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金鼎游龍

作者:諸葛青雲
金鼎游龍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章 回頭是岸

第二十章 回頭是岸

說到此處,業已語不成聲,淚落如雨,幾乎抽噎得閉過氣去!
幾聲琵琶脆響過後,便在杜飛綿面前,佈起一片牛毛針網!
秦素雲回頭一看,裘冰豔「滴血傳功」之舉,業已功德完滿,姊姊敏墨雲妙目噙淚,但精神卻極為煥發地,正站起身形向自己緩步走來!
漫空血花肉雨,紛紛落地,谷寒濤蹤跡全無,這位兇殘無比的「灰指神翁,紙錢霸主」的整個身軀,業已化為片片血花,絲絲肉雨,散佈在「峨嵋金頂」的樹石之間,無法辨認!
郭天威睹狀,不由眉頭一皺,大喝一聲!雙鉤飛舞,捲起兩道碧森森的光華,電襲朱一飛背肋要害!
兩臂一抬雙掌凝足了十二成功勁,向谷寒濤全力猛推!
「峨嵋金頂」群雄見谷寒濤竟施展他享名甚久,無敵江湖的「灰指神功」,便均替龍三公子,暗捏一把冷汗,覺得他決無倖理!
龍妙妙見狀,狂笑揚眉說道:「諸位居然一心一德,足見黃魂不死,漢族當興,如今我們便開始舉行歃血為盟大典!」
郭天威等三人此際亦已看出一點端倪,聞言之下,那敢怠慢,絕學齊施,兩鉤雙劍交織成一片光幕,將朱一飛罩了個風雨不透!
陡聽一聲斷喝:「且慢!」一條人影飛落當場!
「萬毒仙翁」朱一飛的屍體,被谷寒濤由襠到頂,活活撕成兩片!
原來,「燧人九毒神鑽」不僅淬九種奇毒,並見血即爆,爆力奇強!
不過,這是指通常情形而論,目前則是不通常的非常情形!
秦素雲則滿面祥和笑容,目光湛然,心澄如水!
守護西面的,是秦素雲!
蕭九先生聽得連連點頭,暗使「萬妙清音」,混在語聲之內,向「金頂」群雄,含笑說道:「諸位看見沒有?除了國家民族的重恨以外,人與人間,幾無不解之仇!裘仙子一得頓悟,便朗明真如,我們如今歡迎她這立地成佛的絕世高人,來主持這四海同盟,誓圖復國的歃血大典!」
等到秦素雲覺得有異,收掌入懷之際,朱一飛知道對方這條小命,業已活不到片刻光陰,雙眉挑處,先把口中的一口鮮血吐出,然後狂笑叫道:「秦素雲,你已中了我的獨門奇毒,還不乖乖跪下請求我大發慈悲,饒你一命麼?」
因為他們要把這萬惡兇人,留給狄墨雲或秦素雲,親手報仇,才可使「雷霆劍客」秦伯吟,與「勾漏玉羅剎」狄青蘿夫婦,九泉瞑目!
秦素雲攔阻不及,手持「骷髏金鏈」,頓足浩嘆!
狄墨雲接連三撲,谷寒濤接連三避,遂使「金頂」群雄,看得又起了一嘖嘖議論!
三人手中皆是空空如也,敢情碧蜈鉤,判官筆及「勾魂令」業已同歸於盡,化作灰塵!
龍三公子聞言,想起「岷山白象坪」一役,「冷血嫦娥」裘霜豔臨死前所說之語,遂恍然大悟地,搖頭笑道:「你猜錯了,不可隨意對『陸地游仙』葛老前輩,濫施污蔑,要知道破壞你狠毒陰謀之人,卻是那『冷血嫦娥』裘霜豔呢!」
龍三公子揚眉笑道:「你不必氣,應該先檢討自己,鳳仙子孽海回頭,如仙如佛,你還想對她不利,豈非倒行逆施?龍三寧悖亂命,不悼天理!」
查瑛的這幾句話兒,說得不低,完全被谷寒濤聽在耳內!
蕭九先生手指峰下,含笑答道:「她正在這『峨嵋金頂』以下,更換衣裳,算來也快到了!」
裘冰豔點了點頭,冷笑說道:「好!好仁恕的心胸,好漂亮的言語,你趕快拔劍,我願意成全你這種罕世美德!」
畢中仁似乎氣憤已極,從頭罩以內,發出一陣狂笑!
谷寒濤惡犯絕世,那裏受得了如此譏諷?遂不顧一切地,瞋目揚眉,眼光傲掃全場,厲聲道:「後浪必居前浪後,新人怎比舊人強?龍三小賊,你就替我拿命來吧!」
朱一飛一面遊走閃避,一面獰笑道:「無知鼠輩,老夫遲遲不下殺手,就是要看看你們究竟有多少伎倆,姓畢的,你這時方才醒覺,業已來不及了!」
語聲未了,嬌軀已騰,十指齊伸,向谷寒濤如飛撲去!
此言一出,群堆當中,立有四人恍然大悟,猜出了這個服飾怪異之人的身份!
因為她尚有更大的血債,要親手向朱一飛索取,於是,嬌聲叫道:「畢老人家!這朱一飛你千萬殺他不得!」
只聽朱一飛悶哼一聲!身形被震得蹬蹬蹬地倒退而出,直退到谷寒濤面前,方被老魔頭伸手托住!
原來,從朱一飛袖中飛出的這一聲灰色光華,竟然是谷寒濤成名利器,鎮懾武林的「勾魂令」。
狄墨雲躲過了「金花毒袍」之劫,谷寒濤躲不躲得過「燧人九毒神鑽」之災?
話聲一落,掌心內家真力驟增,滾滾注入朱一飛體內,同時,手指一彈,一粒丹丸直射入朱一飛口中!
事實如此,情勢上卻對狄墨雲極為有利!
群雄眼見朱一飛舉手投足之間,接連毒斃了五名武林一流高手,都不禁為之駭然失色!
一片嘆息,已使谷寒濤聽得臉紅,但更有兩句話兒,聽得他臉上委實太掛不住!
約莫過了半盞茶光景,谷寒濤方才停口,接著大袖微揚,便有一件灰色的東西從袖中飛出!
兩根巨型判官筆一分,欺身疾上,左手筆一招「鬼錄點名」,直到朱一飛胸前「七坎」大穴,右手筆一招「趕鬼入獄」攔腰掃出!
畢中仁及郭天威齊聲大喝,一雙碧蜈鉤與兩柄判官筆風雷迸發,鋪天蓋地,猛攻過去。
畢中仁厲聲道:「不錯,『君山漁夫』婁一清確已死去多年,那位大會主人乃是借用名義而已,但這血債,卻難容你狡賴!」
只見這「勾魂令」一現,那兩名使劍的人,立時露出膽怯之態,齊將長劍一撤,便待退出,那知這一串灰色光似是長著眼睛一般,竟然隨著二人長劍一撤之勢電捲而至,繞著劍鋒倏忽兩圈!
如今,疑念既動,取瓶時自更指上凝功,並注目細看玉瓶,運氣暗察體內!
秦素雲的玉掌,才沾對方衣襟,朱一飛便低「哼」一聲,「騰騰騰」地退了三步!
龍妙妙柳眉雙剔,含笑轉身,朗然發話,把自己要求舉世群雄,化私憤為公仇,互相團結,以復興華夏,還我河山之意,說了一遍,並稱人各有志,無法相強,但武林人物,貴在磊落光明,如今請有意歃血同盟的,行到右邊,反對此議者,站在左面!
但親仇太重,惡恨難消,她遂甘冒奇險地,仍舊發掌擊向朱一飛胸前,不肯收招停手!
等到捨命三撲,谷寒濤膽怯三逃之際,由於身形連續閃竄,血脈流動加速,毒力也發作更快!
畢中仁厲喝道:「我們這等行徑,有何不妥?」
谷寒濤心想:「萬毒仙翁」朱一飛,既遇深仇,必遭不幸,無須自己動手!何況正可用他的一條老命,來測驗那秦素雲究竟是練成了什麼樣的驚人功力?竟敢向自己叫陣!
原來,瓶內居然空無一物,哪裡有半粒靈丹,儲藏其內?
