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不速之客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查理斯.奧斯本
不速之客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很明顯他認為鄉村醫生配不上他漂亮的堂妹。所以他對我們見面缺乏熱情。」肯尼.格拉漢姆正說著。
「芭芭拉,我只想——」但是她已經走了,格拉漢姆醫生發出一聲近似呻|吟的深深歎息。海斯汀心想最好還是趕快回到房子裡,免得被他們倆看見。
「你好像一點兒都不吃驚。」
白羅靠近雷諾,把先前找到的鑰匙遞給他,並且敏銳地觀察著他。「您以前見過這把鑰匙嗎,雷諾先生?」他問。雷諾拿過鑰匙在手上轉了轉,一副迷惑不解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克勞德爵士保險櫃的鑰匙,」他評論說,「但我從阿莫里先生那兒得知,克勞德爵士的鑰匙好好地在他自己的鑰匙鏈上。」他把鑰匙還給白羅。
「那您對他的工作很了解嘍?」
海斯汀像是受到了侮辱。「好了。那你是怎麼想的?」他用受傷害的語調問白羅。
「哦,我知道理查是個老頑固,像他兩倍年紀的人一樣行事。」是芭芭拉的聲音在回答,「但我認為你不該受他的影響,肯尼。我可不在意他的想法。」
秘書胸有成竹的離開了房間。海斯汀靠近白羅,非常激動地說:「就是這樣,白羅!卡瑞里和義大利女僕勾結在一起。他們都在為某個外國政府工作。是不是?」
雷諾坐了下來,誠摯地注視www.hetubook•com•com著白羅。「阿莫里先生剛才告訴我有關克勞德爵士的消息,我是指他的死因。這真是最離奇的事情,先生。」
儘管有點不情願,海斯汀還是出了門。外面的天氣很暖和,陽光明媚,他想不妨利用這個機會探察一下阿莫里家的花園。他漫步穿過草坪,向籬笆走去。籬笆後面是一個看起來非常吸引人的私人花園。
雷諾從口袋裡掏出一封信。「看看這個吧。」說著,他站了起來,走到白羅面前,把信遞給他。「我的一項工作是拆閱克勞德爵士所有的信件並進行分類。這封是兩天前到的。」
「我想知道,」愛德華.雷諾說,「塞爾瑪.戈茨是什麼人?」
「哦,沒錯,我猜這正是你會說的,我的朋友。」
「沒錯。」
這時露西婭.阿莫里拿著手提包走了進來,他就停住不說了。「聽說您想見我,白羅先生?是真的嗎?」她問。
「芭芭拉!」
「白羅?你不覺得是這樣嗎?我認為一定是卡瑞里和女僕狼狽為奸。」
「哦,是嗎?」芭芭拉聽起來覺得無聊。
雷諾湊近偵探,急切的說:「阿莫里夫人的義大利女僕。從義大利帶來的,一個非常可愛的姑娘,叫維多利亞.穆澤歐。她有可能是塞爾瑪.戈茨的女兒和-圖-書嗎?」
「親愛的,我不是在指控理查。但你必須同意有什麼事不對勁兒。理查看起來不想讓員警來調查他父親的死。這應該是他害怕有什麼事會揭露出來。當然,他沒辦法阻止員警來。但因為我發動了官方的調查,他非常明顯地對我表現出暴怒。畢竟,我只是履行了一個醫生應盡的職責。我怎麼可能簽發死亡證明說克勞德爵士是死於心臟病突發?看在老天的份上,幾周前我最後一次給他做例行檢查的時候,他的心臟可一點兒毛病都沒有。」
「芭芭拉,親愛的,我不得不問你些事兒。我保證你對我說的任何話都不會傳出去。如果必要,我會保護你的。但告訴我,你知道什麼事情——任何事情——和你叔叔的死有關嗎?比如,你有理由懷疑理查因為他的財務危機而想要殺死他父親以便能夠掌管遺產嗎?」
「您知道什麼事情有助於解決這個不幸事件嗎?」白羅問。
「我不能確定,」白羅嘟囔著,「信上說『塞爾瑪.戈茨一夥』。塞爾瑪.戈茨有個女兒,是個漂亮的女孩。她母親死後她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他把信放進了口袋。
「她已經死了,」白羅說,「去年十一月死在熱那亞。」海斯汀正困惑地對著信搖頭,白羅就從他手上把信取了回來。
