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鐵板銅琶

作者:諸葛青雲
鐵板銅琶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一章 不卑不亢鬥太君

第十一章 不卑不亢鬥太君

東方逸微一沉思道:「且等本局總局主啟關之後,再作解決如何?」
司長勝恭馴地答道:「是是!屬下知過了。」
白雲飛與宇文兄弟方自同時臉色一變,東方逸卻道:「三位請稍安勿躁,東方逸自有合理交代。」
柏長青似乎殊感意外地一楞道:「這就奇了,屬下的來歷,何須勞他鐵板令主前來過問?」
但他表面上卻欠身答道:「屬下曾聽先師說過這位白雲飛大俠,是與寰宇共尊的『和合雙童』同一代人物?……」
青衣漢子道:「中等身裁,鳳目重瞳,鬚眉全白,看不出有多大年紀?卻顯得威嚴已極!」
東方逸哈哈笑道:「該罰的,且等中午的洗塵宴上再說,現在請坐,先用早點,然後由老朽陪同你去早已為你準備好的宿舍中去……」
東方逸苦笑道:「白大俠,因為今天是本局新任總督察柏少俠的到差,眼前正是給柏少俠接風的洗塵宴……」
司長勝笑道:「副座沒猜中的一半,就是那油布包中,還有關係那原主的身世。」
柏長青一楞道:「甚麼故事?」
東方逸邊走邊笑道:「老弟真好興致,已經來到洛陽暢遊了三天,也不知會老朽一聲,如非老朽昨宵在會賓樓無意中碰到季大俠,真還被蒙在鼓裏哩!」
柏長青神色一緩道:「是的,謝謝副座的開導!」
白雲飛冷然問道:「你能完全做主?」
司長勝接道:「那告示上說他已知道那油布包的主人到了洛陽,要那位主人攜帶黃金千兩,於三天之後的夜半三更,前往宓妃祠贖取。」
白雲飛冷然道:「老夫不願等!」
一頓話鋒,精目環掃全場,震聲說道:「方才的情形,你們都看到了?」
但兩個矮老頭剛剛坐下,白雲飛已沉聲喝道:「東方副局主,給那兩位另設一席!」
柏長青正容道:「那是老太君深恐傷及屬下,而有所保留。」
柏長青道:「這個,先師也曾說過。」
倒是東方逸,依然漫不經心地截口道:「這消息有甚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柏長青也苦笑道:「老太君過獎了,難道老太君沒看到屬下方才的狼狽像麼?」
東方逸首先向白雲飛,「燕趙雙矮」分別敬過酒之後,白雲飛注目說道:「東方局主,老夫說話,不喜轉彎抹角,此行是特為面見貴局局主,有所請教而來。」
東方逸應聲沉喝道:「諸位,將場地讓出來!」
白雲飛一面化解,一面不勝詫訝地道:「飛花掌,一陽指,你……你是『中原四異』的共同傳人?」
柏長青笑道:「副座有話儘管請問,只要屬下能答覆的事,必定詳而且實。」
柏長青蹙眉沉思少頃,才注目答道:「副座,這問題,恐怕不這麼單純吧?」
東方逸笑道:「本該如是。」
東方逸正容點頭道:「能調|教出老弟這等出色的徒弟來,如果說令師是一位武林中默默無聞的人,那是誰也難以相信的事。」
柏長青歉笑道:「副座過獎!屬下不過是胡亂猜中罷了!」
其餘群豪一聽有熱鬧可瞧,而兩位當事人,更復一個是他們平日視為神聖不可侵犯的老太君,一個是到差不久,年齡輕輕而功力奇高的總督察,其精采情形自不難想,他們心中興奮,可就不用提了。
東方逸微微一笑道:「老太君已半甲子沒跟人動過手了,老弟,老太君既然已起豪興,要你接她三招,這是老太君看得起你,也是老弟你的光榮,你就恭敬不如從命吧!」
白雲飛冷冷一笑,舉杯自行喝了一口之後,冷電似的目光緩緩掃向全場。
柏長青不禁苦笑道:「屬下只好恭敬不如從命啦!」
東方逸笑道:「白大俠等遠來是客,不論此行究為了何事,且先喝杯水酒再說……」
青衣老嫗訝問道:「此話怎講?」
白雲飛微微一哂道:「老夫不敢斷定所有各地鏢局,都是同樣情形,但至少『武威』『振威』與『定遠』等三家鏢局,卻是在刀尖之下被迫出讓的。」
季東平與綠珠同聲應是,腳步聲逐漸遠去。然後,東方逸神色一整,目注柏長青說道:「老弟,老朽昨宵曾應鐵板令主之召,老弟知道麼?」
青衣老嫗點點頭道:「好!你說吧!」
東方逸臉色一變道:「如此說來,白大俠認定本局對各地的鏢局,都是強行收買的了?」
東方逸苦笑如故地接道:「騰出場地,是供方才柏少俠表演神功絕藝之用。」
柏長青苦笑道:「副座,換一個人可好?」
但青衣老嫗自是識貨的大行家,目睹柏長青那氣定神閒,有行雲流水般的身法,不由讚許地點點頭道:「唔,娃兒你很謙虛。」
東方逸正容接道:「老弟,老朽有幾句知心話,希望你勿等閒視之。」
東方逸點點頭道:「是的?姓名容或有雷同之人,但如此長相者,武林中卻僅此一人。」
柏長青恭應道:「屬下來啦!」
柏長青微一遲疑道:「屬下說出名稱來,老太君可莫見笑。」
青衣老嫗臉上肌肉牽動了一下,精目深注地道:「娃兒,別向臉上貼金了,我老婆子手下並沒留情。」
東方逸注目截口道:「怎麼說?」
白雲飛震聲大喝:「住口!」
柏長青的情形也大致相同,不過,不知他是故意裝成了還是功力真正略遜一籌?
