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鐵板銅琶

作者:諸葛青雲
鐵板銅琶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九章 將計就計

第二十九章 將計就計

宇文潔點頭答道:「副教主說,外間一切,老太君毋須擔心,老太君只管坐鎮摘星樓,並好好運用這……」
古太虛笑道:「教主過慮了,只要咱們的計畫能順利進行,這會他們業已……」
一頓話鋒,目注古劍歉然一笑道:「相公,這五味藥,櫃檯上所存有限,大部份都存放在藥庫中,嘻嘻……小店人手不多,我想,煩請尊駕陪同小孫……」
古劍笑了笑道:「自然另外還有一位。」
季東平笑道:「申兄,縱然通天教中有人中了『鶴頂紅』的毒,也毋須將全城的解藥都搜盡呀!」
古劍向乃師扮了一個鬼臉道:「這可一點也不假啊!」
古太虛道:「教主,這也難怪他,好在只要他能將事情辦好,那些人中午為何外出之事,也就無關緊要了。」
這三位顧客中,赫然竟有古劍在內,另兩位,一個三十出頭,一個則是年約五旬的半百老者,這兩位,都算是中等身裁。
古劍向林、胡二人,壓低語聲說道:「是玉環。」
接著,向怔立當場,一臉尷尬神色的玉環姑娘傳音說道:「玉環,你我來日方長,過了今宵,咱們就可以長相廝守了,今宵,將有驚人變故,你快點回去,要鎮定一點,神色間不可露出破綻。」
冷劍英道:「這個,我知道。」
至於法拉克,前晚傷在白天虹手中的右臂,雖然還包紮著,但瞧他那揮舞自如的情形,顯然是已經好了。
古劍頓足接道:「教主不在,咱們更應該特別當心呀,何況有老太君在這兒坐鎮。」
不錯,那本來是雪亮的銀簪,剎時之間,呈現一片淡淡的烏痕,這正是酒菜中有毒的現象。
季東平道:「老弟方才將這位大和尚請到這兒來時,沿途曾否注意,暗中有無對頭跟蹤?」
本來心存不快的西門翠,當然是更加不快啦!
「有。」古劍正容接道:「第三:是小兄有所求於二位……」
知客僧合什一禮,轉身退出。
胡文山接問道:「還有沒有第三?」
但他口中卻啞著嗓音苦笑道:「盈盈,你聽我說,這幾天實在是工作太忙……」
原來這兩位勁裝青年,一個姓胡,名文山,一個姓林,名維仁,與古劍是同門師兄弟,當然也是冷劍英最親信的幹部。
他那口中的「禿驢」二字,幾乎要脫口而出,也幸虧他警覺得快,臨時改成「和尚」,否則,有著一個精通中國語言的天竺番僧在座,這場面就夠尷尬的了。
古劍連忙含笑起身道:「歡迎!歡迎!請坐!」
忽有所憶地一頓話鋒,揚聲說道:「史老弟,請進來一下。」
白、向二人伸了個懶腰,立即動手剝除胡、林二人的衣衫,向日葵並瞪了乃徒一眼,傳音笑道:「你小子倒痛快,有吃有喝的,還有美人在抱,咱們兩個,可差點悶死啦!」
司馬因截口接道:「事情已經過去,也就不必再談了。本來,我沒打算再回來……」
宇文潔含笑接道:「那真是巧極了!老太君,您真是了不起!」
季東平首先獨自走進餐廳,以熟練的手法,將借自袁玉琴的一枚綰髮銀簪,在酒菜中遍插一遍。
西門翠漫應道:「那麼你就等吧!」
白天虹點點頭道:「好!季老請立即採取行動吧!」
二楞子接過藥方,扭頭向古劍的兩個手下人笑了笑道:「二位大叔請跟我來。」
「不行!」古劍伸手將一張金葉子硬行塞向青衫老人手中,正容說道:「老丈,多餘的,就算是給老丈壓驚,也算是給老丈誠心合作的報酬。」不管青衫老人的反應,逕自向白天虹笑道:「令主、師傅,真抱歉得很,可得暫時委屈做我的手下啦!」
於是,這一個浩浩蕩蕩的行列,在拐過兩條大路之後,進入一家名為「鴻運樓」的酒樓中,匆匆進過午餐,又立即化整為零地分別離去,不過,季東平卻偕同申天討進入鴻運樓不遠處的一家興記客棧之中,兩人要了一間上房,好整以暇地閒聊起來。
青衫老人不由目光一亮道:「是!是!小老兒馬上辦理。」
向日葵一橫心,只好默然跟了去。
他,緩步進入秘室,向西門翠躬身一禮道:「老太君有何吩咐?」
申天討連忙接道:「白前輩,公冶老怪要來了……」
這是季東平、申天討二人,在興記客棧中,與知客僧談判的同時,地點是與白馬寺僅箭遠之遙的一家「回生堂」藥舖。
這三位一進門,坐在櫃檯內的青衫老人,立即放下旱煙袋,站了起來,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老花眼鏡,當然也展出了他那累積數十年經驗的職業笑容。
古劍道:「既知是值班的時候,怎可胡來!」
只聽一個嬌甜語聲搶著接道:「老太君,我是宇文潔。」。
但他外表上卻正容答道:「多謝古兄關照!我會當心的。」
古劍截口笑道:「將你那位老相好請來如何?」
說完,向室內飛奔而去,那兩位,自然也只好加快腳步相隨。
隨著這笑語聲,兩個年約二十四五的勁裝青年人,並肩緩步而入。
季東平注目沉聲說道:「大和尚論你的行為,本難逃一死,你知不知罪?」
說著,將一張金葉子向櫃檯上一放。
西門翠不由訝問道:「難道他們真的要在咱們大典之前,來一次奇襲?」
那兩個同聲恭喏著,向二楞子揮揮手道:「走!」
季東平拈鬚微笑道:「絕對行得通。」
