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金鼎游龍

作者:諸葛青雲
金鼎游龍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六章 奇人奇事

第十六章 奇人奇事

如此奇蛇,必具奇毒。自己若非貼身著有「紫貘衫」,使得儒衫雖破,皮肉未傷!豈不將糊裡糊塗地,死在蛇口之下?
看這「仙人指路」之意,分明是要自己,縋下深壑,但那啟人疑竇的地名,既叫「白象坪」,卻怎會藏在壑下?
玄頂巨鶴爪下抓著一人,背上坐著一人,卻仍自毫無不勝負荷之狀,悠然展翼,高飛入雲!
鳳飛鳳聽他這樣說法,只好點頭答道:「有,這是我獨門秘藥,具有特殊用途!」
鳳飛鳳答道:「早年我因誤嗅此花,失身魔頭,遂自甘墮落地,歸入邪教!但後來又由此花悟道知非,遂把它去掉毒質,當作『戒淫花』般,戴在鬢邊,作為紀念,並資警惕!」
對方所顯功力,極為奇特,他能畫地聚獸,能空竿取魚,能畫圈降鳥,更能入水不沉,入火不焚,簡直玄奇莫測,聞所未聞,已近於神仙境界!
第二日的未牌時分,龍三公子遇著一位精神矍鑠,腰間懸著三四隻肥大野雞的年老獵戶,遂一抱雙拳,含笑說道:「老人家,請恕在下打擾片刻!」
他暗罵自己怎麼這等失神?這等糊塗?從鳳飛鳳的語氣之內,早已聽出所謂「舞鳳翔龍酒」中,必有極強烈的媚藥,如今竟忘其所以地,一傾而盡,後果定特嚴重到不堪收拾地步!
這「天刑雖厲,不施悔罪之人」等十個字,宛如十聲迷途暮鼓,寒夜晨鐘,把龍三公子敲得天君頓朗,立意要設法保全鳳飛鳳的一條性命!
第二件怪事,是那條玄色怪蛇,從空中跌落以後,一動不動,好似全身血肉已無,成了一具蛇殼!
語方至此,又被那黃衣駝背老人截斷話頭地,來了一陣哈哈大笑說道:「老弟,你要不要看看我所擅聚獸,捕鳥及取魚的粗俗手段?」
說也奇怪,那兩隻山雞,本由側方飛過,但忽然方向一變,對黃衣駝背老人,展翼而來!
他想不通其中緣故,遂提足真氣,又復叫了幾聲,依然是白雲悠悠,空山寂寂!
龍三公子一面舉杯飲酒,一面點頭示意!
黃衣駝背老人向龍三公子看了一眼,怪笑說道:「老弟英挺風流,分明兼資文武,你總該知道殷周間的那位姜子牙先生,在『渭水河』邊,是怎樣垂釣?」
誰知所料不然,這「落魂崖」頂,依舊空蕩蕩地,那有絲毫人跡!
這「甜嘴兒」「辣手兒」「聰明心兒」,及自居「姊姊」等語,越發把位龍三公子,聽得莫明其妙!
如今不加喝問,假作癡聾,分明是給自己留下了臉面!倘若再不知情趣地,自動出頭,豈非敬酒不吃,要吃罰酒?
白衣中年書生嘴角微抿,冷然叱道:「無知狂妄小輩,你真是一條怙惡不悛的孽龍,再若不低頭認罪,痛加悔改,我就要請你吃苦頭了!」
他記得自己與狄素雲同去「括蒼山」東南七省綠林總寨,與總寨主「生死翻雲手,金爪鐵神鷹」公孫泰賭鬥之時,狄素雲曾以淵博見識,談論從曹操墓中出土的「魏武三珠」!
這溝壑雖巨,並不太深,約莫三十來丈,便已到達壑底!
龍三公子被鳳飛鳳一語道破心思,越發面紅耳赤地,暗運玄功,想制止藥力發作!
但此女是誰?他怎會知道自己身份?怎會知道自己要去「白象坪」?作歌指點又屬何意?
龍三公子看得呆了,竟仍坐在地上,忘了站起!
龍三公子連連稱謝地,含笑說道:「多蒙老人家指點,在下定然緊記不忘,趨吉避凶!如今即請老人家賜告『落魂崖』的所在便了!」
龍三公子越發吃驚,雙眉一挑,正等問話,那黃衣駝背老人,又復目閃厲芒,怪笑說道:「龍老弟,我再講兩句聳人聽聞的話,倘若你不姓『龍』?或是不叫『龍化龍』時,恐怕早已像這些鳥兒魚兒獸兒一般,死在我獨門秘技之下!」
龍三公子想到此處,便自石後緩步走出!
龍三公子剛把「百煉毒|龍筋」取在手內,那螺殼中所寄居的線狀奇蛇,又復電疾出現!
黃衣駝背老人好似聽得微吃一驚,目光中又復閃射出那種令人生懾的狠毒兇芒,看著龍三公子,陰惻惻的笑道:「龍老弟,請教理由?我又老又駝,不像你風流蘊藉,足使嬌娃紅粉,『萬』眾生迷,卻為什麼要姓『萬』呢?」
這幾句話兒,彷彿是有人暗運「傳音入密神功」,向龍三公子耳邊所說!但眼前十丈周圍卻杳無人影,顯然發話人身藏遠處,功力絕世!
龍三公子接過半隻野兔,果覺奇燙無比,若非先凝功勁,雙手必被燙壞!
邊自冷然發話,邊自把白色儒衫的右面大袖一抖,迎著龍三公子的雄勁掌風,輕輕拂出!
對方越是沉穩,龍三公子心中便越是忐忑!
他剛剛想到此處,耳邊起了與方才所聞話音不同的蚊哼般說話之聲,講的是「天刑雖厲,不施悔罪之人!」
龍三公子把這淡銀色與淡紅色的兩粒珠兒,托在掌中,既自目瞪口呆,又復恍然大悟!
黃衣駝背老人見有山雞,便把手中青竹,虛空亂劃更急!
龍三公子連碰了不少釘子,如今已胸有成竹,遂從容不迫地,含笑說道:「在下有位忘年至交,與我約定在『落魂崖』的崖腳以下相見!」
說到此處,又替龍三公子斟了一杯酒兒,揚眉笑道:「來!龍兄弟,再乾一杯,我費了十五年光陰,也不過只把這種『舞鳳翔龍酒』,釀製了兩葫蘆呢!」
龍三公子看得驚奇,聽得迷惑,本待拆閱錦囊,但又想起適才向對方所作允諾,只好暫時納悶地,長嘯一聲,狂奔而去!
只要功夫深,何事不能成?終於被龍三公子找到了一個人兒!
黃衣駝背老人適才所畫的「聚獸圈」兒,居然真有靈效,竟發現一隻山瘴,三隻野兔,以及一隻老黃羊等,伏在圈中,哆嗦不已!
