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金手書生

作者:諸葛青雲
金手書生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九章 一首怪詩

第十九章 一首怪詩

馬三龍哪裏會想得到自己這樁重大秘密,業已被「金手書生」司空奇無心揭破,遂怫然大怒叱道:「你是佛門弟子,怎可信口胡言?我縱橫多年……」
司空奇笑道:「當然可以分類,譬如依其人品或依其身分來分,便有所謂忠臣孝子之頭,土豪惡子之頭,君王將相之頭,士農工商之頭,男人之頭,女人之頭,和尚之頭,道士之頭……」
淳于琬站起身形,舉袖拭淚說道:「好,我們就照我爹所指示的話兒,從此暫隱真名,化身暗探……」
因為「赤龍羅漢」的雙眼之中,神光業告枯竭,已是精氣即將渙散的模樣!
「紫龍羅漢」狂笑答道:「我笑你是睜著眼睛,猛說瞎話!」
他們身入重地,自然特別留神,對於所經路徑,及所見一切景物,都細加注視記憶!
姚悟非弄不懂耳邊秘語的所蘊深意,正在尋思,蚊語之聲又道:「因姚姑娘所中『酥骨針』毒若是未解,暫時形如廢人,毆陽美和楊白萍便不致對你有所提防,你就可以從鎮日與歐陽美親近之間,探知這『江心毒婦』的一些重大秘密!」
淳于琬見他語音忽頓,不禁皺眉問道:「奇哥哥,你『但』些甚麼,為何又不說下去?」
「紫龍羅漢」見此情景,深知淳于琬相告各語,絲毫不差,雙眉一挑,又冷笑連聲,繼續說道:「我不僅知道你學會了半冊『離魂真經』並知道你的真名實姓,你大概叫做『馬三龍』吧?」
淳于琬接口說道:「奇哥哥,你再把你在『九幽妖魂』中的那段香艷奇遇,詳詳細細地說上一遍,免得我萬一與那馬三龍相遇之時,被他盤問得漏洞百出,露出了馬腳!」
司空奇含笑說道:「何況岳父既能對我們加以指點,他老人家那位極可能是『北斗神君』屠永慶的幫手,難道就不能對『桃花聖女』姚悟非,加以指點麼?」
淳于琬秀眉微蹙地,赧然笑道:「奇哥哥,這位隱形奇客,對我們真是一番好意,但無論在言語之中,或留字以內,均彷彿是端起一副前輩面孔,向我們諄諄教訓呢!」
司空奇應聲答道:「他老人家號稱『南斗秀士』,琬妹突然問起此事則甚?」
司空奇失聲讚道:「琬妹確實扮得極像,那位假的『九幽妖魂』宇文悲,若是看見你時,定將驚奇得莫名其妙了!」
那條黑影的語聲,從一片小林之中傳出,緩緩答道:「我還未到與你夫婦互相見面之時,但你們不妨來這林中看看。」
不但外形如此,連所表現的威力,也截然相反!
她一面說話,一面伸手指著地上符號,要司空奇仔細觀看。
「紫龍羅漢」見歐陽美已知自己來歷,神情卻仍如此冷落,不由越發氣往上撞地,厲聲答道:「化外野僧,不敢當歐陽宮主如此稱謂!」
姚悟非不等她往下發話,便即笑道:「所謂保證,也就是如何能使雙方信任之童,譬如你若先把我所中『酥骨針』毒解除,會怕我就此食言,不再效力!我若先行配製『玉女散』,又會怕你們翻臉下手,把我殺死!」
「赤龍羅漢」聽了佛號語音,便自眉梢微動,彷彿感覺異常沉重地,微微睜開眼皮,向「紫龍羅漢」看了一眼。
江心毒婦歐陽美,召集「小孤山大會」之事,除欲以武功稱霸以外,另蘊莫大兇謀,惟詭秘異常,爾等不妨利用適才一炬,暫隱真名,化身暗探,倘能制諸束手,弭劫消災,殊屬莫大功德!
未隔多久,江面上遙遙傳來了四記鐘聲,第一賓館中的侍從人員,遂向淳于琬恭身說道:「啟稟宇文大俠,家主歐陽宮主,因事羈身,未能親來迎接,報請宇文大俠,過江相會!」
紫色僧人自從淳于琬一上船來,便對她暗暗打量,聞言之下,合掌當胸,點了點頭,答道:「女施主猜得不差,貧僧正是『西域八龍』中的『紫龍羅漢』,尚未請教女施主的芳名上姓?」
司空奇微笑答道:「我認為這『圓形圈兒』,是一幅圖畫,畫的大概是個人頭?」
司空奇與淳于琬一同注目,只見有二十八個較大字跡,是首詩,那是:
淳于琬道:「我們被我爹引來此地,雖曾遭暗算,卻根本毫無所損!在這種情況之下,縱隱真名,又有什麼意義?」
這兩句話兒,委實大出淳于琬意料之外,把這位絕代俠女,聽得呆在當地!
「紫龍羅漢」見後面船頭之上,果然坐著一位披頭散髮,形容醜惡的白袍老者,正與江湖中所傳說的「九幽妖魂」宇文悲的模樣相同,不禁暗嘆因緣湊巧,自己今日或可因殺死馬三龍,而獲得美人青睞!
淳于琬「哦」了一聲,嬌笑說道:「奇哥哥真有辦法,你且說將出來,讓我聽聽,看我對於你的解釋,是否滿意?」
「紫龍羅漢」搖頭說道:「不是高深禪理,只是為了宇文施主在一般江湖人物的傳言之中,好像是位醜怪男人,不是一位俊秀女子!」
因為淳于琬深知馬三龍的一身功力,已頗驚人,不是輕易可以除卻的,遂想盡量使他多樹有力仇家,與「西域八龍」方面,搭上不解死扣!
「江心毒婦」歐陽美到了階前,止步回身,向「紫龍羅漢」揚眉笑道:「紫龍大師,這座圓形殿宇,就是『極樂之天』,令師兄『赤龍羅漢』,便在其內!」
馬三龍哪裏想得到會有人冷言冷語地,給自己一個沒趣?不禁將兩道兇狠目光,凝注在「紫龍羅漢」身上!

「紫龍羅漢」接口詫道:「尊駕如此說法,似以『武林四絕』之一自居?恒你形容醜陋,宛如鬼怪!卻並不像是那英挺俊拔,倜儻風流的『金手書生』司空奇!」
楊白萍搖了搖頭,微笑說道:「虎老威猶在,人癱智尚存,一來我不放心由手下陪送,恐怕她們會在中途著了你什麼道兒?二來只要你應允效力,立成我歐陽姊姊的座上嘉賓,或許我還要負荊請罪,求你諒宥『武夷』之事,故而親自送你,表示一點禮貌!」
姚悟非故意裝出一副被對方問得無言可答的神情,微蹙雙眉,默然不語!
