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殺人不難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殺人不難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十七、費菲德勳爵如是說

十七、費菲德勳爵如是說

「一想到兇手在注意你,這真是可怕。」
一切都說明了一件很明顯的事,而他這個傻瓜卻始終沒有起疑。
托馬斯醫生又露出那種自命不凡的微笑。
「沒錯,可是我會小心的。」
「我知道明天我該做什麼,我要叫戈登陪我一起到那個衣冠禽獸的店裏買東西。」
「這樣我覺得很不自在。」
陸加站起身,極力控制著自己的不快,說道:
托馬斯醫生坐在診室桌子後面凝視著陸加說:
陸加微微睜開眼睛說:
「真了不起。」陸加說。
「未必。」
費菲德勳爵輕輕點點頭,又呷了一口葡萄酒,說道:
「這……」布莉姬思索了一下,說,「他會很不高興。」
「你不相信?」
托馬斯和善地答道:
陸加的火氣忍不住又冒了上來。
托馬斯醫生點點頭。
陸加極力忍住困倦說:
「真是太遺憾了!」陸加說,「每個人都應該有姑姑,才能了解為何臆測更勝過邏輯推理。只有老姑姑會知道某某先生是騙子,因為他像她家從前那個狡詐的管家。別人都說像某某先生那麼可敬的人不會是騙子,結果老姑姑的猜測是對的。」
陸加有點不安地說:
「消滅?」
「我總覺得那樣報復太過份了。」
「親愛的朋友,我只要求你給我一點證據,而不是光聽信一個老小姐可笑又自以為是的胡言亂語。」
「當然,當然。」
「你難道不知道我也當過警察嗎?我可不是外行。」
「也許是很不可思議,可是前後卻很一致,只要你相信平克頓小姐所說的是真的,就不得不承認事情跟她說的很吻合。」
陸加打斷他的話。
「先不管他,等你明天回來之後,我們再宣佈這件事。」
「是嗎?」
「不,不hetubook.com.com,你看問題的角度不對,以利沙是個了不起的聖人,任何嘲笑他的人都不得好死,我就是因為自己的親身經歷才知道的。」見到陸加露出困惑的表情,費菲德勳爵低聲說:「起初我也幾乎不敢相信,可是每次都碰到這種情形,我的敵人以及詆毀我的人一個個都被打倒、消滅了。」
「你的確說過,勳爵。」
費菲德勳爵還在微笑,那是安詳愉快的笑容。他對陸加輕輕點著頭。
布莉姬若有所思地說:
「依照上帝的意思去做,祂是不會虧待你的。我一向很正直,也樂善好施,老老實實地賺錢。我沒有受過任何人的恩惠,完全是靠個人奮門!你記得《聖經》裏以色列的祖先怎樣發達起來的吧,上帝賜給他們成群的牛羊,也替他們把敵人除掉。」
托馬斯醫生搖搖頭,撇嘴笑了笑說:
「平克頓小姐也是這麼想的。」
「總之,你是個懷疑主義者,如果世界上有個『多疑的托馬斯』,你就是名副其實了。」
這天晚上當他準備聆聽費菲德勳爵第二十次談論他自己時,這種感覺尤其強烈。他承認,住在別人家裏,卻偷了主人的未婚妻,這實在是可恥的行徑。不過他覺得像費菲德勳爵這樣一個大腹便便、誇誇其談、神氣活現的傻瓜,實在不該奢望娶到布莉姬.可是由於良心的譴責,他反而更加熱心地傾聽,結果主人對他的印象真是好極了。這天晚上,費菲德的心情特別好,那個司機的死不但沒有使他難過,反倒使他更加開心。
「絕對不是,我確定愛渥西是個危險的瘋子。」
「很可能不會,不過等我明天找到比利.邦斯,事情就會有轉機了,他們會調查和-圖-書咱們那位長頭髮的朋友,愛渥西,最後一定會有所收穫。」
「你可以這麼說,」托馬斯醫生冷淡地說,「不過這未必就是事實。」
「我說的話,你大概一句也不相信吧。」
陸加嚴肅地說:
「我們現在是在明處,對不對?」
「是的,你有沒有注意到傷口有沙粒?」
托馬斯醫生靠在椅背子,雙手合十。他說:
「我沒有特別注意過他,不過我覺得他可能有點不正常。」
「你瞧,我果然說對了,我的話常常會應驗,真是奇怪!」
陸加想了想,說:
布莉姬顫抖地說:
「費菲德怎麼辦?」
「你真的認為里維斯是被謀殺的?」
「你想他會不會很難過?」
「你一定得小心,陸加.」
費菲德勳爵還是像往常一樣,對別人的信念不感興趣,他說:
「犯罪就是犯罪,在不在馬揚海峽都一樣。」
「了不起,真了不起!你不是開玩笑吧,菲茨威廉先生?」
「我覺得情況還不僅僅如此。」陸加嚴肅地說。
「對極了,對極了。」
「你指的是什麼?」
「沒辦法,我們不能——無論如何不能再讓兇手殺任何人了。」
他頓了頓,探身把葡萄酒瓶遞給陸加。
「不高興?我的天,說得太輕鬆了吧?」
托馬斯醫生若有所思地撫著下巴說:
「每一次都這樣。有一次的情形跟以利沙很相似,他也是個小男孩,在我這裏打雜。一天我在花園裏碰到他,你知道他在幹什麼?模仿我!他居然敢模仿我,譏笑我!神氣活現地大搖大擺走路,還有一群人在旁邊看。他居然敢在我自己的土地上嘲笑我!結果你知道他怎麼樣了嗎?不到十天,他就從窗戶掉下去摔死了!