誰知他運氣「九宮雷府」,功行「十二重樓」以後,竟覺得氣和神旺,天君泰然,根本未受到絲毫損傷!
這次,他不是茫然無措,是早有預防,自然及時閃開,未遭兇險!
有了「避水珠」,再略具上乘輕功,自然能把百丈波濤,視作康莊大道!
龍三公子劍眉深蹙,好生不解,暗想谷寒濤若是不曾跟隨同來?則適才的耳邊傳音,是何人所發?催促自己向鳳飛鳳立下辣手!
黃衣駝背老人,見他點頭答應,遂遞過小小錦囊,向龍三公子略為含笑揮手,便往江邊走去!
至於眼前所見的黃衣駝背老人,既能安然舉步,橫波「巫峽」江流,又能赤手持兔入火,不畏烈焰焚炙,則除非是具橡皮人,或是一具鐵人,方能做到!
龍三公子驚定怒生,拿穩主意,不論這寄居在玄色巨螺殼中的玄色極細奇蛇,是否「白象三妖」之一,自己要除去這樁禍害!
事到如今,龍三公子已不顧一切地,真氣暗提,縋藤附葛,向巨大溝壑的蒸騰雲霧之中,緩緩降落!
一粒珠兒的珠光之中,微帶淡銀,另一粒珠光之中,剛微帶淡淡紅色!
有了「避火珠」持兔入火,自能烈焰難傷!
止步後的第一個動作,便拆看那具小小錦囊!
年老獵戶還禮笑道:「公子是要尋人?是要問路?要問路,我老頭子住在這『岷山』之內,已有五十來年,大概無論多麼幽僻的所在?都不會毫不知曉!」
他悚然一驚,並立即窘得俊臉發燒,以為那黃衣駝背老人,必將聞聲喝問!
第一件怪事是那隻玄色巨螺,突然自行爆裂成無數碎塊,並流了一片玄色腥臭漿汁!
龍三公子聽得退了半步,訝然問道:「老人家,你怎會早就知道在下姓『龍』?」
龍三公子驚疑欲絕,尚未站起身形,那白衣中年書生業已冷然發話說道:「井蛙不識乾坤大,你這條孽龍,如今總該嘗到厲害了吧?我因對後生下輩,向來寬初嚴再,且給你一次自新機會!下次再若被我撞到你為惡之時,便將使你與這鳳飛鳳獲得同樣慘死,決不寬貸!」
黃衣駝背老人笑道:「我www.hetubook.com.com不僅知道你姓『龍』,並知道你叫『龍化龍』,你奇怪麼?」
龍三公子神色忽冷,揚眉說道:「鳳姊姊,你不要問,你只答我究竟有沒有這種『碧梧丹』便了?」
龍三公子哈哈大笑答道:「如今我任務已達,告你何妨?我是奉了『灰指神霸,紙錢霸主』谷寒濤之命,特來殺你,並奪取『碧梧丹』!但因你對我甚好,又把『碧梧丹』慨然相贈,我遂也留些情份,給你一個全屍便了!」
「巫山」之事,雖也費了自己一番心血,但總有一位嬌滴滴,俏生生的「碧梧仙子」鳳飛鳳,被自己湊巧撞上!如今「白象三妖」是誰?又復何在?俱都茫然莫解!
原來,那位黃衣駝背老人,是在烤食野兔,但他所用的烤兔方法,卻太以特別!
龍三公子見他似要烤食野味,獨自飲啖,遂想乘機結識,悄悄下壁掩去!
他看在眼內,又驚又疑,驚的是這黃衣駝背老人,究竟是什麼絕世魔頭?疑的是對方出語太狂,那裏真會有這等超乎人、近乎神的神奇手段?
年老獵戶「哦」了一聲,點頭說道:「落魂崖的崖腳以下,去去無妨,但公子務須切記,萬不可上到『落魂崖』頂!」
龍三公子想到此處,忽動奇念,意欲看看這黃衣駝背老人,竟有多高武學?遂撕了一塊免肉,入口大嚼,揚眉讚美笑道:「這兔肉果然稱得起是人間絕味,但陸上走獸,及水內游魚,已不易獲,至於空中飛鳥……」
黃衣駝背老人好似有心斂去功力,把兩道雖蘊精芒,卻嫌不大強烈的目光,向龍三公子上下略一打量,哈哈大笑說道:「臨流獨酌何如對酒談奇?老弟若不見棄,便請同坐,嚐嚐我這自製村釀,及異味烤兔!」
他的語音方落,曼妙語聲果起,仍是清如耳語,細若游絲地,緩緩說道:「好甜的嘴兒,好辣的手兒,但也好聰明的心兒!你莫問你姊姊是誰?我們『白象坪』見!」
這隻玄頂巨鶴,一雙長爪伸處,抓緊鳳飛鳳遺屍,兩翼連扇,刺空便起!
龍三公子因耽心藥力一發以後,自己立將迷神變性地,與這位「碧梧妖女」鸞顛鳳倒,胡地胡天,遂又窘又急的期期艾艾答道:「我……我……」
龍三公子把鳳飛鳳斟給自己的「舞鳳翔龍酒」飲盡之後,才憬然有悟地,驚魂欲絕!
龍三公子怎肯相信?遂回頭看了一眼,卻見那所謂『聚獸圈』中,空蕩蕩地,毫無獐蹤兔跡!
自己雖然風流不羈,衣香鬢影,到處留情,但多屬逢場作戲的過眼雲煙,只有狄素雲與「神針玉指賽韋娘」杜飛綿,才可說是兩位交情甚篤的紅粉知己!
畫的是仙女模樣,右手下指,左手整弄雲鬟!
龍三公子聽得幾乎從骨頭眼裏都舒服起來,劍眉雙揚,含笑說道:「老人家對我太以過譽,但不知你替我起的名兒,又是什麼?」
龍三公子笑說道:「名兒還能隨意起麼?」
關山飛渡,地異時移,眼前已不是三峽江流,到了「岷山」江界!
黃衣駝背老人哈哈大笑說道:「老弟不要著急,等我們取魚回來,便可發現那『聚獸圈』的威力!」
黃衣駝背老人笑道:「龍老弟,如今看你的了,你打算替我在『百家姓』內,選上那個字呢?」
鳳飛鳳好似感慨頗深,長嘆一聲答道:「這種『身毒醉仙蓮』,對我的一生,關係太重,極富紀念價值!」
黃衣駝背老人看出龍三公子神思不屬,遂舉杯笑道:「老弟為何出神?是否覺得我這點手段,在江湖中不易見到?」
龍三公子聽得勃然變色,霍地起立!