說到這裏,有意無意之間,向柏長青瞟了一眼。
東方逸目光深注地問道:「有關老弟的師承方面,老弟令師果然是不為人所知的『天虛我生』?」
就當此時,門外傳來「矮叟」朱誠的語聲道:「稟副座,洗塵宴已排好,恭請副座和總督察即行移駕。」
接著,又苦笑一聲道:「如非我老婆子年老氣衰,招式荒疏,那就是你娃兒委實了不起!」
柏長青笑道:「非也!白前輩再瞧這個……」說話間,右掌如落英繽紛地幻出漫天掌影,左手卻飛指逕點對方「章門」大穴。
東方逸蹙眉問道:「是何模樣?」
「老爺子,請隨我來。」
這話,表面上很中聽,但骨子裏卻是高傲得很,那言外之意青衣老嫗自然能體會出來,當下,她微笑著目光深注地道:「好!你謙虛得可憐,卻高傲得可愛!」
東方逸神秘地笑道:「老弟不中意?」
柏長青苦笑道:「那麼,請副座快點說吧!」
柏長青淡笑道:「在長者面前,理當如此。」
柏長青不禁心中凜地暗忖:「好傢伙,看來這老婆子的一身功力,恐怕不在于姥姥之下……」
東方逸截口笑道:「老弟,憑這幾句,待會洗塵宴上,就該罰你十大斗。」
說著,向柏長青和季東平二人分別一福道:「綠珠參見總督察和季老爺子。」
雙方的掌勢,都沒帶一絲勁風,那情形,竟像是虛應故事似的。
柏長青心中暗凜,但表面上卻從容的身形一飄一閃,同時右手奇妙地一拂,不但避過了對方那凌厲無匹的一抓,也將對方掌指間所發的無形罡氣拂向一旁。
柏長青道:「如果屬下沒有看錯,這該是諸葛武侯的八陣圖?」
東方逸神秘地笑道:「老弟這一猜,可猜錯了!」
一陣環佩叮哨之聲中,兩位風華絕代的紅衣少婦,攙扶著一位雞皮鶴髮的青衣老嫗,嫋嫋行來。
柏長青謙笑截口道:「老太君過獎了,屬下怎敢與副總局主相提並論!」
東方逸笑道:「老弟,你這真是七月的債,還得可真快啊!」
這一抓之勢,不但絕幻無倫,隱含著無窮變化,而其勁力之強,更是駭人聽聞,招式未到,破空銳嘯先臨,連旁觀群豪,也不禁為之心驚膽戰而臉色大變!
這剎那之間,他心念電轉,已做下重大的決定。
東方逸敞聲笑道:「英雄出少年,老弟豪氣干雲,老朽由衷佩服,只是……」
柏長青不禁啞然失笑道:「該罰,該罰……」
白雲飛輕輕一哼道:「他們兩位的目的,可能與老夫相同,但老夫生平不願與陌生人同席。」
念轉未畢,青衣老嫗又沉聲接道:「再說,你娃兒年紀輕輕,而身居高位,如果不顯露兩手出類拔萃的真才實學,又怎能教手下心服。」
東方逸微笑地接問道:「白大俠之意,是要我東方逸前往少林寺對質?」
白雲飛和那一對年輕男女,自入座之後,雖然也曾向柏長青投過訝異的一瞥,但那是因感到柏長青年https://www.hetubook•com•com紀輕輕,竟坐在首位而奇異,當時可並未仔細端詳。
青衣侍女嬌聲道:「奴家知道了。」
走在為首的葛衫老人冷然接道:「不必!老夫不是來騙吃騙喝的。」
青衣老嫗震聲說道:「不敢,這是甚麼話!你娃兒是四海鏢局的總督察,地位僅次於副總局主,如果連老身的三招都不敢接,將來怎能替四海鏢局效力!」
他,方自淡淡一笑,抱拳待拱,卻陡地垂手肅容,靜立不動。
東方逸笑道:「老弟,辭職二字,不許再談!你要知道,你是四海鏢局的人,鐵板令主對你懷疑無關緊要,只要總局主和東方逸對你信任就行了!」
「錯了。」
說著,已如行雲流水般向前走去,在青衣老嫗身前丈遠處站定。
柏長青搖搖頭道:「這個,屬下可不知道。」
柏長青笑道:「這更是笑話啦!鐵板令主的叛徒,難道他鐵板令主竟不認識,屬下既未易容,又沒戴人皮面具,是非真偽一看便知,又何須轉彎抹角地暗中調查?」
司長勝尷尬地一笑道:「不瞞副座說,屬下本來想請准副座,屆時讓屬下暗中前往宓妃祠……」
東方逸道:「老朽說出原因,老弟就不致有此一問了。」
柏長青方自輕輕一「哦」,東方逸又輕嘆著接道:「而且,總局主和老朽都是已入土半截的人,而四海鏢局這一份基業,撇開未來的發展不論,光是目前,縱然不敢說絕後,也該算是空前的了。」
但就當此時,門外一個清朗的話聲道:「副座在這兒麼?」
就當柏長青劍眉一揚之間,東方逸又微笑地接道:「老弟,就這麼決定了,現在,老朽說個簡單的故事你聽。」
原來這四海鏢局的建築,每一幢房屋之間,都有相當距離,而空地上,大都種植各種奇花異草,而尤以牡丹最多。
白雲飛截口冷笑道:「契約算得了甚麼!在刀尖的威脅之下,自然是生命為重,而不得不忍痛犧牲!」
東方逸首先向青衣老嫗拱手為禮,道:「老太君好。」
只聽「嗤嗤」連響間,柏長青右後側五尺外的一根合抱木柱上,已現出五道深達寸許的爪痕。
但他也深知這青衣老嫗既然是這四海鏢局中武功奇高,而身份也最尊崇的人物,如果自己顯得鋒芒太露,不但有損對方面子,而且也可能影響他以後的行動計畫。
東方逸笑道:「白大俠,這位老夫人是本局總局主的義母,長者在座,東方逸理應請示一番。」
青衣漢子連連點首道:「正是,正是。」
東方逸注目問道:「這話怎麼說?」
柏長青似乎大吃一驚地道:「副座,屬下怎配!」
他的話沒說完,東方逸已陪同老少五人,魚貫地走入廳來。
在朱誠、莫剛、柳侗等人的陪同下,大家一面進早點,一面談笑風生,氣氛顯得非常融洽。
東方逸笑接道:「如果是秋色平分,又如何?」
白雲飛敞聲笑道:「四海鏢局不怕事,我白雲飛也非怕事之人。」
微頓話鋒,才扭頭注目接問道:「這些,都是副座的精心傑作?」
「是的!這些,都是咱們總局主的精心傑作,老朽不過是因人成事而已。」
柏長青微笑地道:「副座既然不懷疑,難道說是那鐵板令主懷疑屬下的身份?」
柏長青苦笑道:「副座盛情固然可感,但屬下可不能莫名其妙地背這黑鍋呀!」
至於那兩位紅衣少婦,年紀都在二十七八之間,環肥燕瘦,固然各擅勝場,但那美豔妖冶的風情則如出一轍,儘管此刻外表上裝扮得一本正經,一副冷若冰霜的神態,但那兩雙勾魂攝魄的媚目,則焰慾熊熊地叮著柏長青,一瞬也不瞬。
東方逸眉峰一蹙道:「那麼賢昆仲此行來意是?」
一頓話鋒,目光深注接問道:「老弟,明白老朽的意思麼?」