古劍道:「這叫做禮多人不怪啊!」
本來,依向日葵的本意,是先混入司令機關的總樞紐中,加以破壞,但卻以格於當前情況而作罷。
宇文潔笑了笑道:「沒甚麼事了,不過,副教主是擔心這秘室機關沒人開啟,才叫我來請老太君早做準備,現在既有人試開,所以我想等有了結果之後,再回報副教主,也好使副教主放心。」
因為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也就是通天教開壇大典的吉期,所以整個金谷故園,顯得格外的熱鬧而匆忙。
冷劍英注目問道:「古兄不是已收買了那『白馬寺』的知客僧麼?」
接著,向向日葵招手道:「來呀!」
白天虹沉思著接道:「我想,最合理的解釋,該是他們想暗中向咱們下毒,所以才事先將全城解藥搜盡讓咱們坐以待斃。」
「是!」古劍也正容接道:「從現在起,令主是王忠,師傅是柴進,盡量少同他們搭訕,並牢記方才我所交代的應行注意的事項。」
古劍立即打開室角的衣櫥,將以「王忠」和「柴進」身份混進來的白天虹、向日葵二人放出來,以真氣傳音促聲說道:「二位,快將這兩個的衣服換過來。」
說著,老的對付老的,年輕的對付年輕的,迅捷地將雙方的衣衫更換過來。
頓飯工夫之後,史立民又與知客僧非常熱絡地,把臂走出客棧,而同時,季東平與申天討二人,卻由客棧後門,繞道回「白馬寺」而去。
古劍心中冷笑道:「不錯!你們兩個委實是上當了……」
www•hetubook.com.com日葵心中打鼓,叫苦不迭,表面上只好裝成沒聽到似地置之不理。
當然,經過古劍於事前的詳細指點,白、向二人對秘室附近的形勢和位置關係,心中都已有一個概念。
對幹一杯之後,林維仁忽有所憶地「咦」道:「三師兄,你一個人,怎麼跟咱們兩個交換?」
知客僧諂笑道:「季大俠請儘管放心,貧僧會特別照料的。」
申天討不由苦笑道:「他已忘記自己的和尚的身份啦!」
古劍道:「方才我已說過,這叫做禮多人不怪呀!」
一仰脖子,又乾了一杯。
水盈盈冷笑一聲道:「鬼才相信,一定是跟哪個浪蹄子……哼!你,你替我抬起頭來!」
雖然已是晚餐時候,但身為冷劍英身邊得意弟子的古劍,卻並沒去餐廳,只是獨個兒在宿舍內準備幾樣精美的菜餚和美酒,桌上並擺著三副杯筷,看情形,他正準備請客哩!
以群俠目前的實力,又是在大白天,通天教所派的暗卡,自不敢跟蹤。
季東平雙眉一蹙道:「起來,我有話跟你說。」
明知教主在內,而不說「稟教主」,所謂一葉落而知秋,目前古太虛的權力,也可以想見了。
這話,等於是下逐客令,宇文潔這一記馬屁,可算是拍在馬腿上啦!
古太虛沉聲喝道:「進來!」
白天虹點點頭道:「好……」
這辦法,說來並不怎麼高明,但邀功心切的知客僧,卻忍不住氣而上當了,而且,恰巧栽在鬼精靈史立民的手中。
水盈盈道:「這有甚麼關係,我與他的事,教主都已知道,何況今宵教主又不在。」
「是!」
白雲飛道:「公冶老弟請坐,也別問此藥方來源,請先說明這幾味藥有何作用?」
但宇文潔卻媚目一瞥那正在試行開動隔室的向日葵,輕輕一咦道:「這位兄弟在幹嗎?」
她,口沒遮攔地說得快速之至,使古劍連喝阻都來不及,心中又急又氣中,只好頓足叱道:「七妹,這是甚麼時候你怎可……」
「二楞子」臉色一沉道:「本座『鐵板令主』白天虹,二位明白了麼?」
季東平眉峰一蹙道:「如此膿包也配做此種工作!」
猛然翻腕,揚指連點水盈盈的五處大穴,一面歉笑道:「丫頭,對不起,你好好歇一會兒吧!」
季東平連忙接道:「申兄請莫嚇壞了他。」
申天討不由怒叱一聲:「混帳東西……」
換過來的衣衫雖然有點不合身,但黑夜中,只要不太注意,卻也不容易看出甚麼來。
但美中不足的,卻是那位老太君西門翠,卻代替冷劍英坐鎮秘室之中,這情形,可不能不讓古劍煞費周張了。
「不錯,」宇文潔接道:「副教主也正是如此判斷。」
林維仁也笑道:「對!自家兄弟嘛!三師兄有甚麼事,儘管吩咐就是,何必用『求』宇,更何須先請客。」
這「回生堂」藥舖,是洛陽城中,有著百年以上歷史的老店,但門面卻並不怎麼堂皇。
古太虛微笑道:「他已按計劃執行。」
「那倒不是,」白雲飛將紙條向走近他身邊的公冶弘一遞道:「公冶老弟,先瞧瞧這個。」
原來向日葵冒充的是胡文山,冷劍英的弟子中,有三分之一是女性,其中一個叫水盈盈的,也就是方才在宿舍中,古劍向胡文山開玩笑時所說的「老相好」。
司馬因冷笑道:「告訴你副教主吧!那是因為綠珠那賤婢,是死在本門的『淬毒白虎釘』下之故。」
古劍神秘地笑道:「令主,我已經同另外一個說好交換輪值啦!」
古太虛誠摯地歉笑道:「司馬兄,對昨宵之事,小弟敬致最真誠的歉意,至於為令徒復仇之事,本教更是責無旁貸,而且……」
古太虛接問道:「教主準備還帶哪些人去?」
史立民退出之後,季東平目注知客僧問道:「大和尚,據你自己忖測,你到這兒來,『通天教』中人,是否知道?」
知客僧道:「可能不知道。」
宇文潔笑道:「這真是智者所見略同,所以屬下方才說,老太君真了不起……」
季東平道:「那麼……」
不等對方開口,走在前面的古劍,首先將藥方向老人面前一推,注目問道:「這個,有麼?」
