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不速之客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查理斯.奧斯本
不速之客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我承認,白羅給人的第一印象確實有點古怪。」海斯汀贊同地說,「而且他也有各種各樣的缺點,比如他對一切事物都要苛求極端的整潔。如果他看到哪個裝飾品放歪了,或者粘了一星半點的灰塵,或者看到哪個人的服飾有一點點不整潔,對他來說都是莫大的煎熬。」
「我?好吧,給你舉個例子吧,我相信你一定希望我繼續維持這樣一個荒謬的說法:克勞德叔叔的死真是件可悲的事!」
「你們倆真是顯現了絕妙的反差。」芭芭拉笑著說。
「我想那確實有理論上的可能性。」海斯汀謹慎地低語道。
芭芭拉.阿莫里嘲弄似地注視著他。「知道嗎,你激發了我對你的興趣,」她說,「你這輩子都去過哪兒呀?」
「你們的男管家?我的天!可為什麼呢?」
「難道這不是件可悲的事嗎?」海斯汀聽上去非常震驚。
「我真是弄不懂你。」海斯汀頗為惱怒地說。
「你就像個鬼鬼祟祟的老乞兒,不是嗎?」傑普在白羅的肩頭拍了拍,評論道,「我說,剛才我進來時看見你正在和阿莫里太太談話,她可真是個漂亮的女人。我猜她是理查.阿莫里的太太吧?我敢打賭你一定正自得其樂呢,你這條老獵犬!」
「那當然,我會陪著你的。」白羅說道,加入了他的行列。
「哦,我不是覺得可怕。」芭芭拉糾正道,「實際上,我覺得那真是酷斃了!我覺得說一些加油添醋的話對我來說真是太有誘惑力了,我真想製造聳人聽聞的效果!我就喜歡聳人聽聞,你呢?」
「哦!」芭芭拉沉默了一小會兒,然後轉變了態度。她走到海斯汀身後,開始用誇張的語調背誦起來:「『男孩站在燃燒的甲板上,——』」
「好吧,隨你的便。」傑普聽起來有些疑惑。他和白羅一起離開了房間,身後跟著年輕的警士。才過了一會兒,芭芭拉.阿莫里穿過法式落地窗,從花園裡走進了書房。她穿著粉絲的上衣和淺和*圖*書色的休閒褲。「哎呀,你在這兒呀,我的小羊羔。我說,是哪陣風把剛才那個人吹到咱們家來了?」她徑直走向長沙發坐了下來,問海斯汀,「他是個員警吧?」
「我剛想到的一些事。我們到花園裡去談吧,我討厭待在這兒。」她向法式落地窗走去。
「哦,我!」芭芭拉有些捉摸不定地微笑著,站起來從他身邊走開,「真奇怪——」她喃喃地自語道。
十五分鐘後,傑普警巡與他的隨同詹森——一位年輕的警士——已經完成了對書房現場的初步勘查。傑普是個直率熱心、體格強壯、面色紅潤的中年男子。他又同白羅和海斯汀聚在了一起,這又掀起了他的回憶。
「知道嗎,白羅總是有他自己的一套偵察方法,」海斯汀繼續道,「秩序和方法是他的上帝。他對足跡和煙灰之類切實的證物從來不屑一顧,明白嗎?他的主張是隨它們去,因為這些都不可能說明一個偵探解決問題。他總說,真正的工作應該在腦子裡進行。然後他會拍拍他的蛋型腦袋,得意洋洋地說:『小小的灰色腦細胞——始終要記住小小的灰色腦細胞,mon ami。』」
「我不能離開這個房間。」
「你為什麼要弄懂我呢?你真是個令人愉快的人。」芭芭拉說著,她的手臂從海斯汀身上滑過,「接受我的勾引吧。知道嗎,我覺得你真是可愛。」
「才不是呢,」芭芭拉固執己見,「我為你發狂了,你面臨的是一場戰爭!」
「你覺得,他會來問我問題嗎?」