黃衣駝背老人繼續笑道:「所謂『人中之龍』,不過是庸中佼佼而已,但『龍中之人』,卻大不相同,比『人中之龍』要高明的多,因為『龍』之物,已能飛騰變化,呼風喚雨,若再替他加上些『人』的靈性,還會是池中物麼?」
鳳飛鳳點頭笑道:「儘管請問,我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他念猶未了,忽然聽得有人在耳邊說道:「殺『碧梧妖女』取『碧梧丹』!不許食言背信,及不遵『紙錢霸主』谷寒濤的命令!」
既然撞不破柔軔氣網,則在他掌風威勢將盡之際,那片柔軔氣網,便產生借力打勁的回力傷人作用!
倘若遵從?卻對鳳飛鳳師出無名,如何下手?
他如今既未追上狄素雲的「游龍舟」,便只有去往「岷山白象坪」,開拆谷寒濤的第二封密柬,替他辦理最後一件任務!
龍三公子目光四掃,越發毛骨悚然。只見那「聚獸圈」中的一隻山獐,三隻野兔,一隻老黃羊,均已倒斃在地,連落在青竹上的兩隻山雞,被自己放在石旁的那尾鮮活亂跳的魚兒,在這轉瞬之間,也一齊僵直死去!
黃衣駝背老人搖手笑道:「不必換了,西施總是西施,嫫母總是嫫母,硬要以媸為妍,又有何味?何況我早知老弟姓『龍』,你卻摸不透我的來歷,千秋萬歲,背駝如山,言語中雖屬略有失當,也不能太怪你呢!」
黃衣駝背老人尚未有所動作,龍三公子便替他代勞地,伸手一招,運用內家「凌空吸物」神功,把那條躍離水面的金色巨鱗,撮到岸上!
龍三公子揚眉笑道:「老人家高人深致,果然與俗士不同,但彼此不識姓名,稱呼之間……」
見了這隻白色巨象,龍三公子遂知已到「白象坪」,忙自懷中取出谷寒濤的那封密柬,加以拆看!
黃衣駝背老人怪笑答道:「這是『取獸圈』,我要召喚幾隻肥兔、山獐,或黃羊,小鹿等美味野獸,來供我們烤食受用!」
年老獵戶聞言,並未立即答覆,卻從目光中流露奇詫神色地,向龍三公子端詳兩眼,皺眉答道:「有是有這麼一個地名,但不知公子要尋去『落魂崖』則甚?」
白衣中年書生俯身察看,見鳳飛鳳業已氣絕,遂以兩道冷電似的目光,凝注在龍三公子臉上,沉聲問道:「鳳飛鳳十餘年來隱居遁世,早已懺悔前非,故而我才告訴你『天刑雖厲,不施悔罪之人』,你怎麼還向她如此狠心下手?」
這作歌女子,把自己叫做「游龍」,顯係素識,並不足奇,但她竟知自己要去「白象坪」,豈非不可思儀?
人飛八丈鳥飛七丈!
黃衣駝背老人哈哈笑道:「什麼是假?什麼是真?慢說區區姓名,便連山川河嶽,日月星辰,有時也無非只是意識之中的一些幻想而已!」
鳳飛鳳秀眉微聳,嘆息一聲,向龍三公子搖頭笑道:「龍兄弟,你不必擔心,因為你如今所遇的十五年後的『碧梧仙子』鳳飛鳳,不是十五年前的『碧梧女妖』鳳飛鳳!」
黃衣駝背老人怪笑說道:「龍老弟,自古以來,或是英雄殺敵?或是老子吟詩?多半都是飲酒助興,如今我且敬你三杯,包管你思路大開,能替我起個適當的名兒,讓我也過過癮呢!」
是人?是仙?是夢?事實分明當前,但武林中那裏有這等器宇高華,武功絕世人物?直等吟聲如游絲嫋嫋,鶴影如神鳥翩翩,消失雲內以後,才使龍三公子搖了搖頭,發出一聲長嘆!
一陣強勁掌風,遇見了一片柔軔氣網,這片柔軔氣網,並產生了借力打勁,反震的內家上乘作用!
龍三公子聽年老獵戶這樣說法,「白象坪」三字,遂欲衝口而出!
一個帶不動,一個縮不回,兩下竟成了膠著狀態。
倘不遵從?自己便對谷寒濤食言背信!
因為這線玄絲,飛到面前,已使龍三公子看清竟係活物,是條玄色細奇蛇!
龍三公子想倚仗自己的聰明才智,勘破這種疑團,但是足足想了半個時辰,想得他頭昏腦脹,也想不出其中究竟。
龍三公子好生感激地,恭身道謝,年老獵戶也謙遜一番,作別而去!
龍三公子問道:「姊姊為何隱居在這『巫山神女峰』頂?」
心想兔已離火,尚且如此,可見得黃衣駝背老人用一隻右手,始終持兔在和圖書火中翻烤之舉,需要有多強功力?
龍三公子自然不相信她這種說法,但根據運氣行功結果,卻當真未曾發現什麼毒質慾念?反而氣壯神和,周身舒泰無比!
一升一落之間,那位白衣中年書生,便穩穩當當,飄然若仙地,安坐在玄頂巨鶴背上!
龍三公子看出究竟,神威奮發,狂笑一聲,右手凝聚十一成真力,把「百練毒|龍筋」向上猛勁一抖!
關於黃衣駝背老人目光中所蘊精芒,不如想像之強,龍三公子倒猜出定是對方有意斂抑,未怎驚奇。使他吃驚的是那黃衣駝背老人眼中,不時流轉出一種險毒神色!
龍三公子惑然問道:「老人家,你畫這個圈兒則甚?」
龍三公子連退五步以後,仍然拿樁不穩,跌坐在地!
因為龍三公子知道適才的迴元反震之力太強,自己雖然免加抗禦,但因內臟間,定已受傷不淺!
他看得驚疑交併,從目中射出兩道炯炯神光,凝注著黃衣駝背老人,沉聲說道:「老人家……」
第五種疑團的解答是:朱一飛號稱「萬毒仙翁」,是當世第一用毒能手,原來他那畫圈聚獸,空竿釣魚,凌空吸鳥等,使自己看得佩服無似,驚若仙神的奇妙手段,完全是倚仗藥物之力。
龍三公子展目四顧,見當地果是一片廣大石坪,石坪中央,並有一隻依照天然姿態,略加雕鑿而成的巨大白色石象!
龍三公子劍眉雙挑,目注鳳飛鳳道:「鳳姊姊,只有一粒也好,但不知你肯不肯送給我呢?」
玄線如電,凌空飛齧之下,龍三公子再度右閃!
龍三公子目光一斜,應聲答道:「姊姊先把『碧梧丹』送我,我再告訴你原因!」
他仍未站起,索性盤坐當地,調氣行功!
龍三公子因理屈詞窮,無話可答,只好索性擺出一副狂妄神情,傲然冷笑,雙眉一挑,反向中年書生問道:「尊駕是何身份,竟來管我龍化龍的閒事?」
龍三公子接過一看,大為吃驚地失聲叫道:「這……這是最淫毒無比的『身毒醉仙蓮』,你既有此物,其……莫非便是把它煉在『舞鳳龍翔酒』內」?
