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劍戟公侯

作者:諸葛青雲
劍戟公侯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章

第十章

公孫璿念方至此,那「無影夫人」,業已率領八名侍婢,隨在秦劍吟、杜丹之後,走入石門,門外只剩那四個勁裝黑衣漢子。
秦劍吟道:「夫人可否以本來面目相見?」
公孫璿道:「此事已知,不必再說,蕭朋友可知秦劍吟與杜丹兩人,如今可有兇險?」
這情形,好像是蕭雄有些肚痛,回寨取藥模樣。
公孫璿方自捧杯立起,「無影夫人」又復笑道:「蕭舵主,為表誠心,你應該先乾為敬!」
公孫璿何等功力?松針掠空無聲,恰好插入那黑衣大漢的頭巾之內。
蕭雄頷首一笑,公孫璿食中二指伸處,便點了他暈啞二穴。
公孫璿見狀知道自己只要小心謹慎,大概不至於露出什麼馬腳破綻!
說完,立即把身上黑衣,及臉上所戴的人皮面具脫下,現出一張約莫五十來歲的憔悴面容。
「無影夫人」聽了秦劍吟的話,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另一黑衣人,向她含笑叫道:「蕭舵主,你這個野恭出得時間頗長,若非對頭已被夫人延入寨內,我們還真不放心,要去探看了呢!」
蕭雄搖手笑道:「不必,不必,在下倒有個可以掩護公孫姑娘入內的絕好策略,包管不會被人發覺!」
不過她有信心,她認為秦劍吟或許不然,杜丹卻極可能會與自己心靈相通。
這辦法就是自己再忍耐半個時辰,然後再硬闖魔巢,希望秦劍吟與杜丹兩人,能利用這半個時辰,探出重要訊息。
那三名大漢,果均不來攔阻,聽憑公孫璿揚長進入。
公孫璿自躬身應喏,在椅上落坐,邊自心中忖道:「自己若不開口,雖無破綻,但只一多言,卻必然難以遮掩,露出馬腳,但酒席筵前,又決無硬裝啞巴之理……」
暗探,拘於目前形勢,似無可能,則明闖又如何呢?
門內,是間華麗的巨大廳堂,所有陳設,一律色呈紺紫,極為眩人眼目。
秦劍吟「哦」了一聲,這才如夢方醒。
「無影夫人」「格格」嬌笑地,發話問道:「秦少俠與杜少俠看我則甚,莫非以為我仍未用本來面目和你們相見?」
忖度之下,把心一橫,決定盡量應付,但在自知出了紕漏之前,便先下手為強地,把「無影夫人」制住!
「無影夫人」笑道:「蕭舵主,我請你對秦少俠敬上三杯酒兒之事,你莫非忘掉了麼?」
不但臉龐極為美艷,連年齡方面,也是女人最富魅力二十三、四的花信年華。
語音才落,但一瞬間,便又垂落。
黑衣人躬身答道:「在下姓蕭,單名一個雄字,昔年曾受『鐵膽神龍』秦大m.hetubook.com.com俠天高地厚之恩,故而……」
點到蕭雄,公孫璿略為一定神,便從嵯峨亂石中走出,緩緩步向石門。
宮裝婦人笑道:「我倒忘了,你還不知道公孫璿的真實身份,她是公孫宏之女,『北嶽神尼』之徒,就是與你在『杏花山菩堤坪』上,所結識的孫天仇。」
公孫璿想至此處,不再回頭,一直向前走去。
公孫璿伸手接住,掂了一掂,覺得份量頗沉,遂向他點了點頭,含笑道:「我知道你就是日前飛箭傳書,報告秦劍吟在『藥王廟』中有難之人,但不知怎樣稱謂?」
秦劍吟不知杜丹來意,方自一愕,那宮裝婦人,接口笑道:「秦少俠,你縱不認識這位杜小俠,但與他的同伴,卻是舊相識了!」
蕭雄皺眉答道:「目前雖尚視若賓客,設筵相待,但兇險卻會隨時發生,公孫姑娘還是早點前去援救為重要!」
公孫璿頗為高興地,點了點頭笑道:「這辦法確實極妙,只是太以委屈蕭朋友了!」
公孫璿也裝模作樣地,壓低語音,搖手說道:「不必通稟,我有機要大事,密稟夫人,且悄悄進去,免得有所驚動!」
杜丹大吃一驚,暗忖這「無影夫人」,著實太以厲害,怎會對於自己的一切舉動,都宛如目睹?
