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隱字書

作者:馬修.史坎頓
隱字書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牛津 17

牛津

17

在書的中心,就是紙張裝訂之處,有一條灰白的線圈,好像蜻蜓的翅膀,鬆了開來。
「我猜接下來它一定會給我們看終極之書。」妲可興奮地說,在布雷克身邊扭來扭去。
布雷克心一虛臉一紅,別過臉去。無意之中,他發現妲可偷偷摸摸飛奔過外面的草坪,朝迴廊而去。她在幹什麼?

「不曉得。」
終於,紙張翻飛的情況平靜下來,突然他眼前這本書又靜靜翻開在某一頁,無聲無息。布雷克滿懷期待往下一看,不知道會看到什麼。
鬆開的線圈立即開始鑽透那幾摺紙,編進這本皮面裝訂的書裡面。像變魔術一樣,線圈便這樣消失在中央的訂口處,那本書就合上了,動作很大,如裝了彈簧一樣修復完畢。
妲可的靈光一閃。
書裡面有很多插畫。奇形怪狀的野獸瞪著他,牠們長著藍色和銀色的鱗片,金色的毛,嘴裡伸出精巧的舌頭像插旗幟,好似上演一場中世紀的畸形秀。有些怪眼熟的,土狼,獅子、鵜_和大象就是,不過更多的是奇怪的混合物,有馬的身體、驚人的大翅膀和利如剃刀的腳爪。布雷克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類似的東西。這些野獸就算運氣好,到了現在也都絕種了。
布雷克一頁頁慢慢翻。在那些動物旁邊有短短幾句說明,形容牠們的特徵和屬性。這些圖說一樣是用那種尖尖的印刷體寫的,布雷克覺得很難辨讀,不過他逐漸了解其中有某些動物是很危險的,而獨角獸這類動物則對人類有益:牠們擁有恢復健康的力量和神奇的特性。
他氣得啪的一聲合上那本書,可是書馬上重新打開,就像反射作用一樣。再一次給他看那一頁空白。
「我不曉得,」他老實承認,「要由字來找你。我只會這麼形容。」
布雷克順從地點點頭,站起來。媽媽把他趕出房間,他差點就沒有時間將撒瑪納札那疊摺得小小的紙塞進口袋裡。在走廊上他幾乎和妲可相撞。妲可飛快地看了他一眼,布雷克不理她,連忙下樓去,早上發生的事仍然令他感到受傷。
他在妲可身邊坐下,終於問道:「書在妳手上有多久了?」
葉龍這種獨特的生物,據說擁有不死和智慧雙重特性,自從夏娃吃下神聖的禁忌之樹所結的果實之後,就不為人所知。葉龍取得一件隱形披風,穿上後會隨著一年四季改變顏色,讓人類看不到牠。人類如果發現這種動物,即可擁有上帝所賜的力量,以及善惡兼具的知識……https://m.hetubook.com.com
趁一時之間沒有人監督,布雷克趕緊衝到門邊。辦公桌後面那個滿頭鬈髮的助理正忙著將借書單歸檔,她的手指飛快翻過卡片目錄,就像在蠕動的毛毛蟲。她太專心了,忙得顧不到其他。布雷克盡量不出聲,打開門溜出去。
「因為謎題說,兩本書必須合在一起才找得到第三本書。也許目前的狀況就是這樣……也許你應該把拼圖湊起來。」
眼前這一頁是深黑色,幾乎透不過去,彷彿夜色襲上書本以及書裡的一切。只有一小片光明像下弦月,從紙頁的右上角照下。
「看!」妲可突然說。
他往走道兩邊看了看,心想著妲可會不會知道答案,但是到處都看不到她。妲可不見了。
「你想這本書是不是解體了?」
「我找不到什麼謎語。」她說,「我已經看過幾百次了。我拿它對著光,還考慮用檸檬汁讓它現出祕密訊息,甚至拿墨滴在上面,可是沒有一招見效。墨水沾不上紙。就是看不見字。怎麼樣才看得到?」
他不知道妲可會不會笑他,結果沒有。妲可笑得很難過,把書拿給他。「書是你的了。」她說。
妲可和布雷克乖乖聽話,腳步沉重上樓去。
他打開後背包,拿出老師交代他在缺課期間要做好的練習題。他盡了最大的努力不去理會,但是現在媽媽已經警告他了,每天晚上都會檢查他的作業,確定他不至於越來越落後。想也知道,妲可早在八百年前就把所有的功課都做好了。
布雷克的心興奮得猛跳。
妲可徘徊了一會兒,端出傲慢的態度,「好吧,如果你不需要我,我去看看是不是找得到恩狄米翁.史普林的其他資料。」