接待人員匆匆一說就裏,歐陽美本來有點不信,但見自己所見過的那位身著白袍,形容如鬼的「九幽妖魂」宇文悲,果已膽怯逃去,則又顯見事出有因,遂只好以一種頗為好奇的神情,向淳于琬含笑問道:「尊駕莫非就是真正的『九幽妖魂』宇文悲麼?」
司空奇遂又把馬三龍假意與宇文悲結為夫妻,謀奪宇文悲之師,「離魂冥后」苟硯芳所遺留的上下兩冊《離魂真經》之事,向淳于琬詳述一遍。
楊白萍立即雙手抱起姚悟非,縱出地穴。
姚悟非此去,是否能與「江心毒婦」歐陽美,及「天香公主」楊白萍結交,並探出機密等情,暫時不提,且說那時險遭大難的鴛鴦俠侶,「金手書生」司空奇和「碧目魔女」淳于琬!
侍從人員答道:「『天刑宮』業已開放,有舟船不斷接送賓客。宇文大俠若過江,自然有人陪往!」
「紫龍羅漢」因歐陽美此時神情辭色,已轉緩和,遂也合掌當胸,深施一禮地,含笑說道:「歐陽宮主若肯接引,貧僧自然感激不盡!」
姚悟非正在心中盤算,自己見了「江心毒婦」歐陽美後該怎樣應付才較穩妥之際,忽然耳邊響起了內家高手擇人專注的「蟻語傳音」說道:「姚姑娘,你此次誤入機關,身中酥骨毒針,雖然吃了大虧,卻由此成就了一樁莫大功德!」
他緩緩走到「赤龍羅漢」面前,也自盤膝而坐,但目光細注之下,卻不免悚然一驚!
淳于琬皺眉說道:「這事有點不對,死人可以分身,活人無法分身。我爹爹既然故現蹤跡,把我們誘至小林,留字教訓,卻怎能又跑到那靜室之中,放具賊屍在內呢?」
淳于琬嬌笑說道:「大師是否要問我為何以絲巾蒙面之故?」
淳于琬笑道:「大師有話盡量請講,但若不是什麼高深禪理?宇文悲一定能夠回答得出!」
歐陽美哂然說道:「大師既自稱化外野僧,則不在『西域八龍宮』中,參禪看佛,卻來我『小孤山』則甚?」
「紫龍羅漢」,怪笑說道:「宇文施主放心,你看我早已把『紫龍神掌』功力,凝聚備用,只消一舉手間,便可要了馬三龍的性命了!」
「紫龍羅漢」聞言,越發把兩道充滿羨艷驚奇的目光,凝注在淳于琬的身上臉上,不住打量!
淳于和_圖_書琬點頭笑道:「紫龍大師,你也猜得不錯!」
這種情形,並非偶然,乃是有兩種原因。
淳于琬點了點頭,果然婷婷嬝嬝地,走到一株垂柳之下,倚樹而立。
淳于琬答道:「我那位『桃花聖女』姚悟非姊姊……」
司空奇笑道:「我們遊俠江湖,為的便是扶持正義,鏟除不平!琬妹無須唱甚高調,你應該施展你那易容妙技,使我這『金手書生』司空奇,變成『冰川聖手』于天士了!」
淳于琬一頭霧水地,惑然問道:「這怎樣解釋?」
司空奇笑道:「我們來個交互構思多好,我先聽聽琬妹怎樣替我安排?然後……」
歐陽美果然繼續笑道:「大師請自行登殿,與令兄相見,我要在那座『集賢臺』上,款待宇文道兄,彼此少時再敘。」
淳于琬認出這醜怪袍叟,就是本名「馬三龍」的冒牌「九幽妖魂」宇文悲,也猜出他是由「第二賓館」或「第三賓館」的按客船隻送來。
「紫龍羅漢」微吃一驚,急忙回頭看去。
她心中不禁暗想,這才叫「不是冤家不聚頭」,自己剛剛扮作真的「九幽妖魂」宇文悲模樣,居然便與假的「九幽妖魂」宇文悲相遇了!
因為她不能開口說話,倘若出聲一問,必然引起楊白萍的疑心,嚴加查察之下,極可能會使那隱形奇客,敗露蹤跡,壞了大事!
司空奇不等她往下再問,便即微笑說道:「琬妹,你大概猜不到,這位前輩長者,並不姓田!」
她一面說話,一面取了條絲巾,罩在臉上。
【此處缺頁。此處應為兩人商量喬裝之事,司空奇建議淳于琬改以宇文悲的身分出現「小孤山大會」。】
話猶未畢,淳于琬接口笑道:「奇哥哥的化身,極為恰當,也極為現成。你今後就借用那位業已回歸北極的『冰川聖手』于天士的身分,來參與『小孤山大會』便了!」
淳于琬目光一注,苦笑答道:「這是圓的,但我卻不懂『圓型和圈型』,又有多大區別?」
若是同類功力,互相比拼之下,除非火候懸殊,頗難立分強弱!但相剋功力卻不然,誰的火候精深,真氣稍足,對方便會立即感受到相當重壓!
淳于琬皺眉問道:「根本就不對路!」
司空奇胸有成竹地,含笑說道:「琬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且看看這被你稱為『四面不透風』的圈兒,是圓型,還是扁型?」
淳于琬未等司空奇話完,便自揚眉笑道:「奇哥哥你的話兒,使我觸動靈機,想起了一個人來!」
司空奇與淳于琬正在溫存,忽然聽得後窗外,有人發出「格,格,格」地三記彈指之聲!
他們說話之間,後面那條渡船,也已到達岸邊,馬三龍一躍上岸,兇睛瞪處,向「天刑宮」中的接待人員,大邁邁地發話說道:「你們快去通報『江心毒婦』歐陽美,就說『九幽妖魂』宇文悲到此,叫她出宮迎接!」
淳于琬這些時日來,業已飽嚐別鵠離騖的相思之苦,深恐司空奇有甚失錯,遂也關懷夫婿地跟蹤追去。
她一面說,一面傷心難禁,珠淚紛落,哭得宛如梨花帶雨一般!
淳于琬聞言,首先提氣飄身,馳向那片小林,司空奇緊隨愛妻身後,提防有甚意外突變?
姚悟非長嘆一聲,目注楊白萍緩緩說道:「關於我們之間這一段過節,我雖然吃虧甚大,但也不能不承認其錯在我,故而如今不必多談,還是一併在見了『江心毒婦』歐陽美,看她以什麼態度對我之後,再作論斷!」
淳于琬點頭說道:「當然是他,我們均曾到過他所居幽谷之中,只是先後略差,否則我們早就夫妻團聚了呢!」
姚悟非滿心想問問對方,究竟是何身分?卻無法辦到,不禁納悶得好不難過。
這一眼,直把這位「紫龍羅漢」看得幾乎驚魂欲絕!
「紫龍羅漢」對於她這樣一會兒和善,一會兒倨傲的忽冷忽熱神情!真有點啼笑皆非,只好又復唸了一聲佛號道:「貧僧此來,是為了敝師兄『赤龍羅漢』……」
司空奇被淳于琬一語問住,倒也覺得頗為費解。
「紫龍羅漢」搖頭笑道:「我知道宇文施主用意,你是否暫時不願讓那馬三龍,看出你廬山面目,要等適當機會,才驟然扯去紗巾,使他大吃一驚,亂其心神!」
以他們這種修為,這種身分,照說不互相拼鬥三五百合,到了彼此筋疲力盡之際,極難分出高低!卻為何在出手第一招上,便見了強弱?
