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咆哮紅顏

作者:諸葛青雲
咆哮紅顏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二章 糊塗蛋騙了聰明鬼

第二十二章 糊塗蛋騙了聰明鬼

彭白衣俊臉通紅,默然不語。
彭白衣道:「羅伯父,我爹爹與天山醉師伯,既已離山,何日可以抵此?」
夏侯娟微笑說道:「這種條件,羅伯父也復具備。」
羅香雲聞言一驚,目注夏侯娟,失聲讚道:「娟姊的這種想法太高,但你是如何觸發靈機的呢?」
司馬豪自對東門芳關切萬分,立即連連點頭,接過解藥,便欲餵東門芳服下。
羅大狂仍不十分明白地,皺眉說道:「你要替我拉攏彭白衣?」
卓軼倫不解問道:「這『服藥防病』四字,怎樣解釋?」
夏侯娟道:「我是指那位濮陽總護法。」
因為他是下手之人,也就是那位善良山民的索命閻羅,拘魂使者。
獨孤智的語聲,極為低沉,但卻極為清晰地,怪笑答道:「山民囚於樹中,毒漿置於頭頂,若不是你們自作聰明,他怎會死?故而,拿無辜性命,作為兒戲的,是你們俠義英雄,而不是我獨孤智這神人不容的巨奸大憝。」
夏侯娟秀眉雙剔,毅然說道:「幾位老人家來早便罷,萬一來遲,我也有法可想,決不令那濮陽勇由『糊塗蛋』變成『剝皮兒』就是。」
羅大狂笑道:「夏侯姑娘,我這被稱為『胸羅萬有』的老頭子,業已頭腦空空,且看你這位『智慧超人』的『咆哮紅顏』,有何高見?」
羅大狂繼續說道:「但他用『黑芝麻粉糖球』來控制濮陽勇之舉,卻極為可笑,並悖情悖理。」
羅香雲問道:「獨孤智的語音,是來自何處?怎麼忽天忽地,忽壁內,忽林梢的,令人難以捉摸?」
僅從「羅醉仙」三字之上,便使群俠知道獨孤智不單有「耳」,並且有「目」,他居然聽得到,也看得見此間一切。
羅大狂飲了一大口酒兒,怪笑說道:「這樣也好,我和東門老友,在垂暮之年,倒可以放手鬥上一鬥。」
司馬豪聽得劍眉一挑,向卓軼倫含笑說道:「賢弟你聽,這作歌人定非俗士。」
羅大狂正色說道:「賢侄女注意,你恩師『般若庵主』,雖於十日內必可功成,但我們處境,仍極艱險,因我和庵主,必須全力應戰,並維護東門老友,其餘……」
話方至此,夏侯娟便截口笑道:「羅伯父放心,此事我已向雲妹提過,她如今見了彭白衣後,並未有絲毫迴避情況,足見美人慧眼,定識英雄,業告芳心可可了呢!」
好也由他,歹也由他,便做公卿,當什麼魔?……
彭白衣含笑問道:「老人家有把握麼?」
夏侯娟一面用手勢示意,招呼群俠離去,不必再在對方耳目之下,多作逗留,一面低聲說道:「羅伯父,我想起來了,你所猜測之語,簡直半點不錯。」
東門芳點頭說道:「必然如此,『海外三魔』或尚有異心,我爹爹卻對獨孤智矢效忠誠,義無反顧。」
卓軼倫一面聆聽,一面搖頭。
羅香雲見狀,忍不住揚眉問道:「卓大哥,你……你看出了什麼蹊蹺?」
東門芳一旁問道:「娟妹,什麼妙策?」
夏侯娟嫣然笑道:「她老人家的佛駕何在?」
夏侯娟道:「奇蹟自然是不容易發生的事兒,譬如說只有千分之一機會的『聰明人做了笨事』,或只有千分之一機會的『笨人做了聰明事』。」
一語方出,那位「辣手神仙」東門芳,也自揚眉笑道:「我們三姊妹應該共同行動,為什卑單單留下我呢?」
夏侯娟笑道:「我也是這種想法,但如今業已越過一座高峰,獨孤智縱然本領通天,他還能把整座『桐柏山』,都鑿成一塊玲瓏剔透的假山石麼?」
果然亂石堆中,飄然出現三位恍疑玉樹臨風,英挺不群的少年俠士。
但此人並非藏在樹中,而是被人把手足綁起,囚在樹上。
羅大狂點頭笑道:「我看出來了,昔日初見之際,我還幾乎想把你和彭白衣拉攏拉攏,促成英雄俠女的一段良緣。」
羅大狂雙眉深蹙,陷入沉思。
夏侯娟點了點頭。
夏侯娟搖頭笑道:「我已說過天機不可洩漏,你們都是聰明人,猜上一猜,也蠻有趣。」
羅大狂毫無做作地,應聲搖頭答道:「沒有把握,我想勝過東門柳,固然沒有把握,東門柳若想勝我,也照樣沒有把握。」
夏侯娟失笑說道:「不是妙悟,只是亂想,我在想那『黑芝麻粉糖球』一事,可能是糊塗蛋騙了機靈鬼?也可能是機靈鬼騙了糊塗蛋。」
話方至此,羅香雲業已嬌笑說道:「娟姊,像這等美味的慢性毒藥,你不妨多多請我吃上幾粒。」
無論從面目上,或衣著上,均可看出此人決非「六殘幫」弟子,而是一位不懂武功的善良山民。
獨孤智陰笑說道:「羅醉仙不必多話,獨孤智率領業已對我宣誓效忠的四大供奉,以及『六殘幫』所有兒郎,於十日後恭候大駕,一決雌雄便了。」
羅大狂笑道:「那樁情事就是濮陽勇極可能已被人導發靈機,鑿開混沌。」
夏侯娟一面上前,向這位武林前輩行禮參見,一面含笑問道:「羅老伯父,我師傅呢?」
羅大狂哈哈大笑說道:「彭五兄,你不要把『六殘幫』中一干魑魅魍魎,看得太過不濟,可知道就在今日清晨,獨孤智老魔頭舉行了一場『人頭宴』,宴上主菜,就是『清蒸哀牢大俠彭五先生的六陽魁首』麼?」
羅大狂就像疼愛自己的女兒一般,伸手輕撫東門芳的如雲秀髮,溫言笑道:「賢侄女莫要難過,不單我如此,並敢保證『般若庵主』,也是這般想法。」
「嘻嘻」鬼笑立停,居然響起獨孤智的語聲,接口答道:「羅醉仙有何指教?」
夏侯娟嬌笑說道:「這就妙了。」
