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惡魔情人

作者:維琴尼亞.荷莉
惡魔情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章

第二章

陽光下,翡翠躺在潔白的沙灘上,微風吹拂著她的黑髮。某種甜美的期待盤旋在她體內,她的心裏滿溢著幸福,因為他即將來到她身邊。
威廉看見她悠然嚮往的表情笑了。「我們上樓好好計劃這次的拜訪。慶祝會在下星期日。我打算搭乘『防衛號』。我會在當天早上繞過來接我的家人。」
琥珀對她的丈夫綻開個嫵媚的笑容,溫馴地挽著他的手臂。她知道他會對去愛爾蘭一事要求很高的代價,但她願意償付!
希望在琥珀的心中湧起。結婚十八年來,威廉始終不允許她回愛爾蘭。她警告自己不能懷著太高的期望,因為失望必然接踵而至。但她已不由自主地想像回到愛爾蘭,再次見到所有的費家人。還有約瑟。她閉上眼睛一晌,控制著自己的渴望。
「談到兒子,我介紹你認識一下我的兒女。這是洛霖,還有我的女兒翡翠,你已經見過傑克了。」
沒有言語的必要,渴望著碰觸,他們同時伸出手,指尖拂過彼此的面頰、喉嚨、肩膀。翡翠的手拂過他的心口,感覺到其下的跳動。他是完美的男性,她的愛爾蘭王子。他俯下身,嘴唇靠近她的,但在即將接近時,翡翠醒了過來,渴望灼痛地呼喚著他的名字。「席恩,席恩。」
「讓這個孩子呼吸,好嗎?」他的外祖父大聲道。「不然你們得在他生日前就埋葬他了。」
「我哥哥知道他必須做的事,但我隨時願意和你一起戰鬥。」席恩道。
儘管翡翠稍早的保證,想像那個放蕩的畫面確實令她嚇壞了。「我不相信你。」她軟弱無力地道。
「她從不曾抱怨。」席恩笑道。
翡翠的臉紅了。「我作了個夢。」她解釋道。
翡翠搖搖頭,說不出話來。
「女性一直就是曼莫斯的詛咒;全都是姊妹及女兒。」
貫徹對她的羞辱,他舉高他一向用來對付她的馬鞭,不容轉圜地等待她溫馴地吻上它。
「這正是我所害怕的,你這個沒膽量的孬種。十六歲的你應該已經由天使島的一端交媾到另一端了。」
「是的,」安德道,舉高杯子。「敬我的孫子們!沒有他們我們該怎麼辦呢?」
「不——翡翠,不要去問媽。我會告訴你。交媾是——脫|光衣服——和女孩子——睡覺。」
星期日上午,最早到達葛維史東的是費家的馬車,一輛又一輛的車子載來了為數眾多的費家人,廚房忙著送食物都忙昏了。其它古老的愛爾蘭家族也陸續前來慶賀。他們帶來了提琴,很快地大廳裏已經充滿了音樂及笑聲。
雷蒙看見孟家的船,走到碼頭迎接「防衛號」送來的貨。他招呼他的犯罪同謀,看見孟威廉身上的海軍制服時強忍著笑意。他需要這身制服來鼓舞他的勇氣,送這批槍枝過來。「這一路順利吧?」
「我本來也要這麼說的,外祖父,但被你搶先了。」
「太陽也早就離開你的窗子了,瑪姬。」瑪娜反脣相稽,針鋒相對。
所有的人幾乎同時開口說話。「你回來了,席恩?」「什麼風把你吹來的,席恩?」「有事嗎,席恩?」
「那正是我娶了你的原因。但歐家人的聚會恨可能墮落成為狂歡會。我不會讓我的珍珠暴露在那一群愛爾蘭醉鬼面前。對那些好色的愛爾蘭人來說,你太過誘人了。」