淳于琬因馬三龍所坐船隻,在自己船後數丈,而「紫龍羅漢」因座位方向關係,也未注意背後來船,遂心中微動,故意暫不答覆紫龍羅漢所問,反向對方問道:「大師,你能不能先告訴我,為何不等到會期,就要提前去見『江心毒婦』歐陽美則甚?」
這兩種功力,迥異其趣,「紫龍神掌」凝功之下,手掌比平時漲大了一倍有餘,呈現紫巍巍光澤。
「江心毒婦」歐陽美向「紫龍羅漢」的背影,看了兩眼,雙眉微揚,臉上浮現出一絲神秘笑意!
「紫龍羅漢」發的是他苦練備用已久的「紫龍神掌」!
司空奇與淳于琬方自相顧苦笑,突然聽得身後傳來了一聲「轟轟」巨響!
果然,馬三龍手狠心黑,向來陰狠毒辣無比,一見「西域八龍」的盛名之下,不過爾爾,自己的「九幽白骨爪」力,足能剋制對方,哪裏還肯容情?遂一招快似一招,一式狠於一式地,向「紫龍羅漢」宛若疾風暴雨般的,接連攻出八掌!
話完,便即轉身先行領路,淳于琬與「紫龍羅漢」,雙雙緩步相隨。
淳于琬興趣盎然地,含笑說道:「奇哥哥,我們計算既定,你便幫助我扮成真正的『九幽妖魂』宇文悲模樣,然後我再把你裝扮成『冰川聖手』于天士吧!」
原來適才人在遠處,又是背著光亮,故而看不出來,如今面面相對,卻發現「赤龍羅漢」那張紅撲撲的臉龐之上,竟滲出一種白慘慘色澤!
淳于琬哦了一聲,立即問道:「奇哥哥!你既然吹噓起來,我倒要問你一問了。江湖中只聽說有『十字鏢』,未聽說有『十字頭』,這位老氣橫秋的隱形奇客,在人頭上畫個『十』字,卻是何意?」
如此空蕩的殿宇中央,盤膝坐著一人,正是「紫龍羅漢」的師兄,「西域八龍」中為首的「赤龍羅漢」。
淳于琬聞言,遂向那留字之後,一團龍飛鳳舞般記號,細加注目,看出似乎是在一個圓圈之中,畫了一個十字?
假若也以「蟻語傳聲」相問,則必須先知道對方的藏身所在,方可凝力專注,不使其他人聽到。
司空奇恍然笑道:「琬妹說的是『北斗神君』屠永慶麼?」
淳于琬一面回身,一面說道:「姚姊姊大概無妨,因為她所登記投宿之處,是在『第一賓館』,這『第三賓館』中人,多半還不知道她的姓名身分呢!」
他不敢再妄事逞強,只好乞援似地向淳于琬發話叫道:
楊白萍點了點頭,皺眉說道:「你說得倒也不無道理,但關於這種保證,我卻無法提供!因為你的武功造詣,比我高明,只消酥骨針毒一解,不單不肯和我同往『小孤山天刑宮』,可能還會想報『武夷』之仇,要我好看!」
司空奇笑道:「琬妹難道真想出這樣一個人來?我怎摸不到絲毫邊際?」
步步提防要小心!
「紫龍羅漢」心中略寬,伸手推開了虛掩殿門,走進那「極樂之天」以內。
說話至此,船已靠近「小孤山」,岸上有人高聲喝道:「船上坐的何人?在我們未搜船前,不許擅自登岸!」
司空奇仍未答理淳于琬,又向地上那團記號看了幾眼,若有所悟,「呀」了一聲,揚眉笑道:「我明白了!」
如今?姚悟非不僅身中「酥骨毒針」,真氣難提,無法施展「蟻語傳聲」神功,並連那隱形奇客的藏身之處,也毫無所知,自然只好把這樁疑問,悶在心底。
淳于琬微微一笑,揚眉說道:「世事偏多真變假,幾人識得假為真?大師若想知道內中情由……」
話方至此,楊白萍便點頭笑道:「你與我歐陽姊姊,既無敵念,又無前仇,不妨就此交成朋友?」
談情且俟江湖清。
司空奇「哦」了一聲,詫然問道:「琬妹所想起的人兒是誰?我怎會使你觸動靈機的呢?」
【此處缺頁。下文應https://www.hetubook.com.com為在舟中,楊白萍試圖解釋在武夷山向姚悟非下毒手的緣故。】
淳于琬刁鑽已極,她故意不把話說完,便將話音停頓,留給「紫龍羅漢」去自作多情地胡亂著想!
「紫龍羅漢」知道骨髓枯竭之事,是練武人的致命重傷,除非立有「千年何首烏」,及「成形參仙」等罕世聖藥,及時服食滋補,否則毫無生機。他扼腕嘆道:「這歐陽美當真是『江心毒婦』,師兄……」
歐陽美微微一笑說道:「既然如此,我就為宇文道友及大師引路,到我宮中『極樂之天』以內,再復侍茶暢敘!」
侍女聞言,遂縱出這秘密地穴,過了一會,返來向楊白萍恭身稟道:「啟稟楊公主,江邊舟船已備。」
司空奇揚眉一笑,正待答話,淳于琬又復笑道:「關於化裝之事,我可效勞,因為我在和『萬妙夫人』鮑玉容,互相交往的
淳于琬是直奔「第一賓館」,遞一份名帖,便命賓館侍從轉報「江心毒婦」歐陽美,就說有要事商洽!
岸上崗哨見是「天香公主」楊白萍,知道她與「天刑宮」主「江心毒婦」歐陽美,情如姊妹,一向參與各種機密,遂恭身應答,退去準備軟轎。
司空奇聞言,遂就昔日的記憶所及,把那位真正「九幽妖魂」宇文悲的容貌,詳細說出,以便使淳于琬扮成她的模樣!
楊白萍聽得點頭說道:「你這個辦法,確實不錯,我立即把你送去見我歐陽姊姊,一切問題一切條件,均由你們當面解決便了。」
楊白萍聽得搖頭說道:「你太多慮了!」
姚悟非聞言心中一動,向楊白萍含笑說道:「楊白萍,我久欽『江心毒婦』歐陽美的盛名,對她本未有絲毫敵念……」
司空奇讚道:「琬妹說得極對,但這是『彼無我有』的特質,還有一種『彼有我無』的特質,琬妹怎未說出?」
「紫龍羅漢」笑道:「我是因為我大師兄『赤龍羅漢』,日前獨往『小孤山』,迄今久無訊息,才放心不下地,提前來此觀看!」
馬三龍哂然說道:「『金手書生』司空奇又便如何,我何必像他?我是『九幽妖魂』宇文悲!」
淳于琬皺眉說道:「話雖如此,但姚悟非姊姊,與我情分甚厚,她既見我們所居靜室,為『青磷毒火』所毀,火中又有兩具枯骨,她怎會不替我們擔憂?怎會不對暗算我們的萬惡之徒,加以報復!照我想來,她應該把『第三賓館』中的一干賊黨,殺個乾乾淨淨,甚至於將整座賓館,都燒得精光才對!」
司空奇道:「岳父的幫手是誰?卻是難猜,彼此間的關係既需密切,功力又需相距不遠……」
兩種武林絕學,凌空一合之下,強弱勝負,立見端倪!