知客僧誠惶誠恐地站了起來,可憐兮兮地道:「季大俠但有差遣,小的赴湯蹈火,決不敢辭。」
冷劍英淺淺地飲了一口香茗,眉峰微蹙地說道:「明天當不致有甚麼問題,我倒擔心他們今宵會有行動。」
古太虛方自尷尬地一笑間,司馬因又注目問道:「副座知道白天虹那小雜種,為何對我陰山一派,恨入骨髓,而要趕盡殺絕麼?」
知客僧臉色如土,身軀也禁不住地,簌簌顫抖著。
向日葵臉色一沉道:「別自我陶醉了!還是趕緊辦正經事吧!」
白天虹目注古劍問道:「古兄,這消息,你是怎麼得來?」
知客僧接問道:「季大俠有何吩咐?」
宇文潔是古太虛身邊的紅人,西門翠這語氣中,顯然有點不滿意。
古劍朝玉環飛快地一施眼色,各人伺候一個,輕易地點了胡、林二人的昏穴。
古太虛與冷劍英、法拉克等三人,正圍坐一張小圓桌旁,低聲交談著。
正當這青衫老人「叭嗒,叭嗒」地抽著旱煙袋時,顧客上門來了,而且,一來就是三位。
這時,向日葵也由藥庫內轉出,向白天虹笑道:「令主,咱們動手吧!」
公冶弘神色一整道:「是的,『鶴頂紅』。」
當然,抽暇前來送信的古劍,又悄然回到他自己的崗位上去了,而令人奇異的,是白天虹也改裝易容,由後門悄然離去,隨侍他的,只有一個「賽魯班」向日葵。
這時,白天虹與向日葵二人經過易容之後,面目全非,大致已變成了林維仁與胡文山的模樣,方才玉環姑娘這兩句話,是以普通方式說出的,自然白、向二人都聽到了,向日葵回過身來,微微一笑道:「小倆口,倒是蠻恩愛的。」
公冶弘也點點頭道:「對!同時他們知道老朽也在令主這邊,知道解毒的方法,才使出這招既狠且絕的手段,使老朽成為『無米難以為炊』的『巧婦』。」
水盈盈截口一「咦」道:「怎麼你嗓音也沙啞了?」
江忠躬身退出間,法拉克注目問道:「副座,是否是那知客僧傳來的消息?」
「誰有工夫開玩笑。」古劍神色一整道:「嗨!你賣是不賣?」
申天討不由蹙眉問道:「季兄之意,是……?」
季東平道:「沒這麼嚴重,只要你……」
這一等固不要緊,但卻使白天虹等三人,對宇文潔恨得牙癢癢的。
古太虛微微一楞之後,旋即揚聲笑道:「請!請!」
玉環姑娘一入座,首先向胡、林二人敬了三杯,最難消受美人恩,胡、林二人自然是酒到杯乾。
林維仁接問道:「那是誰?」
三人對飲一杯之後,胡文山笑問道:「三師兄,今宵請客,是否也www•hetubook.com•com有個原因?」
胡、林二人同時點首道:「不錯。」
古太虛道:「消息是本教派在『白馬寺』外的暗樁傳來,大意是:中午時分,『白馬寺』的人,曾全部外出,不久,又三三兩兩地回來,也不知他們搞甚麼名堂。」
白雲飛截口向白天虹說道:「小明,給爺爺瞧瞧。」
冷劍英沉思著答道:「此行目的既非硬拼,目前又有司馬兄同行,我想,再加上『燕趙雙矮』也就行了……」
「咱們可能要晚上才回來,室內物件,請派可靠之人,代為照料。」
季東平點點頭道:「不錯。」
申天討話鋒一轉道:「公冶老兒,白前輩有事請教。」
「是!」
古劍恭應著走進秘室中,心中也一直在打著鼓。
史立民應聲而入,含笑問道:「季老有何吩咐?」
穿過廳堂,越過天井,由後進的左廂房中登上二樓,二楞子才回頭咧嘴一笑道:「到了。」
說完,將昏迷的水盈盈塞向床底,啟門悄然而出。
「罷了!」西門翠擺擺手接道:「方才,古劍說你會開啟裏間秘室的機關,是真的麼?」
「最好能早點開啟。」西門翠正容接道:「今宵,教主外出,而我卻突然心緒不寧,我擔心可能會發生甚麼事故。」
接著,古劍向白、向二人正容說道:「二位,接班的時間快到了,咱們且好好調息一下……」
知客僧忽然矮了半截,連連叩首道:「小的該死……請……請季大俠開恩……」
微頓話鋒,又淡笑著接道:「教主與副座將那姓白的娃兒,形容得如何如何的了不起,在我看來,也不過如此,前晚,如非我大意輕敵,當場就可把他留下來。」
林維仁曖昧地一笑道:「三師兄,你這飛來豔福,真教人羨煞!妒煞!」
申天討目注古劍問道:「古老弟,通天教中,是否有人中毒?」
玉環姑娘靦腆地向著二人深深一禮道:「見過令主與老爺子。」
季東平一挑雙眉道:「令主,這事情,請交老奴辦理。」
「是!」
偏偏這個水盈盈也於今宵輪值,也許她與胡文山早已約好,這時,她向著向日葵招招手道:「喂!到這邊來。」
也就在此同時,白天虹與向日葵二人,也在古劍的率領下,順利地進入了「摘星樓」的心臟地帶,亦即冷劍英與白曉嵐夫婦、呂伯超等人所住的秘室附近。
西門翠霧眉微蹙地問道:「宇文護法,此來有何貴幹?」
「有是有。」古太虛苦笑道:「不過,那消息,可說是有等於無。」
青衫老人怒喝道:「冒冒失失的,你知我要你去哪兒?」
古太虛一楞道:「這個,小弟可不知道。」
冷劍英注目問道:「難道一點消息都沒傳過來?」
由表面上的神情、語氣上看來,冷劍英與古太虛二人,委實是釋嫌修好了,不過,兩人內心中是否各懷鬼胎,旁人自無法臆測。
申天討冷笑道:「看不出來,你還是一個孝子!」
冷劍英心中冷笑著,「這語氣,倒是蠻關心我……」
史立民也恭應一聲,雙雙相偕離去。
有了古劍在內,另兩個的身份,也就不言可喻啦!
