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夜城03:夜鶯的嘆息

作者:賽門.葛林
夜城03:夜鶯的嘆息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章 絞死者之女

第一章 絞死者之女

我故作輕鬆地點點頭,試圖在臉上展現出自信。「所以他們才來找我。我有辦法找出不為人知的答案。待會兒見了。」
「殺了我,你要怎麼對付梅琳妲?」我說。
他的外表依然很像婚禮照片裡的樣子,不過就跟梅琳妲一樣也經歷了一些轉變。昆恩身上穿的還是那件黑皮衣,只不過上面的小飾品都已經骯髒、生銹。他的身體被關在一個精神牢瓶裡,那是一種專為囚禁死者靈魂而設的玻璃櫃。巨大的電纜線穿過牢瓶的兩側,插入昆恩的雙眼、嘴巴以及身體上許多的大洞裡。自太陽中擷取能量的陽光運轉手昆恩,如今被人擺在這裡成為一顆大電池。精神牢瓶囚禁了他的軀體與靈魂,進而控制他的力量。電纜線吸收了他的力量,經由文森的機器轉化,最後成為夜城中主要的電力來源。
隊長正要說話,不過我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必管我。如果我連一個愚蠢的保全人員都應付不來,那我乾脆退休算了。我對那個保安笑了一笑。
「他知道。」梅琳妲說。她的聲音細微但是很清晰,彷彿穿越無法想像的距離直達我的耳中。「你很會挑地方,文森。你挑了一個夜城之中距離我們家族最遠的地點,加上發電廠動工之前私下施行的血祭以及種種誓言,的確可以擋得住任何惡靈侵擾——除了我之外。我乃是黑暗的聖者,世上所有陰影都是我的門戶。我花了足足六年的時間才終於探出你的下落,不過如今既然被我找到,你就別想逃出我的掌心,因為我唯一關心的東西就在此地。我是來報仇的,文森。親愛的朋友,文森,你將會為了對我及昆恩所做的惡行付出代價。」
所有人開始照相、喝酒、吃點心,多年的宿敵們保持在安全距離外對彼此點頭問好,有些甚至展開禮貌性的交談。新郎新娘接過斟滿頂級香檳的喜宴酒杯,向所有家族成員跟美好的未來乾杯。十分鐘後,他們兩個都死了。喜宴杯裡被人下了毒。在醫療魔法及現代醫術來得及做任何事之前,一切就已經結束了。下毒的人顯然是個專家,事先完全沒有任何徵兆,直到昆恩毒發身亡,所有人才知道出事了。梅琳妲撐得比較久。她將丈夫的屍體抱在懷中,落下了一滴眼淚,然後趴在他身上淒涼逝去。
「你知道我是誰,」我冷冷地說。「我有預約。」
他執意扣下扳機,不過沒有任何子彈擊發。就聽他喉間發出十分不爽的聲音,硬吞了一口口水,然後退到一邊。我大剌剌地從他身旁經過,就當他根本不存在一樣。在我穿過大門,進入接待廳的時候,那傢伙已經被開除了。
梅琳妲在精神牢瓶周圍徘回,以無比思念的神情看著她死去已久的愛人,但是卻沒有辦法觸碰到他的身軀。我伸出手指觸摸牢瓶上的玻璃,試探著它的硬度。
「你的槍裡已經沒子彈了。」我說。「不要擋路,不然待會就會輪到你的內臟。」
「通常我也不帶槍,不過這一連串事件發生之後,我開始覺得帶把武器在身上比較安全。」他從外套內袋裡取出一把銀色的槍,看起來威力強大,頗具未來風格。文森驕傲地舉槍說道:「這是把雷射槍,可以發射足以對抗黑暗勢力的強化光線。這是我另一項發明。如果不是管理發電廠佔用了我大部分的時間,這把槍的威力絕對不止於此。我沒看到有人,約翰。你看到了嗎?」
「是你殺了他們——」我說。「你謀殺了梅琳妲跟昆恩。但是你跟他們是朋友呀——」
「離開那裡,約翰。」文森說。
「我的命令是要清查人員身份,」隊長道。「並且射殺所有不在核准名單上的人。」
接著文森帶我參觀整座發電廠,包括從來沒有外人到過的地底設施。地下的廠區非常乾淨,並且安靜到十分詭異的地步。真正的發電機本身體積比我想像中要小得多了,而且幾乎沒有任何噪音。我看到許多控制面板、儀器、讀數,以及許許多多閃閃發光的高科技產品,雖然對我不具有任何意義,不過我還是不時地發出讚歎聲。這裡的一切都是文森親手設計的,然而那都是在他還是個技|師,還沒當經理人的年代的事了。他一邊帶我參觀,一邊講解著每台機器的用途,不過我都左耳進右耳出,臉上帶著禮貌性的笑容,隨時注意破壞者的行蹤。最後,文森終於講解完所有機器了,而我們也正好在一道巨大的鋼門之前停下腳步。他看著我,顯然期待我說些讚賞的言語。
