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碧玉青萍

作者:諸葛青雲
碧玉青萍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章

第四章

獨孤策正獨自蕩雙漿,忽然瞥見前面煙波迷茫之中,也駛來一葉扁舟,舟中並有人縱歌,唱的是:
田翠翠看得向獨孤策含笑問道:「靈通道兄,你這手功夫,相當不俗,是叫做什麼指力?」
慕容碧問道:「道長欲去何處?」
獨孤策臉上一紅,只得向慕容碧施禮謝罪。
尉遲景笑道:「野人山離魂谷門戶極嚴,道長倘若單獨前去,萬一有甚周折,易生誤會,我應該交件表記給你。」
董百瓢聽說獨孤策曾用『大羅彈指』,便知他最少已得大悲尊者的七成以上真傳,不禁寬心大放!
慕容碧見他垂頭沉思,不禁會錯了意,雙眉微揚,發話問道:「靈通道長,你在想些什麼?是不是認為我無法勸醒那蕭鬼母麼?」
江子奇惑然問道:「此話怎講?」
慕容碧接口問道:「是不是被稱為九大兇邪的『寰宇九煞』?」
田翠翠因漂泊已久,閱人已多,委實有點倦於風流,如今想在魚與熊掌之間,決定終身所屬!
獨孤策微一點頭,眇目矮胖老人,繼續問道:「你呢,你叫什麼?」
獨孤策雙眉方自一蹙,慕容碧便又笑道:「道長不必擔憂,小弟自有妙策可以混入『野人山離魂谷』內。」
慕容碧繼續笑道:「據道長所說,被尉遲景、丁玉霜邀約參與『寰宇九煞』盟約之人,除你以外,還有『綠衣幽靈』田翠翠,及另一不知姓名的玄衣少女。」
獨孤策想了片刻,含笑說道:「老前輩所說,雖是正理,但我仍想給那江子奇留上一線生機!」
田翠翠玲瓏剔透,擅於聆音察理,鑒貌辨色,見狀遂向獨孤策含笑問道:「靈通道兄,你怎的神色不樂。」
董百瓢順著對方口風笑道:「江兄既知董百瓢無能,也無膽輕捋虎鬚,則豈非猜錯了麼?」
江子奇一陣森森冷笑說道:「你這娃兒,人小鬼大,裝得倒是真像!但可惜被我看出破綻,你爺爺董百瓢,並未死去!」
田翠翠略一盤算,向丁玉霜說道:「今日正是元宵,我因與人有約,必須在此略為等候,要到正月十八,才能陪同丁道友,及尉遲仙翁,同赴『勾漏』。」
田翠翠何等機靈?聞言會意笑道:「尉遲仙翁,莫非想拿我補足你們『寰宇九煞』之數?」
慕容碧欣然笑道:「道長這種壯懷盛舉,小弟亟願奉陪,但『野人山離魂谷』,如今成了魔巢禁地,要想不動聲色地,潛入其中,伺機下手,只怕不容易呢!」
慕容碧倘若直接答覆,說出自己要尋之人,豈不一天雲霧盡散?但她偏因獨孤策一再追問,略覺不悅,柳眉微揚,冷然說道:「靈通道長,我們不過是萍水新交,你不嫌問得太多了麼?」
眼為心之苗,稍有江湖閱歷之人,多半均可從對方的眼神以內,分辨出此人的忠奸善惡!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尉遲景眉峰一聚,對那棺木盯了兩跟,緩緩說道:「既欲沉棺入石,先要溶石成粉,此舉雖然極為艱難,但由我與丁五妹合力施為,或可勉強應命,不過尉遲景想請教一聲,道長這樣說法,此棺顯係實棺,棺中屍體是誰,可否能對尉遲景等,掏誠一告?」
獨孤策接口搖頭說道:「江子奇兄可能別有耽延?根本未去,貧道坐視董百瓢慘死,因無獨門解藥,救不了『絕命金芒』之傷,才遵從董百瓢遺言,把他棺木運來,想今夜決戰江子奇兄,為他報仇雪恨!」
慕容碧神色黯然地,點頭說道:「目前她雖然不肯聽我勸告,但總有一天,我總會設法勸得她幡然覺悟!」
丁玉霜想了一想,含笑說道:「我們既欲結盟,何必彼此動手?萬一有甚不慎,這不傷了和氣,還是請道長單獨顯示功力為妥!」
慕容碧笑道:「可惜『馬跡山』上有『綠衣幽靈』田翠翠在,否則我倒想去鬥鬥『鐵掌笑仙翁』尉遲景,及『九毒徐妃』丁玉霜,或許可以除掉這兩名兇神惡煞,也說不定。」
獨孤策失驚之下,忘了自己已易道裝,覺得既然相逢,不便置諸不理,遂一抱雙拳,含羞叫道:「慕容兄!」
獨孤策見對方定要打破沙鍋問到底,倉卒間只好借用心中念念難忘的溫冰姑娘芳名,應聲答道:「貧道錯把施主認成我一位方外好友慕容冰了!」
話猶未了,便自倏然住口!宛若一朵綠雲般,飄上岸來,目光疑注那具棺木,滿面驚愕神色!
慕容碧笑道:「寰宇九煞重出江湖,邀人加盟之事,定有慎重機密,我認為尉遲景、丁玉霜等,與你們定約以後,不消多時,『野人山離魂谷』中,定亦得訊。」
慕容碧聽說有人與自己容貌絕似,不由引起興趣,含笑問道:「道長把我認成誰了?」
尉遲景手指棺木,向獨孤策問道:「靈通道長,這具棺木,是何用意?」
因為他在括蒼山中初遇慕容碧之際,就由於對方一雙大眼的湛湛神光,朗澈無邪,才敢萍水訂交,如今再度相逢,對方朗澈無邪的目光依舊,只是多了一些極其隱微難察的幽愁薄怨而已!
田翠翠笑道:「你這個提議,倒蠻有意思……」
但他還未離開太湖,便又遇上岔事。
他已知慕容碧易釵而弁,而仍稱呼「慕容兄」之故,是為了倘若改稱「慕容姑娘」,則一開口可能便扯到荒唐舊夢之上,令自己不易應付。
如今形成了一種可笑局面。
適才獨孤策的一聲「慕容兄」,把慕容碧嚇了一跳,但如今慕容碧的一聲「道長」,卻又使獨孤策感覺奇窘。
獨孤策飲了一口美酒,微笑說道:「她是『點蒼派』掌門人,『流雲仙子』謝逸姿。」
江子奇舉步進室,看見那口白皮棺木,忽然疑心一動,縱聲怪笑說道:「董百瓢,你雖中了我的『絕命金芒』,但要到午時才死,如今你這等做作,不媾太早了麼?」
獨孤策一面暗驚「金扇書生」江子奇的心思敏捷細密,一面暗以第三人無法聽得的「蟻話傳音」神功,向董百瓢耳邊說道:「董老前輩趕快現身,誘江子奇放開令孫,否則我投鼠忌器,不好下手!」
慕容碧笑道:「這法兒極為簡單,我們只要扮成一男一女,不是便無漏洞了麼?」
慕容碧搖頭笑道:「我並非懼怯『綠衣幽靈』田翠翠,只是和她另有一層淵源,不願與之相見而已!」

他這一走,竟起了百丈雄心!