當時,司長勝因柏長青遲遲出手,致使他在朱誠手下吃了虧,而對柏長青暗懷怨恨,想不到目前又碰了頭,而且是屈居於柏長青的屬下。
柏長青正容答道:「老師正因也服食過朱果,才提前功行圓滿羽化飛升!」
但柏長青依然鎮定如常,若無其事。
青衣老嫗面紗一揚道:「不管如何,我老人家不同意!」
白雲飛停步大廳的空地中心,精目環掃,冷冷一笑道:「很好,原來場地也早已騰出……」
司長勝這才諂笑道:「回副座,今晨洛陽城中,傳出了一件奇聞。」
白雲飛這才微微一楞道:「是麼,那老夫是真是誤會了。」
司長勝口沫四濺接道:「副座,地下挖出一個油布包,當然值不得大驚小怪,但值得驚奇的卻在後頭哩!」
青衣老嫗緩步而前,目光深注地問道:「娃兒,老身沒傷著你麼?」
柏長青訝問道:「難道鐵板令主召見副座,是跟屬下有關?」
一頓話鋒,目光移注柏長青問道:「老弟你聽說過麼?」
青衫年輕人應聲向柏長青深深一躬道:「屬下司長勝,參見總督察。」
東方逸正容點首道:「正是。」
東方逸目光移注「燕趙雙矮」,正容問道:「兩位宇文朋友,聽白大俠方才的語氣,那『定遠』鏢局,想必與兩位有關了?」
青衣老嫗淡笑道:「這名稱定得好!『空前三式』,高傲中隱有謙虛,既響亮,又吻合實際,十年之後,這武林天下,該是你柏長青的了。」
說話間,已進入大廳,柏長青邊走邊打量這足可容納七八百人的四海廳,一面扭頭笑問道:「屬下何事該罰?」
接著,神色一整道:「老夫的目的既然是在贖回鏢局,自然是點到為止,而且以百招為限。」
說著,已徐徐起身,向外走去。
白雲飛再度截口道:「老夫不要你尊敬,也不要你忍讓,只要你還我一個公道來!」
那情形,竟似本來想向青衣老嫗抱拳行禮,卻為了強抑胸中的翻騰氣血而中止似的。
柏長青謙笑道:「老太君,那是副座過於誇獎。」
青衣老嫗已揚聲喝道:「娃兒,你還不下場!」
白雲飛冷然接道:「老夫不願問,也無權過問,不過,卻同意貴局這種乾脆作風。」
「不錯!」白雲飛冷然接道:「那是因為他們受到生命的威脅,只好暫時去少林寺以求庇護。」
柏長青方自一蹙劍眉,東方逸已含笑接道:「老弟覺得綠珠這名字很奇怪,是麼?」
也因為如此,司長勝這有意無意之間的一瞟,自然瞧不出甚麼名堂來。
柏長青劍眉緊蹙間,東方逸又微笑地接道:「老弟,不必為這些事情在煩惱,有道是:濁者自濁、清者自清,只要自己問心無愧就行了,別人的懷疑,大可付之一笑。」
青衣老嫗道:「娃兒不必太謙虛,東方老兒一向自負得很,向來不輕易讚許別人。」
東方逸道:「自老弟屈就本局總督察一職以來,老朽已蒙鐵板令主召見兩次了。」
東方逸哈哈大笑道:「老朽早就知道難逃老弟法眼,真是後生可畏!後生可畏!」
東方逸微微一楞道:「老弟之意,是……」
這語氣,就像是對一個小娃兒問話似地?
司長勝道:「事情是這樣的,有人在四城城門及鬧市中貼出同樣的招領告示,那告示的內容大意是:有人於去年中秋節後的某天在雲南大理洱海中一個小島上,以十兩白銀的代價買到一個由地下挖出的油布包……」
東方逸一進大廳,立即向執事人員揚聲喝道:「宋治平,立刻安排客席!」
白雲飛冷笑一聲道:「那老夫很抱歉!打擾諸位豪興。」
由起居室的窗戶中,可以看到一道圍牆隔開的花圃,東方逸指著花圃裏端一連列的精舍道:「那都是本局同仁的眷舍。」
東方逸點點頭道:「不錯!同時,這妞兒也是本局現有侍女中長得最美,也最善解人意的一個。」
東方逸道:「當然!不過,在老朽說出鐵板令主召見老朽的原因之前,有一件事,老弟必須先行答覆我,而且必須據實答覆。」
柏長青道:「屬下是實話實說。」
青衣老嫗漠然地道:「那是你自己的想法,但老身兩招落空,在紀錄上卻是少見的例子。」
柏長青微微點首道:「副座分析得極有道理,只是,那出告示的人顯然也是道上人,他既然獲得那油布包,也知道https://www•hetubook•com•com那油布包的內容和重要性,應當不致於不明了此中因果和利害關係,但他還居然不惜驚世駭俗地這麼公開招搖,副座不覺得此中大有可疑麼?」
白雲飛道:「有道是:『客隨主便』,貴局怎麼安排,老夫怎麼接著就是!」
柏長青心頭暗忖:「這老太婆一聽白雲飛前來,即蒙上面紗,顯然與白雲飛是熟識的人物。」
青衣老嫗接道:「那麼,對這位年輕的總督察,心服不心服?」
接著,起身拍拍柏長青的肩頭道:「老弟好好歇息一會兒,洗塵宴開始前,老朽再來請你。」
說話間,已到達一幢小巧而精緻的樓房前,大門口並俏立著一個年約十七八,眉目姣好,淡裝素抹的青衣侍女在含笑恭迎。
白雲飛笑道:「老夫偌大一把年紀,怎好意思佔先!還是你先請吧!」
柏長青淡淡一笑道:「這倒委實算是一件奇聞,十兩銀子賣來的東西,出賣時卻要千兩黃金,恐怕天下沒有這樣的傻瓜前去贖取吧!」
司長勝俯首恭應道:「是,屬下遵命。」
東方逸笑道:「白大俠,我感到對你很抱歉,本局草創伊始,百廢待舉,東方逸半年之內都抽不出時間來……」
接著,目光移注青衣老嫗道:「老太君,咱們犯不著為了小小三家鏢局,而開罪道上朋友。」
話鋒略為一頓,又淡笑著接問道:「老弟,這環境還滿意嗎?」
東方逸目光移至司長勝道:「司老弟以為然否?」
柏長青笑道:「副座如此一說,屬下倒沒甚可說的了。」
那老二宇文白冷哼一聲道:「多此一問。」
但柏長青才一聽到去年中秋雲南大理洱海等字時,業已心生警惕,而立刻聯想到「矮叟」朱誠於便條中所給他的警告。
柏長青禁不住心中暗笑:「環肥燕瘦,固然名實相副,只是未免太以唐突古代佳人了……」
柏長青訝問道:「為甚麼?」
東方逸又蹙眉接道:「白老頭為人極為正派,也極自負,今天,怎會跟這兩個聲名狼藉的黑道巨擘走在一起?」
旁觀群豪臉色大變間,但見那青衣老嫗白髮蓬飛,衣袂飄揚,有如挺立在強烈的颶風中,身形也隨之搖晃不已。
柏長青點點頭道:「是的,先師曾給屬下服食過一枚道家視為無上珍品的『朱果』。」