這份功力,不僅使自己深感望塵莫及,便連姊姊「血手香妃」龍妙妙,甚至「灰指神翁,紙錢霸主」谷寒濤、「金鏈閻婆,骷髏仙子」裘冰豔等人,也將自嘆弗如,甘心欽服!
龍三公子一來身上悠閒,二來心中煩悶,遂漫遊「巫山十二峰」,藉著自然妙景,以排遣對於狄素雲的相思之念!
又是殺人,又是奪寶,龍三公子不禁看得一面皺眉,感慨無窮,一面卻也知道眼前任務,比「巫山神女峰」頭,艱難不少!
山勢雖頗陡峭,但卻並未遇見任何阻礙。
他浩歌而行,行往何處?
一片清光照處,束峽江流,捲百丈銀濤,也使龍三公子看得興起英雄壯志!
黃衣駝背老人根本不容他開口便自怪笑說道:「我是誰?我又怎知道你是誰?這是老弟心中的兩個疑團,故而我打算送給者弟一項破綻鎖鑰!」
龍三公子萬般無奈,只得納悶皺眉地,離開這「神女峰」頂!
黃衣駝背老人眼皮微翻,對龍三公子略一注目,龍三公子便慌忙長揖為禮地,陪笑說道:「老人家臨流獨酌,雅興不淺!」
說也奇怪,黃衣駝背老人的手並未動,那條金色巨鱗卻在遊近青竹竹梢之際,如遇襲擊地,潑刺一聲,離波躍起!
他的身法靈活程度,業已敏捷驚人,但玄絲來勢更快,仍在龍三公子的左肩頭上,掃了一下。
黃衣駝背老人,聽他這說法,遂縮手收回青竹,向龍三公子頗為得意的,揚眉笑道:「老弟,你看我這『空竿取魚』的手段如何?」
常言道:「望山跑死馬」!龍三公子見那「落魂崖」,在霧影之中,看去隱隱約約,便知路不在近!
誰知就在龍三公子狂笑出手,點向鳳飛鳳七處死穴之際,空中突然有人發聲,加以怒叱!
他臂上真力,何止千斤?但居然未能將「百煉毒|龍筋」帶動,可見那條怪蛇,異稟天生,也具有無窮神力!
龍三公子驚然一驚,心忖難道「灰指神翁,紙錢霸主」谷寒濤,竟跟隨自己同來?否則誰會這等發話?及誰有這等功力?
話音之際,龍三公子亦把自己的真力內勁,提聚十一成左右,驀然右掌猛翻,當胸|推出!
這種險毒神色,龍三公子也曾在谷寒濤的雙目之中見過,但卻仍似不及這黃衣駝背老人,來得森厲!
龍三公子聽得大為過癮地,點頭笑道:「老人家辯才無礙,舌生蓮花,我只好汗顏頗甚地,接受你這『龍中人』三字!」
鳳飛鳳苦笑一聲道:「送你幾粒?龍兄弟,你說的倒輕鬆,窮我生平之力,共只煉就三粒『碧梧丹』,並已用掉兩粒,如今只剩下最後一粒,存儲在這玉瓶之內!」
龍三公子愕然問:「老人家對於『中人』二字,定又有相當理論!」
但這人兒,並非實質,只是畫在面臨巨大溝壑的一片石壁之上!
沒有,什麼也沒有!向上看,是夜色方濃的一天星月!向下看,除了來路以外,「落魂崖」後,卻是一條雲霧蓊鬱,不知有多深淺的巨大溝壑!
玄色巨螺的螺殼之中,竟會飛出一縷玄色細絲,比電還疾地,向龍三公子射到!
那玄色巨螺,本是慢慢爬向石象,但龍三公子這一出現之下,它竟好像頗為靈性般地,寂然不動!
龍三公子尚在峭壁半腰,瞥見有位黃衣駝背老人,在對岸縱身入江,似欲踏波橫渡?
那黃衣駝背老人過江以後,尋塊平石坐下,取出懷中酒菜,並尋些乾枯樹枝,生起一堆烈火!
「龍兄弟」三字方出,龍三公子竟乘著接玉瓶的剎那之間,功勁暗運,彈指生風,把鳳飛鳳點倒在地!
龍三公子見對方邀請自己同飲,不禁有點受寵若驚地,稱謝坐在石旁,但兩道劍眉,卻又略略愁皺!
他雖有「紫貘衫」這等至寶護身,也不願再樁玄色奇蛇咬中!
他因急於打破疑團,遂施展輕功,電疾飛馳,直等馳出了「巫山十二峰」的範圍,方止住腳步!
他知道嬌語無聲,伊人已去,遂只好再復越嶺翻山地,尋找所謂「白象坪」的蹤跡!
語音方了,竟從江邊石下,拖出一隻早已藏放在內的皮製小舟,飄身縱入舟中,蕩槳順流而逝!
龍三公子正在愁思,耳中忽然聽得一陣「沙沙」怪響!
跟著「潑刺」連聲,又有兩三尾大小不一的魚兒,從水波之中,跳擲而起!
沉吟片刻之後,突然揚眉笑道:「對!對!這『如山』兩個字兒,真虧龍老弟想得出,的確有賓至名歸之妙,高明到了極處!」
龍三公子早就成竹在胸,聞言之下,應聲答道:「老人家,我替你選個『萬』字如何?」
年老獵戶伸手,向西南方雲霧影中一指,緩緩說道:「公子請看,那霧影之中,共有三座高峰,靠左方比較最為高峻的峰頭,便是『落魂崖』了!」
龍三公子見對方發話之際,不僅狂態逼人,更從目光語音之中,有意無意地流露出狠毒神色!
龍三公子心想,此老不僅功力通神,便連言談之內,也均含蘊了極為深奧的神機道語,像這等人物,分明是世外仙俠一流,卻為何又會時露兇殘神色,給人冷酷之感?
龍三公子心中一震,目注黃衣駝背老人,緩緩說道:「老人家,我要請教理由,你為什麼覺得我應該姓『龍』呢?」
龍三公子雖經「灰指神翁,紙錢霸主」谷寒濤,苦心培植,功力大增,但仍比這位白衣中年書生的超塵絕俗武學,差得太遠了!
鳳飛鳳大吃一驚,妙目凝光地,看看龍三公子詫聲問道:「龍兄弟,你怎會知道我有『碧梧丹』?這話兒是誰告訴你的?」
白衣中年書生並在鳥背上朗聲吟道:「我本楚狂人,狂歌笑孔丘!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五嶽尋山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
龍三公子失聲叫道:「老人家,你真有通天徹https://www.hetubook•com.com地之能,泣鬼驚神之妙!」
龍三公子以為谷寒濤既已隱身暗處,見了自己吃虧情狀,必將憤然出頭,與這功力奇高,不知來歷的白衣中年書生,來上一場石破天驚,好看煞人的罕世惡鬥!