只有朱一飛尚自假裝糊塗地怪眼連翻,搖頭冷笑道:「老夫生平所作所為的好事,不記其數,朋友提及的事兒,可能極為渺小,老夫那裏記得許多,如果朋友們把真面目亮出來,也許有助於老夫提醒記憶,否則……」
郭天威點頭應諾,二人遂齊步逼近來一飛,各自澄神靜慮,運聚玄功,貫注雙掌……
朱一飛身形搖擺,彷如柳絮,一閃一飄之間,兩柄長劍擦身而過,人卻直欺進另外兩名敵人面前,雙手一分,駢指如戟,疾然分向胸腹劃去!
這一番譏嘲的話兒,只聽得畢中仁暴跳如雷,七竅生煙,瞪目厲聲道:「谷寒濤!你敢不敢過來與我決一死戰?」
谷寒濤索極刁狡,遂右旋一腿,身形一轉,由東面轉到南面!
「波」!
發掌之時,谷寒濤不閃不拒!
秦素雲恭身垂手,嬌軀卓立如松,心情也平靜得宛如古井之水,不起絲毫瀾漪!
上官智大吃一驚!趕忙伸手想把畢中仁扶住,然後查看究竟,卻陡聽葛建平疾聲呼道:「上官兄動不得,他已身中劇毒,沾手便受傳染,還不趕快退下!」
他這動作用意,是想把朱一飛的下頷扳開,不使他咬破毒丸!
龍妙妙話猶未了,「北嶽玉觀音」空明師太,便即連連搖手地,接口笑道:「龍姑娘不必著急,且請稍候片刻,我與蕭九先生,業已請了一位最理想的人物,來主持這場意義深長的金頂同盟大典!」
他指示些什麼,畢中仁等四人以及在座群雄一點也聽不見,自然是無法知道內容!
狄墨雲掌風拂處,已使谷寒濤長衣生波,這位一代老魔,仍復宛如未覺!
上官智憤憤地瞪著臉如死灰,仍自被谷寒濤托住的朱一飛,厲聲道:「朱一飛!若照你這種惡毒行為,本應將你立斃掌下,姑念你已距死不遠,且讓你多受片刻活罪!」
裘冰豔牙關一挫,雙眉一挑,把高舉著的那隻右掌,向秦素雲當頭拍下!
在這一剎那間,她的身上臉上,看不出半絲惡氣,看不出半點兇光,竟宛若佛殿菩薩的莊嚴妙相!
畢中仁「哦」了一聲,笑道:「原來如此,那不要緊!我們就把他擒住,然後交與姑娘,任由你來處置便了!」
秦素雲點了點頭,便自緩步走出,神色如冰地,擋住朱一飛的去路。
另外兩柄長劍也乘勢夾攻而至!
畢中仁一聲斷喝道:「住口!」從兩塊晶片裏面,電射出兩道強烈的冷芒,注定朱一飛,厲聲喝道:「你在『君山連環塢』的『奪寶大會』上,用毒害死了大會主人『君山漁夫』婁一清,又奪去了一塊『羅公鼎腹』,這等人天共憤的惡事,你會不記得?」
這是一聲爆響,跟著便是血肉橫飛,好像在空中張開了一面赤紅血網!
谷寒詩趁著龍三www•hetubook•com•com公子發話之際,向他臉上仔細盯了兩眼,獰笑說道:「原來你已解除了我所作手腳,但此法無法自為,大概又是葛建平老鬼……」
朱一飛「嘿嘿」冷笑道:「朋友說得好輕鬆,你以為老夫當真怕了你們不成?」
谷寒濤卻沒有出聲,只是嘴皮亂動,分明是施展「蟻語傳音」功力,對朱一飛有所指示!
蕭九先生點頭笑道:「龍姑娘這種意見,不愧女中丈夫,就請你向舉世群雄,宣佈此事,看看有誰反對便了!」
「雷霆三式」之中,兩式主攻,一式主守,秦素雲如今防禦第一,用的便是那式主守的「雷鼓風簾」!
狄墨雲以為他是倚老賣老地,意欲硬挨自己一掌,顯示功力!遂靈機忽動,想起這正是施展袖中所藏「燧人九毒神鑽」的大好機會!
復明師太微笑說道:「狄姑娘何必如此?你難道忘了我是你們不共戴天之仇?」
畢中仁陡地敞聲大笑道:「對對對!郭兄快人快語,對付這種惡賊,的確不必再講什麼江湖規矩!」
常言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谷寒濤委實樁「萬毒仙翁」朱一飛,東一毒西一毒的毒昏了頭,他覺得對方決不會用平常飛針,來襲擊自己,這些牛毛細針,多半是無堅不摧,專破內家氣勁的「寒鐵」所鑄,其上並淬有劇毒!
等到與會群雄看出這條婀娜人影,便是狄墨雲時,方對復明師太的來歷身份,恍然齊悟!
「陰陽鬼母」查瑛也滿懷感慨地,搖頭嘆道:「谷寒濤死無足惜,裘冰豔雖死猶生!」
收藏之際,便未貼肉,只是揣在那件「金花毒袍」襟內!
兩股氣流,凌空一合,多數人都以為龍三公子必將慘死,或受重傷?
朱一飛神色凝重地雙掌平胸|推出,也將數十年性命交修的內家功力,化作怒海狂濤,挾著冠絕天下的毒素,迎著對方雷霆萬鈞的掌力,狂湧而出!
同時,那串灰色光華的尖端忽地一顫,悄然飛出兩枚錢大的光圈,分朝兩人射去!
故而,狄墨雲受傷不重,故而,狄墨雲能立即向他再度進攻,發出裘冰豔費盡心機所製的「燧人九毒神鑽」!
裘冰豔此時正以「修羅大法」為狄墨雲「滴血傳功」,此時行功未畢,自難禁一切外擾!
這兩句話兒,是「陸地游仙」葛建平在長嘆一聲後,連連搖頭兒,所說的:「長江後浪推前浪,塵世新人換舊人!」
語音一落,色呈灰白的十根手指,再度抓出!
一來,凡屬黃帝子孫,中華健兒,那個胸中不在沸騰著一腔民族熱血?
他要檢查一下,瓶內所儲,是不是「祛毒靈丹」。「萬毒仙翁」朱一飛究竟有沒有矇騙自己?
郭天威卻怒聲喝道:「放你的狗屁!對付像你這種心狠手辣,專門用毒害人之輩,還配得上講江湖規矩麼?」
谷寒濤雖想不顧一切地,先行搏殺龍三公子,但見了如此威勢,也只有改變原計,閃避這「雷霆雙式」!
查瑛笑道:「我早就看得分明,即令狄墨雲『燧人九毒神鑽』晚發片刻,谷寒濤亦將毒發身亡!故而這老魔頭根本不是死在別人手中,而是死在他作事御人過份嚴酷狠辣,使得『萬毒仙翁』朱一飛,臨危反噬的主逼奴反之下!」
但谷寒濤呢?卻彷彿比狄墨雲還要難過地,身上起了一陣微微抖顫!
夏侯平與龍妙妙、狄墨雲,龍三公子與秦素雲、杜飛綿等英雄兒女情緣,自然也就如願以償!
喝聲中,已自腰間撤出一對長達兩尺,粗如鴨卵的奇形判官筆來!
一個不肯收招,一個不肯閃避,那還不是轉瞬即合?
也就在這同一剎那,畢中仁的一雙判官筆,郭天威的兩柄碧蜈鉤已如磁引針一般,被那串灰色光華圈住!
「打虎最好親兄弟,上陣全憑父子兵」,龍三公子這一栽倒塵埃,秦素雲心痛情郎,「天柔劍」捲出一片精芒,宛如怒海狂濤,立向谷寒濤飛掃而至!
但秦素雲也覺掌上有片涼颼颼的奇異感觸!
「雷動萬物」及「雷電風雲」等兩招攻勢劍法,連環迸發之下,威力自比那招純採守勢的「雷鼓風簾」又復勝過多多!
「陰陽鬼母」查瑛因猜不出此人是誰,遂向蕭九先生,皺眉問道:「九先生所邀之人,現在何處?」
在他先行防身以後,再想殘害朱一飛,朱一飛果已毒發死去!
龍三公子一向膽比天大,那裏怕他?劍眉雙挑地,高聲叫道:「谷寒濤趕緊止步,你再若向前,莫怪我要請你嚐嚐你自己的得意功力滋味!」
秦素雲「哼」了一聲,哂然說道:「像你這等萬惡下流小人,誰肯與你墊背?」
四掌齊揮,捲起一股摧山嶽的罡風勁氣,猛然向朱一飛推去!