古劍截口接道:「你是要我派人去藥庫中幫忙?」
接著,雙手遞給季東平一個紙條,並含笑說道:「季老,真有您的!」
公冶弘就座之後,才淡淡地一笑道:「這幾味藥加在一起,是專解『鶴頂紅』劇毒的解藥。」
半個時辰之後,冷劍英率同司馬因、「燕趙雙矮」宇文兄弟,向「白馬寺」進發。
司馬因笑了笑道:「不要緊,至少我這條老命還留著。」
半晌,胡文山忽然「咦」了一聲道:「我有點頭暈。」
季東平接過紙條,只見那上面僅僅寥寥十六個字:上午開會,未進午餐,全體外出,原因待查。
「喲!」水盈盈抿唇一哂道:「真像個三師兄的樣子!」
古劍微微一笑道:「貴店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古劍苦笑著傳音道:「師傅,這是沒有辦法的事,這房間太小,別無藏身之處啊!」
冷劍英接問道:「古兄此話怎講?」
青衫老人雙目一瞪道:「楞頭楞腦的!」
古太虛看過便條之後,順手遞與冷劍英,同時卻向江忠揮揮手道:「你先下去。」
古劍微微一笑道:「玉環姑娘可能待會就來……」
話聲才落,一個十七八歲的精壯小夥子,已疾奔而出,目注青衫老人問道:「爺爺,甚麼事啊?」
古太虛歉笑道:「司馬掌門人,昨宵之事,小弟非常抱歉!」
古劍點首答道:「正是。」
西門翠抬手一指隔著一道屏風的,白曉嵐等三人所住的那間秘室,注目問道:「這邊機關,你會不會開啟?」
胡文山笑道:「『羨煞』是在情理中,『妒煞』可就不應該啊!」
宇文潔笑了笑道:「老太君的預感,剛好跟外面的情況,不謀而合。」
他,雖然是笑著,但那神情,卻比哭還要難看。
古劍道:「師傅,我早已說過,這兩個身手不弱,你們兩位又沒法幫忙,左右鄰室都有人,除了這笨法子,可別無辦法可想呀!」
這當口,古劍心念電轉著,向乃師傳音說道:「師傅,事急矣!請暫時從權,同這丫頭去,以最俐落手法,將她制住……」
白天虹同時正容低聲道:「姑娘請早點回去,關於你與古兄的婚事,我必然全力玉成。」
向日葵心頭暗笑道:「這丫頭,一開口就是連珠炮似地沒個完,這可能是她的習慣吧……」
公冶弘目注紙條,蹙眉問道:「白老,這方子由何處得來?」
知客僧一楞道:「請問如何寫法?」
這時,那位楞頭楞腦的二楞子,可一點也不楞了,他目注那兩位,微微一笑道:「二位大叔,真對不起,要委屈你們歇一會兒。」
林維仁道:「誰教咱們貪吃呢?好,三師兄儘管吩咐就是。」
抬手一指那兩個被制住穴道的人,囁嚅地接道:「這二位……」
但他旋即一楞道:「咦!怎麼沒寫份量?」
「知道該死就好。」季東平冷然截口道:「我問你,通天教給你甚麼好處?」
青衫老人仔細端詳一遍之後,含笑點首道:「有,有……」
史立民向季東平扮了一個鬼臉,悄然退出室外。
話聲中,人也更逼近向日葵身前。
白雲飛這一問,可問得群俠面面相覷。
向日葵傳音道:「那你快去將令主請來,伺機對付老妖婆。」
那兩位,一蹙雙眉,舉步跨入藥庫。
季東平笑道:「雖然是數十條人命,但你不過是一舉手之勞,這酬勞也算夠優厚的了。」
古劍向丈遠外拐角處的白天虹一打手勢,然後揚聲說道:「啟稟老太君胡師弟已召來。」
「我才不怕她哩!」水盈盈冷然接道:「你別盡在我面前擺師兄架子,也該問問這死沒良心的,為何好幾天不理我,現在還在裝癡做呆,好像他是事外人似的……」
古太虛歉笑道:「司馬兄請多多和*圖*書原諒,這事情,委實太意外了,本來對付那一個毛頭小夥子,司馬兄是綽綽有餘,卻沒想到白天虹那小雜種也及時趕了去……」
一舉酒杯,含笑接道:「既承二位師弟慨允,小兄再敬一杯。」
話落,揚指凌空連點,那兩位立即成了泥塑木雕似的。
季東平揮揮手道:「外面等著,待會還是同這位大和尚一起出去。」
史立民一進房間,立即順手將房門帶攏,並向那知客僧低聲沉喝道:「朋友,你可得安份一點!」
季東平注目接道:「那麼,你幫他們下毒,又得到多少黃金?」
古劍笑道:「二位師弟醉了,小兄扶兩位回房休息……。」
青衫老人連連點首道:「賣,賣,小店開的是藥房,豈有不賣藥之理。」
古太虛也點點頭道:「大師所言,固然有理,但如果咱們能兵不血刃,而獲得全勝,又何樂而不為哩!」
西門翠道:「你進來。」
不過,他們雖已不能動彈,但啞穴並未受制,其中之一駭然訝問道:「你……是甚麼人?」
接著,拉著破鑼似的嗓門,揚聲喚道:「二楞子,你出來一下。」
