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劍道天心

作者:諸葛青雲
劍道天心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章 封爐贈寶

第一章 封爐贈寶

轉眼間,已有六七十招,諸葛蘭情況雖已略見好轉,卻仍尚未能取得平衡局面!
司馬玠搖手笑道:「老人家不必憂慮,一來溪流若遠,毒力自消!二來水面又有大量死魚死蝦,可使近處山民,見狀知戒!但為防萬一起見,我再犧牲兩粒『化毒丹』,投入溪中,便算有人誤飲,也不妨事了!」
許大昌聽得暗暗點頭,隱身於參天古木之上的那位「毒金剛」申屠豹,卻仍默默不語。
戈妙香心內一寬,孫一塵又對諸葛蘭冷笑問道:「你覺得由誰出手,才有光采?」
許大昌點頭笑道:「對了,我們這等整日刀頭舔血,劍底驚魂,把腦袋拴在褲帶上的江湖人,並不怕什麼『天王老子』!但對『十二金剛』,卻誰都得顧忌三分!」
孫一塵兇睛微轉,接過「紅線金環」,也不起身,仍然大咧咧地,坐在椅上,目光一掃群雄嘿嘿笑道:「來參加今夜盛會的,都是武林人,所謂『甄拔』,自然離不開一個『武』字!老夫秉公而斷,誰能在這隻『紅線金環』上,表現出超邁群倫的精妙功力,姜夫人的這枚金環,便歸他所有!」孫一塵語音方住,立有一人,起立答道:「孫大俠,在下婁方,願意當場獻醜!」
虯髯大漢笑道:「他不好惹,我戚春雷也不好惹!」
戚春雷比較心直性急,首先怪叫說道:「這是一隻什麼怪雁?我到要好好看它一看!」
饒是許大昌、戚春雷、樊振三人,久走江湖,閱歷甚廣,也從來不曾見過這等怪事!
戈妙香彷彿交際手腕相當周到,在答話之前,先向「妙手飛魔」婁方,含笑看了一眼。
場中群雄,答以一片如雷掌聲!
一道金虹,散成數十個細細寒芒,宛如一蓬光雨,上下左右地,急旋亂飛,其中決無任何一圈寒芒,打中在樹幹之上。
青衫書生微笑答道:「何必日後,人家如今便已威震江湖,與我齊名,也是『十二金剛』人物!」
等這一位「風塵酒丐」,和一位「玉金剛」,趕到百寶崖頭,姜夫人的「封爐贈寶大會」,恰好開始。
諸葛蘭笑道:「孫大俠這一自貶身份,欲獻絕藝,聲威服眾,無人敢與競爭,看來這柄匕首,是你的了?」
戚春雷「哈哈」大笑說道:「這問題不難答覆,所謂『十二金剛』,就是業已在武林中成名甚久的『病金剛焦建、瘦金剛孫一塵、矮金剛歐陽高、八臂金剛龍嘯天、神力金剛孟邦、毒金剛申屠豹、白髮金剛伏五娘、風流金剛伏少陵、瞽目金剛閻亮、醉金剛方古驤』等十人,再加上新近才在江湖中走動的『粉黛金剛』諸葛蘭,和『玉金剛』司馬玠兩位。」
許大昌、戚春雷、樊振兄弟,認識這位「風塵酒丐」,趕緊起身招呼,並為諸葛蘭引介說道:「朱兄,這位便是『風塵酒丐』,熊華龍熊老人家!」
諸葛蘭暫時忍氣,不去理他,只是眉揚答道:「我叫朱楠,一向不用暗器!」
諸葛蘭點頭說道:「不錯,此事與你何干?」
孫一塵知道這婁方號稱「妙手飛魔」,是個精於暗器手法的八閩劇寇,遂點頭微笑道:「婁朋友,請表演吧!」
她緩緩伸手,一枚一枚地,從身上摘下六十九枚「風磨銅圈」,合成一隻金環,並低頭向地下三小堆朱紅碎粉看了一眼,抬首微揚,對姜夫人含笑叫道:「三枚毒環既碎,夫人萬孽皆消!在下以這點施為,權充薄禮,敬祝夫人生辰愉快,百壽康寧!至於所剩六十九枚『風磨銅圈』,朱楠卻腆顏拜登嘉貺,留待日後,為夫人造福江湖的了!」
若是認真出手,則慢說那三枚「赤紅毒圈」,見血必死,就是其餘六十九枚『風磨銅圈』,也無堅不摧,自己怎忍心把朱楠這樣一位風流絕代的美男子、俏英雄,斃於「紅線金環」之下?
語音至此,略略一頓,回頭看著那位「瘦金剛」孫一塵,含笑問道:「孫大俠,你對於老婆子的這隻『紅線金環』,有無興趣?」
許大昌一旁接道:「都是出類拔萃的頂尖人物,自然各有所長,但根據一般公論,似要以新出道的『玉金剛』司馬玠與成名最久的『白髮金剛』伏五娘,為強中強手!」
一席話兒,教訓得樹上那位「毒金剛」申屠豹,啞口無言,沉默片刻之後,方發出一連串的「嘿嘿」陰笑!
「瘦金剛」一說參與較技,全場人物,個個鴉雀無聲!
司馬玠知道女孩兒家情性,多半嬌縱,既已對於自己不滿,此時再陪小心,也是徒然,眼珠一轉,計上心頭地,軒眉笑道:「朱兄不要我讓,可敢和我賭嗎?」
為什麼?因為開口答這「有」字之人,是「粉黛金剛」諸葛蘭!
朱楠問道:「什麼武林盛事?尚請樊兄明教!」
姜夫人接口笑道:「這張藥方兒,已是朱施兩位老弟共有之物,你們有權對它作任何安排,不必再徵詢我老婆子意見的了!」諸葛蘭見大會主人,已不表示意見,遂目光微注那位「瘦金剛」孫一塵,軒眉叫道:「孫大俠,你打算如何賜教?如今該唱唱我們這齣壓軸戲了!」孫一塵雙目目光微揚,凝注空中,好似不曾聽見諸葛蘭叫陣之語,竟未予置答!
他說許大昌應該明白,許大昌不禁愧然生慚,向朱楠拱手說道:「小弟愚蒙,尚乞朱兄明教!」
孫一塵道:「這姓朱的娃兒,自詡鋼筋鐵骨,能挨『紅線金環』,戈姑娘不防盡力施為,掂掂他到底有多少份量?」
熊華龍暗中在桌下伸過腳去,把司馬玠輕輕碰了一下。
戚春雷飲了一杯,搖頭說道:「不是『高論』,是『公論』!武林人物由於『十二金剛』所行所為,公認『玉金剛』司馬玠、『粉黛金剛』諸葛蘭、『醉金剛』方古驤三人為『正』,『瘦金剛』孫一塵、『毒金剛』申屠豹、『白髮金剛』伏五娘、『風流金剛』伏少陵四人為『邪』,其餘五人,則性情怪異,所為正邪,要看當時好惡而定。」朱楠又道:「這『十二金剛』之間的功力上下如何?」
姜夫人笑道:「孫大俠是成名俊傑,這位朱楠老弟,也是秀出豪雄,你們較技一事,定然精采絕倫,應該移作今日盛會的壓軸好戲!」
朱楠頷首說道:「許兄不妨試試!」
金環才一出手,便告漫空散飛,宛如在夜空之中,撒了一片金網,映著蟾輝月色,端的好看煞人!
熊華龍呵呵笑道:「朱老弟不必捧我,你那一席正言讜論,把『毒金剛』申屠豹罵得抱頭鼠竄,連此處都無臉前來,才是真正足以譽滿江湖的快人快舉!」
熊華龍指著山溪說道:「這溪水流向前去,若是被人誤飲,豈不……」
司馬玠笑道:「這與毒辣暗器不同,我當然想要,但卻未必對得工穩,要到手呢?」
孫一塵被頂撞得無法答話,心中更氣地獰笑問道:「這樣說來,你並不精於發放暗器之道,只是擅於收取……」
羞的是自己盛名之下,當著這多武林人物,居然出乖露醜!
