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美人如玉劍如虹

作者:諸葛青雲
美人如玉劍如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九章

第九章

沈宗儀道:「太早?一個是『好色閻王』,一個是『飛龍劍客』,名號身分各不相同,我們的立場,還會有衝突麼?」
這是山區,在「白水鎮」東,右轉入山的山區。
吳天才也另書一紙,並似有所感地,苦笑道:「昔日諸葛武侯與周公瑾於掌心同樣書一『火』字,赤壁鏖兵,大破曹公,遂成不世功業,我們今天也在效法古人,但結果恐怕卻是……」
岳倩倩頓足道:「不行,我不親自向沈宗儀問過明白,決不甘心!」
辛姨娘道:「就是那住在『崆峒』,久隱江湖,能夠在揮手間,令人屍分六塊的……」
話完攜著岳倩倩的玉手,異常親熱的並肩進入那幢精舍之內。
家,是所有場所中,最溫暖的地方!
她就是與沈宗儀人約黃昏,卻未依時赴會,使沈宗儀以為她已不會再來的岳倩倩。
岳倩倩一下轎,便覺一怔?因為在精舍門前,迎接她的,既不是白嬤嬤,也不是她父親岳克昌而是一位月貌花容,年約三十一二的美艷黃衣婦人。
吳天才道:「我當然問過,但他不肯明言,只要我專心防止一位極精劍術的蒙面人!」
吳天才微微一笑,揚眉答道:「賣的是消炎度厄,起死回生靈藥,索價要千兩黃金!」
雖然,岳倩倩自幼從師,又曾遷居,她如今的家,對於她,似乎有點陌生,但在她辛姨娘殷勤照拂之下,仍然使她覺得相當溫暖!
吳天才是由藥店師傅駕著那輛簾幕深垂的馬車送來,吳天才聽任自然,根本就從未伸出手兒,揭開簾幕,觀看車外景物。車停,登樓。
藥店師傅陪笑道:「相公賣的是什麼藥物?要賣什麼價錢?……」
吳天才連乾了三大杯後,一面命店小二添酒一面目注沈宗儀道:「沈兄,今宵仍好友,明日變強仇,這是一樁大事……」
岳克昌搖手道:「倩兒,你不能去!」
岳倩倩回頭一看,不禁愕然,原來發話人是她爹爹岳克昌的愛寵辛姨娘。
天明,天暗……
岳倩倩神情愕然,向她爹爹投過了詢問的眼色?
這時,店夥也已尾隨登樓,岳倩倩雙眉一挑,方待喝問,店夥已陪著笑臉,哈腰躬身說道:「啟稟姑娘,那兩位相公也是身懷絕藝,在姑娘來前不久,雙雙離開,他們一個往西,一個往南都未走樓梯,從窗中飛身而去!」
樓上。黃昏。
岳倩倩見店夥未敢接取,遂把神色放得極為平和說道:「店家,這銀子是賞給你的,儘管拿去我只向你探詢一件事兒……」
沈宗儀突然雙眉一展,向吳天才舉杯笑道:「來來來,我們互相慶賀,再飲一杯!」
岳克昌緩緩說道:「我未歸隱前,因嫉惡如仇,手下太辣,結了不少冤家,那沈宗儀突至『白水鎮』,可能便為我而來,白嬤嬤已然遇害,我怎肯再令我生平僅一的掌上明珠,再度自投虎口?」
在黃昏以前,也就是第一個到的,是昨夜輾轉反側,未曾合眼的沈宗儀,在剛好黃昏,也就是第二個到的,是昨夜繞室徬徨,不住搖頭嘆氣的吳天才,那位昨夜獨坐終宵,黯然垂淚的岳倩倩,也就是主動締訂這「太白樓」上「黃昏之約」的絕代嬌娃,卻沒有來,「太白樓」頭,燈光如海。
原因在於她昨夜的一宵黯然垂淚,對她的身心雙方面,傷損極大!岳倩倩不是弱女,也是強者,她不會輕易落淚!