文森跟我兼任會場接待員,主要任務是幫客人帶位,給大家繳械,維持現場秩序,隨時準備阻止任何試圖擾亂會場的行為。當時我倆都很年輕,還處於建立個人名聲的階段。文森的綽號是「技|師」,因為他有能力製造及維修任何東西。「魔法是很方便。」他總愛這麼說。「但是科技才是穩定的長久之道。」他特別為了這場婚禮製作了一台自動綵帶噴灑機,並且在會場上一有空閒就跑去改良它的功效。他跟昆恩從小就是好朋友,在這段戀情還未公開的時候,他曾經多次冒著生命危險為兩名愛人跑腿傳訊。梅琳妲是我僅存的幾名童年好友之一,因為她所繼承的力量強大到連我的敵人也不敢輕易招惹。
「我不帶槍。」我說。「沒有必要。」
我漫步走入擺設華麗的接待大廳,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氣焰,只可惜沒什麼用處,因為這裡根本一個人也沒有。接著我聽到身後傳來電子鎖鎖門的聲音,表示有人知道我來了。我環顧接待大廳,很快地找出天花板上所有攝影機的位置。我看到每台攝影機的電源燈都是亮著的,於是就站在原地,任由攝影機後的人好好觀察我。我想我的外表還算得體,白外套比平常乾淨,而且應該有記得刮了鬍子再出門。有時候外表是很重要的。突然之間,隱藏式https://www.hetubook.com.com擴音器中傳來一陣雜音,接著我就在空蕩蕩的大廳中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走進藍色的門,然後一路跟著牆上發光的箭頭走去。離開豪華的接待廳後,普羅米修斯電力公司內部可就沒什麼特別值得一提的了。狹長的走道、空白的牆壁、標號的房門、磨損的地毯,到處都是一片死寂,彷彿整棟建築都已經停擺,默默地等待著壞事發生。最後箭頭將我帶到一扇畫有普羅米修斯公司商標的房門,而在門後等著我的正是經理兼老闆本人——文森.克萊門。
他露出職業性的笑容。「我需要的是你其他方面的專長,約翰。我要你幫我找出究竟是什麼人想要把我搞垮。」
我還真沒想到他會這麼說。「為什麼找你?為什麼會選在六年後才來找你?」
我走出密室,將兩具屍體留在裡面,然後再一次運用天賦找出發電廠的自毀裝置。我知道這裡一定有這種設計的,因為文森是個為了捍衛秘密不擇手段的人。我走到安全的距離之外,啟動了最後倒數,然後叫廠外的安全人員立刻離開。在看到、聽到我的聲音及眼神之後,所有人都聽從我的建議轉身就跑。等我走到三條街之外的時候,整座普羅米修斯發電廠就在一陣爆炸之中毀滅殆盡。我頭也不回,繼續向前走去。
文森臉色發白,冷汗直流,雷射槍口四處亂比,不過持槍的手卻在顫抖。「來吧,來吧。」他嘶聲叫道。「這裡是我的地盤。我準備好跟你面對面啦。」
夜城裡任何形式的能量都有,不過想要在這裡成為電力供貨商的話,不但需要穩定的能量,還得要不受外界干擾才行。不管怎樣,夜城中形形色|色的霓虹燈光總是得要有電才能運作。身為一座大城市中的小城市,夜城擁有許多能量來源,包括某些不合法甚至不自然的能量,比方說活人血祭、囚禁神祇、折磨理智,甚至是吸收了能量力場的小型黑洞。還有一些十分浩瀚恐怖、詭異奇特的能量來源,以人類心智無法承受的方式運作。夜城裡沒有多少人在乎電源是哪裡來的,大家只要看到燈會亮、車會跑就行了。然而,整個夜城史上唯一曾經提供穩定電力來源的只有一家名為普羅米修斯的電力公司。或許魔法能量較為華麗,但是夜城裡的尖端科技絕對不比任何巫術遜色。
他突然不再說話,因為我們同時聽到某個奇怪的聲響。走道另一端的某台機器開始劇震,其上的一個通風口冒出濃密的黑煙。在警報聲響起之前,那台機器已經自動關機。文森後退兩步,背部靠上了身後的大鋼門。
文森開了一槍。雷射穿越了她泛著光芒的軀體,不過她卻沒有半點受傷的跡象。