諸葛蘭怎會對他示弱?接口問道:「怎樣賭法?」
朱楠舉杯笑道:「戚兄豪放得很,請抒高論!」
朱楠眼皮連眨,彷彿把戚春雷所說,一一記在心中,微軒雙眉,又復問道:「這『十二金剛』之中正邪如何分判?」
朱楠微抱雙拳,揚眉叫道:「如今尊駕身份,暨尋仇原因既明,在下有一言請教!」
紅衣少婦在座上起立,妙目流波,向孫一塵抱拳為禮,媚笑說道:「戈妙香參見孫老人家俠駕!」
掌風到處,硬把一道粗粗金虹,震成七十二道細細金光,挾著懾人心魂的「噓噓」銳嘯之聲,向諸葛蘭密罩而落!
白髮老丐向這青衫書生看了一眼,揚眉問道:「老弟何況什麼?怎不說將下去?」
他的語音未了,姜夫人業已含笑說道:「以『天心』,對『劍道』不單字面工整文詞典雅,意義更十分高雋!雖精『劍道』,莫悖『天心』,這正是武林人物,於血腥江湖中,濟世救人的立身正旨!請問諸位高明,老婆子以此掄元,選得可公正嗎?」
司馬玠臉上微紅,皺眉說道:「我承認適才失態,老人家認為此事應如何補救?」
司馬玠聽的出神,忍不住撫掌贊道:「好爽脆的答覆,『粉黛金剛』,委實可愛……」
這樁問題,本難答覆,因此事不關武功,只是見識,姜夫人生平僅僅用過一次的獨門暗器,自難有人能說出來歷!
熊華龍笑向司馬玠道:「司馬老弟,這張藥方兒,功能療傷、祛毒,有益於濟世活人,你要不要加以爭取?」
熊華龍呵呵笑道:「我這心願是與『醉金剛』方古驤互相結識,各傾佳釀百斤,一比酒量!」
赴會群雄,無人答話,包括了「瘦金剛」孫一塵,和「粉黛金剛」諸葛蘭在內。
司馬玠退後一步,讓諸葛蘭先把所作對聯,投入銅鼎之內!
姜夫人接口笑道:「熊大俠解釋得差不多了,我只要補充幾句!」
熊華龍喜道:「司馬老弟,我認得那『章草體』的『天心』二字,是你所書,但『瘦金體』的『天心』二字,卻不知是誰……」
諸葛蘭道:「百招以後呢?」
群豪又復報以一陣掌聲!
雁群飛得並不太高,但在那將飛近朱楠等人頭頂上空之際,其中一隻,突然斂翼下墜!
熊華龍皺眉說道:「這樣不吃了虧嗎?」
人山未久,雁唳當空。
諸葛蘭起手幾招,確實心存禮讓,但後來卻連想禮讓都不行,身形已被孫一塵的翻飛掌影密密罩住!
所謂「解圍之人」就是諸葛蘭自己!
瘦金剛孫一塵聞言,方自兇睛一閃,電射寒芒,姜夫人卻又笑道:「但孫大俠若不嫌我老婆子贈人微物,太以粗賤,也和-圖-書復見獵心喜參與甄拔之際,自然便不敢再勞動他擔任評判!」
許大昌嘆息一聲說道:「藥醫不死病,佛度有緣人!那『毒金剛』申屠豹惡孽極深,朱兄雖然義肝俠膽,苦口婆心,但僅憑一片正言,哪裏能把申屠老魔,勸得徹底悔悟?」
熊華龍聞言,眉頭一皺,對司馬玠悄然叫道:「司馬老弟,趕緊出手……」
司馬玠點頭說道:「豈僅吃虧,簡直吃虧太甚!因為雙方功力強弱,本就相去極微,諸葛姑娘心中,一存禮敬,必失先機,等到她覺出不對,拼力挽回,由落後轉為平衡,由平衡發動反擊之際,百招之數,便告差不多了!」
朱楠等人,剛剛馳去,申屠豹便飄身下樹,一閃而逝。接著,那株參天古木的近梢頭處,突又如墜葉輕飄,落下了兩條人影。一個是面如冠玉,劍眉星目,風神秀絕,年約二十三、四的青衫書生,一個是鶉衣百結的白髮老年乞丐。
司馬玠弄不懂熊華龍為何如此?暗恨他隨口多話惹事生非,遂趕緊岔開話頭,向諸葛蘭抱拳笑道:「朱兄,那申屠豹老毒物不曾來參與這姜夫人的『封爐贈寶大會』嗎?」
司馬玠順著熊華龍注目之處看去,只見一條山溪之內,浮滿了死魚死蝦,逐流而下,不禁皺眉說道:「申屠豹那廝,真正造孽,這種情況,定是他暗灑毒粉,被諸葛蘭的『無形罡氣』吹散飄墜溪中,以致把無辜魚蝦毒死不少!」
姜夫人向爐上鐵鼎,看了一眼,面含微笑說道:「我所出甄拔題目,有文有武,諸位不妨盡展所長,但今夜是我老婆子六十九歲生辰,也是我封爐歸隱之日,諸位可以逞能奪寶,卻不可以有意氣相爭的血腥場面……」
孫一塵目光微注,便看出這答話的藍衫秀士,正是適才對自己冷哼之人!
許大昌方一點頭,他們鄰桌上的一位年輕書生,突然站起身形,抱拳笑道:「三位仁兄,可許小弟移座同飲,以便請教!」這書生年齡僅約二十,身穿一件寶藍儒衫,面如冠玉,相貌美得驚人,在英朗挺拔中,並深深流露出瀟灑俊秀之致!
就在許大昌、戚春雷、樊振等三人,注目驚心,暗呼僥倖之際,陡聞「噹噹」幾聲,從遠方傳來了悠然鐘韻!朱楠向鐘聲來處,看了一眼,揚眉笑道:「是時候了,姜夫人的『封爐贈寶大會』將開,我們去趕趕這場熱鬧!」
白髮老丐先是滿面驚容,但微合雙目,略加思索之後,向青衫書生點頭笑道:「司馬老弟,你這位『玉金剛』,果然心思細密,如今,我也覺得你所猜不錯!」
青衫書生一雙星目之中,閃動著炯炯神光,含笑說道:「何況我們異常小心,除了互用『龜息之法』,不出絲毫聲息外,在下暗運『無相神功』,把近樹梢處,完全護住,便不受邪毒侵襲,也暫與諸人隔斷!」
戚春雷聽至此處,虎目圓睜,一掀虯髯,「哈哈」大笑說道:「朱兄說得對,閣下如若賜教,戚某縱明知非敵,也願以雞肋,奉當尊拳,彼此拼死一搏!」
語音略頓,轉過面來,目注朱楠笑道:「故而小弟認為申屠豹屈於正義之下,必會惱羞成怒,索性逞兇!他是否假意用『嘿嘿』陰笑,引誘朱兄分神,再暗以無形毒物相襲?」
她秀眉雙蹙,要想反擊,但對方掌法詭厲,壓力太強,一時之下,實難奪回先機,只好閃展騰挪,等待機會!
翻翻掌影之中,突然響起諸葛蘭的朗脆語音叫道:「孫大俠好凌厲的掌法,常言道:『貨賣識家』,你再接接我這『小諸天降魔九式』!」熊華龍聽了「小諸天降魔九式」之名,不禁失笑說道:「女孩兒家,畢竟好勝!諸葛姑娘大概要把壓箱底的功夫,拿出來了?」
果然,諸葛蘭語音剛了,尚未施為,孫一塵便虛晃一掌,閃身跳出圈外,和顏悅色地,向諸葛蘭搖手笑道:「朱老弟,百招已滿,我有事要當眾交代,你那『小諸天降魔九式』,只好保留,且俟異日相遇,再續今宵緣會便了!」
熊華龍點點頭,向姜夫人遙遙把手一拱,便在一株古松之下的座位落座。
熊華龍見無人答話,便雙眉微揚,打了一個「哈哈」。
一語方出,已有人朗聲答道:「有!」
斜陽影中一行鴻雁,約有五六十只,排成「人」字隊形飛來。
戚春雷連連點頭,一挑拇指,目閃神光地答道:「當然知道,『十二金剛』之中,雖然有邪有正,但論起武功造詣,卻均是些傲視江湖,罕遇敵手的頂尖兒人物!」
一片掌聲,如雷響起,其中包括了面含微笑的姜夫人,卻不包括那驚的目瞪口呆,氣得全身發抖的「瘦金剛」孫一塵在內!