辛姨娘正色道:「倩倩,你應該信得過你爹爹,我和她結合雖不太久,但半年多來,還未發現他說過半句不兌現的謊話。」
吳天才一到店中,站在長條櫃後的一名藥店師傅,向他端詳兩眼,便哈著腰兒,堆起笑臉問說道:「相公是要買藥?」
辛姨娘道:「倩倩看開些吧,白嬤嬤那高歲數雖屬兇終,不算夭折,在這陰惡江湖之中……」
吳天才點頭道:「『飛龍劍客』南宮獨尊說是那位刺客於對他下手時,一定會蒙面行事的。」
鈴……鈴……鈴……這間密室東南角上的一枚小鈴,突然連聲響了起來!
沈宗儀急急叫道:「吳兄,我們於何時何地,怎樣相會?」
藥店師傅退去,灰衣人向吳天才含笑伸手道:「吳大俠請。」
語音至此一頓,目注那位美得撩人的辛姨娘道:「冰冰,倩兒交給你了,在我回來之前千萬別讓她離開『聽水小築』!」
吳天才搖手道:「這不是多心,而是穩當,也是吳某生平行事的一貫方針。」
不單樓頭,連這「白水鎮」的鬧市長街之上,也燃著了一片繁燈。
吳天才身法如電,形影已杳,在空中只遠遠傳來「我會找你」四字!
辛姨娘道:「還有一絕代高手呢他又是誰?是自m•hetubook•com•com己引劍的?還是遭了別人算計?」
岳克昌道:「她是被『大力金剛掌』拍碎臟腑,等不及任何搶救地,立告慘死。」
岳倩倩看完紙條,一噘小嘴,向吳天才苦笑說:「吳兄,我也要走了,我爹爹有點和你一樣,愛弄神秘……」
吳天才道:「你不必了,因為這座『五雲樓』的圖樣,是我所畫,尊駕既已如圖興建,不證可知,定然是我僱主……」
這一夜,她怎不傷懷?
但數十副座頭,仍屬地方有限,一望可遍。
店夥不等岳倩倩語畢,立即意圖有所表現地,接口陪笑道:「連大帶小,共有二三十家呢,姑娘是問大一點的,小一點的……」
仍在樓頭……
岳克昌冷然道:「傻孩子這還用問,我不會對她咒詛,既已躺在棺中,自然是壽元已絕了!」
月升月落……
吳天才也滿懷奇詫地,把眉頭緊皺,訝聲說道:「奇怪,我以為沈兄來此欲殺之人,一定是昔日曾為東南武林盟主的『飛龍劍客』南宮獨尊……」
岳倩倩知曉店家不會對自己撒謊,秀眉一蹙又道:「這白水鎮上,共有多少棧……」
店夥答道:「有,有,有這兩位相公……」
辛姨娘想岔開話頭,一面與岳倩倩攜手的,走下「太白樓」,一面向岳倩倩低聲說道:「三名罕世高手,一位當然是白嬤嬤,另外兩位,卻是誰呢?」
這大花園中,有座極華麗,極華麗的三層樓閣,但轎夫及婢女們,卻繞過這華麗樓閣,穿越一片參差樹石,停在一座前有水榭,後有亭台的精舍之外。
沈宗儀苦笑道:「吳兄難道未問南宮獨尊,他所怕之人是何姓名?」
吳天才道:「沈兄,小弟有樁請求。」
灰衣人點頭道:「好,你回店去吧,吳大俠從此以後,便由我接待。」
更奇怪的是,他們除了初見面時,互相點了點頭外,彼此之間,還沒說過半句話兒,沈宗儀向樓外看了一眼,華燈如海,繁星在天,「黃昏」業已成為過去,如今應該稱為「夜」了,他黯然一嘆:「如今已夜,人約黃昏,她……她大概不會來了……」說至此處,語言一頓,收斂了雙眉之間的相思情愁,改從俊目之中,閃射出逼人英光,向吳天才朗然叫道:「吳兄,有時神情表現,甚於言語,或是文字,我看我們之間的那樁謎底,業已無須揭曉,便可斷定彼此是千巧萬巧地,站在相反立場。」
灰衣人方自一笑,吳天才雙眉微軒,又復說道:「不過,吳天才雖受千金之聘,卻不願我僱主是個無名無姓之人……」
灰衣人苦笑一聲,正待答話……
岳倩倩嫣然笑道:「多謝辛姨娘勞神,這樣已太好了,但我怎未看見白嬤嬤呢?」
因岳倩倩聽至此處,竟摸出五兩紋銀,向店夥遞去。
沈宗儀笑道:「我們的目標不同,立場不再相反,又可從生死之敵,恢復為至交好友,怎會不值得傾杯一賀呢?」話完,便把手中那杯酒兒,豪放無儔地,一傾而盡。
「辛姨娘,我爹爹呢?」
辛姨娘道:「你爹爹奉托白嬤嬤去辦一件事兒,大概最多今夜晚間,便會回轉。」
岳倩倩道:「吳兄奇怪甚麼?」
等,本來就急人,何況從早晨等到正午,從正午等到黃昏,仍未等著半絲音訊?