「制服帶給男人權威感,而很少人能夠挑釁權威。記得這一點,洛霖。沒多久你也會穿上海軍制服。放心,我們會鍛煉你成為真正的男子漢。」
「她致來了歉意,但她纖細的身子承受不了海上的風浪。」威廉輕鬆自若地道。和-圖-書
「母親會說服他的。他抗拒不了她的魔力。」翡翠向他保證。
如果她能夠忍受得了你這麼多年,我懷疑有任何事是她承受不住的,她在心裏想著。「我去看看他們,確定他們玩得愉快。父親,你代我為孟先生倒杯酒,好好招待他。」
「那麼你必須好好看守著你的心,親愛的,因為他絕對是個邪惡的流氓。」
翡翠點點頭,雙臂抱胸,似乎第一次察覺到她的乳峰。
「不要獨佔他,菲娜。留一些給我們。」費麗亞喊道。
琥珀深愛著她的女兒,立刻察覺到她女兒的心事。「親愛的,你今天似乎不太一樣。」
「是的,父親。」翡翠以清朗、堅定的語音回答。
「你們全部被邀請參加慶祝會。」席恩愉悅地道。伯爵終於拉著他進了圖書室,堅定地關上門。
他執起她的手,送到唇邊,坦然地欣賞她的美麗。艾琳知道這名英國人深深為費家女人的美麗著迷,不然當初不會被十五歲的琥珀吸引,娶了他所輕視的愛爾蘭人。
「老天,翡翠。幫助我引開他的注意力,拜託。」
「父親,今天你只能有半天談叛逆的事,另外半天必須要開懷歡笑。」
她已經做了她丈夫所要求的一切,甜美地、卑微地迎合了他每個要求。但愛爾蘭及約瑟值得。琥珀感覺像飄浮在歡愉的雲端上,屏息而期待不已。她已經想像著她會穿去慶祝會的衣服,還有翡翠的。她們會是慶祝會上最美麗耀眼的一對。
「每一個。」席恩肯定地道。
威廉瞇起眼睛,再次看向他如雕像般站立不動的一對兒女。翡翠穿著一件潔白素淨的洋裝,就像個乖巧的小女孩。「你是個乖女孩嗎?」他嚴厲地問。
「一如以往,」孟威廉以一貫的英國傲慢回答。他羨慕的目光打量著港口裏的兩艘新船。「那是你的船,雷蒙?」
「但他們是我的家人,威廉。我的伯父是基爾特伯爵。」
女孩們咯咯輕笑,討論她們想要給席恩的生日禮物。
她閉上眼睛,嘴角拂過蝴蝶羽翼般的輕觸。她微微一笑,緩緩睜開眼睛。他跪在她身前,目光熾熱地打量著她,銀眸裏滿盛著笑意。她持住他的目光,緩緩起身,跪在他身前。
席恩知道這是在比喻瑪娜是個老處女。
「歡迎返家,爵爺,我們非常想念你。」她撒謊道。
「我要怎麼辦?」他絕望地問,臉上變得毫無血色。
「好極了,我想你已經長大了。你的白馬王子長得怎樣?」
「我不會嚇壞的。而且如果你不告訴我,我要怎樣學到東西?算了,我去問母親。她什麼都懂。」
「我打算帶翡翠、洛霖及我的侄子傑克一起去。這一趟對那個孩子會有好處。他躲在你的裙子底下太久了,而我打算讓他成為男子漢。真正的男人應該能夠縱情酒色,並保持著清醒的頭腦。」
「我們什麼時候可以把貨移到葛維史東?」
一群費家年輕人包圍住席恩及約瑟。他們剛由碼頭回來,現在要去馬廄看兩兄弟的生日禮物。一會兒後,席恩和約瑟分別騎著兩匹神駿的純種馬匹出現,他們的父親及外祖父都驕傲不已。
「我很抱歉,洛霖,如果能夠,我願意和你交換位置,」這不是翡翠第一次想她應該被生為兒子,洛霖生為女兒。「母親會安撫他的脾氣,她一向可以。來吧,我們必須趕快。」
