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諜海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諜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章 二

第六章

「這就表示,」布侖肯太太嚴肅的搖著腦袋說:「對於實際的情況,我們知道的實在不多。」
秋蓬和他分手時,他還在計劃著,要是他負責策劃軍事行動的話,他會怎麼辦。
當她離開房間的時候,咳了一聲,於是由對面房間就傳來一聲像是做戲似的噴嚏聲。
秋蓬緊緊的握著他的臂。
白蒂正在大喜若狂的,兩隻手抓著一隻蝸牛,樂得咯咯的欣賞自己的傑作。秋蓬問她:「貓貓好不好?圖畫書好嗎?還是圖畫書的顏色粉筆?」白蒂便決定了:「白蒂要畫畫。」因此,秋蓬便在她的購物單上添了一項顏色粉筆。
布侖肯太太接到兒子道格拉斯的來信,就是在那天上午。布侖肯太太非常興奮,結果,逍遙賓館裡的人都聽到這個消息。她說:那封信壓根兒沒受到檢查,因為,幸而是道格拉斯一個朋友趁休假之便,替她帶來的。因此,這一次,道格拉斯寫得很詳細。
「你一向同我談得來。和_圖_書我想,你會了解的。我是因為痛恨納粹的毫無正義和殘酷手段,才逃出自己的國家。我到這裡來是尋求自由的。我恨德國。但是,唉!我仍然是德國人。這是任何力量不能更改的。」
她這麼說的時候,她就想起那個護士的話:「光是愛國心是不夠的。我的心裡切不可有仇恨。」這是不久以前唐密想到的話。
「我知道,你一定是有困難。」
秋蓬不自覺的停下腳走,問道:
她已經透露消息,她要到倫敦去一天,因為她要向她的律師商量一件事,同時購置一些物品。
「哎呀!」當秋蓬走下山來,往城裡去的時候,她這樣想,「在這些人中間,我最喜歡的人竟是德國人。這是多麼不幸!這樣一來,樣樣事都糟了。」
房客們現在都集合在一起,親切的為她送行,並且託她辦幾樣事。她們說:「當然啦,這只是請你得便的時候辦辦的。」
「有什麼問題嗎?」
「你這hetubook•com.com是什麼意思?」
對於這種女人們的嘮叨,布列其雷敬鬼神而遠之。他如今正在看報,不時高聲的批評:「該死的德國豬玀!居然用機關槍掃射街上的行人。殘暴極了!我要是我們的軍政當局呀……」
秋蓬低聲說:
卡爾.德尼摩拉起她的手來吻一吻,說:
「我就是這樣一個人。這種情形再也不能繼續了,我告訴你,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我想,頂好一了百了。」
第二件事就是麥多斯先生患了花粉熱。這是他起初的說法。後來,他又含含糊糊的承認:也許只是著涼了。他不住的打噴嚏,流眼淚,麥多斯先生那個大綢手絹兒一掏出來,附近的空氣裡隱隱約約有股生蔥臭味,可是誰也沒有注意到這件事。事實上,是上面的濃烈香水,把那種刺鼻的臭味蓋住了。
她由花園裡遶過去,找到白蒂.斯普若。她問她要她從倫敦帶件什麼禮物來。
「並不是那個問題和-圖-書。我告訴你罷,是因為我是德國人。在我的心裡……在我的感情上,德國仍然是我的國家。有時候,我在報上看到德國城市讓你們炸了,德國的軍人奄奄一息了,德國的飛機讓你們擊落了。這時候,我想,那些死的人都是我的同胞,我就很難過。有時候,那位性情暴躁的少校唸報上的消息。聽到他說『德國豬玀』的時候,我就不禁怒火上升,我簡直受不了。」他鎮定的接著說,「因此,我覺得,也許還是一了百了的好。是的,一了百了。」
那年輕人說:
那個確實是最愛國的女人所說的話,唐密夫婦一向認為是最上等的犧牲。
「哦!」秋蓬說,「這是很值得努力的工作。任何減輕痛苦的方法都是值得研究的。只要是有建設性的,而不是破壞性的工作,都是值得努力的。自然啦,我們提起敵方的時候,是免不了要用難聽字眼兒的。在德國,他們提起我們,也是一樣。他們那兒有許許多多像布hetubook.com.com列其雷少校那樣的人。他們罵起我們來,口吐沫子。我本人就恨德國人。我一提起德國人,心裡便引起一陣陣的噁心。不過,我想起一個個德國老百姓的時候,我的感覺就不同了。譬如:終日盼望兒子消息的母親,離家赴前線的壯士,收穫的農人,小店的老闆,以及我所認得的一些和藹的德國人。我知道,他們也不過是一些普通的人,我們感覺到的都是相同的。這才是真正的。其他的只不過是戴在臉上的假面具。那是戰爭的一部分,也許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是,那是瞬息即逝的。」
早餐以後,她回到樓上的臥室,打開那個漆匣子,把那封信收起來。她在信的摺縫中灑了一星星不易注意到的米粉,然後,再蓋上匣子,緊緊的按一按。
「但願他們能拘禁我。那樣還好忍受些。」
「是的,樣樣事都有問題。」他的聲音啞啞的,顯得很不自然,「你們貴國有『非驢非馬』這種說法,是不是?」https://m.hetubook.com.com
他的神情變得稍微快活些。
秋蓬本來打算由花園盡頭的小路回到前面的汽車道。她走去的時候,意外碰到卡爾.德尼摩。他正握緊拳頭,在牆邊上靠著。秋蓬走過來的時候,他轉過臉來。他的面孔平常是冷冷的,如今因為感情激動,直抽搐。
「是的,也許是的。但是,你現在所擔任的是有用的工作——這或許是我聽人家說的。不僅對英國有好處,對全人類都有好處。你在研究消除毒氣的問題,是不是?」
最後,敵不過不斷的噴嚏和流鼻涕,麥多斯先生只好上床去休息。
「啊,是的。已經慢慢有些成果了。我現在研究出一種方法,非常簡單。這種消毒劑很容易製,但是,應用的方式很複雜。」
秋蓬點點頭。
「我要感謝你,你所說的話是對我有益的,也是有道理的。我一定要更忍耐些。」
秋蓬笑了笑,便繼續往樓下走。
「胡說,」她堅定的說,「你當然會不高興,任何人都會的。但是,你必須忍耐。」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