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美人如玉劍如虹

作者:諸葛青雲
美人如玉劍如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火神」雷飛,因不知對方身分,有點驕敵,在這第一招上,只用了八成功力,但掌風到處,已自灼熱逼人,並挾有隱隱雷音,甚具威勢!
說話之間,業已到了「道遙堂」中,不單盛筵已張,侍酒者並是八名僅披薄紗,紗內通體赤|裸的妙齡美女。
南宮獨尊皺眉道:「話雖不錯,但對方有沈宗儀在內,他那一管『玉屏簫』,恐怕非要吳大俠施展『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才能抵禦的了呢?……」
那位號稱「五煞尊者」的法濟大師,聞言問道:「東方朗的『乙木真氣』練到了甚麼地步,約莫有多深火候?」
法濟大師道:「『獨霸』二字,愧不敢當,但洒家確實有心主動尋找黃冷心等人,一較『五行技藝』」!
南宮獨尊接口笑道:「大師休要以為吳天才的年齡稍輕,閱歷不夠,其實此人不單功力極高,連心智之精,也不下於數十年的老江湖呢!」
向百勝笑道:「莊主請在『五雲樓』中少待,先由屬下與法濟大師,出莊應付,倘若沈宗儀也自出手,並敵勢太強時,再請莊主和吳大俠鼎力接應如何?」
原來,剛才與他同自「養天莊」中轉回的「青木郎君」東方朗,如今竟面白如紙地,躺在大堂供桌之前,一動不動!
法濟大師點頭道:「向兄猜得不錯,這是雷飛一向慣用的『紫光霹靂』……」
郭慕石不等沈宗儀話完,便接口說道:「我不是奇怪東方兄用『神木追魂令』,試探吳天才絕藝之事,是奇怪昨晚這一夜光陰,沈老弟在『五雲樓』中,與吳天才互作長談,東方兄卻去了何處呢?」
南宮獨尊看了法濟頭陀那副失魂落魄的色迷迷樣兒,皺眉說道:「師爺問一問看,若是小事,不理也罷,莫要擾了法濟大師傳興!」
向百勝嘴角微披,從臉上浮現一種極具森冷意味的獰惡笑容。
如今,更因愛妻已死,沈宗儀雖按破鏡,再出江湖,企圖彌補心中悔恨為愛妻報仇,但對邢光宗已只稱「老爺子」,或「老人家」,不再提及「翁婿」二字。
法濟大師高興的合掌當胸,對南宮獨尊連連稱謝。
他唯一的動作,只是全身發抖,但不過只是抖了那麼兩下,便從口耳眼鼻等七竅之中,狂溢紫血,身軀頹然倒地!
沈宗儀苦笑道:「黃老人家,以及諸位請明白在下決不會偏袒『鬼斧神弓』吳天才,因東方郎君雖與我同去『養天莊』,卻決未和吳天才有所接觸……」
法濟大師冷答道:「隨便,但常言道:『善火者,死於焚』,我勸你識相一點,不要施展你那自以為了不起的平常火器……」
沈宗儀聞得此言,皺眉詫然說道:「郭天尊怎出此語?難道東方郎君竟未回轉南山?」
南宮獨尊聽得滿意到了無以復加程度,突然伸手在向百勝肩頭上,重重拍了一下,「哈哈」大笑說道:「向師爺,你我雖有主屬之別,也是生死之交,千萬別存甚見外之意,萬一所願得遂,南宮獨尊不單必守諾言,將『養天莊』的產業,分贈一半,並我南你北,分掌江湖,毫無輕重的共同享受享受!」