羅傑克渴切地伸手扶她上船。翡翠不得不hetubook.com.com接受,但一到船上,立刻遠遠地離開他。她討厭她的堂兄看著她的眼神。羅傑克長得並不算難看,和她的父親非常神似。今天他們也都穿著海軍制服,但羅傑克眼裏那抹狡獪的光芒就是令她看不順眼。
「很——很好,父親。」洛霖低語道。
「噢,洛霖,我絕不|穿著這種小女孩的服裝去愛爾蘭。」翡翠哀鳴道,厭惡地比著身上的衣服。
「你的生日快到了。你要什麼樣的生日禮物,席恩?」一名大膽調情的遠房表妹靠著他的手臂,似乎他的靠近令她太過軟弱得無法站立。
洛霖的臉龐脹得通紅。他父親輕蔑地笑了。「等你進了海軍後,我再好好啟蒙你。」
「等到我死後,這間圖書室就是你的了。約瑟可以留下法律及政治的書,但我希望你擁有其它的。」
「太過不敬了,而且這兩個名字聽起來就會招惹麻煩。」他們的母親苛責道,但太過深愛她的兒子,並沒有要求他們做任何改變。
伯爵點點頭,表情嚴肅。「當個愛爾蘭人真不容易。」
琥珀幾乎哭出聲。如果慶祝會會變成醉鬼的狂歡聚會,為什麼你要帶翡翠去?但她及時打住。她不會剝奪她心愛的女兒及兒子造訪愛爾蘭的機會。她在心裏重重地歎氣。現在她明白這不過是孟威廉另一場殘酷的遊戲。她的心像被刺了一刀,但卻不敢哭出聲,害怕流下的是血水。
「不要為我大打出手,每個人都有份的,」席恩揶揄道。「這個星期天在葛維史東有場慶祝會,你們全被邀請了。」
席恩在眾多費家年輕人的簇擁下走進城堡。工人的錘子聲及鑿東西聲音傳來。他的外祖父總是在整修這棟歷史悠久、可以追溯到中古時代的城堡。
孟翡翠掀開被單,翻身下床,穿好衣裳,按照她父親不在時的慣例,來到她母親的房間討論一天的計劃。
「試著呼吸。噢,父親過來了。」
孟威廉留下傑克監督卸貨,和雷蒙一起走向屋子。「我這一趟並沒有載多少彈藥,不過下星期我可以要人運來。」
翡翠由眼角的餘光看出洛霖就要嘔吐了。她故意將身軀探到欄杆外,十分清楚其後果。
祖孫倆熱情地擁抱。「進來,我們好好喝一杯,慶祝你的生日。我真無法相信你就要滿十九歲了。」
「父親說你應該交媾?那是什麼意思?」
「你看不出來嗎?她將他留在樓上,為了防止他虐待我們。」
「你已經讀完了大部分,歷史、神話、民間故事——用蓋爾語寫的。我知道你會好好珍惜它們。」
基爾特伯爵為自己及外孫各倒了杯威士忌。「我很高興你父親不是要約瑟送信來。他的名譽必須要潔白如雪。約瑟是下一任基爾特伯爵,而我不希望他牽扯上叛國的事。他和月光船長不會有關聯。」
「好的,」雷蒙點點頭。「你只需要安排運到天使島,剩下的就由我們接手。」
席恩委婉地拒絕了這些邀約。他的母親禁止他招惹家中的僕人及娘家的女孩,但這絕對不表示將滿十九歲的席恩過著禁慾的生活。偶爾他會找佃農的女兒,但他更偏好在都柏林恣意尋歡。他外祖父在都柏林有一棟華麗的宅邸,隨時歡迎他去住。席恩善用了這棟屋子,獵艷名單遍及黃狗酒館的女侍、瑞弗街上的鞋店店員,斯瑪戲院的女演員,及駐都伯林長官賀爵士芳心寂寞的英國妻子,而且她們絕對沒有抱怨!