「鶴頂紅?」
古太虛道:「大師有所不知,全洛陽城中的解藥,都已被我派人搜盡,所以,縱然他們有精通醫理的人,也將陷於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窘境。」
接著,又心中一動道:「不過,五師弟胡文山,可能知道。」
「是。」
說著,順手推開一扇緊閉著的房門,一股濃烈的藥味,立即瀰漫了整個樓宇。
古劍一楞道:「回老太君,弟子不會。」
西門翠點點頭道:「我知道!所以才特別叫胡文山先行試開機關,以免發生事故時,措手不及。」
一挫鋼牙,恨聲接道:「但越想越不甘心,索性將這把老骨頭,也一併賣與貴教吧!」
季東平向史立民笑了笑道:「老弟,還得勞駕你去門外注意一下。」
向日葵一面對著銅鏡替自己易容,一面自我解嘲地低聲苦笑道:「真想不到,一下子就年輕了幾十歲……」
後進中傳出一個清朗的語聲道:「來啦!爺爺。」
古太虛點點頭道:「不錯。」
接著,目注知客僧,淡淡地一笑道:「通一次消息,得黃金十兩,這十兩黃金,得來可真容易。」
「是。」
季東平道:「現在,咱們全體都有事外出,午餐不用了,請吩咐執事人員,將酒菜都撤下去。」
青衫老人苦笑道:「少俠的話,老漢自是信得過,只是……」
「多謝大師!」季東平接道:「不敢打擾了!大師請吧!」
當他一切準備就緒之後,門外響起一個清朗的笑語道:「貴客駕到!」
西門翠道:「那你就快點試試看吧!」
古劍已迎了上來,揚聲說道:「五師弟,快!老太君已等得不耐煩了。」
林維仁道:「三師兄,小弟借花獻佛,敬你一杯!」
古太虛沉思著道:「我想,還是我自己跑一趟。」
二楞子笑道:「爺爺不是要我帶這二位大叔去藥庫麼?」
「哦!」西門翠接道:「請!」
季東平道:「待會,我會告訴你,現在我特別提醒你:這算是將功折罪,只要事情辦得圓滿,不但不究既往,而且也賞你黃金十兩。」
「諸位分析得都很有理。」白雲飛蹙眉接道:「只是,那『鶴頂紅』毒性甚烈,一經中上,即回天乏術,他們似乎用不著多此一舉啊!」
胡文山笑道:「老林,看來,咱們兩個上當啦!」
季東平臉色一沉道:「大和尚,我問你,想死還是想活?」
向日葵躬身答道:「是!弟子當勉力一試。」
司馬因截口冷笑道:「多謝副教主關注,我還活著。」
冷劍英不勝惋惜地接道:「是的,如果當時大師能施展那神奇的『瑜珈術』就好了!」
接著,改以真氣傳音說道:「將這紙條照我的意思,重寫一遍就行。」
古劍連忙起身,含笑相迎道:「玉環,你來得正好……」
林、胡二人方自目光一亮,古劍已揚聲答道:「請進來。」
「哦!」
宇文潔笑道:「老太君莫非有甚預感不成?」
古劍並立即趨前,將房門關攏上閂,同時,並貼著玉環耳邊低語起來。
就當此時,業已代替古劍守在門外的白天虹,忽然揚聲說道:「稟老太君,副教主派人來,有機密稟告。」
西門翠冷然接道:「宇文護法還有事麼?」
古劍道:「不瞞令主說,古太虛所派人手,共計四十名,分東、南、西、北,四城搜購,而我卻是四個領隊當中之一,所以……」
不等古劍開口,又冷笑一聲道:「三師兄,別裝得那麼道貌岸然的了,你與玉環那些狗皮倒灶的事,以為人家不知道麼!」
向日葵道:「你不會早點打發這兩個?」
古劍搖搖頭道:「沒聽說。」
古太虛道:「事情是這樣的……」
水盈盈銀牙一挫地恨聲說道:「好啊!你這沒良心的,一定是給哪個狐狸精迷住了,有了新人丟舊人……」
時為午後,櫃檯內那位戴著一副老花眼鏡的青衫老人,正一手剔著牙,一手持著旱煙杆,悠然自得地,在吞雲吐霧著。
說著,已向控制隔室的機關前走去。
青衫老人張目訝問道:「相公不是開玩笑吧?」
這歷盡滄桑的一代妖姬,可能是倦鳥知還,對古劍動了真情,這兩句話,雖然平常得很,卻是情見乎詞地含義至深。
向日葵恭聲答道:「回老太君,弟子曾於此輪值時,看到教主開啟過,不過已記不真切,還得多加揣摩才行。」
接著,目光移注冷劍英問道:「教主打算何時動身?」
白天虹劍眉一蹙道:「看情形,這白馬寺的和尚們,可能有問題。」
他的話沒說完,門外傳入一個清朗的語聲道:「稟副座,江忠告進。」
水盈盈嫣然一笑道:「唔!這才像個師兄的樣子。」
古太虛裝得頗為關切地問道:「這一半夜和整天,司馬兄去哪兒了,害得小弟派人到處尋找……」
「是!」
接著,又諂笑著問道:「只是,相公要買這麼多的藥幹嗎?」
