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戀火狂心

作者:維琴尼亞.荷莉
戀火狂心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章

第八章

樓上的女孩子已經為了夏蓉在大教堂的婚禮而意見紛紛了。黛比對霍爾太太說:
韓雷則在城牆上指導威爾與巴黎討價還價。
她在黑暗中微笑,「謝謝你。」
亞當推她到他的房間裏,門關上之後他才鬆了一口氣的把刀子收起來。他愛慕的注視著她,「你真是我前所未見、最為英勇的女性。」
瑪格麗特再也無法掩飾她的恨,她渾身發抖,人似乎一下子變老了。
詹姆斯的信差來通知他將於兩日之後來訪,黛比不只要廚子慎重的準備宴客菜單,而且她也通知女孩子們,大家都很期待見到這個老朋友。夏蓉還對黛比說她小的時候道格拉斯老是抱起她把她拋到半空中,還叫她「我的小姑娘」。
「是你跑了才使巴黎心情惡劣,沒有人敢接近他。現在,你必須設法使他的心情好起來。你只要等他對你好的時候告訴他,該讓我結婚了。」
巴黎說:「他們根本是沒大腦的蠢驢!」
說完,兩人臉上不禁浮上燦爛的笑靨。
「給我一杯酒吧,丫頭,我的嘴都乾了。好了,你聽我說,巴黎一直是要你的。」
「父親,你不要生我的氣。我跟這件事一點關係也沒。」
「也許我是有什麼『不可抗拒』的魅力。」
「幹嘛?他毫髮無傷,咱們這位強尼.哥登先生可以換回一大筆金子呢!」
狂徒眉一挑,「奇怪了,這位明明是哥登夫人,約翰.哥登的夫人。」他諷刺的說。
特洛伊表示,「我們處理得很好。葬禮也沒有別人參加,只有我們自己人。」
「我父親的塔樓戒備森嚴,如果你們想去偷金庫的話,一定會被捕的。」
「你?」他愈來愈不明白了,「我記得你只見過他一次,而且還以一種不太好聽的稱呼叫他。」
「你是說,趁未簽立和平條約之前痛快的打打他們?」
「咦?小姐,你該不是『有』了吧?我的天,男人只要把褲子脫了就行,女人可就辛苦了。」
黛比一個人在床上輾轉到天明,巴黎不在她一點睡意也沒。她急著想見到巴黎與亞莉珊卓安然歸來,她不曉得巴黎回來之後又會有什麼風暴。害喜的可能使她十分快樂,但以目前的情況看來,她根本沒辦法對巴黎提起此事。
巴黎大笑,「詹姆斯,你太直接了。你打算在何時舉行婚禮?」
那一隊人馬抵達之後,亞莉珊卓的腦子裏便產生了一項計劃。她不用問就知道他們一定是去打哥登,想到哥登她就想起俊美的亞當.哥登。更何況,乘船出征既刺|激又易於躲藏。
「我警告過你了,我不想淪為笑柄。什麼『幫忙』?你瘋了?」
她臉一白,「我明白了。你們男人都是互相偏袒的。」
他是如此貼近,那渾身的熱力有如千百個無形的觸腳,她的感覺變得敏銳,胸口上有一股饑渴。她對自己的反應感到十分的無助,卻也只能無奈的輕歎。如果他能溫和的將她抱住,並告訴她「我愛你」這三個字,那麼即使是海角天涯,她也會心甘情願的跟他走。他是她真心所愛的,但不管她承認與否,他是一個令她感到害怕的男人。
夏蓉與黛比留在房間裏,「黛比,把你那支珍珠柄的筆刀借給我。」夏蓉把刀藏在袖子?。「不要叫醒別的人,他們可以到聖布萊德觀禮。」
亞莉珊卓沒想到真正的戰役是如此的血腥,打從他們突襲進入城門開始就不知死了多少人了。戰爭一點也不刺|激,戰爭是瘋狂的、恐怖的。她衝進韓雷堡的廚房找了個樓梯就往上跑,她疲憊的坐在一個拱門之下,她的雙腿嚇得都軟了。她休息了一陣之後就想先騎馬回海巫號去等他們了。
他一放開她,她就不由自主的漲紅了臉,她以為他會吻她。在他們之間永遠存在著一股一觸即發的危險。那股沉重的壓力是雙方皆有的,事實上,巴黎的壓力還比她大。
「你必須在這些副本上簽署債款已清的字樣。」
巴黎先讓他們進來,然後就幫黛比先裹上一件厚厚的袍子。
他握住她的手,「黛比,你是我的妻子,我高興在哪裏抱你就在哪裏抱你。你最好能習慣。」
「我大哥約翰大人,此刻不在堡中。」威爾.哥登說。
在天黑之前已經有兩個人要她運用影響力去影響巴黎。第一個是塔瑪絲卡,她等到與黛比獨處之時才說:「哦,黛比,真的很不公平。巴黎答應娜娣亞結婚,但羅伯特一提親就被他吼了回去。大家都當新娘了,但只有我——」她嘟起了嘴,「告訴你,夏蓉也一定會答應羅根大人的求婚,因為她也想贏過我。其實!都是你的錯啦!所以,你得想辦法幫我才行!」
他將夏蓉攬在懷裏,饑渴的眼光直盯著她。「我離不開她。我們能不能先把寇克本教堂的牧師叫起來證婚呢?」
她催促著地,「看看內容。」
他拿了條繩子出來,很快的他就把她的手反綁在後,然後又讓她坐回舖在地上的那件外套之上。他們一旦接近,下肚的酒就發為熱力,他索性將她壓在外套之上躺著,撫摸她令人垂涎的胸部。
威爾在韓雷的指示下說:「我們還要你們扛走的金子。」
黛比看著巴黎與詹姆斯過去協助瑪樂司的船靠岸,霍爾太太一下船就忙著來找她,奇怪的是那三個大男人一邊走一邊談毫無爭執的場面。
「你們是一伙的!」
她考慮到夏蓉的事。明天,她這個女主人將邀道格拉斯大人來訪,她將順水推舟、靜觀其變。因為,夏蓉與道格拉斯實在是一對絕配!