接著,又忽有所憶地道:「老弟,這小樓是本局四幢高級人員單身宿舍之一,目前,左首緊鄰的一幢住著朱總鏢師,其餘兩幢都還空著。」
東方逸方自搖頭苦笑間,白雲飛卻注目微哂道:「東方副局主,原來還是你不能做主!」
東方逸臉色一沉地截口道:「不可以!縱然柏老弟沒分析出此中隱含某種陰謀,本局中人,也決不許淌這渾水!」
這回,柏長青不再閃避,但聽勁風呼嘯中,兩道人影一觸而分。
青衣老嫗語聲一沉道:「心服就好,記著今後如有敢對柏總督察陽奉陰違,或意存輕視其少不更事者,當心我老婆子活劈了他?」
門外語聲道:「屬下司長勝,有要事稟告。」
東方逸笑道:「好!好!好商量,好商量……」
青衣老嫗截口淡笑道:「白老兒,別倚老賣老,你且仔細瞧瞧,這娃兒是怎樣的材料?」
司長勝道:「副座,您可能猜中了一半。」
話鋒再頓,緊接著一聲沉喝:「娃兒接招!」
柏長青殊感興趣地反問道:「屬下恭聆?」
青衣老嫗淡笑著接道:「白老兒這娃兒姓柏,名長青,就是本局新聘請的總督察,說來也許你老兒不相信,曾任川、湘、黔三省綠林總瓢把子,目前出就本局總鏢師一職的『矮叟』朱誠在這娃兒手下竟沒走出十招。」
東方逸接問道:「嚴賢昆仲也認為定遠鏢局是本局強行收買?」
柏長青剛剛走出車廂,東方逸已哈哈大笑道:「柏老弟你好?」
司長勝接道:「可不是麼!副座,據說那漁家小子,本來也就住在那挖出油布包的小島上,如果那小子果然與神秘失蹤的『中原四異』有關,則那油布而包的價值可委實不止千兩黃金,而這一消息,更是江湖上一件非常重大的新聞了。」
「請鐵板令主安排一個時地,由武功上考察屬下的師承是否與他那叛徒有關。」
精室中一張鋪著潔白桌布的方桌上,已擺好精美的茶點。
青衣老嫗冷笑一聲道:「好!你劃下道來吧!」
東方逸一怔道:「白雲飛?長的甚麼模樣?」
東方逸蹙眉苦笑道:「白大俠,你不能使我左右為難。」
柏長青苦笑道:「通天教這個名稱,屬下還是此刻才由副座口中聽到,想不到所謂寰宇共尊的鐵板令主,竟也無憑無據的,故入人罪……」
這時,綠珠已分別獻上香茗。
年紀輕輕而有如此高的功力,自非有不世奇遇不能致此,柏長青不便說出自己洱海中因禍得福,服食過千年金斑白鱔的血液,只好胡扯一遍了。
東方逸接道:「另四位是甚麼人?」
說著,已經自在東方逸的原座上坐了下來,兩位紅衣少婦分左右侍立她的背後,東方逸則退坐「矮叟」朱誠身邊。
目光移注青衣老嫗道:「方才的經過,老太君都聽到了?」
東方逸道:「有一件事,也許老弟還不知道,總局主和老朽,都是既無子女,也沒收徒弟。」
一頓話鋒,精目中神光一閃道:「現在老身以一記劈空掌代替最後一招,娃兒,你準備好!」
白雲飛不禁啞然失笑道:「老夫被這娃兒的絕世豐神迷惑住了……當然得說清楚,當然得說清楚。」
柏長青也依樣畫葫蘆,右掌輕輕朝前一送。
青衣老嫗道:「你的意思是說來人就是那『神拳無敵』白雲飛?」
這五位不速之客,儘管其年齡,性別,穿著,各不相同,但那嚴肅的臉色,卻如出一轍,很顯然的,他們的來意縱非不善,也決不會友好。
這幾句話,似乎激起了柏長青的豪情,只見他劍眉微挑,微笑地道:「老太君說得是,屬下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當「燕趙雙矮」重行入席之後,酒菜也源源送上。
東方逸點點頭道:「是的!最近江湖上有一個尚在暗中活動的組織,名叫通天教,鐵板令主懷疑那通天教主就是他本門的叛徒,而老弟你更可能是通天教中的高級人員。」
東方逸蹙眉接道:「是的,只是聽說此人,歸隱已達半甲子,此番前來本局究為何事?」
青衣老嫗目光炯炯地凝注少頃,突然沉聲喝道:「娃兒,你接我三招!」
眼前經青衣老嫗這一提醒,六道目光深注之下,竟一齊目放異彩地楞住了。
心念電轉中表面上卻正容道:「屬下準備好了。」
司長勝笑道:「副座你忘了傳說去年八月中秋夜,通天教在洱海圍捕一個漁家小子的事。」
接著,又微微一哂道:「老夫雖然是少林掌教的俗家師叔,卻不願抬出少林派的招牌來嚇人。」
柏長青笑了一笑道:「多謝老太君嘉勉!」
東方逸不禁哈哈大笑道:「老弟你畢竟太嫩了!」
東方逸沉思著:「大概總還得等上半年。」
當柏長青再行坐下之後,全場肅立的群豪也隨之紛紛就座。
青衣老嫗道:「本局雖草創伊始,卻不能任人污蔑,更不能任人訛詐!」
柏長青所住的房間,共兩明兩暗,前面是一間小客廳,一間書房,裏面兩間才是起居室。
白雲飛霜眉一挑道:「老夫此行志在贖回『武威』,『振威』兩家鏢局,如果貴局恃強不肯通融,老夫不惜一搏!」
白雲飛冷笑道:「老夫再不成器,也不致於跟一個年輕後輩動手……」
東方逸也微哂道:「可是,事實上白大俠已說出人證在少林寺。」
東方逸挽起柏長青的臂膀笑道:「別老站在這兒,咱們上樓去。」
青衣老嫗一抓未中,似乎微微一楞,精目中異彩連閃,暴喝一聲:「好身法,再接老身一掌!」
接著,又注目問道:「『朱果』確為道家的無上珍品,服之不但可增加功力,而且可以延年益壽,令師既然給你服過朱果,他本人當也不會例外,那麼,令師怎會已歸道山了呢?」
所以,目前他儘管急需知道這可能關係他身世之謎的消息,而禁不住內心熱血沸騰,但表面上卻鎮定得聽如未聞。
柏長青道:和-圖-書「那極可能是通天教故佈的陷阱,企圖誘使那漏網的娃兒上鉤。」
在兩位美人的嬌笑,與東方逸的豪笑聲中,這大廳中的嚴肅氣氛,又恢復輕鬆,全場又是笑語喧嘩,觥籌交錯。
東方逸點點頭道:「這倒不錯,看來三天後的宓妃祠,又有熱鬧可瞧啦。」
白雲飛接道:「目前卻聽老夫人的了!」
東方逸揚聲答道:「知道了,朱兄弟先請,老朽同柏老弟馬上就來。」
事出意外,柏長青不禁一驚道:「屬下不敢。」
青衣老嫗精目深注地道:「娃兒,你方才的身法和招式,叫甚麼名稱?」
白雲飛輕輕一哼道:「那麼,老夫問你,有關貴局強行收買各地鏢局之事,你知不知情?」
真是天曉得了,實際上他的虛歲只能算十六歲哩!
