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鳥語

作者:徐訏
鳥語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我怎麼一直沒有碰見她過。」
我還想問些什麼時,有人進來,大概向外祖母借一點東西,我的話就此打斷。以後我再沒有機會看見這個女孩,我也就忘記了這件事情。
「你的鞋子濕了。」
坐在電燈光的下面,桌子的前面,初秋的夜,蕭殺清靜,對著那封粗劣的信箋,草亂幼稚和-圖-書的字跡,我眼睛模糊起來。我在桌上的圓鏡中看到自己,我發覺我十幾年的生命一瞬間竟平面地鋪在鏡面上了。
打開郵包,我發現是一部《金剛經》,是大本,木刻,用連史紙印得很講究的版本。郵包上的字跡很生疏,但我從郵戳知道這是從我故鄉寄來的。我m.hetubook.com.com愣了許久,癡呆地翻動著經本,看到圈點的朱紅,我心裡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憂傷與害怕,我失去正常的生活,期待我應當知道的一點消息。
我站起來,望著她的後影,我奇怪起來。我到回瀾村已經一星期,怎麼會從來沒有碰見過她。她是誰呢?這樣娟好!
她吃https://m•hetubook.com•com了一驚,反身就跑了。
鏡面是圓的,在我模糊的淚眼中,它蕩漾著,蕩漾著,一時間就幻成了一個小小的池塘。
「吃飯了,婆婆叫我來叫你。」
六天以後,我接到一封也是從故鄉轉來的簡單的信,是生疏的筆跡,寫得極其平淡,他說:「……覺寧師已於陰曆八月十五和*圖*書日仙遊,一部《金剛經》,是她臨死時叫我們寄給你的……」
「她不愛同人接觸,常常躲在沒有人的地方。」
「繡花枕頭!」
「白癡?」我奇怪了:「一個這樣娟好的女孩子。」
在飯桌上,我問我的外祖母。她說:
我坐在池邊一塊白石上,望著我失眠的臉,我在自語:「過去的都過去了,做錯的都錯https://www.hetubook.com.com了,失去的不會回來,消逝的無從再生。」
「一個白癡。」
我馬上看到池邊一個人影,一個瘦削的面臉,肩上垂著兩條辮子,花布的上衣,袖子捲著;灰色的褲子,腳上沒有著襪。我回頭看到她白皙的裸|露著的小腿,踏著玄色的布鞋,鞋面上已經沾濕了露水。我不知怎麼,竟用手撫按到她的鞋上。我說:
她死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