古劍微微一笑:「第二:俗語說得好,遠親不如近鄰,兩位就住在我的左右隔壁,算得上是近鄰,同時又是我的師弟,自然得聯絡聯絡感情。」
胡文山笑道:「三師兄,有甚麼體己話,不能讓咱們聽聽麼?」
季東平這才向知客僧冷冷一笑道:「大和尚,你做得好事!」
季東平得意地笑道:「不瞞老兄說,我老早就注意到他了……」他的話沒說完,史立民已偕同那知客僧把臂而入,那情形,就像是多年未見的老友似的。
「請放心。」古劍含笑接道:「馬車早已在後門邊等著哩!」
「沒甚麼。」向日葵本來是有意背著燈光而立,聞言之後,更是心中一驚地垂首漫應道:「不過是受一點風寒。」
古劍向另兩個揮揮手道:「好,你們二位進去幫忙。」
古太虛道:「是的,可是那……和尚,一直沒消息傳來hetubook.com.com。」
白天虹傳音問道:「古兄,我與令師冒充這兩個,你又如何混進去?」
胡、林二人又乾了一杯之後,古劍才一整神色道:「二位師弟,都是今宵輪值,是麼?」
一句話說紅了古劍與玉環的「俊」臉。
古劍一面替玉環張羅座位和杯筷,一面神秘地笑道:「所謂體己話,自然不足為外人道呀!……」
微頓話鋒,正容接道:「眼前就有一個很好的機會,只要司馬兄不辭辛勞,立即就可隨教主前往。」
忽然咽下未說完的話,「咦」地一聲道:「怎麼還沒消息傳來?」
當下,她漠然地答道:「老婆子正聽著。」
伸手將藥方向前一遞,沉聲接道:「拿去!將上面的這些藥,全部搬出來。」
「當然是真的。」古劍一整神色道:「師弟,在這兒說說不要緊,在別的場所,可不能口沒遮攔。」
這情形已很明顯,季東平斷定那知客僧可疑,才故意請群俠突然外出,給對方一個莫測高深,同時卻命「丐幫八俊」中人改裝易容,在寺外暗中監視外出僧侶的行動。
古太虛道:「我想不致於……」
這二楞子,也真夠「楞」,不問青紅皂白,轉身就走。
一進入房間,水盈盈立即將房門合攏,一手叉腰,一手戟指向日葵冷笑道:「胡文山,你說,我水盈盈哪一點待你不好?為甚麼這幾天對我冷冰冰的?一直到現在,還要裝死不吭氣?」
司馬因綠豆眼中厲芒一閃地道:「為了貴教之事,本門結上恁地一個大仇家,昨宵,我五個記名弟子,全部被殺死,我自己也僅以身免,可是貴教卻並未派過一兵一卒前去支援,副教主,你替我設身處地想一想,會不會寒心?」
傳音至此,白天虹與向日葵二人,已將林、胡二人的外衣穿在自己身上,並順手將那兩個向床底下一塞。
西門翠漫應道:「我叫他試行開動隔室機關。」
林維仁接問道:「第二呢?」
申天討怒聲問道:「禿驢!你一個出家人,要這麼多黃金幹嗎?」
向日葵樂得咧嘴笑道:「好,好,姑娘不必多禮……」
西門翠投過詫訝的一瞥,宇文潔卻正容接道:「老太君,副教主已接獲密報,咱們這總壇附近,已發現不少形跡可疑人物。……」
季東平恭喏一聲,起身向白雲飛躬身施禮之後,立即匆匆離去,當他經過史立民身邊時,低聲說道:「史老弟,請跟我來,這邊換一個人。」
古太虛「哦」地一聲道:「這小子也未免太過份了!」
西門翠道:「現在教主外出,外間是否已經部署好?」
那兩位同聲「哦」之後,卻再也接不下去了。
知客僧囁嚅地道:「通一次消息,給黃金十兩。」
青衫老人不怒反笑道:「去藥庫幹嗎?」
古劍方自神秘地一笑間,房門上傳出輕微的剝啄聲,古劍微微一楞道:「誰?」
這,本來是一個棘手的問題,但如今有了向日葵這一個大行家,當不致有太多困難,何況又天假其便,冷劍英又恰巧外出,更是方便不少。
冷劍英沉思著道:「莫非出了甚麼紕漏?」
胡、林二人也同時起身笑道:「歡迎,歡迎!」
「可以,」公冶弘接道:「而且不易察覺出來。」
在座群俠中,大多數都同時驚呼出聲。
史立民恭應一聲之後,匆匆離去。
就當此時,門外傳出司馬因的語聲道:「副座,司馬因告進。」
二楞子當先走了進去,並扭頭一笑道:「二位大叔,請跟我來。」
知客僧連連哈腰道:「小的該死,小的該死……」
史立民道:「沒甚發現。」
這時,已近巳午之交,該是群俠進午餐的時候了,餐廳內酒香撲鼻,菜餚也已陸續上齊。
白天虹正容接道:「古兄,咱們不能耽擱太久,以免引起你那『同伴』的疑心。」
申天討接問道:「你怎能斷定就是那知客僧?」
林維仁結結巴巴地道:「對!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一刻……值……值……千金,也也不……打擾你們了……」