南宮獨尊見吳天才入室,便站起身形,含笑說道:「吳兄太辛苦了,我來為你引介一下……」
法濟大師從鼻中「哼」了一聲,冷笑說道:「『紫光霹靂』,確是霸道,但雷飛若少時向我施展,卻是自尋死路!」
沈宗儀心中有事,一到南山廢祠之中,便尋找那位與他彼此間並不十分熨貼的昔日岳父,「無影殺星」邢光宗。
故而那位法濟大師聽得唸了一聲佛號,對向百勝笑道:「向兄,南宮莊主若成統率江湖的武林帝君,則這對你所許之言,便是長保富貴的『丹書鐵券』,你既有霸材,又逢名主,著實可以悉心報效,好好展露展露!」
「不必……」法濟大師以「不必」二字,截斷了南宮獨尊的話頭,獰笑說道:「吳大俠一夜未睡,剛剛休息,何必又加驚動,四名『五行霸客』,再加上個『巧手天尊』,大概也不至於難打發到何種程度?」
語音至此微頓,在一片縱聲狂笑之中,三人便離卻「五雲軒」,去往「道遙堂」,由幾名極艷歌姬,殷勤侍酒。
一股奇寒勁氣,陡然穿透對方掌心,電佈雷飛的周身百穴。
沈宗儀道:「東方郎君雖與吳天才互相略顯神功,卻絕未有所接觸,我真弄不懂他所中『無影之毒』,是怎樣……」
向百勝知道他確有剋制「五行」之能,並非胡吹大話,遂雙雙足下加急,向莊前馳去。
吳天才道:「我對五行之技,屬於外行,故而不敢批評他到了甚麼火候,只覺得那『神木追魂令』,乃『南荒鐵水』所製,堅韌異常,普通刀劍,尚難傷損,東方朗確能於尺許之外,隨意張口一吹,便把木上小孔,擴大不少,足見名不虛傳,確具相當功力!」
法濟大師不等吳天才發問,便含笑說道:「因為洒家與『五行霸客』,結有深仇,所居哀牢山『五行谷』,又有天然厲害的五行埋伏,他們雖各精一技,但自知難敵『地利』,只要一入哀牢,便難免善金者死於金,善火者焚於火了!」
囑咐完畢,回頭對南https://m.hetubook•com•com宮獨尊詫然說道:「這事奇怪,根據吳大俠所說經過,根本不曾與對方起甚衝突,下甚辣手,只是互相略現技藝而已,怎會有甚欲尋吳大俠,為『青木郎君』東方朗報仇之語?」
向百勝伸手一抹鼻尖,流露出一種得意笑容說道:「莊主放心飛鳥不盡,良弓不藏,狡免不死,走狗不烹,我一定會先令這位『鬼斧神弓』,為莊主展盡才思,賣夠力氣,然後才……」
法濟大師聞言,兩雙色眼立在那八具玲瓏凸凹的胴體上,不住的滾來潑去,想先擇一個最稱心的尤物。
沈宗儀與吳天才密議而歸,打算對邢光宗加以試探。
南宮獨尊見他突然有點吞吞吐吐,遵含笑接道:「大師不必有所疑難,任何話兒儘管直講!」
他的話方至此,那位法濟大師便接上笑道:「那『五行霸客』的『終身不入哀牢』誓言,便是為了洒家而立。」
郭慕石搖頭道:「東方郎君沒有回轉南山……」
這一聲「大師」,叫得「巧手天尊」郭慕石等均自一怔?
這一次法濟大師不是以掌接掌,而是以指接掌,他藉著黑袍大袖掩護,把因凝聚十二成「天一玄陰指」勁,已呈紫黑的左手中指,點在「火神」雷飛的右掌心部位!
