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騙徒

作者:倪匡
騙徒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九、王燕之死

九、王燕之死

半年後,一個風和日麗的中午,地中海接鄰義大利的海域,出現了一艘遊艇。
馬扁一手挽住瑪姬的纖腰:「這是我的新婚妻子,瑪姬,這位便是我常常和你提起,和我自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好朋友,諸弟小姐。」
也就是說,對於這件事,兩女比他更急切,因為,她們都有強大的競爭對手,也就是對方!而對於馬扁來說,假如他想得到其中任何一人,是絕無困難的。
這個問題,就是連盛名顯赫的封二先生也禁不住好奇,問他的大師兄金老實,誰知金老實的答案居然是:「老二,不瞞你說,這個答案,我也想知道!」
諸弟毫不猶豫,跟著跳下水中,在茫茫大海中,誰也不知道她將會游往何處。
騙徒語錄:要騙別人,最好先引對方騙自己。
而三個人之中,敗的一方會落得最悲慘的下場,假如二姝失敗,那不必說了;而假如馬扁不能同時得到二女,亦必定會落得鬱鬱終生。
所以,現時馬扁手上最大的皇牌,便是他自己!
馬扁聳聳肩:「你不信便算了,瑪姬!」
過了很久,諸弟才慢慢問道:「這些日子來,你到了哪裡去?」她的聲音乾澀無比,好像帶著無窮的苦楚,偏偏語氣又極度平板,完全沒有任何抑揚頓挫。
瑪姬笑著伸出手來,陡地諸弟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一扭,凌空一記大背摔,瑪姬被摔得飛出船外,噗通一聲便跌在海上。
馬扁終於忍耐不住,一巴掌便重重的朝諸弟臉上打去。諸弟也不閃過,「啪」的一聲,臉部腫起了紅和*圖*書紅的一大片。
他本來有一個龐大的社交圈子,亦有無數戀上他的女性,其中包括地球上每個國籍的頂尖美女,但自從那天開始,便完全沒有一個人再見過他。大家都以為這位神秘的東方王子,一定是回到他所屬的神秘東方國度,承繼他家族的寶座,不消多久,就會見到他在各大報紙電台上以大人物的身份出現。
諸弟語氣依然平淡:「王燕死了。」
這艘遊艇,全長超過七十公尺,奶白色的船身呈柔和的流線型,一看便知是出自義大利名廠的設計。船身漆著的一個中文名字是:東方王子號。
諸弟用力搖了搖頭,終於忍耐不住,「哇」地一聲哭了起來。
但過了一個月又一個月,人們在媒介上還是看不見馬扁的行蹤,另一種傳言又開始不脛而走,便是馬扁已遭到王室敵對勢力派下來的殺手殺掉,東方宮廷殘酷的權力鬥爭,真是殘酷可怕得難以形容。許許多多戀上馬扁的女孩子,聽見這個消息後,更是傷心得不可開交,哭哭啼啼者有之,當場暈倒者有之,甚至有些傷心得要自殺,幸好終於為友輩阻止。這些都是題外話,按下不表。
諸弟上下打量著瑪姬,只見她面目姣好,胸脯高聳,腰肢纖巧,一頭金髮在太陽底下閃閃生光,實在是個一等一的絕色美女。
這半年來,究竟他到了哪裡去?究竟他和諸弟和王燕之間的愛情糾紛又走到哪一地步?
究竟他們三人在弄甚麼玄虛,也許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
諸弟幽幽地和*圖*書嘆了口氣,截住馬扁的說話:「馬扁,不用再欺騙下去,遊戲已經結束了。」
不到三秒鐘,一個美麗得令人難以置信的金髮美女立刻便從船艙走了出來,手裡還拿著一個鑊鏟:「親愛的,我正學煮你最喜愛吃的炒排骨呢,咦!」她這時才發現諸弟的存在,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呼。
這場騙局,究竟會怎樣開始呢?
反面教育:騙徒的話,無論在甚麼情形下,都千萬不要相信。
直升機終於冉冉從遊艇頂部降落,這艘時值超過三千萬美元的遊艇,有一個特別設計,頂部平台是專門供給直升機降落用途。
就在此時,一陣隆隆的聲音,劃破了週遭寧謐的環境,聲音漸漸由遠至近,越來越響。看清楚,原來是一架最新款式的直升機。
此刻她雙腿緊緊併攏著,那優美得像上帝精心傑作的女性胴體線條美,就更加盡顯無遺。
船艙內隨即傳來一聲甜美得發膩的嬌呼,用純正的英語叫出來:「甜心,我立刻趕來。」
那架直升機在馬扁的頭頂足足盤旋了整整十分鐘,強大的引擎聲音一直響著,馬扁卻完全沒有睜開過眼睛來,好像早已預料到有這位不速之客突然來訪。
第二點,就是在往後的日子,他們這三個自小青梅竹馬的好朋友,一定會爾虞我詐,用盡種種欺騙的手段,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船在海面輕輕蕩漾著,船身傳來陣陣水波拍打的聲音,寧靜得彷彿與大自然溶為一體。馬扁閉著眼,聆聽著劍魚在海中跳躍濺起水花的聲音,手裡拿著一杯和*圖*書冰得溫度恰好的葡萄酒,寫意無比。