岳倩倩人才登樓,目光即電掃,卻在百餘酒客之中,找不著沈宗儀、吳天才等兩個。
吳天才點頭道:「小弟與沈兄的看法,完全一致。」
等他上車之後,藥店師傅竟也跨在轅上,親為執韁地,驅車飛馳而去。
這是「白水鎮」的大街,吳天才入鎮以後,依照受聘時雙方所作密約,尋找一家長春|葯店,這家「長春|葯店」規模不小,店址也設在「白水鎮」的最稱繁榮之處。
岳倩倩道:「沈相公既是下午便來,你已伺候了他相當長的時光,可知那位沈相公是住在那家客棧?」
岳倩倩道:「爹爹放心,那沈宗儀在一路之間,與我的交情不薄,他不會傷害我的!」
說至「姑娘」二字,驚喜交集地,倏然住口!
沈宗儀寫了仇家名號,摺好紙兒,放在桌上。
岳克昌面色如冰地,點了點頭,目注岳倩倩道:「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叫沈宗儀,只知道就是與你一路西來,好像還與你交情不錯的青衫文士。」
辛姨娘笑說道:「這是我得報之下,所匆忙佈置的,倩倩姑娘如有不當意處,請再自行更換調整……」
吳天才說道:「因為這是件大事,我們雖明知必然,似乎仍應在最慎重的文字上,加以證實一下。」這時,恰好店小二添來美酒,吳天才遂命他取過文房四寶,向沈宗儀笑道:「沈兄,請你把你來此所欲獵取仇家https://www.hetubook.com•com的名號,寫在這張紙上,小弟也將我僱主名號另書一紙,彼此對證對證。」話完,便取了紙筆遞過。
岳倩倩道:「沈相公那等人物,不會住太小客棧,請你盡量挑大的說!」
岳倩倩是在她辛姨娘為她所準備,相當精雅優美的「聽水小築」中,獨坐終宵,不住垂淚。
她的淚不單純,是為了兩個人,一個是她親近的人,一個是她親愛的人,親愛的人一定是沈宗儀,親近的人卻是誰呢?這謎底應該由岳倩倩之父,岳克昌來揭開!
「太白樓」佔地不小,是這「白水鎮」上,最大一座酒樓。
因為「大力金剛掌」是武林絕藝,罕有出現,不是人人能擅的……故而,岳倩倩坐在地上,目光發怔地,失聲說道:「她老人家難……難道竟……竟是死在……沈宗儀的手下?」
說話至此,兩張紙均已展開,沈宗儀、吳天才兩位絕代豪客注目之下,不禁均告怔住?原來沈宗儀所書仇家姓名為『好色閻王司徒獨霸』。吳天才所書的僱主名號卻是『飛龍劍客南宮獨尊』。
岳克昌搖頭道:「我若在場,必不坐視,白嬤嬤或許能逃過這場劫數?」
沈宗儀走得對了……但他也走得錯了……
店夥一怔,好似對岳倩倩有所抱歉的苦笑道:「對不起,姑娘,那位沈相公來的雖早,卻根本不大說話,只是獨飲獨酌,雙眉緊鎖地,好似有甚重大心事?」
辛姨娘接口道:「我知道你想找沈宗儀,但你爹爹已曾關照,叫你無須亂找,我有把握在三天之內,使沈宗儀與你相見。」
吳天才笑道:「眼前已是白水鎮,照我計算,那位半路隱身,由我和沈宗儀兄,替她當差的白嬤嬤,應該來接你了。」
岳倩倩只有設法暗中離開「聽水小築」,這一來,難免須要等待機會,耽誤時間。加上她路徑不熟,等拼命趕到「太白樓」時,業已晚了一步!
