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不速之客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查理斯.奧斯本
不速之客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作為英國人,」白羅邊說邊往外踱,「你們一定不會當著我的面擁抱的吧,我猜?」
(全書完)
露西婭和理查對望著,一同步入了花園,理查的手臂緊摟著妻子的雙肩。隨著他們走到了窗前,白羅在他們身後喊道:「祝福你們,mes enfants!哦,對了,如果你們遇到芭芭拉小姐,請讓她把海斯汀上尉還給我,我們得趕快返回倫敦了!」回到房間裡,他的目光落在了壁爐上。
露西婭向她的丈夫靠近了一步,「理查——」她輕聲地開口道。
他們倆都極度緊張不安地望著對方。這時露西婭忽然發現了一旁的白羅,忙走向他,伸出了雙手。「白羅先生!我該怎麼謝您才好呢?」
「我想是的,」白羅眨著眼回答道。「要相信你的老白羅!」他把露西婭引到房間正中桌旁的扶手椅坐下,隨後拾起咖啡桌上的所有紙撚,徑直走向理查並把紙撚都遞給了他。「先生,」他宣告著和圖書,「我很榮幸地將克勞德爵士的方程式交還給您!它們可以被拼合得很好——用你們的話怎麼說來著?——完好如初!」
「謝謝你,理查。」露西婭輕快地說。她來到壁爐旁,拿起壁爐架上的火柴盒,取出一根火柴點燃了紙撚,然後把它們一片片地投入了壁爐。「這個世界上的苦難已經太多了。我不能容忍自己有絲毫猶豫。」
「這真是讓人震驚得無法形容!」芭芭拉驚呼,「居然是愛德華.雷諾,在那麼些人哩!誰會相信呢?發現這真相的人可真是聰明得可怕!是誰呢?」
「恐怕是的,小姐。」白羅道。
她意味深長地瞥了白羅一眼,然而白羅卻朝著警巡先生恭敬地彎了彎腰,低聲地說:「是傑普警巡破的案,小姐。」
「白羅,」理查.阿莫里說道,「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您挽救了我的性命和婚姻,我簡直無法表達我的感受——」
「上帝啊,方程式!」理查驚叫道。「我差點把它忘了!我簡直受不了再次看見它!看看它都把我們害成什麼樣兒了。它要了我父親的命,還幾乎要了我們所有人的命!」
「露西婭,」理查溫柔地低語著,m•hetubook•com.com挨近了她。
露西婭上前拉住了他。「白羅先生,我想我是不會忘記您的——永遠不會。」
「我不知道。你準備拿它怎麼辦呢?」
「我懷疑,我真的該永遠高興起來嗎?」
「說真的,我看你還不怎麼高興呢,我的孩子。」白羅評說道。
詹森警士架著雷諾走出了房門,與正要走進書房的阿莫里小姐擦肩而過。阿莫里小姐憂慮地望了望他們的背影,隨即匆匆地奔向白羅。「白羅先生,」她上氣不接下氣地問著,白羅正欠身向她施禮,「那是真的嗎?是雷諾先生殺害了我可憐的弟弟?」
露西婭輕呼了一聲,滿眼愛慕地望著理查。
他將海斯汀推向芭芭拉,把兩人一同趕向通往花園的法式窗戶。「哎,我的小乖乖,」芭芭拉用怪怪的聲調招呼著海斯汀,兩人一起走進了花園。
「太太,」白羅打斷了她,「恐怕克勞德爵士之所以會懷疑你要偷他的方程式,是因為幾週前他收到了一封內容涉及你母親的匿名信。至於寄信的匿名人,無疑應該是卡瑞里的一位老同事,而那種人墮落起來往往是一個接一個的。可是,你知道嗎,我的孩子,你的丈夫曾試和圖書圖向傑普警巡自白——承認他是殺害克勞德爵士的兇手——只為了救你!」
白羅移到海斯汀身旁,伸出手臂摟住了他的老朋友。「小姐,」他告訴芭芭拉說:「真正的榮譽應該歸於海斯汀,是他超凡脫俗的精闢評說把我引上了正軌。把他領到花園去吧,他會給您講明白的!」
理查轉而凝望著她,「露西婭!」
白羅攙著她的雙手,向她宣告:「這麼一來,太太,你的麻煩就不存在了。」
「它們只是一文不值的塵埃,」露西婭歎道,「正如我的生命。」
「可是,難道真的是傑普警巡找出了殺害克勞德叔叔的兇手嗎?或者,……」芭芭拉移近了白羅,羞怯地問道:「是你嗎?赫丘勒.白羅先生?」
白羅有點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Oh,là,là!讓我們都去訂自己的棺材吧!」他以陰鬱嘲弄的口氣評論著。「不!我,喜歡的是高興,是快樂,是跳舞,是歌唱!看看你們,我的孩子們,」他把理查也納入了說話的對象,繼續講道:「現在,我要https://m•hetubook.com•com冒昧地請二位照我說的做。太太低頭垂目,想一想:『我欺騙了我的丈夫。』先生也低頭垂目,想一想:『我猜忌了我的妻子。』然後你們都再想一想,你們倆需要的究竟是什麼呢?是互相緊緊擁抱!不是嗎?」
「不必勉強自己了,我的朋友,」白羅答道,「我很高興能為您效勞!」
「而你,先生,」白羅繼續道,「請為你自己描繪一下如下的場景吧:不到半個小時之前,你妻子在我耳邊大喊,說是她殺了你父親——這全是因為她擔心極了,一心以為是你幹的。」
傑普微笑著預設了。「我回去會為你說話的,白羅先生。你是個人物,更是個紳士。」他點頭向他的小分隊示意撤離,自己則在迅速離去之前從海斯汀手中一把搶過了威士忌酒杯,臨了還給困頓的海斯汀留下一句:「我會好好保管物證的,如你所願,海斯汀上尉!」
「太太,」白羅道,「對於您能夠如此毅然決然地燒毀這上萬英鎊,就好像它們值不了幾便士似的,我欽佩之至!」
「殺人兇手是被抓到了,可我的麻煩,也真的都不存在了嗎?」露西婭急切地問道。
阿莫里小姐呆住了。「哦,天哪!」她喊https://www.hetubook.com.com道,「我真不敢相信!多麼惡毒啊!我們一直都拿他當家裡人的啊。想想那蜂蠟,還有所有我們為他做的那些事兒——」她猛一轉身想要走開,正巧理查走了進來,理查為他的姑姑扶住了門。老小姐剛衝出房門,她的侄女芭芭拉就緊接著從花園那面走了進來。
「啊!」他喊著來到壁爐旁,伸手把壁爐架上的紙撚瓶擺正了。「Voilà!一切又恢復了整潔!」隨即,白羅便心滿意足地向房門走去。
「它是你的了,」她的丈夫說著把紙撚都交給了她,「隨你怎麼處置這鬼東西吧。」
理查走向她,又停在半途。「你——」
理查.阿莫里正欲對白羅開口,大廳一側的門開了,露西婭走了進來。看到她的丈夫,露西婭有點不知所措地輕聲道:「理查——」
「我也不會忘記您,太太。」白羅邊說邊殷勤地吻了少婦的手。
露西婭起身來到他的身邊,輕輕的問他:「你會讓我來決定嗎?」
「你準備拿它怎麼辦呢,理查?」露西婭問道。
露西婭往房間裡挪了幾步。「我——」她欲言又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