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鐵板銅琶

作者:諸葛青雲
鐵板銅琶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七章 僥倖脫困

第二十七章 僥倖脫困

話聲中,飛起一拐,將司長勝砸得腦漿四濺,慘死非命。
于四娘急問道:「小子古太虛已經跑了,方才你為何不讓我追?」
他口中說得輕鬆,但心中卻不由暗感焦急。
白天虹進入朱誠房間時,朱誠正斜倚床欄,目注窗外的夜空,默然沉思著,燭影搖紅之下,但見他形容憔悴,雙眉微鎖,倒蠻像那麼回事。
公冶弘道:「說來也沒甚麼,不過,如用老朽靈藥,恐非一月以上不能復元。」
冷寒梅接道:「不過,最好是將史立民調過來,以策萬全……」
也就當此情況危殆之同時,白天虹的第二聲長嘯又已傳來。
史立民神秘地一笑道:「令主,請附耳過來……」
古劍目中異采一閃,傳音問道:「是白令主?您在哪兒?」
「是的。」
玉環再度截口冷笑道:「原諒你,哼!我問你,這幾天,你跑到哪兒去了?」
青梅點點頭道:「是的。」
原來徐丹鳳與冷劍英二人,再度狹路相逢之下,雙方都已下定一決生死的決心。
但當他業已走過那宿舍的大門時,卻被一串宏烈的笑聲吸引住了。
公冶弘點點頭道:「如何一個合作法呢?」
白天虹正想以真氣傳音招呼之間,陰陰中忽然人影一閃,並傳出一聲嬌叱道:「古劍你給我站住!」
白天虹伸手一指獨孤鈺的屍體道:「已經遭了報應啊!」
在驟出不意的情況之下,近在咫尺的毛姓老者,與那兩個怪物,驚得一齊掩耳暴退不迭。
此間危局,暫且按下。
至於白天虹,方才那全力的一擊,也並未收到預期的效果,而且,反而震得自己氣血翻騰,如果古太虛再來一次硬擊,白天虹非死必傷。
白天虹傳音接道:「朱老多保重,我走了。」
江月娥美目中寒芒一閃,卻沒吭氣。
少頃之後,季東平已手提一隻藥箱,與青梅走了回來。
宇文黃截口沉喝道:「噤聲?」
因為徐丹鳳算得上是他的晚輩,如果自己對一個後生晚輩,都奈何不了,還能談甚麼武林霸業。
另一個清朗語聲接道:「是!屬下告辭。」
古太虛冷笑一聲道:「想拖時間,別做夢了!」
「沒有,」白天虹苦笑道:「我身邊所有的重要物件,都埋在一個秘密地方。」
此情此景,迫得正在各自運功療傷的徐丹鳳、白雲飛、枯木大師等人,也不得不帶傷應戰,才算將危局勉強撐持下來。
「不錯!是我。」江月娥一挫銀牙道:「古太虛,咱們之間的陳賬,也該結算一下了!」
古太虛的武功,也委實了得。
白天虹茫然地點了點頭道:「我知道。」
向日葵笑道:「姑娘言重啊,老朽理當效勞。」
白天虹道:「不!應該由我去……」
青梅也接道:「令主,如果古太虛已陷入機關中,必有聲響傳來。」
古劍點點頭道:「這倒是實情。」
不過,事實上,那出口處,空蕩蕩地,甚麼也沒有。
接著,又一挫銀牙道:「古老賊作惡太多必遭天報,諒他也不會再猖狂多久?」
古劍苦笑如故,卻是壓低語聲道:「玉環,你該知道,這幾天來的貴賓很多,昨夜,教主同兩位老爺子和老太君又受了傷,所以,我一直在摘星樓中輪值……」
玉環這才發出一聲嬌笑道:「好,明晚再見!」
公冶弘尷尬地笑道:「季大俠只管下手就是。」
說話間,已欺近出口處約丈五距離,這時,天已大亮,外面雖不能看到甬道中的動靜,但白天虹對出口處的情況,卻是一目了然。
當然,他與青梅那一段旖旎風光,是避開就輕地略了過去。
這一問,更使陳素娟泣不可抑地咽聲說道:「綠珠……她……她……她……」
白天虹停下身形,向史立民傳音問道:「史兄,你聽,那是甚麼聲音?」
白天虹一面躡足前行,一面傳音答道:「此時此地,決不會有咱們自己人守在這兒。」
是的,人非太上,孰能忘情!白天虹秉承乃祖和乃父的風流遺傳,本來就是一個多情種子,而貌豔如花,命薄如紙的綠珠,又委實惹人憐愛,然而短短幾天的別離,竟成永訣,以往的燈前笑語,耳鬢廝磨,轉眼間成了過眼雲煙,夢幻泡影,但伊人的似水柔情,音容笑貌,猶歷歷在目,緬懷往事,又怎能不教他黯然神傷!
