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殺人不難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殺人不難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十九、取消婚約

十九、取消婚約

「他表現得太好了,真的,實在太好了,讓我覺得很慚愧。陸加,我想我過去只因為他很傲慢,有時候還有點蠢,就低估了他。現在我覺得,其實他……算得上是個小巨人。」
「喔,我的意思是說……舒服,你跟我住在一起會很舒服。當然,我那裏沒這裏豪華,可是有熱水,我那個小佣人艾茉莉也燒得一手好菜。」
「你一個人住在那裏,噢,老天,要是我就不會那麼做。」
他微微一笑,把刀和桌子上其他武器放在一起,輕柔地說:
「沒問題,我在家等你們。」
布莉姬轉身看著他。
顯然地,她的聲音中露出極度的痛苦,布莉姬不禁有點詫異,她不安地說:
「你們根本就不應該告訴他!」
陸加緩緩地說:
「為什麼?你們究竟是怎麼啦?好像把我當成低能兒似的。」
他的聲調非常奇特,他站著凝視陸加,輕輕搖搖頭,好像很憐憫他似的。
「不,不,親愛的朋友,對這件事我不會感情用事。布莉姬幸運地被我選定為妻時,曾經答應承擔一些責任。現在她卻背信忘義了。人生是無法走回頭路的,一個人違背了約定,就必定會遭到報應!」
「我已經告訴他了。」
「我也覺得該這麼做,不過實在有點殘忍,不是嗎?我覺得自己就像個卑鄙的淘金女。」
陸加輕輕地點點頭。
「你瘋了嗎?陸加,幹嘛那麼神秘,說什麼『現在不能告訴你』。到底是什麼事?」
布莉姬有點生氣地說:
「你要去住你姑姑在倫敦的房子?」
陸加說:
「是嗎?我們走著瞧吧。你最好小心自己的一舉一動,費菲德。」
費菲德勳爵站在窗邊和溫弗利https://m.hetubook.com.com小姐交談。他手裏拿著一把刀,那是把細長鋒利的刀。
「我想即使我說對不起也沒用,那太虛偽了。我承認從你的角度來看,我的行為很惡劣,我也不想為自己辯護。這樣的事本來就很難避免。」
「沒錯,你們的確沒辦法。」
陸加嚴肅地說:
「天哪!戈登,把刀收起來。」
溫弗利小姐有點臉紅,連忙改口:
「傻小子,你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嗎?什麼都傷不了我!」
「快好了嗎?」
陸加搖搖頭,輕聲地說:
「她明白什麼?」
費菲德勳爵似乎真的嚇了一跳。
「當然,我今天就收拾好行李離開,你可以開車送我進城,我們不能一起住進鈴鐺與小丑旅館——如果愛渥西那些壞朋友還沒有離開的話。」
陸加說:
陸加又說:
「對,那兒沒人住,不過我可以出去吃飯。」
他緩緩地說:
「還沒有。」
費菲德勳爵正在客廳來回踱步,表面上,他非常平靜,嘴角甚至還帶著一絲微笑。
陸加向他走近一步:
「我這就走,」陸加說,「一刻也不會停留。別忘了我警告你的話。」
陸加對她微微一笑。
他做了個不耐煩的手勢說:
「布莉姬和我都覺得很對不起你,可是事情就是這樣,我們彼此相愛,沒辦法,只好把事實告訴你。」
布莉姬說:
「我喜歡撫摸它時的那種感覺。」
「你有什麼特別的事要找我,溫弗利小姐?」
「謝謝你,溫弗利小姐,你設想得真周到。」
「啊,你來了,親愛的布莉姬。」
「每個人的看法不一樣,我自己覺得不愉快的事越早解決越好。hetubook.com.com
費菲德勳爵一揮手,聲音也變了:
但是陸加發現他的太陽穴脈搏正劇烈地跳動著,陸加進來,他迅速轉過身,說道:
「安全?」
陸加點點頭。
「我知道你相信那些。」陸加說。
「噢,親愛的,如果只是那個問題……」
「我已經忍耐很久了,不要逼人太甚,你給我滾出去!」
「沒有人會把我吃掉,」布莉姬不耐煩地說,「而且我姑姑明天就回來了。」
「再十分鐘就好了。」
「你們無能為力,」費菲德勳爵說,「已經太遲了。」
由於女佣在場,她不方便說出口,就用詢問的目光看著陸加。
「謝天謝地,我總算安全地把你從那個地方帶出來了!」
布莉姬直接來到客廳,陸加緊隨其後。
「還是住旅館比較好。」
費菲德勳爵說:
「你是什麼意思?」
陸加說:
「你是說布莉姬會發生不幸?你給我聽清楚了,費菲德,布莉姬不准發生任何意外,我也一樣!要是你圖謀不軌,還是趁早死心。你給我小心點!我對你的底細一清二楚。」
「這是天經地義的,你已經對他實話實說了。不管怎麼說,覆水難收,再難過也沒有用。我現在就去見費菲德。」
「我知道,可是我覺得最好早說出來早了事。他正在計劃婚禮、蜜月什麼的,所以我不得不告訴他!」接著又用略帶責備的口氣說:「只有這樣做才是堂堂正正的。」
布莉姬聽到陸加開車回來的聲音,於是走到台階上迎接他,並且直截了當地說:
「陸加,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我的意思是說她就要到倫敦去了,不是嗎?我就是這個意思。和_圖_書