第一次是平掌接平掌,法濟大師並故意以五成力,對八成力,被雷飛震得踉蹌後退。
向百勝道:「是便怎樣?雷朋友莫非想要賜教幾手?」
向百勝笑道:「不是你見不得人,是怕『五行霸客』等,見不得你!我不願使對方知道『養天莊』中,有位專剋『五行』的『五煞尊者』,才會自大驕狂,死得快捷一點!」
吳天才站起身形,向三人略一招呼,便退出「五雲軒」外。
南宮獨尊連連點頭地,含笑說道:「好,好,但向師爺與法濟大師也不可過分輕敵,必要時,可把對方引來『五雲樓』,利用樓中的厲害埋伏,消滅對方,似乎更為穩妥!」
但邢光宗認為這四個字兒,血腥氣息雖重,卻頗具威嚴,又是友人所贈,執意不肯更改,翁婿之間,爭辯火爆,幾乎反目,多虧沈宗儀的愛妻邢家慧,從中笑容化解才告無事。不過,沈宗儀因身是晚輩,表面上雖不爭而退,事實上卻從此便和這位「殺星」岳父,減少往來。
向百勝陰森森的笑了一笑,點頭說道:「吳天才對於『養天莊』的秘密,知道太多,縱令沈宗儀被他除掉,莊主恐怕也食難甘味,睡難安枕……」
轉瞬間,雙掌又接,但情況卻與第一次完全不同。
沈宗儀仍是莫名其妙地,皺眉問道:「黃老人家,究竟是發生了甚麼事兒,以致引得你如此盛怒?」
法濟大師向他背影看了一眼,軒眉笑道:「『鬼斧神弓』四字,確實名震江湖,但這位吳大俠的年齡方面,卻似……」
「火神」雷飛以「火」成名,如今聽法濟大師竟把自己威震江湖之物,目為尋常火器,不禁越發怒滿胸頭厲笑說道:「禿驢休要心中害怕,而口發激將之語,你若接不住我三記『雷音火雲掌』力,我還不屑於施展甚麼在江湖中薄負時譽之物!」
「火神」霍飛一陣哂然冷笑,揚眉說道:「禿驢,你只有這點斤兩,還不知道自重地,替人出甚麼頭,擋甚麼橫?一不用『烈焰飛梭』,二不要『紫光霹靂』,我只在三記『雷音火雲掌』下,便可令你骨化飛灰,屍如焦炭!」
沈宗儀見這位江湖大豪傑滿面急怒神色,不禁愕然問道:「黃老人家,我不知邢老爺子業已外出,正在找他,你為何又如此急急尋找,可是祠中出了甚麼重大事兒?」
向百勝道:「請對方莊前暫待,就說莊主等少時便出。」
沈宗儀問道:「郭天尊奇怪甚麼呢?東方郎君是將『神木追魂令』,凌空拋過,以試探吳天才的『鬼斧神弓』妙藝……」
法濟大師乘著「火神」雷飛驕狂發話之際,已把自己專門煉來剋制他的「天一玄陰指」的陰寒勁氣,凝聚到十二成備用。
尚幸邢光宗對此並不計較,故而兩人在表面上仍頗融洽。
等對方那招「威震乾坤」發出,法濟大師仍像第一次般拂袖相接,口中並故意說道:「雷朋友不必賣狂,我就不相信你這『雷音火雲掌』力,能強到甚麼樣的驚人懾魄地步?」
但廢祠之中,暨前後左右,均遍尋不見,直等問起邢光宗的親近手下,才知沈宗儀與東方朗走後,邢光宗也被人邀走,似乎要兩日之後,才可轉來。
南宮獨尊忽然想起一事,向吳天才注目道:「吳兄,你與沈宗儀兩人,既作竟夕長談,關於他誤會我身分一事……」
黃冷心怒容微斂,淒然嘆息一聲,揮手答道:「沈老弟不必問了,你自己到廢祠之中,一看便知究竟?」
話停,招發,第二招「威震乾坤」,批第一招「百蟲起蟄」,約莫加強了一成功力。
「轉輪金刀」黃冷心側顧「巧手天尊」郭慕石道:「郭天尊,無論在江湖名望,暨年齡方面,你都是一行先進,便請你代表我們,向對方要個公道便了。」