觀戰群雄中,有功力稍差者,竟站不穩腳,只好自行識趣地避向遠處。
司馬玠與熊華龍均是上乘法眼,自然看出兩位「金剛」中,仍屬「粉黛金剛」略高半籌,換句話說,也就是諸葛蘭適才由落後轉為平衡,如今又由平衡漸趨領先局面!
此時,在那「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之間的古道上,緩緩馳來一匹瘦馬。
不太難看的女人,扮成男人,便已相當漂亮,何況諸葛蘭是位落雁沉魚傾城傾國的絕代佳麗?
許大昌因身為三人之長,遂起立拱手笑道:「仁兄不棄,自然歡迎!小弟許大昌,這是我結盟二弟戚春雷,三弟樊振,請教仁兄怎麼稱謂?」
熊華龍點頭說道:「女孩兒家,多半性傲,何況她還是身懷上乘武功的絕代巾幗?」
青衫書生「嗯」了一聲,劍眉雙揚,點頭說道:「據我猜測,她定是位易釵而弁的巾幗英雄,也就是『十二金剛』之中的『粉黛金剛』諸葛蘭!」
戚春雷「咦」了一聲愕然自語說道:「怪事,既未聽得弓弦之聲,這隻大雁,怎會凌空自……」
換句話說,如今這隻大雁,成了「拿大頂」的情狀,雙足朝天,身軀倒立,頭頸則深埋地下!
孫一塵因另有打算,不肯與她硬拼,只得收招閃身,避過來勢!
驚的是這朱楠是何來歷?年歲輕輕,竟具這高武功?練有「護身罡氣」,並到了斂放如意的地步!
諸葛蘭好勝心切,雖然自保無虞,卻不甘就此終場!
僅憑這份風神,已令人樂於結交,何況又是彬彬有禮地笑顏相向?
司馬玠神情一震,向熊華龍拱手笑道:「多謝老人家,你提醒我一樁大事!」
許大昌詫然問道:「朱兄莫非也見獵心喜?」
婁方面有得色,縱到樹前,把細細「風磨銅絲」一齊起下,仍然合成一隻「紅線金環」,交還給孫一塵,但那株大樹,也就亂葉紛落,彷彿立告枯萎而死!
熊華龍飲了一口酒兒,吐舌笑道:「乖乖,這位『瘦金剛』,真是嘴甜心辣,一開始便下絕情,幸虧對手是功力比他只高不弱的『粉黛金剛』,換了我老花子時,就這起手三招便可能弄得灰頭土臉地,吃不消而兜著走了!」
白髮老丐駭然叫道:「老弟,你……你說什麼?那朱楠也是『十二金剛』之一?」
樊振笑道:「朱兄難道不曉得這『懷五山』的『百寶崖』頭,今夜有樁武林盛事?」
他們看到那一騎瘦馬緩緩踱過,左首那虯髯大漢禁不住笑道:「許大哥,你看那一人一騎,馬瘦、人更瘦得可憐……」
話方至此,那位「瘦金剛」孫一塵突然收回凝注空中的目光,斜睨著諸葛蘭,縱聲「哈哈」大笑!
青衫書生微微搖了搖頭,接口說道:「這倒不是申屠豹枉負盛名,因為他既未想到我們比他來得更早,又未想到我們比他藏得更高,遂未曾對近樹梢處的那一叢濃枝密葉,加以注意!何況……」
青衫書生笑道:「這是老人家發笑原因之一,還有之二呢?」
戈妙香媚笑一聲,揚眉說道:「婁朋友『散環法』不錯,聚環法稍差,因為那七十二圈『風磨銅絲』,不是分七十二處,分佈平均地嵌在樹杆之上,大概只有五十八處光景,何況,每只銅圈的入木情況,也略嫌深淺不一!」
諸葛蘭則倚仗著靈妙身法,一味飄閃躲避。
熊華龍把兩道目光,凝注司馬玠的枯黃雙頰之上,揚眉問道:「老弟不想鬥她?」
樹上人冷冷答道:「說!」
戈妙香嫣然一笑,目閃媚光答道:「戈妙香不必學步婁朋友適才所為,卻願以另一種手法,求教於各位高朋貴友!」
司馬玠看在眼中,向熊華龍悄悄笑道:「熊老人家,這『瘦金剛』孫一塵分明嗔念大動,氣機已現,如今竟能天君又朗,釋躁靜矜,足見修為甚深,名非虛得,少時真要代那位諸葛姑娘,留神掠陣,莫令有了差錯!」
七十二圈寒光先是飛向四外,幾個旋迴飄轉之後,四外飛回,仍然整整齊齊地,自動合成一隻金環,落在「追魂伽女」戈妙香的手內!
話猶未了,司馬玠已提筆寫了兩個字兒,折疊起來,走向銅鼎。
朱楠目閃神光,搖頭笑道:「我們不必研究大雁死因,卻要研究它怎能垂頭墜落,並能啄石如粉,把整個頸項都深陷地下?」
許大昌覺得這「朱楠」的姓名頗生,裝束也不似武林中人,但那出群風采,卻又極所罕見,遂一面斟酒相敬,一面問道:「朱兄適才曾稱有事見教……」
許大昌恍然有悟地失聲叫道:「要我們以手觸雁,莫非雁上有毒?」
戚春雷苦笑說道:「我也是想研究,才打算取起雁兒,察看它究竟是怎樣死的?」
剎那之間,這位風神秀絕,瀟灑無儔的「玉金剛」司馬玠,業已變得面龐肌瘦,滿臉病容,相當猥瑣,根本不是適才模樣!
姜夫人和_圖_書便在廣大石坪之上,設下二、三十個座位,煮了幾壺苦茶,與赴會群豪,互相茗話。
樹影中人,又發出幽幽一嘆!
諸葛蘭取得平衡,立即搶攻,不再是先前那等一味防守!
婁方聞言之下,不禁駭然,暗驚這「追魂伽女」戈妙香,好敏銳的目力!
這時,姜夫人命人送給所有赴會群雄每人一份紙筆。
他是在出神忘形之下,這句話兒,遂忘了壓低語音!
戚春雷、樊振二人,聞言點頭,等朱楠結完酒帳,遂一同向山深之處走去。
語音未落,掌影業已漫天,「騰蛟舞鳳」、「起陸龍蛇」、「虎撲鷹揚」等三絕招迴環迸發,不但變化神奇,所挾掌風,更是呼呼生嘯,淒厲無匹!
朱楠聽得一怔,皺眉問道:「僅僅三樣物件,分贈與會諸人,能公平嗎?」
孫一塵愕然問道:「更動什麼?」
她這一瞥眼光,原本含蘊著無窮憤恨仇毒,臉上神色,也頗陰森冷酷!但卻在剎那之間,把憤恨眼光,和陰森神色,全化作滿面春風笑意!
司馬玠笑道:「既然不服,諸葛蘭必存爭勝之心,今夜相逢,她找不著伏五娘的晦氣,豈不是極可能會尋我一鬥?」
孫一塵聽了那個「挨」字,兇心頓起,目光冷注諸葛蘭,陰惻惻地問道:「朱楠,你挨什麼?你挨得起『紅線金環』?」
諸葛蘭無可奈何,只得目注孫一塵,皺眉問道:「孫大俠,你有何事要當眾交代?」
戚春雷聞聲住手,方一愕然回頭,朱楠含笑說道:「這件事兒,著實奇怪,我們應該研究研究!」
司馬玠點了點頭,與那位「風塵酒丐」熊華龍,一同飄然舉步。
「瘦金剛」孫一塵如今是怒又怒不得,走又走不得,只得面色微赤,帶著滿懷驚羞,默然坐下。
直等無數寒芒,漫空飄閃,從各個不同角度,轉折飛回,才一片「奪奪」連聲,完全嵌入樹杆!