冷劍英那邊,冷劍英本人,「天殘地缺」二老怪和西門翠都負重傷,並遺屍二十餘具。
白天虹目注袁玉琴道:「琴姊姊,綠珠到哪兒去了?」
宇文黃道:「老二,那番和尚確實是有兩下子,他決不會信口開河,咱們還是多加小心為妙。」
江月娥連忙接道:「那麼,勞駕你先以靈藥穩住他們的傷勢,咱們立即趕返『白馬寺』去……」
就當此時,甬道左端傳來邱尚文促聲問道:「冷姑娘,你們都好麼?」
白天虹指道:「向前輩這方面,由我來。」
方才,徐丹鳳與白雲飛各自自力戰四個高手,雖感吃力,卻還能勉強撐持,但此刻聯手對付古太虛,卻感到壓力如山,幾乎無法招架。
江月娥截口怒叱道:「老賊住口!」
白天虹不禁瞿然一驚道:「阿姨,明兒不會忘記自己的責任……」
季東平也道:「令主說得對,諸位還是先走吧!這兩位的傷也快要好了……」
古太虛「嘿嘿」淫笑道:「何必哩!有道是,一夜夫妻百世恩,你我之間,可不止……」
「是的。」向日葵指道:「平常,他每天替我更換一次被制的偏穴。」
邱尚文一聲恭應之後,飛奔而去。
一旁的于四娘輕嘆一聲道:「這真是劫數,徐丹鳳的『小還丹』,也沒帶在身邊。」
接著,向季東平促聲說道:「季大俠,快貫注真氣救醒他,以他的神奇醫術,這點內傷,當能速癒,同時,目前咱們也正須要用他。」
于四娘沉思著道:「也好,為防萬一,寒梅還是留在這兒。」
袁玉琴聞言心頭一酸,熱淚也幾乎要奪眶而出,但她卻扭頭故裝向陳素娟發問,以作掩飾道:「娟妹,你看到綠珠麼?」
白天虹笑道:「向老身上還有兩處偏穴未通,是麼?」
雙方這全力的一擊,白天虹被震得倒飛八尺,落地之後,猶自踉蹌地後退著。
古劍沉聲說道:「玉環,別夾纏了,副教主可能已派人前往相請。」
話沒說完,兩行熱淚,已簌簌滾落。
宇文白不服地道:「老大,你也未免太膽小了。」
這一來,雙方少不了又得費一番唇舌。
於是,他於逸去之後,又立即召集先埋伏在古邱山附近的死黨,悄然折返。
玉環截口冷笑道:「而且怎麼樣?」
古劍接問道:「令主是否就此回去?」
白天虹微一沉吟道:「好!咱們就決定這麼辦,古兄請吧!」
朱誠一楞之下,旋即雙目一亮地傳音反問道:「是令主麼?」
白天虹連忙接道:「姥姥,這兒毋須護法,我看,大夥兒還是先到外面去,以防萬一。」
伸手一指白雲飛、徐丹鳳、申天討、枯木大師等四人,臉色一整地接道:「卻有點麻煩。」
「特別任務?」
袁玉琴這才滿含痛淚,顫聲說道:「弟弟……你要鎮靜一點……」
青梅嬌應一聲,俯身拾起敵方屍體旁的一枝長劍,退到一旁。
公冶弘苦笑道:「有道:『螻蟻尚且貪生』……」
白天虹不由截口笑道:「目前他們內部弄得四分五裂,而且元氣大傷,居然還敢準時開壇。」
玉環一沉思道:「那麼,咱們何時何地見面?」
白天虹長嘆一聲,木然地問道:「琴姊,方才你說,綠珠是死於陰山門下的淬毒白虎釘?」
也幸虧負責瞭望的一個丐幫弟子發覺得早,才立即一面派史立民入等古墓向白天虹報告,一面將傷者集中一處,由雲萬里,邱尚文率領丐幫長老和得力弟子圍在四周保護,江月娥則保持機動,四處接應。
但他卻仍然有點不敢相信地向于四娘問道:「姥姥,您說白老人家是我的爺爺……」
扭頭一聲沉喝,「弟兄們通通上,格殺不論!」
「那麼」季東平淡淡hetubook•com.com一笑道:「很抱歉!我可要在你身上,做點手腳。」
說著,身形微閃,已消失於暗影中。
獨孤鈺冷笑道:「老夫寧可跟白天虹合作,也不會跟你同流合污!」
這些,本來是片刻之間的事。
青梅入目之下不由嚇出一聲尖呼。
白天虹大奮神威,一舉殲滅阻在出口處的三個強敵之後,俯身抓起兩個怪物的屍體,騰身飛射,口中並再度發出一聲龍吟長嘯。
季東平點頭應是,隨即將公冶弘扶起,盤膝坐好,右掌按在對方天靈蓋上,真氣源源輸入。
「好!」白天虹失神的雙目中厲芒一閃,劍牙一挫地恨聲接道:「司馬因,有朝一日,我要血洗你陰山滿門!」
幸好就在此時,古太虛脫困逸去,江月娥才派邱尚文入墓查探……
這同時,只聽季東平的語聲沉聲問道:「公冶弘,你想不想活?」
因為今天已是八月十三了,距通天教重九開壇的日期,已不足一個月,對敵人的虛實,自然有瞭解的必要。
只聽于四娘震聲大喝道:「小子,窮寇莫追,快來救你爺爺!」
喝聲中,她手中的劍尖上已冒出尺許劍氣,顯然她已將功力提聚到十二成。
接著,將他與古劍聯絡的經過,簡略地說了一遍,以後的事,並由一旁的冷寒梅加以補充。
原來兩個丐幫弟子,已挾著業已受傷的「黑心扁鵲」公冶弘,和「賽魯班」向日葵二人走了過來。
徐丹鳳美目微張,冷哼一聲道:「古太虛,你以為本令主已沒有再戰之能!」
這委實是一辣手的問題,負傷的人如此之多,都急待治療調理,而于四娘等人的安危,又不能探問,同時還得擔心強敵再度進犯,所以,當時他們心情的深重與焦急,是不難想見的。
也許她覺得自己的語氣太過嚴重了,微微一頓之後,又輕嘆著接道:「孩子,急也不在一時,且等此間負傷的人全部康復之後,阿姨陪你跑一趟關林……」
白天虹微一沉吟:「朱老,此間已沒再待下去的必要,希望你早點找機會脫身。」
朱誠道:「出此宿舍往東,門外有一株白楊樹的那幢房子,樹上最左首一間。」
白天虹只好苦笑,就在原地四周打量。
于四娘道:「通過是可以,不過還得費一番清除手續。」
朱誠點點頭道:「好,擺在茶几上。」
事實上,也幸虧有他這及時的一喝,于四娘才臨時驟增真力,一而不曾吃虧。
古劍方自訕然一笑間,玉環又雙目深注地接道:「今晚怎麼樣?」
接著,又朝他身邊的一個灰衫老者吩咐道:「毛兄,白天虹那小子還沒出來,勞駕率領黃三黃四,守在墓道出口,來個甕中捉鱉。」
在雙方各走極端的情況下,兩人惡拚了將近千招,結果是冷劍英被徐丹鳳一劍刺傷一根肋骨,而徐丹鳳的右肩,卻也中了冷劍英臨危反擊的一掌,雙方傷勢雖不算嚴重,卻也不算輕。
白天虹長嘆一聲道:「生前擔個虛名,死後淪為孤鬼,阿姨,您……您教我心怎安?」
白天虹只好向于四娘問道:「姥姥,方才進來的那條路,是否還能通過?」