東方逸沉思著道:「這事情好商量,白大俠且請多喝幾杯水酒,容東方逸先問問兩位宇文朋友。」
東方逸笑道:「東方逸既然忝為本局副總局主,局主正在坐關,所有有關本局大小事務自當全權作主。」
語聲方落,一個踉蹌,一拳搗向白雲飛的左肋。
白雲飛截口接道:「你抽不出時間來不要緊,只要將那『武威』、『振威』兩家鏢局,退還給老夫也行。」
青衣漢子一怔道:「回副座,那四位未報姓名。」
東方逸道:「老弟忘了,咱們這一段話是瞞上不瞞下的,如果老朽向他提出這請求,豈非自己跟自己過不去,洩漏他的密令已屬罪無可恕,而輕視鐵板令主的權威,那罪名可就更大啦!」
柏長青也淡淡一笑道:「副座請原諒,實因屬下久慕洛陽名勝古跡,深恐報到之後,公務纏身,無暇……」
東方逸道:「有話進來說。」
柏長青臉含微笑,朝著滿臉驚詫神色的青衣老嫗深深一躬道:「多謝老太君手下留情!」
青衣老嫗道:「管他所為何事,你先去將他接進來再說。」
東方逸接口道:「那麼,老太君有何指示?」
青衣老嫗點點頭道:「小小年紀,難得難得。」
青衣老嫗接問道:「聽說你武功很高,是麼?」
青衣老嫗飛快地接道:「東方老兒說得對,娃兒,你就不必再謙讓了。」
接著,又正容反問道:「副座有點不信?」
青衣老嫗點點頭道:「不錯!至於那『燕趙雙矮』宇文兄弟,雖然是邪魔外道,但一身功力,比起當代的八大高人來,相差卻也有限得很。」
柏長青正容說道:「恭敬不如從命,晚輩放肆了!」
四海鏢局的副總局主東方逸,早已聞聲迎出,佇立滴水簾前。
東方逸也頗不自然地道:「那麼,賢昆仲請稍待,東方逸立刻與二位另排席位。」
白雲飛冷冷一哂道:「好!老夫先叨擾你一番……」
說話間,兩人已把臂走上台階,向四海廳中走去。
柏長青苦笑著沒答話,卻目注東方逸連施眼色,意思是請東方逸作主解圍。
柏長青也爽朗地笑道:「好好,謝謝副座!」
東方逸卻連忙截口笑道:「白大俠誤會了,這場地騰出是另有原因。」
四海鏢局為柏長青所設的洗塵宴,就是在廣場末端的四海廳中開四十席,凡是總局中各級執事的人員,除了出差在外及值勤者外,差不多全部到齊。
雖然是滿口謊言,卻也無懈可擊。
就當全場旁觀群豪,睜大雙目,臉呈困惑之間……
東方逸目光移注青衣老嫗道:「矮老頭顯然是黑道巨擘『燕趙雙矮』宇文兄弟。」
白雲飛目注柏長青道:「哥兒請!」
當中是一對年約十七八歲的俊美男女。
白雲飛道:「那就等貴局總局主啟關之後再說。」
青衣老嫗搶著說道:「就這麼胡打一通,事先也不說說清楚。」
青衣老嫗扭頭目注柏長青問道:「娃兒,你今年幾歲?」
柏長青在全場數百道目光注視之下,緩步走向場中。
東方逸一指柏長青道:「參見柏總督察。」
柏長青淡笑著問道:「副座是因為屆時通天教也將插手?」
東方逸聽門外有人問他,忙沉聲問道:「誰?」
柏長青與東方逸二人並坐首席上首,「矮叟」朱誠與季東平二人左右橫裏相陪,四大金剛之二的莫剛與柳侗二人則敬陪末座。
憑柏長青目前的功力,縱然放展輕功中最上乘的「千里戶庭縮地大法」也非難事,但他無意炫耀,也不願步青衣老嫗的後塵施展「大挪移身法」。
東方逸臉色一整道:「白大俠,東方逸敬重你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輩奇俠,才一再忍讓!……」
東方逸笑道:「配不配,你我心中各自有數,老弟,你說是麼?」
為首的葛衫老者與殿後的兩個矮老頭,一如方才那青衣漢子所描述之狀。
本來,白雲飛給他的最初印象,除了威嚴中不失長者的藹然風度之外,更予他一種莫可言喻的親切之感。
東方逸笑道:「老弟,你不覺得過分的謙虛,有時是跡近虛偽麼?」
東方逸神秘地笑道:「老弟知道咱們這四海鏢局的原址,本來是甚麼場所麼?」
東方逸也笑道:「老弟說得是,只是那鐵板令主所懷疑的,認為老弟可能是他那叛徒的傳人。」
這話說得相當含蓄,明明是不屑與「燕趙兩矮」同桌,卻偏說是不願與陌生人同席。
柏長青笑了笑道:「好,太好了!」
柏長青心中暗忖:「輕功、招式,都已較量過,現在卻是等於較量內功了!小爺不使你失望就是。」
緊接著,東方逸指著侍立青衣老嫗背後的兩位紅衣少婦向柏長青含笑說道:「老弟,這兩位都是總局主的愛姬,也是老太君身邊的紅人,胖的叫玉環,瘦的名飛燕,這兩位以後你可得多巴結一點?」
但見他們二人剛剛重行入座,一個青衣漢子已匆匆而入,向著東方逸躬身一禮道:「稟副座,有客人求見!」
白雲飛道:「事實毋須再說,人證現在在嵩山少林寺,那是『振威』與『武威』兩家鏢局的局主,也是我白雲飛的記名徒弟。」
東方逸笑了笑道:「這場所,本來就是晉代石崇為其愛姬綠珠所建的金谷原址。」
柏長青點點頭道:「是的!在下知道了……」
柏長青不禁苦著臉,訥訥地道:「副座……」
接著,向柏長青微微一笑道:「老弟,咱們走吧……」
伸手拍了拍柏長青的肩膀道:「別怕,老弟,女人不是毒蛇猛獸,妙處可多著哩,以後,你會慢慢習慣的。」
柏長青方自暗中驚凜詫訝之間,東方逸已側目相顧神秘一笑道:「老弟,看出這些建築的蹊蹺了麼?」