獨孤策點頭笑道:「據我所料,『寰宇九煞』中的『九毒徐妃』丁玉霜,今夜定然也會在『馬跡山』出現,我讓江子奇死在他盟姊手中,豈不絕妙?」
董百瓢神色平和地,微笑說道:「大悲尊者與『三奇羽士』南門衛等『釋道雙絕』,久絕江湖,不知蹤跡!如今慢說我這除了飲酒以外,只有三斧之技的老廢物,便算放眼乾坤,細數少林、武當、點蒼、崆峒,及竹枝幫等各大武林門派中的超群逸倫高手,又有幾人能是江兄手內的金扇之敵?」
寫完書信,略作閒談,獨孤策便因夜間必有意料中的驚天動地惡鬥,靜坐行功,預作準備。
話猶未了,田翠翠便冷笑說道:「尉遲仙翁,你話兒有理由麼?既欲同盟結義,舉行『天南大會』,對付大悲尊者、『三奇羽士』南門衛等釋道雙奇,共圖武林霸業,自然是聲勢越壯越好!為什麼固執的僅以『寰宇九煞』為限?只要真能覓得身負奇才絕學之士,何妨擴張成『寰宇十煞』,或是十煞以上呢?」
獨孤策一面舉杯,一面向董百瓢含笑說道:「董老前輩,江子奇雖然必將伏誅,不足為患,但老前輩既與『寰宇九煞』中人,發生了這段過節,似乎仍以遷地為良,不必再住在這太湖了吧?」
尉遲景聽出田翠翠這些話兒,是專為靈通道人一人而發,遂看了獨孤策幾眼,譎笑說道:「田姑娘說的對,倘若真有身負奇才絕學之士,願意加盟,則『寰宇九煞』弟兄,也決不會拒人於千里之外!」
他既把與自己雲雨巫山的田翠翠,誤當慕容碧,心中自然對於慕容碧,既覺慚愧,又頗銜恩,所厭惡的只是在回憶之內無法淡忘對方舉措過分淫|盪而已。
獨孤策接過權杖,略一審視,便自笑道:「小弟趕到『野人山離魂谷』之際,倘遇阻攔,只要出示這面權杖,便可通過了麼?」
獨孤策始終認為慕容碧是尋找自己,但因不願相承,遂含笑問道:「慕容兄既找不著你要尋之人蹤跡,卻欲何往?」
獨孤策苦笑說道:「貧道委實失言,哪有反怪慕容兄之理?慕容兄既有要事尋人,貧道便當告別。」
獨孤策笑道:「山精海怪,雖然沒有,卻有幾名魑魅魍魎,慕容兄縱有一身絕藝,也不必對他們招惹為妙。」
既然不信,他就想設法探悉究竟。
這種動作,真把藏在靈幃之內,屏息靜氣的獨孤策、董百瓢二人,嚇了一跳!
獨孤策笑道:「田姑娘會過丁玉霜麼?」
慕容碧聽得訝然問道:「根據江湖傳言,『寰宇九煞』不是在三十年前,被大悲尊者、三奇羽士等釋道雙絕,一干武林奇俠,聚殲於『野人山離魂谷』中了麼?」
獨孤策笑而不答,卻向「玉斧醉樵」董百瓢說道:「董老前輩,我想向你借件東西一用。hetubook•com.com
獨孤策聽得唱歌人話音,並不陌生,忽然想起,自己在「括蒼山」中,便是高歌此詞,才結識了那位風流藹佚的慕容碧。
江子奇一見董明滿身孝服,便覺愕然,雙眉深蹙地,發話問道:「你爺爺呢?」
董明年歲雖輕,膽量卻大,被江子奇抓住以後,竟軒眉不服地,厲聲叫道:「尊客威震八荒,成名甚久,怎麼好意思欺負我一個小孩子呢?」
獨孤策笑道:「江子奇昨夜好像未展所長,也許尚有獨門殺手,不及發出,便即匆匆離去。」
「鐵掌笑仙翁」尉遲景哈哈大笑說道:「三十年埋首窮邊,滴酒未飲,不但長胖,我還自己覺得長高了些呢。」
慕容碧銀牙微咬,恨聲說道:「田翠翠到處惹事生非,可惡已極,但他們若去廣西勾漏,卻是白跑。」
但這一聲突如其來的「慕容兄」,倒真把慕容碧嚇了一跳,心中立起了兩團疑雲!
兩隻小船,在湖面分別,一隻船兒,載著「玉斧醉樵」董百瓢、董明祖孫,遷家投奔「點蒼」門下。另一隻船兒,則載著獨孤策,及那具盛「金扇書生」江子奇的棺木,去往「馬跡山」赴約!
董明開門一看,果是上次來過的黃衫書生。
講完,遂把與尉遲景等假意定盟經過,略告慕容碧,並取出那面「九煞敕令」,給她觀看。
獨孤策笑道:「晨鐘暮鼓,難敲醒孽重之人!『白髮鬼母』蕭瑛,恐怕未必能聽慕容兄的規勸良言,淡卻名利之念吧?」
獨孤策心頭雪亮,何況自己又只是故作姿態,遂微嘆一聲,裝出副黯然神情,點頭道:「丁道友說得也對,就讓我這老友,入石為安了吧!」
獨孤策正待通名。田翠翠卻一陣銀鈴脆笑,在身旁接口說道:「眇目老頭,你怎的如此欠缺禮貌?在詢問別人以前,自己何妨先把名姓報告呢?」
但左面一人,卻不是獨孤策疑為溫冰的黑衣蒙面少女,而是一位身高僅約五尺二三,癡肥臃腫,眇了一目的黃衣老人。
董明搖了搖頭,向屋內含淚一指。
江子奇獰笑說道:「我不是欺負你,只是要你知道『金扇書生』江子奇不是容易欺瞞之人而已!」
即令此願難成,但把握「毒手天尊」祝少寬,走火入魔,下半身無法轉動的最好良機,加以下手除掉,也可為恩師及南門師叔,在未來的「天南大會」之上,減少一名辣手勁敵。
因為聽了這聲「道長」稱呼,獨孤策方想起自己業已易容變服,是位三清弟子模樣。既是三清弟子,為何行俗家禮節?既已易容變服,為何一口便能叫出慕容碧的姓氏?
獨孤策笑道:「兩位不必研究,我來出個題目好麼?」
眇目矮胖老人接口答道:「我江六弟有事羈延,少時就到。」
獨孤策愕然問故,尉遲景笑道:「我自重入中原,便密訪昔年同道,後知田姑娘盛名,昨夜江子奇六弟,又曾領教絕藝,故而想把今夜死鬥之約,改成訂交之會!」
江子奇微一頓足,指著屋外白幡問道:「你爺爺已死了,還掛這白幡則甚?」
田翠翠也微嗟說道:「天魔門各種神功,威力均極強大,但卻嫌有此害處,一不小心之下,往往便會走火入魔。」
話完,伸手便把蒙面絲巾扯落。
如今這雙湛然如水的朗澈眼神,分明是位無垢聖女!
船到「馬跡山」,因時間太早,田翠翠等尚自一人未到。
獨孤策微笑說道:「天上風雲多變化,人間魅魎妒因緣!貧道雖蒙田姑娘見愛,但今宵恢依舊只可論刀兵,卻無法談風月呢!」
獨孤策聞言,微笑問道:「慕容兄語意之內,對於『寰宇九煞』中人,頗為痛恨?」
董百瓢大喜笑道:「妙極,妙極!獨孤老弟趕緊修書,我一面送我孫兒參謁謝仙子,投入『點蒼』門下,一面也可借此暢遊嚮往已久的滇池、洱海、金馬、碧雞之勝!」
慕容碧目光一轉,含笑說道:「道長所說的魑魅魍魎,是否指武林邪惡人物?」
慕容碧聞言笑道:「我叫慕容碧,他叫慕容冰,面貌再略有相同,難怪道長適才一聲『慕容兄』,叫得我大為迷惑了呢!」
第一種原因,自然是獨孤策雄偉英俊,不同於一般男子,是位能使田翠翠難忘難捨的少年豪俠。
獨孤策聽得此處,心中忽然一動,目注慕容碧,揚眉問道:「慕容兄,你當真想要鬥鬥『寰宇九煞』?」
尉遲景長嘆一聲說道:「二十年來的潛心苦學,祝二哥眼看功成,卻忽然走火入魔,下半身不能轉動!」
慕容碧搖頭苦笑說道:「小弟此來,非為遊湖。」
江子奇雙眼一瞪,厲聲斥道:「胡說,他不應該死得這般快法!」
話完,稽首一禮,便欲蕩舟而去!