「他絕對不會帶我們去的,」洛霖平板地道。「他輕和_圖_書視愛爾蘭人,認為他們是次等人類。」
艾琳看見他們走近屋子。她警告地輕掐她父親的手後,走向前歡迎孟威廉。「歡迎來參加我們的慶祝會。」
女孩再次地尖叫。
「就我所知,你們那一代共有二十三名費家人。你的父親明顯地生下了兒子。」
翡翠太過興奮了。她終究要到她夢寐以求的愛爾蘭了。從小母親就告訴她那個美麗的翡翠島上的故事,令她心嚮往之,而且現在她的愛爾蘭王子就在那裏!
洛霖衷心感謝翡翠太過純真得不明白他們母親的犧牲。他希望自己也能一樣,罪惡感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在船隻進港前,我們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你必須換好衣服,戴上假髮。我可以幫你結領巾。最重要的是,洛霖,試著隱藏你對他的恐懼。」
「我會和你們每個人跳一支舞。」席恩道,撫弄著站得最靠近的兩名女孩的髮辮。
「我並非單獨前來。我帶來了我的一對兒女,讓他們認識一下他們母親娘家的親戚。」
費安德寵愛地對著他的女兒微笑。雖然他沒有兒子可以承襲他的姓氏,但他的長女已經彌補了這項缺憾。她給了他兩個任何男人都會羨慕的外孫。
洛霖的臉上閃過強烈的驚慌。有那麼一刻,她以為他會騎馬就跑,但他似乎被定住在原地,無法動彈。
「那麼現在在歐家商船上的費家男人都是第三代了?」孟威廉深思地結論。
「不多,而且只有我活下來。我最小的弟弟剛出生不久就去世了,另外三個弟弟也只活到生下女兒就與世長辭。」
「你誤解我了,親愛的琥珀,」威廉冰冷的回答令她由雲端摔到地上。「你不可能去的。」
一群費家的年輕人聚集在瀑布旁,看著那些美麗的鮭魚奮力躍上瀑布。那些女孩看到席恩高興地尖叫出聲,圍住了他的馬匹。男孩也同樣熱切地招呼他。席恩深受所有費家人的喜愛。
雷蒙和洛霖握了手,慇勤地對翡翠行禮致意。很少有事情能逃過雷蒙一雙精明的眼睛。他看見這個姑娘在他提到他的兒子時臉紅了。「歡迎來到葛維史東。慶祝會已經開始了,花園裏到處是和你們一樣的年輕男女。過去好好享受吧!」他轉向孟威廉。「你的船員可以在碼頭上卸貨。如果需要幫助,我們有的是人手。」
「是皮鞭!如果今天你再次惹惱我,我就讓你嘗到皮鞭的滋味!」
「那對你比較容易,翡翠。回到倫敦後,母親會送你去聖文伯女子學院就讀,但我卻必須跟著父親加入海軍,在那裏他可以二十四小時地使喚我!那會是地獄般的生活!」
在天使島上的夏屋裏,孟琥珀比所有的費家人都更熱切期待著這次的慶祝會。
「它們屬於我的兒子。那艘較大的是約瑟的船,黑底銀邊的那艘則是席恩的。」他驕傲地回答。
「你們兩個小惡魔為你們的船隻命名了嗎?」雷蒙不甘示弱,大聲強調他送的生日禮物。
「你不可能真的認為我會讓我的妻子參加那一群醉鬼舉行的狂歡會吧?」
費琥珀誘惑的語音響起,將孟威廉的注意力引離開他兒子身上。「我希望你今晚能夠留下來過夜,爵爺。」