她眨了眨眼,「你真是如此認為?」
他嫉妒的想把派屈克的禮物砸毀。「睹物思情?」他咆哮道:「把它拿走!」他看著她低低的領口,「還有,你以後別光著上半身出這個門。」
他露齒一笑,「就像我們。」
亞莉珊卓摸索著出城堡的方向,突然,有一大群人追隨她的足跡而來。她背貼著牆面對一名黑衣男子,一個手持長劍之人。
她平靜的看著他,「沒錯!」
詹姆斯醉心的握住她的手不放,他回頭就對著巴黎大叫:「我現在正式的向你妹妹求婚。寫下婚約,我什麼條件都答應!」
巴黎握起黛比的手親吻,「親愛的,請原諒我家人的粗魯。我知道你會原諒他們的,因為你愛他們。」
特洛伊笑開一張大嘴:「瞧,這次出航給咱們帶了什麼回來了!」
「他們人太多了,我們事先又沒有一點防備。我們的人已經追上去了,他們在退出的時候還放火燒村子。」
巴黎與黛比回房之後想的是另外那一對「新婚」夫妻的饑渴。他們都不說話,但彼此都渴望著對方的一個輕觸、一句愛語,而他們彼此也都認為那是不可能的。
巴黎眨眨眼!「用唬的,但我自己也嚇出一身冷汗了。」
巴黎聳聳肩,「不曉得,不過我看是一定會簽的。但至少在約翰.哥登回蘇格蘭之前是沒有壓力的。」
詹姆斯哈哈大笑,「我還和_圖_書以為一切都很順利呢!」
「我非剝了她的皮不可!但,咱們得先把她救出來。」
他不是很溫柔的抱起她,回房之後他直接把她扔到床上去。她很高興自己又把他激怒了。
黛比握著手,「大人,歡迎你回來。我很高興你沒遲歸,因為我已經發函邀請你的朋友詹姆斯.道格拉斯來訪。」
她與巴黎獨處一室之時,她忽然感到緊張不安,為了找點事做,她拿起他的外套要收到衣櫃。
她歎了一口氣,不敢惹毛了他。房內的空氣突然變得凝重,過了許久,他才對著一室的黑暗說話。
塔瑪絲卡難以置信的大叫:「哦,黛比,好羅曼蒂克哦!」
「你們知不知道她是宮中所有的女人之中,唯一一個會臉紅的人?」他笑道。
「我們該怎麼辦呢?」她悲慘的問。他們這兩家子所結的仇恨本是——沒有機會和解的。
夏蓉肯定的回答:「當然!但如果我擔心就代表我不相信他的能力。他做他應該做的事,更何況我得為婚禮而忙碌。我得上愛丁堡去幾天,塔瑪絲卡也要去,如果你快一點的話,你也可以去。去玩一玩,你就沒時間瞎操心了。你去告欣亞莉珊卓,她也可以去。但是要快,我們就要出發了。」
塔瑪絲卡微笑的說:「他現在已經對你癡迷了,如今他又得出門兩天,哇!小別勝新婚!到時候你說什麼他都不會拒絕的。」
「寇克本的妹妹!把她強|奸了才能洩我心頭之恨!」威爾.哥登嚷道。
她含著淚跑上樓,回到她原來的那間房間。她才稍微平靜就聽到他甩門出去的聲音。
黛比與亞莉珊卓促膝長談。但,巴黎畢竟是亞莉珊卓的大哥,所以有些事她也不能說。比如說,她認為巴黎一死了老婆就娶她完全是為了她的錢。她是瑪樂司唯一的繼承人,娶了她也就等於娶了亞伯拉漢與瑪樂司兩家的財富。
韓雷堡的居民大都在睡夢中,只有少數人知道他們的城堡被敵軍侵入。巴黎只想生擒一個哥登或韓雷就走。他打開一個房間的門,他們一群人撞見了一對正在巫山雲雨的男女。那個女的震驚的抬起頭,一發現門口站了一堆人,她不禁花容失色的慘叫出聲。
士兵要上前去捉她時,她朝韓當吐了口口水叫道:「要殺就殺!」
「你捉到他們的人沒有?」韓雷問。
「霍爾太太,我今晚要打扮得特別一點,因為今天貴客臨門,意義非凡。」
瑪樂司皺著眉,「巴黎不要你的錢。老天,他為了叫派屈克.史都華放棄你就付出了一大筆金子了!」
「男人一定聽命於我,女人就不一定了。真他媽該死的!」巴黎又急又氣。
「我知道你有勇氣也有力量,但你也是一個溫柔的少女。我要成為你的第一個男人。」
強尼頓時又白了臉。
巴黎看著他妹妹,「夏蓉——」
巴黎跟他的兄弟姊妹一起用餐,黛比的食物他則安排下人送上去。
韓雷與威爾開始哈哈大笑,「天啊,這簡宜是太不可思議了!簡直是天賜的無價之寶,這下子狂徒可輸慘了!」
「我天一亮就走,只有我跟他。」巴黎說:「他們有可能會設下陷阱。」
他的手又在她身上亂摸,她不禁恐慌的說:「你答應要毫髮無損的放我走!」她大叫。
他抱起她對眾姊妹說:「我們失陪了。也許——晚餐時再見吧。」
他搖搖頭,「也許她不認為如此,也許這一次我做得太過火了。」
「但願如此,」他笑道,「好了,如果你沒事的話,我可還有正事得辦。」
亞當挨了一抓之後也把她壓到在地上,但她手一抓就扯著他的頭髮不放。他們你來我往的在地上滾來滾去,勢均力敵。
「先生,看來我是佔了便宜了。」巴黎說。
巴黎說:「她恐怕不是如此認為的。我們遇到了一場暴風雨,所以她累壞了。」