但見他那本來有如冠玉的俊臉竟微顯蒼白,在那強烈激盪的罡風中強自撐持少頃,終於「蹬蹬蹬」地接連退了三大步。
白雲飛閃身避過一拳,脫口驚呼道:「你是古太虛的徒弟?」
在全場一片如雷似的暴喏聲中,青衣老嫗含笑向柏長青道:「娃兒,咱們喝酒去。」
柏長青氣在心中,表面上卻恭聲答道:「屬下今年二十一歲。」
東方逸截口敞聲道:「老弟,憑你的一身無敵武功,竟怕跟女孩接近,傳出去豈非天大的笑話!」
話鋒微微一頓,又沉聲接道:「四海鏢局膽敢如此無法無天,想必有所仗恃,老夫已半甲子未履江湖,對武林近況,陌生得很,此行本該帶他們同來……」
所以,他方才的避招接招,都是故意以險煞人的姿態演出,只因他表演得逼真而恰到好處,動作又快速之至,以致旁觀群豪,除了東方逸和當事人的青衣老嫗之外,都沒瞧出,而已瞧出箇中真象的青衣老嫗與東方逸,卻也沒瞧出什麼破綻來。
東方逸苦笑道:「白大俠,這是禮,務請大量包涵。」
白雲飛這一停下來,其餘四位也自然停止前進。
白雲飛禁不住喃喃自語道:「如此百年難得一見的年輕高手,值得老夫一搏。」
東方逸接問道:「老弟是否知道鐵板令主何事召見老朽?」
青衣老嫗得意地笑道:「現在,你老兒不再說我老婆子是故意消遣你了吧?」
柏長青謙笑道:「副座過獎了,實際上屬下不過是就事論事,猜中與否,還得等三天後的事實證明哩。」
東方逸道:「冤枉不冤枉本局,那是你白大俠之事,東方逸只說明一個事實,那就是所有各地賣給本局的鏢局,不但經雙方同意,立有契約為憑,而且其原有人員,https://m.hetubook•com•com也一律由本局僱用……」
這說話之間,宋治平已在首席左邊,迅疾地另外排上了席位。
接著,扭頭向綠珠說道:「綠珠,你領導季老爺子回房間去。」
陡地,一聲悶雷似地爆響,震得整個「四海廳」都發出強烈震顫!
青衣老嫗默然點了點頭。
「如何一個商量法呢?」
柏長青心中暗笑,但表面上卻一面還禮,一面笑道:「不敢當!司兄這一向可好?」
柏長青這話雖然是言不由衷,但他方才所表演的,真是恰到好處。
柏長青微顯失望地道:「那真是不巧得很,只是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晉見總局主呢?」
微頓話鋒,又注目接問道:「那麼,老弟認為?……」
柏長青點點頭道:「不錯!」
青衣老嫗目光一亮道:「怪不得!」
司長勝頗不自然地一笑道:「屬下也認為總督察的見解極有道理。」
青衣漢子恭聲答道:「他自稱白雲飛,來自太原。」
東方逸微一沉思道:「白大俠,如果老夫人不在座,東方逸可以斗膽做主,將前此所買鏢局退還,但目前……」
一頓話鋒,又注目接道:「如果你老兒輸了呢?」
柏長青微笑道:「副座也未免太謙啦!」
柏長青方自恭應著含笑而起,白雲飛已臉色一變道:「你敢消遣老夫!」
青衣老嫗接道:「好!就此言為定。」
青衣老嫗目注柏長青道:「娃兒,你去向這位白大俠拜領幾招不傳絕藝吧!」
青衣老嫗道:「娃兒別太謙虛,老身親自試的招,還會有錯!」
青衣老嫗綻出一絲微笑道:「娃兒很會奉承人!」
東方逸笑了笑道:「老朽索性說明白吧,老弟,你目前不但要好好地幹,而且也得多負點責任,因為……因為你就是這偌大基業的繼承人!」
青衣老嫗冷冷地答道:「我老人家又沒聾,怎會聽不到!」
東方逸聲容俱厲地接道:「年輕人戒之在貪,你這動機,本來就有欠光明,記著,以後決不許動這些歪腦筋!」
柏長青心中冷笑著:「你們這雙簧,表演得還算逼真,只可惜碰上我柏長青,算是枉費心機了……」
柏長青正容說道:「副座,您不能讓屬下僭越失禮。」
東方逸苦笑道:「想不到憑白大俠的身份地位,竟然也說出這種含沙射影,故入人罪的話來。」
說著,大步走向客席,逕行坐在首位上,那一對年輕男女左右橫坐,兩個矮老頭則坐在下首。
東方逸點點頭道:「我沒忘記,據說那漁家小子還可能與神秘失蹤的『中原四異』有關。」
柏長青也正容說道:「屬下恭聆。」
東方逸笑道:「別賣關子了,快點說吧!」
東方逸截口苦笑道:「老太君,毀約的是人家,咱們談不上丟人啊!」
這時,那宋治平已不等東方逸再行吩咐,立即自動在一旁又安設了一席。
東方逸手拈長髯,沉思著道:「這倒委實是一個可疑的問題。」
東方逸停步一指柏長青和季東平二人,向青衣侍女道:「這就是你的新主人柏總督察和季老爺子,以後,你可要好好伺候他們兩位。」
柏長青蹙眉接問道:「究竟與屬下有些甚麼關連,副座能否見示?」
東方逸道:「白大俠,東方逸本有歸還之心,毋如老夫人不肯同意……」
東方逸道:「那麼,請白大俠說出事實交出人證來。」
東方逸注目司長勝問道:「司鏢師,有甚麼事?」
白雲飛臉色一沉道:「你是說老夫冤枉了你?」
東方逸笑道:「用不著交代,老朽已在令主面前拍胸擔保,如果柏長青有了問題,唯我東方逸是問!」
他,安詳地停立白雲飛身前丈遠處,抱拳一拱道:「白前輩請!」
白雲飛連連點首道:「我相信,我相信……」
說著,拉著柏長青的右腕,重行走向首席。
東方逸這幾句話,換來了綠珠的一聲嬌笑,也激起了柏長青的萬丈豪情!