話方至此,突然起了一陣令人為之毛骨悚然的「嘿……嘿……嘿……嘿……」笑聲。
卓軼倫一見夏侯娟,便即含笑道:「娟妹有所不知,我和司馬三哥,連夜急趕,到了『哀牢山歸雲堡』中,便知我兩位恩師,業已連袂同遊兩湖,遂不去『北天山』,匆匆趕回,才湊上這場熱鬧。」
卓軼倫失笑說道:「娟妹不要怪我,請想東門柳與『海外三魔』,哪個不是功力高出你我甚多的曠世兇邪,我盡量避免說話,尚恐露出破綻,哪裡還敢向你暗通消息?」
但就在枯樹折斷之際,突由樹幹中飛起一蓬奇腥光雨,向群俠迎頭灑下。
夏侯娟聞言之下,遂把那解蠱靈藥,遞與司馬豪,嬌笑叫道:「三哥!既是好藥,這差事就由你做吧!」
羅香雲揚眉叫道:「不管如何,我們也不妨試上一試。」
夏侯娟看他一眼,微笑又道:「彭兄若是早些知機,也不致在『人頭宴』上,被獨孤智設計試出身分,差點兒變成『人屍煮酒論奸雄』的釜下薪了。」
夏侯娟笑道:「羅伯父請想,那獨孤智既無生趣,則對付我們起來,必將不留餘地,竭盡所能。加上『天玄』、『天奇』兩谷,險要絕倫,東門柳和『海外三魔』等四位曠世高手,又被他用蠱毒予以控制,立誓賣命效忠,豈非來日大難,極為可怕麼?」
群俠聽得毛骨一寒,獨孤智的語音亦止。
羅大狂笑道:「彭白衣少年英發,自屬上上之選。」
這句話兒,把夏侯娟聽得一怔。
更糟的是奇腥光雨爆散之時,此人業已沾著,業已全身漸漸發黑地,死於非命。
卓軼倫道:「大敵當前,娟妹孤身離群,我總不太放……」
羅香雲搖頭笑道:「此處距離『天奇峽』口已遠,我不相信獨孤智能具如此深心,把耳目派到此地?……」
話完,聲寂,不再作響。
獨孤智陰笑接道:「當然,我的良善和寬宏,只是暫時,換句話說,濮陽勇的『總護法』,最多只能再當十日,假如你們到時失約不來,他便由假糊塗蛋,變成真明白鬼,第一個被我剝下人皮,張貼在『天奇林』外。」
羅大狂嘆息一聲說道:「胸羅萬有四字,我不敢當,大概要移贈『六殘幫主』獨孤智才對。可惜……」
羅香雲與東門芳,聽她說得有趣,不禁嫣然失笑。
夏侯娟笑道:「雲妹搖頭則甚?」
夏侯娟接口笑道:「雲妹忘了濮陽勇在送我出谷之時,所說的那些話麼?倘若獨孤智未派心腹,暗加監視,濮陽勇卻一再故意吐露對獨孤www.hetubook.com.com智永遠效忠則甚?」
話方至此,東門芳便接口說道:「彭兄有所不知,我爹爹最重信諾,從不食言。」
夏侯娟笑道:「我認為在這兩個『並非絕對』之間,可能出了奇蹟。」
羅大狂看了卓軼倫一眼,失笑說道:「卓賢侄怎麼有失往日忠厚,變得滑頭起來,弄了這麼一頂不容易戴的高帽子,替我扣在頭上?」
卓軼倫苦笑答道:「這不是慢性毒藥,是一粒又甜又好吃的『黑芝麻粉糖球』。」
羅香雲指著卓軼倫,嫣然笑道:「卓大哥若不是覺得滋味甚美,怎會把那顆藥丸,吃下肚去了呢?」
夏侯娟道:「不錯!我是想作媒,郎才女貌,門當戶對,一個是『金剪醉仙』侄女,一個是『哀牢大俠』愛子,這門親事,似是天造地設,不需我這媒人,多費唇舌的呢!」
羅大狂搖頭笑道:「我還沒有與他們聯絡上,希望來得早些,萬一過了十日限期,那位心狠手辣的『六殘幫主』獨孤智,真會大造殺孽,實行所謂『冤魂投帖』的呢!」
羅香雲道:「情事如何?伯父請講。」
羅大狂咕嘟嘟地,又灌了幾口美酒,哈哈大笑說道:「雲兒之語,還要修正,我不是『同意』,而是『斷定』。」
卓軼倫笑道:「若是憑我自己,恐怕連『天玄橋』和『天玄洞』都混不過去,只因一到『桐柏』,便遇見羅老人家,一切均由老人家提詞安排,才使那位自詡智計無雙的獨孤幫主,防不勝防地,栽了一個小小觔斗。」
卓軼倫道:「娟妹有何妙策?」
語音一了,竟把那小小黑丸,置入口中,一陣大嚼地,吃下腹去。
問先生酒後如何?潦倒模糊,偃蹇婆裟,
夏侯娟何等聰明?略一思索,便即恍然笑道:「羅伯父口中的『小行家』,莫非是我……」
尋常女孩兒家,聽了羅大狂在「聖手仁心」卓軼倫之上,加了「你那位」三字,多半會玉頰飛霄,嬌羞不勝!但這位「咆哮紅顏」夏侯娟卻倜儻大方,毫不在意,只是微搖螓首,含笑說道:「小行家恐怕也不易找,我卓軼倫兄與司馬豪三哥,先去『哀牢山歸雲堡』,再去『北天山』,謁請彭五先生和醉頭陀等兩位前輩,蒞此共破群魔,如今哪裡回得來呢?」
邊自發話,邊自彎腰抱起東門芳,走向大堆嵯峨怪石之後。
如此答話,不僅使羅香雲為之目瞪口呆,連彭白衣也大出意外。
羅香雲想了一想,朗聲吟道:「鶴爪已能自剔翎,蠢然黃狗也通靈,足知手下千般巧,不愧寰中一帖名,余有藥,爾無誠,獨孤孤獨可憐生,輪車磨盡英雄骨,安得江湖任縱橫?」
羅大狂怔了一怔,皺眉說道:「愚者千慮,必有一得,這當然也不是絕對不會,而是機會太少。」

東門芳似已悟出他們發笑之意,玉頰飛紅,赧然說道:「上次我爹爹誤傷娟妹之事,委實出於疏忽無心,故在受了羅伯父嚴詞譴責以後,深自含羞,引為奇恥大辱,並曾向我說明,今後寧教人亡,不教信失,以圖洗刷污點。」
羅大狂嘆道:「此人著實心深,居然在距離『天奇峽』口,如此遠處,還有設置,並算準我們行蹤,預先命人把那無辜山民囚於枯樹內。」
好個夏侯娟,一式「細胸穿雲」,從來襲左右雙掌之間,拔空躥起六丈來高,然後帶著「咯咯」嬌笑,俯身變式,飄然遠揚。
羅大狂答道:「是由於那顆清蒸人頭之上。」
羅大狂看了小女兒們的這番打情鬥趣,不禁慰然微笑,舉起酒葫蘆,咕嘟嘟地,灌了幾口。