想到此處,嬌笑連聲,把語音放得格外柔媚地,低低說道:「大師的一番心血,我完全懂得,只要你真能為我復仇,我們就……」
淳于琬見這「紫龍羅漢」生就一雙色眼,便知絕非規規矩矩的持戒僧人,不禁心中微動,嬌笑說道:「我複姓宇文,單名一個『悲』字!」
【此處缺頁。猜度可能是十戒大師引開司空奇及淳于琬兩人離開屋子避開暗算後,特意留下兩具焦枯人骨及安造兩人墳墓,以消除歐陽美等人的防備之心。】
淳于琬一面轉聽,一面目注地上,仔細觀看。
「紫龍羅漢」狂笑說道:「你莫要有眼不識泰山,貧僧法號『紫龍』,是『西域八龍』宮中,八尊活佛之一!」
「紫龍羅漢」聽得這位「天刑宮」宮主,「江心毒婦」歐陽美的詞色越來越不善,不禁怫然說道:「歐陽宮主,你召開『小孤山大會』,廣聚群英,切磋所學,難道『西域八龍宮』不算武林一脈?貧僧就沒有資格,參與這場大會麼?」
這幾句話兒,聽在馬三龍耳內,著實使他大吃一驚,毛骨悚然,退後半步,滿面疑詫神色!
馬三龍陰惻惻地,「哼」了一聲說道:「希望你能說得出充分理由,否則,恐怕會在見著『江心毒婦』歐陽美前,便已功行圓滿,立地成佛了!」
第一種原因是馬三龍與「紫龍羅漢」,均知道對方功力絕高,極不好鬥,遂想出其不意地,一招克敵,或是一招制勝。故而在這起手第一招上,都毫無保留,竭盡全力!
淳于琬含笑叫道:「大師,你在江面上不必理他,且等上岸再說!」
姚悟非接口笑道:「你認為我是多慮,我卻認為是不得不慮,因為身落人手,一死無妨,倘若在死前還要上你一個大當,被你充分利用,就有點太冤枉了!」
歐陽美聽了這聲佛號,方目光微瞥,冷然問道:「大師就是『西域八龍』之一的『紫龍羅漢』麼?」
淳于琬怔了一怔,點頭說道:「這種推測,倒頗有可能。」
「紫龍羅漢」因深知底細,才故意對他引逗,等馬三龍自報名號以後,立即充滿哂薄味地,縱聲狂笑。
「紫龍羅漢」起初以為師兄有什麼不測,但如今見了「赤龍羅漢」安然無恙,只是在閉目入定,心中遂又一慰。
司空奇想了想,含笑說道:「琬妹問得有理,但根據岳父留言看來,他老人家對於當前局勢,彷彿已有全盤填密佈置!我
「紫龍羅漢」聞言,明知有蹊蹺,但又不甘示弱,只得合掌一禮,便行獨自登階,向那被稱為「極樂之天」的圓形殿宇之中走去。
淳于琬聽完,恨恨說道:「這馬三龍居心陰毒卑鄙,毫無人味,委實太可恨!那宇文悲女兒清白,既遭蹂躪,又被禁閉多年,委實可憐!我倒真要管管這件不平之事,設法使那馬三龍,吃足苦頭不可!」
馬三龍也不等他話完,便哂然問道:「身分高低?你是個什麼東西?小小一名遊方野僧,有甚身分?」
淳于琬不等他話完,便即「哦」了一聲,嫣然笑道:「原來大師是喜歡我長得好看,我這人向來大方,且容你這風流和尚,與我平視如何?」
楊白萍揚眉笑道:「姚大姊既然這樣說法,我保證歐陽姊姊一定給你相當禮遇便了!」
淳于琬點頭答道:「我是宇文悲,他是馬三龍。我這姓名,及『九自妖魂』外號,業已被他盜用多年,好容易今日才狹路相逢,以為可以殺他報仇,誰知這廝太狡猾,仍被他利用船隻,渡江逃走!」
司空奇深知淳于琬的淒涼身世,如今見她觸動愁懷,悲啼不已,道趕緊在一旁安慰地含笑說道:「琬妹不必傷心,岳父既已主持衛道降魔大計,我們只消照他老人家吩咐去做,在『小孤山』一會之上自會父女相逢,天倫樂聚!」
淳于琬嫣然笑道:「奇哥哥也認為是和尚頭麼?」
天刑宮內多危境,
淳于琬略為思忖,恍然有悟地說道:「奇哥哥,我明白你的想法了,你是不是認為我爹一面把我們誘出靜室,一面又放了兩具賊屍在內,故意讓那把怪火,燒成枯骨莫識面目地,權作替死化身?」
「紫龍羅漢」聞言,厲聲狂笑說道:「江邊風大,小心閃了尊駕的那條舌頭!你既以大海高山自況,怎不報出名號,好讓貧僧看看是何神聖?」
司空奇神色恭謹地,繼續說道:「岳丈出家參禪,皈依三寶以後,法名『十戒』,則這個『十』字,豈非代表他老人家與眾不同的戒疤之數!」
馬三龍獰笑說道:「你知道『武林四絕』之稱?」
她暗料對方可能是「西域八龍」之一,遂含笑問道:「這位大師的法號上下,怎樣稱呼?是不是『西域八龍宮』中的八位尊者之一?」
淳于琬聽到此處,靈機也動,連連搖手地,截斷了司空奇的話頭,微笑叫道:「奇哥哥,你不要再往下分了,從一個人頭似的圓圈兒上,哪裏還看得出是代表善惡忠奸?抑或公侯將相?但我有點直接感觸,覺得它像是一個光禿禿的和尚頭呢!」
身臨虎穴莫談情,
「紫龍羅漢」緊隨淳于琬離舟登岸,並向她低聲說道:「宇文施主請站在一旁觀戰,若是貧僧無能為你報仇,鬥不過馬三龍時,你再自行出手!」
「紫龍羅漢」見淳于琬神情不太莊重,語意也略含挑撥,彷彿很容易勾搭上手,忙微笑答道:「宇文施主是傾城顏色?絕代風姿……」
地上鋪的是又厚又軟的極品毛毯,人行其上,舒和_圖_書適萬分!
淳于琬秀眉一揚,嫣然笑道:「奇哥哥,我爹爹未曾皈依三寶之前,有何外號?」
最特殊的是四壁並非木石,而是金屬青銅,並打磨得光可鑒人,倘若站在殿中,略一游目掃視,便似化身千億!