孫一塵目閃厲芒,向那位手持『紅線金環』,兩道似水目光,仍盯在諸葛蘭身上的「追魂伽女」戈妙香,沉聲叫道:「戈姑娘!」一聲斷喝把戈妙香從神迷心蕩中喝醒,玉頰微紅地,向孫一塵陪笑說道:「孫老人家,有何吩咐?」
諸葛蘭雙眉略挑,目閃神光笑道:「孫大俠適才不是叫我小娃兒嗎?常言道:『初生之犢不畏虎』,我就犯犯虎威,敬以雞肋,一當尊拳如何?」孫一塵勃然起身,姜夫人搖手笑道:「孫大俠暫息雷霆,老婆子想把原定秩序,略為更動一下!」
司馬玠默然看去,見姜夫人從鼎中取出兩張紙兒,向群雄笑道:「天下事奇巧萬分,應答聯語中,有兩份聯語,完全相同,意義文詞,更復佳絕,老婆子決定以此掄元,請落空諸位,莫要介意才好!」
原來這隻大雁,不像一般禽鳥的墜落情形,它是把頭項伸得直直的,以嘴尖向下墜落!
等他走到鼎邊,諸葛蘭也已到達。
司馬玠趁著姜夫人發話之際,目光電掃全場,見除了主座姜夫人,和兩名青衣侍婢之外,赴會來賓,果是二十四位。
諸葛蘭因對方是含笑相問,未便不答,只好點頭說道:「申屠豹知道小弟在此,大概不好意思前來,『十二金剛』中,只有那『瘦金剛』孫一塵,正坐在姜夫人的身側!」
語音略頓,向姜夫人抱拳笑道:「不知夫人對於此事……」
諸葛蘭聽完話後,也覺大出意外地,目注孫一塵,愕然問道:「孫大俠,照你這樣講來,莫非不願意和我動手!」
這陣掌聲,代表了他們對姜夫人封爐之舉致賀,也代表了他們向姜夫人致謝贈寶之意。
他此時業已不再掩飾身有絕頂武功,語音了處,遂與許大昌一同展開輕功身法,撲奔「百寶崖」頂!
金光威勢,足足籠罩了丈許方圓,任是諸葛蘭身法再快,她也不及躲閃!
朱楠語音雖頗柔和,神情卻頗嚴肅地,揚眉說道:「如今,尊駕名足以震人,藝足以勝人,卻偏偏不行光明之路,專效鬼蜮之流,自炫神奇,誇張毒技!雁為義鳥,雄雌失偶以後,必致死亡,武林人不戒尋仇,最戒妄殺,那雁兒何辜……」
樊振微笑說道:「朱兄大概不知武林中有位『姜夫人』……」
因若不出手,或出手有所保留,自然瞞不過孫一塵,會使這位難纏惹的「瘦金剛」心中不悅!
古道邊有一間酒樓,樓中客人還不少。
朱楠笑道:「既承三位攜帶,無以為謝,這館中酒菜,就由我作個小東道吧!」
朱楠笑道:「簡單得很,這是人為,也是故炫怪異,用意便在誘人對那隻倒栽蔥的陷地死雁,發生興趣!」
戚春雷怪吼一聲,截口叫道:「大哥莫要如此說法,我們最多不存貪得之念,難道前去看看熱鬧,開開眼界,也不行嗎?」
笑畢,孫一塵面罩寒霜,厲聲喝道:「戈姑娘,拿來!」
說完,把那隻「紅線」已無的「金環」,徐徐套上右腕!
這時有三個大漢正坐在靠窗邊的一張桌旁,在低談淺酌。
司馬玠笑道:「我也是由此啟發,但這位姑娘易釵而弁之後,居然英氣勃勃,不帶絲毫脂粉嬌態,著實難得!」
說至此處,把語音略為提高,目中精芒如電地,凝注在諸葛蘭身上,朗聲叫道:「朱楠老弟,你年歲雖輕,身負絕藝,是當代武林中,秀邁群倫的祥麟威鳳,仙露明珠!孫一塵對你,決不敢倚老賣老,老弟留神,我要先進手了!」
熊華龍怪笑說道:「夫人怎麼先考起我老花子來了?我哪裏說得出這『紅線金環』妙用,只知道此環是以地煞之數七十二圈『風磨銅絲』,色作金黃,卻有三圈,色作朱赤,故而看將上去,這枚金環的環身中央,似乎鐫有三根朱紅細線……」
群豪一片默然,代表了對姜夫人所提不流血原則的無言遵守!
司馬玠笑道:「那位粉黛金剛諸葛蘭,人品雖端,但性情方面,顯然極為高傲!」
熊華龍目注場中,看出司馬玠判斷之語,確實絲毫不錯!
婁方笑道:「戈姑娘儘管批評,婁方恭聆芳教!」
戈妙香無可奈何,只好拋過「紅線金環」,但心中卻為諸葛蘭捏了一把冷汗!
理由雖已解釋清楚,但諸葛蘭卻玉頰飛紅,把兩道冷電似的目光,對熊華龍、司馬玠二人,著實盯了幾眼!
朱楠冷笑一聲,侃然說道:「我不單猜得出尊駕身份,並猜得出尊駕如此作為的原因,你多半為了戚春雷兄,把『毒金剛』列為邪人,遂動了偏狹報復意念?」
許大昌不等樊振再往下說,便自點了點頭,悄悄說道:「真人不露相,這位朱兄,年歲尚輕,但卻英華內斂,寶相外宣,定是出奇高手!我們且佯作未曾看破,聽任他在適當時機,自行揭露便了!」
樊振答道:「姜夫人從今夜,也就是她六十九歲的生辰開始,永遠封爐,不再鑄製任何刀劍暗器!但卻願把她生平珍愛的幾件東西,極為公平地贈送今夜與會之人,故而命名為『封爐贈寶』四字。」
朱楠「哦」了一聲,眼珠微轉說道:「那『瘦金剛』孫一塵在此出現,又復那等策騎而去,不知為了何事?」
她所住之處,是「百寶崖」近崖頭的一片廣大石坪之上的幾間茅屋。
姜夫人這樣一說,孫一塵自然不便把那「紅線金環」,立即裁定送給戈妙香,只好目掃群雄,冷問道:「有沒有哪位自認勝過那戈姑娘……」
凌空自「墜」的最後一個「墜」字,尚未出口,「噗」地一聲,又出了更驚人的怪事!
司馬玠搖頭笑道:「這『小諸天降魔九式』,雖是威力極強的佛門絕學,但孫一塵卻未必會容許諸葛姑娘施展!」
金光落處,只起了「錚錚錚」三聲輕微脆響,然後便一齊收斂!
許大昌等也不謙遜,樊振乘此機會,壓低語音叫道:「大哥,據小弟看來,這位朱兄……」
司馬玠指著「瘦金剛」孫一塵,向諸葛蘭含笑問道:「少時,朱兄不是要和這位『瘦金剛』孫一塵,互相較技,爭奪姜夫人的那柄罕世匕首嗎?」
說至此處,姜夫人端茶起立,咳嗽一聲,目掃群雄,緩緩說道:「老婆子此次因年邁不堪勞累,立意永遠封爐,決不再為己為人,鑄製任何刀劍暗器,並將手邊幾件小巧之物,轉贈武林友好……」
白髮老丐「哦」了一聲,點頭說道:「原來如此,怪不得慢說『毒金剛』申屠豹,連那彷彿比申屠豹老毒物更厲害的朱楠,也自毫無發覺!」
也不知這位「風塵酒丐」,是有意如此?或是無心巧合?
諸葛蘭更漂亮了,因為她那件寶藍儒衫之上,竟粘掛著精光閃閃的六十九枚細細「風磨銅圈」,絕似繡上了不少美麗花樣,!
戈妙香聞言之下,心中好生為難!
孫一塵因姜夫人一口一聲「孫大俠」,把自己捧為當代武林的泰山北斗,自然不得不略端身份,搖了搖頭,獰笑說道:「我還真沒興趣,因為武功到了老夫這等火候,談笑皆可卻敵,業已不屑於使用暗器!」
司馬玠笑而不答,從懷中取出一隻玉瓶,傾出兩粒丹藥,到崖邊接點泉水化開,在臉上、頸上、和雙手之上,仔細塗勻。
孫一塵尚未答話,諸葛蘭已自朗聲笑道:「姜夫人,你這句話兒,多問的了,方才孫大俠已然說過,武功到了他這等火候,談笑皆可卻敵,哪裏會看得上這柄小小匕首,而降尊紆貴地,與其他人物,較量爭奪?」
孫一塵目中奇光電閃,揚眉笑道:「好,我如今甘心認敗,這柄匕首,就算是朱老弟贏得!」
諸葛蘭以豪氣凌雲的高傲神色,向「瘦金剛」孫一塵投過不屑一瞥,頷首答道:「我接受這種賭法……」
許大昌笑道:「hetubook.com.com本來確有此想,但如今我已改變初衷,卻要勸阻我戚二弟、樊三弟,不必去趟這場渾水的了!」
朱楠劍眉微挑,目注許大昌問道:「那『粉黛金剛』諸葛蘭呢?」
發話之人,是個年約花信,姿容雖美,但卻風情極蕩的紅衣少婦。
一面說話,一面大踏步地走近前去,便待伸手把那隻大雁從地上取起!