食物都已經準備好了,但是巴黎與貴客卻遲遲不露面。黛比穿上她最喜歡的紫色禮服,夏蓉則是一襲暗紫色蓬袖晚禮服。塔瑪絲卡在今夜贏得穿綠色的權利,她跺著腳不滿的說:「那兩個臭男生,竟然讓我們這些淑女等他們。應該有人去說說他們的!」
天一亮,韓雷堡上上下下就知道寇克本帶人質回來了。韓當命人把他們的人質也帶下來。
「有。我得去催一下塔瑪絲卡了,再見了,親愛的,咱們過幾天再見。」
「大人,我父親就要到了。」她對巴黎警告。
巴黎冷冷的對雙胞胎說:「不要讓我看到你們。」
她哈哈大笑,「也許那是你的敵人捏造的惡作劇,是想害你成為笑柄的。大人,我的丈夫奉命要與你修訂和平條約,所以他怎麼會去打擊你們呢?」
他氣沖沖的跳下床上樓去,「討厭跟我在一起的話,這房間就留給你一個人睡好了。」
「如此一來更為難能可貴,我將永生不忘。」
瑪格麗特大笑,「我不相信。如果你剛結婚,那你夫婿為何沒陪著你?」
約翰自己拿了酒與食物吃,但沒拿給她吃,即使有她也不可能吃。他盯著她看,她是一個很美的女人,粉紅的小嘴、誘人的身段。他勢必是會跟她雲雨一番的,但他可以慢慢等,讓她主動提出以肉體交換自由的條件。她是個傲慢的女人,等她方法用盡了,她一樣會跪地求饒的。
「是個姑娘!」亞當一認出亞莉珊卓更為吃驚。
「什麼?!」塔瑪絲卡為之顫抖。
他十分失望,「但,他那麼愛你。他是無法拒絕你的。」
「我們可以進來嗎?」道格拉斯問。
「大人,我們一點辦法也沒。如今,我們只有互相信任了。幾個月前,你兒子亞當也來找我商談一張屬於他個人的借條,他擔心被你發現,所以我直接撤銷了那筆借款。」
「沒想到你辦到了!你是怎麼成功的?」
夏蓉美麗如昔,她看著他們說,「你們兩個又和好了?」
她對她的準新郎欠身行禮,「大人,我們恭候大駕光臨。」
「不,你不可以。這犯人是我的。」亞當.哥登說:「我自有處置她的方法。」
他已經沒什麼時間考慮了,巴黎看到他的字條之後勢必會搜查這附近。他匆匆的準備了筆,但是沒有墨水可用,他必須用血。「我解開你的手,你簽署這幾張副本。」
她直接到士兵用餐的大廳去找人,一開門,士兵們的視線立刻集中在這位紅髮美人身上。她走過那間大廳打開槍械室的門,一看到俯首案前的高大男子,她立刻停下了腳步。他一抬頭,兩人的視線就糾纏在一起了。道格拉斯驚艷的注視著眼前這位美女,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頓悟似的微笑的問道:「是夏蓉?」
亞當躺在一旁哈哈大笑,這個小小的女人實力不在男人之下。若給她一把刀的話,他會喪命的。
他跟狂徒真是太可悲了,他們看上的女人都是一樣的。先是安妮,現在又是她!
「黛比西亞——該死的,太難了!我——」他停頓了一下,「我無法像這樣一直沒和-圖-書有——」他深深的歎了一口氣,繼而改口說道:「我是說,亞歷山大可以留在船上,他不用登陸。」
她由於過於激烈,整個上衣都脫落了。他為當前美色所懾,這一停頓,她逮著了絕佳的機會提膝撞上了他的下體。幸好亞當的反應快速,他往外一翻躲過一擊。
「沒有——父親!他強迫我!」
餐後,他對大伙兒解釋道:「我知道如此匆促結婚似乎顯得太草率了,但當時黛比已快要嫁人了。我是在半夜把她盜走的,我覺得為了幸福我不得不採取激烈的手段。我不知道我幹嘛對你們說這些——」他苦笑道:「我必須得到她。」
「只好交換人質了。希望對方還沒發現她是個小姑娘。」詹姆斯說。
她被帶到一座塔樓之上,在那個小小的私人起居室裏,亞當.哥登失望的說:「該死的,他只是一個孩子而已。」
他有些懷疑了,於是她接著說:「如果你現在看不到船,那麼下午就一定可以看到,因為他下午就回航了。」
然後,她也在副本之上簽署:債款已清。她把筆一放下,他就又把她的手反綁。
「與我心有戚戚焉。」詹姆斯歎道。
「你如何能命令依安、特洛伊留在船上不跟你去呢?」
「我只要把你脫|光了留在這裏便成了!」
「我想找一個哥登家的人。」巴黎說。
他難以置信的搖頭,挑起她的一小綹秀髮,她的手立刻往腰部一抽。亞當眼明手快的將她抱住,使她抽不出暗藏在腰際的武器。於是,那把小刀在混亂中被甩到牆角了。
「是的,他娶了黛比。」
樓上的亞當、亞莉珊卓還賴在床上不肯分開。她深恐這一分開就永遠不得相見了。
她不願回答也不願解釋,「我知道他很有價值,所以我希望拉攏他跟夏蓉。雖然她說她選上羅根大人了,但是我覺得她值得更好的。」
既然木已成舟,她決定要面對事實。她至少還是個寇克本夫人,她的地位給了她生活上的享受與保障。所以,她不可能在他的陰影之下畏畏縮縮的過日子。他不曾動了打過她,他有的武器只是他那張嘴巴;所以,她根本就不用怕,她自己的嘴巴也夠利!
