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諜海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諜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章 一

第三章

凱雷先生的聲音單調而低沉,不住的講下去,他不住的背出一些統計數字,都是非常乏味的。他的獨白,不時的夾雜著白蒂的吱吱喳喳。她在用她自己的語言,對她的小狗說話。
於是,她把那隻玩具狗的一隻前腿硬放在它的毛披肩裡。然後,她搖搖欲倒的走到一把椅子前面,拿起一個墊子,把玩具狗阿胖推到墊子後面。於是,她歡喜得咯咯直笑,一面還吃力的說:
閔頓太太熟練的望望那堆淺綠的毛線,然後,她輕輕的指出什麼地方有毛病。秋蓬千恩萬謝的將那頂織壞了的帽子遞給她。閔頓太太流露出無限親切和愛護的意味,「啊,沒關係,一點兒也不麻煩。我已經織好多年了。」
方才凱雷先生正津津有味的談論德國人的原料代用品,現在發覺到大家的注意力都轉移目標了,便露出很生氣的樣子,故意的咳嗽一聲。
「藏!寶——五——藏!」
「凱雷太太,你對於這場大戰作何想法?」
然後,她忽然露出誇張的驚訝神氣說:
「可是你不以為然,對嗎?」
「那個女人老是愛把那孩子丟下來,希望人家替她照顧。太太,我想,還是把那個羊毛圍巾圍上罷。太陽又沒有了。」
閔頓太太正在外面那個有棚的陽臺上織東西。
「早安,布侖肯太太,昨晚上一定睡得很好罷。」
她的思路忽然打斷了和_圖_書。她感覺到有一個人影。那是背後的陽光將她身後的人影投過來的。她連忙轉過頭來。
「啊,我不知道。這是很難說的,你說對嗎?」
凱雷先生很得意的,滔滔不絕的講下去。他的聲音時而高,時而低,亦喜亦憂。只有當他的太太將絲圍巾拿來的時候他才停頓了一下。他把圍巾拿過去,圍在脖子上,然後接著說。
「啊,但願不會。六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是不是?」
「啊,閔頓太太,你真好!我很笨,實在織得不好。我是說,我不善於學織人家的花樣。我只會織簡單的,像登山帽一類的東西。就是這個,我現在恐怕也織錯了。不知道怎麼樣,我總覺得有什麼地方織得不對。你說是不是?」
閔頓太太權作翻譯,很得意的說:
「乖乖的,白蒂,」她說,「你給狗狗穿好衣服,好去散步。讓媽媽準備一下,我們再出去。」
這時候秋蓬轉過臉來問凱雷太太:
我得多發掘一些有關普林納太太的資料。
布侖肯太太說:「真是巧合!你織的花樣真美。」閔頓太太聽了滿心歡喜,臉都紅了,「是的,這種針腳倒是有點不普通,可是,其實是很簡單的。你要是喜歡,我給你一說,就明白了。」
「你以為會拖六年之久嗎?」
凱雷太太吃了一驚。
秋蓬連忙回答道:
「啊,https://m.hetubook.com.com凱雷先生,」秋蓬說,「你不會是真的這麼想法吧?」
斯普若太太把白蒂抱出來,讓她坐下來玩。她遞給她一隻缺一隻耳朵的毛製玩具狗,和一件木偶穿的夾克。
「她喜歡玩捉迷藏。她老是喜歡把東西藏來藏去的。」
「你們方才在說些什麼?」
秋蓬說:「凱雷先生,你方才談到那裡了?」
這位太太瘦得皮包骨,脖子上的青筋都露了出來。她穿一件淺天藍色套頭的短衫,戴一串珠子項鍊。她的裙子是蘇格蘭呢的,裙子的後面,拖在地上。她一看到秋蓬,就馬上招呼她。
秋蓬覺得有些光火了。她想:瞧那個吱吱喳喳的閔頓小姐,那專橫的凱雷先生,還有那愚蠢的凱雷太太——這些人能代表她的同胞嗎?再看看那個無表情,眼睛暗灰色的斯普若太太,她會比他們高明嗎?秋蓬又反問自己:她在這裡又能調查出什麼呢?毫無疑問的,這些人當中,沒一個……
白蒂說:「綽克——綽克利——拍巴特!」然後,一隻小鳥落在她跟前的時候,她把那雙可愛的手伸出來,想捉牠,一邊咯咯的笑著。那隻鳥飛跑了。白蒂回頭望望在座各人,很清楚的說:
凱雷先生這才感到寬慰,便很起勁的恢復了他的高談闊論,同時,將他那瘦脖子上的圍巾拉得更緊些。