費安德和孟威廉已經多年不曾有過交集——至少就孟威廉所知道的沒有,伯爵譏誚地想著。十多年前他答應這名傲慢自大的英國貴族娶了他弟弟的女兒,並一直後悔至今。
不斷有費家女性過來擁抱他、親吻他。席恩幾乎無法越過大廳。
洛霖來到她身邊,翡翠興奮地道:「噢,洛霖,我無法相信我們真的要前往愛爾蘭了!和圖書」今天早上她又再次夢見她的愛爾蘭王子,那份甜美的期待仍然存留在她心頭。她情不自禁地低喚著他的名字。「席恩。」
費安德為他的外孫感到深深的驕傲。「席恩,你繼承費家人及歐家人之中最好的一部分。你有著惡魔般的頭腦,鉅細靡遺,無往不利。你擁有一切——智能、膽量及魅力——但我不能讓你和我一起戰鬥,為了艾琳。那會讓你母親心碎,」伯爵喝完了威士忌,暗示這個話題已經結束。
「別管瑪娜,」她孀居的妹妹瑪姬道。「她的起司早在放到捕鼠陷阱之前就變得太硬了。」
不到一個小時後,孟威廉注視著他穿著整齊的一對兒女。他的視線停留在他美麗年輕的妻子上。她熱切地走向前歡迎他,鞠躬行禮,敞低的領口下的乳峰挺立而出,一覽無遺。
「你不能離開,父親回來了。」翡翠氣喘吁吁地道。
他們打開圖書室門。六、七名費家女孩徘徊在走道上,等待她們的獵物。現在席恩已經十九歲了,可以開始找妻子,而費家人不正是最好的選擇嗎?就算他無意被婚姻銬住,只想要來段一|夜|情,費家人不也是最好的選擇?席恩另在曼莫斯停留數個小時,但已經有七名熱情的少女試圖引誘他上到隱蔽的塔樓!
翡翠的心狂跳,無法相信她所聽到的。想到可以再見歐席恩令她為之暈眩,而且還是去參加他的生日慶祝會!
「你不會邀請『所有』的女性吧?」羅瑞無法置信地問。
孟威廉注視著那對豐|滿的乳峰,開始想像稍後撫弄它們的情景。他執著她的手起身,想像著要她卑躬屈膝地滿足他的一切。
基爾特伯爵的藍眸閃動。「殺風景的女人!你們只會扼殺男人的樂趣。」
但該應酬時還是要應酬的。安德倒了杯愛爾蘭威士忌給他。「你是個幸運的男人,孟威廉。你有我所沒有的,一個兒子,」他妻子的第一胎是對雙胞胎——一男一女,但只有艾琳存活下來。「女兒是無法避免的。無論是活著或已去世的費家人都在生女兒,但兒子偏偏非常少。」
席恩對約瑟眨了眨眼。「我們這兩個小惡魔除了把我們的船隻命名為『地獄火』及『硫火』外,還會取些什麼名字呢?」
「你答應和我們跳舞?」她們異口同聲道。
席恩降低音量。「慶祝會在星期日,貨也在同一天到達。」
「我們星期日什麼時候出發?」她熱切地問。
一如以往,孟威廉對這批貨的最終目的並不感興趣,這也是兩個人能夠在一起合作這麼久的原因。孟威廉只對每一趟貨能夠帶給他的金子感興趣,雷蒙也樂得如此。
「親愛的席恩,見到你真好,」瑪娜喊道。「艾琳和她那個魔鬼般英俊的丈夫相處得還好吧?」
「不是剛剛說過了嗎?」
「謝謝你,外祖父,」席恩欣賞地撫弄胯|下黑馬的鬃毛。基爾特伯爵養好馬,這兩匹馬是他送給外孫的生日禮物。「我決定叫牠『惡魔』。」
洛霖皺起眉頭。「我不能告訴你,那會嚇壞你的。」
他放開她的手臂時,她幾乎軟癱在地上。她父親是個可怕的人,而且殘暴無情!但她的心裏也有著一絲安慰。她拯救了洛霖不被父親責罵,而且成功地擺脫了那頂可怕的假髮!