「溫弗利小姐,在哪裏?」
溫弗利小姐失去了平時的鎮定,顯得蒼白緊張。她說:
「行李晚點再拿,走吧。」
「唉,你知道,待在別人家裏的時候,實在很難解釋主人就是殺人兇手。」
費菲德勳爵咯咯笑著說:
「噢,天啊!」溫弗利小姐說,「噢,天哪!」
溫弗利小姐尖聲說:
「真抱歉!我實在很抱歉!」
布莉姬打斷她的話。
「事實本來就是這樣!任何跟我唱反調的人都會受到懲罰,你和布莉姬也不例外。」
「我覺得從任何人的角度來看都應該這樣!」
「他生氣了,氣得不得了!噢,天哪,太可怕了!我們該怎麼辦呢?」
「溫弗利小姐來看你,小姐。」
陸加緊握雙拳說:
「有時候我們實在顧不得面子。」
「我都準備好了。」
「不過你要是能進城,那當然更好。」
接著他回自己房間急忙把東西扔進手提箱。
布莉姬緩緩地說:
「惡有惡報,天理昭昭!我很難過,因為我喜歡布莉姬.從某一方面來說,我替你們兩人難過。」
布莉姬凝視著她說:
溫弗利小姐說:
「沒錯,布莉姬在這兒。好好跟她聊聊吧,荷諾亞,她跟我們待在一起的時間不久了。」
陸加搖搖頭。
他們下樓的時候,管家正要上樓,他對布莉姬說:
「和勳爵一起在客廳。」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明白了。」
「哦,你來了,菲茨威廉。」
「聽我說,布莉姬,」陸加說,「我會告訴你,但是不能在這裏說,跟我上車,我們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去。」他看看溫弗利小姐:「大約一小時左右,我們可以到府上去吧和-圖-書?我有幾件事要告訴你。」
「從你的角度來看,這樣做是對的。嗯,對,我明白你的意思。」
費菲德勳爵停下腳步,瞪了陸加一眼,說:
「你知道,你跟我在一起會很安全,而且——」
費菲德勳爵又繼續踱著方步,同時揮揮手說:
十分鐘後,他又到布莉姬房間,她已經收拾好準備走了。他說:
「笑話!不然我們該怎麼辦?」
溫弗利小姐喃喃道:
「什麼?」陸加大吃一驚。
他環顧一下屋裏所有的人,然後說:
「你最好去倫敦,我會馬上跟你解釋。同時我覺得現在我最好去見見費菲德。」
「不,不,親愛的。」溫弗利解釋道:「我們只是希望你多加小心,沒別的意思。」
費菲德勳爵溫和地說:
費菲德勳爵出乎意料地說:
「我們說好了等我回來再告訴他。」
「你是在威脅我們?」
「不大方便,我姑姑今天一早就去看花展了,我還沒機會告訴她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會留張字條告訴她我要到她家去住一陣子。」
溫弗利小姐擔心地搖搖頭。
「製作真是精美,」他說,「是我一個手下從摩洛哥給我帶回來的,他在那邊當過特派記者。當然,它具有摩爾風格,是摩洛哥里夫山區的柏柏爾族人做的。」他喜愛地用手指撫摸刀刃,又說:「真鋒利!」
「你這麼說就大錯特錯了,不管一個人走運走了多久,最後總會倒楣的,你現在就要霉運當頭了。」
溫弗利小姐用責備的目光看著他們。
「可以走了嗎?」
他說:
「這跟我沒關係,」費菲德勳爵說,「我只是上天的工具,上天下令發生什麼事,就一定會發生。」
布莉姬緩緩地說:
「陸加,和_圖_書怎麼回事,你好像覺得很不安。」
「告訴我,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他轉身快步走出房間,然後跑上樓,在布莉姬的房間裏找到她,她正在指揮女佣收拾她的衣服。陸加問:
「我有個消息要告訴你,荷諾亞,布莉姬不願意嫁給我了,她更喜歡這個菲茨威廉!生命真是個奇怪的東西。好了,我走了,你們自己聊聊吧。」
陸加把手放在布莉姬的手臂上,向溫弗利小姐點頭致謝,又對布莉姬說:
「哦,我相信你那裏一切都很好,溫弗利小姐。」布莉姬面無表情地說。
他走出房間時,還用手把口袋裏的硬幣弄得叮噹作響。
布莉姬立刻說:
「你是什麼意思?」
他帶她走出房間,穿過大廳,來到前門,打開車門,布莉姬上車後,陸加發動引擎,迅速往前駛去。出了勳爵家的大鐵門之後,陸加如釋重負地歎了口氣說:
「怎麼辦?你是什麼意思?」
溫弗利小姐尖聲問:
「對,也許在某些我們還沒有起疑的部份,他是很了不起。聽我說,布莉姬,你必須盡快離開這裏。」
陸加說:
「沒錯,沒錯!」
「去問荷諾亞.溫弗利好了,她一定明白,她知道發生了哪些事,有一次還跟我談到過。」
「哦,有,老實說,我是來請你到我家玩玩,因為我想……呃,你繼續住在這裏也許會覺得不自在,而且你也許需要幾天時間,呃,來慎重地規劃未來。」
「起碼現在不能告訴他,應該等你們走了以後再告訴他。」
「我不能在這裏就告訴你。費菲德勳爵有什麼反應?」
陸加的恐慌顯而易見,布莉姬馬上就覺察到了,她問道:
陸加尖聲問:
她停下來,用探詢的目光看著陸加。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