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金色的陰影

作者:維多利亞.荷特
金色的陰影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部 珞萊 第二章

第五部 珞萊

第二章

「誰知道愛情是什麼?」我問道:「這是要花很大的功夫才能證實的。愛情絕不是一時的迷戀,這是要靠長期培養的,妳可以和德林慢慢培養它。」
「珞萊,妳太恭維我了。」
當棋下完後,克斐突然說:「珞萊,妳願意嫁給我嗎?」
德林要我對韓醫生說,大家最好忘掉這件事,因為這對誰來說都不是一件值得提的事,但韓醫生一直很自責,認為自己是幫兇,我和德林安慰他。
「妳只管對我實話實說,我知道自己很不會表達感情。」
「我喜歡這樣。」
我準備走了。我告訴德林,這裡沒有任何足以使我留戀的地方,他現在有妻有子,他有責任去消除明苔所有的疑慮。
「那麼茂德怎麼辦?你喜歡她,她也喜歡你呀!」
「我怎麼會討厭它?」
「我不覺得,」我說:「我們要去一個偉大的地方,有無窮的機會等著我們去把握。」
有一次他和克斐同時到,於是德林和明苔聊天,我和克斐坐在客廳裡下棋。
「妳已經決定走了,我只能跟妳去,因為我不能失去妳。」
我坐在她床邊,仔細聽她說什麼,只聽她說到德林,她和我,換言之,她全知道了,她還說到孩子在白蕾地草地上玩。這不正是我和德林說的話嗎?她說她死了,這樣會使德林快樂。
我極力說服她,她很快恢復了健康。孩子也長m.hetubook.com.com得很壯,她把孩子抱在懷裡,我知道她有支持自己活下去的勇氣。
他雖然嘴硬,但我知道我這句敲打動了他的心。
「這難道不能結婚嗎?」
「現在一切都很圓滿了,」我說:「妳得吃點東西,振作起來,否則妳兒子怎麼辦?」
她告訴我,她知道我和德林彼此相愛,因為她偷聽到我們的談話。
德林也常來,但兩人之間總有一種尷尬的氣氛。我心想,他是否知道她曾懷疑他要害他。
他說:「我決定去澳洲了。」
當陸地消失在地平線時,我相信我會找到愛的真諦……
「有一天他會對妳說,那時他早就忘記我是誰了。」
「但我愛妳勝過一切。」
「有的是醫生!」韓醫生說。
「我會找人來管理,那很簡單,我早已安排好了。」
「妳還是決定要走?」
葛太太費盡心機做的菜,引不起她半點食慾,這使葛太太大為傷心,茂德也帶一些她自製的蜂蜜和果醬來看明苔。她容光煥發的告訴我說,韓醫生已經向她求婚了。
我和德林是同類型的人,但現在跟在我身邊的是克斐,跟他的是明苔,我們會瞧不起他們,嘲笑他們,因為他們不像我們。
兩週過後,小孩仍然很虛弱,我照顧明苔,母性使她整個改變,她似乎更成熟美麗了。但她眼神中時時流露著悲哀和*圖*書的神情。
他也認清這點,他知道明苔曾懷疑他要殺她,這使他感到很慚愧,對她逐漸溫柔起來。我告訴他,他應該好好表現來報答她對他的真情。
「可能,」我熱心的說:「你不要自責太深,為茂德著想,難道你還要再使她傷心?」
我把手從桌上抽回來堅定的說:「不,克斐。」
「這當然是值得欽佩的優點,可是我卻很難跟你配合,我只能說我們差別太大,我不能嫁給你。」
「妳可以收養他。」
「我為何不能來個改變?」
「等別的醫生來了,這裡就用不著我了。」
一天晚上,我想到她的事而睡不看,於是起床去看她,只見房內窗戶洞開,冷風直灌進來,她穿著很薄的睡衣躺在那裡。
我告訴明苔這件事。
我看著他,但我並沒有真正在看他,浮現在我面前的是另一張臉,一張線條分明、殘酷卻又多情的臉,他使我甘心屈服;而克斐永遠也做不到的。我到現在還分析不透自己嫁給山貓的原因,是一種不由自主的情況。直到如今,我才終於明白,我渴慕的是德林,從我們相遇開始便注定該在一起。
「但魏家大廈怎麼辦?」
我走到床邊,只見被單全濕了,桌旁的水瓶是空的。