「好吧。」我說。「那單純只是討厭你的人呢?最近有樹立任何新敵人嗎?」
「真是一場可憐的悲劇。」文森說著拿起了相片。「我依然懷念他們。似乎我的生命有一部分隨著他們一同死去了一樣。有時候,我認為自己之所以留著這張照片,只是為了提醒自己生命中最後一段真正快樂的時光。」他放下照片,對我笑道:「真希望他們可以親眼看見這個地方,我最偉大的成就。只可惜如今有人想要毀掉它。這也是我請渥克找你出馬的原因,約翰。你能夠幫助我嗎?」
我的眼角突然瞄到一個白白的東西,不過轉頭過去的時候,那東西卻早已經不見了。接著我又在兩台機器中間的陰影處發現了一道白色的蹤影。對方閃來閃去,消失出現都只是一眨眼的時間,但是每次出現都在不同的位置,有如月光一般朦朧,不過也漸漸開始凝聚出一個蒼白的臉部輪廓。它在陰影之間游移,始終不踏入光線照明的範圍,然而顯然是在步步向我們逼近,或許,是在向我們身後的鋼門,普羅米修斯電力公司的核心秘密逼近。
「我不用槍,從來不用。因為槍枝受限太多了。」
「競爭對手方面呢?」我說。「有沒有可能是同業幹的?想要奪取你們公司的生意?」
「我難道不知道嗎?問題是這裡應該是高科技、低魔法的區域。如果有重度魔法使用者出現在這附近的話,早就該觸發各式各樣的警報才對。不管破壞電廠的是什麼,總之是在科學上或是魔法上都超出我的知識範圍的東西,肯定從來不曾接觸過。」
「也許兇手認為我知道些什麼,雖然我一點線索也沒有。又或許一切都是因為你的歸來而再度動了起來,約翰。打從你回到夜城之後,許多沉寂已久的宿怨又開始浮出水面了。」
「他們令我失望。」他冷冷地道。「在我最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竟然不肯幫我。這座發電廠是我的畢生夢想,你知道嗎?這是一個能夠為夜城提供穩定電力的方法,簡直就是張印鈔執照,是我一生所追求的目標。只要昆恩肯幫忙,我就可以完成我的夢想。只要他肯把身體借我研究一下,我就可以在實驗室中創造出使這座發電廠成真的力量。但是當我把這個想法告訴他的時候,他卻一口回絕。說什麼他的力量是家族秘密,不能跟其他人分享。我為他付出了這麼多,他竟然連這點忙都不肯幫!我去找梅琳妲,要她幫我勸昆恩,但是她根本不願意聽。她跟昆恩想要共同計劃一個全新的生活,而我完全不在他們的計劃之中。」
「很不錯,只不過我不太懂得欣賞。科技對我而言向來都是十分神秘的領域。我可是那種連錄影機上的時間都要秘書幫忙調整的人呢。」
我不喜歡太常使用天賦,因為這樣會向我的敵人洩露自己的行蹤。
屍體看著鬼魂,兩者相視一笑。自從婚禮過後,這兩人直到今天才終於能夠再度重逢。這時文森跌跌撞撞地向前衝來,視力還沒完全恢復,不確定他想對誰開槍,不過我並不打https://www.hetubook.com.com算冒險。我低頭抓起一條電纜線,向前跨出一步,當場就將纜線插入文森眼中。纜線深深陷入眼洞裡,毫不遲疑地吸吮著文森的生命能量。就聽他大叫一聲,抽動幾下,身體落地之前就已經死去。
「那你手下為什麼這麼害怕?」我低聲問道。「只要壓力再大一點,他們就會開始自相殘殺了。」
「有內奸?」為了表示有在聽他說話,我禮貌性地問道。
我跟他不算很熟,不過許多年前也還稱得上是朋友。文森.克萊門是個一輩子都為了成功汲汲營營,隨時都在找尋發財機會的男人。普羅米修斯電力公司終於讓他達成了自己的目標。文森的個子很高,穿著體面,滿臉皺紋,頭頂全禿。他身上的西裝大概是我一年所得都買不起的高檔貨。
隊長鬆了一口氣。「這是我今晚聽到的第一個好消息。哈囉,泰勒。真的很高興在這裡見到你。這次的事件讓我的手下非常緊張。」
我走過隊長身旁,對著大門走去,不過旁邊突然跑來一個保全人員擋住了我的去路。這是個身材巨大的傢伙,全身除了肌肉還是肌肉,半自動機槍在他手中有如玩具一般。他以一種自以為很嚇人的凶狠表情看著我。