冷寒梅輕輕一嘆道:「外面是一個兩敗俱傷之局。」
冷寒梅激動地握住青梅的柔荑道:「姑娘,你好生令人敬佩!」
白天虹一楞道:「有甚麼要緊事麼?」
古太虛這一夥,為數達三十多人,不但個個都是一流以上的高手,而且其中還有四個難纏的,似人非人的怪物在內。
向日葵發出微弱的苦笑道:「令主,這裏面的土木機關,都係因陋就簡而成,只能困往一般普通高手,對古太虛那種頂尖人物,是沒多大效力的……」
白天虹心情一平定下來,這才想起一個在他心靈深處,佔有很重份量的人來,那個人,就是貌豔如花,薄命如紙的綠珠。
古太虛飛起一腳,將獨孤鈺的屍體撥向一旁,劍掌相交處,激起一串金鐵交鳴,和耀目的火星,同時也發出一聲「轟」然巨響。
季東平連忙喝道:「且慢!」
白天虹強忍星目中滾轉的淚珠,輕輕一嘆道:「阿姨,綠珠的墳墓在哪兒?」
當袁玉琴含淚複述當時情況,尤其是說到當綠珠彌留之際,所說的那一般令人鼻酸心碎的話時,袁玉琴已是泣不成聲,陳素娟更幾乎痛哭失聲。
青梅點點頭道:「正是。」
古劍答道:「可能還得一兩天,才能復元。」
于四娘沉聲接道:「小子,別哆嗦,咱們出去再談。」
江月娥截口接道:「不必。」
江月娥搶著冷笑一聲道:「古太虛,別做清秋大夢了!」
季東平道:「可以。」
朱誠點點頭道:「多謝令主關注,老朽會把握機會的。」
對于四娘的話,白天虹自然信得過,他,聞言之後,無暇多問,一個箭步,竄到白雲飛身前,激動得熱淚盈眶地,顫聲叫道:「爺爺……爺爺……」白雲飛本來已於與「天殘」司徒楚互鬥時,受了內傷,未經好好治療,又與古太虛的手下惡鬥,最後,當他與徐丹鳳聯手對付古太虛時,又雪上加霜地中了古太虛的一掌。
兩人貼著耳朵,「如此這般」地說了一陣子之後,白天虹不由蹙眉自語道:「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原來他們聽到出口外有一種深重的呼吸之聲,史立民不由一蹙眉峰道:「莫非是有人受傷?令主,我先去瞧瞧。」
以白天虹的功力之深,這一聲清嘯的威力,自不難想見。
青梅蹙眉接道:「婢子只會開裏面的兩重門戶。」
古太虛一見大勢已去,只好震聲大喝道:「通通撤退!」
冷寒梅收手笑問道:「又是一位美姑娘……」
「方才我聽副教主說,今宵你有特別任務。」
話聲中,一行人已向墓外奔去。
季東平道:「先將你自己和向老兒的傷治好再說,要快,越快越好!」
朱誠點首苦笑道:「多謝令主關注,老朽已經復元,但目前卻不能不裝成這樣子!」
一聲慘號,獨孤鈺已被一劍穿胸,慘死非命。
獨孤鈺連忙接道:「好!老夫也承諾跟你合作,快上來幫忙。」
古太虛呵呵大笑道:「徐令主有沒有再戰之能,你自己最是清楚不過,是麼?」
這時于四娘,季東平冷寒梅等人也已趕到,紛紛加入戰圈。
白天虹揚聲答道:「本令主言出必踐……」
而且,她的被纏住,群俠方面所受的壓力,也頓時為之大增。
話聲中,已緊了緊手中長劍,悄然欺近出口處。
于四娘道:「可是,咱們必須找個懂得此間門戶的人才好。」
陳素娟默然點了點頭。
這時,江月娥顧不得本身的疲乏正趺坐一旁,一手按在白雲飛的「命門」穴上,以本身真力,幫助其周身血氣之運行。
古太虛心頭一凜之下,一劍將徐丹鳳迫退五步,左掌奮力一掌,將白雲飛震跌丈外。
這情形,對久戰疲憊的群俠而論,縱然毋須維護傷者,也難以抵敵啊!
白天虹聞聲一震,猛然煞住飛射的身形,回身撲向于四娘身前,顫聲問道:「姥姥,您說甚麼?」
公冶弘笑問道:「令主說的是『不老雙仙』的『小還丹』?」
白天虹答道:「我想先瞭解一下情況,古兄,古太虛確以取得通天教的領導權?」
白天虹注目之下,只見那是一個外表看來,頗為精壯的年輕人,一身玄色勁裝,肩背長劍,面貌與身裁都與傳說中的古劍近似,但其所奔行方向,卻非宿舍,而係往摘星樓。
朱誠笑了笑道:「令主,那是以後的事,目前,時勢不饒人,冷劍英不甘心也不得不委屈一點,何況在一致對外的大前提下,他更是不得不低頭啊!」
少頃之後,莫剛向于四娘說道:「姥姥,我想同唐皇前去瞧瞧。」
白天虹沉思著道:「朱老說得有理,不過,古太虛既然是乘冷劍英之危而取得領導權,則兩人之間勢將難免再發生傾軋。」
白天虹一把把史立民奔馳的身子拉住,並截口低聲沉喝道:「噤聲!」
白天虹這才囁嚅地說道:「姥姥m•hetubook•com•com,我去瞧瞧師姊和申老等人的傷勢去……」
白天虹訝問道:「有這種事?」
他,心知己方的人還在做艱苦搏鬥,為了替自己人做精神支持,也為了先寒敵人之膽,所以他首先站在出口處發出一聲響澈雲霄的龍吟清嘯。
青梅低聲問道:「令主,您沒事麼?」
話鋒微微一頓,又接道:「令主去瞧瞧他也好,我真擔心他出了甚麼事。」
季東平方自一蹙濃眉,一旁的莫剛連忙說道:「季老,這位向前輩,是內腑受了震傷。」
季東平連忙俯身察看向日葵的傷勢,只見他雙目緊閉,臉色如土,嘴角還沁出殷紅血跡,但全身上下,卻看不出傷痕。
他,念轉未畢,一道黑影已由樓上飛身而下,匆匆離去。
于四娘截口笑道:「可不是!外面那麼多受傷的人,自然正好用得上他呀!」
他畢竟童心未泯,竟隱身一旁,抿唇微笑著瞧起熱鬧來。
這時,古墓中已只剩下白天虹、季東平、冷寒梅、向日葵、公冶弘、青梅等六人了。
只聽宇文白嘆一聲道:「老大,咱們兄弟真算是走運啊……」
白天虹笑了笑道:「我很好,青梅,待會必然還有一場惡戰,你可不要大驚小怪。」
「是的。」
接著,並震聲大喝道:「白天虹,你怎麼說?」
白天虹接問道:「冷劍英被迫而放棄權力?」
白天虹向青梅問道:「那一位是不是『黑心扁鵲』公冶弘!」
一頓話鋒,又沉思著接道:「如果古太虛那匹夫能逃出去,咱們應該能通行無阻。」
朱誠笑道:「這是想當然的事,令主試想想:昨宵在北邙一戰,四敗俱傷中,比較起來古太虛的損失,可遠比冷劍英要輕,而事實上古太虛並未受傷,在冷劍英與『天殘地缺』等三個首腦人物遭受重創的情況之下,古太虛能重返教中發號施令,那是意味著一些甚麼呢?」