羅大狂含笑答道:「常言道:『隔行如隔山』,我打算先把那粒解蠱靈藥,找位行家看看。」
說到此處,秀眉別了一剔,又向「金剪醉仙」羅大狂,含笑問道:「羅伯父,我真有點不懂,你怎會知道獨孤智對東門柳、東門芳父女,暗下蠱毒,而挖空心思,導演出這場精采活劇的呢?」
卓軼倫撫掌笑道:「妙極,『咆哮紅顏』、『無情奼女』和『辣手神仙』等三女伴,若是聯手合力,簡直天下去得,我放心了。」
卓軼倫皺眉問道:「娟妹,你告假二日則甚?是不是再入『天玄』,孤身犯險?」
羅香雲道:「娟姊請過來吧,卓大哥已把濮陽勇每日必須服食,業已成癮的黑色藥丸,研究出是什麼性質了呢。」
羅香雲詫然問道:「娟姊你呢?你為何不參加研究?」
夏侯娟道:「羅伯父似乎言猶未盡?」
語音才了,陡然引吭高呼,發出一聲龍吟長嘯。
羅大狂道:「賢侄女先回答我,你方才是想起了什麼事兒?才認為我所猜不錯。」
羅香雲失驚叫道:「一人赴約?」
羅大狂一挑拇指,含笑讚道:「好!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君子之過,無非日月之蝕,我早就知道我這位東門老友,與那些毫無品格的『海外三魔』等人,不是一丘之貉。」
羅香雲苦笑叫道:「伯父,娟姊所說的靈機何在?我怎麼心智蔽塞,參不透呢?」
夏侯娟聽得秀眉深皺,暗為濮陽勇擔憂地,也自凝氣傳聲問道:「獨孤智,你打算把濮陽勇如何處置?」
夏侯娟道:「這樣說來,我恩師與我在『洞庭湖』上,只是巧遇。」
彭白衣眉頭深蹙,兀自苦思。
羅香雲遞過藥丸,卓軼倫先行仔細端詳,然後放在鼻間,嗅了一嗅,便眉頭深蹙,滿面驚疑神色。
夏侯娟又道:「我此去是訂造幾樁特別有效的破敵兵刃,有兩日光陰,最多不出三日,定可完成使命。」
「不太放心」的「心」字尚未出口,夏侯娟便嬌笑說道:「大哥若不放心,我便請雲妹陪我同去辦事好麼?」
羅香雲道:「這是『六殘幫』中那位大傻瓜總護法濮陽勇,每日必需的經常服用藥物。」
羅大狂尚未答話,夏侯娟已自揚眉叫道:「彭兄快下手吧,把他弄將出來看看,是個什麼東西變的?」
夏侯娟由卓軼倫最後那句「淒上這場熱鬧」一語之上,有所體會地,軒眉笑道:「大哥,你的本領不小,曾在水榭平台的『人頭宴』上,與我同席的假韋楓,原來就是你麼?」
夏侯娟詫道:「大哥,你搖頭則甚?是否不同意我的見解?」
獨孤智好生得意地,怪笑答道:「聽見了,多謝你們的無心告密之語,使我上了一課,知道聰明鬼會被糊塗蛋所騙,『罌粟花精藥丸』,居然變作了『黑芝麻粉糖球』,這是多麼啟人深省的一場教訓?」
彭白衣笑道:「我在『六殘幫』中,臥底甚久,又向獨孤智曲意逢承,但也不知道究竟對濮陽勇,用了什麼手段?只知道獨孤智並未因濮陽勇無謀,而對他生了防範之念。」
羅香雲目光凝注夏侯娟道:「娟姊此論何來?」
卓軼倫伸手笑道:「雲妹請給我看看。」
夏侯娟心中一動,暗忖卓軼倫,莫非也像自己一樣,中途遇事折轉,業已到了此處?
夏侯娟詫聲問道:「雲妹,你這『美味』二字怎講?」
羅大狂笑道:「你師傅在準備一樁佛門神功,以應付十日後的正邪決鬥。」
夏侯娟笑道:「雲妹還記得葉師叔離開『六殘幫』時,所留給獨孤智那闋調寄『鷓鴣天』的打油詞麼?」
夏侯娟向羅香雲揚眉叫道:「雲妹你看,你伯父大概也從這闋打油詞中,參透靈機了呢!」
羅大狂眉頭略略一皺,夏侯娟接口笑道:「羅伯父皺眉則甚?莫非你認為獨孤智所給的解蠱靈藥,有問題麼?」
羅大狂點頭答道:「當然,他聽得清清楚楚,半絲不漏。」
這種變化,太出人意料了,把一干老少群俠,均窘得滿面通紅,又愧又怒。
羅香雲點頭答道:「對了!大概『天玄』、『天奇』兩谷,脈絡相通,到處都有孔竅,被獨孤智當做耳目運用。」
羅大狂道:「譬如我若鬥不過你父親,或雖成平手,卻無法取勝之時,就不妨由夏侯賢侄女的師尊『般若庵主』,從旁暗助,兩個鬥一個,定操必勝之券。」
彭白衣嘯聲方作,遠處便有嘯聲相和,轉瞬間,兩條人影,電掣雲飄般,來到此處。
奇腥光雨散後,枯樹幹中,果然現出一個人來。
和*圖*書大狂目注夏侯娟,微笑說道:「賢侄女好像已觸靈機,有甚妙悟?」
卓軼倫方一尋思,彭白衣又復笑道:「大哥莫忘了此間有佛,眼前便是靈山。羅老前輩胸羅萬有,夏侯姑娘智慧超人,我們何不向這兩位高明人物,請教請教?」
羅香雲急道:「既然如此,伯父怎不下手擒人?萬一被他跑掉,向獨孤智前告密,豈非真要把濮陽勇送入『枉死城』了?」
羅大狂笑道:「庵主的這種神功,禁不得絲毫外擾,夏侯賢侄女此時莫去參謁,等我們欲進『天玄谷』時,你師傅自會趕到。」
司馬豪又驚又喜說道:「是『哀牢山歸雲堡』堡主,彭伯父麼?」
掌風劃空生嘯,勁氣如潮。
東門芳點了點頭,含淚說道:「我爹……」
她玉手中托著那粒小小黑丸,向卓軼倫含笑問道:「卓大哥,你已得『一帖神醫』葉天仕師叔的衣缽真傳,可看得出這塊剝落藥丸,是什麼性質?」
羅大狂笑道:「賢侄女想起了什麼事兒?」
話方至此,那位「金剪醉仙」羅大狂,突在一旁含笑接口說道:「夏侯賢侄女,你果然『智慧超人』,這見解高明得很。」
羅香雲惑然叫道:「伯父,此處既有對方耳目,則我們適才所談機密,豈非全被聽去?」
因為若非是羅大狂自詡目力,看出樹內藏人,又怎會把位良善山民,害得如此身遭慘死?