因為門內地勢不小,通道分歧,自己適才未問,蕭雄也未主動說明,如今卻應走哪條道路,方能找得著秦劍吟與杜丹所在?
蕭雄道:「公孫姑娘請將我點倒,換上我的衣裳,豈非便可大搖大擺地進入石門了麼?」
秦劍吟目注杜丹,一面抱拳還禮,一面詫聲問道:「杜兄的同伴是誰?」
秦劍吟依然滿腹疑雲,皺眉沉吟說道:「公孫璿……公孫璿又是誰呢?」
公孫璿忖道:「這大漢看些什麼?他好似知道有人藏在附近?」
幸虧青衣老叟說完,便自折走去,否則見了自己的遲疑形狀,豈不要大起疑心?
公孫璿聞言,暗讚此人甚為心細,向他微笑說道:「蕭朋友放心,我用最普通的手法點你,只要任何懂得穴道的內家人物,一推便醒,並不會受到任何損害。」
剛才忘了探詢,此時再若回去,把蕭雄拍醒探問,未免太以耽擱時間。
這位「無影夫人」,對於秦劍吟的一切要求,都已照辦,秦劍吟與杜丹,也只好對看一眼,準備走入石門。
話方至此,那青衣老叟便接口道:「夫人正在『紫雲廳』中宴客,蕭舵主若有急事稟報,便去『紫雲廳』好了!」
那位「無影夫人」,在略為一怔之後,點頭笑道:「好,秦www.hetubook.com.com少俠與杜少俠請看仔細,我這障面厚紗,對於外人,已有數年不揭見了!」
蕭雄微笑說道:「公孫姑娘說哪裏話來?在下業已聲明,身受秦大俠天高地厚之恩,便碎骨粉身,亦當為報,何況只受這點委屈?」
公孫璿「哦」了一聲,揚眉問道:「蕭朋友,你有什麼樣的高明策略?」
宮裝婦人「呀」了一聲,以一種惋惜語氣說道:「公孫姑娘是我想見已久之人,她既有事,秦少俠與杜少俠便先請吧!」
公孫璿自然也照樣先乾為敬地,向杜丹乾了三杯,杜丹也隨同飲盡。
秦劍吟雙眉一挑,目光注宮裝婦人道:「尊駕恕罪,秦劍吟有樁要求!」
這時,她驀然記想起,自己忘了一件事兒。
何況自己能混進石門,冒充對方手下,哪裏還會毫無所得?最低限度,也可探出一些能夠據以推敲的蛛絲馬跡。
常言道得好,「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只要制住這「無影夫人」,則一切難題,多半均可迎刃而解!
公孫璿因不知對方身份,只得啞著嗓兒,低聲說道:「我有點急……」
她左思右想,覺得只有一種辦法。
如今,公孫璿要探機密,要想維護秦劍吟和杜丹安全,或援救他們出險?就必須進入石門,但她縱然變成一隻飛鳥,也絕不可能在飛過石門時,不被對方發覺。
所謂忘卻之事,就是為何不向這蕭雄詢問那「無影夫人」,究竟是何來歷?以及與皇甫青及由「好漢坡」以來,一路暗算的各種陰謀,有無關係?