龍三公子裝出好奇神色,順口說道:「那『落魂崖』頂,莫非有妖魔鬼怪?或是奇毒蟲蛇?」
就在此時,發生了兩件怪事!
照歌聲的曼妙音色聽來,作歌人是個女子,並有指點自己去往「白象坪」的路徑!
龍三公子問道:「老人家怎樣取魚,莫非你身邊帶有魚鉤魚線?」
黃衣駝背老人見龍三公子坐下以後,雙手微分,把隻熱騰騰,香噴噴的燒兔,分了半隻,遞將過來,含笑說道:「老弟,你且嚐嚐這半隻烤兔,由於我在兔肉上,抹有極好岩鹽,風味頗不錯呢!」
果然,以他這種超群絕俗的腳程,趕到『落魂崖』下,已是黃昏時分!
龍三公子向她搖了搖手,苦笑說道:「姊姊莫要打岔,我有一樁重要之事,正在深感為難,無法決定!」
龍三公子問道:「這又是什麼手段?是叫『聚禽圈』麼?」
龍三公子笑道:「姜太公直鉤垂釣『渭水』怡情,老人家是否也有效法先賢之意?」
龍三公子見狀,訝然問道:「老人家是釣魚?」
龍三公子這回卻不再取,只是提著那尾金色鯉魚,驚佩萬分地,向黃衣駝背老人,含笑說道:「老人家,鱗潛羽翔,均係生命,多事殺戮,有傷天和,我們有了這尾魚兒,也夠下酒的了!」
遂劍眉微蹙,陪笑問道:「老人家,你這樣看我則甚?」
自己真力猶沛,「百煉毒|龍筋」又是死物,則突然顫抖之故,必是那條玄色怪蛇,力已難支,要掙扎逃脫!
龍三公子叫道:「老人家請展神功,在下還想看看你飄飄舉步,踏波如砥的,橫渡這『巫峽』江流!」
龍三公子靈機一動,拱手笑道:「老人家,有座名叫『落魂崖』的山峰,是在何處?」
遂料到,那位「灰指神翁,紙錢霸主」谷寒濤,對自己仍不信任,暗中尾隨同來,如此情況之下,自己倘若矜念鳳飛鳳業已悔悟前非,回頭向善,不忍加以誅戮?則必把谷寒濤激怒,現身親自下手,甚至連自己也一齊斷送。
他又看得呆了,心想江湖傳說「蜀中最多異人」之語,果然絲毫不差!自己本覺「灰指神翁,紙錢霸主」谷寒濤的那身武學,業已罕世難尋,誰知前日所見的白衣書生,與如今這位黃衣駝背老人,均似決不比谷寒濤為弱?
黃衣駝背老人指著奔騰澎湃,一瀉千里的急湍狂流,縱聲笑道:「長江後浪推前浪,畢竟今人勝古人!前人姜太公是用直針垂釣,願者上鉤!如今我卻連魚鉤魚線,一概不用,僅憑這一根青竹,便能令水內游魚,自動自發地,躍登刀俎!」
雙珠才一離囊,那片柔和寶光,便把龍三公子看得發怔!
黃衣駝背老人接口笑道:「老弟若嫌稱呼不便?我們不妨互相替對方隨意起個名兒!」
這歌聲唱的是:「白象坪,白象坪,白象坪上鬼神驚,游龍莫愁無處尋,落魂崖頂有人迎!」歌聲細若游絲,但卻極為清晰,一字一字地,送向龍三公子耳底!
鳳飛鳳想了一想,含笑道:「送給你並無不可,但我卻要你告訴我索取這種『碧梧丹』的作用何在?」
他伸手腰間,把自己最得意的獨門兵刃「百煉毒|龍筋」暗暗取出!
谷寒濤若是同來,則為何靜看自己受那白衣中年書生折辱,不肯出頭,如今也不現身相見?
龍三公子細細看完了這張箋紙,把心中悶得異常難受的五種疑團,完全獲得解答!
龍三公子揚眉說道:「江湖人物講究『戴花不採花』,姊姊……」
這線玄絲,雖是一觸即退,但卻使龍三公子,大大吃了一驚!
龍三公子由衷讚道:「老人家委實妙技通神,這種手段,有點像是武林中絕傳已久的『無形罡氣』,不知對是不對?」
騰!騰!騰!騰!騰!咕咚!
黃衣駝背老人漫不經意地,搖頭笑道:「取魚豪獸,原極平常,我再度試試能否捕隻鳥兒?給老弟看看!」一面說話,一面便舉起手持青竹,在空中一個圓圈,一個圓圈,不停虛畫!
龍三公子正替那黃衣駝背老人擔憂,卻見對方居然把險惡波濤,當作康莊大道,安詳舉步,從容不迫地,未消多久,便已到達這邊岸上!
五種疑團,雖已打破,卻還有一種疑團,堵塞在龍三公子心頭!
黃衣駝背老人皺眉說道:「龍老弟,在你說來,那些『嶽負海涵』,『如岡如陵如阜』等語,確已善傾善禱!但在我聽來,卻是把我罵苦了呢!」
凡屬內力輕功臻於上乘之人,踏波行水,並不算難!但在「長江三峽」,如此駭浪的奔流急湍之中,橫渡江流,豈非癡人說夢?
因為一來他深恐又蹈先前覆轍,這年老獵戶,聽了「白象坪」三字,便會掉頭而去!
黃衣駝背老人見狀,手中青竹斜舉,不再亂畫,那兩隻肥大藍色山雞,也就乖乖地,落足在青竹之上!
龍三公子見這烤兔是剛自火中取出,知道熱度極高,遂先暗暗聚了十成的內家神功,貫注雙掌,然後才一面伸手接兔,一面微笑說道:「老人家,兔僅一隻……」
但人飛八丈以後,便往下落!鳥飛七丈以後,卻仍往上升!
那條奇細如絲的玄色怪蛇,一齧不中之下,立即電疾回收,向螺殼之內飛去!
黃衣駝背老人哈哈笑道:「緣就是緣,法就是法,緣來千里可相會,緣去對面不相逢,與姓名外號,有何關係?我們風來水上,雲度寒塘,互詢姓名,豈非多事?」
龍三公子點頭答道:「在下由衷敬佩,嘆為觀止,老人家可否把名號見告?彼此多結一些緣法!」
他暗忖這黃衣駝背老人,既以功力通神,則耳目聰明,必可視螢如月,聽蚊如雷,對於適才響動,那有不覺之理?
龍三公子驟出不意,急忙向右閃身,以避玄絲來勢!
