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婚姻的獎賞

作者:維琴尼亞.荷莉
婚姻的獎賞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我希望你能得到快樂,伊蓮。我認為你和愛德華王子會是完美的一對。終有一天,他會成為英國國王,而你將會是他的皇后。我知道你深愛著他,為什麼你不讓他知道你有多麼愛他?」
「噢,愛德華,你聽見他的話嗎?」她喊道。
蕾莎聽見腳步聲,轉頭瞧見是愛德華。顯然他也來為雷利查祈禱。不久後,教堂外傳來了騷動聲。蕾莎和愛德華都聽出是傑陽在和雷麗絲爭吵。「我是卡洛特伯爵夫人,而我堅持要去見他!」
傑陽低咒出聲。「你不會是希望我和麗絲過夜,以阻止她接近愛德華吧?」
伊蓮頰生紅暈,令愛德華更添憐愛之心。「今晚的你是如此地美麗,我的伊蓮。」
蕾莎抱著「喬可」,坐在火前。「你這個傻女孩,你為什麼讓『貝比』搞大了肚子呢?」蕾莎喃喃,撫弄著母狗的大肚子,不由得想到自己的情況。生與死——生命不過是生與死的循環!而雷利查的死也是循環中的一環了?除了漢利之外,每個和她有血緣關係的人都死了。突然間,她不由得為漢利感到憂慮。她很快在胸前畫了個十字,趕走這個不吉利的想法。我必須把生與死分開,不然「喬可」的小狗會死——我的孩子也是。
「我知道,你才是,殿下,」她迅速附加。「不是傑陽告訴我的,我在肯尼衛斯時聽到你們在一起。」
「我送你過去,在教堂門口等。」傑陽堅持。
愛德華派歐文召來神父。王子妃夫婦在壁爐前交換了誓言,彷彿它是禮壇一般。交換過誓言後,愛德華解下外套上的王室紋章,別在伊蓮的禮服上。「玫瑰代表我的心。」他嚴肅地立誓。
「噢,蕾莎,我無法忍受他們兩個是愛人!」
理察公爵徒勞無功地想要救回他的長子,沒有懷疑到麗絲身上。理察很清楚利查的暴躁脾氣事實上是繼承自王室,而非雷家!
「愛德華,我——我不覺得自己結婚了。」
歐文站在王子門外守衛,但他讓蕾莎進房間。她敲著內室的門,傑陽前來開門,皺起眉頭。蕾莎鼓起勇氣,越過他身邊,看見愛德華和雷麗絲正親暱地交談。
「不!」蕾莎立刻道。她不能讓伊蓮看到愛德華正在安慰雷麗絲,不然他們的關係將再也無法挽回。「應該要由愛德華來找你才對,伊蓮,他應該是主動追求的一方。因為他貴為皇太子,女人爭相拜倒在他的腳下,而你必須和她們不同。你是王子妃,如果你故作冷淡,他反而會愛上你。」
傑陽和麗絲離開房間,蕾莎背對著hetubook.com.com他們。
她迎上他的視線一晌,唇角抿起抹淡淡的笑意。「不,爵爺,我認為你對女人有更好的品味。」由他眼裡燃起的綠焰,她知道她的回答取悅了他。
「蕾莎,我對你表兄的死感到很遺憾。」她道,棕眸裡滿盛著同情的淚水。
「你當然可以在這裡過夜,親愛的。今晚你不該獨處,傑陽會為你安排房間。」
傑陽敲了伊蓮王子妃的門,侍女前去開門。「我可以和蕾莎談談嗎?」他柔聲問。
麗絲沒有反駁,樂於離開犯罪現場。基特現在是卡洛特伯爵了,國內位階最高的貴族。雖然她的計劃出了差錯,至少現在她成為卡洛特伯爵夫人,而那正是她當年同意嫁給十四歲的雷基特的主要原因。麗絲決定回到托布里基,但首先她打算先去溫莎堡拜訪。
麗絲挑釁、憤怒地瞪著傑陽。「別讓他用那種語氣對我說話,愛德華;他又不是我的監護人。」
「這就要看你了,王子殿下。」
伊蓮親自過來開門,彷彿一直在等著他。