吳天才笑道:「他是當局者迷,我是旁觀者清,我不單知道白嬤嬤未死,還知道她對你放心不下,一路化裝暗護,直到約莫五十里前,才超前趕往『白水鎮』,才說她應該通知令尊,派人來接了呢!」話方至此,兩名嬌美丫鬟,已率人抬了一乘小轎,從「白水鎮」方面迎來,到了馬前,把一張小小紙條,向岳倩倩恭身獻上。
可惜,這溫暖的時間,卻嫌太短暫!
沈宗儀軒眉一笑道:「古人有『絕交書』……」指著桌上酒菜,掩飾不住心中悽楚地,雙眉一蹙,搖頭嘆道:「則我們『太白樓』頭的這桌酒菜,可以稱為『絕交宴』了……」
沈宗儀皺眉道:「蒙面人?……」
正對床上的屋頂上也被鑿通,裝了三枚銅管。只要沈宗儀才一毒發昏迷,屋上人便會從那三枚銅管中,醍醐灌頂般,向他澆下大量沸油,和奇烈毒汁。
岳倩倩隨同辛姨娘下樓走出「太白樓」門口,回頭向這因自己一步來遲,業已見不著沈宗儀的銷魂之處投過最後一瞥,雙眉微挑,朗聲說道:「一個是精擅『七劍齊飛』和『七劍分屍』的『七劍天君』……」
岳倩倩的眼淚,立刻如斷線珍珠般,滾了下來,一面雙膝一屈,跪向棺旁,一面對岳克昌悲聲問道:「爹爹,白嬤嬤是……是怎麼死的?」
灰衣人雙眉一蹙,站起身形,向吳天才抱拳道:「後宅發生急事,在下去去就來,請吳大俠把這『五雲樓』上下,察看一遍,是否均如尊意,抑或有甚疏漏之處,我好再命工匠,加以修補!」
岳克昌輕撫她如雲秀髮,面含慈愛笑容,低聲說道:「情兒,不要衝動,我知道你與白嬤嬤相依為命,一旦經此大變,必定會傷心透頂,我如今便親自查察此事,至遲到明日晚間,定可水落石出……」
沈宗儀先是一怔,旋即取出一塊銀子,丟在桌上,也是急的不走店門,便自身形一晃,穿窗飛出。他這樣走,不是急於追趕吳天才,而是急於去往南山,等候或是尋找那位知道一切秘密的「老爺子」。因為,由於吳天才的態度,沈宗儀對那黑衣大漢所告的「好色閻王」司徒獨霸名號,有了懷疑?
吳天才搖頭道:「沈兄且慢高興,我認為我們如今便傾杯慶賀,可能會太早一點?」
灰衣人「哦」了一聲道:「吳大俠此語是否要我也提出甚麼身分證明?……」
岳倩倩的父親岳克昌,來到他愛女所居的「聽水小築」了,於是,岳倩倩心中那點溫暖便告喪失。
這是第二日的黃昏。也是岳倩倩、沈宗儀、吳天才等三人,互相約會見面的「太白樓」上。時光已到,人未到齊,換句話說,就是沈宗儀、吳天才、岳倩倩三人之中,有人未來這「太白樓」踐約。
話完,身形一飄,便自離去。
想起白嬤嬤來,自然淚下如泉,想起沈宗僅來,也不禁傷心暗泣?……
吳天才一和-圖-書進室內,便把自己的「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取出,放在桌上,灰衣人相當謹慎地,關好門兒,才一回頭,不禁目注桌上的「鬼斧神弓」,訝然問道:「吳大俠,你……你,你這是……」
沈宗儀點了點頭,並彷彿已知對方身分,揚眉問道:「老爺子呢?」
吳天才微一頷首,便由那藥店師傅領路,走向後店。但後店中卻無人,只在院中停著一輛簾幕深垂的馬車,藥店師傅伸手肅客,含笑躬身笑道:「相公請上車吧,我家東主現在別墅候駕,離此還有十來里路吧!」
原來岳倩倩心急如焚,不等店夥把話說完,便已施展足以驚世駭俗的絕頂輕功,宛如一朵彩雲飛上樓去。
辛姨娘聽得一怔,詫然追問?