我們會心的笑了,他眼中的愛意使我感到溫暖,我知道我要去好好發掘他的那種愛、不刺|激、不激和-圖-書動,卻是持久的,那不是狂烈的激|情,經不起考驗的,而是建築在磐石上歷久而不衰的。
當我坐在那裡時,我想起了山貓的一雙瘦長的手,還有他手指上的戒指,我一直很珍惜那個戒指,因為它使我回憶起許多往事。
(全書完)
「不管什麼理由,」我堅定的回答。「生命就是得活下去。」
「這難道不應該嗎?」
我為德林感到驕傲,他儼然是個道地的鄉紳。露茜死了,死於意外,白蕾地也整修完工。
「我?等妳好了,我要回澳洲。」
我總算知道她這麼做的原因了。我感到很慚愧,她為了愛德林,竟然要犧牲自己。
「妳當然答應他了。」我說。
「珞萊,不會的。」
「妳可以去證實它。」
現在德林在英國,我已經跟他、明苔、小家禮和白蕾地說再見了,站在我身邊的是另一個男人。
我說:「你有一流的技術,明苔要不是你,很可能早死了,難道你要埋沒你的技術嗎?」
「哦,不,你不能因為我的緣故去受罪。」
「但德林愛妳,我聽他對妳說過,他從來沒有對我說過。」
「但還不夠喜歡到嫁給我?」
我站在布朗登星號甲板上,望著後退的英國海洋。我回澳https://m.hetubook.com.com洲了,我還記得第一次離開英國時,站在我身邊的是德林。
「你為什麼要去?」
「妳愛德林!」她說:「你們兩人氣味相投,你們都是堅強而富有冒險精神的人。」
但他們卻比我們偉大,他們敢愛敢恨,這是我們所缺乏的,明苔可以為德林而死,克斐可以放棄他的家園來追隨我。什麼是愛?我和德林瞭解愛的真諦嗎?
「我們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
「你?你不是討厭它嗎?」
我轉過身來看看他,覺得他和以前大不一樣。
「為了其它人呢?」她問。
「我希望妳肯嫁我。」他靜靜的說。
「我們會合不來,你的生活一向是安排得井井有條……」
「妳不久就看不到英國了,」克斐說:「妳會感到難過嗎?」
他深深地看我一眼說:「妳知道為什麼。」
「對不起。」他說。
「你絕不會做一些不合理的事,你把生活安排得很好。」
「我聽妳這麼說很高興,我很喜歡妳,我希望妳也許會喜歡我……一點點。」
我實在很擔心她,我猜她一定有心事。
「不,克斐,」我堅決的說:「我不能嫁你。」
克斐來跟我下棋。
我趕快把窗戶關上,走回她的床邊。
「但這裡需要你。」
魏克斐經常到梅色來,他會陪明苔聊天、談些過去的事,並且問她孩子的情形。我認為他要比德林更適合做明苔的丈夫,https://www.hetubook.com.com他們是同一類型的人,正如我和德林的氣質相近。
「不只一點點,但……」
「但你深愛這裡。」
我不敢看他,我感到很慚愧。
明苔在一週之內恢復不少,我很嚴肅的告訴她,我知道她要幹什麼,但自殺是弱者的行為。
而山貓是令人無可抗拒的神,用著他的旋律支使我們起舞,事實證明,我們是錯誤的結合。
「因為它不像……英國,是一個新的國家,它還是蠻荒未闢,那兒跟這裡是大不相同的。」
「這是誰幹的?」我責問道。我把她從床上扶起來,給她裹上一條圍巾,我把她塞進椅子裡,把床單拿起來,換上一條乾的,等我把她塞進床裡時,她還在發抖,她似乎有點發顫語。
我笑了,他問我為什麼不肯。
我下定決心要使她恢復健康,我要使她活下來,德林必須及時愛她,如果我不在,那麼他會和明苔過著快樂的日子,而德林也會為了達成他父親的願望而滿足。
她點點頭說:「他把一切事都跟我說了,我們決定收養翠絲。賀先生也同意了。」
「我認為你求婚的方式很怪,好像請我喝杯酒似的。」
孩子一天天茁壯,而明苔卻一天天消瘦。
我安慰她說,再過幾年我會回來,那時她還會再給小家禮添個妹妹或弟弟,她搖搖頭。
「不可能了。」
「想死還不容易,我必須死,這是唯一解決的方法。」
「我不該這麼說。」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