他咕噥了一聲,「我不想談他的事。上床,我天一亮就得起來。」
「我知道。」夏蓉虛弱的回答。
「突擊戰略將是我們獲勝的關鍵。」詹姆斯說。
「你可以回去問亞當,他是一個誠實的人,他不會說謊的。我保證撤銷你們的借條,但你得保證你會通知我丈夫來此接我回去。」
巴黎在船即將登陸之前找到了亞歷山大,他對他弟弟說他可以不用登陸。亞歷山大欲言又止。
他幫她穿衣、梳理長髮,兩人格外珍惜最後的一刻。
約翰.哥登只帶了一名護衛,他不太相信瑪格麗特那個女人,但他到了內院仍然如入無人之境。
「天老爺!」巴黎大叫。「詹姆斯人呢?希望他沒因一時衝動就把人質給宰了。」
「黛比,他深愛著你。光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了。」
「可憐約翰一不在就出事了。」韓雷怒視威爾,「只捉到這一個?」
巴黎帶著貴賓進門,黛比迎上前去對她的客人說:「如果你喜歡紅髮的話,你就來對地方了。」
他慶幸自己的運氣,他直接進入塔樓又到陽光室,下人見了他也不敢攔阻。
巴黎抬起頭叫道:「我知道這筆交易不划算。不過,我也只好拿一個哥登換一個寇克本了。」他盡可能的不暴露亞莉珊卓的身分。
他不相信的一笑。
「這一次恐怕不成了,詹姆斯。」巴黎憂心的把情況說明了。
第二天一早,黛比老遠的發現了瑪樂司的船隻,她下樓去警告巴黎時,巴黎與詹姆斯正好吃完早飯要走了。
「沒有規矩的傢伙,」夏蓉抱怨,「我去把他們揪出來。」她站起身來。
塔瑪絲卡幸災樂禍的補了一句:「夏蓉現在也是道格拉斯夫人了。」
雙胞胎一溜煙的到甲板下去躲著了。雙胞胎一下去,巴黎與詹姆斯才鬆了一口氣的抱著大笑。
她回到房間就急著問霍爾太太是否把她的一個白色小盒子帶來了。那盒子裏裝的是她承自亞伯拉漢的一些借貸文件。她在霍爾太太的協助下找到了她個人的資產,她小心翼翼的把盒子放在內衣櫃的底部。
晚上她穿了一件最新的低胸晚禮服,黑色鑲金線的宮廷款式吸引了大家的視線。閒談之中她問夏蓉什麼時候會到道格拉斯堡去。道格拉斯代她回答:「事實上,我明天一早就回去了,不過我很快就會帶一些人手過來,我和你丈夫有點事要辦。辦了事,我就帶夏蓉回家去。」
巴黎一走,她真的就自由了。她跟眾姊妹們又說又笑的,她把這一趟宮廷之旅一五一十的說給她們聽。她們甚至到她的房間去參觀她的低胸禮服和皮大衣。她們對她說娜娣亞已經懷孕了,而李諾士快樂得不得了。
「累?不,不累。我太興奮了!還有,我把你所有的衣服都帶來了。等一下我就要整理你那幾大箱的禮服了。」
詹姆斯微笑,「應該是你的鬍子吧。」
「我也有同感。」黛比乾澀的說:「你一定累了。快上樓去休息,我叫人給你送吃的上去。」
巴黎還沒走上她那間舊囚房就聽到了敲門聲,他又下樓來開門。是道格拉斯與夏蓉。
巴黎匆忙的找上詹姆斯,「詹姆斯,你行行好別宰了那個小兔崽子!」
夏蓉說:「她不在這裏。瑪格麗特帶她回坦特龍堡了。」
「夏蓉,你是來叫我們上去吃飯的嗎?」巴黎也感到十分欣慰。
她頑強的說:「等你把字條寫好派人去通知我丈夫後,我才簽署。」
當詹姆斯在兩日後帶著大隊人馬重返寇克本堡之時,夏蓉瘋狂的奔向他。他們分別兩日卻有如分開了兩年那麼久。夏蓉的愛是熾熱的,而巴黎所追求的是那種瘋狂而真實的感情。
她拿起玻璃球憤怒的想起派屈克竟然拿了巴黎的錢,她心不在焉的把球轉了半圈看著一場暴風雪的縮影。巴黎在什麼時候進來的她一直沒發現,他一接近她竟心虛的想把球藏起。
他詫異的又問:「那你為什麼沒接受?他可是有雙伯爵外加一大堆男爵的頭銜。他是蘇格蘭最有價值的單身漢!」
威爾.哥登氣極敗壞的也走進來了。
「在這裏,我逮到一個了!」他才叫了那麼一聲,她很快的就被一群拿著火炬、武器的人團團圍住了。
他低咒了一聲,「你要上床還是要坐在那邊睡?」
瑪格麗特有點意外,「他女兒結婚了嗎?」
「那就太好了。」夏蓉說。
黛比以一對驚訝的眼對著他說:「不,大人,你錯了。我們的船這次從英格蘭回來而有所損害,他們昨天修了船,所以今天就到坦特龍去試航。你可以從窗口看出去,搞不好你就可以看到我們的船了。」
於是,他們和_圖_書十分匆忙的結婚了。他們的新婚之夜充滿了瘋狂的激|情,那是另一場漫長火熱的戰役。直到兩人都疲憊了!夏蓉才從枕頭下取出筆刀,當她欲劃傷自己時,詹姆斯將刀子搶了過去。他在自己的手臂上劃了一刀擠出幾滴血在床上,然後他對她微微一笑,「這是給那些認為此事很事要的人看的。」
威爾.哥登說:「我們可以把他換回來,我們這裏不也有一個人質?」