如今對方同時出現在很多地方,幾乎有黑影的地方就可以看到它的蹤跡,毫不停步地接近我們。對方身泛白光,忽隱忽現,雙臂修長,敵意甚濃。就看白影兩手一揮,瞬間地上所有碎片通通騰空而起,有如一堆金屬冰雹對著我們直撲而來。我兩手抱頭擋在文森身前。撐過這陣金屬雹之後,我們抬起頭來,發現那道白影如今站在一台機器之前,正以超自然的蠻力將其撕碎。文森大吼一聲,對準白影就開了一槍,不過對方卻在被擊中之前就已經消失。我的背緊緊貼在鋼門之上,打量著四周形勢。這裡沒有其他出口,我們完全無路可逃,於是我做了唯一能做的事,開啟了我的天賦。
「看來你過得很好。」我禮貌地說道。「擁有成功與財富的感覺是否跟你之前想像中一樣呢?」
「競爭是一定有的。」文森皺眉道。「但是夜城裡沒有其他公司有足夠的實力吃掉我們的生意。普羅米修斯提供整個夜城百分之十二點四的電力,如果我們倒了,夜城將會有很大的區域就此陷入黑暗。沒人願意見到這種事情發生。其他公司想要接手的話只會將自己逼向毀滅的道路。」
若不是渥克帶了大隊人馬待在會場的話,這場喜宴必定會以暴力收場。兩大家族的人馬當場氣瘋,相互都說一定是對方的人幹的。渥克以強勢的手段分開了雙方人馬,直到他們全部離開會場,發誓絕對要對方付出代價。接著渥克運用所有能動用的權勢,下令全力調查此事,然而什麼線索都沒有找到。嫌犯很多,因為當年雙方家族都有不少人反對這門親事以及停戰協議,只不過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起訴任何人。在調查期間,兩大家族已經展開無數次街頭械鬥,只要有人蠢到落單,馬上就會被對方家族的人毫不留情地屠殺。最後,當權者介入,威脅著要將兩大家族通通逐出夜城,這才終於停止了這場紛爭。
「啊,這樣呀——」我說。「那些人給過我什麼好處?」
梅琳妲.達斯克以及昆恩,絞死者之女以及陽光運轉手,雖然死去但卻不再分離,此時早已攜手離去。他們的眼中只有彼此,根本不再在乎復仇這類的小事。昆恩的屍體如今只剩一個空殼,靜靜地跟他的老朋友文森一起躺在地板上。我看了看昆恩的屍體,心中盤算著是否要將他帶回家族重新埋葬。既然我無法證明今天在這裡發生的事,那麼只要兩大家族的停戰協議依然有效,還是不要做出任何可能挑釁的行為比較好。畢竟,當初文森還能找什麼人來當金主?除了兩大家族中某些派系的人馬之外,還有誰會在他失敗這麼多次之後依然願意借錢給他?
「沒錯。」文森說。「對方很明顯缺乏真正的科技知識。這裡起碼有十幾個一旦遭到破壞就可以癱瘓整座電廠的重點部位,不過對方卻一個都沒去碰。當然,還有一個堪稱普羅米修斯電力公司心臟部位的秘密處理器。那是我個人的發明,放置在一個鋼鐵密室之中,並且配有頂尖的防禦措施。如果沒有正確的密碼,就算是當權者也不能輕易進入。」文森對我靠來,以懇求的眼神說道:「你一定要幫我,約翰。這次的事件不止關係到我個人的生命財產。如果普羅米修斯倒閉,整個夜城都會面臨供電不足的狀況,這樣是會鬧出人命的,好幾萬人的性命都危在旦夕。」
我站在街角的陰影之中,靜靜地觀察著普羅米修斯公司大樓。這棟大樓的外觀是一棟以玻璃跟鋼鐵建築而成的高樓大廈,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位於最上面的幾個樓層屬於行政辦公用途,中間的樓層是研發工作的實驗室,而最底下的幾層是營銷公關部門所在。至於發電廠本身,傳說中質量並重的現代奇觀,則應該是被深埋在地底之下。我說「應該」是因為據我所知,世界上沒幾個人真正親眼看過這座發電廠。整座電廠都是自動化管理,藉由一個控制中樞運作。六年來沒人知道這個控制中樞長什麼樣子,也沒人知道電廠的運作原理。要保密到這種程度並不容易,因為夜城是個很難藏住任何秘密的地方。
我猜想對方多半是某種鬼魂,可能是隻喧鬧鬼,這就可以解釋閉路電視沒有錄到任何影像的原因。只要動機足夠,鬼魂是可以在科學及魔法之間的界限中遊走的。然而如果是這樣的話,文森需要的就是個祭司或驅魔師,而不是私家偵探。我對文森提出建議,他聽完非常生氣。