她拼冒奇險,對於孫一塵一招「浪拍懸崖」,不予接架,竟反向對方攻出一招「推山填海」!
戈妙香正自心中一酸,卻見諸葛蘭寶相外宣,神儀內凝地,面含微笑,巍立如山,彷彿對當空罩落的七十二道金光,完全視如無物?
朱楠滿面湛然神光,朗朗說道:「尊駕倘若認為戚兄所持『十二金剛』正邪之語欠當,即應悚然自悟,從此潔身明德,不難於武林公論中,恢復盛譽!倘若認為戚兄之語不當,亦可公然駁斥,只要情直言正,戚兄必會謝罪,斷無桀驁不服,再加頂撞之理……」
「毒金剛」申屠豹在參天古木的密葉叢中,「嘿嘿」怪笑地,接口說道:「小娃兒莫作酸腐之論,老夫又非無辜殺人,我殺隻雁兒,算得什麼?」
這時,諸葛蘭因見孫一塵對自己未加答理,不禁秀眉雙挑,又復叫道:「孫大俠,你聽見我的話嗎?怎的……」
今日,本是姜夫人的六十九歲生辰,但這白髮飄逸的江湖女傑,卻並未以甚豐盛酒宴,招待與會豪雄。
戚春雷接過樹枝,凝勁一插,發現地面石土極硬,不過插入了六七寸的光景!
朱楠微軒雙眉,朗聲笑道:「空中殺雁不難,難在要故示神奇,暗把內家真氣,無形貫注於死雁頸間!由於這等舉措,無法遙遠施為,周圍又別無可以藏身之處,故而小弟認為這位神秘人物,定必尚在我們左側方七八丈外的那株參天古木之上,未曾離去!」
戈妙香本來幾乎已欲將那「紅線金環」,套上自己手腕,如今聽了這個「有」字,不禁銀牙微咬,向語聲發處,投過一瞥!
姜夫人慢慢打開手中兩張紙兒,只見紙上書法,一係「瘦金」,一係「章草」,寫的全是「天心」二字!
說完,便即站起身形,搶往櫃檯付帳。
司馬玠謙笑說道:「老人家莫要捧我,你這『風塵酒丐』熊華龍的名頭,雖然不列『十二金剛』,也還是足震八方四海!」
司馬玠這才警覺自己忘形失言,不禁臉上一紅,耳根一熱!
諸葛蘭不等孫一塵話完,便即接口說道:「不必,我既不願發,也不願收!」
熊華龍同意司馬玠這種見解,瞿然說道:「老弟看法高明,若照這樣說來,孫一塵居然還有黨羽在側……」
一番話兒,震驚四座,「瘦金剛」孫一塵更是發出一陣詫怒交迸的冷笑!
司馬玠見他語音忽頓,含笑問道:「老人家有什麼心願,怎不說出?」
說至此處,仍復笑顧孫一塵道:「孫大俠,你對這柄匕首,有無興趣?」
熊華龍點頭笑道:「姜夫人用心雖苦,但少時取出寶物,『瘦金剛』孫一塵貪念必熾,恐怕顧不得什麼武林身份?」
整個會場之上,鴉雀無聲,所有赴會群雄,全自聚精會神地、欣賞這場罕見惡鬥!
司馬玠揚眉朗笑說道:「我只會幫她,助她,或暗中欣賞她,哪裏會想鬥她?老人家應該記得戚春雷在酒店之中說過,武林人物由於『十二金剛』所行所為,公認能稱『正派』者,只有『粉黛金剛』諸葛蘭、『醉金剛』方古驤,和區區在下三個!倘若這三人以內,再起意氣之爭,豈不自消實力,更使群邪猖獗?」
朱楠連連頷首,微笑說道:「許兄相當高明,推斷得絲毫不錯!我深知老魔陰毒絕倫,一發笑聲,必非善意,遂趕緊以內家罡氣,化為無形氣網,擋向當空,果然發覺申屠老魔於不動聲色之中,灑來了無形毒粉!三位請看,距離我們身前三尺以外的那片草色,已全告枯黃了呢!」
朱楠凝目問道:「許兄是否為了那『瘦金剛』孫一塵由此出現,才淡卻雄心?」
熊華龍從身邊摸出一隻扁扁酒壺,繼續笑道:「二來,『朱楠』二字,恰好是『諸葛蘭』的首尾兩字諧音!」
許大昌舉起酒杯,喝了一口,含笑問道:「戚二弟,你知不知道『十二金剛』?」
馬瘦,人更瘦,馬上人穿著一襲黃衫,無精打采地低垂著頭,任由瘦馬馱著他緩緩走去。
掌影幕天,掌風如海,宛若狂濤四捲,威勢懾人!
說完目掃群雄,朗聲又道:「這七十二圈『風磨銅絲』,雖然看來極細,但卻無堅不摧,略貫內家真力,便足斷金入石,尤其所雜三根朱紅細絲,更具奇毒,見血封喉,中人立死!」
孫一塵怪笑道:「以後我另有安排,但鬥滿百招再說……」
諸葛蘭在搶攻,孫一塵也不退,這二三十個回合,才是這兩位金剛的真打實鬥!
熊華龍不等姜夫人再往下說,便自起立笑道:「老花子坐得稍遠,又復老眼昏花,看不出是不是夫人昔日用來於岱頂降魔的『紅線金環』?」
諸葛蘭雙眉一挑,冷笑說道:「我不承情,誰要你讓?」
諸葛蘭聽了孫一塵這番話兒,不禁嘴角微撇,哂然不屑地,冷哼一聲!
司馬玠接口笑道:「故而,我們要特別為那位『粉黛金剛』,留神掠陣,千萬莫使她中了孫一塵的什麼陰謀毒計!」
話猶未了,朱楠即大出樊振意料地,點頭接口說道:「我知道,那『姜夫人』武功並不太高,但卻擅於淬煉鑄製各種精巧鋒利的兵刃暗器!」
孫一塵話音剛完,有個嬌滴滴的女人口音,應聲答道:「婁朋友飛環散聚的手法雖高,但卻有兩個缺點!」
孫一塵本是功力極高的內家好手,如今也覺自己過於激怒,氣躁神浮,現在不是與強敵拼鬥之際,遂吸了一口怒氣平靜下來,徐歸原座,向姜夫人含笑說道:「我明白了,夫人要把另外一項文的甄拔,提前舉行,孫一塵敬如尊命!」
白髮老丐聞言一愕,目注青衫書生詫聲問道:「老弟此話怎講?莫非你認為那朱楠的人品不美,胸襟不高,技藝不優,日後沒有威震江湖之望?」
諸葛蘭被他笑得有點莫明其妙起來,皺眉問道:「你這樣笑法,究竟為了什麼?」
姜夫人微笑說道:「熊大俠果然見識超人,你既然認出我這『紅線金環』,索性就請你一併代為說明它的構造用法好嗎?」
司馬玠壓低語音,揚眉說道:「他敢?這是公平競技,人人均可參加,若是不顧身份,恃技胡行,恐怕不必等我們出手,那位自稱『朱楠』的『粉黛金剛』諸葛蘭,便不會容他猖獗!」
藍衣書生招呼酒保把酒菜座位,一齊移過,含笑答道:「小弟姓朱,單名一個楠字。」
孫一塵表面上笑嘻嘻,實際上陰惻惻地,搖了搖頭,揚眉答道:「爭勝是一回事,切磋則又是一回事,今夜風萍聚合,定有前緣,我願意與朱老弟留下百招紀念!」
諸葛蘭似乎覺得「二人同心」暨「武林佳話」等語,有點刺耳,又向這位「風塵酒丐」,投過一瞥白眼!