他冰冷的盯著她,粗暴的扣住她的肩,「如果你膽敢找上別的男人,那你就是判了那個男人的死刑了!」
她背對著他把衣服脫到腰際然後才把睡衣套上,此時他那本書早被扔到一旁了。接著,她以十分緩慢的速度把頭上的髮針一根一根的拔下。她帶著夢幻般的神情慢慢的梳著髮,彷彿在思念遠方的情人。
巴黎上樓時黛比與姊妹們正在談宮中的事,他上前去抱了她吻了一下。黛比漲紅了臉。
她以為他會毆打她,但是他只是高興的大笑。他的眼神彷彿在告訴她,她試圖反敗為勝的企圖令他更為仰慕。
「我們是世仇!」她蒼白的大叫。
「誰愛誰?你們有沒有搞錯,你們在談的人是你們的大哥巴黎嗎?」
她滿臉無辜的走到他面前,「大人,你為何綁架我?」
「沒有!寇克本家的人能接受別人的意見嗎?我只要把他們湊在一塊兒就行了。他們是天生一對。」
他淡淡的微笑道:「我不用傷你一髮便可讓寇克本這一輩子永不安寧。」他狂笑不止。
巴黎摟緊她。她虛弱的微笑道:「這是什麼傻問題?」
巴黎微笑的對他們行了個禮,「犧牲是值得的,至少少了一個哥登。」
夏蓉手扠著腰面對著他笑道:「你當然必須得到她。你們原本就是天生一對。」
他兩眼忽大忽小的看完,「這些東西怎麼會落到你手上的?」
「我是一個夫人而已,夏蓉這會兒可是個大伯爵夫人了。」
她默不作聲。
亞莉珊卓說。
「巴黎?」瑪格麗特懷疑的問。
上了船,所有的人全都尷尬的看著這壞事的小姐。
亞莉珊卓雖然很害怕,但她依然抬起頭不肯開口。
強尼.哥登。一聽頓時鬆了口氣。
詹姆斯開口說:「等我們回道格拉斯堡之後,我們將會在聖布萊德教堂舉行最盛大的婚禮。不過,現在呢,我該如何是好?」
約翰押著她到鄰近的一座古城,那座古城已毀了一大半,但剩下的部分還可住。塔樓裏的房間佈滿厚厚的塵垢,約翰.哥登望著爐火沉思。黛比很難相信如此英俊之人怎麼可能是個邪惡之人。
蒼白的黛比找上了發號施令的夏蓉。「黛比,你怎麼了?」
她憤怒的說:「如果你今天讓我流血了,一個月之內你的兒子就可以繼承你的一切了。」
霍爾太太給她送早餐上來,她一聞到食物的味道就反胃了。
巴黎拉起綁在哥登脖子上的繩索,「那就讓他死吧!」
亞莉珊卓一被放,巴黎就讓強尼走了。兄妹兩人迅速的離開,到了一處安全地帶,他立刻問:「甜心,你沒事吧?」
「他要的是錢!他強迫我嫁給他完全是為了錢。」
「咱們要不要先把他給閹了?」詹姆斯建議。
「我很擔心。你都不擔心?」
「嫉妒?我在寇克本的村子裏就養了一個新的情婦。我幹嘛嫉妒你?」
詹姆斯在半路上來接應他們,巴黎發現詹姆斯把那兩箱金子也扛出來了。
她一早醒來巴黎已經不在家了,一股濃濃的空虛感在她心底醞釀。她甚至沒跟他說再見,也沒讓他知道她為了他的安危而憂心忡忡。萬一他出事了,她將一輩子悲慟。如果他能瞭解她一部分的心意,她就心滿意足了。
「如果我放你走,毫髮無傷的走,你打算如何報答我?」
巴黎咯咯的笑,「我們有兩百名精兵,你們根本敵不過我們,不過,只要被我遇到韓雷老伯爵,我還是會打小報告的。如果你偷你嫂子的事不想傳到你老子耳裏的話——也行!帶我們去搬一箱金子我就守口如瓶。不,還是兩箱好了。」
黛比一出房門就遇到了他,她匆匆的逃回房內但卻來不及關門。
黛比一個人在原地深思。他付錢給史都華?為了她?他是為了愛?或者是——放長線釣大魚。
「咱們走了。我們的目的已經完成,回船上集合吧。」巴黎有數人頭的習慣。他看到依安已經安全的離去,於是他找來特洛伊一問:「看到亞歷山大沒?」
「行李到的時候直接送到我們的房間裏,我們需要食物、洗澡水與安靜。」他摟著新娘,「新婚的夫婦需要很多的時間安靜的獨處。」
詹姆斯微笑的說:「讓我先喝一杯喜酒吧!兄弟,你的動作真是快速。」
「亞歷山大,你也跟他們去嗎?」
亞莉珊卓看了他一眼,他使了個眼色叫她站到樓梯口去。她乖乖的往一旁站,在場的人發現這小野貓竟然聽亞當的指揮,於是大伙兒仰頭大笑。
「我可以做為事後上法庭的證物之用。」
黛比一見到了她爸爸就不理會巴黎的眼光,她直接說:「我跟我父親要私下一談,請不要打擾我們。」
「我也去。」詹姆斯下了決定。
「他愛上你了。」
「是的。」
「還用問嗎?寇克本去攻打韓雷堡了。」
晚餐後,詹姆斯與夏蓉早早就旁若無人的回房了,其它的人也都很早就休息了。只有亞歷山大一個人望著爐火咬著唇發呆。
稍後,待熱血冷靜之時,他抱著她耳語:「亞莉珊卓,我想我愛上你了。」
「哦,詹姆斯,我愛你!」
黛比回房時巴黎差不多已脫|光衣服準備上床了。她邊解開鈕扣邊問:「你知道嗎?亞歷山大不願出征並不代表他懦弱。」