在黑衣漢子的恭送下,沈宗儀又離開山區,向「白水鎮」走去。
岳克昌的臉上笑容,遂然收斂,換了一副隱含殺氣的冰冷神色道:「你們來看看……」他把辛姨娘、岳倩倩領到棺木之前,向抬棺而來的莊丁沉聲說道:「啟開棺木!」
她說得肯定,岳克昌卻偏加否定,連連搖頭說道:「不一定,常言道:『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的經驗太多了,知道在寸寸危機,步步荊棘的鬼蜮江湖中,想要平安,非時時謹慎,不能有絲毫大意!」
明走,她那位名叫「冰冰」的辛姨娘,定然相攔不放。
沈宗儀詫道:「這『好色閻王』外號,相當下流狠毒,一聽便知絕非善類,他真實姓名可知道麼?」
沈宗儀、吳天才、岳倩倩全到了地頭。
話方至此,連店夥帶樓下所有酒客,帳房等人,一齊目瞪口呆?
吳天才笑道:「岳姑娘別出神了,沈兄乃是信人,最遲在明日黃昏,彼此又可相見!」
棺蓋原未釘死,經莊丁打開之後,不禁使辛姨娘、岳倩倩二人,為之驚魂欲絕,目瞪口呆!原來躺在棺中的,竟是白嬤嬤……
黃衣婦人笑道:「我是雙料的『新姨娘』,一來我姓辛苦之『辛』,二來又才在半年多前嫁你爹爹,倩倩姑娘若不嫌棄,就叫我『辛姨娘』吧。」
岳倩倩本是跪下,但聽得雙腿一軟,連跪都跪不住地,向棺旁地上,坐了下去。
這一夜,沈宗儀、吳天才,以及岳倩倩等三人都沒睡好,沈宗儀是既懷舊恨,又念新情,加上滿腹疑思,在「白水鎮」的旅邸之中,簡直翻來覆去,難以合眼,吳天才時在那座「五雲樓」中,負手徬徨,繞室蹀躞,不住搖頭嘆氣!
沈宗儀循著岔道入口處,樹幹上的破鏡指引,入山僅約里許,便有一名黑衣壯漢,從一株參天喬木上,飛身縱下,向沈宗儀抱拳問道:「是沈宗儀沈大俠麼?」
岳倩倩不單臉紅,連耳根都熱了起來地,白了吳天才一眼,佯嗔說道:「吳兄真是今之曹操,沈宗儀兄就沒有你那麼多心機!」
樓頭的雅座中,沈宗儀與吳天才面前的桌案上,已有六隻空壺,和八盤未經動箸的精美菜餚,奇怪,他們沒有吃一點菜,卻喝了六壺酒……
岳倩倩到家了,她眼看小轎被抬入一座極漂亮的大花園中。
岳倩倩不等辛姨娘把話講完,便自接口說道:「辛姨娘說得對,正是此人,但這次他卻是死在他自己最精擅的『七劍分飛』手段之下!」
岳倩倩與白嬤嬤十數年來,相依為命,一見之下,顫聲叫道:「爹爹,白嬤嬤她……她怎……怎麼了?……」
沈宗儀皺眉說道:「司徒獨霸……」他覺得這「好色閻王」和「司徒獨霸」名號,都太以陌生,在江湖中好似從未聽人提過。
辛姨娘搶前兩步,拉著岳倩倩的玉手,苦笑道:「倩倩,你這不告而別地,離開聽水小築,可把我害得苦了,你爹爹委實對你太以關懷,又深知江湖險惡,我嫁他半年多來,還未見他發過這大脾氣!」
岳倩倩秀眉一蹙,神情有點抑鬱地,低聲說道:「三天之內?……」
吳天才不假思索地,立即答道:「是太白樓,那種氣派,不單足為之冠,連在比較荒涼的西北道上,恐怕也數一數二……」
沈宗儀搖頭道:「不行,明日黃昏我在『白水鎮』的『太白樓』中,有重要約會,我還是去鎮上旅店暫住。」
岳倩倩一到「太白樓」便向樓下店夥探詢,有沒有沈宗儀、吳天才等形相的兩位年輕客人,在樓上飲酒?
