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諜海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諜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三章 二

第十三章

東尼很知趣的走出小屋,好讓她更衣。秋蓬脫去自己的衣服,換上了一套護士裝。這套衣服並不太難看,只是肩膀稍許有點緊。深藍色的沒邊的帽子戴上以後便完成了最後的一步化裝程序。不過,她不肯穿那雙結實的方頭皮鞋。
「什麼話?誰會想到已經換過替身?難道遠近數英哩之內的人都知道打下來兩個傘兵嗎?」
「畢賜福太太,你懂德文嗎?」
那女警將兩片橡皮粘在秋蓬嘴裡,兩頰下面一面一片,然後小心的按一按。
「他絕對沒事。」那年輕人非常認真的說。
「我很明白你的心情。」
秋蓬輕輕的拍拍他的胳膊。
「但是,這是絕對必要的。我們必須了解敵人究竟在什麼地方,用什麼方式,開始進攻。你說是不是?」
「化裝的手法太高明了。」秋蓬小心的摸摸鼻子,讚嘆的說。
「只懂得住旅館時應用的那一套,我得態度堅定,只說英語,就說這是上級的命令。」
「就是那個,」東尼說,「當然,路標已經移走了。不過這地方是個相當大的地方,由十字架的地方向正東方走,一定會找到的。」
「午餐前散散步,是有益健康的。」她說,「等我到那裡,希望賓尼恩大夫會留我吃午餐。」
秋蓬懷疑的踢踢右手的輪胎。
「只是一個傘兵,」馬斯頓接著說,「幸虧hetubook.com.com這裡的民防義勇軍很棒。他們發現敵機降落,把她捉去了。」
秋蓬伸出手來,把那女警手中拿的鏡子拿過去。她急切的看了看自己的面孔,便忍不住驚奇的叫了一聲。
「事實上就是說,」秋蓬說,「是個相當像我的女人。」
「這個……他媽的!我應該怎麼說呢?——因為你是德波拉的母親。我將來對德波拉怎麼說?我的意思是說——假若你……假若你……」
「我覺得你真了不起,」那青年熱烈的說,「的確了不起!」
「畢賜福沒事。」他匆匆的說,「我們昨天找到他的下落,他讓人囚禁起來,是敵人捉到他的,為了某種原因,他還得待在那兒暫時不動。有一條小船要在某處到達。我們急於要捉到那條船。畢賜福現在必須躲起來,就是為此。非到最後關頭,我們是不能洩露的。」
「至少五英里。」
東尼笑了笑。
「畢賜福太太呀!每一天都有人傳說看到傘兵。有時候是一個,有時候是兩個,有時候多到一百個!」
進了小破屋,秋蓬便坐在一個貨箱上,讓那女警替她化裝。那女警用她的專門技巧替她化裝過後,便退後幾步看看,很贊成的點點頭,然後說:
「畢賜福太太,你真是個好人。你很有勇氣。」
「孩子不要擔m.hetubook•com•com憂。我這樣很痛快,信不信由你。」
秋蓬冷冷的,目不轉睛的望著他。
秋蓬抬頭一看,在附近山頂上,有一個石頭十字架。
「孩子,我很明白你確實的感覺是怎麼樣。你和德波拉,以及一般的年輕人以為你們應該去冒險,而中年人應該加以保護。這完全是胡說八道!因為,我認為:如果敵人要想除掉什麼人的話,我想還是讓他們除掉中年人好些,因為這些人已經活了大半輩子,無所謂了。總而言之,你不要再把我當一個神聖不可侵犯的人物看待,不要以為我是德波拉的母親,而不讓我去冒險。究竟有什麼危險,棘手的工作,要我去辦?你只要對我說就好了。」
「假若我有個三長兩短,是嗎?」秋蓬問,「照我個人的意思來說:我要是你呀,我就對她一字不提。記得有人說過這樣的話:愈描愈黑。這話很對。」
秋蓬的眉毛已經讓她修成一個迥然不同的形狀,整個的面部表情就改變了。有一條小小的橡皮膏由耳朵上面貼著,因為有髮鬈蓋住,所以看不見。這橡皮膏把她皮膚繃緊,而更改了它的外形。鼻子上貼了一塊假鼻子,完全改變了形狀,側面看起來,有一種意想不到的鉤狀輪廓。這巧妙的化裝使她顯得老了好幾歲。連嘴角下面都有很深的皺紋。整個的臉和*圖*書帶給人的印象,與其說是蠢相,不如說是沾沾自喜的樣子。