蕾莎走到門邊,立刻看出她丈夫的臉色有異。「出了什麼事?」她憂慮地問。
基特的侍從和艾理察應聲而來。麗絲趁混亂中取走下藥的酒,淹滅證據。她隨即向理察公爵哭訴。「基特和他的父親起了激烈的爭吵,然後他突然捂著胸口倒下,似乎處於劇烈的痛苦中!噢,你知道雷家人的脾氣有多麼暴躁,他一定是氣急攻心,心臟一時無法承受!」
「告訴我,我的哥哥究竟是怎麼去世的?」他喝光酒。
神父和歐文離去了,將新房留給這對愛人。愛德華握著他新娘的手,無比溫柔地將她擁入懷中。伊蓮嬌怯地偎向他有力的身軀。愛德華深情地吻住她,帶著她走向四柱大床。今夜,他會熱情地愛她一整夜——他畢生摯愛的妻——
「親暱地。」他道,將她牢牢擁在懷中,吻上她醉人的紅唇。「伊蓮,今夜我要和你一起度過——該是我們的婚姻圓房的時候了。」
「不要稱我王子妃殿下——叫我伊蓮。」
「請進,愛德華。」她微微屏息地道。
「伊蓮——我不會問你為何對我鎖住房門,但我很高興你終於開門了,」他執起她的小手,送至唇邊親吻。「我不喜歡我們分房而居,或有上鎖的門擋在我們之間,親愛的。」
「不幸的消息,蕾莎。愛德華剛剛接獲西敏寺皇宮傳來的噩耗,你的表哥雷利查突然去世。」
愛德華起身離開https://m.hetubook.com.com禮壇前,走向門口,蕾莎跟在一段距離外。麗絲惡人先告狀。「愛德華,那都是基特的錯——他害死他的父親!那真是太可怕了!他們起了劇烈的爭吵,基特對他的父親大聲吼叫——利查氣得臉龐紫脹,然後他就抓著胸口倒下了。基特後來卻將怒氣發洩在我身上——」說到這裡,麗絲已泣不成聲。
愛德華倒了杯酒給他。「喝下吧,漢利。」
「我告訴伊蓮那是證言。麗絲是傑陽的情婦,不是你的。多數人都是這麼以為的。」
艾漢利正好來到,阻止了一場爭吵。漢利一臉的悲痛。「那是真的嗎?」他無法置信地問,以手扒著亂髮。
愛德華點點頭。「告訴你的父親,我們明天全都會過去致哀。」
「我知道伊蓮起了疑心,但沒有料到是麗絲親口告訴她的!」
「父親!」雷基特驚慌地喊道,跪在他父親旁邊,扶住了他。雷利查全身僵直,四肢踢動了最後一次,已然氣息全無。「來人呀!快來人幫忙呀!」
「妻子認為她們擁有自己的丈夫,但事實不然。」麗絲憐憫地望向蕾莎。
「我送你過去,蕾莎。」傑陽溫柔地提議。
麗絲得意洋洋地望向傑陽和蕾莎。
麗絲哭得梨花帶雨,不過她的淚水是真誠的。她親愛的公公被毒死了,但她痛恨的丈夫卻還活得好好的!
「不,我想要獨處。」
「我會永遠珍惜著它,我的丈夫。」伊蓮低語。
「他們並不是愛人,蕾莎。」愛德華道。
「你讓我覺得浪漫,伊蓮吾愛,你願意嫁給我嗎?」
「噢,愛德華,這太過浪漫了!」
「那是你所想的嗎,蕾莎?」
愛德華有力的手臂擁住她。「別難過了,親愛的。我知道你一定很傷心。」
愛德華大笑。「她們必須要學著習慣。」
蘭恩很高興看到蕾莎跟著她的丈夫回到溫莎,但伊蓮王子妃更高興見到她。「噢,蕾莎。我一直好不快樂;你應該帶我一起離開的。愛德華並不愛我,他愛的是雷麗絲。」
「伊蓮,他們不是!」蕾莎只好選擇說謊。「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但你必須承諾不告訴任何人。我的丈夫黎傑陽才是他的愛人。」
「但那就在愛德華房間的正上方!你了解麗絲,她一定會設法和愛德華共度今晚,然後藉此來嘲弄伊蓮!」
「不,你錯了,伊蓮。我告訴過你麗絲只是忍不住要和每個看到的男性調情。」