這就叫天理昭彰,報應不爽!這就叫禍淫福善,神道無虧!
二人不由急怒交迸,一齊運聚數十年性命交修之力,盡注手中兵刃之上,吐氣開聲,奮起神威,一掙一絞!
杜飛綿與夏侯平,更復誰是省油燈?誰肯息事寧人?一個又招呼了他一大片牛毛飛針,一個又向他發出極強內家掌力!
朱一飛彷彿將這三般兵刃,毫不放在心上,閃身讓過以後,又復指掌齊施,朝畢中仁攻去!
畢中仁厲聲道:「是否作夢,動手便知,多言無用!」話聲一頓,目光左右一掃,喝道:「亮兵刃!」
谷寒濤如今的正面,是「游龍俠少」夏侯平,他怒極生瘋地向夏侯平閃身撲去!
龍妙妙愕然片刻,皺眉問道:「師太所說之人是誰?龍妙妙怎麼想不出當世武林以內,尚有何人?能在輩份威名之上,高於四位?」
谷寒濤伸手抓到,朱一飛毒力已發,命若游絲,但就在這將絕而未絕的剎那之間,卻又拚命咬住了谷寒濤的點來手指!
朱一飛狂笑道:「我朱一飛活在江湖之中,身份雖然不高,但死後卻地位不小,可能有位一流人物,要與我同到『鬼門關』中走走?」
這樣一來,他既分散了不少功力,更加上一隻有臂,不敢使用,只剩下一隻左掌,竟不僅勝不過夏侯平,並比這位「游龍俠少」,弱了一些!
說完,面若寒霜,咬牙退回原位,卻聽谷寒濤嘿嘿冷笑道:「上官老花子!你以為朱一飛定會死麼,嘿嘿!我的奴才,我若不教他死,又有誰能殺得死他?」
秦素雲緩步走過,向復明師太,恭身施禮地,正色朗聲說道:「師太袈裳一著,萬劫皆消,何況我父母之仇,已在谷寒濤身上取得了合理報償!從今後,請淡忘此事,仍對我姊姊,像慈母而兼嚴師一般地,愛護訓教便了!」
龍三公子在湘南「九疑山」上,曾得谷寒濤大半真傳,自然更明白這種「灰指神功」厲害!
谷寒濤由羞轉怒,勾動兇心,霍然轉身,一招「惡鬼抓魂」,猛向追趕自己的狄墨雲,迎攻而出!
秦素雲冷笑一聲,揚眉答道:「朱一飛,你死在臨頭,還要發什麼狂?賣什麼味?我早知道你的鬼蜮技倆,你可認識我這件東西?」
他躲不過了!因為谷寒濤如今業已處於一息僅存的彌留狀態!
秦素雲愕然瞠目,方待發問,裘冰豔業已站在「峨嵋金頂」的萬丈危崖邊緣,向秦素雲含笑說道:「秦姑娘,多謝你不肯殺我,釋怨消仇的厚仁寬德,但裘冰豔一朝頓悟,慚愧前非,深覺數十年所行,簡直狠毒兇殘,全無人味!尤其對於設計陷害你父親『雷霆劍客』秦伯吟,暨你母親『勾漏玉羅剎』狄青蘿一事,太以悔咎難安!故而,你雖對我寬饒,我的天理良知,卻無法對我自己加以饒恕!我那『骷髏鏈』,贈你留念,也可使江湖中一般心性險惡之徒,見此有所知戒!」
如今既見谷寒濤轉向撲來,「天柔劍」精芒電閃,使出了一招「雷鼓風簾」!
武功火候,委實差不得分毫,常言說得半絲不錯,生薑畢竟老的辣,甘蔗還是老的甜!谷寒濤這一全力施為,硬把位倜儻風流龍三公子,震得耳鳴心跳,眼前亂轉金花,腳下也站不住樁,「騰騰騰」地,連退幾下,「咕咚」一聲,栽倒在地!
第一點暗虧是他不慎開起白玉瓶,嗅入「萬毒仙翁」朱一飛藏儲瓶中的「無形毒氣」,不得不分出一部份功力,把所中奇毒凝聚,暫時不令發散!
果然,裘冰豔剛一取下金鏈,便化成一線金光,電疾向秦素雲咽喉飛去!
畢中仁收勢望去,不由詫道:「上官兄為何不讓小弟出手?」
這種用毒之技,果真防不勝防,厲害絕倫,世罕其匹!
他心中暗想自己昔日在龍三公子身上,所作手腳,如今已將發作,必定山根微陷,眼圈發青等,看得出一些跡象!
「峨帽金頂」之上,又形成了一片沉沉死寂!
畢中仁冷笑一聲,目光又復一掃,道:「大家留神,莫讓這惡賊弄鬼!」
「金頂」群雄無不掌聲雷動,表示歡迎,復明師太也不再謙遜,自行刺破中指,向一隻滿儲美酒的巨鼎之內,滴了三滴鮮血!
二來,威震乾坤的「勾魂雙令」尚在轉眼間,瓦解冰消,即令一二兇徒,心存異志,但也不敢有所當眾表示!
那知,他話剛出口,陡聽「砰」然一聲,那郭天威突然身子一縮,倒伏地上,掙了兩掙,便寂然不動!
朱一飛冷冷笑道:「婦人女子之言,豈能相信,除非……」
血紅精光來勢既快,谷寒濤又劇毒已發,肝腸全腐,僅勝奄奄一息,那裏還閃避得過?
沒有任何人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以及說什麼好?
朱一飛在這種情況之下,還會笑麼?
她的手兒一鬆,那根骷髏金鏈,便不再是殺人利器,而成了秦素雲頸間所佩飾物!
谷寒濤怒無可遏,厲嘯一聲,右腳跺住朱一飛左腿,右手抓住https://www.hetubook.com.com朱一飛右腳,向上猛力一撕!
朱一飛穩身形,目光一掃畢中仁及郭天威,獰笑說道:「你們兵器已毀,恃仗已失,還敢不敢再戰?」
第二點暗虧是他適才被朱一飛於垂死之前,咬斷了右手食指!
但他們決未被兒女柔情,銷磨英雄壯志,雙雙儷影,踏遍江湖,所過之處,均揭櫫了民族自尊氣節,點燃了民族復興的火把!
她想得心中狂喜,竟連袖中藏著一根威力神妙,相當厲害的「燧人九毒神鑽」之事,也自忘卻!
畢中仁厲聲道:「笑話,我不用兵器,也照樣取你狗命!」
秦素雲看道裘冰豔是痛惜前非,想死在自己手中,以消孽累!遂搖頭笑道:「晚輩決不拔劍,老人家若想殺我,儘管動手。」
注目細看的結果,是玉瓶上也沒有什麼塗毒花樣。
片刻之間,只聽朱一飛一聲長吁,臉色立時恢復原狀,雙目一睜,挺身而起,轉過面來對谷寒濤躬身施禮道:「多謝主人救命之恩!」
因為,「萬毒仙翁」朱一飛此時正與秦素雲互相凝功對峙,已將交手!
他這番話兒,含有謀略,是想在自己膽怯逃命之前,先把對方唬住!
但谷寒濤卻心中一動,伸手入懷,把朱一飛適才恭恭敬敬遞給自己的那隻白色小瓶取出!
四隻手掌一接,狄墨雲被震得飛出八九尺遠,臟腑間不住翻騰,難過已極!
朱一飛一聲冷笑!看也不看那兩名意圖遁走之人,手腕一抖,那灰色光華立即掉頭,朝攻來的兵刃捲去!
秦素雲、杜飛綿、夏侯平等,由三面圈來,正欲繼續向谷寒濤襲擊,卻被龍三公子,搖手阻住!
這四個人就是秦素雲,夏侯平,龍妙妙以及「游仙酒丐」上官智!
「陸地游仙」葛建平聽到此處,靈機想地,「哦」了一聲說道:「我明白了,蕭九兄所說之人,定然是……」
這一下又復大出谷寒濤的意料之外,竟抽手不及地,使一根手指,被朱一飛生生咬斷!
畢中仁雖然知道谷寒濤決不會無故將朱一飛召回,但在此又不能不讓朱一飛退回去,否則便不夠名家風度,於是,只好冷冷說道:「你跟谷老魔為奴多年,就讓你過去訣別一番也好,但休得藉機溜走,否則便死得更慘!」
就在此時,蕭九先生忽然手指前方,含笑說道:「葛兄與查老婆婆不必猜疑,那不是復明師太跨鶴飛來了麼?」
但這三種原因,只有谷寒濤心中明白,其他人卻不得而知!