青梅目光一瞥仍然躺在地下的司長勝,不由芳心一動地指著司長勝,向白天虹呶了呶嘴。
他的話沒說完,一陣急促步履聲由遠而近,只見史立民腳肯尚未站穩,已向白天虹遙遙一躬道:「令主,快……古太虛去而復返,並率來大批高手……」
古太虛雖然不相信雙方交手間,能震開被他以獨門的手法閉封的穴道,但入目白天虹那嶽峙淵渟的神情,卻也不敢不信。
「是的。」
青梅接道:「姥姥,這古墓中門戶很多,古太虛不一定能逃出去,很可能是躲在哪一個秘室中了。」
一旁掠陣的古太虛,見江月娥長劍揮灑,縱橫馳騁,所向披靡,不由又驚又怒地震聲大喝道:「黃大黃二,截住那女的!」
話聲中,手中兩具怪物屍體,疾如激矢似地,向古太虛背後砸下。
白天虹禁不住俊臉一紅道:「阿姨,如非這位青梅姑娘幫忙,我早已被獨孤鈺師徒劫走了哩!」
冷寒梅也含淚接道:「小明,姥姥說得對,人死不能復生,你應該節哀順變,化悲憤為力量才對。」
白天虹促聲問道:「阿姨,他老人家傷勢怎樣?」
因此,于四娘的話聲未落,白天虹連忙震聲大喝道:「這是古太虛,姥姥當心!」
且說白天虹偕同史立民二人,循甬道向墓外疾奔,當他們距出口處還有十來丈距離時,已可聽到外面的激烈打鬥之聲。
白天虹神色一整道:「不要緊,跑了就算了,現在還是治傷要緊……」
白天虹兩聲「爺爺」一叫,白雲飛雖然並未張開雙目,但卻禁不住身軀一陣顫抖,眼角也擠落兩顆星大的淚珠。
就當他聞聲之後,熱血沸騰,禁不住即待飛身上樓一探之間,只聽古太虛的語聲又沉聲說道:「古老弟,煩請上覆令師,只管安心養傷,一切教務,本座自會照常處理。」
青梅連忙謙笑道:「冷前輩,請別這麼說,婢子可擔當不起。」
白天虹道:「我就在古兄身邊,不過我是使用隱身術。」
且說墓外群俠獲悉于四娘等人安然無恙,及白天虹也已脫險的消息後,自然是感到無比的興奮,連受傷的人,也覺得傷勢突然減輕了不少。
「是的……」
「不!」白天虹接道:「是古太虛殺的!」
江月娥道:「不算太嚴重,卻也不輕。」
晚餐過後受傷群俠的傷勢都已見好轉,正各自運功調息中。
這兩位,將肋下的傷者放下之後,一齊向白天虹躬身施禮道:「丐幫弟子,莫剛、唐皇,參見令主。」
江月娥神色一整道:「不可以小明,目前咱們多少負傷的人正在調息中,你怎能輕易離開!」
于四娘一面向白雲飛身前走去,一面卻答非所問地向邱尚文說道:「邱大俠,快去將那公冶弘叫來。」
但古太虛似已感到事態不妙,冷笑一聲,接身向徐丹鳳撲去。
于四娘連忙揮手笑道:「雲幫主,快請出去,我也馬上要走,這邊留下邱大俠與冷姑娘二人在這兒護法就行,咱們必須當心古太虛去而復返。」
接著,握住青梅的柔荑,搖撼著道:「姑娘,你不但是小明和咱們這夥的恩人,也算是整個的江湖的功臣哩!」
古太虛卻僅被震落地面,目見白天虹的情形,冷笑一聲道:「小子,原來你的功力並未全復!」
冷寒梅也不禁周身沁出一身冷汗道:「不錯!這計畫如果成功,後果可真不堪設想。」
江月娥正容接道:「咱們的損失,雖然不輕,但只要你安全出險了,就算是咱們最大的勝利。」
白天虹目光一瞥之下,那人赫然竟是易釵而弁的「金谷雙姬」之一的玉環姑娘。
說著,已邁開腳步,向甬道左邊走去。
字文黃壓低語聲道:「老二,難道你沒聽副教主說過,那姓白的會隱身術。」
白天虹不由身軀一震道:「情況嚴重麼?」
他的話聲未落,出口處傳出一聲低叱道:「黃三黃四,將呼吸聲收斂一點!」
古太虛冷電似的目光朝群俠一掃,冷冷地一笑道:「憑你們這幾個,還想做困獸之鬥!」
原來古太虛同他的四個手下,果然已破困逸去,而邱尚文與史立民二人,是對深入墓中的群俠放心不下,向江月娥自告奮勇,循古太虛逃走的通道,前來一探究竟的。
話聲中,已亮出長劍,絕招連展,將獨孤鈺圈入綿密的劍幕中。
白天虹等三人連忙起身讓座,江月娥一把將白天虹接過身邊,一面以自己的手帕拭去他嘴唇上的血跡,一面無限愛憐地道:「傻孩子,看你悲痛得成了甚麼樣子。」
他,睜著失神的雙目,向季東平略一端詳道:「是季大俠麼?」
至於獨孤鈺,便是全軍覆滅。
季東平接道:「獨孤鈺是否也在你身上,做過甚麼手腳?」
白天虹連忙接道:「姥姥別追,他跑不了的。」
所以,他目前這鎮靜態度,完全是勉強裝成,事實上,他的心中,可正在暗感焦灼哩!
由「矮叟」朱誠的宿舍前往古劍的住處,必須經過白天虹原先住過的那幢宿舍,為免觸景傷情,當他經過那宿舍時,幾乎是埋首疾趨而過。
白天虹銜尾疾追,一面厲聲怒喝,「老賊!留下命來!」
「是!」白天虹恭應一聲之後,扭頭向青梅問道:「青梅,這出口機關,你能不能開啟?」
此刻,白天虹既由玉環姑娘口中證實了眼前這年輕人,就是自己所要尋找的古劍,反而不急於招呼了。
白天虹聞言心中一動:「古老弟?令師?……莫非就是古劍……?」
原來那老奸巨滑的古太虛,已料定冷劍英與徐丹鳳是一個兩敗俱傷的結局,而想到用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將徐丹鳳這一夥先行解決再說。
季東平沉思著道:「冷姑娘,我看,青梅與公冶弘老兒都暫時留在這兒,並請向兄費神,照顧他們較妥。」
那一串宏烈的笑聲,顯然是發自古太虛之口,而且是發自他原先住過的那房間之中。
白天虹一楞道:「史兄明白了些甚麼啊?」
冷寒梅黛眉一蹙道:「恐怕不太妙,怎會沒一點動靜?」
隨著他這一聲沉喝,他那三十多個手下人,已刀劍齊揮,一轟和*圖*書而上,剎時之間,激起一陣金鐵交鳴,與驚心動魄的殺聲與慘號聲息。
江月娥連忙沉聲說道:「小明,別打擾你爺爺!」
宇文白道:「可是,咱們已巡視一周,到處都是靜悄悄的,哪兒有外敵侵入!」
這也難怪他激動,他,本來是一個來歷不明的孤兒,經過多少劫難,才得知自己的身世,但身世雖明,自己的生身父母。卻還陷身在魔巢之中,如今,平空鑽出一個爺爺來,又怎能不教他激動得難以相信!