司空奇搖手笑道:「琬妹不可開墳,免得把岳丈的苦心安排,加以破壞!」
淳于琬揚眉說道:「這事簡單,只要我把墳墓劈開,便知你猜得對不對?」
淳于琬嬌笑揚眉說道:「好,我聽聽你的高明解答!」
他略一吃驚,立即青衫微飄,穿窗縱出!
楊白萍急忙問道:「你既有主張,不妨提出,我們商議商議?」
「紫龍羅漢」失聲問道:「師兄你,你……你這是怎樣了?」
淳于琬揚眉問道:「奇哥哥,你有了打算沒有?我們今後以什麼身分出現?」
但直等走完白石旋梯,到了被稱為「極樂之天」的圓形殿宇之前,仍無意料中的任何變故發生!
「九幽白骨爪」發出的是五縷陰柔狠辣的酷寒勁氣!
焦枯人骨?」
馬三龍所乘的那條渡船,也只距離岸邊,約莫現兩丈遠近。
馬三龍被他笑得滿腹狐疑,莫名其妙地問道:「我『九幽妖魂』宇文悲七字,在四海八荒之間,能止小兒夜哭,你聽後卻這樣發笑則甚?」
淳于琬納悶異常,慌忙接口問道:「你明白什麼?我想來想去,總想不出武林中有位姓田的前輩人物?」
紫龍羅漢聽出對方語氣,似要自己自行登階入殿,不禁微微一愕。
淳于琬微微一笑,遂替司空奇著手改扮,兩人改扮完成後,遂分為一明一暗地,闖向「小孤山天刑宮」內!
淳于琬笑道:「我倒忘了,那位假的『九幽妖魔』宇文悲,叫做甚名字?」
殿中散漫著一片膩人溫香,但卻空洞洞地,毫無陳設,看不見任何桌椅床屏之屬。
但他想了一想以後,目注淳于琬揚眉笑道:「琬妹,關於此事,我想出了一樁解釋!」
他們這等俠女奇男,雖然已是夫妻,卻仍把「慾」字看得極淡,只有重在一「情」字之上!
司空奇微笑搖頭,淳于琬又說道:「我到替你想出個適當身分,但對於自己的這樁問題,反倒無法解決!」
念方至此,耳畔人語,又復說道:「姚姑娘見了『江心毒婦』歐陽美,可佯為一見如故,欣然為之效力,根本不要求對方為你祛解所中酥骨針毒,即令歐陽美故示大方,你也堅持等她恢復元氣後再行服藥祛毒!」
姚悟非連搖雙手截斷了楊白萍的話頭說道:「你不必勸她,交友之道,必須觀察彼此的誠心程度,我姚秀婷雖已身入網羅,仍不屑接受任何人的假情假義!」
淳于琬點頭笑道:「這種想法,倒也有理,因為除了如此情形之外,我爹爹神通再大,也無法身外化身地,一人兼作兩地之事!」
他們一出後窗,便看見十來丈外,有條人影,且在微微招手。
「紫龍羅漢」冷眼旁觀之下,忽然唸了一聲佛號,向「天刑宮」接待人員,搖手狂笑叫道:「你們且慢替他通報,應該先行叫那歐陽宮主,出來接我才對!」
淳于琬雖然覺得這人直呼自己「淳于琬」之名,似乎略嫌老氣橫秋,但因對方有救助之恩,遂加以隱忍地,回過身來,抱拳問道:「閣下是哪位高人?請現全身,容司空奇淳于琬夫婦,致謝大德!」
「紫龍神掌」所發出的是一股陽剛洪厲的奇熱掌風!
這「蓄髮還俗」四字,是僧家極重誓語,淳于琬聞言之下,一抱雙拳,表示謝意地嬌笑說道:「多謝大師,常言道:『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那馬三龍可能已惡貫滿盈,居然在我們的船隻之後,跟來送死了!」
慘死之下,是不是怒火萬丈,情淚難禁,要不揮手段地,為公孫昌報仇雪恨?」
「紫龍羅漢」點頭笑道:「這是中原武林以內,最傑出的四位高人,貧僧怎會不知?便連西域一帶的三歲小兒,也都背得出『雪山有魔女、南海有書生、江心有毒婦、地下有妖魂』呢!」
歐陽美回過頭來,對淳于琬微笑說道:「宇文道友,且讓紫龍大師去往『極樂之天』見他師兄,我們到『集賢臺』上小敘,歐陽美為你引介兩位友好!」
說到此處,淳于琬忽然秀眉微揚,又向司空奇妙目流波地,含笑叫道:「奇哥哥,我對我這件事兒還有一樁疑問!」
司空奇與淳于琬劫後重逢,又見愛妻的艷代容光,業已復原如舊,自然喜心翻倒地,兩人蜜愛輕憐,親近纏綿,互訴別來經過。
淳于琬早就覺得這好色僧人,似可試加利用,遂風情萬種地,揚眉嬌笑說道:「大師怎麼這樣看我?是喜歡我長得好看,是討厭我長得難看?抑或懷疑我不配叫做『九幽妖魂』宇文悲呢?」
司空奇未曾答理淳于琬,一雙俊目中,神光電轉,似乎有所思索?
淳于琬「哦」了一聲,這才把馬三龍與宇文悲之間的一段冤怨糾纏,對「紫龍羅漢」細說一遍。
說話間,已到江邊,果然有條不大不小的中型船隻,已在江邊等待。
故而,所謂輕憐蜜愛,所謂親切纏綿,並不是一般世俗夫妻的巫山夢好,魚水歡濃,只是彼此互相偎倚,最多偎頰親唇地,略解相思之苦而已!
「紫龍羅漢」怎肯放這個討好機會?連連點頭,應聲狂笑答道:「只要宇文施主看得起貧僧,根本用不著你親自動手,我便誓必把那馬三龍,活劈掌下!」
司空奇微笑說道:「這位『北斗神君』屠老前輩,立誓追殺『修羅教主』,為南宮仙子報仇!或許偶與岳父相遇?知道『孤山大會』事機險惡,遂暫遏私仇,先急公義,和岳父聯手合作,在暗中為赴會群雄,衛送護法,倒其實大有可能。琬妹多半是猜對了!」
他一面說話,一面暗運神功,那隻左掌立即漲大了幾乎一倍,並變成紫巍巍的色澤。
淳于琬話一說明,反倒使「紫龍羅漢」,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合十當胸,唸了聲佛號說道:「宇文施主,貧僧有樁事兒,更想請教!」
淳于琬點頭說道:「好,既然如此,便麻煩你們一趟,引領我立即過江,去見歐陽宮主!」
司空奇胸有成竹地微笑說道:「要想解答正確,必須先把所得資料,詳加分析,琬妹不妨試想一下,『和尚頭』的特質何在?」
淳于琬聽出售在語意之中,隱含輕薄,不禁怒火欲騰,但轉念一想?這禿驢既然如此不端,便讓他死於馬三龍手下,或是吃足苦頭,以挑撥仇恨,為馬三龍多樹立一些對頭也好!