公孫璿懂得杜丹這是故意通知自己,暫時不必現身,遂仍隱身峭壁,暗窺動靜。
那黑衣人看見公孫璿,揚手便是一根「鐵翎箭」,近面飛到。
杜丹明知公孫璿隱身左側,遂故意提高語音,朗聲接道:「公孫姑娘另有其事,不會前來,你欲定找她則甚?」
尤其杜丹適才既朗聲發話,要自己不必現身,又復毫不考慮地,挽著秦劍吟的手兒,昂然進入石門,似乎有甚仗恃,莫非這有「鬼靈精」之稱的神偷丐俠……
那大漢看了一會,又從腰間摸出一根「鐵翎箭」來,在手上不住玩弄。
公孫璿見狀之下,靈機忽動,暗自忖道:「前向自己飛箭傳書,報告秦劍吟於『藥王廟』中有難的,不也是根『鐵翎箭』麼?莫非這大漢就是自稱曾受『鐵膽神龍』秦悟非深恩之人?」
盞茶光陰過去,石門中走走出四個黑衣大漢,與先前四人,互相換班。
就在她左右為難,心中想事之間,杜丹業已似乎表示親熱地,與秦劍https://www•hetubook.com.com吟攜手兒,同往石門之中走進。
公孫璿這種想法,不能只靠她自己安全,還需要杜丹與秦劍吟能與她配合的高度默契。
主意一定,遂走向正電甬道盡頭的那間石室。
恰好這些怪石,就在公孫璿所隱身的峭壁之下,公孫璿便躡足潛蹤,悄然馳落。
公孫璿主意打定,遂耐著性兒,靜靜等待。
秦劍吟劍眉一挑,目閃神光,厲聲喝道:「尊駕是否以本來面目與我們相對,我倒不管,只有一樁問題,盼望尊駕莫失武林人物敢作敢當的磊落本色,給我個明確答覆!」
公孫璿心想那「無影夫人」既把秦劍吟和杜丹當作貴客,即多半是定在正廳款待,自己不如循著正中甬道,走去看看。
公孫璿被她笑得如墜五里霧中,杜丹一旁問道:「尊駕如此狂笑,卻……卻是何意?」
但此時若出面阻止,則想借探聽陰謀集團的高度機密打算,便告完全失敗。
「無影夫人」搖頭笑道:「你們猜想得有點道理,但只猜對一半,皇甫青是他們的主人,但我卻又是皇甫青的主人。」
「無影夫人」冷冷答道:「我是在笑我們都可以算是演戲演得極妙的絕代優伶!但如今這台好戲應該收場,大家打開窗子說亮話吧!」
宮裝婦人笑道:「秦少俠請講,你既是我們所請貴賓,我們定然盡量答應你的要求就是。」
公孫璿走到席前「無影夫人」指著她身邊一張盤龍金椅,笑聲說道:「蕭舵主既是陪客,便在此處坐下。」
以公孫璿的絕世身手,慢說對付那門外四名大漢,就是對付四頭獅虎也無所怯,只不過這樣一來,必然打草驚蛇,仍然無法探得機密。
公孫璿心中好生為難,她知道秦、杜兩人,一入石門,再想安然脫身,絕非易事。
公孫璿才一推門走進,便被「無影夫人」瞥見,招手含笑叫道:「蕭舵主,你來得好,你昔年不是曾與『鐵膽神龍』秦大俠有數面之緣麼?這位秦劍吟少俠便是秦大俠的子嗣,你代我敬他三杯!」
秦劍吟茫然未答,杜丹在一旁笑道:「我們猜想常子書、紀靈及慕容匡等,口中的所謂『主人』,多半是皇甫青。」
說完,略一側身,伸手肅客。
黑衣人悄悄撿起,展葉一看,便向其餘三個黑衣人耳語幾句,獨自離開石門,走向左側大堆怪石之後。
杜丹想不到皇甫青還有「主人」,不禁與秦劍吟同以詫異目光,對這自稱是「皇甫青的主人」的「無影夫人」看去。
直等到了巨室門前,站在靠左面的一名崗哨,才向前走了半步,對公孫璿低聲道:和*圖*書「夫人正宴貴客,蕭舵主是否有事晉見?要不要屬下代為向夫人稟報?」
杜丹詫道:「尊駕此話怎講?」
公孫璿忽又想起一事,眉峰微蹙說道:「服飾雖可借穿,容貌卻怎生改扮?匆促之間,哪裏扮得像呢?」
公孫璿見了他這種舉措,越發心中有數,遂又摘張樹葉,在葉上寫了「秦劍吟情況如何?你去隱秘所在,我立即隨來一敘」字樣,捲好彈出,落在那黑衣人的身側。
「無影夫人」見狀,嬌笑一聲,點頭說道:「蕭舵主的面子不小,剛才我連連勸酒,秦少俠唇都不肯沾呢!」
廳中設有一席,席上只有三人。這三人,自然是二客一主,客是秦劍吟與杜丹,主是那位風華絕代的「無影夫人」。
想到此處,決心一試,遂伸手身側,拔根松針,向那正在石門以外,負手徘徊的黑衣大漢,悄悄擲去。
一入石門,公孫璿不覺眉頭雙皺。