不是岳倩倩、沈宗儀、吳天才三人訂約的「太白樓」,也不是第二日的黃昏!
沈宗儀點頭道:「當然是大事,也是韻事,但不論虎鬥龍爭,誰強誰弱的任何結果,均必令人酸鼻傷懷,敗者飲恨,勝者愴懷的淒涼絕世……」
黑衣大漢道:「是『好色閻王』……」
初見岳倩倩之人,仍然會眼前一亮,均覺此女太美!https://m•hetubook•com•com但再見岳倩倩之人,卻會相當詫異地,驚奇這絕代佳人,怎會在極短期間,便添了幾分憔悴?是的,岳倩倩眼角眉稍,均有幾分憔悴之色!
又是黃昏……
岳倩倩道:「是爹爹親眼目睹?」
岳倩倩耳中「嗡」的一聲,失神呆立當地!
第二天更不好過!
他走得錯的原故,是錯過了一個人。就在沈宗儀穿窗而去的片刻之後,太白樓的大門口外,又匆匆忙忙的走進一個人,這是一位美的不可方物的絕代佳人。
岳倩倩點頭道:「夠了,謝謝你,我先到這四家最大的客棧中,找一找看。」
黑衣漢子道:「在下曾聽老爺子偶然提起,好像是叫甚麼『司徒獨霸』?」
黑衣大漢道:「老爺子也料及沈大俠可能不願在山中露宿,熬受風霜,遂叮囑沈大俠投宿鎮上旅店,雖然不妨,但最好要略易形容,因為對頭委實勢力絕大,極為厲害。」
精舍中所有佈置,精雅脫俗,琴棋書畫,一應俱全,引得岳倩倩展目四望,臉上也浮現了相當滿意的慰然嬌笑。
沈宗儀心內有疑,身外有難,他空有一身絕藝,也將毫無施展機會地,慘死於江湖鬼蜮之下。
沈宗儀恢復了他朗爽英姿,一軒雙眉,含笑說道:「吳兄請講,至少在未下這『太白樓』前,我們還是朋友。」
吳天才冷哼一聲道:「好,我到要看看貴東主是位甚麼身分的神秘人物?」
黑衣大漢躬身道:「老爺子連日都在等候沈大俠,直到今晨方因要事暫離,鐵定後日回轉,臨行時曾留吩咐,說沈大俠若到,就在山中等他。」
岳倩倩道:「爹爹驗過,自然無誤,但『大力金剛掌』並非沈宗儀一人獨擅,或許殺害白嬤嬤的是另有其……」
岳倩倩叫道:「不可能,不可能,這事絕不可能……」
黃昏,是岳倩倩與沈宗儀,吳天才約定「太白樓」相聚之時,岳倩倩既不願食言背諾,又急於尋沈宗儀問話,她怎能不去?
岳倩倩怔了,她固然急於尋找沈宗儀問個究竟?但也不願竟在才一回家之下,便拂逆爹爹的意旨,鬧得互不愉快!
岳倩倩妙目凝光,遙送沈宗儀,有點惘惘出神……
岳克昌不等愛女話完,便搖頭道:「倩倩話雖不錯,但一來『大力金剛掌』是上乘內家絕技,縱非沈宗儀獨擅,會者也不會太多,更不致於湊巧異當地,同時在『白水鎮』上出現……」
店夥陪笑道:「那位極漂亮極瀟灑的沈相公,下午便來,吳相公則黃昏才到,他們本在等人,因臨時有事,急急離去,姑娘……」
店夥接過銀子,態度越發恭敬地,應聲說道:「姑娘要問何事?小的有知必答!」
父女久別,一見之下,自然會使家之溫暖程度增加,但見了那具棺材,卻令岳倩倩驚疑不止!