龍三公子提著魚兒,隨著黃衣駝背老人,緩步而行,但尚未走到先前所坐之處,便驚奇欲絕!
黃衣駝背老人微微一笑,未置可否,便自回頭走去。
龍三公子躡足潛蹤,走到一大塊怪石之後,窺視那黃衣駝背老人的一切動靜!
他皺眉之故,是為了那黃衣駝背老人的異樣目光!
第四疑團的解答是:那黃衣駝背老人,就是狄素雲誓欲殺之的「萬毒仙翁」朱一飛。
鳳飛鳳搖頭笑道:「龍兄弟請坐,你不要急,十五年前,雖是如此,但如今我卻已把酒內的『身毒醉仙蓮』,換成了『百歲茯苓』及『雪參』『朱果』之屬,你飲了酒兒,只會益氣強身,培元固奉,使精神振奮,宛如舞鳳翔龍,卻那裏會使你產生絲毫慾念?」
龍三公子不禁愕然,但回想起昨夜所聞曼歌,覺得對方決不像有戲弄,遂再向這「落魂崖」頂,細細尋找!
武林高手,倘把內外五行功力,均煉到十二成火候,雖可稱得起入火不焚,入水不沉,但卻只是指神功凝處之下,可以輕身提氣,短短踏波,及化肉成鋼,火中取物等暫時表現而已!
行往谷寒濤第二封密柬所指定的「岷山白象坪」!
龍三公子萬般無奈,只好把心一橫,向鳳飛鳳問道:「鳳姊姊,你有沒有一種名叫『碧梧丹』的獨門秘藥?」
這怪響是從「白象坪」左側的一道緩潺澗水之中傳來,吸引得龍三公子,不由訝然注目!
鳳飛鳳妙目中精光微閃,「哦」了一聲,含笑問道:「龍兄弟,我明白了,你大概是害怕這『舞鳳翔龍酒』中,被我下了什麼迷神亂性藥物?」
龍三公子羞刀難以入鞘,只好狂笑說道:「你管得了麼?我不服你管,便又如何?」
龍三公子看得滿腹狐疑,暗想自己因欲聯絡志士,規復先明社稷,故對各門各派的有頭有臉人物,多半略知底細,怎的今日竟搜盡枯腸,也hetubook.com.com看不透過黃衣駝背老人的半絲來歷?
第三種疑團的解答是:黃衣駝背老人既係奉了谷寒濤之命前來,自然知道自己姓龍,毫無足怪!
「呼」……
龍三公子一面收回「百煉毒|龍筋」,一面取出一方藥布,使「毒|龍筋」先行通過藥布擦拭,再復入手藏入!
龍三公子萬分詫異地,緩緩站起身形,提氣高聲叫道:「谷老人家……谷老人家……」
鳳飛鳳見龍三公子把一杯「舞鳳翔龍酒」徐徐飲盡以後,立即劍眉深蹙,愁思滿面,不禁訝然問道:「龍兄弟,你剛才還笑容滿面,神采飛揚,如今怎突然變得這般愁眉苦臉則甚?」
這時,已到江邊,黃衣駝背老人選了一個江流最急之處,把手中青竹竹梢,放進水內!
萬般無奈,只好丟開,再拿起那具錦囊,想從囊中拿出谷寒濤賜贈自己的兩粒珠兒,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罕世寶物?
龍三公子見他這樣高興,也自得意笑道:「我自認為這兩個字兒,起得不錯,一來萬老人家嶽負海涵,德高望重,應該以『山』為喻!二來如岡如陵如阜,並含有頌禱老人家靈光永峙,壽與天齊之意!」
換句話說,就是玄色巨螺的螺殼之中,寄居著一條罕見怪蛇,而龍三公子又被怪蛇,在左肩頭上,咬了一口!
龍三公子總覺得對方目光之中,不時流露出一陣陰狠毒辣神色,使人毛骨悚然,寒生心底!
黃衣駝背老人目注龍三公子,嘻嘻怪笑說道:「你就叫『龍中人』吧!」
黃衣駝背老人雙眉一揚,得意笑道:「豈但釣魚?連聚獸,捕鳥,都全靠這報青竹!」
誰知事情又出所料,那黃衣駝背老人竟似不曾發覺地,仍自翻烤手中野兔,毫未加以理會!
鳳飛鳳嬌笑道:「龍兄弟,適才對你只是相戲而已,你如今業已知道我毫無邪念,是當真把你當作真兄弟待,怎麼還發愁呢?」
鳳飛鳳毫不猶豫地,應聲答道:「我是慾海回頭,清修思過,特意選了這『巫山神女峰』頂,在朝雲暮雨之內,懺悔前半身的行雲行雨之非!」
說完,果然連敬了龍三公子三杯美酒。
鳳飛鳳見他如此堅持,遂把玉瓶遞過,點頭笑道:「好,龍兄弟……」
鳳飛鳳見龍三公子雙眉緊蹙,沉吟久久,遂忍不住地,自含笑問道:「龍兄弟,你的難題業已解決沒有!大丈夫講究的是書有未曾經我讀,事無不可對人言,莫非真有礙難,不能告訴我麼?」
龍三公子聽了鳳飛鳳的這番話兒,又從事實上證明她雖已回頭向善之後,不由越發皺眉,暗中盤算對谷寒濤密柬上所書「殺碧梧妖女,取碧梧丹」之語,究竟是不是遵從照做?
黃衣駝背老人,只生起一堆烈火,火上既無鐵架,野兔也未用甚金屬之物穿起。竟是赤手持兔,在熊熊火焰之中,不住翻烤!
他點倒鳳飛鳳後,揚眉狂笑說道:「鳳姊姊,這才叫『人無害虎心,虎有傷人意!』但你不必怪龍化龍翻臉無情,須知我是奉命施為,事出不已!再說我若不施為,他也必不放你。」
龍三公子心想,這種事兒,怎能對鳳飛鳳相告……
龍三公子不容許那玄色怪蛇,退進螺殼,遂勁貫右臂,把「百煉毒|龍筋」猛力回奪!
她一面說話,一面從懷中取出一隻白色玉瓶,向龍三公子舉以相示!
這時,壑上雲霧已散,星長四野,月朗石峰,一片清光,照得景物如畫!
語音方落,右手立揚,便自凌空吐勁地,連點了鳳飛鳳七處死穴,使這位業已回頭,卻不得善終的「碧梧仙子」,玉殞香消,含恨而逝!
他如此作法之故,是恐怪蛇毒太烈,自己的「百煉毒|龍筋」,與其糾纏頗久,或許會有甚沾染。
一面說話,一面用手中青竹,在地上面了個周圍七八尺的圓圈,便與龍三公子,同住江邊走去。
連叫多聲,除了空谷回首以外,哪裡有絲毫反應?
龍三公子連問十數人,人人如此,他遂知道這「白象坪」,決非善地!