白蒂冷m.hetubook.com.com冷的瞧著她,然後說:
於是,大家的注意力又回到凱雷先生身上了。
「胡說。」凱雷先生說,「這場戰爭至少還會持續六年。」
於是,那兩位太太反駁他了。他很感興趣的傾聽她們的議論。
「是不是,」他低聲說,「是不是有風?也許把椅子移到牆角好些。」
於是,重新安頓凱雷先生的工作開始了。他的太太是一個滿面憂慮的女人。她的生活目標,可以說完全是看護凱雷先生,此外,可以說沒有別的。她一會兒拿椅墊,一會兒蓋毛氈,並且不時的問:「阿弗烈,現在這樣子舒服嗎?你覺得這樣可以嗎?你恐怕還是戴太陽眼鏡好些吧?今天早上的陽光太烈了。」
「狄基!」然後非常滿意的點點頭。
閔頓太太拚命的點頭,脖子上的項鍊搖的直響。
「這孩子在學著說話了,真了不起!」閔頓小姐說,「白蒂說:塔!塔!」
「你們說什麼?你們說什麼?」
「啊,德立刻,我的寶貝兒子!……他在外面受罪,而我呢?卻在這兒扮一個傻瓜——我所扮的,其實就是我實在感覺的啊……」
布侖肯太太對她說她換一個生地方,頭一兩夜總是睡不好的。閔頓太太說:「你說奇怪不奇怪?我也是一樣。」
秋蓬暗想:
但是,凱雷先生覺得受到極大的侮辱。他冷冷的說:
斯普若太太戴好帽子出來了。m•hetubook•com.com她把白蒂抱起來。
「啊——我——我不知道。我一點兒也不知道。我的先生以為會的。」
「是的,是一段很長的時間。你實在以為怎麼樣?」
「這種閃擊戰不過是希特勒的最後掙扎。我想德國方面的物資一定很缺乏。他們工廠裡的工人非常不滿。納粹政府不久就會崩潰的。」
「我方才講到德國人完成了……」
凱雷先生急躁的說:
凱雷不放心的四下張望一下。
「是的,的確的……」說到這裡,她故作神祕的放低喉嚨,「的確,希特勒已經病倒——絕對是不治之症——至遲到八月,他就要神智昏迷了。」
「但是,我們總覺得應該做些事,你說是不是?」
於是,白蒂忽然倒到地上,高興得哈哈大笑。
「我們正在說……」閔頓太太說,「這場戰爭最遲到秋天就要結束了。」
「阿胖呢?阿胖到那裡去了?阿胖會到什麼地方去?」
「是的,那是我的大兒子。他是個很出色的孩子——不過做母親的恐怕不該這麼說。我還有個兒子在空軍;小兒子在法國。」
「啊,是的,實在的!妳真的有一個兒子在海軍嗎?我記得你昨晚上說過的。」
「不,不!伊麗莎白啊,不要嚕囌!我的圍巾在你那兒嗎?不是,不是!我要那個絲製的。啊,也沒關係,我想這樣也行了。這一次就算了。但是,我可不願意把喉嚨暖得太過火和圖書。——這樣大的太陽,羊毛的圍巾——啊,你還是把另外一個拿來罷。」現在,他才把注意力轉向世界大勢上面,「是的,」他說,「這個仗,我說還要打六年。」
「啊,啊!那麼,你一定很擔心了。」
於是,她用一種最真摯的語調說:
「格拉克!」
凱雷經她這一問,似乎吃了一驚。她說:
原來是普林納太太站在她背後,她的眼睛注視著在座的各人。在她那兩隻眼睛裡有一種表情——是嘲笑,對不對?是一種使人畏縮的輕視的神氣。秋蓬想:
「啊,作何想法?你……這是什麼意思?」
凱雷他們夫婦也到陽臺上來了。凱雷先生問這話的時候很急躁,他找一張椅子坐定了,他的太太用毛氈蓋住他的腿。他又急躁的問:
閔頓小姐求他說:「啊,凱雷先生,快繼續說下去罷,你說得真有趣。」
「你們太太們太喜歡打如意算盤了。我了解德國。也可以說,我對德國的了解非常澈底。我在退休以前,由於做生意的關係,不斷到處跑跑。柏林、漢堡、慕尼黑,我通通熟悉。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德國能夠無限期的支持下去。還有蘇俄會作後盾……」
「在這次大戰以前,我還沒織過。」秋蓬說。
凱雷太太猶豫的說:
「我們都要勇敢些,你說是嗎?我們希望這場大戰不久就過去了。有一天,我由最可靠的方面聽說,德國人不能再支持兩個月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