另一方面,白雲飛、枯木大師二人分戰「天殘地缺」,也在第八百多招上先後互中一掌而受震傷。
群俠這邊,連江月娥在內,也不過寥寥七八個人,以七八個人的力量,對抗三十多個強敵,委實是一場艱苦的惡鬥,何況他們還得照顧傷者的安全,同時,八人中又僅僅只有江月娥、雲萬里、邱尚文等三人武功最高,能獨當一面。
但聽「砰」地一聲大震過後,于四娘當場被震得連退三大步,仍未拿樁站穩。
古太虛沉聲喝道:「不必攔了,你們四個先行撤退。」
于四娘一楞道:「這話怎麼說?」
此行任務是取回他埋藏在秘密地點的鐵板主權杖隨身重要物件,和探查冷劍英的動靜。
白天虹道:「不錯。」
白天虹冷笑道:「不信,你何妨試試!」
白天虹「唔」了一聲,才接問道:「朱老,那位古少俠住在哪?」
當冷寒梅一指點向青梅身上時,白天虹連忙搖手制止道:「阿姨,是自己人……」
白天虹不由臉然一變道:「看來,古太虛已經又衝破機關逃走了。」
話聲中,星目中已湧出晶瑩淚光。
群俠回到白馬寺後,免不了有一番忙亂,一直到上燈時分才安頓下來,白天虹也已由于四娘口中獲知別後的詳情,以及他自己更詳細的身世。
那兩個怪物,正在手舞足蹈地向地面降落,在驚魂未定的情況之下,根本就忘了戒備,而且白天虹的動作,又太快速,也太準確了。
公冶弘於服藥之後,並向季東平說道:「季大俠如需在下速癒,以便效勞的話,最好請以真力相助一臂之力。」
朱誠接道:「是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轉達您,但這幾天,古劍老弟一直沒來,所以這消息,沒法傳出去。」
本來,江月娥之所以揭下面紗,現出本來,就是已存心與古太虛拚個你死我活的。但她權衡眼前情勢,覺得如能多拖一刻時間,以待白天虹等人出來,對己方當有百利而無一害。
這兩個怪物,武功既高,又不畏刀劍,儘管江月娥功力奇高,也懂得制服怪物的一點竅門,但一時之間,卻也對其莫可奈何。
冷寒梅拉著青梅的手,邊走邊叮囑道:「青梅,待會你可別離開我……」
白天虹連忙向青梅問道:「青梅,知道他的藥箱所在麼?」
江月娥幽幽地一嘆道:「美人自古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綠珠姑娘算得上是貌豔如花,命薄如紙,小明,我們都瞭解你心頭的悲痛,但你才是太陽剛出山的人,肩頭責任又是如此艱鉅,你……你可千萬不能為了兒女柔情,而消磨自己的壯志!」
灰衫老者恭應一聲之後率領兩個怪物疾奔而去。
「這好辦。」公冶弘接道:「勞駕老兄派人,將我的藥箱取來。」
接著,一指那些被制住穴道的,獨孤鈺的手下,目注史立民道:「這幾個,交由你負責,廢除功力,趕出古墓外去!」
接著,又注目問道:「這兩位,怎會在這兒的?」
古太虛方面,他本人雖全身而退,但他那費了多少心血調|教出來的怪物,卻損失三個,手下人也死傷達二十來名。
江月娥怒喝一聲,方自再度飛身攔截時,卻已被黃大黃二纏住。
第二天初更時分,白天虹又回到金谷故園的通天教總壇中。
而古太虛也知對方大批高手雲集,不敢乘勝追擊,身形一閃,拐向右邊的甬道而去。
白天虹笑道:「不錯,這委實是一位更好的嚮導。」
朱誠臉色一整道:「令主,您別小覷了他們,據老朽午前所獲消息,冷劍英與古太虛業已釋嫌修好。」
這些往事,就此表過。
約莫盞茶工夫過後,史立民也趕著那些垂頭喪氣的,獨孤鈺的手下人離去。
接著,將自己方才艱苦搏鬥的經過,簡略地說了一遍,並替青梅與群俠引見。
青梅嬌應道:「知道,婢子馬上去取來。」
古劍「哦」了一聲道:「令主此行是……?」
于四娘點點頭道:「對,你們兩個,還是安份一點吧!」
于四娘沉聲指道:「咱們都好,外邊情況如何?」
所以今天這一場廝殺,要以他的傷勢最為嚴重。
「是的。」白天虹促聲接道:「有人來了,古兄快走!」
史立民聞聲之下,連忙說道:「令主,咱們得加快……」
古太虛怒哼一聲:「老夫不相信有這種邪門事!」
白天虹不由一楞道:「你說的是否指向前輩?」
尤其是黃三黃四那兩個怪物,更是嚇得現出他們的金狒本能,一蹦就是三丈多高,口中並怪嘯不已。但白天虹是何等身手!何況他事先又得到史立民的耳語指點。
扭頭向冷寒梅,季東平等人接道:「阿姨,請多多照顧青梅,我先走一步。」
季東平不禁苦笑道:「古太虛倒真會利用機會,乘咱們與冷劍英兩敗俱傷之際,卻來撿便宜。」
老奸巨滑的古太虛自然明白對方的用意,入目之下,抿唇一哂道:「怎麼,是眷念舊情,不忍心下手麼?」
青梅聞言止步,季東平卻向公冶弘沉聲問道:「老兒,那藥箱所在,是否設有機關?」
接著,又注目問道:「小明,身上帶有『小還丹』沒有?」
別瞧這些怪物皮堅肉厚,力大無窮,但一旦傷及要害,卻是不濟事得很,登時了賬。
因為經過與獨孤鈺的再度三招硬拚之後,真力雖已增加,但他利用本身真力衝穴的目的卻未達到。
只聽古太虛的手下一聲驚呼:「不好了!教主,石壁快要打通啦!」
接著,又目注白天虹發聲處道:「令主,聽說家師仍健在,並已被令主救出?」
接著,也目蘊淚光地輕輕一嘆道:「說來也難怪,患難中的友情,是無價的,尤其還加上男女間的情愛,何況綠珠那孩子,又是那麼可愛、可敬,而又可憐,唉!」
「那就好,」江月娥正容接道:「至於綠珠,你姥姥和冷師叔已經同丹鳳談過,你爺爺也同意,你們兩生前雖然不能結為連理,但綠珠死後仍然是你們白家的人,將來你同丹鳳所生的第一個孩子,就過繼在綠珠名下藉慰芳魂。」
「是的。」朱誠接道:「還有,他們由各地所請來的牛鬼蛇神,也已陸續到齊。」白天虹問道:「那是些甚麼人?」
她,雖然掩飾得頗為自然,但那語聲卻不爭氣,幾乎是帶著哭聲,而陳素娟更是嬌容慘變地咽聲答道:「沒……沒看到……」
「為甚麼?」
「那麼,冷劍英目前的傷勢如何?」
白天虹未見綠珠,本已有著不祥的預感,目前這情況,不由使他臉色大變地疾趨兩步,一把反搭上陳素娟的香肩搖撼著促聲問道:「綠珠怎樣了?師姊快說!」