人有兩個,一個是吳天才,另一個是年約五十三四,目如鷹瞵,炯炯懾人,但像貌卻相當秀逸的灰衣人。
吳天才皺眉道:「當事人的名號雖然不同,但我與『飛龍劍客』南宮獨尊,越是深談,便越是覺得他要我對他保護,所防範之人,多半是你!」
不等她開口,她那位辛姨娘已先雙眉一蹙,發話問道:「莊主這具棺木是……」
吳天才目光一掃,便知道這座華麗樓閣,對他並不陌生,在二樓的一間密室外,藥店師傅伸手在緊閉室門上一長三短地,連續叩擊二遍。室門一啟,灰衣人卓然注目。藥店師傅躬身稟道:「啟稟東翁,吳大俠到。」
岳倩倩嘆道:「我當然信得過我爹爹,但白嬤嬤竟會被沈宗儀用『大力金剛掌』殺死,委實太以奇詫,我若不尋他問個水落石出,這三日之間,定叫我食難甘味,睡難安枕!」
沈宗儀狂笑了,但笑聲中卻帶有濃厚悽愴意味:「好,好,珍重今宵絕交酒,再作明朝生死事,來,來,來,吳兄,我再敬你三大杯,希望今朝長晦,我們能夠挽回造化,留住光陰,永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岳倩倩把從沈宗儀口中所聽得的當時經過,向辛姨娘說了一遍。
言畢,雙拳一抱,自鞍上騰身,施展他那「五行挪移」的絕頂輕功,右轉入山,剎那之間,便隱入叢石探處。
這是岳、沈、吳三人分手的當日黃昏,地點是在一座華麗玲瓏的三層樓閣之上,有時,有地,人呢?
岳克昌冷然說道:「事實俱在,怎的還不可能?你要不要再驗驗白嬤嬤的屍體!可憐她外體無傷,但心肝腸肺部已計『大力金剛掌』擊成糜爛!」
吳天才笑道:「我因彼此素不識荊,覺得先應該用這兩樣東西,證明我的身分……」
灰衣人聽至此處,含笑接道:「吳大俠放心,在下不會無名無姓,這是我昔年行走江湖時,所用暗器,吳大俠可曾聽說過麼?」說完,伸手入懷,取出一支式樣極為特殊的龍形金梭,向吳天才舒掌相示,吳天才目光一注,登時微和圖書帶驚容道:「尊駕就是昔年有東南武林盟主之稱的『飛龍劍客』?」
吳天才黯然道:「對,我們今天還是好朋友,但在這『絕交宴』散後,下次再見時,也就是明天以後的隨時隨地,彼此可能便是誓不兩立的生死之敵……」
沈宗儀失笑道:「那更可證明不是我了,小弟生平,從不蒙面……」話方至此,遠遠夜空之中突然有道龍形火箭,帶著紅黃相間光芒,沖天高高飛起。
這幾句話說得理由充足,使岳倩倩想替沈宗儀辯護,也一時難以啟口。
沈宗儀除了他不願告人的心中舊恨以外,其餘的情緒,容易明瞭,吳天才搖甚麼頭?嘆甚麼氣?以及岳倩倩垂甚麼淚?卻無人知道……
吳天才擎杯在手,把兩道深含智慧的目光,盯在沈宗儀臉上,問道:「沈兄,我們之間,有何可賀之事?……」
沈宗儀劍眉微挑,欲語又止地,向黑衣大漢看了兩眼後,方緩緩問道:「老爺子既傳破鏡,定已查出我那誓不兩立的仇人是誰了吧?」
吳天才目光一注,「哎啊」一聲,向沈宗儀抱拳道:「沈兄,我僱主南宮獨尊有急事相召,小弟受人之聘,忠人之事,必須立即趕去,我們改日再見。」他連下樓都來不及地,語音一頓,便穿窗而出。
岳倩倩之母早死,卻未聞其父有續弦或娶妾之舉,故而聞得黃衣婦人「新姨娘」三字,不禁又是一怔?