「儘管如此,我還是不知道是誰偷了方程式,」芭芭拉繼續道,「每個人都說是那義大利人,但我自己懷疑的是特德韋爾。」
「是的,」海斯汀挨著芭芭拉坐到了長椅上,告訴她說:「這是蘇格蘭場的傑普警巡。他現hetubook.com.com在去見你的堂兄了,要問他一些問題。」
「知道嗎,」芭芭拉評論道,「你已經和這個房間牽扯不清了。還記得昨天晚上嗎?我們一家都在這裡,全都被那方程式失蹤的事兒擊潰了。而這時,你大踏步地走了進來,以最絕妙的出場,用你一貫禮貌的語氣喊道:『多好的房子啊,阿莫里先生。』知道你們倆這樣走進來有多麼可笑嗎?你的身邊是那個非凡的小矮子,高不過五英呎四英吋,但是不乏威嚴;而你呢,則是如此令人驚愕地彬彬有禮!」
「『差一點就要逃向不知何方。』怎麼樣,我的小羊羔?」
白羅向他的朋友投去意味深長的一瞥。「也許海斯汀更喜歡留在這兒。」他說。
「為什麼?」
「哦,可是我喜歡,」芭芭拉趕緊解釋道,「我想你是個小羊羔,一個地地道道的小羊羔。」
「這都很對啊,」海斯汀有些不解地說,「你不覺得嗎?」
她把他拖到了法式落地窗前,這一回海斯汀終於向她手臂妥協了。「你真是個非常特別的人,」他告訴她,「你跟我所見過的所有姑娘都不一樣。」
「呃,」芭芭拉繼續道,「我敢肯定你一定信仰所有那些乏味的老觀念,就像什麼要舉止得體呀,不能撒謊除非有善意的理由呀,還有,要積極地面對任何事情什麼的。」
「可這就是幢很好的房子。」海斯汀堅持道,聽上去是被激怒了。
芭芭拉緩緩地說:「你向白羅先生保證過不離開這個房間。可這是為什麼呢?」
「那你剛才說我老派究竟是什麼意思?」
「因為他從來都不走近書www•hetubook•com•com房!」
「是啊,」傑普告訴他的警士,「白羅先生跟我可是老交情了。你常聽我說起他吧?我們第一次合作時,他還是比利時警方的一員呢。那是阿伯克龍比偽造案,是吧,白羅?我們追他追到了布魯塞爾。嗨,那些日子多美好啊。對了,你還記得阿爾塔拉『男爵』嗎?你那個漂亮的流氓!他巧妙地逃脫了歐洲半數員警的抓捕,可我們還是在安特衛普把他給逮住了——多虧這位白羅先生。
「我就是這麼希望的。」海斯汀喊道。
「呃,我在南美洲待了有些年頭了。」
海斯汀很困惑地說:「可是——」
「哦,我覺得他也是個小乖乖,」芭芭拉說,「可他還不如你那麼可人疼,說什麼『多好的房子啊』!」
海斯汀此時看起來像是被冒犯了,「我很抱歉。」他生硬地說。
「我覺得不會,不過即使他要問你,」海斯汀向她保證,「那也沒什麼可怕的。」
「在某些方面我還是很正統的,」芭芭拉自我評論道,「我接受的教育告訴我要懷疑最不可能的人,這在所有最傑出的謀殺案件裡無一例外。而特德韋爾確實就是最不可能的人。」
海斯汀看上去有些尷尬:「我,我真的不知道。不不,我想我不喜歡聳人聽聞。」
「哦,你何必總是假裝呢,」芭芭拉繼續說,「如果我能完全了解你的話,我會發現你一點都不出我所料。而我想說的是,一個人為什麼要把本來就不長的生命浪費在謊言和偽裝上呢?克勞德叔叔待我們並不好。我敢肯定我們所有人都對他的死感到高興,千真萬確,這才是我們的心聲。沒錯,即使是卡洛琳姑姑也一樣,可憐的人啊,她忍受那老傢伙的日子比我們任何人都長多了m.hetubook.com.com!」
「恐怕我可得待在這兒。」海斯汀告訴她。
芭芭拉忽然冷靜下來,她再次開口時聲調已經變得相當柔和:「知道嗎,我一直在思考。客觀地說,卡洛琳姑姑是有可能給克勞德叔叔下毒的。昨天晚上他的心臟衰竭可真是蹊蹺得很,我根本不相信那真是什麼心力衰竭。想想吧,那麼多年來卡洛琳姑姑一直壓制著她自己的感情,說不定這長期的積怨隨時都會猛然爆發。」