東方逸漫應道:「甚麼奇聞?」
青衣老嫗怒聲道:「白雲飛,你以為四海鏢局怕了你!」
這倒不足為奇,因為洛陽城,本來就是以牡丹冠全國而聞名,奇的卻是所有建築物,都暗藏五行生剋變化,即那些空地上的花圃,竟也是按諸葛武侯的八陣圖所排列,還有令人詫異的,是如此多的建築物,卻靜悄悄地聽不到一絲人聲,屋外的通道上,也不見有人來往。
東方逸截口問道:「我問的是那沒猜中的一半。」
隨著這一聲勁喝,全場立即肅靜無聲,全體群豪也在東方逸的領導下,一致肅立恭候。
青衣老嫗道:「開罪朋友事小,本局丟人事大,何況兩家鏢局用白花花的銀子買來……」
說話間,身形微閃,右掌「呼」地一拳,向大門外擊去。
白雲飛脫口答道:「兩家鏢局,不再過問,老夫也永不再出江湖。」
青衣漢子答道:「來客一共五位。」
柏長青謙笑道:「老太君謬獎啦,屬下可汗顏得很。」
青衣老嫗緩緩起身,舉步一跨間,已到了空地的中心,使的竟是武林中難得一見,而僅次於「千里戶庭縮地大法」的「大挪移身法」。
那綠珠(青衣侍女)方自俏臉一變,柏長青已蹙眉接道:「副座,我想換一個男的小廝。」
白雲飛笑道:「這真是笑話,恃強收買各地鏢局的是你們四海鏢局,老夫依理原價贖還,又怎會使你為難?」
柏長青微笑搖頭說道:「屬下沒聽說過。」
全場一聲暴喏:「都看到了。」
柏長青正容接道:「副座,屬下認為這是一個陰謀……」
由東方逸這話中,已確定這葛衫老者果然是「神拳無敵」白雲飛了。
東方逸笑道:「老弟目前不談這些,今天這宴會是為你而開,這首座理當由老太君與你並坐……」
因此,在紛紛自己動手之下,剎那之間,即將大廳正中場地讓了出來。
東方逸拈鬚笑道:「老太君這話,真是深獲我心……」
只聽「蓬」然大震聲中,大門外五丈處的一塊「禁止喧嘩」的木牌,已應掌而碎。
東方逸目光移注青衣老嫗道:「看來果然是他了。」
女的則是紫色勁裝,紫色披風,圓圓的臉,大而亮若晨星的美目,長長的睫毛、瑤鼻、檀口、櫻唇,雖不算太美,卻特別惹人喜愛,尤其是配上那婀娜中不失剛健的身裁,和那肩頭蕩漾著粉紅劍穗,更予人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
他語音略頓之後,搖頭說道:「這辦法行不通。」
青衣老嫗微微點首道:「好,好,能接老身全力的一掌而僅退三步,你的功力當與東方老兒在伯仲之間……」
柏長青笑了笑,旋即一整神色道:「副座,屬下幾時晉見總局主?」
柏長青臉含微笑,完全是一副聽故事的局外人姿態。
東方逸笑了笑道:「那麼,司老弟向我報告這宗大新聞,本來有何打算?」
柏長青劍眉微揚,淡笑道傳音答道:「屬下理會得……」
話聲中,身形如鬼魅飄風,疾撲而前。
說著,已起身走向空地中心,向柏長青點點頭道:「哥兒,老夫恭候了……」
東方逸微笑答道:「白大俠,東方逸在大門口時已說過,本局總局主正在坐關,有甚麼指教,向我東方逸說也是一樣。」
一頓話鋒,神色一整接道:「輕功你可以禮讓,動上手時,你可得小心一點,老身出手一向不留情!」
目光移注東方逸道:「東方老兒,吩咐他們騰讓開場吧。」
微頓話鋒,又正容接道:「本來,她是我老伴身邊的紅人,為了服侍你這位年輕英俊而位尊的總督察,老朽才由我老伴身邊,強行將她要了過來……」
宇文黃接道:「當然是為了收回『定遠』鏢局!」
東方逸爽朗的笑道:「姊姊不能白叫,兩位今後可得多多照顧我這位柏老弟才行。」
說著,幾乎是與東方逸同時讓出了首座。
柏長青禁不住「哦」地一聲道:「所以,這位綠珠姑娘,就是為了紀念此一古代美人而命名?」
此話一出,全場群豪不禁神情一震,一齊將目光投注在柏長青的身上。
青衣老嫗點點頭道:「我同意百招之內,只要你老兒贏了,『武威』、『振威』兩家鏢局,由老身做主,無條件發還。」
東方逸點點頭道:「老弟,鐵板令主懷疑老弟跟他本門叛徒有關。」
柏長青苦笑道:「副座,請恕屬下愚魯,還hetubook•com.com沒明白。」
白雲飛冷笑道:「有事實,有人證,何能謂故入人罪!」
但東方逸飛快地將柏長青攔住道:「老弟,你還是坐原位。」
青衣老嫗面紗一揚道:「那你是打算用強了?」
青衣漢子道:「是一對很俊美的年輕男女,和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矮老頭。」
司長勝漠然答道:「托總督察洪福,還好。」
東方逸道:「老弟你想想看,你報到之後,如想暢遊洛陽名勝,除了有特別事故,老朽不能奉陪之外,誰還能絆住你麼?可是你不此之圖,反而住在客棧中,你自己想想著,該不該罰?」
白雲飛道:「老夫可以包涵,可是,問題如何解決?」
柏長青微微一笑,旋即一整臉色道:「這招式和身法,先師本來未曾定名,屬下暫時名之為『空前三式』。」
微微一頓,又正容接道:「目前的這位鐵板令主,由年齡上判斷,該是『不老雙仙』的兒孫輩,如果他口中的叛徒是他的師伯或師叔,那他對老弟的懷疑就不能說沒有理由了。」
柏長青劍眉微蹙地道:「好像是按正反五行的原理建造?」
柏長青淡笑道:「是的!」
東方逸笑道:「話不說不明,白大俠明白了就好,東方逸不會介意。」
隨著一聲恭喏,一個青衫年輕人走進屋內,向東方逸躬身施禮道:「見過副座。」
一直到青衣老嫗要他下場時,他才暗自苦笑著給自己做了一個答覆:「這可能是因為他是爺爺的故人吧……」
全場又是一暴喏:「心服。」
司長勝道:「那告示中說得很明白,油布包中的東西非常珍貴,對於某些人來說,其價值決不止千兩黃金……」
青衣老嫗注目如故接道:「而且老身老眼未花,也看得出來,你,神儀內蘊,寶相外宜,顯然曾獲某種不世奇遇,對不對?」
此時,已穿過大廳,進入廳後的一間精室中。