因此,惡鬥一起,除了這三位有如生龍活虎般,往來截殺之外,其餘五人,立顯險象環生。
白天虹道:「不要緊,縱然這老賊兔脫了,不論碧落黃泉,我也要將他找出來。」
季東平接著又察看另一個傷勢,蹙眉自語道:「這一位傷勢更重。」
古劍正容接道:「而且你必須馬上回去。」
于四娘截口接道:「不必,他們的傷勢都不太嚴重,目前正在運功自療,暫時別去打擾他們。」
江月娥道:「她的墳墓在關林外。」
而事實上眼前敵眾我寡,又要照顧傷患的安全,實在不宜硬所以,儘管她心中憤恨到了極點,卻還是勉強忍了下來。
史立民不由一楞道:「可能是咱們自己人吧?」
「是!」
古劍苦笑道:「玉環你得原諒我……」
這時,于四娘、江月娥、冷寒梅等三人,相偕走入室中,和圖書于四娘首先含淚接道:「報仇雪恨是應該的,但人死不能復生,小明,你可不能過份悲痛,以免傷身。」
朱誠道:「令主,他們並不糊塗,在合則兩利的情況下,這是必然的趨勢,而且看情形,古太虛已取得了教主的實權。」
向日葵一楞道:「令主已跟劣徒取得聯絡了?」
古太虛注目含笑道:「閣下是哪一位高人?」
于四娘接問道:「小子,獨孤鈺呢?」
青梅謙笑道:「冷前輩,您別折煞婢子還是叫婢子的名字吧!」
白天虹苦笑道:「就因為他們兩位在這兒,天虹才幾乎成了危害武林的罪魁禍首哩!」
這時,群俠方面,無不精神大震,重鼓餘勇,奮力衝殺,慘號呼叫之聲,不絕於耳。
袁玉琴入目之下,不由失聲驚呼道:「弟弟,你……你要鎮靜一點。」
這兩位,也真夠精靈,他們根本不曾見過白天虹,但他們卻於眼前的情況,和白天虹的軒昂器宇中斷定他就是另一位鐵板令主。
白天虹笑問道:「是獨孤鈺為了要控制向老,所施的禁制?」
于四娘怒喝一聲:「古老賊,留下命來!」
古劍不由俊臉一紅道:「令主,我一定會來的。」
朱誠道:「詳細情形,目前還不清楚,但老朽已知道,拉薩的布達拉宮與天竺方面,都派有番僧到來。」
公冶弘苦笑道:「公冶弘劫後餘生,這身武功能不能保存,也不會計較他了……」
他,凜若天神地目射煞芒,振劍直撲古太虛,並厲聲大喝:「老賊,納命來!」
「嗆」地一聲金鐵交鳴聲中,江月娥被震落地面,踉蹌後退,古太虛於腳尖一點地面之後,再度向徐丹鳳撲去。
白天虹接問道:「這就是朱老所說的重要消息?」
經公冶弘將傷者分別診斷之後,向白天虹正容說道:「令主,所有外傷的人,都不太嚴重,但這四位……」
綜計這一戰,群俠方面,徐丹鳳、白天虹、枯木大師、申天討等四人,皆負嚴重內傷,丐幫人物之中,死傷長老,和弟子共十五人。
白天虹笑道:「這古墓中門戶,都有機關,他跑不了的。」
白天虹道:「朱老,那是甚麼消息?」
玉環道:「那麼,就是現在!」
公冶弘苦笑道:「老兄也未免太多心啊!」
古墓外一場惡鬥的情形,究竟是怎樣的呢?
白天虹心頭一震道:「此話怎講?」
這時,白天虹向于四娘問道:「姥姥,方才您說,目前咱們正須要用他……」
為免打草驚蛇,他是施展季東平所傳的隱身術,取回自己的重要物件之後,他首先走進「矮叟」朱誠的房間。
白天虹目注案頭搖曳不定的燭火,臉上肌肉抽搐著,上齒緊咬下唇,已沁出殷紅血跡,卻默然不語。
史立民聞聲「哦」道:「我我明白了。」
這時,只聽古太虛怒喝道:「獨孤鈺,我再說一遍,跟古某人合作,古某人可不究既往。」
因此,同樣以帶傷之身,力敵四個敵人的白雲飛入目之下,奮不顧身地騰身而起,射落徐丹鳳身邊,一拳震飛一個黑衫老者,並沉聲說道:「丹鳳,咱們聯手拒敵……」
「嗆」地一串金鐵交鳴聲中,兩人已捨死忘生地纏鬥在一起。
季東平點頭點道:「不錯!快答我所問!」
白天虹接道:「古兄,我想趁冷劍英正在療傷的機會,先將家母和呂伯伯等人救出,古兄能否想想辦法?」
于四娘不由目光一瞥道:「此人就是『黑心扁鵲』公冶弘,那真好極了!」
而且,嘯聲未落,人已如天馬行空似地一再而到,凌空一聲震天大喝:「古老賊,接著?」
但他臨死反擊,卻也幾乎一劍刺中古太虛的右肩。
當他們雙方略事說明之後,丐幫幫主雲萬里也率同兩位長老跟蹤而來。
臼天虹接道:「古兄,我是白天虹。」
緊隨在兩人背後亦步亦趨的白天虹,不由為之心神一震地暗忖著:「好個古老賊!倒真是精明得很……」
「矮叟」朱誠自七天之前,季東平等人突圍,施展苦肉計被震傷之後,雖然內傷已經痊癒,但他卻仍然是裝成未全部康復之狀,在調養中。
古太虛身軀一震地脫口驚呼道:「原來是月娥……」
那兩個怪物一聲歡嘯,雙雙飛撲而前,將江月娥截住。
尤其是聲波藉出口處周圍石壁收束之力,更能及遠,也更增其嘹亮。
但群俠此行目的,本是為解救白天虹而來,強行攻入古墓中的于四娘等人,久無音訊,而入墓通道又被震毀而無法通行,想派人查探,也無從著手。
這時公冶弘與向日葵,青梅等人也已到達。
白天虹目光環掃一匝之後,不由苦笑道:「原來是兩敗俱傷,如今卻成為四敗俱傷啊!」
白天虹懸心略放地接道:「阿姨,讓我來幫他老人家……」
季東平一面揚指點了公冶弘的三處偏穴,一面正容指道:「老兄,這是必要的預防措施,只要你肯誠心跟咱們合作,痛改前非,季東平保證你一身功力完整無損就是。」
冷寒梅點點頭道:「也好,只是有勞向大俠了!」
古太虛也奮力攻出一招,將白天虹迫退一步之後,飛身而起。
玉環苦笑道:「玉環,現在我必須回去覆命,而且……」
這在徐丹鳳而言,所謂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在仇火攻心之情況下,已失去理智,至於冷劍英,卻認定徐丹鳳是一個心腹大患,同時還含有一種不服氣的心理。
白天虹是深恐于四娘將古太虛當做獨孤鈺而輕敵吃虧,才有這一聲怒喝。
話鋒微微一頓,又正容接道:「記著,今晚接待的這位貴賓很特殊,不妨多下點工夫。」
這時,群俠方面,每一位都是力敵三人以下,以他們久戰疲憊,及帶傷之身,其艱苦情況,不難想見,但事實上,還有一個最強的敵人——古太虛未曾參戰哩!