「走開。」他說著,拂開妲可的手。
媽媽帶著他們直接去圖書館,替他們選好座位https://m•hetubook.com.com,就在辦公室旁邊。只見寶拉.李察茲在通道上奔來奔去,準備藏書票協會那票人的入侵,他們要求有機會瀏覽一下館藏。
「幹嘛?」
他們倆默默看著書脊上的第二個結、接著是第三個結由下往上相繼鬆脫,像花開一樣。
找到妲可很容易。她就盤腿坐在老圖書館旁邊那座有圍牆的庭院中央,一棵巨大的樹張開古銅色的枝椏,像一對大翅高高罩在她的頭頂上,樹下的妲可顯得特別矮小。穿著鮮黃色雨衣的她,看起來是如此瘦小且易受傷害,布雷克有一股衝動想要保護她。他穿過拱門,踩過四周圍著迴廊的草坪,朝妲可走去。
布雷克更仔細研究上面的文字:
布雷克抓起後背包,走去找妲可。
他奔出門,不等媽媽和妹妹趕上來。
問題是他不曉得該如何解釋。
「我是打算告訴你,」妲可又說,拿袖子抹抹鼻子,「可是書在我手上的時間越久,我就越想自己解開這個謎。」
「我正要告訴你,」她說,「可是不知道該怎麼說。」
「什麼?怎麼找到的?」布雷克站在妲可上方,話都說不好。喉頭升起一股意想不到的怒火和妒火。
他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又驚又怒,同時也鬆了一口氣。他最想做的事是再拿起那本書,感覺一頁頁的紙在指下翻過去。他努力使自己鎮靜。
那本書在他手中自行重新編整,就如先前一樣,書頁開始翻動,彷彿準備把故事告訴布雷克。
那隻貓嘲弄她的兇惡,竄上樓梯,李察茲女士跟在牠的後面。
過了五分鐘,他抬起頭來。身邊就是一整座圖書館,每一本書裡都藏著知識在引誘你,誰管它分離不定式和不連結的修飾語呢?他掃視一排排的書架。誰曉得這些書裡面有些什麼資訊?他實在無法抗拒誘惑,起身看仔細一點。
她快速翻頁,布雷克看得見裡面全是空白頁。
「不行,我說不可以,布雷克,」她說,「今天不行。樓上禁止進出。這時候藏書票協會的會員正在研究聖傑羅姆的手抄本,你不准去給我惹麻煩。」她指向樓梯一半那個平台上的玻璃櫃,然後擺擺手指。