「原來我對巴黎的排斥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有老婆。如今那原因已經消失了,我也就不反對他了。」
「狂徒寇克本竟然允許他的妹妹參與這類的活動?」
她甚至說不出話來,於是她點點頭。她那羞赧的容顏讓人家一眼就看出她的心意。
「亞歷山大,你的時機不對。我知道這對你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們最好改天再談。」
他們呻|吟的結合為狂熱的一體。
「強尼.雷文呢?道格拉斯不可能讓你私會情人的。」黛比加了一句。
老韓雷憤怒的走入,「我知道是誰幹的!他們放了一封勒索函在我房裏。是道格拉斯跟寇克本幹的!」
亞歷山大愁眉不展,終於再也瞞不下去了。「我根本沒下船,登陸的人是亞莉珊卓。」
巴黎抱起亞莉珊卓往上一拋,她快樂的大叫,畢竟是她建議她大哥去套住黛比的。
「我逮到約翰.哥登的兒子,」詹姆斯得意的說:「他有兩個兒子,不過我很走運,我逮到的是長子兼繼承人。」
「把他扔到地牢裏。」韓雷下令。
當巴黎的人扛著兩箱沉重的金櫃出來時,詹姆斯那邊也有好消息來報。
他依依不捨的把手www.hetubook.com.com放下,「只是一些文件,不是首飾?」他一看就很無奈的說。
她喘息的想起來拿把武器,但亞當卻趁她不注意時將她整個的壓住,接著他深深的吻了她。他輕撫她美麗的胸部,她則突然的張大了眼。兩人的視線如強烈的電波,她迅速的撕破他的上衣。如今,兩人赤|裸相擁,敵人不再是敵人。他們的戰鬥由熱戰演變為男人與女人之間溫柔甜蜜的戰鬥。她瘋狂的吻他,強烈的吻冒出了熱氣,湧上了血絲。
她往旁一躲,一陣拉扯後她的上衣被扯裂了,她的胸部半露,但是她不予理會,她全神貫注的握好拳頭。只見她一拳打出,亞當應聲而倒。她跳到他身上,兩雙手往他臉頰上一抓。
她回到樓上時,嘴唇都白了,她告知他們,「我訂親了!我將嫁給道格拉斯大人。」
他迅速的在自己的手背上劃了一刀,沾了點血才交給她寫。
巴黎哈哈大笑,「走,我們去叫他起來。他搞不好就醉倒在大廳裏呢。」
他照她的意思叫了個手下上來,他的字條寫著:你的老婆我已經用完了,她目前在鄧堡。約翰.哥登。
「我的錯?」黛比莫名的問。
她悄悄的上床躺在他旁邊,他撐起頭來看著她。她以一對大大的眼睛委屈的看著他,似乎正在求他不要傷害她。於是,巴黎又惱火了。
她立刻避開他,「我希望你不要在大家的面前抱我,我很難堪。」
「最好是今天晚上。」他說。
他咯咯的笑,「我哪有生氣?我誰也不氣。」
夏蓉與塔瑪絲卡到愛丁堡的宅子才發現瑪格麗特也住在那裏。夏蓉開門見山的對她說:「瑪格麗特,你不知道瑪樂司已經回坦特龍堡了嗎?哦,他如果找不到你一定很失望。他談的都是你,你為何不早點回去見他呢?」
父女倆在陽光室中密談。
「只要你冷靜一想就該瞭解,他不知道。他若知道的話早就採取行動了。」
「我可以等。」他開心的說:「如果你騙我,你勢必得付出更高的代價。」
他拿走那個盒子,「夫人,你的首飾也全是我的了。感謝你主動拿出來。」他在桌子上留了一張紙條:我逮到你的妻子了。約翰.哥登。
特洛伊又說:「我敢說她一定是累了,因為她嫁給你這隻熱情的大公羊。」
「最近我才發現,對男人說什麼都是很危險的。」黛比苦笑。
「沒有墨,所以我們只好用血。」他拿起刀威脅性的說。
「他跟巴黎去打哥登。」塔瑪絲卡一開口就被夏蓉瞪了一眼。只可惜,話已說出。
「你不可以強|暴我,你這個渾球!」
她連忙開口說:「大人,我可以跟你交換條件。」她吃緊的說:「打開那盒子,大人。」
他搖搖頭,「哥登家的三張借條全撕毀!但,我如何能知你是否守信?」
「我受不了離別。」她含著淚。
夏蓉笑道:「咱們這裏真是好久沒有這樣好的訊息了。太好了!」
他殘酷的說:「你不需要假惺惺的當賢妻了,這裏反正只剩下我們兩個。你也不用忙著當個有效率的女主人,你還是當你的『壁花』比較好。」
亞歷山大直接把她拋到半空,「你能回來太好了,也許巴黎又可恢復正常了。哦,黛比,他不在家這段時間我在愛丁堡太棒了。我到大學去參觀。黛比,我也想到大學去念書,我唯一的問題在於巴黎。但,你當然是可以說服他的!」
他們在天黑之後才騎馬出征,巴黎發現亞歷山大竟然也下船了,他覺得很欣慰。如果他能看出那個人根本就是亞莉珊卓,那麼他一定會氣絕身亡。
