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騙徒

作者:倪匡
騙徒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七、讓他選擇

七、讓他選擇

在這之前,他們互相之間說了許多情話,馬扁感到美麗嬌小的王燕,已經完全屬於自己的了!
兩人默然,然後,各自長嘆,互望。
對他來說,是第一次,對她來說,也是第一次。
王燕的呼吸更急促,她身子略一聳,不但抱住了馬扁,而且雙腳離地,雙腿也纏住了馬扁。
王燕咬著下唇:「就讓他遂了心願?」
馬扁雙手捧著王燕火燙的臉,王燕眼波橫溢,馬扁吸了一口氣,水到渠成,已經是他進入她生命的時刻了!
如果說剛才,他們兩人體內的血都在沸騰,那麼,現在,兩人體內的血,就降溫到了接近冰點!
她們都知道自己和對方為甚麼會突然靜下來的原因,知道得太清楚了!
是整間屋子的燈光全部熄滅,並不單是廳堂的燈光熄滅,所以,一下子,黑暗包圍了一切,緊擁著,在客廳的長毛地毯上糾纏成一團的馬扁和王燕,甚至無法在那一刻看得到對方!
王燕在這時候,鬆開了手,身子轉了一轉,轉得和馬扁正面相對,馬扁的雙臂,卻仍然環抱著她,她把臉埋在馬扁的懷中,一面喘著氣:「我知道……我們都知道你不會在我們兩個之中選擇一個!」
起先,她以為,時間久了,這團火就會逐漸熄滅,可是卻恰好相反,時間越久,火越是熾烈,直像是要把她的心燒成灰燼——可不是嗎?這時,一浮起了那雙眼睛,她的心頭就一陣絞痛。
所以,王燕這樣一說,諸弟心中已經雪亮,她的心目之中,唯一的戀人是馬扁,不會退讓。
馬扁默然:「是,如果這樣,另一個一定傷心欲絕。」
她略欠了欠身子,使自己半坐著,浴巾自她的身上滑下來,她看著乳尖向上微翹的雙乳,不是很豐|滿,但是形態令人陶醉,粉紅的乳暈,小小乳尖,連王燕看了,也不免有一點異樣的感覺。
王燕先是怔呆,然後www.hetubook.com.com,忽然也明白了,她的臉,也紅了起來,同樣嬌羞無限。
突然之間,他們交纏著的身體,還來不及分開,馬扁就一下子挺身站立了起來——由於兩人糾纏得那麼緊,所以,王燕的雙臂,一雙粉腿,還是纏在馬扁的身上。
反面教育:任何時候,任何人都可能騙人。
第一次的生澀感,更使原來已夠刺|激的行為,加倍地刺|激,他們互相親吻對方的身體,撫摸對方的身體,互相用身體各部分摩擦著,直到兩人的情慾高漲,都達到了應該爆炸的頂點。
兩人都不作聲,陷入沉思之中,好一會,她們才齊聲道:「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兩人躺在大床上,王燕先開口:「以為到外國,眼界大開,就會見識多,忘了馬仔,可是三年過去了,我知道自己不能。」
這個初步協議實行得很好,在馬扁下定決心,要一箭雙鵰的同時,兩個美少女都把自己心中的戀情,深深地收在心底深處。
她說的那四個字,十分普通,可是這四個字一出口,俏臉卻陡地紅了起來,而且越來越紅,紅得像是天際的朝霞,嬌艷絕倫!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王燕先是低著頭,這時,她仰起頭來,雙頰酡紅——不單是由於剛才喝了酒,因為這時,馬扁的一隻手,已可以感到她的心跳,速度遠超過正常。
王燕再歎一聲:「你錯了,女人需要欺騙,愛聽謊言,可是,也有例外,馬仔,告訴你,諸弟是例外!」
他也竟然忘了他自己是怎麼運用高超的表演令他人上當的,而相信了王燕的「演出」!