他們秘密交往了好幾個月,最後終於公開了戀情。兩大家族無法接受和*圖*書,幾乎為此展開大戰。然而梅琳妲與昆恩非常堅持主見,藉著他們所承襲的力量,各自威脅著要跟自己的家族斷絕關係,就算私奔也不願意分開。最後,他們舉行了無比盛大的婚禮,邀請了兩大家族所有的成員參加。一方面是要跟對方炫耀自己的實力,一方面也是預防對方在婚禮上惹事生非。當天,夜城裡所有的名人通通到場,就連渥克都親自跑來主持會場安全。那裡本來應該是夜城之中最安全的地方才對。
他對我點頭、微笑、握手,不過顯然心思根本不在我身上。任誰都看得出來他此刻正被很麻煩的事情困擾著。他領著我進入辦公室,探頭看了看走廊上有無異狀,然後很快地關上房門並且上鎖。接著他請我坐在客用座椅上,然後走到昂貴的紅木辦公桌後坐下。這間辦公室看起來十分舒適,牆上的壁紙精美,地上的地毯厚實,加上角落那座高科技酒櫃,在在顯示出這是一間屬於成功人士的辦公室。只不過辦公桌幾乎埋在成堆的文件之下,還有一面牆上裝滿了閉路電視,隨時顯示著發電廠內部各個角落的影像。我看著這些閉路電視好一會兒,裝出一副興致盎然的樣子,不過事實上發電廠裡的機械對我來說實在太過專業。我分不出渦輪跟茶壺的差別,只知道所有機械看起來狀況都十分良好,而各個走道也都空無一人。我回頭看向經理,他又對我笑了一笑。
「他來了!破壞者——他從來沒有這麼深入過。他一定一直都在跟蹤我們——你有武器嗎,約翰?」
「動工之前我就已經找了好多人對這個地點進行背景調查,沒有人跟我說這裡會鬧鬼。這整個地區應該都不受到魔法跟超自然能量的影響才對,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把發電廠蓋在這裡的!我是『技|師』,我製造高科技產品,這是我的天賦,就像你會找東西一樣,約翰。我不知道要怎麼對付鬼魂,你才是這方面的專家。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我展開天賦,輕而易舉地找到精神牢瓶的入口,將之撕開一條裂縫。對昆恩來說,這一點點的縫隙已經足夠了。他的身體開始巨震,瞬間綻放出強烈的光芒。陽光刺眼,沒有任何肉眼可以逼視。文森跟我同時轉開頭去,伸出雙手擋在眼前。精神牢瓶無法承受陽光運轉手的力量,最後終於爆炸,有如雨滴一般灑出玻璃碎片。我強迫自己轉頭,拚著眼睛刺痛也要親眼看著昆恩自牢瓶的殘骸中走出。他拔出臉上跟身體裡的電纜線,任由它們有如斷肢殘臂一般在地上抽動。
「他的目的就是要毀了我!我以為這很明顯,不是嗎?」
「喔,既然已經確定是梅琳妲,相信我一定會想出辦法的。說不定我該為她打造另一個精神牢瓶。」
普羅米修斯電力公司是個近代非常成功的企業案例。公司成立不到六年,憑借穩定的電力以及便宜的價格,迅速成為夜城最主要的電力供貨商,市占率高達百分之十二。基於這樣的重要性,最近發生在該公司電廠的蓄意破壞事件自然就必須立刻解決。這一點,渥克再三跟我強調。渥克是當權者的代表,而當權者是一群身居幕後的權力中心,所有夜城的居民都在他們掌控之下。渥克三不五時會僱用我去執行一些工作,因為我辦事可靠、效率奇高,而且對他而言完全是可以犧牲的消耗品。
「很高興再度見到你,約翰。」他的聲音穩健、沉靜,帶有一點虛假的文雅氣息。「打從你回來之後,我就不斷聽說一些有趣的事跡。」
「想都別想,約翰。如果你打破牢瓶,截斷了昆恩跟發電廠之間的連結,那整間電廠就算完了,夜城將會失去我所提供的所有電力,到處都會停電,數以千計的人們將會死去。」
梅琳妲看著我,默默地懇求著。精神牢瓶中充滿了光明,完全沒有任何陰影可供她運用。我看著牢瓶思考,文森則將槍口對準我的肚子。
他講到這裡停了下來,因為發現我在看他擺在桌上的一張照片。那是一張婚禮的照片,放在很簡單的銀色相框之中。新娘、新郎、伴郎與我。儘管那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不過在我記憶中彷彿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本來那該是兩個大好青年一生中最快樂的一個日子,可惜最後卻演變成時至今日依然令人無法忘懷的淒慘悲劇。無法忘懷的主因,在於釀成這樁悲劇的罪魁禍首到今天都還沒有找到。