剛好這時古劍的呼聲也傳了過來,向日葵故裝要安撫對方似地,伸手搭上對方香肩,一面柔地聲說道:「盈盈,你聽我說……」
接著,將業已派人在白馬寺的群俠飲食中下毒之事,簡略地說了一遍,末了,並笑了笑道:「司馬兄,雖然這是打死老虎,但也算是慰情聊勝於無啊!」
白天虹淡淡地一笑道:「二位不必怕,我不會殺你們,最多不過委屈你們一個對時而已。」
古劍笑了笑道:「有道是:吃人的嘴軟,又說,皇帝不差餓兵,小兄理當先行意思意思。」
這兩位就座之後,胡文山禁不住咽下一口口水,涎臉笑道:「佳餚美酒,可惜卻沒美人兒陪侍,未免有點美中不足……」
西門翠冷然接道:「不錯……」
西門翠注目問道:「此話怎講?」
少頃之後,群俠也全部離開了白馬寺,撤得乾乾淨淨,連負責警衛的丐幫弟子,也沒留下一個。
林維仁笑道:「自家兄弟嘛!三師兄也未免太多禮了。」
法拉克笑道:「其實,副座不用這一番心機,咱們也可穩操勝算。」
「當然有原因。」古劍正容接道:「第一:明天是本教的開壇大典,咱們身為教主的嫡傳弟子,理當先行慶祝一番。」
白天虹將紙條送給白雲飛,白雲飛略一注目之下,也雙眉一蹙道:「這是很平常的五味藥,而且,老朽敢斷定,絕非毒藥。」
古劍也低聲笑道:「這叫做返老還童啊……」
法拉克笑了笑道:「副座,既然他們那邊有個精於醫術的甚麼『扁鵲』,這計畫恐怕不易完成。」
古劍一舉酒杯道:「二位師弟先乾此杯,小兄即說出所拜煩之事。」
胡文山截口接道:「真的?」
接著,以真氣傳音說道:「師傅,這是一個好機會,也不知是甚麼原因,那老妖婆忽然要開啟隔室的機關,我推說五師弟可能會。」
娓娓說來,她似乎根本沒領會西門翠方才話外所含的「逐客」之意。
法拉克接問道:「消息可好?」
玉環點點頭道:「我知道,你要多多小心!」
「是。」
「對!」胡文山一舉酒杯道:「乾杯!」
同一時間,另一地點,也就是古太虛的精舍中。
林維仁也蹙眉接道:「奇怪,我也頭暈起來。」
古劍不耐煩地道:「別嚕嗦,有多少,買多少,不少你分文就是。」
向日葵苦笑道:「總是你小子有理由。」
接著,群俠又密談了足有頓飯工夫,才各自紛紛離去。
青衫老人連連點首道:「正是,正是……」
到目前為止,司馬因還是客卿身份,所以古太虛才有這等客氣的稱呼。
「這個,小弟理會得。」胡文山含笑接道:「其實,在本教中,這也算不了甚麼,三師兄,你說是也不是?」
知客僧身軀一顫道:「季大俠,螻蟻尚且貪生,小的當然不想死啊!」
公冶弘笑了笑道:「難不成又有人病了?」和圖書
公冶弘接道:「白老有所不知,『鶴頂紅』雖然毒性甚烈,但如果用量輕微,情況就不同了。」
青衫老人道:「你等著。」
話,雖然說得客氣,但她那逕自就坐的行動,卻顯然沒將西門翠放在眼中。
二楞子這下可楞住了:「這個……」
胡文山笑道:「我的老相好,哪有你的老相好美,我看,還是將『楊玉環』請來吧!」
古太虛道:「也好,不過,雖然是打死老虎,教主還是多帶幾個人去為妙。」
胡文山含笑截口道:「三師兄這話不嫌太生分了麼!」
胡文山接問道:「三師兄之意,是要跟咱們交換?」
季東平點首接道:「令主所言,極有道理。」
應聲走進一個精壯老者,向室內三人分別行禮之後,雙手遞給古太虛一個便條,恭聲說道:「稟副座,這是『白馬寺』中傳出的消息。」
二楞子連忙住步回身道:「爺爺,還有甚麼事?」
知客僧這才以哀求的語聲,結結巴巴地道:「季大俠……小……僧該死……」
微頓話鋒,又蹙眉接道:「這便條中,對他們中午外出的事,雖也提及,卻沒說出所以然來。」
這時,白馬寺中的知客僧匆匆走入,向季東平合什一禮道:「是季大俠見召麼?」
玉環訕然一笑道:「多謝令主!」
「是!」
青衫老氣得山羊鬍一翹道:「二楞子,回來!」
這真是意想不到的好事,使得那知客僧感激涕零地連連哈腰道:「多謝季大俠栽培!小的一定勉力以赴。」
原來他本已編好了一套說詞,準備對付冷劍英的,只要將冷劍英騙出室外,即可由白天虹出其不意地,將冷劍英制住,卻不料秘室中忽然陣前易將,原先的計畫已行不通,才使他僵在這兒,而半路裏又殺出一個水盈盈來,增加他不少困難。
青衫老人笑道:「不用了,這點小意思,就算小店奉贈吧!」
知客僧臉上訕然地吞吞吐吐說道:「一……一百兩。」
伸手朝隔室中的白曉嵐等三人一指,才神秘地一笑道:「裏面的三位。」