王燕苦笑:「或許只是我們兩個癡心傻想,他早把我們忘了,或者是……根本沒把我們放在心上!」
一聽得她那樣說,王燕也不由自主閉上了眼,她知道,諸弟也不會退讓。
外面的雪下得很大,hetubook•com•com雪和雨不同,落地之時,了無聲息,而且在降落之後,覆蓋了地上的一切。本來再醜惡的景物,一旦覆上了一層雪,白雪皚皚,銀光閃閃,看起來也就一樣美麗無比。
她們成長的環境,極其富足,應有盡有。在一個幾乎要甚麼有甚麼的環境之中,自然也不會有任何爭執和齟齲,只會有深情。
她斷續在說的話,馬扁倒是聽得清清楚楚:「你想清楚了,你得到了我,再想要她,就更難了……」
王燕的呼吸有點急促,她反手來摟馬扁的頭,馬扁比她高得多,她的雙手,恰好扳住了馬扁的頭,這就令得她的背部,和馬扁的身子,貼得更緊。
諸弟撇了撇嘴,笑了一下,她的牙齒白得耀眼,她語音不高,可是語意堅決:「我做不到,你呢?」
王燕抬起頭來,媚眼如絲:「那你對她說去,我……不在乎,我甚至急不及待了,你看我的心跳得——」
她雙眼水汪汪,眼珠之中,有著說不出的情意。
馬扁立時道:「你不是『任何人』,我也不是普通的『一個男人』!」
讀者諸君或許會說:馬扁既然抱定了決心要一箭雙鵰,那麼他就必然拒絕選擇!
馬扁呆了呆,他本來想說:「如此良宵,何必提起她呢?」
諸弟身形頎長,一雙玉腿修長得迷人,肌膚如同象牙色的樣子,從臉型到體形,都有古典的優雅。
而且,由於她雙手高舉,及伸向後面,令得她飽滿的胸脯,更加突出,低胸的晚服,大有掩飾不住之勢。她肌膚賽雪,看時又從腴白之中,透出一陣淡淡的緋紅色來,再加上一陣陣幽幽的女兒體香,馬扁的雙手分開,一向上,一向下,緩緩地移動。
或許,那是少女的第六感,在馬扁的不自覺的言語行為之中,知道了馬扁有這樣的雄心壯志。
他們甚至不知道發生了甚麼意外!
和-圖-書弟閉上眼睛一會,她有著迷人的鳳眼,而且睫毛極長,不論雙眼在甚麼樣的狀態之下,都很動人。
他竟然認為世上有人不會騙他!
王燕所穿的是絲質的露肩晚服,馬扁的掌心,可以感到她的體溫,兩人的體溫,通過掌心,正迅速地融合為一。
對她們兩人來說,那確然是唯一的辦法了。
馬扁一心以為,王燕性格爽直,喜歡說話,是一個單純的圓臉大眼小姑娘,而且,她的話也說得那麼真誠:她不在乎,需要對付的是諸弟!
王燕舉起雙手來:「我不會和你決鬥!」
他又竟然認為男歡女愛這種神聖美麗的時刻之中,不會有欺騙行為!
就在這一刻,她就是自己的了,馬扁心跳加劇,有點心慌意亂,反倒是王燕,已經完全準備接受生命的第一次性|愛。
馬扁雖然在藝術和學術上已大有成就,但顯然,「欺騙學」的造詣,還淺之又淺!