尉遲景點頭笑道:「道長肯出題目最好,尉遲景與我丁五妹,定當如命施為。」
基於這種心理,獨孤策遂故意找話地,向慕容碧含笑說道:「慕容兄,倘欲遊湖,最好不必到馬跡山去!」
雖已十拿十穩,獨孤策仍自問道:「請問慕容兄,你所要找尋的這位『親人』而兼『冤孽』之人,究竟是誰?」
董百瓢見自己與獨孤策所定妙計,又被江子奇一口道破,不禁暗暗驚心,但表面上卻異常鎮靜地,發出一陣縱聲狂笑!
說到此處,暗暗凝聚師門「大羅指力」,繼續搖頭嘆道:「如今貧道別無所贈,便小獻薄技,就將這兩句詩兒,替董兄鐫在石上,作為你的墓誌銘吧!」
獨孤策心中早有成竹,聞言之下,毫不遲疑地,縱聲狂笑說道:「明人之前,不說暗話,這棺中屍體,是貧道武林舊友,昨夜在此中了『金扇書生』江子奇兄的『絕命金芒』,今日午時,不治身死!」
她這樣說法,是因在「括蒼山西施谷」,與獨孤策定情之時,曾留書約定元宵前後,於太湖相見,但迄未見蹤跡,故想等到正月十八,再復離去。
獨孤策目光微注董明,向董百瓢含笑讚道:「令孫董明老弟,聰慧靈巧,根骨不差,老前輩覓地隱居,課孫授業……」
獨孤策搖頭笑道:「不論慕容兄是否能如所願,但存此心,便足以上應天心,感召祥和,使貧道敬佩不已!」
聞言之下,疑念漸淡!但與慕容碧那雙湛朗眼神一對之下,卻不禁疑念又深!獨孤策惶惑異常地,設法追問究竟,含笑說道:「慕容兄所尋之人,是親是友?」
眇目矮胖老人點頭笑道:「野人山離魂谷之役,被南門衛賊道,把我整整三十斤的一葫蘆『醉仙春』,完全喝光,而未迷神亂性,我已甘拜下風,立誓戒酒,廢去『矮腳酒神』外號,田姑娘可直呼我尉遲景,或『鐵掌笑仙翁』便了。」
舟中儒生,一襲綠色長衫,玉貌朱顏,風神絕世,正是獨孤策剛剛念及的慕容碧。
丁玉霜微笑說道:「我知道田姑娘對於『素女偷元』之道,也頗有研究!但這種妙術,只能密室切磋,無法公開瞻仰,至於『半面徐妃』異相,出自天生,就讓你們開開眼界,有何不可?」
這一笑,確實把位兇刁狠毒的「金扇書生」江子奇,笑得滿腹疑雲,莫名其妙地。蹙眉問道:「董百瓢,你如此發笑則甚?我猜得究是對或不對?」
尉遲景乘機舉步,走到石前,伸手虛空微挽,那具棺木,便緩緩沉進石內,並由棺木四周,湧起了一圈石粉。
獨孤策向他笑道:「江子奇,你不必如此氣憤,常言道:『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你三十年前,在這太湖之中,獨屠江南十三俠,今日以一身償還血債,還算得是便宜了呢!」
田翠翠聞言會意,冷笑一聲說道:「靈通道兄,你不要把『金扇書生』江子奇,看得有甚大了不起,自從昨夜一戰之後,我才知道昔年威名那大的『寰宇九煞』,也不過如此!」
如今識得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慕容碧點頭答道:「道長猜得不錯,慕容碧此來,正是尋人。」
尉遲景搖手笑道:「靈通道長,不要誤會,因『寰宇九煞』,只缺三人,丁五妹業已邀請一位姑娘加入,田姑娘及『白髮鬼母』蕭瑛,再肯同盟,人數即足……」
董百瓢正色說道:「老弟雖是大悲尊者高足,身懷絕藝,但『金扇書生』江子奇也名列『九大兇邪』,委實極不好惹,既要把他誘來,便必須除去,否則老朽祖孫二人,定遭慘禍!」
大凡素愛賣弄聰明之人,若是猜不透對方用意,必然心癢難搔,亟於得知究竟!江子奇便在這種心情以下,向董百瓢苦笑說道:「既然不對,這謎兒便不易猜了!」
田翠翠「哦」了一聲答道:「照尉遲仙翁這樣說法,『天南大會』會期,大概是定在祝天尊復原以後。」
獨孤策驚訝說道:「慕容兄俠骨高懷,令人可佩!但貧道不懂你為何不懼尉遲景、丁玉霜等『寰宇雙煞』而倒有些怯於『綠衣幽靈』田翠翠呢?」
董明站在一旁,含淚說道:「我不是告訴尊客,我爺爺已經去世了麼?」
說到此處,轉面向「九毒徐妃」丁玉霜,含笑說道:「丁五妹,你先施展『九毒神功』,隔棺熔石,其餘由我承當便了。」
尉遲景笑道:「我二哥『毒手天尊和圖書』祝少寬,因欲一舉立斃大悲賊禿、南門賊道,為昔日慘遭毒手的盟兄弟妹復仇,遂苦心潛練『天魔血訣』!」
說完,又向田翠翠故作情深的看了幾眼,道袍微飄,便欲離去!
丁玉霜果然蹙眉說道:「廣西勾漏,離此不近,田姑娘是否立即陪同我們前去,與『白髮鬼母』蕭瑛見面?」
說到此處,目光遙注水雲,側耳一聽,雙眉微蹙,向獨孤策說道:「對方已有人來,靈通道兄快說,江子奇的另外一個幫手是誰?」
慕容碧恍然問道:「既然如此,尉遲景、丁玉霜等,與田翠翠在『馬跡山』相聚之意,可能是想拉這位『綠衣幽靈』,參與『寰宇九煞』盟約!」
獨孤策笑道:「慕容兄既知『寰宇九煞』,為何又對尉遲景、丁玉霜等,感覺陌生?」
說到此處,因覺獨孤策豐渠夷沖,滿身道氣,令人一見之下,極有好感,遂又復笑道:「小弟也真是粗疏失禮,與道長交談這久,怎的還不曾請教道長法號,如何稱謂?」
獨孤策知道董百瓢是以祖孫二人性命,孤注一擲,自然難以安心,遂低聲含笑答道:「我打算用我恩師輕易不許我施展的『大羅彈指』,把這列名『寰宇九煞』中的『金扇書生』,隔空點穴!」
獨孤策卻始終以為與自己在「括蒼山西施谷」內,雲雨荒唐的綠衣女子,是那女扮男裝的慕容碧,而不知是身邊的「綠衣幽靈」田翠翠!
約莫半個時辰左右,丁玉霜雙掌齊收,彷彿略感疲累地,長嘆一聲,向尉遲景苦笑說道:「幸不辱命!尉遲三哥,該你的了!」
這件絕大秘密;就是得知「寰宇九煞」中武功最高的第二煞「毒手天尊」祝少寬,因欲對付大悲尊者、三奇羽士等「釋道雙絕」,竟以三十年苦功,參究「天魔血訣」,並因苦參「天魔血訣」之故,竟告走火入魔,下半身不能轉動,要到明年元宵前後,才可完全復原。
慕容碧傲然笑道:「道長怎的如此說法?難道你認為我功力微薄,不足與這般絕世兇邪,一較上下麼?」
眇目矮胖老人又是一陣哈哈大笑說道:「田姑娘是我們退隱三十年間,崛起江湖,名震四海的巾幗奇人,應該從我稱呼『金扇書生』江子奇為六弟一事之上,便可知道我的身份!」
主意既然打定,遂摸了摸懷上所藏自江子奇身上取下的那柄金扇,向丁玉霜、尉遲景笑道:「丁道友與尉遲仙翁,怎的還不施展?」
江子奇皺眉問道:「你爺爺的屍體埋葬了麼?」
慕容碧果然聽得雙眉一挑,訝聲問道:「小弟正是想去『馬跡山』,道長這樣說法,卻是為何?莫非那『馬跡山』中,出了什麼山精海怪?」
「天魔血訣」是旁門武學中,最為厲害功力,倘若聽任「毒手天尊」祝少寬練成,將來「天南大會」之上,不知要有多少奇俠豪雄,在這種惡毒功力以下,慘遭劫數!