「有死人嗎?」我皺眉問道。「我聽說只是單純的破壞案件。」
「一切都從兩個禮拜前開始的,約翰。本來一切都很正常,跟其他的日子沒什麼兩樣,但是我們一個主渦輪機卻突然故障了。經過我的手下調查,發現那台機器遭到外力破壞。動手的人並不專業,純粹是以暴力手段將機器內部全部掏空。我的人在一小時內就修好機器,再度上工,想不到沒過多久又有別的地方傳來系統癱瘓的消息。接下來一切就是依循這個模式。我們一修好某部機器,馬上就有另外一部壞掉。別的不說,光是備用零件的花費就已經非常可觀了。對方的破壞手法沒有固定的跡象可循,根本只是毫無理性的暴力破壞。」
婚禮過程十分順利,兩家人馬都極力克制,沒有任何人膽敢惹事。婚禮儀式結束之後,所有人都歡呼鼓掌,有些人甚至真的以為數百年來的家族戰爭將在當天劃下句點。新郎及新娘紅光滿面地一起離開了教堂,就好像他們屬於彼此一樣,就好像他們的生命直到相遇的那一刻才真的算是完整了一樣。那是自動綵帶噴灑機第一次發揮它應有功效的一刻。
他笑了笑:「差不多。你覺得我的公司怎麼樣,約翰?」
文森走進密室,槍口對著我。他笑了,不過笑聲中有點顫抖。
「還沒死人,不過已經有不少人受傷了。」隊長陰沉沉地說。「破壞電廠的人顯然並不hetubook•com.com關心他人的性命。過去三個晚上我已經折損了四十名手下,但是卻一點蛛絲馬跡都查不到。沒有人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每次事情發生的時候都已經太遲了。我將整棟大樓封鎖得比鴨子的屁股還要緊,但是那渾蛋就是有辦法混進去。」
「最好的朋友。」文森說。他不再顫抖,聲音也穩定下來。「我願意為你們兩人做任何事,梅琳妲,但是你們卻在我需要你們的時候讓我失望。於是我在喜宴杯中下毒。我必須這麼做。下毒的過程出乎意料的簡單。誰會去懷疑伴郎呢?從來沒人懷疑過我,連渥克也不例外。」他突然看向我,臉上發出詭異的微笑。「我本來就猜想是梅琳妲在從中破壞,不過還是需要你來幫我確認,於是我請渥克用我的名義與你接觸。因為只要靠著你的天賦,我們就可以讓她無所遁形。你只需要幫我限制她的行動就好了,我的雷射槍將會把她徹底毀滅,永遠無法回來找我麻煩。幫我這個忙,約翰,我會讓你成為普羅米修斯的合夥人。你將會得到超乎想像的權力與財富。」
「普通的槍對你無效,約翰。我知道。我知道你有辦法取出槍裡的子彈。不過這可是把雷射槍,它能夠輕易地殺死你。很棒的武器,直接從昆恩身上擷取能量。所以我勸你最好乖乖聽話,用你的天賦箝制梅琳妲,讓我消滅她。要不然的話,我就會慢慢地將你折磨致死。」
新娘名叫梅琳妲.達斯克,綽號「絞死者之女」;新郎名叫昆恩,綽號「陽光運轉手」。她身穿一件純白禮服,綴著乳黃色的裙襬;他穿的則是一件上好的牛仔裝,全身黑皮剪裁,綴以閃亮的鐵片及銀飾。至於身穿租來的燕尾服,站在快樂的小兩口兩旁的則是身為伴郎的文森.克萊門,以及我這個新娘最好的朋友。梅琳妲和昆恩,夜城裡最有權勢的兩大家族之後,在那一天共結連理,也在同一天裡遭人謀殺。
「我原先也是這麼以為,但是所有員工都已經一個禮拜沒來上班了。事情一爆發,公司老闆就叫他們全部回家休息,等候通知。整棟大樓如今只剩下老闆一個人在裡面。為防萬一,我還針對員工進行了安全調查,不過仍查不出什麼可疑之處。大部分員工的年資都很淺,應該不會對公司產生這麼大的怨念才是。」
「為什麼?」我盡量保持心平氣和地說道。「你們三個是多年好友,比家人還親。到底為了什麼,文森?是什麼讓你變成殺人兇手?」
她偏過頭去,不再看我。顯然我並不重要。她所有的注意、所有的憤怒,通通集中在文森身上。
我慢慢抬起手來,攤開手掌,一堆子彈自我指間滑下,落在目瞪口呆的保安腳邊。