龍三公子笑道:「老人家這種想法,倒也新奇有趣,便依你先替我起個名兒如何?」
但白衣中年書生,卻根本未曾把這懾人的威勢,看在眼中,只是哂然一笑地,說了聲:「米粒之珠,也放光華,你那裏知道人外有人?你那裏懂得天高地厚?」
既然差得太遠,他所發強勁掌風,便撞不破白衣中年書生所佈柔軔氣網!
下壁不遠,一陣烤肉香味,便自隨風飄來!
龍三公子聞言,知道自己的確出語不慎,恰好搔著對方搔不得的隱處,難怪黃衣駝背老人會如此說法。不禁窘得俊臉通紅地,站起身表,長揖陪笑說道:「在下思慮欠周,出語冒失,敬為謝罪,尚乞老人家海量相寬,並把那『如山』兩字,棄去不用,重行斟酌……」
從澗水中出現一隻軀殼足有兩尺周圍的奇巨玄色田螺,「沙沙」作響地,爬向坪中石象!
但他遊到「巫峽」江邊,卻又遇上一件奇事!
龍三公子正自疑無可釋,聞言之下,自然點頭應允。
「落魂崖頂有人迎」,原來所謂迎接之人,只是崖壁之上的一副圖畫。
但字音尚未及喉,卻又樁他咽了回去!
尚幸龍三公子是大行家,他在發覺自己的掌風,是撞在一片極柔軔的氣網之上,而無法把氣網撞破之下,便知不妙,趕緊功凝百穴,氣佈周身,以防禦即將被對方反震而回的潛力暗助!
龍三公子舉酒杯,飲了一口,劍眉雙揚,含笑說道:「既然如此,老人家不妨便看得仔細一些,因為你替我起的姓名,若是高妙妥當?我或許會從此不用真姓名了!」
黃衣駝背老人笑嘻嘻地站起身來,折斷一根青竹,雙手一揚,把細枝竹葉,完全擄去,成了根釣竿模樣!
柬上又有簡簡單單的兩句話兒,寫的是:「殺白象三妖,取象腹藏寶!」
因為他已把那粒「祛毒珠」送給狄素雲,此時見了「避水珠」和「避火珠」,遂睹物思人地,動了相思之念!
他想狄素雲若在眼前多好?自己可以把「避水」「避火」雙珠,也送給她,使「魏武三珠」合歸一主!
龍三公子微微一笑答道:「這是實至名歸,決非互為標榜,萬老人家,你的姓兒好選,名兒難起,且讓我想上一想!」
龍三公子惶然不解問道:「萬老人家,你何出此言,在下怎敢……」
龍三公子以為既然「落魂崖頂有人迎」,則自己到崖頂,必可看見一位霧鬢雲鬟的紅妝奇女!
二來,昨夜所聞曼妙歌中的「游龍莫愁無處尋,落魂崖頂有人迎」二語,忽上心頭!
黃衣駝背老人雙眼一翻,怪笑說道:「怎麼不能?姓名本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記號,我們便暫時編定一種特殊記號,有何不可?」
龍三公子聽了這句話兒,自有點摸不著頭腦之際,鳳飛鳳忽然伸手從鬢邊取下一朵已乾萎了的紅色小花,遞向龍三公子,微笑說道:「龍兄弟,我看你文武兼通,見識極廣,可認識這朵紅色小花?」
月明星稀,深山靜夜,龍三公子正自獨立危峰,不知怎樣才找得到「白象坪」之際?忽然聽得有一絲曼妙歌聲,傳入耳內!
龍三公子那裏肯令它輕易走脫,右手揚處,「百煉毒|龍筋」化成一線赤虹,跟蹤飛出!
果然,白衣中年書生的清嘯才起,一片疾飛光影,便如雲飄電掣般,向白衣書生當頭罩落!
黃衣駝背老人毫不猶豫地,含笑說道:「因為你相貌俊美,因為你器宇高華,因為你性格倜儻,因為你在文武兩道之上,均有相當造詣!這樣的年輕豪客,自屬江湖之『龍』,我遂替你選了個『龍』字為姓,難道還不妥,還不妙麼?」
如今,從錦囊中取出的兩粒珠兒,居然就是「避水」「避火」等「魏武雙珠」,並且一看珠光,就知是真正寶物,絕非贗品!
龍三公子驚詫萬分,陡然一剔劍眉,提足真氣,施展「傳音及遠」功力,抱拳叫道:「指點龍三的是那位姊姊?請出一見好https://m.hetubook.com.com麼?」
谷寒濤的獎賜太重,使龍三公子目瞪口呆,但對於「萬毒仙翁」朱一飛為何能夠赤手烤兔?暨平步渡江之故,也就恍然大悟!
鳳飛鳳嬌笑說道:「龍兄弟是為了什麼事兒為難?為何不說將出來,我也可以幫你拿個主意!」
龍三公子好生驚奇?但約莫過了兩盞熱茶時分,便覺得手中的「百煉毒|龍筋」,有些顫抖!
白衣中年書生又是一聲清嘯,袍袖展處,未見他任何作勢,便也自凌空飛起,並比那玄頂巨鶴,飛得更高,飛得更快!
黃衣駝背老人不等龍三公子再說,便即連搖雙手地,狂笑說道:「老弟放心,兔雖一隻,但這『巫山巫峽』之間的空中飛鳥,陸上走獸及水內游魚那一樣不可以供我們隨意捕食?」
顧念利害,只有遵從谷寒濤之命,對鳳飛鳳立下毒手!但那「天刑雖厲,不施悔罪之人」一語,卻深鐫心頭,使自己天良生愧,幾度欲行又止!
怪蛇飛起以後,與「百煉毒|龍筋」的糾纏遂開!
雖沒有人,龍三公子也要察看察看,有沒有什麼奇毒蛇蟲,妖魔鬼怪?
疑念既起,遂緩步走向那隻玄色巨螺,要想看個究竟。
黃衣駝背老人皺眉自語說道:「萬如山,萬如山……」
黃衣駝背老人怪笑答道:「禽比獸難聚,不敢叫『聚禽圈』,就叫做『先天無形弓』吧!」
龍三公子看得驚佩萬分之下,竟有點忘其所以地,把足下碎石,碰動一塊,發出極輕微的聲息!
鳳飛鳳身雖被制,但龍三公子未曾點她「啞穴」,仍可說話,遂咬牙叫道:「龍化龍,你告訴我你是被誰所差?否則鳳飛鳳九泉埋恨,死不瞑目!」
龍三公子目注左肩,見所著儒衫,果被咬破了四個小洞,不禁一身冷汗地,暗叫僥倖!
玄色怪蛇退得雖快,「百煉毒|龍筋」追得更快,展眼間,一黑一紅的兩條長長細線,便自纏在一起!
黃衣駝背老人聲言,目光微注,盯在龍三公子臉上,不住端詳打量!