那石門是從整片山崖中間開出,換句話說,就是必須於門戶入內,無法凌空飛越。
宮裝婦人道:「姓名我久已不用,倘若秦少俠定要有個稱謂,你便叫我『無影夫人』如何?」
她瞥見中間甬道盡頭,有間巨室,室門雖然虛掩,但門中卻燈光閃爍,並隱隱有人語之聲傳出。
公孫璿匆匆穿上黑衣,戴好面具,蕭雄催叫道:「公孫姑娘快下手吧,不要忘了連我的啞穴一併制住!」
公孫璿怎能不遵,一面走向席前,一面暗運擇人專注的「蟻語傳音」,向秦劍吟和杜丹的耳邊說道:「秦兄,杜兄,小妹是公孫璿,如今扮作蕭雄模樣,你們萬勿揭破!」
念猶未畢,「無影夫人」已一面向她伸手命坐,一面對秦劍吟嬌笑問道:「秦少俠,你在未曾見我之前,總會有種猜想,但不知你猜我是何等人物?」
「無影夫人」道:「你中途折返『藥王廟』在常子書、紀靈的遺屍,之上,所尋得的『軟骨奇毒』解藥,適才業已假借挽手同行舉措,悄然塞給秦少俠,不知秦少俠可曾服用了麼?」
秦劍吟與杜丹均夠眼快,雖僅石火電光的一瞬之間,也已看清那面紗之內,是張足使任何男子都為之怦然心動的絕美艷臉龐。
因為易地而處,杜丹可以想像得出,自己除了希望他能在短時間內探出秘密,然後再硬行闖關之外,別無兩全良策。
杜丹尚未答言,宮裝婦人又已接道:「是公孫璿,他們在『藥王廟』大殿的殿頂偷窺,然後便悄悄跟蹤至此。」
公孫璿方知蕭雄適才是假借出野恭之名,去與自己相見。
但公孫璿於這再度敬酒之際,偶然目光微瞬,瞥見那位「無影夫人hetubook.com.com」,面紗被風微揭,偶然露出的唇角之間,好似正掀起了一絲神秘笑意!她心中一動,暗自忖道:「這『無影夫人』露出神秘笑意則甚?莫非她……」
公孫璿趕緊點頭轉身,但「紫雲廳」何在?怎樣走法?又復是樁問題。
常言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根據那自稱「無影夫人」的宮裝婦人的舉措看來,她主要目標,仍在自己,則秦劍吟與杜丹兩人,也許不致有太大的兇險!
話完,秦劍吟和杜丹對看一眼,果然不動聲色。
蕭雄笑道:「公孫姑娘雖然慮得有理,卻不必擔心,因為本派凡屬舵主以上身份,在執行勤務之時,均經常戴有人皮面具,以免被人認出本來面目,公孫璿姑娘只消把我這人皮面具取下,再復自行帶上,不是便毫無破綻了麼?」
崗哨躬身一禮,退立門旁,公孫璿遂大著膽兒,推門走進。
秦劍吟一抱雙拳,朗聲含笑說道:「夫人莫怪秦劍吟有無厭之求,我還想見見你這位好客主人的廬山面目!」
公孫璿智珠在握,心神大定,舉動遂毫不忸怩,顯得頗為自然。
黑衣大漢身形一震,但未作聲,只是悄然伸手,把頭巾上的松針拔下。
語音略頓,又復指著杜丹,笑聲說道:「一樣佳客,不能有兩種待遇,蕭舵主應該也敬杜少俠三杯,免得失禮!」
秦劍吟道:「我這要求並不過分,只是為『貴賓』,不能不識主人……」
公孫璿向那石門看了一眼,沉吟說道:「在這種情勢之下,暗入似不可能的,只有硬闖……」
此刻衣服雖換,臉上已戴了蕭雄原用的人皮面具,但語言方面,縱再模仿也易漏出破綻,遂盡量不肯多開口地,只向那黑衣大漢,點了點頭,伸手略指肚皮,便捧腹走進石門。
公孫璿一面眉頭深蹙,一面閃目打量。
公孫璿聽得連連點頭,蕭雄又復說道:「事不疑遲,公孫姑娘快改扮吧,免得萬一出了什麼差錯,卻是抱憾終生,追悔莫及!」
宮裝婦人目光如電地,穿透面紗,向杜丹沉聲問道:「杜小俠,三位貴客,何以獨缺其一,公孫姑娘為何還未見到來?……」
秦劍吟因已從「傳音密語」中,知道了這「蕭舵主」是公孫璿所扮,遂也不加推辭,連盡三杯。
公孫璿無法推辭,只得先乾了三杯美酒。
這四個大漢中的為首一人,目光不住電掃四周,似乎是有所尋覓模樣!
「無影夫人」笑道:「秦少俠有話請講。」
她正自略為怔神,有名青衣老叟,從左側走來,向公孫璿看了兩眼,揚眉問道:「蕭舵主,你不是在門外值勤麼?為何突又轉回寨內?」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