夜城裡的故事很少會有快樂結局,即使是最偉大的名人或是最有權勢的強者都有可能成為悲劇的受害者。梅琳妲屬於黑暗勢力,力量的泉源來自陰影及巫術;昆恩身屬光明的一份子,他所能控制的強大力量來自於太陽本身。他們的祖先,最古早的「絞死者」跟「陽光運轉手」,早在數百年前就已經是你死我活的宿敵,而在經歷無數個世代之後,兩大家族的仇恨與日俱增,絲毫沒有消弭的跡象。梅琳妲與昆恩,在這場永無止歇的仇恨衝突之中,從小就被灌輸了痛恨彼此的負面思想,卻在少有的停戰時段中相遇,而且一見鍾情。
「那要看這個鬼的目的為何。」我說。
這稱不上什麼成功的案子。我的客戶死了,沒有對象可以收錢。渥克多半會為了發電廠毀滅而大發雷霆,更別提有多少人會因為這次停電而受到傷害。然而,這一切都不重要。因為梅琳妲.達斯克跟昆恩都是我的朋友,沒有人能在殺害了我的朋友之後還奢求有好下場。
我當時就該警覺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只不過每當有人紅著眼睛講故事的時候,我總是會被迷惑。
本來我一定會竭盡所能找出兇手的,只可惜婚禮結束沒多久,我自己的生活就面臨了極大的轉變,最後並以蘇西.休特在我背上開了一槍作為結尾。我逃離了夜城,發誓從此不再回來。
他微笑道:「如果是一個月前,我會說我在這個世界上完全沒有敵人。不過現在——」他再次看了看桌上的婚禮照片。「我最近常常做夢——夢到梅琳妲跟昆恩過世的那一天。我不禁要想——會不會是謀害他們的兇手來找我了。」
「夜城有很多東西都能避開你的警報系統。」我指出。
「或許。」我說。「我還搞不清楚整個狀況。從頭說起吧,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要搜身。」他道。「這是規矩,沒有例外。即使是你這種自大的渾蛋也不例外,泰勒。」
「還是一個可控制的奇異點——」
「我不知道是她。」他說。「我發誓,我不知道!」
我內心一沉,集中注意,慢慢地展開了第三隻眼,我的心眼。心眼一開,對方立刻無所遁形,讓我的心靈力量逼出陰影,走入光明,毫無保留地站在我們面前。她對我點點頭,然後張大漆黑的雙眼瞪向文森。儘管跟婚禮照片裡的形象已有很大的不同,不過我還是立刻認出她來。梅琳妲.達斯克,死去六年之後再度現身,身上依然穿著美麗的潔白婚紗,只不過如今婚紗已爛,梅琳妲的身體也失去了所有血色。她漆黑的長髮披散在裸|露的香肩之上,雙唇呈現恐怖的紫白色,兩眼——黑得可怕,有如臉上的兩條黑洞一般。她看來非常憤怒、煩躁而且淒厲。絞死者之女,黑暗女王,以一種冰冷又不自然的形態展現出多年不衰的美貌。她舉起一隻手,以其在墳墓中滋長的指甲憤怒地指著文森。我看向文森,發現他呼吸急促、全身顫抖,但是似乎並不怎麼驚訝。
「他們也是我的朋友。」我說。「再多財富也不能讓我背叛朋友。」
普羅米修斯電力公司和圖書發跡的時候正好是我離開夜城的那段日子。那幾年我試圖在正常世界裡過過正常人的生活,不過最終還是失敗了。當我再度回到夜城之後,沒多久就開始對普羅米修斯電力公司暗地裡隱藏了些什麼玄機感到好奇。我喜歡探聽不為人知的秘密,因為強烈的好奇心能夠幫助我在這裡生存下去。我離開陰影處,對著辦公大樓走去。大樓外站滿了保安人員以及保全。我一現身,立刻有大批人馬對我招呼而來。無數槍口指著我,拉開保險栓的聲音大到震耳欲聾。換作別人的話,多半已經嚇到屁滾尿流了。
到了這個時候,我終於明白發生什麼事了。我震驚到忘了生氣,只能呆呆地看著文森。
我看向那扇門說道:「難道這扇門後藏有核能管線——」
「約翰,真高興你來了。到主管辦公室來找我吧。接待廳走到底有一扇藍色的門,進去後跟著箭頭走就對了。別亂闖,這裡到處都佈置了陷阱。還有,要小心點,天知道對方下一個要破壞的目標是什麼。」
「當我的朋友,約翰。」梅琳妲說。此刻她已經非常接近,我甚至可以感覺到一股寒氣襲體而來。「最後一次,當我跟昆恩的朋友。幫我找出文森的能量來源,找出他的秘密所在。」
「不,不是的——」