卓軼倫苦笑幾聲,目注彭白衣道:「師弟,這樁問題,由你答覆好麼?你畢竟曾追隨獨孤智甚久,總該摸得出那位『六殘幫主』的一些底細。」
夏侯娟搖了搖頭,暫時不作答覆,卻向司馬豪、東門芳二人,竊竊私語之處,揚眉叫道:「司馬三哥,你替我東門芳姊姊,把蠱毒祛除沒有?並把她勸好了麼?」
東門芳見機密已不虞洩漏,遂向「金剪醉仙」羅大狂行禮參見,並含淚叫道:「羅伯父,你老人家要想條妙策,援救我爹爹才好。」
夏侯娟嫣然一笑,截斷羅大狂的話頭,緩緩說道:「羅伯父請想,我和卓軼倫感情不錯,東門芳和司馬豪兩心相悅,難道你就不打算為雲妹選一個乘龍快婿,要讓她丫角終老?」
彭白衣首先變色叫道:「諸位注意,這是獨孤智的笑聲。」
倉促之下,均陷危境,有些措手不及。
羅香雲愕然問道:「卓大哥,你這樣搖頭苦笑則甚?」
亂石叢中,走出那位眼皮半闔,彷彿宿醉太甚,酒意未消的「金剪醉仙」羅大狂來,向羅香雲怪笑說道:「雲兒見識過『天玄谷』中場面,我們這些老東西,若不出來,豈非令獨孤智睥睨乾坤,所向無敵?好在這大概是我們最後一趟,再管閒事,異日的扶持正義,衛道降魔之責,就完全交給你們年輕人了。」
羅大狂笑道:「好了!別誇獎了,你還是快些說明事實,我們才好斟酌。」
羅香雲聽出趣味,一旁問道:「娟姊,何謂奇蹟?」
卓軼倫笑道:「照你這種方法,縱可暫時解救了濮陽勇的剝皮之厄,卻又添了夏侯娟的無妄飛災,使獨孤智手中,更多了一名重要人質,也使我們奮戰群魔之際,越發多所顧忌,礙手礙腳。」
夏侯娟苦笑叫道:「羅伯父,你看事情多糟,這一來豈不把那位濮陽勇害苦了麼?」
夏侯娟表示佩服地,連點螓首,嬌笑說道:「生薑畢竟是老的辣……」
卓軼倫點頭笑道:「娟妹猜得對極了,那不是毒藥,是一粒『黑芝麻粉糖球』。」
彭白衣聞言,想起夏侯娟傷在東門柳掌下之事,不禁互視一笑。
羅香雲話方至此,羅大狂便啟笑道:「雲兒,你怎可輕視獨孤智,他若無此深心,怎會起下欲以殘疾之軀,成為『武林霸主』的宏圖大願?」
夏侯娟笑道:「彭兄既知獨孤智對於與他並列『宇宙六殘』,向稱渾噩無機的濮陽勇,尚且存有防範之心,應知道他對你這新近參與『六殘幫』,身為內三堂堂主重職的『萬古傷心』白不平,不會絕對信任。」
尚幸「金剪醉仙」羅大狂老謀深算,居然早有預防,袍袖拂處,罡風狂作,把漫空灑落的奇腥光雨,一齊震散得四外飄飛,無蹤無影。
羅香雲與東門芳哪裡肯依,也各閃身形,追蹤而去。
羅大狂繼續大笑道:「既然如此,『紫拂羽士』東門柳,是容易受制的麼?我們老兄弟之間,非鬥得鬼哭神嚎,天翻地覆不可。」
夏侯娟喜形於色問道:「羅伯父這樣說話,是答應了?」
卓軼倫陪笑說道:「小侄怎敢對伯父耍甚花槍?只是深明『生薑還是老的辣,甘蔗畢竟老頭甜』之理,知道伯父老謀深算,必然成竹在胸。」
東門芳茫然說道:「羅伯父可否把這『通權達變』四字,再加解釋一下?」
羅大狂也詫聲說道:「『黑芝麻粉糖球』?這倒大出我意料之外。」
東門芳聞言,雖未發話,卻以詫異眼色,向四外打量掃視。
夏侯娟秀眉一蹙,目光微轉說道:「識別藥物的大行家,是『一帖神醫』葉天仕葉師叔,但葉師叔已遠遊東海,打算去請『光復島主』衛三民。」
卓軼倫、彭白衣與司馬豪,早就恭立相待,但彭五先生看見「金剪醉仙」羅大狂竟也在場,遵首先一抱雙拳,陪笑說道:「原來羅兄仙蹤又現,這一來吾道當興,群魔定滅。」
夏侯娟何等聰明,立即聽出羅香雲語意地,向卓軼倫揚眉問道:「大哥,你把它吃掉則甚?莫非那顆藥丸之中,並未含有毒質?」。
卓軼倫失笑叫道:「娟妹放心,若論到體貼溫柔,司馬三哥是極為當行出色。」
夏侯娟目注司馬豪,向卓軼倫嬌笑道:「大哥!你說得不錯,司馬三哥侍候起女孩子來,果然真有一套,面皮比你老得多呢!」
卓軼倫笑道:「部分與整體,只是大小之分,性質上不會有所差別,我是問藥從何來?」
一語方出,卓軼佗接口笑道:「當時我發現恩師人頭,竟在蒸籠之中,幾乎急得暈了過去,還虧羅老人家心細,才看出人頭是假,但也由此可見,彭白衣師弟定然有了破綻,獨孤智方會別出心裁地,作此試探。」
羅大狂搖頭笑道:「都不對,他是不能跑,天下事往往相對,有一利,便有一弊,這獨孤智的耳目,藏得既欲巧妙,這走起來,定必不易,倘若被人發現,只好束手被擒而已。」
卓軼倫靜等羅香雲話完,含笑說道:「雲妹說話輕點,萬一此處仍有獨孤老魔,所遣耳目,則被他聽去機密,一為轉稟,葉師叔便將白費心血,並把那位靈竅已開的假糊塗蛋濮陽勇,送入枉死城了。」
羅香雲點頭說道:「不錯!這是獨孤智在『人屍煮酒論奸雄』時,當眾所作的慷慨陳言。」
羅大狂也不答話,只是笑了一笑,並向自己現身走出的亂石堆中,看了一眼。
彭白衣聽到此處,接口笑道:「羅老前輩的原意雖屬如此,但卻於意料之外地,救了我一條小命。」
夏侯娟笑了一笑,向羅大狂揚眉問道:「羅伯父,你說獨孤智可不可怕?」
夏侯娟微笑說道:「我並沒有肯定說是濮陽勇騙了獨孤智,也許是獨孤智騙了濮陽勇,反正他們兩人之中,必……」
包括功力極高的夏侯娟,老成持重的卓軼倫在內,均未料到會生此變。
卓軼倫笑了一笑,未答所問,反向羅香雲問道:「雲妹先告訴我,你這粒藥丸……」
夏侯娟搖手笑道:「三哥,一來東門芳迷失本性以後,與你相違甚久,你們應該暢敘離情。二來你更須向這位脾氣暴躁程度不在我之下的『辣手神仙』,好好開導,說明一切前因後果,勸她平心靜氣,與我們通力合作,才好設法營救她爹爹『紫拂羽士』東門柳,免得在『六殘幫』中,玉石俱焚,慘遭劫數。」
羅大狂笑道:「我有什麼成竹在胸?無非順天盡人,適才順應而已,好在不論其他援手,是否能及時趕到,夏侯賢侄女的恩師『般若庵主』,卻到時必已功成。」
枕底煙霞,杖頭日月,門外風波!