畢中仁凜然一驚,暗忖這惡賊怎地如此熟悉我的弱點,並且拿捏得恰到好處?難道……
因為,對付聯手圍攻的拼鬥,景忌專注於對手當中的一個目標,因而暴露己方的空門,給予敵人以可乘之機!
秦素雲明知這位以毒成名的「萬毒仙翁」朱一飛,一生作事,極為陰刁,既敢如此驕狂,必有重大倚恃,可能他所著衣衫之上,都染有觸手消魂的奇毒藥物!
他們從這人的口音之中,猜出就是當日「君山連環塢」的「奪寶大會」上的擔任評判而化名畢中仁的怪俠!
原來,谷寒濤自從聽得「陸地游仙」葛建平長江後浪推前浪,塵世新人換舊人之後,按納不住,全力施展「灰指神功」,震傷龍三公子以後,深藏臟腑,及右臂間毒力,便無力挾制地,慢慢發作!
朱一飛目睹對方神情,也知這一次全憑真才實學的拚鬥,非同小可,遂也絲毫不敢怠慢,將本身所蘊藏的毒氣加速運行,全部逼聚掌上,卻用內家真氣,護住心脈,以防萬一……
秦素雲方待跟蹤進擊,身後忽然響起狄墨雲銀鈴的語音叫道:「素妹,你去招呼龍三哥,這谷寒濤老鬼,交給我了!」
故而狄墨雲一面悲聲號叫,替父索命,一面縱身猛撲,竟使谷寒濤未敢硬接。只是飄身左旋,閃避來勢!
守在南面的杜飛綿,她在四人之中,雖然功力最弱,但最近在「陸地游仙」葛建平這等曠代良師,悉心教導以下,進境也不在少!
谷寒濤既然這樣想法,自然不敢在毒上加毒之後,再冒第三度中毒之險!
四人當中,那面對朱一飛之人冷哼了一聲道:「朱一飛!你還記不記得在『君山連環塢』中,所作所為?」
陡聽谷寒濤沉聲道:「朱一飛!過來!」
說到此處,目光微偏,向「陸地游仙」葛建平,「陰陽鬼母」查瑛,含笑又道:「此人馬上就到,葛兄暨查老婆婆,見了她後,想必也表贊同,不致有所反對!」
夏侯平聽她說得入情入理,只好止步不前,低聲笑道:「師妹小心一些,對付這種兇徒,何況又是,父母深仇,手下不必再留甚情份。」
展眼間,飛到近前,灰衣老尼身形並未見動,便如瀉電飛星般,離開鶴背,飄然落地!
秦素雲冷然叱道:「你這『不會白死』之語,是何用意?」
夏侯平深明利害,知道此時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絕不能容許谷寒濤,逼近裘冰豔,干擾她對狄墨雲的「滴血傳功」之舉!
他一連喝問了三聲!見群雄別無反應,遂又得意狂笑幾聲,緩緩向那行功正到緊要關頭的裘冰豔、狄墨雲師徒走去!
想到此處,谷寒濤怒火頓消,只把那隻空玉瓶,藏在袖內,從嘴角間浮起一絲陰惻惻的冷笑!
果然,朱一飛目光亂轉,臉色連變,顯然也已覺察出苗頭不對,心中正在打什麼鬼主意了!
蕭九先生,空明師大等人,紛紛隨後滴血,跟著便是四海群雄,共飲血酒,訂立盟約!
夏侯平向她看了一眼,秦素雲繼續說道:「一來這萬毒仙翁朱一飛,也是小妹不共戴天的父母深仇之一!二來小妹身邊有粒專祛百毒的魏武寶珠,對付這專門用毒兇人,也來得有利,可收剋制之效!」
朱一飛這才恍然地「哦」了一聲,冷冷說道:「原來是這點小事,不過,老夫承認,弄死幾個人之事固然不錯,但朋友千萬不必把『君山漁夫』婁一清牽扯出來,因為他早就死了多年,並非喪命在老夫手下,這點必須弄清楚!」
群雄齊嘆息,姊姊最關心,狄墨雲「哎呀」一聲,緊張得幾乎暈倒?
但尋常掌力,雖可不懼,秦素雲所發的卻是極上乘的內家重掌!
他一面發話,一面便欲閃身而去,對朱一飛加以阻截!
秦素雲心中平靜,視死如歸,慢說抗拒閃躲?連動都不曾動得一動!
(全書完)
狄墨雲撲入她的懷中,把這位由裘冰豔化身的復明師太,緊緊摟住,哽咽不已,淚如泉落!
這一番強詞奪理的話兒,竟然頂得畢中仁當時一窒,驀然開口不得!
金頂群榷聞言,一齊注目,果見有隻絕大仙鶴,從百丈危崖之下,飛上「峨嵋金頂」,並有一位灰衣老尼,合掌低眉,端坐鶴背!
谷寒濤一式「遊魂幻影」,躲避了「神針玉指賽韋娘」杜飛綿自琵琶之中所彈出的大片飛針,也躲過了「游龍俠少」夏侯平的內家重掌!
朱一飛躬身應了聲:「奴才遵命!」轉身面對群雄,狂笑叫道:「你們看到沒有?我朱一飛已成金剛不壞之身,彈指殺人,噓氣斃敵,你們還有誰不服氣,敢阻老夫道路?」
朱一飛撒手旋身,雙掌一圈一拍,勁風到處,恰將畢中仁的判官筆及郭天威的碧蜈鉤逼封開去!
畢中仁氣極而笑,厲聲道:「好好好!我就教你的奴才,嚐嚐『化石神功,閻羅氣勁』的厲害!」
因為她是替父母雪恨報仇,那一股仇火,及一片孝思,融成了一種強大無比力量,使狄墨雲勇氣百倍!
這時,狄墨雲業已走到距離谷寒濤約莫七八尺遠,銀牙緊咬,宛如巫峽啼猿般,悲聲叫道:「谷寒濤老鬼,你還我爹爹秦伯吟,及母親狄青蘿的命來!」
只聽兩聲慘叫過處,「砰砰」兩響,那兩名合劍之人,已然雙雙被「勾魂令」飛出來的光圈打中,跌落塵埃!
「陰陽鬼母」查瑛冷笑一聲,向「陸地游仙」葛建平說道:「真想不到,昔年一跺腳能使江湖亂顫的『灰指神翁,紙錢霸主』谷寒濤,如今竟變成窩囊廢了!」
約莫過了半盞熱茶工夫,雙方已然將功力運足,畢中仁與郭天威齊地一聲暴喝:「朱一飛拿命來!」
第二種原因是自己保留下一份真氣,壓制臟腑劇毒,不能全力施展!
這根「燧人九毒神鑽」,發出以後,是一線其亮如電,並不停旋轉的血紅精光!
她因一來不便不聽姊姊之語,二來心懸龍三公子安危,遂如言收劍,閃過一旁!
哈……哈……哈……哈……
秦素雲叫道:「我與這賊恨重一天二地,仇深四海三江,曾發誓要親手誅戳,報仇雪恨,故此請老人家千萬不可殺他!」
只見他口角流血,臉色灰敗得像死人一般,顯然已樁畢中仁的「化石神功,閻羅氣勁」以及郭天威的奇猛掌力,傷得不輕!
就這稍稍一慢,身後飛來的一線白光,便打中他右腿肉厚之處!
狄墨雲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話兒?只好帶著滿面縱橫淚漬,跪在地上,向裘冰豔不住合掌膜拜!
只消裘冰豔手兒略帶,或是身兒略退,秦素雲的一顆蛾眉螓首,就無可避免地,要和她那蝤蠐玉頰,脫離關係!
在座群雄雖不清楚這畢中仁、郭天威以及另外兩人的功力如何,但秦素雲卻曾眼見畢中仁的「化石功,閻羅氣勁」,確實厲害無比,以他一人來對付朱一飛,便已綽綽有餘,更何況四人聯手!
她臨跳崖前,全身兇煞之氣,業已蕩然無存,如今這一祝髮易衣,越發道氣盎然,滿面慈悲妙相!
畢中仁望了郭天威一眼,道:「郭兄且盡力施為,與小弟合力殺這惡賊!」
狄墨雲強忍臟腑間和_圖_書的翻騰難過,再度欺身進步,一式「推山填海」,向谷寒濤當胸拍去!