尉遲景點頭笑道:「我祝二哥復原之期,大約還要一年,是在明年元宵前後,故決定於今年中秋,普發請柬,明年三月十五,歡迎舉世群豪,駕臨『野人山離魂谷』中,參與『天南大會』!」
獨孤策聽得不禁暗暗好笑,心中主意,也逐漸改變。
一面說話,一面自腰中取出一面上鐫九個惡鬼頭顱的小小鐵質權杖,向獨孤策含笑遞去。
獨孤策見丁玉霜提氣施為之下,雙掌色澤已變,右掌奇赤如火,左掌慘白如霜,知道她果然是用獨門絕技「九毒神功」,隔棺熔石。
而欲探悉究竟之道,莫如以靈通道長身分,與慕容碧另行訂交,旁敲側擊,冷眼偷觀。
說完,便自伸手把他抱起,起開棺蓋,放入棺內!安排妥當,時方正午,距離夜來還早,董百瓢祖孫,自然安排美酒佳餚,對獨孤策加以款待。
慕容碧靜靜聽完,蹙眉說道:「道長,你若和我同往『離魂谷』,其中卻有個漏洞。」
話完,向眾人稽首為禮,並特別對「綠衣幽靈」田翠翠,滿含情意地,多看幾眼,然後道袍飄處,躍登小舟,衝波駛去。
董明撅著小嘴,佯作生氣說道:「尊客倘若不信?你可以打開棺蓋看看。」
尉遲景放下葫蘆,雙掌連搓,向那灑酒石粉,不住虛空摩轉!
獨孤策雄心一起,主意遂定,欲在小舟攏岸以後,立即往「雲南野人山」的「離魂谷」魔巢趕去。
獨孤策笑道:「貧道希望在我獻醜之前,先瞻仰瞻仰尉遲仙翁,及丁道友的神功絕藝!」
董百瓢含笑說道:「江兄是聰明絕頂人物,何況時序正屬處處懸燈猜謎的元宵佳節,你不妨把我詐死之故,當作謎兒,猜上一猜!」
獨孤策道:「慕容兄說得不錯。」
董百瓢目光略注尚被江子奇抓得緊緊的愛孫董明,面含微笑說道:「江兄,請把我孫兒放開,我們落座細談好麼?」
慕容碧雖覺獨孤策問得太多,但因對他印象不壞,遂仍長嘆一聲,苦笑答道:「此人可以算是我的『親人』,也可以算是我的『冤孽』!」
這圈石粉,照說應四散飛揚,但卻為尉遲景玄功所制,凝聚一處,靜等棺木完全沉入,遮蓋完畢,尉遲景方衣袖一拂,拂去多餘石粉,轉頭對田翠翠笑道:「田姑娘,你把那隻酒葫蘆,借我一用。」
獨孤策故作不識地,稽首當腳,唸了一聲「無量佛」號,緩緩問道:「兩位施主,是否『金扇書生』江子奇之友?」
獨孤策放下酒杯,董明業已極為伶俐的手捧文房四寶,恭身侍立。
魚與熊掌,不可得而兼,必須在兩者之中,作一選擇。
慕容碧雙眉一挑,目注獨孤策問道:「昔年參與『離魂谷』一戰的武林奇俠,雖已多半仙逝,但其中主要人物大悲尊者、三奇羽士等『釋道雙絕』,卻仍在人間,丁玉霜、尉遲景等蹤跡,為何敢在『大湖』出現?莫非這干僥倖不死的漏網之魚,還思有所蠢動麼?」
獨孤策笑道:「『鐵掌笑仙翁』尉遲景,『九毒徐妃』丁玉霜,便是『寰宇九煞』之中的老三老五!」
獨孤策見已得手,心內一寬,含笑叫道:「董老前輩,獨孤策幸不辱命!」
這兩點絕大矛盾,使獨孤策無法自圓其說,只得奇窘無比的瞠目不語。
獨孤策心中暗笑,故意向那方青石,雙手一拱,出聲長嘆說道:「人生有酒須當醉,一滴何曾到九泉?董兄生平嗜酒,如今雖蒙尉遲仙翁,替你用酒封棺,但是否真能使你毫無遺恨呢?」
獨孤策冷笑說道:「豈但蠢動,他們還想覓人補足三名缺額,恢復『九大兇邪』名號,在『野人山離魂谷』中,召開『天南大會』,向『釋道雙絕』報仇,雄視武林,自尊霸主!」
獨孤策聽得默然片刻,點頭說道:「慕容兄慮得極對,還是由貧道獨闖『野人山』吧。」
那眇目矮胖老人,卻對石上棺木,著實盯了幾眼。
慕容碧搖頭說道:「小弟閒得無聊,願意與道長共踏南荒『野人山』的蠻煙瘴雨。」
對方倘若不來,則決不再復錯過姻緣,必在「天南大會」期前,「寰宇九煞」聚盟「野人山離魂谷」之際,嫁給這位靈通道長!
尉遲景「哦」了一聲,搖手說道:「這具棺木也許用不著了!」
獨孤策俊臉通紅地,扶起董明笑道:「我年紀太輕,本身藝業未成,哪敢妄自收徒?老弟倘若有志上進,我把你介紹到我表姊門下便了!」

轉眼間,一輪皓月,已出東山。
田翠翠也久聞「九毒神功」之名,見丁玉霜竟擅此技,遂站在一旁,凝神細看。
丁玉霜笑道:「這位小妹名叫盧珊,武功極佳,人品既極美妙,又極怪癖!她如今因事獨行,靜等『天南大會』會期,趕到『野人山離魂谷』,正式舉行加盟典禮,年序按位。」
江子奇臉上一紅,把董明撒手放開,獰笑說道:「放開他又何妨?你們若有歹意,也決逃不出我銷魂金扇之下!」
獨孤策點頭答道:「一個是『寰宇九煞』中的老五,『九毒徐妃』丁玉霜。」
太湖範圍極廣,要想駛船靠岸,自需不少時間,就在這段時間之內,獨孤策竟又遇見了另一位前生孽障。
田翠翠傲然說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江子奇共總不過那高功力,任憑他有甚獨門殺手,我也不怕!」
這字寫的是:「人生有酒須當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尉遲景笑道:「我們就是無法尋找這位『白髮鬼母』蹤跡,但請田姑娘加以引見,再由尉遲景邀其參與便了。」
蕩妓、聖女,是兩個極端。
獨孤策不信。
慕容碧聽到此處,搖手說道:「綠衣幽靈田翠翠我倒知道,確實淫兇刁狠,極為難纏!但道長所說的『鐵掌笑仙翁』尉遲景,『九毒徐妃』丁玉霜等名號,卻極為陌生,不曾聽人說過。」
獨孤策獨駕小舟,駛出數十丈後,便即悄悄掉槳,往太湖西岸靠去。
眇目矮胖老人,點頭一笑。
說到此處,自己動手把棺蓋釘死,並命孫兒董明,在所居茅屋以外,高高懸起一條白布長幡!
董百瓢笑道:「我笑的是江兄怎的忽然自貶身價?你把你『金扇書生』,及『寰宇九煞』的威名,太看小了!」
田翠翠失驚插口說道:「天魔血訣是『天魔門』無上神功,祝天尊倘若功和-圖-書成,大悲尊者與三奇羽士,確實毫不足懼的了!」
董百瓢祖孫二人,則興高采烈地,摒擋一切。
慕容碧恍然笑道:「道長莫非是想趁著尉遲景、丁玉霜等在外,來個直搗魔巢?」
獨孤策聽得不禁暗笑,但存心要讓這般絕世兇邪,跑趟冤枉長路,遂不肯說出「白髮鬼母」蕭瑛,已離「勾漏」之事。
第一團疑雲是此人身著道裝,為何行的卻是俗家禮節?