羅香雲把「蠢然黃狗也通靈」之語,吟詠幾遍以後,恍然頓悟地,失笑說道:「對了!連本來蠢蠢無靈的黃狗,服食葉天仕老人家的藥物之後,居https://www.hetubook.com•com然能夠通靈,何況那位姿質極佳,被視為渾金璞玉的濮陽勇呢?」
東門芳聽得愁眉說道:「這樣講來……」
彭白衣也自點頭笑道:「這樣說來,濮陽勇如今是在裝瘋賣傻的了?」
羅大狂恍然笑道:「原來賢侄女想替雲兒作媒?」
羅香雲白了伯父一眼,佯嗔叫道:「伯父,你老人家已是爐火純青,明心見性的人了,怎麼還這樣好鬥?」
羅大狂笑道:「在這種情勢下,若要救東門柳,不令他慘遭劫數,則必須能把他制住,至少也要能在武功表現方面,比他高一籌。」
羅香雲聽到此處,接口笑道:「這就叫『英雄之見略同』,夏侯娟姊姊和我,也都是這樣想法。」
話猶未了,夏侯娟秀眉忽剔,妙目中閃射神光地,嫣然笑道:「羅伯父,我當真想出克敵制勝的妙策來了。」
羅香雲猶有不信地,軒眉問道:「鑿開混沌,談何容易,誰有這種再造乾坤之力?」
夏侯娟妙目雙翻,點頭笑道:「對!羅伯父應該如此懷疑,因聰明人不會做出笨事,這『可怕』與『可笑』,『合情合理』與『悖情悖理』等兩樁舉措,簡直太以矛盾,不像是出於一人之手。」
說完,又把羅大狂的衣袖拉了一拉,要他觀看羅香雲與彭白衣的談話投機情況。
司馬豪道:「我懂得,我會向她勸告。」
卓軼倫「哎呀」一聲,苦笑叫道:「我們必須盡量設法,遵守時間,因為獨孤智業已聲明『天奇林』外的第一張活剝人皮,便是濮陽勇的。」
夏侯娟笑道:「獨孤老魔,只與我們約定,須於十日之內趕會,又沒有說明決定要去多少人數。諸位長老,倘若到時不來,便由我一人赴約。」
夏侯娟恍然笑道:「原來我恩師與羅伯父是在『天玄谷』相會,但她老人家的佛蹤,怎會又現『洞庭湖』呢?」
夏侯娟聞言,無可奈何,只好指著尚在昏迷的那位「辣手神仙」東門芳,含笑問道:「羅老伯父,照你這樣說法,我們如今該做些什麼事呢?是否可以餵東門芳服食獨孤智的毒蠱解藥?」
夏侯娟玉掌一伸,嬌笑說道:「拿來。」
卓軼倫笑道:「當然不俗,是我師傅。」
羅香雲想了一想答道:「他不是服藥治病,而是服藥防病。」
夏侯娟應聲答道:「這道理極為簡單,就是『君子之心易知,小人之心難測』。」
彭白衣道:「我在想夏侯姑娘是動了什麼靈機?要去訂製什麼特別有效的克敵兵刃?」
夏侯娟點頭說道:「晚輩懂得這種情勢。」
羅大狂微笑道:「便由於這種巧遇,我與『般若庵主』遂觸動靈機,故意讓你們中了韋楓、宇文霜的算計,進入『天玄谷』,一面測探獨孤智究竟對東門柳父女,暨『海外三魔』,施展了什麼辣手?一面設法破壞群魔彼此團結,並維護東門柳父女,盡量不使這位站在敵對的武林老友,慘遭浩劫。」
群俠也均聽出這是「六殘幫」幫主獨孤智的笑聲,但包括「金剪醉仙」羅大狂在內,卻誰也聽不出語音來自何處。
卓軼倫微微一笑,夏侯娟忽然又取出從濮陽勇身邊索來的那小小一顆黑色藥丸,向羅香雲含笑說道:「雲妹,你與我卓大哥和彭白衣兄,且研究研究這種使濮陽勇每日必須服用的黑色藥丸,到底是什麼東西?」
夏侯娟妙目微翻,點頭答道:「一人赴約也是赴,百人赴約也是赴,獨孤智身為『六殘幫』幫主,志在稱霸江湖,君臨武林,他只有後悔自己訂約不周,而不能怪我們失約,濮陽勇便可逃過那場剝皮慘禍的了。」
羅香雲微吃一驚問道:「伯父已斷定此處藏有獨孤智所遣耳目?」
羅大狂含笑說道:「雲兒不必著急,他跑不了。」
夏侯娟笑道:「我對此不是『行家』,何況我還有更重要的事兒,要和羅伯父細加商議。」
似在樹梢散佈,似在崖壁響起,似在地底滲出,似在空中傳來!
夏侯娟聞言,遂邊與「金剪醉仙」羅大狂一同走過,邊自含笑說道:「那是一種慢性毒藥,已無疑問。」
卓軼倫笑道:「師弟,在想什麼?」
羅香雲插口問道:「伯父當時只看出些端倪,大概尚不知詳情?」
枯樹樹幹雖巨,卻也應手立折。
羅香雲瞿然叫道:「還有呢,濮陽勇佯作返回『天玄谷』,卻藏在『天奇林』中,觀看『雙心魔后』文雪玉,對我們攔擊舉措,一面密報獨孤智,一面於娟姊危急之時,出手搶救,這等謀略膽識,慢說不是糊塗蛋,便是普通聰明人,也未必做得恰到好處。」
羅大狂飲了幾口美酒,笑道:「我們在『天玄谷』中得悉『海外三魔』曾派弟子去往『洞庭』一帶,殺害孕婦,謀取『紫河車』,遂趕赴『岳陽』,企圖阻止,不令多造惡孽。」
說至此處,神色一正,又向夏侯娟等,揚聲叫道:「如此一來,我與『般若庵主』的全副精神,整個力量,都要放在維護老友『紫拂羽士』東門柳的身上,至於『海外三魔』,以及『六殘幫』中的其他牛鬼蛇神,都要交給你們去相機殲滅了呢。」
羅香雲想起葉天仕曾在「天玄谷」中,替濮陽勇治過病兒之事,蹙眉說道:「葉老人家雖曾替濮陽勇開過靈竅,據說並無效果。」
卓軼倫尚未答言,彭白衣已在一旁含笑答道:「作歌人不是我爹爹,是『天山』醉師伯,但我爹爹既與醉師伯結伴同來,想必也在一起。」
夏侯娟又向羅大狂嬌笑說道:「伯父,你們就在這附近等我,我要告假兩日。」
夏侯娟目注山民遺屍腦門所貼的「第一號冤魂」紙條,勃然怒目叱道:「獨孤智真不要臉,分明與我們約定,如過了十日,不去『天玄谷』赴約,才用『冤魂投帖』之法,怎麼如今便已反覆無常,提前下手。」
夏侯娟冷笑說道:「我不相信,你會這樣良善,這樣寬宏?」
羅大狂不等夏侯娟再往下說,便點頭接口笑道:「不錯!不錯!正是你那位『聖手仁心』卓軼倫。」
這句話兒,聽得群俠好不心驚!