他帶著一本書上床,表現得很無法忍受她的「無聊」。她含著神秘的微笑,走向放睡衣的衣櫃。她拿起一件睡衣拍了拍,發現他的眼光不斷的瞟向她。她故意坐在她的化妝台那兒慢吞吞的脫她的襪子,當她脫第二隻絲|襪時發現他已看得快流口水了。
「我可以戰鬥的!」
「我想我還是在家休息好了。巴黎有留下人手護送你們嗎?」
他拿出劍控制她,「安靜的走。」
詹姆斯朝夏蓉伸出手,她服服貼貼的上了前去。巴黎摟著他的妻子對她會心的一笑。
「我很遺憾,安妮死的時候我正好不在家,讓你們代我受累了。」他說。
「等一下!」城牆上叫道,「如果你殺了他,我們也會殺了我們這裏的人質。」
他懊惱的走到窗口,發現巴黎的船果然回航了。他轉而面對她說:「寇克本知道這些文件嗎?」
約翰.哥登笑道:「你不用說謊了。我要拿你當人質。」
「真是失禮了,夫人,我來得真不是時候。」巴黎微笑的說。那個男人嚇得跌下了床。
「哦,小姐。」霍爾太太喘息的說:「你沒到奧尼克去真是令我鬆了一大口氣。如今,你是寇克本夫人了,我實在高興得快哭了。」
「叫我詹姆斯。」他直盯著她,然後握起她的手,他一接近就令她微微顫動。
「是的,」韓雷說:「我敢說在那面罩之下的必然也是一個紅頭的寇克本!一個不要臉的臭傢伙!」
享用了豐盛的晚餐之後,巴黎起身宣佈道:「我認為詹姆斯與夏蓉可以獨處一陣子。」接著他轉而對黛比說:「你可以讓我抱上床了嗎,吾愛?」他故意說得很大聲。
巴黎上了船看到亞歷山大他的心情就放輕鬆了。「你怎麼回來的那麼快?」
黛比慌亂的張大了雙眼。原來,他們計劃要出征?她懊惱的回房間去生悶氣。這些男人到底是怎麼了,一天到晚打打殺殺的!她把頭上的髮飾放入首飾箱,派屈克送她的那個玻璃球也在。
「我給你。」亞利珊卓得意的說。並將她的計劃仔細的說給亞歷山大聽。
黛比抱住她,低語:「我很想念你,我很高興你回來陪我了。」
「沒有。他有可能已經回海巫號了。」
她索性跟他公然的打情罵俏,反正只是演給別人看的。她一手攀上他的肩,沙啞的說:「你今天晚上又要我幫忙了嗎?親愛的?」
「你想在你被迫簽立和約之前還有多少時間?」詹姆斯問。
巴黎平靜的回答:「應該是,我們在倫敦結婚了。」
「你應該生氣的,」她惱火的抱怨,「是他逼我跟他結婚的!」
「哦,不是我。我只是認為我們這兒應該熱鬧一點。女孩子們已經有多年沒看到他了,我也是很久沒見到他了。」
一回他們的房間,他就把她放下,問:「說實話,用不著拐彎抹角的——道格拉斯也向你求過婚?」
「這些只是副本!」他低呼。
她突然想起他的借款,於是她到衣櫃去拿那個白木盒。「大人,我有東西可以跟你談談交易。」
他全神貫注的看著她把長長的絲|襪脫去。她接著說:「那是他的原則問題,他反對這類的行為。」她把上衣脫去卻發現他已靠近。「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他眉頭一皺,「你跟夏蓉提過了?」
她詫異的看著他,結婚之後他的hetubook.com.com口氣不曾如此溫柔。
他空洞的望著她。於是她提醒他說:「我在說亞歷山大。」
「你不用騙我了。有人寫信跟我通知寇克本攻打韓雷堡。」
她屏息的等待。
巴黎指著地圖,「我可以駕駛海巫號到艾伯登,從那裏攻過去只要一小段路就可抵達韓雷堡。」
「怎麼,對我沒信心?」巴黎笑問。
她抬起頭,「我不在乎你怎麼處罰我,但亞歷山大是無辜的。」
她點點頭。
塔瑪絲卡也在一旁幫腔,「不曉得他從倫敦給你帶了什麼禮物回來?」
亞莉珊卓惟恐頭罩被掀,於是她先發制人的說。「我是亞歷山大.寇克本沒錯!我以身為寇克本為榮!」
她下床去找她的衣服,「扣子都掉光了。」她無奈的說。
「放心好了,我明天就要到卡地爾去了。你可以甩脫我兩天!」
夏蓉很難得的紅著臉。
不過,也沒關係,反正他們明日就回來了。
詹姆斯尖銳的說:「一個女人之所以會逃走,是為了讓她的男人去追她。」
「道格拉斯大人。」她屏息的說。
夏蓉在他懷中搖晃,這兩人之間的吸引力是熾熱的,他們連一夜也等不下去了。
在黃昏之前,詹姆斯與他的手下就到達了。特洛伊負責招待他的手下去玩骰子,巴黎則直接找他去談政治。
「聽說你也喜歡她。」巴黎笑道。
「是的,正本安全的鎖在蘇格蘭銀行裏。」她說。
他輕撫她的髮,「你必須忍受,我也將忍受分離的痛苦,直到我們找出個辦法為止。你的勇氣都跑到哪裏去了?」
「我是亞伯拉漢的遺孀,這些是屬於我的。」
「因為你,她才逃到倫敦去的嗎?」
強尼.哥登哀號:「救我!」
「你還開玩笑?」黛比說:「不過,也是有可能。你可不能說出去。」