熊華龍駭然問道:「司馬老弟,你好端端的卻運用『易容藥』,加上『變形功』,隱去本來面目則甚?」
諸葛蘭知道這「風塵酒丐」,人極風趣,在武林中齒德俱尊,遂也站起身形,抱拳笑道:「在下朱楠,久聞老人家俠名,今日識荊,實為幸事!」
姜夫人笑道:「施老弟既與朱楠老弟答案相同,老婆子想把這張藥方,再抄一份……」
戚春雷恍然有悟地,神情一震,失聲叫道:「許大哥,你……你是說方才那騎瘦馬的奇瘦黃衫老者,就是『十二金剛』中的『瘦金剛』孫一塵?」
諸葛蘭異常爽朗乾脆地,應聲答道:「挨!」
朱楠雙眉一挑,高聲叫道:「什麼叫酸腐之論?慢說一隻雁兒,便是一草、一木、一蟲、一豸,也無非上應天心的可愛生物!武林人挾技行俠,匡國法之不逮,鏟人世之不平,順於道,無妨捨生取義,殺身成仁,堆骨如山,流血五步!逆於道,必當贖過以改,懺罪以誠,唾面自乾批頰弗怒!至於縮步憐蟻,留飯愛鼠等仁心義念,更是每個人所應有的人性根本,倘蔑視公正仁義,專事暴酷殺戮,則枉稱萬物之靈,與虎豹豺狼,梟鷲鷹隼等禽獸何異?」
朱楠搖手叫道:「尊駕不必現身,我也猜得出你是什麼人物?」樹上人果然不動,似乎不相信朱楠有如此高明的推斷能力?
孫一塵咬牙說道:「別人不敢,你大概敢?」
青衫書生問道:「老人家笑些什麼?」
司馬玠略為尋思,低聲答道:「我覺得孫一塵似乎心神旁鶩,也許是正有人運用『蟻語傳聲』功力,在對他耳邊,悄悄說話?」
孫一塵先向司馬玠看了一眼,然後轉對諸葛蘭道:「朱老弟,你剛才是不是與那位施老弟打了賭,若能贏得匕首,那藥方兒也便歸你所得?」
朱楠問道:「樊兄可知姜夫人今夜準備贈人的,共有幾件寶物?」
司馬玠摸摸自己的面頰,苦笑答道:「大概是嫌我這副猥瑣樣兒,長得姥姥不疼,舅舅不愛!」
邊自說話邊自把那隻「紅線金環」,向婁方凌空拋過。
那許大哥道:「二弟,休要賣狂,你戚春雷雖不好惹,我許大昌又豈是好惹之人?你知……」
朱楠繼續笑道:「既然發生興趣,多半定要將雁兒取起,察看死因?故而據小弟推斷,對方如此作為的目的所在,就是要我們以手觸雁!」
熊華龍笑道:「朱老弟有所不知,我和這位施玉介老弟,比申屠豹到得更早,是藏在那株參天古木的近樹頂處,故而才靜靜欣賞了朱老弟和圖書的那樁傑作!」
朱楠撫掌笑道:「對,我贊同戚兄之議!」
戚春雷仍然不服地皺眉叫道:「我知道他是誰?他總是人,不會是天王老子!」
熊華龍道:「笑已顯然,刀卻安在?」
古木之上,一聲冷哼,衣角微飄,分明有人意欲下樹!
竟與化名「朱楠」的諸葛蘭、許大昌等人,坐在鄰近。
熊華龍悄向司馬玠道:「司馬老弟,好戲快開場了,這位諸葛蘭姑娘,大概看不貫孫一塵的賣味驕狂之態,會發發『金剛脾氣』,給他一點顏色!」
司馬玠對他瞪了一眼,劍眉雙蹙,正要發話,熊華龍手指銅鼎,怪笑說道:「老弟,姜夫人已開始審核鼎中,應答聯語,且看老弟能否中選?以及那張濟世活人的藥方兒,究竟由何人所得?」
司馬玠向熊華龍悄悄笑道:「老人家聽見了嗎?這位姜夫人相當高明,她先把『瘦金剛』孫一塵捧得高高,使這著名老魔,為顏面所拘,不好意思再恃技逞兇,橫行霸道!」
熊華龍低叫一聲,詫道:「奇怪,孫一塵這殺人不眨眼的老魔頭,居然悟道……」
原來這青衫書生便是曾被許大昌在酒店中,譽為「十二金剛」中,品正技高,出類拔萃的「玉金剛」司馬玠!
青衫書生連連頷首,含笑說道:「那一篇『劍道天心』的堂堂之論,著實高明,難怪把申屠老毒物,罵得無法還口!」
司馬玠笑道:「老人家這樁心願,不難完成,在下若是見到『醉金剛』方古驤時,一定轉達此意……」
石坪上除了茶座,還陳列著一隻巨大火爐,爐上有隻鐵鼎,但爐中無火,想是姜夫人平時煉劍煉藥之用?
熊華龍失笑說道:「老弟既不欲露本來面目,讓那諸葛蘭一頭,此去參與姜夫人的『封爐贈寶』大會,卻改用什麼名字?」
司馬玠微笑說道:「便因如此,諸葛蘭在聽了許大昌盛讚我和『白髮金剛』伏五娘,為『十二金剛』的強中強手之後定會心中不服!」
孫一塵「哈哈」大笑,目注婁方問道:「婁朋友,你服是不服?」
白髮者丐笑道:「一來,我們與『毒金剛』申屠豹,同藏一樹,那老毒物枉負盛名,卻根本毫無所覺……」
姜夫人聞得笑聲,目注熊華龍,點頭叫道:「熊大俠遊戲風塵,德高識廣,大概認得出我這……」
司馬玠抱拳笑道:「在下姓施,小字玉介。」
原來孫一塵命令戈妙香出手的話兒剛完,諸葛蘭已向他連搖雙手說道:「不行,不行,我不要由戈姑娘出手!女孩兒家縱或手法靈巧,真力畢竟稍弱,我縱挨得起時,又有什麼光采?」
朱楠一閃秋水雙瞳,向許大昌、戚春雷、樊振三人,略為掃視,軒眉笑道:「這樣說來,三位是打算前往『百寶崖』頭,參與考試的了。」
婁方一來確實覺得戈妙香之技,高於自己,二又看出孫一塵似乎惑於美色,有點袒護這「追魂伽女」之意,遂極為識趣地一抱拳,應聲答道:「戈姑娘絕藝驚人,婁方心服口服!」
許大昌尚未伸手,他那位相當性急的結盟二弟戚春雷,業已探懷取出一根江湖人物經常隨身攜帶的試毒銀針,觸向地上死雁。
姜夫人轉過面來,指著那位「瘦金剛」孫一塵,含笑說道:「今夜更感榮幸,竟有『十二金剛』中的『瘦金剛』孫大俠,寵降與會,孫大俠是當代武林的泰山北斗,少時一項文的甄拔,由我主試,兩項武的甄拔,便煩請孫大俠的高明法眼,加以評斷!」
青衫書生笑道:「老人家看走眼了!」
樊振向朱楠深深看了一眼,揚眉笑道:「朱兄既知姜夫人之名,便免我一番介述,這姜夫人一來年老思隱,二來厭煩於武林人物,紛紛向她請求代鑄兵刃暗器等情,遂定於今夜,在所居『懷玉山百寶崖』頭,舉行一場『封爐贈寶大會』!」
朱楠眼珠一轉,劍眉微挑,陡然沉聲喝道:「戚兄,且慢!」
許大昌點了點頭,苦笑說道:「孫一塵多半是為了此事而來,這魔頭倘若參與,姜夫人的幾件寶物,搶也被他搶光,哪裏還會落到別人手上?萬一互相起了衝突,更復禍多福少……」
她易釵而弁之下,那份美、那份秀、那份朗、那份瀟灑、那份俊逸,委實看煞夷光,妒煞衛玠,足令任何女子,為之神迷心醉,一見生情,何況這位「追魂伽女」戈妙香,更是風流無比的慾海盪|婦?
許大昌等三人,聽得似懂不懂,一齊以詫然目光,向朱楠凝視。
姜夫人也看出孫一塵目中兇芒如電,已然殺氣騰眉,遂趕緊把那隻「紅線金環」,向他遞去,並含笑叫道:「孫大俠,你既對此毫無興趣,老婆子便煩你以超然地位,主持甄拔,看看這隻『紅線金環』,應該贈送哪位?」
「娃兒」兩字,已顯老氣橫秋,「你也會用暗器嗎」一語之中,更是充分流露出對諸葛蘭的輕視不屑意味!