群俠雖然疑信參半,但看了夏侯娟那副眉飛色舞的得意神情,卻又知道她絕非虛語。
羅香雲笑道:「機靈鬼定是那位『六殘幫』的幫主獨孤智,糊塗蛋倒是指誰呢?」
卓軼倫愕然不解問道:「娟妹需要何物?」
彭白衣雙眉微軒,向距離丈許以外的一株粗巨枯樹,猛然舉掌搖斫。
羅香雲聽得連連搖頭。
卓軼倫目光之中,仍然充滿困惑神色,應聲說道:「根據事實所知,暨情理推斷,這種黑色藥丸,必是一種服之成癮的慢性毒藥……」
卓軼倫點頭笑道:「這倒使得……」
夏侯娟聞言之下,不覺一怔,「金剪醉仙」羅大狂遂又加以說明笑道:「賢侄女應該知道『紫拂羽士』東門柳,已向獨孤智誓死效忠,以換取他女兒東門芳的安全,則在十日之後,我們大破『六殘幫』時,他遂不得不替『六殘幫』盡力賣命。」
夏侯娟笑道:「觸發我靈機的,是闋詞兒。」
羅大狂連連點頭,表示正是此意。
彭白衣目光含笑說道:「羅伯父,小侄已知對方人藏何處,可要把他請出來麼?」
羅大狂注目一看,知道夏侯娟所說不差,遂點頭笑道:「他們既然投緣。我還有什麼話說,只好謝謝夏侯姑娘一番美意的了。」
羅大狂失笑說道:「我當然答應,但婚姻之事,必須男女雙方……」
彭白衣笑道:「大哥何必問道於盲?小弟一無所知,我還不是被獨孤智耍弄得像隻活狗熊般,若非你假扮韋楓,冒險相救,早就把一身皮骨,化作獨孤智的煮酒柴薪了麼?」
卓軼倫「哦」了一聲,向手中黑色藥丸,略加注目,眉頭皺得更緊。
夏侯娟嫣然笑道:「雲妹怎麼這樣死心眼兒,難道葉師叔不可能是故意保密,不宣佈濮陽勇靈竅已開,在獨孤智的心腹之間,佈上一子殺著?」
來人正是寬衣博袖神態如蒼松古月的哀牢大俠彭五先生,和醉態可掬,雙目惺忪的「天山醉頭陀」。
羅大狂苦笑說道:「我覺得獨孤智用蠱毒控制東門柳和『海外三魔』之事,是極為可怕,但合情合理。」
卓軼倫一面招呼彭白衣、司馬豪等,掏取金銀,https://m•hetubook•com.com一面皺眉問道:「兵刃我們都有……」
羅大狂道:「獨孤幫主……」
但目中所見,無非是些花、石、草、樹之屬,哪裡有絲毫人蹤?
心中動念,眼中也就隨同羅大狂,齊向亂石堆中注目。
更缺德的是此人的腦門之上,還貼了張紙條兒,寫的是:「第一號冤魂!」
夏侯娟搖手說道:「我不是指獨孤智的機智,是覺得獨孤智有種念頭,可怕之極。就是獨孤智困於痼疾,生趣已無,雄心卻在,他曾經向『紫拂羽士』東門柳,暨『海外三魔』說明,只想做一天武林霸主,然後便自行解脫。」
羅大狂點頭笑道:「不單斷定,我並已看出他藏在何處?」
儘管羅大狂最慚愧,彭白衣最難過,但首先大發雷霆,按撩不住的,卻是「咆哮紅顏」夏侯娟。
夏侯娟故作神秘地,搖頭笑道:「到時再說,如今萬一洩漏機密,被獨孤老魔的耳目探去,我這妙策,就不靈了。」
彭白衣笑道:「什麼特別兵刃?夏侯娟姑娘能不能先行透露一點?」
司馬豪相思得償,自然高興非凡,眉飛色舞,但東門芳卻愁緒籠眉,紅雲佈頰,流露著又羞又苦神態。
彭白衣嘆道:「獨孤智心性陰毒,最愛猜忌,他雖設法把勇力絕世的濮用勇,弄來『六殘幫』,充任總護法,卻仍不甚放心。防範之法,我雖不得而知,但依照情理,推斷起來,這種每日非吃不可,否則就會生病的黑色藥丸,大概就是獨孤智控制濮陽勇的主要手段!」
驀然,遠處傳來有人縱歌之聲。
羅大狂道:「當然可怕,此人機智探沉。」
夏侯娟聽得不禁玉頰生霞,赧然一笑。
夏侯娟問道:「羅伯父是怎樣知道彭白衣兄露了破綻,將於『人頭宴』上,慘遭不測的呢?」
東門芳「嚶嚀」一聲,撲入羅大狂的懷中,感動得香肩起伏地,抽噎悲泣不已。
夏侯娟笑道:「既然記得,就請雲妹把這闋打油詞,朗誦一遍,給你伯父聽聽。」
夏侯娟點頭說道:「由此可知,獨孤智雖已用能夠令人久服成癮的慢性毒藥,給濮陽勇服食,加以控制,卻仍舊對他時時監視猜忌,並未完全放心的呢?」
這番話兒,委實出人意外,不禁把位功力卓絕,見識淵博的「哀牢」大俠彭五先生,聽得怔在當地。
卓軼倫道:「當然不同意,因為娟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卓軼倫繼續笑道:「好在我們現有羅伯父領導群倫,主持大局,憑著他老人家『金剪醉仙』的四字招牌,再險厄的局勢,也會安然度過。」
羅香雲聽她這樣說法,遂托著那顆小小黑色藥丸,走到卓軼倫、彭白衣面前,和他們仔細研究,鑒定性質。
卓軼倫舉起手中那粒小小黑藥丸,軒眉答道:「就根據這點東西,便知道我們的機智才華,比獨孤智差得太遠。」
語音才了,司馬豪便攙扶著東門芳,一同走過。
羅大狂尚未發話,卓軼倫卻已在一旁,代為答道:「良醫之功,如同良相,替濮陽勇鑿開混沌,再造乾坤之人,自然是『一帖神醫』葉天仕葉師叔了。」
說完,從卓軼倫、彭白衣、司馬豪手中,接過金銀,並向彭白衣、司馬豪,理出一種神秘笑容說道:「彭兄、司馬三哥,真對不起,我不單要走了你們的錢,並帶走了你們的人,請你們暫忍兩三天的相思,然後我包你們便白首相偕。」
其中最慚愧的,自然是那位年紀最大,輩份量尊,功力最高,見識最廣的「金剪醉仙」羅大狂。
彭白衣一旁笑道:「獨孤智毒謀既揭,東門伯父留在『六殘幫』中,似乎有益無損。」
盡皇都眼眶看破,望青天信卻胡過,
其次,便要算彭白衣心中難過。
說完,便向羅大狂陪笑說道:「羅伯父,你能猜出……」
夏侯娟微笑道:「羅伯父的這種安排,也已由葉師叔向我和雲妹、卓大哥、暨司馬三哥說過。」
夏侯娟臉上浮現神秘笑容,把「金剪醉仙」羅大狂拉向一旁,悄聲笑道:「羅伯父,你是老江湖了,猜得出我要和你商議什麼事麼?」