「好了,我們走吧和*圖*書,」媽媽說,「我要帶你們去學院的圖書館,那裡有李察茲女士可以看著你們。沒有我的允許,不准你們自行離開跑去探險。我說的夠清楚嗎?」
媽媽把他們丟在歷史書區的最中心,每走一步就上溯十年到二十年的歷史。架上的書有厚有薄,新舊都有。過去似乎是個無解的謎,不斷被重新改寫。
他的血液降到冰點。
布雷克在浴室裡端詳鏡中那個影像,皺著眉頭。恩狄米翁.史普林在他身上能看到什麼?他又不是英雄好漢那一型的。不過是個骨瘦如柴的孩子,瘦到兩邊的肋骨像一排木琴,一雙眼睛長得又不對稱,從來不正眼看人家。他的眼睛會不安地依心情改變顏色:擔憂或心煩的時候呈淡藍色,一生起氣來就會變暗。爸爸把它們比喻成潮溼的卵石。布雷克多麼希望爸爸能在身邊形容他現在的眼睛:它們蒙上了一層謎樣的陰影。
他正要偷偷溜上樓,看看妲可有沒有去樓上的展覽廳,這時候一隻手緊扣住他的肩膀。他一轉身,原來是寶拉.李察茲。
一摸到書,布雷克就感覺血液流過指間。體內所有的怒氣和妒火都消了。他頓時和恩狄米翁.史普林,那久遠以前拿過這本書的印刷廠學徒,產生一種聯繫。他感到皮膚刺刺的。
在一片漆黑的下面有三個字,用白色寫的:
妲可感覺到他的失望,問:「你看不到任何東西嗎?」
妲可抬起頭來看著他,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布雷克發覺妲可竟然需要從他這裡學習。
布雷克沒聽進去。眼前有一頁正翻開,在這本書中間的部分。他屏住氣,以為會重新出現他看過的第一道謎語。可是什麼也沒有。那一頁是空白的。
我在看
像牡蠣守著裡面的珍珠,那本書依舊合著。
「當然是這一頁沒錯!」他性急大叫,「沒有用!我們遲了一步!我當初就不該讓它離開我的視線!」他的聲音在迴廊的通道之間迴盪。
布雷克的態度則謹慎多了,「不曉得。我想終極之書會有些不一樣。也許大一點或是更驚人。」
發生這件事情過後,一切都模模糊糊的。媽媽叫他們去做好準備,這一天餘下的時間她都要待在和_圖_書巴德里圖書館,「我真的非做出一點進度不可。」
「別!別拉!」布雷克大叫,因為他看到妲可的手指朝它伸過去。他輕扯那條線,動作非常輕柔——那東西更像是腱或腸線,而不像繩線——在他的輕觸之下,線鬆開了,他看得一臉愕然。
他翻到一個獨立的單元,主題是龍,便停下來看。
布雷克把手肘撐在桌上,努力集中精神。真困難。妲可站在他背後看,指頭輕輕敲著他的椅背。布雷克感覺到一波波的震動,像一隻蜘蛛爬過他的全身上下。
眼前這一頁畫著四棵樹,每一棵樹上都有一條偽裝得很好的龍。四條龍分別畫成鮮綠色、亮金色、深紅色和白銀色,與季節的轉換一致。第四條龍幾乎看不清楚,在冬天的背景下僅能勉強辨識。布雷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龍的樣子就像昨晚他想像出來的,樹上那條龍……也像今天早上撒瑪納札給他看的那本書上的動物。他的心怦怦跳。
「不,我不這麼想。情況不同。」
「我不需要你幫忙。」布雷克盯著那些字,卻視而不見,「妳不覺得妳惹的麻煩已經夠多了嗎?」
布雷克深吸一口氣。
幸好,梅菲斯特來打岔,那隻貓再次溜進圖書館,正試圖閃開圖書館員的腿。「啊,不,不可以!」寶拉.李察茲大吼一聲,連忙展開追逐,「你也不准進來這裡面!」
他正在檢查那條紙摺的龍,拿在手上翻來覆去看著,拿它和撒瑪納札的書做比較(這兩樣東西真是絕配),這時候他聽到媽媽走近的腳步聲。匆匆忙忙之下,他把那條龍藏到枕頭後面,一把抓起後背包,假裝很忙的樣子。
「我可以幫你。」
他打量那本褐色封皮都已經磨損的書,半信半疑。就在最後正打算放棄希望時,書猛然有了生氣,紙頁像陀螺一樣快速翻捲。微微一股風拂上他的雙頰。
「你確定這一頁對嗎?也許如果你——」
她抬起臉,布雷克看到自己映在妲可那對大眼睛裡:一個黑色的影子遮掉陽光。
一股興奮竄遍他的全身。葉龍幾乎和卓里昂教授告訴他們的終極之書一模一樣——浮士德出賣靈魂所取得的力https://www.hetubook.com.com量。這兩者可能相關嗎?這條龍和他發現的那本奇書有什麼關係呢?
「或許吧。」布雷克懷疑地回答。他的心跳得好快,手抖啊抖的,伸進口袋裡,掏出那張摺得整整齊齊的紙。那張紙緊貼在他掌上,就像一本小冊子,當他一拿近那本書時,就開始抖動。布雷克小心翼翼把紙放進去。合得很。
他用力擦擦臉,輕輕撫平頭髮,試著抹去懷疑和無能的情緒,然後回到自己的房間,換上乾淨的衣服。
妲可看看哥哥又看看那本書,充滿了期待。「它就不是這樣對我。」她嫉妒地說。
布雷克朝展覽廳一指。
他停下腳步。在妲可面前,攤開了一本小小的書——一隻白色的大蝴蝶棲在草地上曬太陽。妲可看得很專心,陷入沉思。布雷克的胸口怦怦跳。妲可找到了那本無字天書!
她的話刺到了布雷克,他用盡所有的意志力才能不反唇相譏。他把頭埋在手裡,用力地盯著眼前的字。找出下面幾段的文法錯誤……他呻|吟一聲,開始把他所能找到的錯誤圈出來。
他經過哲學書區,踏進曼德維爾圖書室,裡面都是破舊的地圖和古老的地圖集,卻不見妹妹的人影。
他氣得雙頰發紅。
她每次走過都會瞄一眼這兩個孩子,但是並沒有停下腳步交談或微笑,很顯然她有別的心事。布雷克暗自納悶,李察茲女士是不是懷疑他在那天晚上跑來圖書館亂逛,地上那些書是他破壞的。她的表情不怎麼親切。
有一本書引起他的注意。它不同於其他的書,乳黃色的書皮上綁著一條紅色的絲帶,就像皮帶繫在身上。封面上沒有書名,但是一打開就看到書名頁上寫著「動物寓言集」,花俏的字體讓他想到海馬。他把書攜回自己的桌位。
「怎麼了?」妲可喘了一口氣,氣吹進布雷克的耳朵裡。
「你找到這本書之後我就去把它帶出來。」她吸吸鼻子,「你跑去傳達室,記得嗎?所以我只需要一下子而已。它就在你放回去的地方。我想知道你為什麼不讓我看。」
布雷克搖搖頭,無法答腔。
「快點。你身上是不是帶著撒瑪納札給你的那張紙?」
「你想上哪兒去啊?」她斷然問道。
「原來就是這樣。」布雷克恍然大悟說。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