如今,這位「紙錢霸主,灰指神翁」,已與龍三公子對面而立!
谷寒濤目光一閃,注向龍三公子身後,只見裘冰豔神情萎頓,臉色慘白,狄墨雲卻精神煥發,滿面紅光,遂知她們間的「滴血傳功」大法,已將功行完滿!
秦素雲「嗆噹」一聲,把「天柔劍」回收入鞘,向裘冰豔抱摯說道:「裘老前輩……」
因為,裘冰豔雖然飛身後退,卻並未往回扯動金鏈,反把手中的金鏈鬆掉!
她衛姊情切,不敢大意,早就把「天柔劍」持在手內!
秦素雲不耐煩再與對方答腔,秀眉雙挑,目光電射地,截斷朱一飛話頭,厲聲叫道:「朱一飛,我們之間,不必再費唇舌,常言說得好:『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十大寇中,已被我和我姐姐,剪除九名,你算是活的最久的末後一個,但如今在這峨嵋金頂,卻休望再能有所僥倖?」
換在平時,谷寒濤那裏會在乎這幾根飛針,但如今卻使他有些心驚膽祛!
狄墨雲見此情狀,大為驚奇,暗想難道自己功行如此精進,竟在一擊之下,使使谷寒濤有所受傷?
這根骷髏金鏈,一頭業已纏在秦素雲的頸上,一頭卻仍握在裘冰豔手中!
接著便是「克喀」一響,右腿骨竟被這件東西,生生擊斷!
空明師大接口笑道:「此人是我師妹,法號『復明』,由復明師太,來主持有志復明的同盟大典,豈非再好不過?」
谷寒濤一招得手,正想就勢把龍三公子立斃掌下,驀見秦素雲來勢太猛,只好閃身微退!
谷寒濤生恐指上所染劇毒,更復傳入臟腑,或將使自己功力難支?遂又不得不再分出一部份功力,封閉了右臂通心血脈!
畢中仁聞言一愕,回頭瞥了秦素雲一眼,沉聲道:「這種滿身殺孽的窮兇極惡之徒,眾人得而誅之,為何殺不得?」
畢中仁大喝一聲道:「好!惡賊接招!」
谷寒濤氣得全身發抖,咬牙叫道:「龍三,你不要得意,我當初『九疑』傳技之時,便對你忠誠存疑!遂在你身上做了手腳,如今只消一擊掌間,便可立斃!」
誰知天下事往往無法預料,裘冰豔竟說出了出人意料的八個字兒!
金光飛到,並未直貫咽喉,卻在秦素雲的美頰之間,纏了兩道!
後來的兩位高人,正是「游龍俠少」的恩師,「南海醉仙客」蕭九先生,暨秦素雲的恩師「北嶽玉觀音」空明師太!
站在他右邊的一個服飾怪異之人已自厲聲喝道:「畢兄何必與這惡賊多費口舌,趕快動手把他斃了,免得耽誤大事!」
故而,龍妙妙語音才了,這干江湖豪俠,便均紛紛走向右邊,沒有任何一人走向左面。
秦素雲一來對姊姊獨戰老魔之舉,大以懸心,二來也看出龍三公子雖受輕傷,並無大礙,遂點了點頭,與龍三公子並肩而立,注視場中動靜!
「萬毒仙翁」朱一飛縱起圖逃以後,見前、左、右三方,均有人對自己阻截,自然心中發慌,身法略慢!
「陸地游仙」葛建平,「陰陽鬼母」查瑛,「游仙酒丐」上官智等聽得一齊連連點頭,其餘金頂群雄,也一迭聲地,對秦素雲光明正大的仁恕襟懷,嘖嘖讚佩!
秦素雲聽得一楞?果然運氣行功默察體內。
在這種人數懸殊,毒技無所施展的情況下,朱一飛豈不是只剩了挨打的份兒了麼!
葛建平起初倒是猜出了幾分端倪,但聽了「復明師太」之名,又不禁茫然不解!
畢中仁愈想愈覺不妥,遂一面絕招連施,不讓朱一飛欺近,一面厲聲喝道:「大家手下加勁,以免夜長夢多!」
一場慘劇方了,第二場慘劇又復已在眼前,群雄均眉頭緊蹙,悚然無聲,「峨嵋金頂」之上,靜寂若死!
原來,這位復明師太,便是適才墮崖自盡的「金鏈閻婆,骷髏仙子」裘冰豔!
哧拉……
顯然這兩人乃是在與朱一飛互拚掌力之際,被朱一飛掌風中的毒素,乘他們掌力往回一收的間隙,隨著侵入體內!
她目光凝注秦素雲,冷冷說道:「你不殺我,我要殺你!」
谷寒濤面寒似冰,指著「碧梧仙子」鳳飛鳳,向龍三公子,厲聲叫道:「龍三,你……你……你太以奸猾,把我騙……騙得好苦?」
笑語中,袍袖一抖,呼地飛出一串灰色光華,有若靈蛇一般,在光幕以內翻騰掣動!
朱一飛目光一轉,嘿然說道:「如果你們曾擔任過較技奪寶大會的評判,便當通曉江湖規矩,但以目前這等行徑看來,仍然大有疑問!」
誰知裘冰豔卻不領秦素雲這份天大人情,仍自獰笑一聲,向她說道:「聽你這樣說來,是不想再殺我了?」
這時,秦素雲因父母深仇,恨同山海,業已無法忍耐,玉掌微伸,向朱一飛當胸按來!
郭天威一聲怒喝:「打!」兩柄「碧蜈鉤」虎虎生風,連環攻到!
上官智情知不妙,慌忙縱身而出,喝道:「老弟台!你怎樣了?」
不是,朱一飛不會笑得出聲,這是他主人「灰指神翁,紙錢霸主」谷寒濤,也就是用玉瓶當作飛鏢,向他猛下殺手之人,所發出的得意獰笑!
想到此處,遂把那招「推山填海」的去勢微頓,黃衣大袖略抖,一線血紅精光,帶著轟轟發發之聲,電疾飛出。
兩名使劍的奇異服飾之人,霍地分開,同時反手一圈,長劍劃然削去!
他臉上一紅,暗想自己「勾魂雙令」威名,在當世武林中,是何等身份?怎能在這小輩手下,有所貽笑?
畢中仁搖頭道:「那倒用不著,因為在這『峨嵋金頂』之上,自有能證我們身份之人!」
秦素雲滿面神光,朗聲笑道:「裘老前輩,你才錯了!父母之仇,雖然不共戴天,誓所必報,但谷寒濤神銷骨化,已可告慰我父母於九泉之下!老前輩靈光忽透,回頭處萬孽俱空,秦素雲不敢再加瀆犯,也不願再談什麼冤冤相報的了!」
發話人是狄墨雲,她所發的話兒,只有「師父」二字,是一聲悲淒呼叫!
朱一飛雖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奸惡之徒,但瞧來瞧去,也不禁瞧得有些發悚地乾咳了一聲,方始開口喝道:「四位是何方朋友?既是向老夫討債而來,為何這般藏頭露尾地,不敢把真面目亮出來?」
因為,這四個人所穿的衣服,既是專門為了對付朱一飛而特製,而自然是密不透風,不論任何毒氣、毒粉、毒液,以及餵毒暗器,都無法侵害並且全都使用兵刃,而兵刃又不與本身肌膚接觸,更不愁什麼借用物傳毒!
他這種大異常規打法,只看得群雄大為詫異,俱猜不適是何道理!
他心念電轉,雙手卻毫不怠慢,猛一沉腕,兩根判官筆以毫釐之差,從朱一飛指縫滑脫!
掌距三尺,谷寒濤仍自巍立如山,毫無動作!
但朱一飛為何會明知故犯呢?
故而「金頂」群雄,先是驚奇得寂然無聲,後是起了一片對龍三公子表示讚美的嘖嘖嘆息!
話聲微頓,又復連聲冷笑道:「你們休以為穿了這身怪模怪樣的衣服,老夫就奈何不得,嘿嘿!老夫所用之毒,已到無孔不入,無堅不侵之境,你們若想倚仗這幾件衣服來取勝,嘿嘿,簡直是在作夢!」
可是,畢中仁及郭天威雖然雙雙獲勝,但剎那之間,二人身子竟突然猛烈抽搐起來,口中發出陣陣呻|吟之聲!
「金鏈閻婆,骷髏仙子」裘冰豔,直到此時,方緩緩站起身形,向秦素雲走去!