司馬玠冷笑接道:「不然,語氣雖頗謙和,目光仍極陰鷙,我認為這位『瘦金剛』,是在『笑裏藏刀』!」
群雄方自莫明其妙,姜夫人已從那隻鐵鼎之中,取出一個小小信封,向群雄含笑說道:「這信封之中,是張極驗藥方,功能療傷祛毒,對於濟世活人,大有效用!如今老婆子出一簡單對聯,請各位隨意作對,不書姓名,匯投鼎中,由老婆子審校出意義最佳,文詞最工的一位,便以這藥方相贈!」
孫一塵偏頭目注姜夫人道:「姜夫人,看來你這隻『紅線金環』,大概要送給戈姑娘了!」
諸葛蘭毫不遲疑地,應聲答道:「你!今日會場之中,大概只有你這威震武林的『瘦金剛』出手,才可充份發揮『紅線金環』的威力,也才可考驗得出我是否有金身不壞之能!」
孫一塵聞得哼聲,雙目兇光頓熾,惡狠狠地投注向諸葛蘭所坐之處!
朱楠擺手笑道:「許兄莫謙,小弟不是見教,只是求教,因我非江湖中人,卻極願與江湖人物交友,並渴愛見聞各種痛快淋漓的豪邁江湖事蹟。」
戚春雷看得悚然心驚,知道若非朱楠看破危機,出聲相阻,自己業已粗心大意地進入「枉死城」內!
姜夫人飲了一口茶兒,俟掌聲停歇以後,又復微笑說道:「這『封爐贈寶』之舉,只是我老婆子的一點私衷,並未具帖相邀,根本談不上『大會』二字,誰知江湖人物,輾轉傳言,今夜竟仍有二十四位武林高朋,到了『百寶崖』頂……」
姜夫人滿面欣慰地,揚眉笑道:「如今,我請以『天心』應答的兩位高明,站起身來,接受老婆子的微薄之贈!」
諸葛蘭哂然答道:「我若挨不起這『紅線金環』,還會想要這『紅線金環』嗎?」
一個是對朱楠醉心的「追魂伽女」戈妙香,一個是對諸葛蘭傾心的「玉金剛」司馬玠!
司馬玠笑道:「我們便以此事,作為打賭如何?倘若朱兄勝得此陣,這張藥方便歸你所有,否則,便歸我所有!」
孫一塵笑聲倏收,換了一聲彷彿含蘊有無窮感慨的悠長嘆息!
諸葛蘭答道:「你方才說誰能在這隻『紅線金環』之上,表現出超越群倫的精妙武功,誰就是金環得主,又沒有規定非比暗器發放手法不可!」
朱楠舉起杯來,與戚春雷相互飲乾,微笑說道:「適才小弟聽得戚兄提起『十二金剛』,但不知這『十二金剛』,都是些什麼人物?」
姜夫人因已知道諸葛蘭的化名,遂僅向司馬玠問道:「這位老弟尊姓大名?」
幾句話兒,把諸葛蘭聽得瞪著兩隻黑白分明的俊眼,向熊華龍呆呆發怔!
孫一塵氣得怪叫一聲,接口說道:「誰說我看不上?我偏要參與較技,爭奪這柄匕首!」
場中緩緩站起兩人,一個是化名「施玉介」的「玉金剛」司馬玠,一個是化名「朱楠」的「粉黛金剛」諸葛蘭。
熊華龍好生讚佩地,向司馬玠點頭笑道:「了不起,了不起,老弟如此英年,能有如此胸襟見識,真令我花子佩煞愧煞!無怪能被武林推為『十二金剛』中的一枝獨秀!」
熊華龍笑道:「我這『風塵酒丐』四字,算得什麼?更不敢與你們被武林人物群推為泰山北斗的『十二金剛』,相提並論!但我卻有樁心願……」
許大呂略一尋思,點頭笑道:「好,朱兄既然有此雅興,我等奉陪就是,如今天已黃昏,『百寶崖』離此尚有一段路程,要去也該走了!」
司馬玠微笑道:「確實高明,不愧『粉黛金剛』四字!」
朱楠這樣一說,許大昌、戚春雷、樊振等六道炯炯目光,便一齊盯向那株參天古木!
朱楠宛如一株臨風玉樹,卓立斜陽影裏,雙眉微軒,朗然說道:「尊駕能向七丈高空,飛針斃雁,而針上毒力,又如此之強,更具相當高明的玄功真氣,顯然太不尋常,定是當世武林中的一流人物!」
熊華龍取出酒壺,飲了一口笑道:「以老弟經天緯地之才,對於這區區二字『聯語』,無非牛刀小試……」
熊華龍側顧司馬玠訝然問道:「司馬老弟,我提醒了你什麼事兒?」
熊華龍想了一想,搖頭笑道:「凡事越描越黑,不必設法補救,我們且見機行事便了,最多老弟索性揭明身份。讓她看看『玉金剛』極為英挺俊美,絕非猥瑣討厭的本來面目就是!」
眼看「紅線金環」所化金虹風到,孫一塵並不伸手去接,倏然雙眉一挑,揮掌凌空劈出!
確也難怪,以諸葛蘭這等功力,當時居然不知樹上另外藏的有人,叫她怎不心中驚詫?
熊華龍悄向司馬玠道:「司馬老弟,你認為這『瘦金剛』孫一塵,是在耍甚花樣?他為何不答理諸葛姑娘的叫陣之語?」
司馬玠連搖雙手,謙謝說道:「www.hetubook.com.com老人家千萬不要如此,這『一枝獨秀』四字,若是傳入那位心高氣傲的『粉黛金剛』耳中,難免又生風波,我也將吃不消而兜著走呢!」
熊華龍點頭一笑,忽然目光一注,雙眉微剔地,詫聲叫道:「老弟你看,那是什麼東西?」
司馬玠聽熊華龍這樣說法,劍眉微軒,正待發話,卻見那位姜夫人,向孫一塵含笑說道:「戈姑娘之技,確已驚人,但今日老婆子贈寶之舉,首重公平,孫大俠何妨再問問各位高朋中,有沒有格外驚人之藝?」
金環出手,只是一道金虹,但飛到距離樹幹,約莫三尺之處,卻突然一散!
許大昌笑道:「諸葛蘭比司馬玠更晚,事蹟不多,功力深淺,尚無定論!但畢竟是個年輕女子,不會太強,能夠列名於『十二金剛』之中,也就蠻不錯了!」
樹上人穩坐在參天古木的密集叢中,只垂下一角玄色長衫,隨風微拂,默然不語。
熊華龍目注遠方笑道:「適才鐘韻已鳴,姜夫人的『封爐贈寶大會』將開,我們莫要錯過這場熱鬧,還是一面走一面談吧!」
諸葛蘭弄不懂孫一塵問話之意,點頭答道:「不錯,正是如此!」
場中響起一片掌聲,表示與會群雄,信任姜夫人所作審核,必然公允!
熊華龍詫道:「諸葛姑娘怎麼只守不攻?」
樊振笑道:「據聞姜夫人定有考試方法,誰在她這考試中名列前茅,誰就會獲得贈寶!」
孫一塵越發驚奇,注目問道:「不發不收,你卻如何表現功力?」
戈妙香一見諸葛蘭傲然卓立的風韻器宇,立時怒念全消,連手中「紅線金環」,也忘了交還孫一塵,只把兩道水汪汪的眼球,死盯在諸葛蘭的臉龐上!
許大昌、戚春雷、樊振等三人聽得吸了一口冷氣,那株參天古木之上,卻飄下一聲嘆息!
樊振想了一想,搖頭答道:「詳情不知,只聽說有一件精巧暗器、一柄鋒利匕首,和一張藥方。」
這句答話,聽得孫一塵為之一怔,眉頭微皺,又向諸葛蘭問道:「你說一向不用暗器,怎又自信能強過戈姑娘呢?」
戚春雷豪笑說道:「我是依照武林公論而言,並非個人私見,縱有『十二金剛』之中人物,在這酒館之內,我也不怕!」
這時,姜夫人繼續笑道:「老婆子不再涉足江湖,準備贈人之物,只有三樣,粥少僧多之下,不得不於贈物之際,略加甄拔,在座賓朋,誰能秀邁群倫,誰就獲得老婆子所贈之物……」
群豪聽得不約而同地,起了一陣掌聲!