兩個女孩子都是孤兒,又從小在這樣一個奇特的環境中長大,兩人的感情,自然親切無比。
王燕凝視著燈光:「我會自殺,結束生命,祝你們幸福快樂!」
她緩緩睜開眼來,嘆了一聲:「造化弄人!」
諸弟吸了一口氣:「讓……他選擇!」
可是,馬扁卻只有一個——這個眼睛大得驚人,堅韌如鋼條,機敏如野兔的小伙子,卻只有一個。
而在美麗的雪景之中,似乎也沒有甚麼人去追究在白雪之下的,是甚麼醜惡,只當和表面現象一樣美好。
由於外面正下著大雪,雪光很明亮,在窗簾的隙縫中,有光閃進來,在眼睛開始適應黑暗時,可以看到,一個頎長的人影,似真似假,正從樓梯上,慢慢向下移動。
諸弟的聲音聽來很平靜:「別自己騙自己了,他的心意,你我都知道!」
馬扁是聽清楚了,也知道那是實情。
卻說在美國東部,麻省費城,大雪紛飛,屋內卻溫暖如春,馬m.hetubook.com.com扁和王燕久別重逢,自外歸來,馬扁替王燕除去了大衣之後,在王燕身後,伸手環抱了王燕的纖腰,雙手自然而然,掌心貼在她的腰腹之間。
王燕幽幽地嘆了一聲,踮起腳,和馬扁兩唇相接,熱烈地吻在一起,然後,她又歎一聲:「我容易騙,只求你騙我一輩子——」
她們都太年輕,不知道如何解決這件事,於是,她們之間,有了一個初步的協定:「不知道怎樣做才好,等年紀大些再說,說不定到時,根本不存在問題了!何必現在來自尋煩惱?」
馬扁笑:「後來,我又被大師父騙了去。」
馬扁在這種情景之中,自然如飲醇醪,他知道,今天晚上,是他和王燕之間的決定性一晚,日後如何再安排,那是日後的事了。所以,馬扁把王燕抱得更緊。王燕在這時候,忽然嘆了一聲:「你知道我現在想甚麼?」
諸弟不由自主喘著氣:「要是他選擇了你,我會遁入空門,再不見人。」
而就在這時,屋子中的燈光,突然熄滅了!
可是在當時那種情形下,他還能做些甚麼別的?
那是還不明白諸弟一提出來,王燕很快明白的「讓他選擇」的詳細內容之故。
騙徒語錄:人以為最不可能受騙時,就是最容易被騙時。
她貼近馬扁,馬扁早已感到她的心跳得劇烈,他自己的心也跳得劇烈。
兩個女孩子都說得那麼認真!
王燕一個翻身,伏在床上:「那麼,是取消我們之間第一份協議,重訂第二份協議的時候了!」
然而,這種情形,也像是雪景一樣,看起來美麗,而被美麗覆蓋著的,又是甚麼呢?
明白了,就不會那麼說。
她閉上了眼睛之後,「看」到的是另一對眼睛——就是若干年之前,馬扁和她對望時的那一雙眼睛,那眼睛中有一團火,這些年來,一直燃燒著她少女的心。
馬扁先看見,王燕手腳一松,落下地來,轉過和-圖-書身,也看到了。
馬扁一面吻她的頭,吻她的肩,吻她的胸,一面口中喃喃不清地在說些連他自己也聽不清的話。
可是他知道,如果這樣說了,那是十分低劣的欺騙,所以他只是默然不語。
諸弟的話比較簡單:「是,我也不能!」
兩人自小一起長大,自然都熟知對方的言語行為,很多情形之下,根本不必明言。
王燕和馬扁重逢,青年男女,早已把對方在心中當成了自己的戀人,在那麼浪漫的環境之中,雙方有灼熱的身體接觸,那不是美麗之極的人類行為嗎?
王燕的俏臉更紅,可是她卻搖頭——這令得馬扁無法把她的耳珠再咬在口中。
兩個女孩子是甚麼時候知道馬扁下定了「一箭雙鵰」的決心的,這是一個神秘的迷,一直到很久之後,馬扁都不知道。
時間上溯更久些,在無話不談的王燕和諸弟之間,若是在興致勃勃的談話之中,忽然提及了馬扁,兩人就會一起靜下來。
王燕道:「我在想,第一次見到你,我們想騙你,反被你騙了的事!」
王燕緊摟住馬扁:「我不要緊,但是諸弟說了,她寧願傷心欲絕,也不肯和任何人分享一個男人!」
他沒有選擇,也不想選擇!
待到那一年,王燕到法國,和諸弟相會,兩人在一起共浴,各自都清楚地看到了對方發育成熟,美麗得眩目的胴體,都知道自己長大了。
事情要回溯到去年,當時,馬扁還在倫敦,學校假期,王燕到法國,和諸弟相會。
馬扁把王燕當作是自己必然的愛侶,而且是最忠誠老實,死心塌地的愛侶,決不會有甚麼花樣,更不會騙他。
王燕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我也做不到。」
馬扁在她的身後,說了一句挑逗性極濃的話:「我知道,你在想,一直在想的事,終於要發生了!」
她說到這裡,頓了一頓,馬扁及時接上去:「我沒有騙你,我們之間,不需要欺騙!」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