青衣老嫗雖然滿臉皺紋堆疊,看不出究竟有多大年齡,但卻是臉色紅潤,雙目精芒如電,顯然是一位內外功都有極高成就的頂尖高手。
青衣老嫗岔開話題道:「娃兒,待會如果這五個人來意不善,你不妨放手挫挫他們……」
白雲飛道:「不錯。」
東方逸也正容答道:「老弟,總局主正在閉關期中,短時期內,還沒法晉見!」
他明知青衣老嫗之所以要他接三招,無非是想由招式上一探他的師門來歷,他自恃「空前三式」的神奇招式和身法,敵方尚未曾見識過,自不致由此而洩露身份。
青衣老嫗點點頭笑道:「這才對!」
青衣老嫗向後侍立的玉環要過一幅絲巾,蒙在臉上,然後目注柏長青問道:「娃兒,聽過方才這三人的名字麼?」
柏長青平靜地答道:「屬下曾聽季老說過。」
東方逸冷冷一笑道:「白大俠是當今少林派掌教的師叔,自然可以少林派的聲威嚇人……」
東方逸一蹙霜眉,扭頭向柏長青做了一個無言的苦笑,隨即以真氣傳音說道:「老弟,老太君是總局主的義母,這老太婆不但武功奇高,脾氣更是古怪得很,待會,如果她言語之間使你難堪時,可得忍耐一點。」
東方逸霜眉一蹙道:「這些,又怎能算得甚麼重要大事?」
東方逸注目欠身道:「是甚麼人?」
用過早點之後,柏長青主僕二人在東方逸單獨陪同下向預先準備的宿舍走去。
東方逸目光移注季東平笑道:「季大俠的房間在本樓左端。」
當季東平與綠珠二人相偕走出時,東方逸又沉聲說道:「兩位暫時不必過來,我有要事跟柏老弟詳說。」
東方逸笑道:「老弟可能是有意鬥鬥鐵板令主吧?」
白雲飛笑道:「那是你們自己的事。」
青衣老嫗接道:「三招已去其二,在你那『空前三式』之下,再發一招也將是徒勞無功!」
男的一身天藍色勁裝,肩插長劍,長得方面大耳,目似朗星,儘管膚色微顯黝黑,卻不影響他那英挺而颯爽的英姿。
青衣老嫗笑了笑道:「令師雖不為人所知,但他對武林中的情形,卻好像熟悉得很?」
東方逸淡淡一笑道:「白大俠!本局收買各地鏢局是實,但白大俠口中的『強行收買』四字,卻似乎有欠斟酌。」
說話間,又向柏長青瞟了一眼。
東方逸點點頭,又向那青衣漢子問道:「來客一共幾位?」
柏長青點點頭道:「屬下也確有此意。」
柏長青連忙截口道:「副座,屬下怎敢用夫人身邊的紅人。」
白雲飛冷笑道:「現在,你如何答覆?」
不親身目睹,不知道四海鏢局內部建築之宏偉,柏長青邊走邊游目打量間,不由暗自心驚。
「此人號稱少林一派中,近百年來成就最高的俗家弟子,不但以少林絕藝的『百步神拳』掙得『神拳無敵』綽號,據說其對於『伏魔劍法』也有極高造詣!」
「燕趙雙矮」中的老大宇文黃點點頭道:「不錯!『定遠』鏢局的局主是宇文黃兄弟的入室弟子!」
東方逸蹙眉如故道:「矮老兒?是否一個黃衫,一個白衫?」
接著,又微微一笑道:「老弟必大可不因暫時沒法晉見總局主而不安,事實上總局主子閉關之前,已授權老朽令權處理局中大小事務,老弟如有其他問題,請儘管向老朽提出就是。」
東方逸連連點首道:「不錯!不錯!老弟這見解委實高明!」
這種沒來由的親切之感,使他百思不得其解,所以,方才當雙方的展開一場唇槍舌劍時,他除了不時向對方深注之外,始終蹙眉沉思著……
東方逸道:「是的,那告示中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如果那洱海中幸逃不死的娃兒果然已來洛陽,勢必前往宓妃祠中贖取那油布包,而通天教既然對那娃兒志在必得,又豈肯放過這大好良機。」
柏長青早已看出了這司長勝就是「南方孤獨翁」獨孤鈺的徒弟,也就是前此在茶洞救援三英鏢局收服「矮叟」朱誠時,在朱誠手中吃癟的司長勝。
但他表面上卻起身向兩位紅衣少婦抱拳一揖道:「柏長青見過兩位姐姐。」兩位紅衣少婦同時襝衽萬福,掩口媚笑道:「總督察,奴家擔當不起……」
這剎那之間,柏長青的臉色已恢復正常,少頃之後,才微笑著答道:「謝謝老太君關注,屬下沒傷著。」
東方逸沉思著道:「老弟,這倒不一定,江湖中事,形形色|色,無奇不有,也許那油布包中有某種武功秘笈,那麼,那人索價千兩黃金,也就不算高了。」
東方逸一面連聲應是,吩咐宋治平再設一席,一面卻目注白雲飛訝問道:「白大俠,你們不是一道?」
柏長青方自嘴唇一張,東方逸又搶著接道:「不過,老朽深信江湖之大,身懷奇才異能而不為人所知的高人,也並非沒有,所以,嚴格說來,老朽對老弟的話,並沒懷疑過。」
東方逸首先為柏長青向全體群豪做鄭重而簡短的介紹致詞之後,愉快的宴會為之展開。在觥籌交錯,笑話喧嘩中,忽然傳來一聲沉喝:「老太君駕到!」
東方逸忙截口接道:「老弟不可亂說,事實上鐵板令主僅僅是對你有所懷疑,而命老朽暗中調查,老朽因深信老弟你絕非通天教中人物,所以才來一個瞞上不瞞下,直接向老弟說明。」
話落,欺身揚掌奇幻無倫地抓向柏長青胸前。
東方逸含笑擺手肅容道:「白大俠,諸位,請上坐。」
東方逸點點頭道:「不錯!」
柏長青心中暗哼一聲:「要她看得起我,她算是甚麼東西……」
較胖的玉環白了東方逸一眼道:「那還用你多說……」
柏長青沉思著道:「副座如此信任,屬下非常感激,只是,號稱武林偶像的鐵板令主既已對屬下存疑,為免增加本局麻煩,我想,就此請辭。」
柏長青搖頭笑道:「也不是……」
柏長青也躬身施禮道:「屬下柏長青參見老太君。」
東方逸接問道:「這些花圃呢?」
青衣老嫗微微點首,退後三步,雙方採取一丈距離,然後臉色一整,右手單掌朝前徐徐地一送。
柏長青接道:「屬下之意,是想請副座跟鐵板令主打個商量。」
「燕趙雙矮」尷尬地一笑,同時起身。
柏長青顯得非常激動地道:「副座這知遇之恩,令屬下不勝銘感,只是,鐵板令主方面,如何交代呢?」
這本來是柏長青目光偷偷一瞥之間的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