傑陽立刻擁住她,溫柔的大手拂開她的秀髮。「你明知道我想要和誰共度今夜,蕾莎,」他和-圖-書知道雷利查的死對她影響極大,他不希望她今晚又作噩夢。「我會設法絆住愛德華一會兒,但他可能不會高興。王子喜歡擁有自己的隱私,而且他和誰睡在一起不關我們的事。」
傑陽開口道:「他在和雷基特爭吵時,心臟病發作。據使者所言,他去得很快,沒有承受太多痛苦。」
「噢,愛德華,我的公公一直對我很好,而我也很喜歡他。他的去世令我的心都碎了,我無法忍受留在溫莎堡。明天我會回到托布里基堡,但今晚我可以在這裡過夜嗎?」
愛德華的藍眸閃動。「還有誰知道?」
麗絲握緊拳頭,不悅地抿起唇,但她知道不能和愛德華爭辯。她在心裡發誓要讓打斷她好事的陸家母狗付出代價!她走向傑陽,親暱地挽著他的手臂。「親愛的傑陽,你總是如此體貼我的需要,我該怎樣回報你呢?」
「老天,基特眼見他的父親去世?」漢利驚駭地道。
「他們起了劇烈的爭執!」麗絲道,但沒有說是基特害死了他的父親。她知道漢利和基特是好朋友。
「伊蓮,我真的愛你。當我來到溫莎堡看到你時,我立刻愛上了你。你擁有我的心——我完整的心。」愛德華一心想讓他所愛的人快樂。「在你十歲那一年,我們為了政治的理由結婚,但現在你滿十六歲,我卻為了截然不同的理由渴望你,」突然間他有個主意。「讓我們再結一次婚吧——今夜——我立刻召來神父!」
蕾莎離開了。愛德華在房裡踱步,想著她的話。他一向行事果斷,立即走向和伊蓮相鄰的門。他禮貌地敲門,耐心等待——儘管那從來不是他的優點。
「他和他的兒子起了爭執,信使說可能是因為他的心臟。」
如果那是真的就好了!蕾莎想著。我對自己的丈夫就一無所知,我甚至無法告訴他我懷著他的孩子。「你先回房去,我會上樓假裝去找傑陽——他正和皇太子在一起。我會暗示你的丈夫如果他去找你,你或許會有心原諒他。」
「當時我們只是孩子。」伊蓮低語。
「利查?」蕾莎想起最後一次在肯尼衛斯看到他時,他看起來是那麼地健康、強壯。「他是怎麼死的?」她震驚不信地道。
蕾莎遲疑了一下,思索該如何說。「是的。我知道我必須要學習愛他——如果我們要有任何幸福而言,」而且那或許是真的。「你們在上帝面前交換了誓言,承諾你們會愛著彼此。」蕾莎提醒王子妃。
「我也是;我們必須學著了解彼此。」
「這使得我明白生命有多短暫,而我m.hetubook.com•com們不應該將寶貴的時光浪費在生氣我們所愛的人身上。」伊蓮遲疑了一下,怯怯地道。「我想我應該去找愛德華——我們已經分開太久了。」
「我的侍女會看到的。」她低語。
「親愛的,那是因為我們尚未同床共枕。」
「滾離開我面前,你這個法國婊子!」他咬牙切齒地道。「我不要和你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你一直成功地蒙蔽了我的父親,但我在十四歲那一年就看清你的真面目!立刻收拾你的行李,回你的領地托布里基!」
「我必須和你道晚安,麗絲。傑陽,請你送她回房間。」愛德華以堅定的語氣道。
伊蓮以手掩唇。「噢,你也是,蕾莎?因此你才會逃走?」
「蕾莎,她親口告訴我她是愛德華的情婦,」伊蓮的眼裡閃爍著淚水。「我反鎖自己的房門,不讓愛德華進入——而我也鎖住了自己的心。」
在西敏寺皇宮,卡洛特伯爵緊急召回他的長子雷基特,意欲重責他開城門向孟賽蒙獻降。然而雷麗絲卻對此極為不滿,愛德華一直不曾再來找她,而現在她最痛恨的小丈夫雷基特又被召回來。卡洛特伯爵一直在催促她為雷家產下繼承人,無疑地,他一定會逼她和雷基特圓房。麗絲一直想要擺脫脾氣火爆的雷基特,但他們的婚姻卻會將兩人束縛至死。突然間,她興起一個歹毒的念頭。