正當海斯和*圖*書汀沿著籬笆散步的時候,他察覺到近旁有說話的聲音。等走近了,他認出是芭芭拉.阿莫里和格拉漢姆醫生。兩個人在籬笆的另一邊,看起來正在促膝談心。海斯汀停下來聽他們談話,希望能夠偷聽到有關克勞德爵士的死因或者方程式丟失的事情,說不準對白羅會有說明。
「當然。我很難相信這種事。」
白羅陷入深思,沒有理會他的同事。
雷諾毫不畏懼地看著偵探。「如果您認為是我扔了,那可錯了。」他聲明道。
白羅接過信件大聲讀了起來:「『您在懷裡養了條毒蛇。』懷裡?」白羅有些疑惑,轉向海斯汀又繼續讀:「『小心塞爾瑪.戈茨一夥。您的機密洩漏了。當心!』署名是『看守』。嗯,真別致,很有戲劇性。海斯汀,你會喜歡這個的。」白羅評論著,把信遞給他的朋友。
「肯尼,我不想再聽下去。我要進屋去了。你自己可以穿過花園出去,是吧?再會。」
露西婭走到椅子跟前坐下,白羅轉過來對海斯汀說:「我的朋友,窗戶外的花園非常好。」白羅抓著海斯汀的胳膊輕輕地把他推向法式落地窗。海斯汀有些不太願意離開,但是白羅溫和而肯定地堅持道:「走吧,我的朋友,去欣賞大自然的美麗。永遠不要錯過可以欣賞大自然美麗的機會。」
「哦,https://www.hetubook.com.com我想我是有點吃驚。畢竟,並不是每天都會碰到家庭成員被毒死的事情,是吧?但我必須承認對他的死我並沒有特別不安。實際上,我覺得高興。」
「好啦,不要假裝你很驚訝,肯尼。你無數次地聽我說過卑鄙的老頭什麼的。他並不真正關心我們中的任何一個,他只對他那發黴的老古董實驗感興趣。他對理查的態度非常惡劣,而且理查從義大利把露西婭娶回來的時候,他也沒有表示特別的歡迎。露西婭是個可人兒,和理查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
「也許您是對的。」雷諾贊同的說,「我馬上去告訴阿莫里夫人。」
目送阿莫里小姐離開以後,白羅把注意力轉向愛德華.雷諾。「現在,雷諾先生,」他一邊說著,一邊打手勢示意秘書坐到椅子上,「讓我來聽聽你要告訴我什麼。」
雷諾向後退了一步,尖聲問道:「曾經?」
「這讓您很震驚吧?」白羅問。
「好了,我也不會在意的。」格拉漢姆醫生說,「但你瞧,芭芭拉,我請你來見我是想跟你私下裡談談,不想被你家人看到或聽到。首先,我得告訴你,我們確定昨天晚上你叔叔是被毒死的。」
「沒錯,這就是克勞德爵士書房裡的保險櫃的鑰匙,不過它是複製的。」白羅告訴他,又用強調的語氣慢條斯理地加了一句,「這和*圖*書把複製鑰匙就扔在您昨天晚上坐過的椅子旁邊。」
「什麼?您想說什麼,先生?」白羅催促般的問他。
「對。我接受過不少科學方面的訓練,而且偶爾還幫他做實驗。」
他輕快地走到沙發那兒坐下,摩拳擦掌。「現在,我們開始吧,雷諾先生。您曾經是克勞德爵士的機要秘書,對吧?」
「嗯,有點意思。」白羅聽起來印象深刻。
「會不會是——」雷諾頓住了。
白羅仔細地打量了他一會兒,然後像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我相信您。」
白羅站了起來。「不,不,等一下。我們不要打草驚蛇。讓我先跟阿莫里夫人談談。她應該可以告訴我這個姑娘的一些事情。」
「我去把她叫來。」雷諾轉身要走。
「有幾個問題需要回答,親愛的海斯汀。兩個月前阿莫里夫人的項鍊為什麼會被盜?她為什麼拒絕報警?為什麼——」
白羅靠到沙發上,兩手架起來,說道:「我想我可以滿足您的好奇心,先生。塞爾瑪.戈茨是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國際間諜,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她為義大利、法國和俄國工作過。沒錯,她曾經是個非凡的女人,這個塞爾瑪.戈茨。」
「那這封信一定是惡作劇。」雷諾喊道。
「我不想再談下去,肯尼。我以為你讓我出來是要跟我說些甜言蜜語,沒想到你竟然指控我堂兄謀殺。」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