古太虛這才目注正在趺坐運功療傷的徐丹鳳,淡淡地一笑道:「徐令主,很抱歉!今宵古太虛不得不來乘人之危。」
白天虹點點頭道:「那咱們該搜一搜。」
白天虹道:「是的,朱老傷勢確已完全痊癒?」
「她」了半天,卻接不下去。
當白天虹第一聲長嘯發出時,艱苦撐持中的群俠,不由精神為之一振。
「那麼。」古劍接道:「明夜三更前,屬下當來白馬寺,與家師共同研討之後,再採取行動,可好?」白天虹輕輕一嘆道:「如果明晚古兄不能脫身呢?」
徐丹鳳冷笑一聲,未予接腔。古太虛笑道:「徐令主,裝聾作啞,不能解決問題呀!」
他們這裏剛剛安排下來,古太虛卻已率領他的大批手下,將群俠圍住了。
古劍聞聲一楞,剛剛抬起腳步,又放了下來。
公冶弘笑道:「那是太好了,只要有『不老雙仙』的『小還丹』,老朽保證他們四位,一個對時之內復元。」
這三位,人數雖少,但武功奇高,尤其是江月娥,行動如風,所向披靡,冷劍英手下那批死黨一見沒便宜可撿,才掩護傷者,相偕逸去。
季東平截口道:「那麼,你聽好:咱們可以不究既往,但你必須誠心跟咱們合作懂麼?」
話聲中,已拉著史立民的手,循甬道疾奔而去。
江月娥入目之下,奮力出一掌,將黃大迫退三尺,奮不顧身地盡身橫截。
冷寒梅笑問道:「是你殺的?」
白天虹伸手一指仍然躺在地下的司長勝道:「就是這位仁兄,想要取代我的地位……」接著,將獨孤鈺師徒所定放血、整容、傳功,以使司長勝取代白天虹的地位的計畫,簡略地說了一遍。
就當雙方各有顧忌,而使現場靜得一靜之間,只聽一聲「轟」然大震過處,緊接著傳來于四娘的怒喝道:「獨孤鈺,你滾出來領死……」
于四娘點點道:「不錯!」
白天虹接道:「如果用我爺爺的『小還丹』呢?」
他的話沒說完,古太虛已飛身撲來,長劍翻飛,將兩人圈入綿密的劍圈之中,並連連冷笑道:「還拒得了麼……」
古劍搖頭道:「今晚還是沒空。」
向日葵長嘆一聲道:「是的,令主真是神人,能藉真https://www.hetubook.com•com氣療傷之便,察出老朽身上被制的穴道。」
古劍道:「最厲害的人物,當推布達拉宮來的兩個紅衣喇嘛和一個天竺番僧,那天竺番僧,據說還是不久之前,死在令主手中的那番僧的師叔,目前,他正在以瑜珈術替冷劍英和『天殘地缺』兩老怪療傷。」
所以這一戰算是兩敗俱傷。
白天虹微一沉吟道:「朱老如何肯定古太虛已取得教主實權?」
古劍方自匆匆離去,沉沉夜色中,已有兩道人影,邊走邊談著向這邊走來,白天虹注目之下那兩道人影,赫然竟是「燕趙雙矮」中的宇文黃、宇文白兄弟。
這情形,休說甚麼「甕中捉鱉」,連他們此行的任務,也被嚇得忘得一乾二淨啊!