戚春雷掀髯舉杯,揚眉叫道:「朱兄有話,儘管請問,我弟兄是知無不答,答無不盡!」
朱楠雙眉一揚,含笑答道:「三位若肯攜帶,小弟頗願附驥同行,以廣見識!萬一那位姜夫人所出考試題目之中,竟有詩詞歌賦之類,說不定我還可以獲得一件寶物呢!」
說完,取過一張白紙,在紙上寫了「劍道」兩字,向群雄略一展視,朗聲笑道:「這『劍道』二宇,便是上聯,諸位請隨意作對,自行投向銅鼎以內!」
說完,果然取出兩粒白色靈丹,投入溪水之內。
鼓掌讚好之人中,有兩人鼓得最是起勁!
朱楠繼續說道:「即令尊駕心胸狹隘,認為『邪人』之論,有所瀆犯,必須加以報復,也應明面叫陣,以武林人物本份,憑藉功力交鋒,戚春雷兄縱或藝業不敵,死在你手,亦將毫無遺憾,瞑目九泉!」
朱楠贊道:「這名稱相當新穎,但不知含意為何?」
熊華龍看在眼中,暗暗好笑,等司馬玠歸座以後,向他低聲叫道:「司馬老弟,你知不知道那位『粉黛金剛』,為何對你白眼相加,不垂青眼?」
熊華龍突然「哈哈」大笑地,高聲叫道:「二人『同心』,其利斷金,這事委實妙到極處也巧到極處,真是一段足以流傳百世的武林佳話!」
司馬玠笑道:「這就是俠義人物的吃虧之處,她聽了孫一塵方才所說的冠冕堂皇之語,可能起了敬老心情,不好意思在一開始時,便鋒芒畢露地,欺人太甚?」
戚春雷正待答話,他三弟樊振,在一旁低聲叫道:「二哥,你於評騭人物之間,說話要謹慎一點!」
白髮老丐神情極為高興地,又打了一個「哈哈」說道:「申屠豹老毒物一向兇狠毒辣,何等驕狂?今日竟被人罵得狗血淋頭,惱羞成怒暗施毒技之下,又碰了一個大大釘子,當時若能飲酒,我老花子真要為之連浮三大白呢!」
孫一塵羞容未褪,驚心未定之間,姜夫人又走到鐵鼎之旁,取出一柄長才尺二,色若爛銀的匕首,向群雄含笑說道:「這柄匕首,是我精心淬煉之物,鋼質火候,無不上乘,縱然比不上前古『魚腸』,但水斬蛟螭,陸殺獅象,截金斷玉,吹毛折髮等等,也不會遜色多少!」
熊華龍舉袖抹抹嘴唇,又復說道:「三來,許大昌在酒店之中,推崇老弟與『白髮金剛』伏五娘,為『十二金剛』的強中強手之際,朱楠曾微露不服神色,曾向許大昌向了一句:『那粉黛金剛諸葛蘭』呢?」
司馬玠一上石坪,便對熊華龍悄悄說道:「熊老人家,我們找個不引人注目之處,隨意落座好了。」
朱楠笑道:「一流人物中,擅於用毒者不多。據我所斷,尊駕大概是『十二金剛』中的『毒金剛』申屠豹,也就是適才在酒館西窗下,獨自飲酒的那位玄衣老人!」
司馬玠略一尋思,含笑答道:「我也學學那位諸葛姑娘,採取原名首尾兩字略加變化,叫做『施玉介』吧!」
白髮老丐一下樹來,便自「呵呵」大笑。
他自嘴角間,浮起一絲獰笑,向諸葛蘭冷冷問道:「娃兒報名,你也會用暗器嗎?」
這時,姜夫人從主座之上,站起身形,緩步走到那巨爐鐵鼎之前,伸手在鼎中取出一隻徑約三寸,人指粗細的精緻金環,高高舉起,向與會群雄,含笑問道:「諸位武林高朋,有誰認得我老婆子所鑄自用,但生平僅僅用過一次的這件暗器?」
朱楠微微一笑,目光電掃四外,向許大昌揚眉叫道:「許兄看見了吧?一隻死雁的頸項之上居然會凝聚了比戚兄如此雄健漢子的更強內力,你……你總該明白其中奧妙的了!」
司馬玠笑道:「不到圖窮,怎會匕現?我們不必胡猜,且看下去!」
他雖彬彬有禮,諸葛蘭卻仍神色冷然,向司馬玠白了一眼!
司馬玠笑道:「出手則甚,我又不用暗器?」
說話之間,孫一塵是三招連著三招,再加上三招,一共攻出了九招奇幻掌法!
說完隨手折根樹枝,遞向戚春雷道:「戚兄極為雄健,功力定強,請你用這樹皮,向地面猛插一下試試!」
婁方接環在手,向孫一塵略一躬身,並對「紅線金環」,看了兩眼,覷準石坪邊上的一株大樹樹幹,揚手擲去。
果然不出朱楠所料,那根亮晶晶的試毒銀針,才一與死雁相觸,前半段針身,便立呈紫黑色澤!
那被稱為許大哥的答道:「戚二弟,你別看他人瘦,他可不是好惹的!」
熊華龍飲了一口酒兒,說道:「這是意料中事!」
熊華龍道:「老弟雖不用暗器,也不能使這『紅線金環』,落入戈妙香的手內!因為這『追魂伽女』,異常蕩淫毒兇,她若獲得這厲害暗器,不知將多殺多少人?多造多少孽!」
孫一塵點了點頭,目注戈妙香道:「戈姑娘不妨指出『妙手飛魔』婁朋友的手法缺點何在?」
白髮老丐笑嘻嘻地雙翹拇指贊道:「那位朱楠老弟,真是可愛,膽識豪邁,風神高華,更有一身極上乘的武功,如今雖然聲望未彰,據我老花子看來,他日必與老弟齊名,成為一時瑜亮的呢!」
孫一塵點頭笑道:「戈姑娘的評論頗高,但武功之道,輕在能說,重在能做,你能改進婁朋友的缺點,照樣做一遍嗎?」
熊華龍邊行邊自笑道:「一來,朱楠以內家罡氣,化為無形氣網,護住她本身,暨許大昌兄弟之舉,顯見武學極高,絕非常人所能及……」
這幾句話兒,說得不像是位惡名卓著的老魔頭,竟像是一位頗愛獎掖後進而又胸襟曠達的前輩仁俠!
說至此處,忽又軒眉問道:「熊老人家,你是從何同意我所作猜測,認為朱楠就是『粉黛金剛』諸葛蘭呢?」
就在「追魂伽女」戈妙香深感為難之下,來了解圍之人!
熊華龍搖頭笑道:「不對,堂堂俠女,怎會以貌取人?我覺得她定是聽你適才失神喊出『粉黛金剛』四字,知道被你看破行藏,有點不大高興!」
孫一塵含笑舉起「紅線金環」,戈妙香款擺腰肢,幾個春風俏步,走到孫一塵身前,接過「紅線金環」,便即向空一擲!
司馬玠方一點頭,孫一塵已目掃群雄,揚眉說道:「適才婁朋友所表現的『飛環散聚』手法,相當不弱,不知還有哪位自信能勝過他嗎?」
諸葛蘭秀眉微揚,螓首略偏,向這位形相頗為猥瑣的「玉金剛」司馬玠瞪了一眼!
司馬玠連搖雙手,截斷姜夫人的話頭說道:「不必不必,朱兄才思敏捷,答案先成,也比我先投入鼎內,這張藥方,讓給朱兄……」
孫一塵目光略注,含笑問道:「是『追魂伽女』戈姑娘嗎?」
瘦金剛孫一塵招招都是進手猛攻,每一招都攻得極兇極厲!
「噗」地一聲,嘴尖著地,但卻啄石如粉,把整個長長頸項,都陷入地面之下!
熊華龍低聲叫道:「司老弟看見沒有?那三根紅細圈上所含毒力,果然厲害無比!」
嘆罷,他方目注諸葛蘭,點了點頭,緩緩說道:「江湖代有英雄出,各領風雲數十年!孫一塵老矣,我何必還與你這樣秀發有為的老弟台,起甚爭強鬥勝之念?」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