等到辰未時分,茅屋忽有人聲,獨孤策與董百瓢,知道定是「金扇書生」江子奇,遂屏息靜氣地,提神相待。
獨孤策嘆了一口氣道:「貧道要到四川邛徠山有事,不能追隨田姑娘同去廣西勾漏,好容易在此訂交,轉眼間卻又雲度寒塘,風來水上地,各自東西,聚短離長,怎不惆悵?」
絲巾一落,田翠翠大為吃驚,獨孤策也明白了當初在「無垢寺」中所見紅顏少女,突然變成了白髮婆婆之故!
尉遲景點頭笑道:「不僅要請田姑娘加盟,並想請你另一好友『白髮鬼母』蕭瑛,也一併參同盛舉!」
丁玉霜一旁接口笑道:「道長打算怎樣顯示神功?」
田翠翠撫掌笑道:「靈通道兄說的對極。」
江子奇哈哈大笑說道:「我自然有所根據,否則還真可能被你這精靈小鬼瞞過?」
這時「金扇書生」江子奇因耳內能聽,故而雙目之中,射出了一種憤恨萬分的兇光怒火!
田翠翠嬌笑道:「尉遲仙翁,你且莫打如意算盤,我還要先與我靈通道兄,商議一下!」
丁玉霜點頭一笑,緩步走到棺前,平伸雙掌,在距棺三尺之上,不住凌空摩轉!
董百瓢聽得眉頭暗皺,不知自己這詐死之計,究竟在何處留有破綻?
雖然說是隔棺熔石,但等棺下石質,碎裂成粉以後,僵臥棺中的「金扇書生」江子奇,也必遭慘死,並極可能被這極為惡毒的「九毒神功」,化為一灘血水!
丁玉霜含笑說道:「江六弟何等聰明,他大概是因昨夜曾得罪田姑娘,倘若趕來,不好相處,遂想等我們設法轉圜,解釋誤會,彼此成了一家人後,再來向田姑娘賠禮謝罪!」
尉遲景笑道:「靈通道長,請你莫加奇怪,因為『寰宇九煞』中人,多少均需有一兩樣看家絕學!」
眇目矮胖老人縱聲狂笑地,接口說道:「田姑娘,三十春秋,經歷半世,白雲蒼狗,滄海桑田,連陵谷山川,都難免有所變形,難道我就不許長得胖了一些麼?」
董明悲聲答道:「我爺爺昨夜回家,便覺身體不適,命我趕快把這白幡掛起!但今天天亮不久,他老人家便……」
獨孤策愕然問道:「什麼漏洞?」
尉遲景聽的哈哈大笑地,撫掌讚道:「靈通道長委實高明,憑你這種絕妙心思,就足有參加我們『寰宇九煞』的同盟資格,根本不必再顯示什麼神功絕藝的了!」
原來,田翠翠今夜因欲與獨孤策相互綢繆,遂帶有一大葫蘆美酒,以備助興之用!如今尉遲景既然索酒,田翠翠遂把葫蘆遞過,並含笑問道:「尉遲仙翁怎的忽然思飲?你不是業已戒酒三十年了麼?」
田翠翠仍自搖頭冷笑說道:「你再會巧辯,我也不信,因為『寰宇九煞』之中,只有矮子,沒有胖子,你卻又矮又胖!」
這句話兒,倒給了獨孤策不少啟示,靈機一動,稽首當胸,唸了聲「無量佛」號笑道:「容貌絕似,語音不同,貧道真是認錯人了,尚請施主見諒!」
獨孤策揚眉笑道:「尉遲仙翁既要考驗,還不容易,貧道願意獻醜。」
一個人會具有這種兩個極端的雙重性格麼?
丁玉霜足才著地,便向田翠翠、獨孤策,注目打量。
田翠翠揚眉問道:「莫非你也是『寰宇九煞』之一?」
她老遠便瞥見獨孤策,遂歡然笑道:「靈通道兄,真是信人,我們今宵可得好好……」
獨孤策以為被對方看出什麼破綻?不禁心中一跳,轉身笑道:「尉遲三哥,有什麼話兒,要對小弟囑咐?」
江子奇「哦」了一聲,走到棺前,正欲開棺,卻見棺蓋已釘死。
括蒼山曾與自己顛鸞倒鳳的英俊書生,如在正月十八之前,趕來「太湖」赴約,則自己便決心委身以事!
獨孤策聽得心中暗忖,不知「盧珊」究竟是否溫冰化名?似與「廬山」二字,字音略有彷彿。
田翠翠秀眉雙挑,凝望著這眇目矮胖老人,微作驚奇地,發話問道:「照你這樣說法,你是『寰宇九煞』中的第三煞『鐵掌笑仙翁』,又稱『矮腳酒神』尉遲景了。」
董明問道:「獨孤叔叔這樣說法,莫非還要放他?」
她認不出這風采翩翩的年輕道士,就是「九華山無垢寺」中,所遇文生。
同樣只是一人,但儒裝的獨孤策,卻比道裝的靈通道長,更為倜儻風流!何況儒裝的獨孤策,已與田翠翠有過合體之緣,常言道得好:「一夜夫妻百夜恩,百夜夫妻海樣深」,故在田翠翠心中,儒裝的獨孤策的分量,自比道裝的靈通道長稍重。
自己現獲「九煞敕令」,又自「金扇書生」江子奇身邊,取下那柄金扇,必然可以混入「野人山離魂谷」內。
慕容碧臉上微紅,含笑說道:「因小弟只知『寰宇九煞』之稱,對他們的個別名號,不太熟悉!」
田翠翠撫掌笑道:「妙極,妙極!這個花樣,真虧尉遲仙翁,想得出來!」
雙方陰錯陽差地,竟把一場莫大誤會,越扣越死。
董百瓢聞言,因愛孫心切,只得甘冒奇險地,在靈幃以後,閃身鑽出,並哈哈大笑說道:「江兄,你不但神功絕藝,天下無雙,連心思的周密靈妙,也屬舉世少有,董百瓢服了你了!」
安排妥當以後,董百瓢與獨孤策一同藏入空棺右側的垂地靈幃之內,靜等魚兒上鉤!
語音未了,便已泣不成聲,神態裝得居然毫無破綻!
獨孤策把那具棺木,安放在一方巨石之上,便坐在棺旁靜待。
董明站在一旁,接口問道:「獨孤叔叔,像他這樣兇人,為什麼還不殺掉?」
獨孤策萬分疑惑的是「西施谷」雲雨荒唐之際,慕容碧的淫|浪瘋狂程度,簡直勝過了青樓蕩妓!