「我知道了!」芭芭拉喊道,手舞足蹈外帶擠眉弄眼。「那些開闊而空曠的地方!那就是你為什麼會老派得這麼可愛吧?」
「是的,這讓一個姑娘看到了希望。」
海斯汀領會了他明確的暗示,答道:「是啊,是啊,我就待在這兒吧。」
海斯汀很窘迫地開口道:「我可不希望你真的——」芭芭拉打斷了他。「你難道不喜歡聽真話嗎?」她問,「我早知道你會是這個樣子。你一定希望我渾身上下都穿著黑衣服而不是這一身,而且還要文文靜靜地說:『可憐的克勞德叔叔啊,他對我們多好!』」
「你不明白,」海斯汀從她那兒把手抽了回來,表白道,「我向白羅保證過的。」
警巡先生發出一陣粗鄙的笑聲,接著便坐到了咖啡桌旁的扶手椅上。「無論如何,」他繼續道,「這是最對你胃口的案子,可以取悅你迂迴曲折的大腦!說真的,我現在對下毒案非常厭惡。沒什麼好的證據,你只能去調查那些人究竟吃了什麼、喝了什麼,有些誰碰過這些吃的喝的,甚至於——有誰在這些吃的喝的上哈過氣!我得承認,格拉漢姆醫生已經對本案有了非常明確的結論,他說那毒品肯定是放在了咖啡裡。按他所說的,毒藥的劑量之大幾乎是剛服下去就發作了。當然啦,得拿到分析報告我們才能最終。但是現在這點資訊已經足夠我們繼續調查了。」
「我想海斯汀上尉肯定也一塊兒來吧?」傑普笑著說,「你們倆總是形影不離,是不是,白羅?」
和-圖-書你在逗我吧。」
「我的老臉蛋?」白羅不解地問,英國俚語總是讓他滿頭霧水。
「我的天啊!」芭芭拉驚呼著站了起來,一屁股坐到了咖啡桌上,「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最妙不可言的一件事!你不知道他是個多麼吝嗇的老頭子,你不知道他是怎麼折磨我們所有人的!」她終於還是被她的理智征服了,沒再說下去。
傑普站起身來,「好啦,在這個房間裡的調查就到此為止吧,」他宣佈,「我想我最好先去跟理查.阿莫里先生談談。然後我要見見卡瑞里醫生,我感覺他像是我的哪位老熟人。不過我們最好還是保持一個開放的頭腦,別把自己的思維框死,是啊,別把思維框死。」他走到了門口,「你來嗎,白羅?」
「我很高興聽到你這麼講,這是個好兆頭。」芭芭拉說,這時他們倆面對面站著的情景已經映在了窗外。
「也許,得除了你之外。」海斯汀笑著提示道。
「就個人而言,我並不同意你的說法。」芭芭拉說著,拉起他的手往已經打開的法式落地窗那兒拽,「可不管怎麼說,你也在這兒待得夠久了呀。來吧。」
白羅微笑道:「我的好傑普啊,你真是了解我的癖好!」
「什麼真奇怪?」海斯汀也站了起來,問道。
「我是說你的臉,老夥計。」傑普咧嘴笑道,「好啦,這次我們還是一起幹怎麼樣?」
「我不能告訴你。」
「好兆頭?」
傑普的目光從詹森移向了白羅。「後來我們又在這個國家重逢了,不是嗎,白羅?」他大聲說著,「當然啦,你那時候已經退休了。你解開了斯泰爾斯莊園神秘案件的謎團,記得嗎?至於我們倆最近的一次合作,那還是在兩年前呢,對吧?那是一個關於在倫敦的義大利貴族的事件。真好啊,能夠再次見到你真是太棒了,白羅!幾分鐘前突然看到你滑稽的老臉蛋兒,可真是讓我大吃一驚!」
「你說什麼?」
海斯汀的臉上羞紅一片,芭芭拉無憂無慮地笑著,把他拉進了花園。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