,那一次,他不知為了甚麼,或許那就叫「福至心靈」,他睜著眼,點了點頭:「是,他說得對!」
他對這個身份保密,很有來由,那又和一個奇人,一個秘密的幫會有關,牽涉到許多事,他不願人家知道他這方面的事,所以嚴守秘密。
馬仔所住的木屋,在山上最高處,馬仔一溜煙似地上竄,看得封二先生這個武術大家,也不禁暗暗稱奇——他要追上馬仔,自然輕而易舉,但他只是跟在後面,心中思潮起伏。
雙方之間的距離,漸漸拉近了,馬仔叫了起來,聲音之中當真大是恐懼。也就在這時,他看到前面有人:那中年人和蔡伯!這時,那男人也已追到了馬仔的身後。
那男人焦躁起來:「你要是和這小鬼沒關係,快讓開,非痛打他一頓不可!」
被稱作老三的蔡伯,卻愁眉苦臉,嘆了一聲:「二哥,我看真是沒有關係,這孩子自有他自己的路,我們何必多管閒事?」
他一面說,一面把馬仔遮住口的手,拉下來,馬仔立時叫:「我怕,我不說,蔡伯說那是他的棺材本,有很多,全是給我的!」
他說到這裡,向兩個男人望去,竟大有詢問的眼神。兩個男人看得出很著急,那另一個道:「帶我們去拿,我們會分給你,你留著慢慢用!」
那另一個男人伸手入袋,拿出了一疊鈔票來,在馬仔面前揚了一揚,外面一張一百元,裡面的,馬仔眼尖,早已看出顏色不同,全是小面額的。馬仔撇了撇嘴:「蔡伯的錢比你的錢大,顏色也不同,有那麼厚,好多疊——」
那麼多非常人之間,自然會有許多非常事發生,自然會依次一一道來。
那兩個男人也著實呆了一陣,才弄清了眼前的形勢!本來有人干涉,如今干涉的人打了退堂鼓——人很少有自知之明,以為那是自己身形健碩,年輕力壯,所以嚇退了對方之故。
所以,和*圖*書在這裡也不能把他的真姓名寫出來,大家也不必去研究那是誰,畢竟整個「騙徒」也只是小說家言,而他又很重要,不能沒有名字,姑且稱他為封二先生——他在師門,排行第二,倒是真的。
那男人立時接了過來,在手腕上繞了一繞,現出滿意的神情。
那另一個男人在馬仔伸手出來時,把手中的錢,放進了馬仔的手指之中:「拿著,看,我們先給你錢,當然靠得住了!」
馬仔和那兩個男人的一切,他看得清清楚楚!
這一小一大兩個人的上山勢子,當真是快絕無倫,蔡伯抬頭看了一回,就覺得脖子發酸,他自顧自慢慢走上去。
馬仔大搖其頭:「我知道,可是我……不能做……」在暮色中,他那雙大眼睛之中,眼神表示他的話很誠懇:「爸爸說過……那不應該……他是上次叫我去偷了蔡伯的錢之後,流著眼淚說的!」
這一點,是在馬仔的估計之外了——這件事發生的時候,馬仔六歲。
一個男人聲音更動聽:「小朋友,那老鬼騙你的!你看,他見死不救,怎會給你?」
而且,他和江湖人物,都在暗中有來往——在那一方面,他所接觸的人,都不當他是商界人士,只當他是封二先生。
那時,夕陽西下,暮色四合,下山的蔡伯和那中年人的背影看來已很模糊了。
兩個男人忙道:「不打!不打!」
抓住馬仔的男人也道:「是啊,不如你帶我們去,拿了來,我們分給你!你知道他的錢藏在甚麼地方?」
蔡伯的耳朵好像不是很好,竟沒有聽到馬仔的話。那男人一手抓住了馬仔,一手揚起,老大的耳光,就待搧將上去,忽然,一旁伸過一隻手來,把他要打人的手抓住,那是另一個男人。
封二先生是一個典型的「兩面人」,他在商場叱吒風雲,在社會上有崇高的地位。可是又在秘密幫會之中,地位高超,再加上一身武藝,練的是內家氣功。據和-圖-書說,當今之世,十大高手之中,他排名在前五名之內。
那男人跳上一步,伸手來抓馬仔,那中年人飛掠而下,手中的杖一伸,穿到了男人的肋下,手臂向上一揚,看得馬仔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身形很高大壯健的男人,竟然被木杖挑了起來,雙臂軟垂,雙腳亂踢,像是一隻臘鴨一樣!
這一下事情急轉直下,那兩個男人,和馬仔都大出意料之外,其中最吃驚的自然是馬仔,他何等機靈,最善於鑒貌辨色,揣摸他人的心意。他看出蔡伯和那中年人大有為自己出頭之意,那兩個男人必然奈何自己不得,所以早在一旁向那兩個男人擠眉弄眼,做了不少鬼臉,極盡嘲弄。
馬仔接過了錢,也不數,緊緊捏在手裡,仍在討價還價:「你們不能打我!」
他還沒有定過神來,那中年人和蔡伯,竟已緩步走下山去,在兩個男人身邊經過之時,看也不看一眼。
反面教育:世界上很少真正為他人好處著想的人,小心!
那中年人笑起來:「沒有關係?太有關係了,老三,是不是?」
那中年人轉過身來,看了馬仔一會,蔡伯已在旁,簡單地向中年人,介紹了馬仔的情形,又對馬仔道:「賣白粉的陳彪說,你媽的情形很不好,你快去看她,我趕不上你,隨後就到!」
那中年人雙眉牽動,意似不解。可是蔡伯向他望去。蔡伯的雙眼,本來眼光混濁,有精無神,但這時,卻突然深邃無比,極具神采。
那兩個男人齊聲道:「你爸爸都偷,可知那沒有甚麼不對!」
他這樣做的時候,他同伴推了他一下,他卻搖頭,作了一個手勢,表示不怕馬仔逃走。
另一個男人再暴喝著問了一遍,馬仔才道:「很多,大大小小都有,還有金子——」
兩個男人對望了一眼,抓住馬仔的男人揚手又要打,另一個男人再次止住了他,又向他使眼色。然後,他十分溫和地道:「小朋友,你別怕。」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