「我安排麗絲睡在頂樓皇后的房間。」
「如果我是,麗絲,你會整整一個星期無法坐下。」
傑陽說到做到。蕾莎獨自跪在禮壇前,為雷利查祈禱,也為利查的母親、蕾莎的姑姑莎蓓祈禱。依蓮夫人曾告訴他莎蓓並不愛她的第一任丈夫雷伯爵,她和她的第二任丈夫理察公爵則是真心的愛戀。
「不——是的,那是原因之一,王子妃殿下。」
「老天,怪不得她要將我鎖在門外!那個黑髮婊子為什麼這麼做?」
傑陽和蕾莎回到自己的房間後,蕾莎道:「如果伊蓮知道麗絲和愛德華在一起,她絕對會氣瘋的。麗絲告訴她她是愛德華的情婦,因此伊蓮才對愛德華鎖住房門,而她也打算要鎖住自己的心。傑陽,我——我盡力安撫了她。我甚至告訴她麗絲是你的情婦,不是愛德華的。那不算是證言,不是嗎?多數人都認為你們是愛人。」
「我聽見了,而且我完全同意。」
「伊蓮相信嗎?」
「不,是因為你燦爛的髮和絕美的容顏。」他溫柔地擁她入懷,卻感到她的抗拒。
她沒有聽到敲門聲,但蘭恩前去和*圖*書開門。來的是伊蓮王子妃。
「當然是出於嫉妒。她嫉妒伊蓮的美麗和純潔,她害怕伊蓮會奪走你的心,並拿你當戰利品炫耀。」
伊蓮哀傷地搖著頭。「他娶我是因為政治的原因,不是因為愛。你也是這樣嗎,蕾莎?你愛你的丈夫嗎?」
「那就取決於你了。她知道你們多年前的婚姻是政治婚姻,而她不相信你愛她。你必須要說服地,愛德華。去找她吧,在一切太遲之前!」
蕾莎挑了挑眉。「多麼奇特的解決方式!不過你倒是可以和愛德華在一起,以阻止麗絲和他獨處。然而,如果你偏好另一種做法——」
「蕾莎,你對男人了解得真透徹。」
雷利查得知他的長子已抵達西敏寺皇宮,怒氣沖沖地前來興師問罪。利查痛責基特背叛王室和父親,拱手讓出卡洛特。但脾氣暴躁的雷基特也毫不退讓,大聲吼著孟賽蒙是值得尊敬的領導者,站在正義的一方,不像軟弱無能、只會寵信外國人的亨利國王!
麗絲打開她的藥草盒,取出地獄草的種子磨成粉,撒在酒壺裡。雷基特來到她的房間,麗絲假裝歡迎他。她命令僕人送上熱騰騰的晚餐,為她的丈夫倒了下藥的紅酒。但雷基特只用了晚餐,喝的卻是要侍從去拿的麥酒。
「雷麗絲是個惡毒的女人,喜歡看到別人難過。如果她知道你因為她而拒絕愛德華,她一定會樂壞了。」
正如他的妻子所預測的,傑陽在樓上逮到雷麗絲和愛德華獨處。「你知道你不應該在這裡和愛德華王子獨處,」他責備她。「你們最好在托布里基碰面。」
「我必須要去教堂——」
西敏寺皇宮敲起喪鐘,惡耗分別傳給了倫敦塔裡的亨利國王,以及溫莎堡裡的愛德華王子。當然,基特也秘密派人通知孟賽蒙,承諾他是孟伯爵最忠誠的盟友。基特對父親的驟死內疚不已,但他拒絕妻子的安慰。
「伊蓮知道。麗絲親口告訴她的。」
脾氣同樣火爆的兩父子愈吼愈大聲。利查氣得臉龐脹紅,順手拿起桌上的紅酒喝下,隨即他雙手捂著肚子,痙攣倒地。他雙眼翻白,痛苦地呻|吟,扭動身軀。
「謝謝,是因為這件桃紅色的禮服吧!」
「我們的婚姻是政治婚姻,不是為了愛而結合。」她悒悒地道。
「噢,是的,愛德華,是的!」
「伊蓮還好吧?」愛德華很快地問。
「我必須趕去西敏寺,」漢利道。「愛德華,我的手下就暫時交給你帶領了。」
蕾莎很高興看到伊蓮;至少這可以讓她不再胡思亂想。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