「這樣做是很冒險的。」馬斯頓說。
「你要我到那裡去?做些什麼?」秋蓬忍不住,再問一句。
他急切的望望她。
她對秋蓬望了望,然後表示贊成的點點頭。
她點點頭,跳上車子。
「如果要我步行五英里的話,我得穿自己的鞋。」她的態度很堅決。
「這個……」那年輕人猶豫不決的說,「這就是我要向你解釋的。我奉上級的命令,要向你提出一個要求。但是……但是坦白說,我並不想這麼做。你知道嗎……」
「其實並不太難受。」她不得不這樣承認。
秋蓬笑笑說:「我幹就是了。那麼,你要我到那裡去?做些什麼呢?」
「實在很好!」東尼說。
「好了。我想這樣化裝非常好。先生,你覺得怎樣?」
「那兩個到警察局報告的義勇軍讓警察局長留在局裡了,因為怕他們會向朋友們誇耀他們多聰明。」
「別恭維了,」秋蓬說,「我已經自吹自擂得夠了,你不必再幫腔了。你究竟有什麼了不起的好計劃呀?」
在矮樹叢中有一個小破屋,門口站著一個樣子很能幹的女警察。
「還有呢?」
車站外面,有一輛汽車在等著。開車的是一個相貌很好的年輕人。他抬手摸摸帽簷,向秋蓬招呼,但是,這個動作似乎不大自然。hetubook.com.com
「你明白,是不是?」
「不幸的很,我得到的指示也很有限。在那女人的口袋裡有一張紙,上面有這樣的德文字樣:聖阿沙弗路,十四號。石頭十字架的正東方。賓尼恩大夫。」
「太太,我們沒有多少路。」
她們兩個人都認為這是很合理的,尤其是因為秋蓬自己的鞋子是結實的生皮製品,並且和那套制服很配合。
「唐密當然會沒事的,」秋蓬不耐煩的說,「你不必那樣和我談話,我又不是一個兩歲的孩子。我們兩個人都將要冒點險呢。那是什麼東西?」
「另外也許有人看見飛機擊落,也許聽到這個消息罷?」
「唔,這個女人並不是護士,而且也不是男人扮的。她是一個中等身材的中年女人,褐色的頭髮,體格纖細。」
東尼指指那一堆弄皺了的東西。
「噯呀!」秋蓬的眼睛一亮。
亞魯站是一個鄉下的小站。鄉村離火車道還有一段距離。
她很感興趣的望望手提袋裡裝的都是些什麼東西:原來是粉,並沒有唇膏。另外還有一些英國錢幣,共計兩鎊十四先令六便士,一塊手帕,還有一張身分證,上面的名字是弗蕊達.艾爾登,住址是雪菲德城,曼徹斯特路,四號。
「有多遠?」
「那個,」他說,「是殘餘的一部分降落傘。」
「啊,是的,」秋蓬在注視著樹旁邊一堆一半掩蓋著的和*圖*書奇怪的東西。
「你為什麼不想這樣做?」
「你得小心。」那女警警告她。同時,她又取出兩片彈性橡皮,「要把這個貼到嘴裡,你想可以受得住嗎?」
然後,她和藹的向他笑笑。
「是的,是個女的。一個扮作護士的女人。」
「我覺得你真了不起!」
「這輪胎不是有點兒癟嗎?」
「恐怕受不了也得受了。」秋蓬愁眉苦臉的這樣說。
「也許是真的呢。」秋蓬說,「那麼,帶我到那兒去罷。」
秋蓬調換了她自己的粉和唇膏,便站起來,準備出發。
東尼說:「我們這裡就有一套化裝用具,還有一個擅長化裝術的女警。跟我來。」
東尼.馬斯頓又說:
「你真是一針見血。」東尼說。
「我覺得很遺憾,怎麼不是個修女呢?」秋蓬說,「近來有許多有趣的傳說,說是有的修女在公共汽車上付車錢的時候,伸出手來,胳膊上都是男人的汗毛。」
「其餘的就全靠你了。」
「是個女的嗎?」
東尼.馬斯頓把頭轉到一邊,用粗嘎的聲音說:
「讓你做這種工作,我真該死。」
他們並不是開往村子,而是開往草原。在一座小山上繞過以後,他們彎到一條旁邊的道路,這條路很陡,下面是一個裂口。一個人由小樹林中走出來迎接他們。車子停了下來,秋蓬下車和東尼.馬斯頓打招呼。
秋蓬做了一個小小的鬼臉。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