「怎麼樣,這些人都死hetubook.com.com了,真不可思議,是不是?」
布莉姬說:
「我的生活非常奇妙,對,非常奇妙!上天替我把一切障礙都除掉了,我一直對『天道』深信不疑,這就是我的秘密,菲茨威廉,這就是我的秘密。」
「不,因為你知道,戈登不喜歡別人惹他生氣,這件事會使他很不安。」
「這是不可抗拒的,報應來得既快又可怕,有一個賞罰分明的主宰掌管這種事。你記得那些嘲笑以色列先知以利沙的小孩嗎?結果都被熊吃掉了。就是這麼回事,菲茨威廉。」
托馬斯醫生聳聳肩。
陸加凝視著他,心頭突然升起了一種恐怖而難以置信的疑雲。他重新打量坐在桌子首席的那個矮胖男人,他正對陸加輕輕地點頭,那對金魚眼還帶著蠻不在乎的笑意看著陸加。
托馬斯醫生笑笑,他親切而高傲的笑著說:
「也許會。」
「我想不會,不過我不想冒險,我要像古老的守護天使一樣緊緊地盯著你。」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下手的,」陸加承認,「可是一切都跟平克頓小姐所說的完全吻合。」
「我一直都很小心。不要走近有石頭鳳梨柱子的大門,黃昏時不要去偏僻的樹林,吃喝都要小心,這些手段我都知道。」
布莉姬迅速說:
「你就一點也不相信我的話?」
「相信有人殺了這麼多人?」托馬斯醫生揚揚眉頭。「坦率地說,菲茨威廉先生,我真的不相信,這種事太不可思議了。」
「嗯,呃,沒有。」
「如果里維斯白天曾在沙坑裏躺過——這附近有幾個沙坑——這也能解釋頭髮裏的沙粒。」
「我也相信正義。」陸加說。
「只要兇手不注意你就好了,親愛的。」
「我對亨伯比的案子略知一二,我https://www.hetubook.com.com覺得愛渥西根本不可能害死他,我真不知道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他是兇手。」
「要是你跟我一樣了解那些老小姐——」
陸加強壓著怒火離開托馬斯醫生的診所。布莉姬看到他之後便問:
「對,就是這個意思。」
「老弟,我告訴你,他是被人謀殺的。」
費菲德勳爵不計前嫌,讓湯米.皮爾思到圖書館做擦窗戶的工作;亨伯比醫生去世之前不久,費菲德勳爵到魏勒曼.克賴茨研究室參觀過病毒及細菌培養工作:。
「他們全都死了。」費菲德勳爵如是說。
「你是在馬揚海峽當過警察。」
「他不相信我的話,」陸加說,「不過細想一下,也難怪,這件事太離譜了,又毫無證據。像托馬斯醫生這種人,當然不會輕易相信這種沒有真憑實據的事。」
「我既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就一定要找出證據來。明天我要去倫敦看一位老朋友。兩天前我看到報上說他被任命為警署總長助理。他了解我,一定會相信我的話。我敢說,他一定會下令徹底調查這一連串命案。」
「那不就證明了現場經過偽裝,而這個人的確是被人用沙袋打死的,或者至少是被沙袋擊昏的。」
布莉姬喃喃道:
陸加強壓著怒氣說:
「不,我看沒用,最好直接去蘇格蘭警場。」
「哦,想必你一定會很滿意,可是萬一結果證明你錯了——」
「好確定我們那位愛渥西先生是否設下陷阱等我往裏頭鑽?」
「後來是那個惡棍卡特,他是醉鬼一個,又愛亂罵人,居然敢到這裏來罵我。結果呢?一個星期之後就在小河裏淹死了。再說那個女僕,她扯著嗓子罵我,結果很快就遭到報應,不小心喝錯了毒藥。這種情形不勝枚舉,亨伯比膽敢反https://www.hetubook.com.com對我的用水計劃,後來也血液中毒死了。噢,這種情況有好多年了。再拿霍頓太太來說,她對我太無禮,沒多久就去世了。」
托馬斯醫生笑笑,喃喃道:
「向本地的警方報案有用嗎?」
「真是神奇,太神奇了!」費菲德勳爵說,「我是說,與正直者為敵的人,被打倒的方式真是太神奇了!瞧瞧昨天,那個傢伙對我破口大罵,甚至想動手打我,結果怎麼樣呢?他今天到什麼地方去了呢?」他滔滔不絕地說著,頓了頓,又用強調的語氣回答道:「死了!受到了上帝的懲罰!」
「你告訴我之後,我又查看了一次,我敢說你是對的。」
「我是個虔誠信徒,我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世界上的確有天理存在,菲茨威廉,這是毫無疑問的!」
「只因酒後失言就這麼懲罰他,實在太嚴厲了點。」
「可是老小姐認為自己看到的事常常是對的。我的梅德麗姑姑就很神,你有姑姑嗎,托馬斯?」
「別人會相信嗎?」
「對了,你還斷言愛渥西跟蹤她到倫敦,然後用車壓死她。這根本也沒有任何證據!你說的全都是——胡思亂想!」
陸加腦中迅速閃過許多片斷的回憶,霍頓少校不是說過:「費菲德勳爵待人非常好,派人送了些他家溫室種的葡萄和桃子來。」
「早就告訴過你們,那傢伙不會有好下場。」他得意洋洋地舉起一杯葡萄酒靠近電燈,瞇起眼睛看,又說:「我昨天晚上不是告訴過你們嗎?」
費菲德勳爵搖搖頭:
陸加嚴肅地說:
「你必須承認,菲茨威廉先生,你的話實在有點不可思議。你斷言愛渥西殺了一名女僕、一個小男孩、一個喝醉酒的酒店老闆、我的合夥人,最後還殺了這個里維斯。」
「怎麼樣?進展順利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