田翠翠搖頭說道:「我出道稍晚,不曾會過丁玉霜,但我對於『寰宇九煞』中人的各自擅長功力,卻均有相當瞭解。」
尉遲景忽似想起甚事?揚聲叫道:「靈通道長留步。」
董明應聲答道:「元宵前一日。」
尉遲景點頭同意,但忽又皺眉說道:「江六弟,怎的還未見到?」
「九毒徐妃」丁玉霜點了點頭,獨孤策又復問道:「江子奇為何不來?」
江子奇又復問道:「你家共有幾人?」
董明越聽越覺得糊塗地,訝然問道:「獨孤叔叔,你既不肯殺他,卻又怎樣除去這名兇神惡煞呢?」
獨孤策搖頭笑道:「慕容兄不要錯會了意,貧道早就看出慕容兄根骨絕倫,身負上乘武學!故而問話之意,只是可以設法使你不與『綠衣幽靈』田翠翠相見,卻能酣鬥『寰宇九煞』!」
疑雲雖起,不得不答,遂也抱拳為禮含笑問道:「道長與在下素昧生平,怎知敝姓?」
尉遲景含笑搖手說道:「但祝二哥在入魔期間,反生妙悟!不僅可以復原,並還把平素苦參未解的一種最厲害功力,練得了九成火候。」
獨孤策指著那具棺木,含笑說道:「我想請丁道友及尉遲仙翁,施展玄功,把這具棺木,沉入石內。」
獨孤策裝出情思難禁,無可奈何地,長嘆一聲,轉身向尉遲景、丁玉霜稽首為禮,含笑說道:「尉遲三哥、丁五姊,小弟身有要事,暫且告別,明年三月十五以前,在『野人山離魂谷』中,再相見吧。」
丁玉霜點頭一笑,向尉遲景說道:「三哥,俗語說的好:『若不拋磚,怎能引玉?』我們便先試試手吧!」
獨孤策因自己趕到「勾漏山天魔谷」,與「白髮鬼母」蕭瑛會面之前,曾見慕容碧自谷中馳出!故而疑心她與「白髮鬼母」蕭瑛,有什關係,遂加試探說道:「慕容兄猜得不錯,但尉遲景、丁玉霜等,不僅業已邀得『綠衣幽靈』田翠翠,參與盟約,田翠翠並要帶領他們前往『廣西勾漏天魔谷』,去請『白髮鬼母』蕭瑛,一同加盟!」
慕容碧不等獨孤策話完,便自搖手苦笑道:「道長有所不知,我幾乎業已搜遍『太湖』,均未發現要找之人蹤跡,大概傳聞有誤,他不來了呢?」
轉眼間,船即臨近,兩條人影,掠空丈許,飄然著陸。
獨孤策內心頗想從側面探探慕容碧的底細,這蕩舟告別之舉,原是窘迫無奈,聞言之下,停槳笑道:「貧道也對慕容兄的器宇風華,極為景仰,彼此若能訂交,自然再妙不過,但恐耽誤了慕容兄的尋人正事……」
這一番謊話,編的極像,使鐵掌笑仙翁尉遲景,及「九毒徐妃」丁玉霜,聽得對看一眼,十分尷尬!
丁玉霜「哦」了一聲說道:「這棺中屍體,竟是『玉斧醉樵』董百瓢?但江六弟說他懸幡乞命,已去救他怎會……」
獨孤策大喜問道:「慕容兄有何妙策?」
董百瓢聞言,手捋長鬚,微笑說道:「獨孤老弟,常言道得好:『遇文王談禮義,逢桀紂動干戈』,我認為對付這等絕代兇人,只有『除之為當』四字,根本不必顧慮什麼手段問題,https://www.hetubook.com.com你難道未曾聽見過『金扇書生』江子奇在半夜之中,連屠江南十三俠的殘毒事蹟麼?」
董明早對獨孤策景仰萬分,聞言立即長跪不起。
獨孤策微微笑說道:「我師傅從來不許我殺害業已喪失了抵抗能力之人。」
尉遲景哈哈大笑道:「若能獲得靈通道長加盟,尉遲景兄妹,自屬求之不得!但還望田姑娘,再為引介『白髮鬼母』蕭瑛,及其他新近崛起江湖的志同道合好友,索性擴張聲勢,在『天南大會』之上,盡除大敵,獨霸武林!」
江子奇在董百瓢一動靈幃之際,便已覺察,轉身目射兇光地,冷然問道:「董百瓢,你詐死之意何在?」
語音微頓,轉面向「鐵掌笑仙翁」尉遲景,及「九毒徐妃」,含笑問道:「尉遲仙翁、丁道友,你們看我靈通道兄,凌空劃指,鐫石無聲,功力到達這種火候,夠不夠資格,參與『寰宇九煞』?」
話完,徐伸右手食指,虛空連劃,也未見他費甚功勁,及有甚疾風勁氣破空銳響,石上便碎粉般現出十四個龍飛鳳舞字跡!
獨孤策含笑問道:「田姑娘,你是否對於這具棺木,有點詫異?」
慕容碧雙槳一停,使兩舟相並,目光微注獨孤策,被他這副奇窘神情,引得失笑問道:「道長怎的如此發窘?莫非你是認錯人了麼?」
說到此處,又是一陣音量極洪,延續極長的縱聲哈哈大笑,笑聲收斂以後,繼續向田翠翠說道:「老夫生平以笑成名,昔年塞北雙雄,曾被我用內家罡氣,化入一陣長笑之中,震碎臟腑而死!田姑娘總應該知道我是誰了吧?」
丁玉霜失笑說道:「好個心有靈犀一點通!你們二位倒真是天造地設,令人羨煞夷光,妒煞衛玠的一雙伴侶!」
獨孤策知道這位「寰宇九煞」中的「鐵掌笑仙翁」,是在以本身真火,化為奇熱罡氣,烘乾石粉,使青石恢復原狀!
董百瓢猜不出獨孤策用意,含笑說道:「董百瓢身無長物,獨孤老弟要借我什麼東西?」
董百瓢想了一想,含笑問道:「獨孤老弟是否要我遵從江子奇之語,在室外高懸白幡?」
田翠翠愕然不解,正待再問,一隻小船,便已衝波而來。
獨孤策明知故問說道:「為何白跑?難道那『白髮鬼母』蕭瑛,不會與『寰宇九煞』,同流合污麼?」
董百瓢眼皮微抬,向獨孤策上下,略一打量!
獨孤策聞言,心中哪裏還有半點疑惑?暗忖:「自己與慕容碧有了夫妻之實,自然可算『親人』!但這種關係,太不正常,發生在中了『西施舌』奇毒之後,自然更可算是『冤孽』!換句話說,她『太湖』之行,果是來找自己。」
他低頭略想,突然右臂疾伸,把董明一把抓住。
丁玉霜聞言一驚,知道棺內屍首,已被自己的「九毒神功」,化為膿血,不能再讓對方開棺探視,遂趕緊向獨孤策伸手相攔,含笑勸道:「靈通道長,人生在世,講究的是蓋棺定論,入土為安,董百瓢既已安息,你就不必再對他驚動了吧!」
獨孤策搖頭笑道:「他如今心內能思,耳內能聽,目中能看,只是身不能動,口不能言而已。」
聽完田翠翠話後,獨孤策心中微動,故意裝出一副悶悶不樂神色!
獨孤策點頭笑道:「我認為這是一樁絕世良機,說不定可以僥倖成功,為武林群雄,略挽劫數!」
第二團疑雲則是自己在江湖間,素少交遊,「慕容」複姓,又不普遍,對方卻怎會認識自己?
獨孤策笑道:「說它是空棺亦可,說它是實棺亦可!」
獨孤策點頭說道:「慕容兄這種判斷,極有可能。」
獨孤策笑道:「田姑娘,你有什麼事兒,要與我商議?」
田翠翠失驚說道:「九毒徐妃丁玉霜比『金扇書生』江子奇難鬥得多,她那『九毒神功』,委實狠辣無比,威力極強!」
尉遲景把葫蘆中的美酒,遍灑石粉之上,微笑道:「我既已戒酒,除非割下『三奇羽士』南門衛的頭顱,便誓不再飲!此舉只是為了董百瓢生前嗜酒,死後替他用酒封棺,讓他在九泉之下,還可不時嗅得一些酒香,略過酒癮!」
獨孤策搖頭說道:「她叫甚名字,我不知道,只知道是位黑衣蒙面少女。」
田翠翠平素對於任何面首,多半一度春風之後,便即加以殺害,如今這種異常舉措,是有兩種原因。
語音方了,後背三處要穴,忽感一涼,便即目瞪口張地僵立當地,被獨孤策施展大羅頭陀秘傳佛門絕學「大羅彈指」制住!