群雄血盟既定,四海八荒之間,便隱伏著一種民族復興意志,漸漸茁壯滋生,待時而動!
上官智悚然退後幾步,只聽「砰」的一聲,畢中仁也跟著郭天威倒伏地上,身子一縮一掙,也就寂然不動!
「金頂」群雄聽得又是一陣紛紛讚美,以為這段武林恩仇,必將就此了結!
驀然間,秦素雲尖聲叫道:「谷寒濤老賊,莫要耀武揚威,你先嚐嚐我這家傳絕學的『雷霆三式』威力!」
「南海醉仙客」蕭九先生微笑說道:「主持這歃血大典之人,行輩不必定高,威名不必定大,只要具有比較特殊的深長意義,便是上選!」
畢中仁等人,齊亮開門戶,便待動手……
守護北面,巍立如山的正是「風流游龍」龍三公子!
但這位「萬毒仙翁」似乎生平為惡太甚,樹敵太多,在他這閃身逃命之際,竟有三殺人影,與一線白光,向他如飛追截!
語音方落,身形忽騰,化為一朵玄雲,縱下了「峨嵋金頂」,萬丈絕壁!
他這種動作,不僅掩飾了自己被夏侯平震得站不住腳,並趁勢轉換了一個方向,打算從南面進撲!
朱一飛冷笑一聲,轉身緩步退出四人的包圍,朝谷寒濤行去……
他暗用「移形換影身法」,肩頭一晃之下便又由南面晃到西面,繼續尋隙覓縫地,向裘冰豔、狄墨雲師徒進襲!
只見朱一飛行到谷寒濤面前躬身一禮,道:「主人召喚老奴,有何令諭?」
朱一飛伸手接過,立即藏入袖中,然後躬身一禮,便帶著一臉極為得意的獰笑,轉身回到畢中仁等四人的中間,獰笑喝道:「老夫的主人已頒下令諭,命老夫對汝等立刻行刑,還不趕快上前納命!」
這兩位武林前輩高人,正在感慨議論,另兩位武林前輩高人,又復翩然光降這「峨嵋金頂」!
第一種原因是龍三公子經自己悉心培植,功力大增!
朱一飛神情自若,居然不閃不避,不招不架,似乎準備要硬挨一掌模樣?
畢中仁「嘿嘿」冷笑幾聲!目注朱一飛,喝道:「惡賊!你還有何話說,趕快乖乖獻上命來!」
驀然間,有人發話,打破了這片令人窒息的沉沉靜寂!
運氣暗察的結果,是體內並無異狀。
谷寒濤和-圖-書獰笑一聲,方待發作,但目光注處,卻又暫加容忍!
這位「紙錢霸主」的這副兇相,看得「峨嵋金頂」群豪,一個個毛髮悚然,周身起慄!
畢中仁聞言,方自沉吟未答,忽聽谷寒濤「嘿嘿」冷笑道:「上官老花子說得漂亮,你以為這樣說法,就可以把他從鬼門關口,拉回陽世了麼?須知我已諭令朱一飛執行他的死刑,就決不會讓他像烏龜一般縮了回去!」
狄墨雲是以拚命心情而來,那裏還怕什麼還攻逆襲?雙掌分處,便與谷寒濤接在一處!
玉瓶斷骨,本體自酥,再樁朱一飛這回手一摸,怎不化為無數碎碴,深陷入血肉之內!
朱一飛已知必死,膽氣反增,轉向谷寒濤厲聲叫道:「谷寒濤老鬼,你不要得意,你方才開啟玉瓶,業嗅入我儲瓶中的無形毒氣,少刻便將全身痙攣得縮骨抽筋,慘遭無邊痛楚……」
「峨嵋金頂」上的祥和氣氛又失,變成了兇險風雲!
裘冰豔聽了這四個字兒,便自然冷然一笑,搖手說道:「秦姑娘你錯了,我是你不共戴天深仇,你無須如此客氣地,叫我『裘老前輩』,你應該叫我裘老妖婆,或是裘老賊婦?」
但夏侯平等,只是堵攔朱一飛,不令這「萬毒仙翁」逃走,卻均未施展棘手來傷害他的性命!
這一招名叫「雷電風雲」,是「雷霆三式」之一,在劍光如海以內,還挾有風雷鼓蕩之聲,威勢太以凌厲!
這次,谷寒濤是怒極心瘋,既不再閉右臂通心血脈,也不再保留真氣,壓制臟腑劇毒,竟發出了十二成力的「灰指神功」!
尚幸他一來功行不弱,二來所穿寶衣,也著實能消解幾分掌力,遂僅受內傷,未曾應掌斃命!
龍三公子毫不在意地,搖頭笑道:「我不相信,自古吉人有天相,龍三何必帶愁腸?你有多大本領,無妨盡量對我施展!」
但是從朱一飛那恭謹而時露喜色的神態看來,顯然谷寒濤的指示,與應付這一場拚鬥有關!
朱一飛冷笑道:「就算如此,朋友又憑著什麼身份,替那死的大會主人,向老夫討還這筆血債呢?」
等到語方了,便立向龍三公子,隔空抓去!
因為他動了疑心,猜想來一飛所說將被他拉在棺中墊背之人,就是自己!
郭天威見畢中仁尚還不願即時動手,不由「哼」了一聲!冷冷說道:「畢兄之意,難道真要脫下我們這一身特別為了對付這惡賊而製成的衣服,讓他看清我們的身份不成?」
這幾句話兒,聽在秦素雲的耳內,不甚足奇,只以為朱一飛是亂發狂言,胡吹大話!
其實,她這是錯誤的著急,盲目的緊張!
裘冰豔走到她三尺之前,臉色如冰,緩緩揚起右掌!
秦素雲剛剛走到龍三公子身旁,龍三公子業已掙扎站起,微笑說道:「雲妹放心,我雖非谷寒濤老鬼之敵,但僅僅挨了一記『灰指神功』,倒還不致受甚重大傷害?我們還是為你姊姊凝神掠陣要緊!」
谷寒濤則前塵在念,內疚於懷,分明以強對弱,心中卻莫明其妙地,起了一種懾恐意識!
「陸地游仙」葛建平長嘆一聲,向「陰陽鬼母」查瑛問道:「查道友,你對谷寒濤,裘冰豔等『勾魂雙令』,今日的收場結果,有何感想?」
谷寒濤大吃一驚,一面趕緊運功察看,一面叱道:「朱一飛,你吃了什麼熊心豹膽?不怕我把你寸寸碎喋……」
谷寒濤一見「天柔劍」,想起昔年之事,心中便有些發毛,再發現秦素雲這招劍法,威力大以神妙,更不敢輕攖其鋒!鋼牙挫處,獰笑一聲,身形轉到北面!
龍三公子劍眉雙挑,翻掌凝功,全力硬接!
朱一飛搖頭哂笑道:「你們不把真面目亮出來,老夫怎知是否假冒!」
場中玄影一飄,裘冰豔果然飛身後退!
谷寒濤哂然道:「你連我的奴才都鬥不過,還配與找動手麼?」
畢中仁等四人互相望了一眼,已至心照不宣!
一面說話,一面慢慢從懷中伸出手來,竟有粒比龍眼略小的光華燦爛寶珠,托在掌上!
朱一飛應聲道:「倚多為勝,豈是通曉江湖規矩之人,以此看來,就算當日你們真的擔任過『君山連環塢』『奪寶大會』的評判,也就足證當日的情形是如何地不公,既然不公,你們有何資格向老夫討取什麼血債?」
谷寒濤瞪著兩隻血紅奇眼,向盤膝靜坐的裘冰豔,狄墨雲師徒二人,大踏步地走去!
朱一飛「哼」了一聲,雙掌一錯,斜舉胸前,陰惻惻地說道:「好!老夫就看看你們這四個見不得人的鼠輩,有什麼真才實學!動手吧!」
畢中仁也是搖搖晃晃地站立不穩!
如今,她忽然動念,改用「燧人九毒神鑽」,遂鬼使神差地,躲過了一場大劫!
第三種原因是右掌被「萬毒仙翁」朱一飛垂死咬傷,通心血脈已閉,是用左掌攻敵,威力上自然大打折扣!
喝聲一落轉對上官智道:「上官兄請退下,讓我和郭兄收拾了朱一飛這惡賊,再來敘舊便了!」
畢中仁搖了搖頭:「郭兄!我們當著天下群雄面前,非要這惡賊死得心服口服,才是我輩本色!」
由此判斷,朱一飛這回決難倖免,注定要償還「君山連環塢」「奪寶大會」主人一筆血債!