「沒問題。」胡文山笑道:「這點芝麻大的事,三師兄還用先請客?」
西門翠道:「好,你去叫胡文山來。」
原來司馬因自昨宵在白天虹手中,幾乎全軍覆滅之後,一直到現在,才回到魔教總壇。
古劍接道:「小兄是明宵當值,因明宵剛好有個約會,所以想請二位師弟通融一下。」
少頃之後,申天討低聲問道:「季兄,你這辦法行得通麼?」
這兩師徒進入密室之後,向日葵向西門翠躬身施禮道:「弟子胡文山參見老太君。」
當夜,黃昏時分,地點是通天教總壇所在的金谷故園。
尤其是向日葵,這座摘星樓,可說是他所一手造成,對於其中的機關,自然是瞭若指掌。
一旁伺候的丐幫弟子,並立即在白雲飛身邊,替公冶弘添上座位。
向著白、向二人探深一禮,並向古劍投過深情的一瞥之後,悄然轉身離去。
冷劍英接道:「我想,摒擋一下,立即起程……」
「得令!」
司馬因注目問道:「那是怎樣的一個機會?」
古劍揚聲答道:「弟子古劍。」
「不!」冷劍英接道:「古兄還是在總壇坐鎮,讓我去『白馬寺』。」
司馬因滿臉不豫神色,悻悻地走了進來,也不向室內的人行禮,逕自在一張空著的椅子上坐下,卻是目注古太虛冷冷一笑。
知客僧哭喪著臉道:「申大俠,小的雖然是出家人,但家中還有老母弱弟……」
古劍連忙走近水盈盈身邊,低聲叱道:「七妹,你怎可如此胡鬧!」
傳音對話間,兩人已走到秘室門口。
季東平笑道:「這叫做將計就計,成固可喜,敗亦無損於咱們的既定方針,又何樂而不為呢?」
這時,古劍已親自斟好了酒,舉杯含笑道:「二位別只顧取笑我,喝酒!」
門外,一個沙啞語聲答道:「我。」
法拉克道:「那麼,咱們是否該派人前往瞧瞧結果。」
接著,又正容說道:「老丈,一切都不用擔心,現在,算算你的藥錢吧!」
當季東平申天討二人回到「白馬寺」時,其餘群俠也三三兩兩地回來,「白馬寺」中,又恢復了往常的戒備狀態。
宇文潔淨逕自拉過一張椅子,坐在西門翠的對面,然後微微一笑道:「回老太君,屬下是奉副教主之命,前來報告敵情。」
于四娘點頭接道:「不錯,據說『鶴頂紅』是極少見的烈性毒藥,如果他們存心向咱們下毒,一時之間,自無法大量搜集。」
古劍恭應一聲之後,退出秘室外揚聲叫道:「五師弟,老太君有請……」
他,傳音完畢,水盈盈那連珠炮似的話,也剛好說完,只好向向日葵低聲說道:「師弟,你去好好向她解釋一下吧!記著,快去快回。」
季東平道:「你與『通天教』中人聯絡,是否有固定時間?」
知客僧道:「沒有固定時間。」
接著,目光環掃在座群豪道:「諸位中,有精通藥理的人麼?」
就當古劍劍眉深鎖,一時之間,想不出如何對付西門翠的辦法之間,偏偏乃師向日葵那邊,又出麻煩。
宇文潔扭著水蛇腰、走進密室,向西門翠斂衽一禮道:「見過老太君。」
季東平入目之下,冷冷一笑,將銀簪攏入衣袖中。
是的,飯後一袋煙,亞賽活神仙,箇中滋味,是只能意會,不可言宣的。
前文中已經說過,冷劍英為防意外,這摘星樓心臟地帶的機關,已經另請名匠加以改裝,尤其是他本人與白曉嵐夫婦所住的秘室中,有些裝置,更只有冷劍英一人知道。
司馬因點點頭道:「好!我去。」
真是說到曹操,曹操就到,申天討話沒說完,「黑心扁鵲」公冶弘已悠悠然走了進來。
就當此時,秘室中傳出西門翠的語聲道:「外面是誰輪值?」
水盈盈截口漫應道:「我知道,這是值班的時候。」
裏面傳出西門翠的語聲道:「進來。」
向日葵不禁苦笑道:「你小子少神氣!」
申天討不由一楞道:「是啊!那麼……?」
微一頓,又正容接道:「有一點,教主請特別當心,這事情在未經查證之前,還拿不準他是否確已辦好,咱們可不能偷雞不著蝕把米。」
這時的「五師弟」向日葵,已偕同水盈盈進入一間顯然是女弟子們休息的小房間內。
這三位都很清楚,時機稍縱即逝,如果等到冷劍英在「白馬寺」撲了一個空,折返之後,則縱然得手,也將是事倍而功半啦!
西門翠揚聲問道:「來人是誰?」
就當此時,古劍已偕同青衫老人含笑而入,目光一瞥之下,扭頭向青衫老人笑道:「老丈,我說不會連累你吧!」
向日葵佯嗔地叱道:「你真成了咱們的上司啦!」
「呀」地一聲,房門啟處,一身男裝的玉環,已悄然而入,但她目光一觸之下,不由臉色一變。
季東平向公冶弘問道:「公冶兄,那『鶴頂紅』是否可以下在飲食中?」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