語音微頓,忽向董明問道:「如今是什麼時令?」
眇目矮胖老人笑說道:「三十年前,我本未眇目,是在『野人山離魂谷』一役,才被『三奇羽士』南門衛賊道的『天罡指力』把一隻右眼毀去!」
獨孤策笑道:「我們虛設空棺以待,等江子奇來時,仍請令孫說是老前輩業已傷重身亡,看這『金扇書生』在失望之下,有無其他惡毒行為?來決定是否暗中出手,取他性命!」
第二種原因,則是田翠翠自詡姿色,及能令人一經接觸便欲|仙|欲|死的內媚妙術,不相信獨孤策竟不迷戀自己而不來赴約!
主意既已拿定,便把獨孤策拉到一旁,低聲媚笑說道:「靈通道兄,我們既然各有要事,不妨暫作小別,好在明年三月十五的『天南大會』會期,並不太遠,只要我們心有靈犀一點通,則再度相逢以後,便可永不分別了呢!」
獨孤策笑道:「三十年前,有九位窮兇極惡人物,威名震懾江湖……」
田翠翠苦戀獨孤策,但不知道面前的靈通道長,便是獨孤策所扮就。
董百瓢故作神秘地,含笑說道:「我這詐死懸幡用意,委實極為奇妙,任何人也難以猜透!」
獨孤策指著那口白皮棺木笑道:「我想借用這口棺木。」
這「正是尋人」四字,恰好與田翠翠留書邀約獨孤策到「太湖」相會之事,極為吻合,遂使獨孤策剛剛所起的懷疑在「西施谷」中和自己雲雨巫山對象,不是慕容碧之念,又復漸淡淡卻!
田翠翠蹙眉說道:「襄王會神女,劉阮入天台,好好的一場風流韻事,弄上一具棺木在旁,豈不大煞風景?」
尉遲景含笑道:「我們正在研究!」
獨孤策含笑答道:「貧道靈通。」
但等未多時,董百瓢又向獨孤策低聲問道:「獨孤老弟,倘若『金扇書生』江子奇,有甚惡毒行為之時,你打算怎樣制他死命?」
他本來是想假手丁玉霜等,殺死江子奇以後。利用這「金扇書生」屍體,製成田翠翠與「寰宇九煞」等人的不解仇恨。
慕容碧嘆道:「蕭鬼母一向信從『綠衣幽靈』田翠翠之言,真若被她蠱惑,多半會勸她加盟,但蕭鬼母已離『勾漏』,他們一時無法尋找得到。」
越是這樣,他心頭疑雲,自也越濃,竟有點懷疑到昔日在「括蒼山西施谷」中,與自己共作荒唐豔夢的淫|盪綠衣娘,究竟是不是眼前粲者?
董百瓢看了僵立如死的江子奇一眼,恍然笑道:「獨孤老弟莫非要想施展借刀殺人之計?」
這時,曙光又透,田翠翠意興闌珊地,看了獨孤策一眼,目光中滿含幽怨,似是深惜又復虛度春宵,獨孤策會意蹙眉,報以一絲苦笑。
獨孤策恍然笑道:「老前輩是否顧慮我制不住那江子奇麼?」
原來「九毒徐妃」丁玉霜臉上,由鼻梁中分,左半邊是雞皮鶴髮的年老婆婆,右半邊是綠髮紅顏的年輕美女!
董明答道:「我爹娘早死,祖母也已下世,只有爺爺和我兩人,相依為命!」
田翠翠搖頭嘆道:「天下之大,委實無奇不有,丁道友與尉遲仙翁,打算怎樣賜教?」
慕容碧聞言,大喜說道:「道長快講,這是一樁什麼妙法?」
董明仍然毫不屈服地,瞪著兩隻大眼問道:「我有什麼地方,欺瞞尊客?」
慕容碧見對方被自己弄得奇窘不堪,遂又復微微一笑,說道:「道長請莫見怪,因為此事是小弟一生中的重大秘密,暫時不便相告!」
但如今一想,自己倘暫時守秘,乘機就計地,探聽群邪底細,豈非更有價值?
獨孤策笑道:「金扇書生江子奇,約田姑娘今夜在此,互決死戰!貧道遂抬棺木以備,表示今夜一會,絕氣方休!」
董百瓢點頭笑道:「獨孤老弟說得極是,我已經決定當日遷居,以保首級!」
右面一人,正是「九毒徐妃」丁玉霜。
江子奇被他逗得急急問道:「董兄請說,我不猜了!」
田翠翠確實不怕江子奇,但聽他有兩位極強幫手,卻也心驚,目光凝注獨孤策,訝然問道:「靈通道兄,你知不知道江子奇所約幫手是誰?」
尉遲景面含微笑,剛一舉步,獨孤策忽然笑道:「尉遲仙翁且慢沉棺,貧道還想開棺,對我這老友遺容,再看上最後一眼!」
田翠翠不知獨孤策是一片虛情假意,聽他如此說法,遂認定這位靈通道長,業已對自己極為傾倒。
獨孤策點頭笑道:「老前輩猜得不錯!」
田翠翠媚笑流波,指著尉遲景、丁玉霜,向獨孤策問道:「尉遲仙翁、丁道友等,歡迎我們加盟『寰宇九煞』,道兄的心意如何,有興趣麼?」
董百瓢含笑道:「老弟請講,這線生機,是怎樣留法?」
董百瓢笑道:「令表姊是哪位武林高人?」和_圖_書
時值元宵,地是太湖,慕容碧突在此時此地現身,正與田翠翠留書所訂約會,恰恰吻合。
獨孤策笑道:「這個辦法簡單,慕容兄只要有暇與貧道作遠行即可。」
獨孤策聞言,心中又自訝然,覺得這位曾令自己一想起前事,便會面紅耳赤,對她畏如蛇蠍,女扮男裝的慕容碧姑娘,無論在言談、舉止、器宇、胸襟等任何方面,均極為高華超脫,正大光明,絕難看出絲毫淫邪之態。
等未多時,田翠翠駕小舟,翩然而至!
獨孤策笑道:「老前輩放心,獨孤策昨夜已仔細估計江子奇的功力,明面搏鬥,確屬勝負難卜,倘若暗中除他,則似無甚困難,只考慮應不應該施展這種不光明的手段而已!」
田翠翠聽完以後,微作尋思,向尉遲景、丁玉霜,含笑說道:「我與靈通道兄,也和盧珊姑娘一樣,先行口頭加盟,等『天南大會』期前,再趕到『野人山離魂谷』,正式歃血焚香,按年序位,至於『白髮鬼母』蕭瑛方面,因她性情極怪,是否願意參與,尚自難言!我只能負責引導尉遲仙翁及丁道友,與她見面。」
但他一面答話,一面又自心中起了萬分疑惑。
獨孤策答道:「是『寰宇九煞』新近吸引的結盟七妹。」
說到此處,語音略頓,又復打量了慕容碧幾眼,含笑問道:「慕容兄把這『太湖』風光,都遊覽盡遍了麼?」
江子奇濃眉雙軒,得意狂笑說道:「時令既屬元宵前一日,春寒料峭,屍體難腐!何況你又與董百瓢祖孫二人,相依為命,倘若他真在今晨身死,你為何這早釘棺?難道你就不想對你爺爺,多看上幾眼麼?」
獨孤策揣起那面「九煞敕令」,點頭笑道:「野人山離魂谷的門戶,自然應該極度緊密,因為現欲與舉世武林人物爭雄,必須先行安定內部!」
田翠翠嬌笑說道:「道兄莫再謙遜,不管你這種指力,叫做什麼名稱,火候已足驚人,比起我們,未遑多讓!」
獨孤策見狀繼續笑道:「丁道友與尉遲仙翁不必為此介意,如今我們既可能成為同盟之人,胳膊自然不會再向外彎,故而貧道以為董百瓢死在江子奇手下,而由尉遲仙翁及丁道友,這等絕世高人,為他埋骨,也就可恩怨兩抵,瞑目九泉的了!」
田翠翠嬌笑說道:「這是我靈通道兄,就是李義山詩:『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的『靈通』二字。」
董百瓢撫棺笑道:「老弟這種措置,確實仁至義盡!」
獨孤策更是有苦難言,空自凝聚了佛門絕學「大羅彈指」功力,卻不敢發出,因為董明已被江子奇抓在手中,萬一不能把他立即制住,豈不斷送了董明的一條小命?