人隨聲至,「天柔劍」精芒疾閃,一招「雷動萬物」,及一招「雷電風雲」,便自連環出手!
朱一飛性格陰沉,自己雖膽怯圖脫,卻仍向秦素雲先行發言恫嚇地,厲聲狂笑說道:「秦素雲,區區一粒『魏武墓』中的祛毒珠,只能防祛些尋常毒物,對於我『萬毒仙翁』朱一飛的神妙安排,簡直毫無用處!你如今業已死在眼前,倘若不信,無妨運氣一察丹田小腹間,是否有種奇脹之感,即將傳佈全身,爆裂血管而死!」
這是他劇毒已發後的殘餘功力,威勢方面,自比龍三公子先前所挨的一記,遜色多多!
由於上述分析,兩股內家氣勁,當空一合,夏侯平靜衫飄拂,神色安然,谷寒濤卻有點拿不住樁,站不穩腳!
因為谷寒濤身上所著,是「萬毒仙翁」朱一飛替他特製的「金花毒袍」,倘若狄墨雲一掌擊中,便將慘死無救!
朱一飛狂笑答道:「這意義極易明瞭,就是我縱然身死,也會拉上一個在棺中墊背之人!」
「游龍俠少」夏侯平雖是當世武林第二代人物中的第一高手,但若論功力火候,畢竟尚比谷寒濤差了一段距離!
秦素雲秀眉微剔,低聲叫道:「夏侯師兄,你可否把這名陰毒兇徒,交給小妹對付?」
「萬毒仙霸」朱一飛身上所著衣衫,是件看來毫不起眼的武林異寶,不僅淬有劇毒並能避尋常刀劍掌力!
但事實偏偏不然,龍三公子不過身形微晃,谷寒濤反倒退了半步!
瓶塞一開,谷寒濤勃然震怒!
「轟」然一聲天崩地裂巨響起處,雙方掌力一接之下,頓見狂飆四捲,砂石紛飛!
朱一飛也不回身接招,反而足下一滑,直搶進畢中仁跟前,趁對方正在撤招換式的剎那之間,雙手齊探,屈指如鉤,竟然硬朝判官筆抓去!
只聽一陣「沙沙」之聲響處,頓見光華亂射,灰煙紛飛,畢中仁,郭天威與朱一飛,齊都蹬蹬蹬倒退了三步!
谷寒濤萬想不到朱一飛竟會將毒藥藏在口中?恨得怒嘯一聲,伸手往朱一飛口邊抓去!
這兩名使劍之人長劍被毀,情知凶多吉少,不約而同,雙雙倒掠而起……
但朱一飛跟隨谷寒濤甚久,熟知他兇殘習性,那裏還會再等他下手?早就把毒丸咬碎!
夏侯平和杜飛綿也雙雙一退,讓狄墨雲與谷寒濤,單獨相對!
狄墨雲跪倒塵埃,大聲大哭,並喃喃祈禱說道:「爹爹、母親在天之靈默鑒,女兒總算替兩位老人家,報卻了多年仇恨!」
「沙沙」兩聲!頓見兩柄長劍彷彿如紙引火,竟然化作兩縷青煙,炭灰紛紛,散落地上!
因對既有此珠在身,則自己一切毒技,均將無法逞兇,再不見機速遁,那裏還有絲毫僥倖之理?
朱一飛神色陰森地,獰笑說道:「秦素雲你休要發狠,我朱一飛號稱『萬毒仙翁』,心計之毒,敢稱獨步天下!我自知今日難以僥倖,但也決不會毫無價值白死!」
這兩位絕代奇人一到,龍妙妙芳心之內,益發欣然,遂一面殷勤接待,一面暗向「南海醉仙客」莆九先生說明,打算趁這舉世群雄,畢集「峨嵋」之際,闡揚自己驅除韃虜,還我山河的復興民族大願,要求與會豪傑,一同歃血為盟,待機而起!
谷寒濤冷然答道:「我想殺人!」
喝聲中,雙掌一圈,便待欺身撲去……
他對此人這一稱呼,遂提醒秦素雲、夏侯平,龍妙妙及上官智等人的記憶,知是當日「奪寶大會」上,四位評判中的蒼鬚老人郭天威!
這四個服飾怪異之人,從頭到腳,連雙手都籠罩在一襲烏光閃亮,似乎是水衣水靠的特製衣服以內,不露半點肌膚在外面,就連一雙眼睛的部位,也嵌著兩片透明的晶片,因此乍看起來,彷彿有如鬼魅一般!
因為武林中誰不知道裘冰豔號稱「金鏈閻婆」,這根「骷髏金邊」,就是她的「閻王帖子」!出必傷人,傷必無救!
原來那線白光,竟是他方才呈獻給谷寒濤的那隻白玉小瓶!
朱一飛何等刁猾,他看出秦素雲果已運氣探察,遂怎肯放過這千載一時良機,趕緊悄無聲息地,閃身飛遁!
在座群雄此時業已下了結論,那就是朱一飛必敗無疑!
笑聲一頓,目射|精光,注定朱一飛,厲聲喝道:「惡賊,今日你惡貫滿盈,任你如何狡辯,也難逃一死,還是光棍一些的好!」
一面發話,一面閃身在話音未了之際,便搶到朱一飛身前,把這「萬毒仙翁」的左右雙臂,一齊擊斷,和圖書不讓他取毒自服!
朱一飛形容如鬼,獰笑說道:「拚著一身剮,敢把皇帝打,我已服毒自盡,那裏還怕你再施展什麼人所難禁的殘兇狠毒手段?」
畢中仁厲聲道:「我們四人,乃當日大會評判,難道還不夠麼!」
谷寒濤既是奇痛鑽心,又知朱一飛滿嘴皆毒,只得趕緊自行運氣,截斷了右臂流通血脈!
狄墨雲一聲狂笑,帶著滿面淚痕,閃身後退出一丈七八尺遠近!
縱然狄墨雲已得裘冰豔滴血傳功,但谷寒濤最多三掌,仍可將她置於死地!
裘冰豔在七八尺外站定,向秦素雲陰森森地笑了一笑,揚眉說道:「秦姑娘,你姊姊業已在谷寒濤身上,替她父母,報了大仇,如今該你來殺死我了!」
朱一飛冷笑一聲!身形一晃,讓避開去!
眼看夏侯平雙掌齊推,劈空勁宛如排山倒海般,當胸湧來,谷寒濤只得左掌一翻,也自吐勁回擊!
當面的險招才過,背後兩柄長劍又復遮天蓋地,電捲而至!
谷寒濤臉色鐵青,厲聲叱道:「你既然執意找死,我便送你往鬼門關前報到便了!」
金頂群雄正覺這位復明師太,又似極為陌生,又似有點面熱之際,但卻從人叢裏,縱起一條婀娜人影,帶著哭喊「師父」之聲,向灰衣老尼的懷中撲去!
一面尋思,一面注目,卻見龍三公子氣旺神和,紅光滿面,哪有絲毫即將慘死之相?
一面發話,一面揚起左手,五指微曲,指尖血色頓褪,變成了宛如鬼爪的灰白色澤!
原來,這發話喝止之人,正是「游仙酒丐」上官智,他眼見畢中仁打算徒手與朱一飛相搏,情知必會兩敗俱傷,這樣一來,不但極不划算,而且會影響了秦素雲姊妹手刃親仇的計畫,故而出面攔阻,聞言,遂含笑答道:「老弟台多年未見,怎地火氣依然如昔,須知你與郭兄台合力震毀了谷老魔『勾魂令』,已是功德無量,就請暫息雷霆,把這惡賊留給秦素雲姑娘便了!」
「游龍俠少」夏侯平見朱一飛步履之間,已不復如前沉穩,情知他雖被谷寒濤以內功藥物,將重傷的內臟保住,但傷勢沒有完全恢復!可是,由於眼見他一連毒斃五名高手,以深知對方毒技之精,委實無與倫比,絕不能有絲毫疏忽!
夏侯平顧念及此,當然絕不肯容朱一飛走近,遂厲聲喝道:「朱一飛趕緊止步,你不許走近裘仙子的一丈以內,否則休怪夏侯平心狠手辣,立殺不貸!」
這時,夏侯平、龍三公子、杜飛綿,及秦素雲等四人,竟似互有默契的,在裘冰豔,狄墨雲師徒身外,分東南西北方站定,凝神護衛!