噢,是的,孟威廉想著。我的愛爾蘭遊戲會需要玩上一整夜。他自外套口袋裏取出信。「我臨時決定由利物浦過來,帶來歐家的慶祝會的邀請函。」
翡翠握緊他的手,轉身面對父親。「您這身制服非常帥氣,https://www.hetubook.com.com父親。」
海風吹走她的假髮,落入了萬丈波濤之中。「噢,」她假裝哀泣道。「那是我最好的一頂假髮!」也是她唯一帶上船的一頂。
琥珀的嘴裏像是嚼著灰。懇求只會令他更加得意,兩次的回答仍然會一樣。
她父親的眉頭可怕地皺了起來。他粗魯地抓著她的手臂,拉著她到階梯處,指著上面掛著的一個袋子。「你知道裏面是什麼嗎?」
「歐雷蒙每年都為他的兒子召開生日慶祝會,人們爭相被邀請參加。今年我考慮帶我的家人去露面。」
邀請函肯定會在曼莫斯造成騷動,特別是席恩親自送過去的。席恩的外祖父,基爾特伯爵費安德所住的曼莫斯城堡距離葛維史東約十二哩路。伯爵擁有美麗的基爾特郡數百畝的土地,包括萊爾河在內,一直到菲勒河的匯合處,形成了被稱為「鮭魚躍」的瀑布。
費安德離開工人,迎向前歡迎他的孫子。「席恩,我必須說每次我看到你,你都變得更加英俊了。」
「夢中有你的王子嗎?」
她的心絞痛,似乎停止了跳動。
孟威廉立刻同意了,一臉如釋重負的表情。雷蒙在心裏偷笑。他敢用他的每一分錢打賭彈藥早就在天使島了,只是孟威廉太過懦弱,不敢在自己乘坐的船上載運足以將他拉到地獄去的炸藥;孟威廉手上染了太多罪孽,深怕造物主會決定找他算帳。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必須戴著頭上這頂天殺的白色假髮。她的母親為她挑選了一件美麗的綠色天鵝絨禮服。在她的精心打扮下,翡翠褪去了少女的青澀,成為成熟美麗的女性。但她的父親卻堅持她必須戴假髮——因為英國淑女都是這樣。
洛霖的表情蒼白。「我希望海上的風浪不要太大。我不想在父親面前羞辱自己。」洛霖艱困地道。
席恩咧開唇笑道:「直至你考慮另一種選擇。」他欣賞地撫過那些皮封面的書籍。
「這些書就像我的老朋友。」
「你們看不出我回來了嗎?」席恩笑著下馬。
「我們必須改天再探索你的水晶洞穴了。你父親回來了。去找洛霖,告訴他不要離開,趕快回來。我們只有時間穿好衣服。」
席恩將馬匹交給羅瑞照顧,跟著外祖父走進大廳。眾多的費家阿姨迎上來歡迎她們心愛的外甥。
「也該是時候了。琥珀呢?」艾琳尖銳地問。
翡翠童稚的臉上閃過狂喜。「他是愛爾蘭人。」
她抬起的下顎顯示她並沒有被嚇倒。孟威廉轉向他的兒子。「你的表現呢?」他的語氣更加嚴厲。
孟威廉在心裏咒罵自己是個傻瓜。費家人是如此眾多,他從不曾認真考慮繼承基爾特伯爵的人選。為什麼他沒想過歐雷蒙的長子是費安德的繼承人,也是下任的基爾特伯爵?一個絕妙的計劃在他心裏成形。何不將他的女兒翡翠許配給約瑟?也許有個女兒對他畢竟還是有點用處的。
翡翠到洛霖的臥房時已經看不到他了。她毫不猶豫地下樓出到馬廄。洛霖剛剛騎上他的威爾斯小馬。翡翠的哥哥不像她是愛爾蘭的黑髮綠眸。不幸地,洛霖繼承了他父親的棕髮及蒼白的肌膚。
「他們會上樓好幾個小時。」洛霖道,他的表情像是要吐。
琥珀在她女兒的額上印下一個吻後,下床走到落地窗前打開,出到陽台上。她看見海面上有一艘船正由利物浦的方向航來。她沮喪地認出了那是她丈夫的船「海燕號」。琥珀迅速地回到房間。
「慶祝會?」琥珀的語音一窒。
「同一晚,用載運費家人往返慶祝會的馬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