白天虹接過兩張椅子,袁玉琴、陳素娟二人坐下之後,才強抑心頭悲痛,注目問道:「琴姊,當時情況是怎樣的?請說給我聽聽。」
微頓話鋒,又淡笑著接道:「徐令主,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古太虛對你並無惡意,只要你自動就範,古太虛當以上賓之禮相待。」
白天虹向冷寒梅笑問道:「阿姨,外面情況如何?」
于四娘身形一轉,射落白天虹身邊,沉聲問道:「小子,你沒事麼?」
因此,這兩個難纏難鬥的怪物,一個被長劍刺穿右眼,一個被指風穿透左目,雙雙一聲怪嗥中,「砰」然摔落地面。
但他們的心情剛剛輕鬆下來,又立刻收緊起來。
于四娘不由笑問道:「小子,方才明明聽到你在惡鬥,怎會到現在還沒解開穴道?」
只見古劍一楞道:「你……」
「對!」冷寒梅接道:「咱們不能隨便放棄這機會。」
這時,冷寒梅季東平二人也相繼馳到。這兩位,一面向白天虹問候,一面已將獨孤鈺那些剩下的手下人,一齊制住。
江月娥奮力一劍,刺入黃大的右目,一聲淒厲慘號中,黃二奮不顧身地向江月娥撲來。
古劍淡淡地一笑道:「明晚我不輪值,懂麼?」
古太虛冷笑一聲:「你還退得了麼?」
白天虹沉思著接道:「最近幾天中,到了些甚麼重要人物?」
以往,他生活在緊張驚險的環境中,無暇多想,如今這一脫險歸來,一切就緒之後,依然不見伊人的倩影,就不由他不急於要查問一番了。
白天虹不禁啞然失笑道:「對啊!這麼一位好嚮導,怎會把他忘記哩!」
那兩個丐幫弟子是八俊中的老五莫剛,與老七唐皇。
他,入目之下毫不怠慢地一腳將驚魂甫定,仗劍飛撲前來的毛姓老者踢飛丈八之外,人卻借著這一踢之勢,騰身而起,左指右劍,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分襲兩個怪物。
史立民恭聲應「是」中,于四娘已偕同萬里,邱尚文等人疾步離去。
只聽公冶弘嚷道:「季大俠,我的藥箱沒帶哩!」
這時,公冶弘的傷勢也已痊癒,季東平含笑而起,注目問道:「公冶老兒,沒事了吧?」
邱尚文一面朗目環掃,一面答道:「外邊沒甚變化……」
此外,丐幫弟子與冷劍英的手下,死傷共達三十餘人,最後只剩下江月娥、雲萬里、邱尚文等三人獨撐危局,一面維護傷者的安全,一面與冷劍英手下的死黨惡鬥。
徐丹鳳以久戰帶傷之身,力敵對方四個高手,幾已成了強弩之末,如果讓古太虛撲上來,這後果可委實不堪設想。
兩人傳音至此,一個小廝端著藥罐走了進來道:「總鏢師,藥已熬好了。」
白天虹不等對方說完,立即截口冷笑道:「古老賊,你打得好如意算盤!」
向日葵的傷勢較輕,經服過公冶弘的療傷聖藥,和白天虹的真力協助之後,已提前痊癒,並向白天虹誠摯地笑道:「令主,老朽傷勢已癒,而且因禍得福獲益非淺,令主也該休息一下了。」
冷寒梅接道:「知道就好,你們兩個人的情形,我們都全部知道,對綠珠那高潔的情操,和不幸的遭遇,連丹鳳也感到無比的欽敬和哀悼……」
白天虹苦笑道:「這事,說來真話長……」
但青梅卻又一聲歡呼道:「令主,那一位更好。」
江月娥徐抬皓腕,將幪面青紗揭下,冷然問道:「現在,你該認識了吧?」
就當他站起身來,準備走出室外找人查問時,袁玉琴與陳素娟二人,已連袂含笑而入,白天虹微蹙劍眉,脫口說道:「二位姊姊來得正好,我正想找你們哩!」
接著,又目注白天虹發聲處說道:「令主來得正好。」
此話一出,他的那些爪牙,已各自虛晃一招。紛紛逃逸。
玉環雙手叉腰,冷笑一聲道:「難為你還認得出來!」
說著,將公冶弘的身子倚靠在牆壁上,然後才偕同青梅向甬道左邊走去。
話聲未落,邱尚文已偕同丐幫八俊中的老三史立民疾奔而入。
那四個齊聲恭諾,古太虛冷笑一聲:「獨孤鈺,老夫撤退之前,決不會便宜你們!」
這時的白天虹,已意識到白雲飛就是自己的爺爺了。
冷寒梅笑道:「姑娘別太謙,既然是一家人,就不必拘甚麼俗禮,而且,今宵小明的能夠安然脫險,你該是首屈一指的大功臣哩!」
就當那聲大震發出時,古太虛已臉色一變,不加思索地回身飛射。
「防人之心不可無。」季東平接道:「青梅,老朽陪你前去。」
于四娘似乎是越想越氣,禁不住精目中寒芒連閃,一聲怒叱:「兔崽仔!老娘饒你不得!」
白天虹入目之下,不由微笑著問道:「朱老別來無恙?」
于四娘聽完之後,一腳將司長勝踢得三個翻滾,並戟指怒叱道:「好兔崽仔!計畫真夠陰險!」
白天虹連忙還禮道:「二位辛苦了,請不必多禮。」
白天虹道:「阿姨,我想先去祭奠一番。」
白天虹目蘊淚光,長嘆一聲道:「我明白了,她……她是上次突圍時,重傷不治。」
原來「黑心扁鵲」公冶弘,在季東平以本身真力貫注之後,已悠悠蘇醒。
白天虹道:「你退下來,讓我單獨對付他。」
古劍方自如釋重負地吁了一聲,耳中卻傳入白天虹的真氣傳音道:「古兄請留步。」
袁玉琴,陳素娟二人幾乎是同聲問道:「甚麼事啊?」
冷寒梅一掃群俠道:「諸位,咱們也得快點走才行……」
白天虹淡淡地一笑道:「不錯,但經過這一招硬拼之後,我的穴道已全部震開了,說來,還感謝你的大力幫助哩!」
當白天虹,季東平二人正準備運用真力,相助向日葵公冶弘二人療傷時,陡地一聲爆響,遠遠地傳來。
接著,向季東平道:「季老,請向我的『中底』、『分水』、『建里』三穴,偏左半寸處,以五成力拍開穴道。」
在公冶弘的指點下,他自己與向日葵二人,各自服下他那特製的療傷聖藥。
接著,扭頭向青梅問道:「青梅,哪一位是向前輩?」
白天虹一面替向日葵解開被制的偏穴,一面含笑問道:「向老是否還有一位令徒,在冷劍英手下?」
公冶弘也含笑起身道:「多謝季大俠,已完全好了。」
于四娘沉吟未語間,冷寒梅搶先代答道:「我看,還是待會大夥兒一起去,比較妥當。」
朱誠沉思著接道:「令主,今天是八月十三了,距他們重九開壇大典已不足一個月……」
本來徐丹鳳已通知朱誠、古劍、玉環等三人,不必再在魔巢中冒險,及早找機會脫身,但這三位卻都自信本身非常安全,自願冒險留下來,以期能多盡一點力量。
緊接著,猛回身避過兩具怪物的屍體,入目心驚之下,但見白天虹身經之處,有若滾湯潑雪,當者披靡。
公冶弘訕然一笑道:「這倒沒有。」
玉環一楞道:「你不是藉故趕我走吧?」
群俠方面,在這批生力軍湧到之後,已將劣勢扭轉,並逐漸佔了上風。
青梅一指左邊的一位道:「就是這位。」
古劍微蹙眉峰道:「令主,這事情可得從長計議才行。」
申天討、西門翠二人,也是兩敗俱傷,比較起來,申天討的傷勢,比西門翠還要重上一點。
「哦!」玉環抿唇一哂道:「我忘了你是教主身邊的紅人。」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