然後,直升機艙門打開,駕駛員走了出來,是一個身材高挑,大約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女郎,不是別人,正是諸弟。
她走到船舷,這時,正好那瑪姬正濕淋淋的爬上甲板,經過諸弟時,諸弟伸手一推,瑪姬又跌回水中,又是跌個水花四濺。
自從馬扁見過金老實的那天後,他便像是在茫茫人海中蒸發了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再也沒有人見過他。
馬扁驚叫了好一會,雙手慢慢鬆開,頹然倒在地上,喃喃地道:「你害死了王燕,你害死了王燕,你害死了王燕……」
聽到這句話,馬扁陡地全身震了一震,面部肌肉在跳動著,大聲道:「不是的,你是騙我的!」
諸弟聽見馬扁這句話,陡地一震,蒼白的臉更蒼白了,緩緩搖頭道:「我不信。」語氣平淡,彷彿只是說了一句無關痛癢的家常話。
瑪姬甜甜一笑:「諸弟姐姐。」雙眼卻一瞬不瞬,一直癡癡的望著馬扁,目光無限溫柔。
諸弟沒有理會馬扁,只是幽幽的繼續說下去:「半年前,我告訴王燕,說你和我已經……試過了,以為這樣她便會放棄角逐,誰知,誰知她竟然真的……」她緊抿著嘴,咬著下唇,竭力使自己不哭出來。
這樣的一個絕色美人站在自己身旁,而且還是多年來自己一直深深愛著的對象,照說應該立刻出現纏綿旖旎的故事才對。可是,此刻的馬扁,卻是一點反應也沒有,依舊還是懶洋洋的仰著椅上曬太陽,一眼也沒有望向諸弟。
諸弟走到hetubook•com.com馬扁身旁,靜靜的站著。昔日水汪汪的眼睛竟然傳來一絲幽怨的神色,蒼白的臉上一絲表情也沒有。
為了這件事,馬扁特地走去請教他的大師父金老實,誰知金老實給他的答覆卻是:要他自己想辦法!
同一時間,諸弟和王燕亦告失蹤,在她們的生活圈子中,當然亦是顯赫一時的東方公主,她們的失蹤,亦造成了極大的轟動。
馬扁氣得全身發抖,大叫:「諸弟,你瘋了嗎!」
諸弟冷冷地道:「馬扁,不用再做戲下去了,這樣的伎倆,騙三歲小孩都可以。」
諸弟努力止住笑聲:「王燕的墳墓在瑞士,你有空便去看她一趟吧。」
馬扁忽地坐起身來,脫下太陽眼鏡,雙目凝望著諸弟,眼神十分奇怪,有點無可奈何,又有點嘲弄的神色。他並沒有正面回答諸弟這問題:「我結婚了。」
卻說馬扁鐵定了心腸,要一箭雙鵰,同時把諸弟和王燕這兩個青梅竹馬的好朋友一起弄上手,卻始終想不出一個行得通的辦法來。
而馬扁、諸弟和王燕三人都是這樣出色之極的人物,三個人都知道對方一定會用盡種種欺騙手段來達到目的,一方面要提防被騙,另一方面要主動騙人,這場自古未有的大騙局,絕對是精彩萬分,令人目不暇給。
諸弟婀婀娜娜走到馬扁身旁,身上唯一穿著的,是一件三點式碎花泳衣,布料極少,此外,便甚麼都沒有了。
失蹤了半年的馬扁,就躺在船上甲板懶洋洋地曬著太陽,身上只穿著一條布料極少的三角游泳褲,猛烈的陽光照曬著他古和圖書銅色的肌膚,他身上迸出的汗珠在金黃色的陽光下,泛起一陣一陣眩目的閃光,流露出原始男人的味道。
馬扁沒有理會諸弟的反應,繼續說道:「你和王燕,一個說要自殺,一個說要做尼姑,沒有辦法,我只有和別人一起。」
直升機來得好快,飛至東方王子號上方時,突然停下,只是不停在盤旋著。
她的皮膚雪白得像牛奶,胸脯小巧而結實,雙腿曲線修長,走路時腰肢不停擺動著,被一片小布緊緊包裹著的臀部更是呼之欲出,還有那高高賁起的小腹,帶給人無窮無盡的幻想,絕對足夠令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血脈賁張,欲|火難禁。
諸弟這一下偷襲事出突然,猝不及防之下,連馬扁也措手不及,只能眼巴巴的瞧著瑪姬給摔下海中。
只有兩點,是馬扁可以肯定的。第一,諸弟和王燕想得到他的肉體的決心和慾望,只會比他想得到兩女的肉體為高。這一點,從王燕和諸弟主動挑逗馬扁可以證明,是毫無疑問的。
兩個女孩子,都發過誓假如他選擇了另外一個,剩下一個不是要削髮為尼,就是說要自殺。馬扁眼前最大的難題是,就是他此刻改變主意,只要一個,另外一個也會因他的抉擇,而落得悲慘下場!
究竟金老實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只是騙騙封二先生,那就真的是天曉得了。
諸弟伸出手來:「瑪姬,你好。」
他究竟應該如何是好?
馬扁額上青筋暴現,發出一下怪聲音,聽來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聲,雙手用力搖著諸弟的雙肩:「快說,你是騙我的,是不是?快說!」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