巴黎上床的時候,黛比已經一個人想了很久了。她不只吃飽了也洗好了澡,甚至把頭髮也洗了,巴黎上床的時候她正好坐在壁爐之前把長髮烘乾。他光是如此看著她就心滿意足了,他不想碰她,因為一碰到她,他就要失控了。
「要打就打,不過山路依然被積雪所阻。」
他們即將歸來的消息必已傳得滿城風雨,因為全家人早就在大廳等著他們了。黛比猶豫的走入,巴黎的手一直扣在她腰際上。
她想了一下,「你個人的借條,我可以撕毀。」
她心不在焉的說:「上床?不,我還想看點書。」她拿了本書坐在窗前看了許久。
「夏蓉,那個人可不是能讓你玩弄於股掌之間的男人。未來,你是管不了他的。」
「是的,」他苦澀的說:「他不給我選擇的餘地。」
一名士兵進來通報:「他們綁走了強尼!」
「錯了,父親,難道你還看不出來,他的目的只是為了我的繼承權!」
「我明天就到卡地爾去通知她父親!我必須通知她的親人。晚餐之後,我想找辛克里太太談談。」
「你能怪我嗎?不過我沒有任何機會,我早就知道她中意的人是你了。」
巴黎決定,等這趟回去之後,他必須整頓一下他的家。他迫不及待要回去見他的妻子了。
終於,她做了一件令她丈夫滿意的事了。
「是那狂徒的弟弟!太好了,咱們不只可要回強尼,同時也可要回他們偷走的金子。」威爾心虛的說。
在巴黎的威脅下,老韓雷只好讓步,一個換一個。
「就這樣?」
夏蓉說:「你們在那邊做的或說的事情,搞不好會讓一個大水手臉紅呢!」
亞當從他衣櫃裏找出一件乾淨的上衣,「把這件穿在裏面就無所謂了。這件衣服可以讓你記得我。」
「怕什麼?你以為我會對你怎樣?」
他的關切令她羞愧。巴黎發現她毫髮無傷之後火氣就沖上來了。「等我剝了你的皮以後,我看你還敢不敢?」
那偉大的韓雷大人摑了她一巴掌,這一打打落了她的面罩。長髮一落,她的身分就曝光了。
她聳聳肩,「你可以在別人面前開我玩笑,我為什麼不可以?大人,我搞不好比你更能開玩笑,要不要打賭?」
巴黎回城堡時不敢奢望他的新娘會快樂的跑出來迎接他,不過,他在城門口遇到打獵歸來的特洛伊。於是兄弟倆就一起上樓了。
她看了他那羞辱性的字眼,但是她不予置評,只要約翰不傷害她就行了,怎麼寫都無所謂。
亞當一聽到他大哥強尼被綁不禁暗地一驚。
巴黎把在倫敦發生的事告訴他,也把自己被逐出宮廷的事一並告知。
他懷疑的看著她,「謝謝你,甜心。如果你是為了我才邀他的話?」
「他只是個孩子。」亞當說。
「我原想綁架個哥登,但你恐怕不夠資格。約翰.哥登恐怕不會為了一個搞他老婆的人付贖金。」巴黎拔出長劍,威爾.哥登立刻往後一退。「你給我套上一件便服,帶我到老伯爵的金庫去。」
巴黎與他的朋友交換了眼色,「他來得正是時候,正好向他借船。」
「你們自在的玩吧,我要走了。」瑪格麗特已有了一個計劃。今天上午,她才在愛丁堡遇到約翰.哥登。這個時候警告他說寇克本要攻打他們已經太遲,但是——她可以給他一個重要的情報——寇克本的新娘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寇克本堡。
「當然不是!我有個雙胞胎兄弟,所以很容易就把他瞞過了。」
「哦,不,你錯了。在我去英格蘭之前,他也是追求我的人之一。」她甜甜的說。
「亞莉珊卓,我不可能強|暴你的,不過我要跟你纏綿一番。」他乾澀的說:「我已經想你很久很久了。」
夏蓉十分愉快的說:「啊,是的,巴黎辦事一向很有效率的。」
她不知道這是真是假,但是她的確也嘗到嫉妒的醋意了。「你出門去打什麼無聊的仗的時候,我就到愛丁堡去挑一個情人。」
她張大了眼,「我相信你只是在嫉妒。」
「你是誰?你想做什麼?」那個男的近乎歇斯底里的嚷道。
「我向瑪樂司借另一艘船,我們可以各帶一百名人馬,總數兩百的精銳部隊必然可以將他們擊垮。」
「我並不是一個人在這裏的。」她勇敢的說。
兩個老友使了一下眼色發出會心的微笑,「你想的跟我想的是不是一樣呢?」
她聳聳肩,「那是沒有法律效用的。」
巴黎取出地圖,「要打就直接攻打韓雷城堡。」
黛比沒去找亞莉珊卓,夏蓉他們走了兩個多小時後她才到處找亞莉珊卓。找了半天,她開始往壞處想。於是她到馬房去看看雙胞胎的馬是不是都不見了。當她發現馬的確不見了的時候,她就恍然大悟了。她不只為亞莉珊卓的安全擔心,同時,萬一巴黎發現他妹妹也出征了,那可就慘了!
亞歷山大走上前來,他看著黛比問:「你快樂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