我在大門前停下腳步,對著眼前一排一排的保全人員以及他們身上的深藍色攻堅制服微笑。領頭的隊長是個目光冷淡、身材高壯的男人。我點了點頭,他穩穩地站在原地,神情沒有絲毫變化,不過我可以聽到他身後有不少人在低語我的姓名,其中甚至還有人在身前劃起十字架跟古老的守護符號。我擴大臉上的笑容,好讓他們更加不安。自從在兩派天使的夾殺之下找回墮落聖盃之後,我的能力就被吹捧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地步。當然,大部分的人都是道聽塗說,不過我並沒有出面澄清這些謠言,特別是關於我有多心狠手辣之類的部分。擁有一個好名聲,或說極壞的名聲,是避開不必要麻煩最好的武器。
文森靠上主管椅背,十指在昂貴的背心前交錯。當他開口時,聲音聽來十分冷靜,不過目光卻不時地瞟向閉路電視的螢幕。
文森笑了笑。「這些機器不是動力來源。它們的功能只是將能源轉換成電力而已。真正的秘密藏在這道鋼門之後。不好意思自誇一句,那真的是科學上的一大奇蹟。」
「然而當時我已經把身家財產全部投注到這個案子上,而且還跟一群惹不起的人物借了一大筆錢。我從來沒想到昆恩竟然會拒絕我。案子已經推動了,絕不能說停就停,所以我只好殺了昆恩跟梅琳妲。這一切都是他們咎由自取,是他們要把個人的快樂擺在我的需求之前,擺在我的成功之前。我本來要讓他們成為合夥人,讓他們賺進大把鈔票的。在他們死後,我的金主將昆恩的屍體自墳墓中挖了出來,以一個複製品掉包,然後交給我使用。到最後他還不是得要幫我工作!他是我——沉默的合夥人,如果你樂意這麼想的話。」
「不是那麼暴力的東西,約翰。我的能量處理是非常安全的,完全沒有副作用。不過我恐怕不能展現給你看。有些秘密還是不要洩露比較好。」
離我們不遠處的一台機器突然爆炸,除了帶來更多黑煙之外,剩下的機器所產生的噪音也在瞬間變得更大聲,彷彿它們必須更加努力運作才行。沒多久第三台機器也炸了開來,碎片飛散,威力驚人。我們頭上的燈光閃了幾下,然後就熄滅了。如今到處都是陰影,深邃而又黑暗。某幾台還沒爆炸的機器開始發出恐怖的聲響。然而截至目前為止,我們連破壞者的影子都沒看到。
真是殘酷的天才。不過話說回來,技|師的眼光總是看得比較遠。
「梅琳妲,」我說。「是我,約翰。」
我再度喚醒天賦,集中我的心眼,找出了深藏秘密的地點,以及進入的方法。我轉身面向鋼門,鍵入正確的密碼,厚重的鋼門當即緩緩開啟。文森大叫了幾聲,不過我卻沒去管他。我穿越了鋼門,走進其後的密室,梅琳妲跟著也飄了進來。在這間文森特別打造的密室之中,我們發現了他之所以能夠輕易產生如此巨大電力的秘密。他的秘密就是昆恩,陽光運轉手。
而要是普羅米修斯電力公司倒了,就表示你玩完了。我心想,不過為了表示禮貌,我沒有把話說出口。
我收回天賦的力量,不過她依然清楚地在我們面前。我向前走出一步,梅琳妲恐怖的目光終於移到我的身上。我高舉雙手,讓她知道我沒拿任何武器。
他這麼說並不無道理,於是我決定換個話題。「談談你所受到損失吧。你說對方破壞的手法並不——專業?」
「告訴我真相,文森。」我小聲道。「這是怎麼回事?你從頭到尾都知道是梅琳妲,對不對?對不對?她為什麼這麼氣你?為什麼在六年之後還要從墳墓中爬出來找你?」
「沒有任何人見過對方。你也看到我僱用了多少安全警力,但是他們連個鬼影子都沒見到。電廠內部到處都裝有攝影機,然而所有錄影帶也都沒能拍到任何東西。我把錄影帶拿給專家分析,依然毫無線索。我們連對方如何進出電廠都查不出來!情況持續惡化,維修的速度漸漸趕不上對方破壞的速度。不用多久,我們的供電能力就會開始受到影響,很多人將會面臨無電可用的窘境。」
隊長哼了一聲:「我說過了,沒有人發現任何可疑的事。我把大樓圍堵得水洩不通,內部每個角落都裝了閉路電視、紅外線,以及動態探測器。不管對方是誰,這些警報系統都沒有任何發現。」
「這裡真是——非常乾淨。」我說。「令人忍不住讚歎。只不過我很難想像你光靠著——這麼小的機器就能夠供應如此驚人的電力。我還以為會看到比這裡還要大上十倍的東西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