羅香雲微搖螓首,接道:「這不是一粒藥丸,只是從另一粒藥丸之上,剝落下來的一小部分而已。」
羅大狂怪笑接道:「雲兒懂得什麼?東門柳既向獨孤智誓死效忠,則我們若想對他保全,豈非先要把他制住?」
卓軼倫問道:「師弟猜出端倪了麼?」
彭白衣一旁讚道:「夏侯姑娘回答得好,你真是辯才無礙。」
羅大狂苦笑答道:「我起初也頗為此驚,但如今業已想通,大概此山孔竅太多,獨孤智遂窮盡心力,加以系統操縱,代替耳目,故炫神異。」
羅大狂點頭說道:「我正覺獨孤智太以厲害,這樣奴役群豪,並得地利之下,要想大破『六殘幫』,必甚艱難,忽然發現夏侯賢侄女的師傅『般若庵主』,也到了『天玄谷』內。」
卓軼倫接過解蠱靈藥,細一看,點頭說道:「這是上好藥物,無甚花樣蘊藏其中,大可給東門姑娘服下一試。」
羅香雲笑道:「彭兄和我,暨卓大哥,都對濮陽勇所服藥丸,為何竟會是『黑芝麻粉糖球』一事,惑然難解,莫名其妙,才打算向娟姊和我伯父求教。」
羅香雲怔了好大一會,方目注卓軼倫問道:「卓大哥,濮陽勇又不是小孩子,他要吃『黑芝麻粉糖球』則甚?何況若有一日間斷,他還眼淚鼻涕,一齊狂流地,會生病呢?」
夏侯娟想了一想,皺眉問道:「照芳姊所說,東門伯父今後必誓死效忠獨孤智,對『六殘幫』克盡『供奉』之職的了?」
羅大狂道:「但我尚未迎去,『海外三魔』便已到了『天玄谷』,受任供奉,我暗中察看之下,知道雙方於一見面之際,便已各鬥心機,似是獨孤智佔了上風,並連他那位老表叔『紫拂羽士』東門柳,也似在不知不覺間,照樣受了這陰險毒辣的『六殘幫主』暗算。」
羅香雲嬌笑說道:「濮陽勇每日服用這黑色藥丸,便精神抖擻,宛如活虎生龍,但只要一日間斷,卻會蔫耷耷地,立即生起怪病。」
羅香雲目注夏侯娟,調侃說道:「娟姊,你怎麼只猜得我伯父心思,卻猜不透獨孤智的心思?」
羅大狂道:「當然不會絕對不做笨事,常言道:『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但千分之一的機會,畢竟太少,賢侄女同意我的話麼?」
夏侯娟一雙妙目之內,果然閃射智慧光芒,秀眉高拂,含笑問道:「羅伯父,你剛才說是聰明人不會做出笨事?」
彭白衣搖頭笑道:「我是擀麵杖吹火,一竅不通,還是要向羅伯父請教請教。」
夏侯娟揚眉問道:「大哥這其一其二,怎樣解釋?」
總之,這語聲像是來自任何一處,又不像來自任何一處,倘若定要加以描繪,加以形容,只好說像是有位虛無縹緲不可捉摸的幽靈,在作嘻嘻鬼笑。
彭白衣接口笑道:「羅老伯父胸羅萬有,夏侯姑娘智慧超人,你們兩位若肯多用上一點腦筋,或許能參詳得透一些機微之處。」
羅大狂笑道:「夏侯賢侄女所指的『靈機』,是這闋打油詞的第二句。」
羅大狂笑道:「事雖難猜,但必與雲兒有關,否則你不必把她設法支開。」
夏侯娟嫣然一笑,接口說道:「我真該死,竟把恩師她老人家這樣一位絕頂高手忘了。」
此語一出,夏侯娟、羅香雲、彭白衣、卓軼倫等四人的八道炯炯目光,不禁電掃四外。
夏侯娟目注羅香雲道:「雲妹,你如今且想想,濮陽勇在『天奇谷』中,大作向獨孤智效忠之語,是否故意所為?」
羅香雲聽出是自己伯父「金剪醉仙」羅大狂的語音,不禁狂喜叫道:「伯父!你怎麼突然出世,再入中原,可把我找壞了呢!」
話猶未了,羅香雲與東門芳均玉頰緋紅,連聲羞叱,兩隻纖手,一左一右地,襲向夏侯娟的肋下。
夏侯娟接口笑道:「這種勸告,必須在溫柔體貼的情況之下,委婉進行,否則這位東門姊姊,念父情殷,可能脾氣大發,又不知要把三哥弄得哪裡『火辣辣』呢?」
羅香雲越發驚奇,詫然問道:「詞兒,是闋什麼詞兒?」
彭白衣一旁笑道:「大哥,你若想知道此事的來龍去脈www.hetubook.com.com,小弟倒還知道一點。」
羅大狂微笑說道:「安排既定,恰好卓賢侄自『哀牢』趕回,我便請『般若庵主』,對一種佛家神功,加強準備,由我攜同卓賢侄,混入『天玄谷』,隨機應變,對付一切。」
彭白衣正等他表示意見,誰知羅大狂在這「咚!咚!咚!」之後,竟未繼續發話,只是面含微笑地,繼續飲酒。
二字方才說出,夏侯娟便連搖著雙手,並以「蟻語傳聲」神功,向她耳邊,悄然叫道:「東門姊姊小心,此地有獨孤老魔耳目,我們且走遠一些,再說心腹話吧!」
這人唱的是:
羅大狂雙目一張,神光如電地,哈哈大笑道:「東門賢侄女,這就叫通權達變,兩利相權,取其重,兩害相權,取其輕,為了保全你爹爹,縱把我『金剪醉仙』這點名頭,付之流水,付諸汪洋,亦復在所不惜。」
夏侯娟不等他往下再說,便即截口笑道:「我知道大家都有兵刃,但大哥難道沒有聽清,我是要去訂製特別兵刃。」
夏侯娟見他語音忽頓,含笑問道:「羅伯父可惜什麼?是否可惜那獨孤智慧以殘廢之軀,竟能具有如此智慧,卻不肯歸入正道?」
羅大狂滿面赧然神色,又復傳音問道:「我們適才所說之語,你全都聽見了麼?」
夏侯娟滿面春風,笑吟吟地答道:「妙在一個『巧』字,因為昔日羅伯父要替我拉攏彭白衣,如今卻是我要替你拉攏彭白衣了。」
羅香雲莫名其妙地,詫聲叫道:「卓大哥,你……你怎麼把這能夠令人上癮的慢性毒藥,吃掉了呢?」
夏侯娟笑道:「要錢,我們是去訂製特別兵刃,難免花錢,把你們男人們身上的散碎金銀,統統給我,因為在山野鎮店之上,明珠美玉等物,是不及金銀來得有用的呢!」
夏侯娟嬌笑答道:「完全同意,不過我還要向羅伯父請教一句,笨人會做聰明事麼?」
羅香雲笑道:「伯父這樣說法,是同意卓大哥之語,認為此地可能也藏有獨孤智的耳目麼?」