「紫龍羅漢」怎的不驚,以為「赤龍羅漢」定是受了什麼嚴重內傷?遂趕緊合掌當腳,唸了一聲佛號說道:「小弟紫龍,參見師兄。」
淳于琬妙目雙翻,看看司空奇問道:「奇哥哥,何況什麼,你怎麼不說下去?」
楊白萍聞言,自艙中探身出來,厲聲罵道:「你們吆喝什麼?艙中是我歐陽姊姊,請都請不到的南荒貴客,趕快去準備一乘軟轎應用!」
她們走向「聚賢臺」之事,暫時不提,先行敘述「紫龍羅漢」與「赤龍羅漢」的見面情節。
歐陽美沉著臉兒,向江邊接待人員問道:「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來客名單之中,有兩個『九幽妖魂』宇文悲呢?」
就在楊白萍向岸上崗哨,加以吩咐之際,那隱形奇客,又以一蟻語傳聲,在姚悟非耳邊說道:「姚姑娘,你放心進入『天刑宮』,並以不亢不卑的言詞舉措,與『江心毒婦』歐陽美、『天香公主』楊白萍等,曲直周旋,我會暗中策應,並與你不斷聯絡!」
淳于琬點頭向道:「歐陽宮主要我怎樣過江?」
司空奇笑道:「姚悟非姊姊只要知道我們安然無恙,她自然不會發怒,毫不擔憂,如今不見蹤跡之故,可能是奉了『北斗神君』屠永慶之命,又去辦甚要事了?」
等到司空奇說完,她頗表同意地點頭,嬌笑說道:「奇哥哥,你的幻想力委實豐富,我如今也有點覺得這『圓型圈兒』真像是個人頭模樣了!」
司空奇笑道:「琬妹問得好,但我答得也可能更妙?在我回答你所提問題之前,先要請你答覆我一個問題!」
淳于琬愕然問道:「奇哥哥,你在想些甚麼?」
這種白慘慘的色澤,不僅屬於「病色」,並還是「大病之色」!
司空奇揚眉問道:「琬妹還有何事疑惑?」
姚悟非笑道:「我知道你頗為難,故而想了一個辦法,不知你是否同意?」和圖書
司空奇失笑說道:「琬妹莫要忘記你姚悟非姊姊,如今是『桃花聖女』,不是『桃花聖女』!何況……」
姚悟非笑道:「交不交朋友在於歐陽美對我的態度如何。你應該知道,我一到此間,便投宿在『第一賓館』的呢!」
兩人都是絕代武林高手,均深識陰陽五行,奇門生剋之術,遂發現這「天刑宮」中,無論是一條大路,一條小徑,一座樓臺,或一塊山石,均係依據星辰躔度,璿璣妙理佈設,絕非隨意安排,隱隱含蘊著極厲害的陣勢變化。
歐陽美不等「紫龍羅漢」說完,便自點頭笑道:「大師尋得不錯,令師兄正是在我『天刑宮』中,樂而忘返,你是否想見見他呢?」
雙方心意既然相同,遂在「紫龍羅漢」那句:「你大概叫做馬三龍吧」的語音剛了之際,各自悄無聲息地,驟然發難!
淳于琬何等眼力?早就看出他色迷心竅,非要上鉤不可,遂故作驚喜地,含笑說道:「大師真肯橫刀仗義,幫我報仇麼?」
轉瞬之間,岸上人已把軟轎備妥,楊白萍便向姚悟非含笑說道:「姚大姊,請你上轎,小妹步行相隨,等入得『天刑宮』,見了我歐陽姊姊以後,我再盡量勸她先替你解除『酥骨針』毒,彼此……」
淳于琬苦笑說道:「你問得真夠古怪,人頭還要分類?」
司空奇笑道:「當然大有區別,扁圈兒中,添上一橫一豎,的確是個『田』字!如今在圓圈兒中,這樣一雜,便顯然另有機關,據我看來,多半是象形文字。」
眼前是一座建造得極為特殊的圓形殿宇,地基極高,必須由一條其狀如螺的白石階之上,盤旋而登。
歐陽美聽他這樣一說,臉上冰霜立解,神色和緩地,微笑說道:「大師若是來此參與『小孤山大會』,歐陽美自然應該待以嘉賓之禮,但會期尚在後日,大師提前光臨,不知有何指教?」
「宇文悲」三字,使「紫龍羅漢」聽得大感意外,以一種驚奇神色,目注淳于琬,詫聲問道:「女施主就叫『宇文悲』?難道就是威震乾坤,列名於『武林四絕』中的『九幽妖魂』?」
暗探「小孤山」的「金手書生」司空奇,暫且擱下,且先行敘述明闖「天刑宮」的「碧目魔女」淳于琬!
淳于琬皺眉笑道:「什麼問題!你所提出的問題,一定極為精靈古怪,我可能答不出呢!」
司空奇見狀問道:「琬妹何事吃驚?」
侍從人員,恭身應命,遂把這「碧目魔女」,引到江邊。
司空奇點頭答道:「我們兩人意見,業已初步一致,如今該由我來答覆你所提出的有關『十』字的問題了!」
淳于琬也看出其中定有花樣,但卻佯裝不知,未作理會。
「紫龍羅漢」因發覺歐陽美神色之間,有些異樣,故而在盤旋登階之際,頗為小心,生恐中了什麼機關埋伏?
「紫龍羅漢」暗嘆此人委實兇惡!一面暗聚功力,一面獰笑答道:「第一點理由是先後有別,我比你先到此間,自然應該先行替我通報!」
「紫龍羅漢」勉強地把這八掌應付下來,業已臟腑翻騰,心驚肉跳,知道確非其敵!
司空奇搖頭笑道:「琬妹,你猜得根本就不對路,哪裏會有所得?」
賓館侍人雖然覺得「九幽妖魂」宇文悲,應該是個男人,怎會變成女子?未免奇怪,但職司所在,也只好遵照來客之語小心轉呈名帖!
司空奇笑道:「既稱『和尚之頭』,自然與『非和尚之頭』,有所不同,這不同之處,就是『特質』!」
司空奇頗為得意地,微笑說道:「琬妹有什麼疑問?儘管提出,我對於其中奧妙,倒因靈機偶動,完全想通了呢!」
但「紫龍羅漢」卻也和他一樣,早就待機而動!
果然,「紫龍羅漢」認為淳于琬不把話兒說完之故,是含羞住口,其中蘊有無限旖旖風光,竟高興得眉開眼笑,一副色迷迷的模樣!
淳于琬含笑點頭,歐陽美便引領著她,向一座建築得異常精巧的金碧樓臺,緩步走去。
司空奇點頭笑道:「對了,我正是這種想法!」
淳于琬又復略作尋思,恍然有悟地,嬌笑叫道:「我想出來了,『和尚之頭』有戒疤,『非和尚之頭』無戒疤,這算不算你所說的『彼有我無』特質?」
他正想得高興,回頭卻見淳于琬在臉上蒙罩了一塊紗巾,宛如霧裏廬山,風姿益發綽約!