谷寒濤如今業試出自己臟腑之間,果然隱蘊奇毒,不禁怒發如狂地,向朱一飛咬牙叫道:「朱一飛,你莫癡心妄想?我谷寒濤生平從不饒人,怎會容得你乾乾淨淨的服毒而死?」
轉瞬之間,那線血紅精光,便自打中谷寒濤胸前,貫衣而入!
朱一飛聞聲,不禁心頭一震,不知這老魔頭為何出聲呼喚,只好一硬頭皮,對畢中仁獰笑道:「朋友,老夫主人召喚,且讓你們多活片刻,你們如若知機,此時退走,還來得及!」
這種現象,分明是所蘊奸謀,被甚高人識破,曾以奇絕神功,替龍三公子消災化劫!
尤其杜飛綿人極聰明,深知自己非谷寒濤的敵手,遂根本不敢逞能,只把懷中所抱鐵琵琶,錚錚錚地,連彈幾響!
腿骨生生擊斷,疼痛已自難禁,再加上傷口之中,添了無數玉瓶碎碴,怎不把個「萬毒仙翁」朱一飛痛得山嚷鬼叫的,在地上不住翻滾!
越翻越痛,越滾越疼,朱一飛口中之聲,漸漸的不似人嚎,如同鬼嘯!
朱一飛只覺右腿一陣奇痛,有件體積不小之物,鑽入肉中!
谷寒濤氣得簡直咬碎鋼牙,心中也越發拿定主意,非把這龍三公子殺卻,一洩胸頭惡氣!
朱一飛一望便知這是自己在「括蒼山」南七省綠林總寨中,起意攘奪,但未曾得手的「魏武祛毒寶珠」,不禁驚恨失色!
裘冰豔縮掌不落,向狄墨雲舉目看去!
故而,「游龍俠少」夏侯平首先閃身,擋住谷寒濤,劍眉雙挑朗聲喝道:「谷寒濤,你想作甚?」
話聲一落,秦素雲已按撩不住地嬌聲接口道:「不錯!我願當著天下群雄面前,證明他們就是當日『君山連環塢』,『奪寶大會』的四位評判!並還證明就是朱一飛指示他的『老四』將人家的『羅公鼎腹』竊走,而中奇毒身死,這塊『羅公鼎腹』現已無用,我僅在此交代清楚。」
狄墨雲則淚落如泉地,大喊「師父」,哭得聲嘶力竭!
丈許方圓以內,一片隱隱風雷,閃爍著宛如冷電的森森「天柔劍」芒,委實使谷寒濤難越雷池半步!
這道理恐怕只有畢中仁心理明白,因為這時候他已判斷到谷寒濤老魔頭,可能已猜出他的真正來歷,說不定將他的弱點告知了朱一飛,故此才有這種異乎尋常的打法!
不是冤家不聚頭,冤家相聚便成仇!谷寒濤一見龍三公子,簡直真所謂「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恨不得把這條「風流游龍」,也像置「萬毒仙翁」朱一飛那般,活活撕成兩片!
狄墨雲是妙目籠威,峨嵋騰煞,銀牙緊咬,緩步向前!
群雄當中,立時響起了一陣詫呼,不少人已緊張得站起身來,壓抑著嗓子叫道:「勾魂令!勾魂令!」
谷寒濤則面帶冷笑,巍立不動!
故而,雙方才一接觸,朱一飛便被打得踉蹌幾步,彷彿連心脈都被對方震斷!
他見狀之下,不禁鋼牙一挫,向龍三公子厲聲叫道:「好,既往不咎,龍三你且閃開!」
朱一飛像殺豬似的慘嚎一聲,仍然獰笑說道:「谷寒濤老鬼,想是你氣數已盡!否則平日何等兇殘?今日卻恁般愚蠢!我外號『萬毒仙翁』,自然全身是毒,你把我雙手擊折,又有何用?深知跟隨這等狠心主人,隨時均會有慘禍臨頭,早就把一粒毒丸,嵌在嘴中,只稍用力一咬,痛苦立解,任憑你怎樣糟塌我這具已無知覺的臭皮囊吧!」
他們把朱一飛圍住以後,便一齊靜立不動,更似是四尊泥塑石雕的神像!
龍三公子揚眉笑道:「谷寒濤,你不要再抖威風了,若不先使我龍化龍流血五步,伏屍塵埃,便休想動得狄墨雲半根毫髮!」
谷寒濤冷然伸手一指,道:「快去繼續執行我的命令,不准拖延!」
於是,谷寒濤便寬心微放地,撥開瓶塞!
尚幸他面對巨魔,早就有備,遂在谷寒濤左掌才揚之際,一抱雙拳,以內家暗勁全力應敵!
再加上谷寒濤忍受不下「陰陽鬼母」查瑛的發話譏嘲,拚命凝功發掌,把狄墨雲震出八九尺遠,毒力遂告全發!
夏侯平等三人,對他寬厚留情,這線白光,卻極狠辣!
他們三人全與狄墨雲、秦素雲姐妹,關係密切,知道「萬毒仙翁」朱一飛,與她姐妹仇恨太深,怎肯容他乘隙圖逃?遂各縱身形,從三方面加以堵截!
「金頂」群雄齊自大吃一驚,但秦素雲卻仍神色自如地,微笑說道:「裘老前輩,你對我姊姊有天高地厚的撫養教育深恩,秦素雲感同身受!老前輩想殺我?我寧願引頸就戮!」
場中頓時一片沉寂,百數十個眼神,全都靜靜注視著一場即將爆發的生死殊鬥!
谷寒濤默然不答,仍自神情獰惡如鬼地,向龍三公子緩緩逼近!
跟著銳嘯排空,青芒閃電,兩柄長劍又從左右疾捲而至!
在座群雄也明白谷寒濤將朱一飛召回去,其中必有文章,遂不約而同地齊將目光移向這一方面!
秦素雲一抱雙拳,滿面誠懇神色地,恭身答道:「晚輩豈僅不敢瀆犯,從今以後,並把老前輩視為我姊姊的恩師,恭敬侍奉!」
話猶未了,「游仙酒丐」上官智已徐徐站起身來,呵呵一笑,道:「我老花子當日也曾在那『奪寶大會』上,蒙混了一頓酒飯,故而證實這位秦姑娘的話,一點不假!」
一報食指之斷,本無大礙,但因朱一飛是嚼毒身亡,必然滿口皆毒!
那郭天威等三人,也在一陣龍吟虎嘯聲中,各將兵刃抖出!
她自知這種感觸必是業已中毒,遂趕緊縮回手來,伸入懷內!
說到此處,轉面對著「南海醉仙客」蕭九先生,「北嶽玉觀音」空明師太,「陸地游仙」葛建平,「陰陽鬼母」查瑛等四位行輩極高,武功傲世的曠代高人,恭身笑道:「四海八荒的英雄豪傑,均願同心協力,光復故國!如今便請四位前輩,主持……」
葛建平點頭說道:「其實以谷寒濤那身功力,除了你我尚可與其放手一搏外,放眼全場幾乎無一人是其敵手?若非眾叛親離,樹敵太多,怎會死在狄墨雲的『燧人九毒神鑽』之下,身化飛灰而滅!」
裘冰豔雙眉一挑,面含冷笑地,向前走去!
谷寒濤生平行事,城府極深,他雖把朱一飛視如心腹,仍對其存有相當戒心,故而剛剛伸手接瓶之際,先曾神功默運化指成鋼,縱令瓶上染有劇毒,也無所懼!
裘冰豔長嘆一聲,收回手掌!
狄墨雲悲聲叫道:「師父,你……你不能叫……我狄姑娘,應該叫……叫……我墨兒……」
「金頂」群雄方看得全都油然起敬之際,裘冰豔忽又伸手取下她頸間所懸,上綴黑色骷髏頭骨的極細長長金鏈!
朱一飛彷彿若有所恃?雖聽夏侯平揚聲喝止,依然未曾止步,但如今既見秦素雲出頭,卻不得不站住身形,獰笑說道:「秦姑娘……」
所謂「不通常的非常情形」,就是說谷寒濤在目前吃了兩點暗虧!
上官智情知無法勸阻,只好慎重地叮囑一聲,便轉身退回原位。
三條人影「游龍俠少」夏侯平,「神針玉指賽韋娘」杜飛綿,及「風流游龍」龍三公子!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