直等翻越一座峰頭,夏侯娟方止住腳步,對群俠嫣然笑道:「好了,我們如今總可放心說話的了,獨孤智決不會再聽得見,看得見,沒有耳目在側了。」
夏侯娟道:「算你有道理,如今我們要救司馬三哥的心上人『辣手神仙』東門芳了,且請你這位深明醫道的『小行家』,鑒定一下獨孤智所給的解蠱靈藥,是不是真?能不能吃?」
羅香雲怔了一怔,點點頭道:「不錯。」
獨孤智接口笑道:「我如今也不揭破,仍讓他真聰明假糊塗,舒舒服服地,做他的『六殘幫總護法』。」
羅大狂見她那副關懷老父的盈盈欲泣神情,不禁好生憐憫地,截口叫道:「賢侄女不必發愁,在正常狀況下,想制你爹爹太難,但在非常狀況下,卻又頗有希望。正常狀況下,我們都是一大把年紀的人了,必須珍重前修,顧全身分,但非常狀況下,卻不妨通權達變。」
話方至此,羅大狂便怪笑一聲,接口道:「大行家雖然不在眼前,我們找位小行家先自鑒別鑒別。」
羅大狂一面聆聽,一面含笑點頭。
卓軼倫尚未答言,羅香雲業已恍然道:「對了,彭兄是『六殘幫』中內三堂堂主,在未露馬腳之前,『萬古傷心』白不平是獨孤智老魔頭的心腹紅人,你確實應該知道不少內幕秘密。」
夏侯娟搖頭笑道:「大哥真會多疑,我經過你的教訓,不單知其一,並已知其二,不會再孤身犯險,像肉包子打狗般,平白送禮,一去不回頭了。」
夏侯娟遠遠聽見,接口笑道:「雲妹要試什麼?」
夏侯娟向卓軼倫白了一眼,佯嗔說道:「大哥!你如此大鬧玄虛,怎麼也不通知我一聲,差點把我氣急得不顧一切,與獨孤智老魔頭捨命相拼,豈不誤了大事?」
卓軼倫滿臉苦笑,連連搖頭。
話猶未了,羅大狂業已放下酒葫蘆,微笑說道:「咚!咚!咚!……」
夏侯娟道:「羅伯父想些什麼?」
羅大狂連連搖頭,接口說道:「我沒有這種條件,平心而論,我和『紫拂羽士』東門柳,大概半斤八兩,軒輊難分,你師傅則略略高出一些。故而只好由她來『急來抱佛腳』,下點苦功,擔當艱重之任。」
羅香雲問道:「伯父,你打算怎樣小心?」
彭白衣點頭說道:「此話有理。」
羅香雲揚眉說道:「我覺得娟姊這種想法,雖甚奇特,但卻不太可能,像濮陽勇那等傻直無機的渾金璞玉,怎能騙得了狡如九尾天孤的獨孤智呢?」
羅大狂取下酒葫蘆來,「咕嘟」「咕嘟」地,喝了兩口,怪笑答道:「獨孤智為了籠絡『紫拂羽士』東門柳,替他賣命,所給解蠱藥物,大概不會有問題。但這位『六殘幫主』,太以兇毒,深沉可怕,我們還是小心些好。」
卓軼倫皺眉說道:「濮陽勇有何痼疾?竟須每日服藥?」
羅香雲點頭答道:「記得,我們曾聽葉老人家說過。」
羅大狂皺眉提氣,以幾能上達重霄,下透九幽的「傳音入密」功力,朗聲叫道:「獨孤幫主。」
司馬豪知道夏侯娟口舌靈巧,下面決無好話,遂俊臉微紅地,趁勢接道:「多謝娟妹指點,等我把東門芳開導勸告得明白利害後,再讓她和你細商救父大計。」
夏侯娟嬌笑說道:「小觔斗?獨孤智正自得意洋洋,突然發現席上人頭,暨煮酒時,所焚人屍,不是彭白衣兄,竟是韋楓之時,那副尷尬憤怒神情,真難形容,差點把他氣瘋了,還算是小觔斗麼?」
羅大狂笑道:「我第一次進入『天玄谷』,假扮東門柳時,便幾乎在『天玄橋』上,斷送一條老命之事,夏侯賢侄女是知道的了?」
夏侯娟叫道:「我不是問他,而是問你,你打算……」

醉頭陀把一雙醉眼,略一乜斜,笑呵呵地說道:「彭五兄莫要聽他,他是『醉仙』,我是『醉佛』,縱有幾分夙慧,幾分靈根,也被酒糟兒泡浸得變了味,失了質,要他和我比賽喝酒,倒是絕好對手,定可對飲三日,武功也在當世中數一數二,至於其他方面,則成了醉鬼胡云,簡直不足與言,不足置信的了。」
原來卓軼倫、彭白衣、羅香雲等三人,走過一旁以後,羅香雲竟自然而然地,與彭白衣比較接近。
卓軼倫搖頭嘆道:「此事所蘊奧妙,太以複雜,他們老少兩位,雖然聰明絕頂,經驗豐富,恐怕也看不進獨孤智老魔頭的肝腸肺腑!」
夏侯娟與東門芳攜手同馳之際,便把適才所生故事,向這位「辣手神仙」,陳述一遍。
右邊的是卓軼倫,左邊的是彭白衣,站在中央的,則是三人中年齡稍長的司馬豪。
羅香雲秀眉雙揚,向卓軼倫嬌笑道:「卓大哥,彭兄業已供給你重要情報,你可判斷出這藥丸是甚性質了麼?」
話猶未了,東門芳便接口搖頭嘆道:「羅伯父,你何必使我寬心,憑你『金剪醉仙』的招牌,肯貽笑江湖,以二打一?『般若庵主』更是戒律精嚴的佛門高人,肯不畏人言,在旁暗算?」
夏侯娟毫不忸怩地,遙指卓軼倫,對羅大狂揚眉說道:「不瞞羅伯父說,我和卓軼倫大哥,情感不錯。」
羅香雲道:「怎麼跑不了?是不曾跑?還是不敢跑呢?」
羅大狂繼續笑道:「我當時因覺獨孤智幫主以狡毒厲害,遂一面要葉天仕兄命你們分請各人師長,共破魔巢,一面打算編造『大慧神尼』尚在紅塵之訊,並迎上『海外三魔』,給他們一些顏色,以期阻止他們應聘加入『六殘幫』,為虎添翼。」
羅大狂被她弄得莫名其妙地,愕然問道:「妙?妙在何處?賢侄女真是位妙人兒,你把我弄得莫名其妙了呢!」
夏侯娟嫣然笑道:「不管三哥怎樣善伺眼波,也得先把東門姊姊,抱向一旁,像這等眾目睽睽之下……」
羅大狂緩緩說道:「武林爭雄,較力較智,均無不可,何必拿無辜山民性命,作為兒戲?」
獨孤智陰惻惻地語音,接口答道:「如今這位業已聰明的『假糊塗蛋』,仍在裝糊塗,他還不知道被你們洩漏機密,加以出賣。」
夏侯娟慌忙迎上前去,拉著東門芳的手兒,低聲含笑叫道:「東門姊姊,你如今邪毒盡祛,靈智已清,還記得小妹夏侯娟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