司空奇不等她往下再說,便自接口說道:「琬妹難道忘了岳父曾以密語傳聲,告訴我們,說你姚姊姊屠刀一放,孽罪皆消,不必為她牽掛擔心!」
「紫龍羅漢」被她這一稱讚,又不禁骨頭奇酥地揚眉狂笑說道:「多謝宇文施主誇讚,貧僧與你,委實一見投緣,寧願為你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紫龍羅漢」因係有意挑釁,遂故意以一種驕狂神色,揚眉怪笑說道:「你不要看我,我有兩點理由,要他們先行替我通報!」
「紫龍羅漢」唸了一聲佛號,正色說道:「宇文施主,我若食言背信,不幫你報復深仇,便叫我『蓄髮還俗』!」
淳于琬笑道:「奇哥哥,你怎麼也懵懂起來?只記得『南斗秀士』,就記不得另一位與『南斗秀士』齊名當時的前輩人物!」
夫妻雙雙回頭,只見自己所居靜室業已籠罩在一片青磷火海之內!
如今,「紫龍羅漢」的奇熱掌力,不僅被馬三龍的玄功所阻,而馬三龍那五縷酷寒徹骨的「九陰白骨爪」所化陰風,並還透入「紫龍神掌」的掌力之中,使「紫龍羅漢」身上感覺微微一震!
第二種原因是雙方功力恰好各趨極端,一個完全陽剛,一個完全陰柔,成了互相剋制狀態!
話方至此,遠遠有笑語之聲,從身後傳來說道:「淳于琬說得對,姚悟非無甚大礙,她是從無邊孽海中覺醒不泯的悟道之人,屠刀一放,萬劫皆消,你們不必再掛念她了!」

司空奇嘆道:「江湖間真是步步險惡,寸寸危機,姚悟非姊姊不知是否罹劫,我們且回去看看!」
馬三龍發的是他獨門絕學「九幽白骨爪」!
馬三龍驚奇到了極處,殺人之心頓萌!
「紫龍羅漢」笑道:「據我所知,『九幽妖魂』宇文悲是個美貌女子,你卻是個醜陋男人,怎能夠以桑代槐,指鹿為馬?」
楊白萍見狀,頗為高興地,又復含笑說道:「姚大姊,我並不是向你重提舊事,只是希望你能瞭解我為何使出那種惡毒手段的原因,彼此倘能解釋前嫌,豈不……」
話方至此,突又「咦」了一聲,愕然說道:「奇哥哥,我還有一件事兒,想不明白!」
「紫龍羅漢」不等他往下再說,又接口笑道:「第二點理由是身分高低……」
司空奇撫掌大笑說道:「常言道:『英雄所見略同』,我們是『夫妻所見略同』!」
司空奇與淳于琬兩人,看完對方留書,臉上全覺有點發燒,對於那「身臨虎穴莫談情,談情且候江湖清」之語,慚惶頗甚!
司空奇指著那個圈兒,軒眉笑道:「琬妹先請猜猜這個人頭,是哪一類的人頭?」
殺心既起,神功立聚!
「赤龍羅漢」從慘白臉色中,浮現一絲苦笑道:「我過於輕敵,闖入此宮,被『江心毒婦』歐陽美施展手段,生生把骨髓吸盡,大概即將萎化,挨不過片刻光陰的了!」
話猶未了,陡然雙眉一蹙,滿面驚喜!
姚悟非失笑道:「我如今已是無縛雞之力之人,你何必親自押解?隨便派名手下,也可使我乖乖聽命地,去見那『江心毒婦』歐陽美了!」
「紫龍羅漢」早已垂涎淳于琬的美色,聽她說明身世,越發覺得有機可乘,大表同情地,點頭說道:「這馬三龍委實萬惡,宇文施主尋他報仇之際,貧僧願助一臂之力!」
她語音至此略頓,雙眉又蹙地沉吟說道:「但我爹爹遁世逃禪,不涉江湖已久,此次暗鬥群魔,何來幫手?這幫手又是誰呢?」
司空奇目閃神光,微笑說道:「要想探查『江心毒婦』歐陽美,究竟有甚麼惡毒兇謀?設法加以破壞制止,為武林群雄,消災弭劫。絕非容易之事!故而我認為岳父不止一人,他老人家可能還有幫手?」
「紫龍羅漢」冷笑一聲,接口說道:「你只學會了上半冊『離魂真經』,便縱橫多年,倘若連下半冊『離魂真經』,也一齊到手,豈不要稱霸一世?」
司空奇撫掌讚道:「琬妹想得極妙,我這樣做法,還可使『冰川聖手』于天士再出一次風頭,略酬他對我的深恩大德!」
司空奇答和_圖_書道:「他姓馬,名三龍……」
淳于琬上船以後,見艙中業已坐有一人,是位身穿紫色僧衣的高大喇嘛。
楊白萍抱著姚悟非上船入艙後,便命立即駛住「小孤山」而去。
「紫龍羅漢」見淳于琬忽然停住口不言,遂含笑問道:「宇文施主,你怎麼不說下去?貧僧頗想知道為何江湖傳說把你誤女為男之故?」
淳于琬妙目流波,嬌笑道:「大師!你是佛門弟子,卻不許打謊話呢?」
姚悟非笑道:「我認為你不妨把我送到『小孤山天刑宮』,讓我和『江心毒婦』歐陽美直接商談,她是『武林四絕』之一,功力甚高,『小孤山』又復孤立江心,四面皆水,不怕我插翅飛逃,或許她可以先替我解除『酥骨針』毒,使我心平氣和地為她效力,也使她能對『赤龍羅漢』加以報復!」
【此處缺頁。此處應為「紫龍羅漢」自知不敵,向淳于琬求救,淳于琬見妙計既售,當然不肯遽下援手,「紫龍羅漢」自然慘敗,就在千鈞一髮之際,迎接賓客的歐陽美適時來到,馬三龍心中有鬼,逼退「紫龍羅漢」,獨自乘舟而去。】
等,走到江邊之際,馬三龍業已自行駕著船兒,飄然遠去!
司空奇無可奈何,只好點頭說道:「琬妹既然主意已定,我便贊同你這第二個打算便了!」
淳于琬眉頭略蹙說道:「我想出一個特質來了,『和尚之頭』,沒有頭髮,『非和尚之頭』,則有頭髮!」
在此之後,還有不少字,寫的是:
她有此發現以後,恍然笑道:「原來這位隱形奇客姓田,但我卻仍想不出當世武林之中,有哪位神出鬼沒的田姓前輩?」
司空奇靈機忽動,揚眉說道:「琬妹,這留書之後,雖未署名,卻似留了一個記號,我們且辯識一下,或許對這位隱形奇客的身分來歷,猜出一些端倪。」
他打算用惡毒手法,制住這「紫龍羅漢」,逼問如何知道這樁對自己關係重大的隱秘,或是索性斬草除根地,殺人滅口,免得傳將出去,貽笑江湖!