獨孤策笑道:「有兩種辦法,一種是由尉遲仙翁,或丁道友出手,指教百合,一種則是由貧道獨自獻醜求正。」
獨孤策微笑說道:「貧道想去『野人山離魂谷』。」
董明聽江子奇看破爺爺未死,自也吃驚,但深知目前形勢,只有硬抗到底,遂仍復神色倔強地,大聲說道:「常言說得好:『捉奸要雙,捉賊要贓』,尊客不能平白說我對你欺瞞,你拿點證據我看!」
董百瓢驚喜交集地,看了江子奇幾眼,向獨孤策含笑問道:「獨孤老弟,江子奇已否絕氣?」
獨孤策軒眉笑道:「田姑娘傲骨豪情,令人欽佩!但據貧道所知,江子奇今夜可能約有兩位極強幫手!」
獨孤策微嘆一聲說道:「不知是世劫方殷?還是這干兇邪,氣運未盡?『離魂谷』一戰之後,居然有六人重傷復活,如今再度出世!」
趁著「鐵掌笑仙翁」尉遲景,「九毒徐妃」丁玉霜,與田翠翠同往廣西勾漏,「金扇書生」江子奇已死,「離魂谷」內,只剩三煞之際,倘能徹底摧毀魔巢,豈非弭禍無形,替武林群雄,挽回了不少劫難。
尉遲景笑道:「我們均已報了姓名,這位道長卻還未見示法號?」
田翠翠把「黑衣蒙面少女」六字,連唸幾遍,微作思索,依然猜不出是誰?遂目注棺木問道:「靈通道兄,你帶來的這具棺木,是空棺?還是實棺?」
獨孤策故意愕然問道:「聽慕容兄這等說法,你竟認識『白髮鬼母』蕭瑛?」
慕容碧揚眉問道:「然則『野人山離魂谷』方面,已知新參與結盟之人,是一男二女,我們卻去了兩個男人,豈不是個大大漏洞麼?」
因為他無意中探出了一件絕大秘密!
前塵方幻心頭,作歌人所駕輕舟,業已臨近。
田翠翠微作尋思,搖頭說道:「你不要吹牛,據我所知,『寰宇九煞』中,應無眇目之人。」
慕容碧點頭笑道:「那是自然,因為一來『寰宇九煞』的往昔聲名,太以兇毒,其中無一善類!二來我在苦勸『白髮鬼母』蕭瑛,改邪歸正,『寰宇九煞』卻在企圖再把『白髮鬼母』蕭瑛,拉入更深的泥淖之內。」
獨孤策笑道:「功力名稱,由人自起,譬如佛家可稱『大羅指』、『天龍指』,道家可稱『天罡指』、『乾元指』,若在儒家,似又可稱『文昌指』、『生花指』了。」
丁玉霜笑道:「白髮鬼母蕭瑛,如今何在?」
獨孤策屈指數道:「『綠衣幽靈』田翠翠、『鐵掌笑仙翁』尉遲景、『九毒徐妃』丁玉霜……」
田翠翠笑道:「江湖傳言,『鐵掌笑仙翁』尉遲景,體如矮猿,身如瘦狗,你這三十年來,長胖多了。」
她深一考慮以後,做了如下決定。
江子奇目光一轉,傲然說道:「這個謎兒,並不難猜,你倘欲詐死?就不該在室外高懸白幡!如今既已懸幡,又復詐死,莫非是想把我誘來,施展什麼陰謀毒計?」
「西施谷」巫襄豔夢,雖然使獨孤策時覺汗顏,但他心中雪亮,倘無這段露水姻緣,自己早因身中「西施舌」奇毒,要被欲|火煎熬得精盡髓枯,化作「西施谷」中的第十八具骷髏白骨!
又過了相當時刻,尉遲景雙掌一收,向獨孤策微笑說道:「靈通道長,令友『玉斧醉樵』董百瓢以石為墓,又經過今夜這段因緣,確實可以瞑目的了!」
獨孤策接口問:「慕容兄既非游湖,想是尋人的了?」
獨孤策此時因對方人多勢眾,決非自己獨力可除,早已改變主意,要想一面刺探「寰宇九煞」虛實,一面相機設法,不動聲色地,削減群兇實力!聞言之下,遂索性給田翠翠吃點甜頭,含笑答道:「田姑娘,你的打算如何?貧道便以你的興趣為興趣便了!」
他們正在思忖,眇目矮胖老人卻已向獨孤策一陣哈哈大笑,指著田翠翠說道:「她大概就是最近譽滿江湖的『綠衣幽靈』田翠翠?」
田翠翠果然聽得高興異常,回頭向「鐵掌笑仙翁」尉遲景、「九毒徐妃」丁玉霜,含笑問道:「尉遲仙翁及丁道友,你們所說業已加盟的一位姑娘是誰?」這個問題,正是獨孤策最關心之事,含笑靜聽對方怎樣答覆?
獨孤策聞言笑道:「尉遲仙翁,聽你這口氣之中,似乎是想先考較考較貧道功力?」
慕容碧忽然笑道:「靈通道長,你真的生氣了麼,為何匆匆告別?我們若由萍水新交,進一步結為道義深交,豈不是好?」
獨孤策聽了臉上一紅,田翠翠卻向他連颺眼風,格格嬌笑。
獨孤策笑道:「慕容兄不必為此擔憂,我們可以大搖大擺,絲毫無阻地,直入『野人山離魂谷』內!」
田翠翠「哦」了一聲,訝然問道:「他們這結盟七妹叫做什麼名字?居然會被『寰宇九煞』看中?」
這一聲「江六弟」,聽得田翠翠、獨孤策均自微吃一驚,知道這眇目矮胖老人,也是「寰宇九煞」之中人物!
獨孤策搖頭笑道:「我也不放,因為你爺爺說得對,除惡即所以濟善,像『金扇書生』江子奇這等兇人,委實死了的好!」
獨孤策見事不妙,遂不等田翠翠話完,便問「鐵掌笑仙翁」尉遲景笑道:「尉遲仙翁,你到處拉人加盟,為何不把我也算上一份?莫非藐視我靈通道人,名微技弱麼?」
慕容碧神色黯然地,點頭嘆道:「小弟不僅相識,並還與她頗有淵源,曾經屢屢進言規勸,勸她收斂所行,勤修上道善保天年,不必溷身江湖間的名利恩怨以內。」
田翠翠答道:「她如今正在『勾漏山』,苦練『四煞陰魂砂』、『白骨抓魂手』!」
獨孤策微一點頭,慕容碧又復問道:「這些邪惡人物是誰?」
尉遲景笑道:「除了出示『九煞敕令』以外,並須將是誰引介,及引介經過說明,方能順利入谷。」
田翠翠則微笑問道:「天南大會會期,定在何時?」
越是自命不凡之人,越是愛聽人捧,江子奇如今就被董百瓢這幾句話兒,捧得有點遍體栩栩,目內兇芒微減地,傲笑說道:「你這幾句話兒,雖是諛詞,也還不太過分!最少在這東南一帶,尋不出我江子奇銷魂金扇之下的百合之將!」
田翠翠回身又對「九毒徐妃」丁玉霜笑道:「田翠翠久慕丁道友的『素女偷元』妙術,及『半面徐妃』異相,不知能否瞻仰瞻仰?」
董明一面舉袖拭淚,一面嗚咽說道:「我爺爺死了!」
董百瓢不等獨孤策說完,便自掀髯笑道:「我這身庸俗藝業,哪足傳人?獨孤老弟身懷大悲尊者秘傳絕學,肯不肯成全成全我這小孫兒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