龍三公子從來也不曾見過如此巨大的田螺,心中忽然一動,暗想這隻巨螺,不知是不是「白象三妖」之一?
龍三公子伸出右手,向鳳飛鳳笑道:「鳳姊姊,你肯不肯把這種『碧梧丹』送我幾粒?」
龍三公子原是聰明絕頂之人,他略一參詳以下,便猜出這副圖形,名叫「仙女指路」!
末後鳳舞龍飛地,署著「寒濤手筆」等四個狂草字跡!
但龍三公子心中道念方生,耳邊魔音又至!
龍三公子那會懼怕什麼妖魔鬼怪,奇毒蛇蟲?他一到崖下,便即猱升崖頂!
龍三公子手指她戴在鬢邊的那朵「身毒醉仙蓮」,揚眉問道:「鳳姊姊,你既已孽海無邊,回頭是岸,卻為何不將這朵淫毒花兒毀掉,還把它戴在頭上?」
龍三公子此時驚心雖怯,疑念更深,遂緩緩飲完了第二杯「舞鳳翔龍酒」,向鳳飛鳳皺眉道:「鳳姊姊,我有幾件事兒,想要問你!」
第二種疑團的解答是:那位飛騎巨鶴的白衣中年書生,竟是「游龍俠少」夏侯平之師,被當代武林人物譽為泰山北斗的「南海醉仙客」蕭九先生!怪不得自己與對方比較起來,一如爝火螢光,一如中天皓月!
話完,仰首雲空,一聲清嘯!
錦囊一拆,首先入目的,便是一張箋紙,箋上寫著:「巫山神女峰之事,不因色|誘,卒告功成,殺『碧梧女』,奪『碧梧丹』,實堪嘉許,雖小挫於『南海醉仙客』蕭九先生手下,然行輩懸殊,火候自然不若,無足慚也,『碧梧丹』謹慎收藏,余有大用,茲命舊屬朱一飛賜贈罕世寶珠兩粒,略示獎勉,『岷山白象坪』之行,倘再有成?更愜餘意!」
一隻肥大野兔,已將烤熟,肉香四溢,好不饞人,但黃衣老人的持兔右手,卻毫無所損!
說也奇怪,龍三公子向山中山民樵子,問起「白象坪」之名,對方不是答以不知,便是滿面驚恐神色,搖頭而去!
這種疑團,就是「萬毒仙翁」朱一飛曾經赤手烤兔,曾經安步渡江,這種功力,更非凡人所能,但也絕非藥物之效,卻是什麼緣故?
龍三公子生性本就驕傲無比,聞言之下,不禁勃然震怒地,厲聲狂笑說道:「尊駕委實太不自量,憑你也配來管教龍某,真所謂弄斧班門,江頭賣水!在你不曾給我吃點苦頭之前,我先讓你嚐嚐滋味!」
黃衣駝背老人怪笑答道:「雖說是編定暫時記號,隨意起名,但起得妥貼適合與否?仍要相當學問,我若不把你看看清楚一點,怎能從百家姓中,替你找上一個字呢?」
龍三公子愕然問道:「怎麼不同?」
他方想到此處,黃衣駝背老人突然把杯中酒兒,一飲而盡,得意狂笑說道:「老弟,我從『百家姓』中,替你選擇了一個極為恰當的姓兒!是『景詹束龍』的『龍』,我覺得你應該姓『龍』!」
但這片光影,並不是人,而是一隻絕大玄頂巨鶴!
龍三公子心存疑詫地,目注江流,因他眼力極好,看出正有一尾長達兩尺的金色巨鱗,逆水上游,從黃衣駝背老人所持青竹竹梢的左近經過!
龍三公子不解問道:「它的價值何在?」
誰知不看還好,這一看之下,越發把這位平素心高氣傲,不肯服人的龍三公子,看得驚奇欲絕!
龍三公子大喜說道:「老人家請自施為,在下願開眼界!」
一面說話,一面從懷中摸出一具小小錦囊,托在手上,向龍三公子笑道:「龍老弟,一切秘密,皆在囊中,但你卻須先答應我,必等出了『巫山十二峰』的範圍,才可拆囊觀看!」
龍三公子正覺這「先天無形弓」之名,起得甚妙之際,恰有兩隻肥大藍色山雞,在空中飛過!
當龍三公子走到距離玄色巨螺約莫丈許左右之際,便自遭遇意料不到的猝然襲擊!
龍三公子逸興飛揚,在飲完第三杯酒兒之後,立即目閃神光,狂笑說道:「有了,我替老人家起的名兒,是『如山』兩字!」
黃衣駝背老人笑道:「當然不會沒有理由,一般人對人稱譽,總譽之為『人中之龍』,如今我卻把你比做『龍中之人』,你是不是覺得奇怪?」
黃衣駝背老人邊行邊自狂笑答道:「龍老弟,我不踏波了!再若踏波?非淹死在這一瀉千里的怒捲江流之內!」
黃衣駝背老人目注龍三公子,苦笑說道:「龍老弟,我們兩人見仁見智,看法大有不同!」
黃衣駝背老人不等龍三公子話完,便即反手指著他那背上駝峰,接口說道:「我認為『如山』兩字要從我這駝背而來,至於『嶽負海涵』,『如岡如陵如阜』等語,也無一不是影射我這背上駝峰,真所謂捧在表面上,罵在骨子裏,足見龍老弟畢竟才華卓越,一語雙關,委實比我老駝子高明多了!」
白衣中年書生應聲答道:「天下事,天下人管!拔刀仗義,打抱不平,那裏還需要什麼身份?」
鳳飛鳳取回那「身毒醉仙蓮」去,依舊戴在鬢邊,點了點頭,嫣然一笑答道:「十五年前,我這『舞鳳翔龍酒』內,確實煉有『身毒醉仙蓮』,凡屬飲了酒兒之人,淫慾之念,必如舞鳳翔龍,無法遏制……」
鳳飛鳳委實玲瓏剔透到所謂聆音察理,鑒貌辨色程度,她目光流注之下,便完全看透龍三公子心理,向他嫣然微笑說道:「龍兄弟,你既已運氣行功,細察體內,總應該相信我所說的話兒,絲毫不錯了吧?」
第一種疑團的解答是:「灰指神翁,紙錢霸主」谷寒濤卻極刁狡,雖對自己悉心傳技,卻仍不信任,暗地追蹤,加以察看,「神女峰」頭的種種舉措,果在他耳目之內!
鳳飛鳳點頭笑道:「我也就是自加警惕,從此不犯淫孽之意!」
這條白衣人影,是四十來歲的中年書生,神情器宇高朗得儼如峰頂蒼松,碧空古月!
年老獵戶欲言又止,目光一轉,點了點頭答道:「兩者都有,總之『落魂崖』絕非善地,公子不要好奇登臨,免得生出什麼不幸事故!」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