司空奇微笑說道:「我認為琬妹這第二個打算雖好,但其中仍略有問題,因為那位真牌實貨的『九幽妖魂』宇文悲,也要參與這『小孤山大會』的呢!」
姚悟非聽得恍然,耳邊蟻語,又繼續說道:「歐陽美此次心存叵測,設有惡毒佈置,想使舉世武林俊傑,一齊慘死於『天刑宮』中,姚姑娘若能探出機密,拯救群雄,豈不是一場莫大功德麼?」
淳于琬點頭笑道:「大師生得雖然雄壯魁梧,但心思卻靈巧無比,猜得絲毫不錯!」
淳于琬「哎呀」一聲,向司空奇失驚叫道:「奇哥哥,前逃那條黑影,原來是一番好意?若非他把我們設法誘出,誰想得到會有人如此下流無恥地,突施暗算,豈非難免要葬身那狠辣無比的『青磷毒火』的火海之內麼?」
淳于琬秀眉雙剔,目閃神光說道:「她來她的,我扮我的,有什麼問題?我覺得一真兩假共三位『九幽妖魂』宇文悲,均出現於『小孤山大會』之上,定然鬧得天翻地覆,生色不少!」
淳于琬聽得苦笑說道:「又是我爹爹安排的麼?他老人家好端端的,安造座墳兒,咒他的女兒女婿麼?」
「紫龍羅漢」聽得對方如此關懷,越發興高采烈地,準備一顯身手!
馬三龍獰笑說道:「你既然知道,怎又有眼不識泰山?」
淳于琬冷眼旁觀,看得分明,知道休看馬三龍只是一個冒名頂替的假「九幽妖魂」宇文悲,但在功力方面,仍比「西域八龍」之一的「紫龍羅漢」,高出一籌以上!
這時,他們所乘的這條渡船,業已抵達「小孤山」的岸邊!
姚悟非雖知這種在自己耳邊響起的「蟻語傳音」,楊白萍絕對無法聽見,但心上仍無限驚奇,暗想此人既知自己中人算計經過,分明是從地穴中跟來船內,怎的未現絲毫蹤影?未聞絲毫聲息?武功造詣,豈非業已到了泣鬼驚神,超凡入聖地步!
司空奇是暗探,淳于琬是明闖,他們規定好了聯絡方法以後,便分頭開始行動!
馬三龍越發愕然問道:「你怎麼這樣說話?我有何語不實?」
她既有這種想法,自然要使「紫龍羅漢」在馬三龍手下,多吃些苦頭,哪裏還肯立刻加以援手。
「九幽白骨爪」凝功之下,是手掌皮肉,似乎完全枯陷,變成了自慘慘的一隻枯骨鬼爪。
淳于琬怪奇得失聲叫道:「你說什麼?這記號分明正所謂:『四面不透風,十字在當中』,難道還不是個田字?」
淳于琬嬌笑說道:「但那位『冰川聖手』于天士,曾在『第三賓館』露過面,已有不步人認識他的容貌,奇哥哥若想借用名號,尚需略加化裝,才不會露出破綻!」
但她雖已看見「紫龍羅漢」不是敵手,卻仍倚樹旁觀,未曾上前助陣!
「紫龍羅漢」這時因見「江心毒婦」歐陽美只問「九幽妖魂」之事,連看都不曾向他看上一眼,不禁氣得濃眉雙挑,合掌當胸,氣發丹田,極為宏亮驚人地,唸了一聲,「阿彌陀佛」佛號!
說完,便即側顧身旁侍女,低聲笑道:「你去看看左近有無外人,用磷火暗號,命江邊備舟,我要去見我歐陽姊姊!」
淳于琬久聞「西域八龍」,武學甚高,尤其在掌力方面,個個均有獨特造詣,遂略自得計地微笑說道:「大師的『紫龍神掌』,雖是西域絕學,但馬三龍的一身功力,亦非等閒,你千萬不可因為知道他是冒牌貨色的『九幽妖魂』而有所輕敵才好!」
歐陽美既有「江心毒婦」之稱,她手下的這群牛鬼蛇神,自然均不是什麼省油燈。但常言道:「人的名兒,樹的影兒」,一來「九幽妖魂」宇文悲,是與「江心毒婦」歐陽美齊名,並列「武林四絕」的一位高手!二來馬三龍的那副形相,又生得太兇惡!故而那些接待人員,雖覺來人語意驕狂,神情倔傲,卻仍不敢得罪他,喏喏連聲,便欲向「天刑宮」中傳報。
淳于琬笑道:「不管我爹爹的幫手,是否『北斗神君』屠永慶,我們也必須遵照他老人家的指示行事!但我爹爹要我們以其他身分,從側面探聽『江心毒婦』歐陽美的毒辣陰謀,卻……」
話猶未了,忽然目光瞥處,看見江上又有一隻「小孤山天刑宮」的接客船隻,遠遠駛來,船頭上坐著一位長髮披肩,形容醜怪的白袍老叟。
馬三龍聽得對方報出字號,倒也微微一震,但立又恢復了他那驕橫故態,冷笑說道:「『西域八龍』之一,雖然小有名頭,但比起我來,仍如斗水之較大海,拳石之擬高山!」
淳于琬愕然問道:「和尚頭就是『和尚』的『頭』,哪裏還有甚麼『特質』?」
楊白萍聽她這樣說法,不禁暗自欽佩,只覺得這位「桃花煞女」,委實難纏,遂親手挽扶她下船登岸,坐上軟轎,去向「天刑宮」內。
淳于琬知道司空奇所猜必無差錯,遂向那地上留字,拜倒塵埃,悲聲叫道:「爹爹,你老人家即已到了此處,並留言加以教訓,卻還不容女兒見上一面則甚?」
淳于琬看在眼中,好生鄙薄地,哂然叫道:「大師莫再胡思亂想了,渡船即將抵岸,我們要準備應付強敵了呢!」
到了林中,哪裏有絲毫人蹤?只在地上智著用竹枝劃出的幾行字跡!
司空奇與淳于琬同自大吃一驚,暗想自己一聞彈指之聲,便即穿窗追出,對方怎有這快身法?已到了十來丈外,他們一追,黑影轉身便走,任憑這兩位名列乾坤的「金手書生」和「碧目魔女」如何展盡身法,凝足功力,均無法把距離縮短,只有越拉越遠地,相距二十來丈!
司空奇微微一笑,目閃奇光說道:「這是他老人家的大智深謀,因如此一來,『江心毒婦』歐陽美方面,以為『金手書生』和『碧目魔女』已死,去了兩名大敵,必然防範稍鬆,而我們用其他身分,探聽機密起來,也比較容易。」
淳于琬的化裝手段,果然奇妙異常,裝扮得雖不能說是半絲不差的十足相像,倒也有個九分三四光景!
司空奇點了點頭,忽然莊容肅立,指著地上所畫符號,正色說道:「琬妹,由於這位隱形奇客,是以尊長口吻,留言教訓,我遂認為他老人家就是你生身之父,『北斗秀士』淳于愷老前輩,也就是我的泰山岳丈!」
淳于琬嬌笑說道:「你不是說作我爹爹幫手之人,定然與我爹爹關係密切,功力並相差不遠麼?」
馬三龍目閃兇芒,厲聲叫道:「這哪能算理由?你還有沒有……」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