岳倩倩方自兩片紅霞,飛上雙頰,吳天才又自低低說了兩聲:「奇怪……奇怪……」
「不必找了!」這四個字兒,脆若銀鈴,是響起於岳倩倩身後的登樓之處。
第二天是等,等待她爹爹岳克昌查明白嬤嬤遇害真象?
辛姨娘笑道:「你爹爹就是你這麼一顆掌上明珠,委實思念疼愛已極,此次突然得知你已藝成出師,簡直欣喜若狂,但因現有遠客光臨,必須稍予款侍,遂命我先來陪你等你在這『聽水小築』中,安頓行囊,略為歇息後,你爹爹就會來看你了。」
岳倩倩道:「好,沈兄記住,明日黃昏,我們三人均在太白樓聚會,那時互一對證,你與吳兄究竟是敵是友,也可見分曉了。」
岳克昌又道:「二來那青衫文士對白嬤嬤下辣手時,有人在遠處看見……」
藥店師傅連連點頭笑說道:「罕世靈藥,應獲高價,但這等大事,在下作不了主,相公請至後店與我家東主,直接商談好麼?」
沈、吳二人的立場,究竟是否有衝突呢?如今還不知道,這樁謎底的揭破所在,也應該是沈、吳、岳三人所訂約聚合的「太白酒樓」之上。
昨夜,他在旅舍之中,業已輾轉反側,未曾睡好,今夜,若仍然在此,那一次又一次的懸疑重壓,必使他片刻難安。故而,他立赴南山,看看那「老爺子」有沒有回來,要把此事問一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沈宗儀點頭道:「岳姑娘與吳兄珍重,沈宗儀敬如岳姑娘之言,我們明日黃昏,在白水鎮上的太白樓見!」
這位辛姨娘,始終笑臉迎人,表現親切,使岳倩倩不得不略含歉意地,玉頰微紅,赫然道:「辛姨娘,我……我……」
沈宗儀首先「咦」了一聲,目注吳天才道:「吳兄,予你千兩黃金重聘,為他保護性命之人,難道竟不是『好色閻王』司徒獨霸?……」
但岳倩倩尚未見著她爹爹,吳天才尚未見著他僱主,沈宗儀尚未見著他所謂的老爺子。
話方至此,岳倩倩已感觸殊深地,接口說道:「鬼蜮江湖,著實萬分兇險,在這一路之間,已有三個罕世高手,飲恨黃泉,歸諸劫數……」
那黃衣婦人見岳倩倩神色一怔,便含笑道:「倩倩姑娘,我自行介紹吧,我是你新姨娘……」
岳倩倩的父親,叫岳克昌。沈宗儀要殺之人叫「好色閻王」司徒獨霸。吳天才要保護之人姓名,卻還不知道。
因為,岳克昌不是獨自來的,他帶來了一具棺材。
店夥想了一想道:「東街上有兩家,『興隆棧』與『高升』,都很氣派,西街的『狀元台』,和南街的『喜寶』也都是本鎮的一流旅店。」
灰衣人笑道:「吳大俠太多心了……」
岳倩倩雙眉一挑,朗聲說道:「爹爹既未目睹,人言終難全信,我去找那沈宗儀,先問過青紅皂白,再作替白嬤嬤覓兇報仇!」
走得對的原故,是沈宗儀所住的旅舍中,如今已有了厲害埋伏,趁著他們前往太白樓的這段時間,有人在他房間的床上,灑滿了無形毒粉,沈宗儀不能不上床睡覺,肌膚只一與被褥接觸,片刻之後,人便逐漸昏迷,四肢癱軟!
吳天才搖頭道:「我不是買藥,是來賣藥!」
吳天才笑道:「岳姑娘請吧,我也要去見我那位神秘聘者,一切謎底,均等明日黃昏在太白樓揭曉便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