南宮獨尊聽得吃了一驚,悄然問道:「向師爺和*圖*書,你……你自殘一手一足之誓,是……是……」
向百勝「哦」了一聲,點頭冷笑說道:「『五行霸客』威名,固然足震江湖,但還未到能妄肆咆哮,對我頤指氣使地步!」
「東方郎君若技藝不敵,重傷致死,則誰也沒有話說,但他卻是遭受下流鬼蜮暗算,中了『無影之毒』!」
兩掌合處,不單法濟大師被震得踉蹌幾步,接連後退,連所著黑袍之上,都起了焦臭氣味。
南宮獨尊深知吳天才的性情,微微一笑,搖手說道:「向師爺不必勉強,吳大俠辛苦一夜,也應該早點休息……」
南宮獨尊雙眉深蹙地,目注向百勝,緩緩說道:「向師爺,你話雖不錯,但……」
南宮獨尊又指著那位神態威猛的披髮頭陀笑道:「這位是向師爺的方外至友滇南哀牢的『五煞尊者』法濟大師……」
沈宗儀急於進行,一回來便尋找邢光宗……
雷飛暴跳如雷,正要發作,郭慕石伸手把他攔住,目光冷注向百勝道:「被害之人是『青木郎君』東方朗,至於害他之人,卻要請能為『養天莊』擔當一切的向大師爺,費神查上一查,當場交出,我們要為東方郎君,報仇雪恨!」
法擠大師酷好酒色,但因足跡一向不出哀牢,即有所歡也不過是些村女山姑,那裏見過這等經過訓練、選擇,不僅貌相身材,連舉手投足,一顰一笑,均無一不美,無一不媚的職業勾魂美女?故而,那八名裸女一齊躬身請安,柳腰款擺,豐臀輕搖之下,這位未見過世面的法濟大師,已如雪獅子向火般,栩栩欲化的,兩腿發軟,雙眼發直!
向百勝一字一字地,緩緩應聲答道:「屬下是在想『請……虎……容……易……送……虎……難……』」
向百勝「哼」了一聲,雙眉微蹙道:「這大概是『五行霸客』中,性情最暴的『火神』雷飛所為?……」
他們早就覺得法濟大師藏了頭罩,身分可疑,再一聽了這「大師」稱呼,不禁紛紛胡亂猜測?
向百勝道:「屬下謹記莊主吩咐,不會魯莽行事……」
沈宗儀遂帶著滿腹疑雲,把經過情形,仔仔細細的說了一遍。
吳天才聽得眼珠一動,看著法濟大師笑道:「原來如此,但大師應了向師爺之約,遠出哀牢,豈非失了『地利』麼?」
吳天才剛在「養天莊」的莊門之前,略展「鬼斧神弓」絕藝,送走了沈宗儀和東方朗,尚未回到後園,便獲莊丁來報,莊主於「五雲樓」中,等待自己,並有遠客在座。
他的語音才了,右掌已伸,一招「百蟲起蟄」,便向法濟大師,當胸拍去。
向百勝笑道:「好,但對方是威震天下的『五行霸客』之一,身有火器,厲害絕倫,大師請多加小心。」
吳天才與沈宗儀共同商擬了幾項進行步驟,可從各方面加以試探。
向百勝不等對方再往下說,便點頭笑道:「久仰,向百勝知道郭兄是威震江湖的『巧手天尊』……」
法濟大師貌相粗魯,其實人甚陰險,他發現「火神」雷飛,有點恃技驕狂,遂只用五成內勁,拂袖接了一掌。
但看來看去,這個艷若楊妃,那個又美如西子,委實覺得個個都好,無法加以區別,遂涎著臉兒說道:「她們個個都好,不必挑了,莊主隨意賞上一名便可,但……」
向百勝安詳一笑,仍以傳音密語答道:「屬下風雪窮途,凍僵莊外,幸蒙莊主相救,並視為心腹,委以這高職位,委實銜恩太深,誓必肝腦塗地以報,我自殘一手一腿之慰,仍表示天下任何人皆有名利之念,但向百勝絕無半絲與莊主爭勝之心,只求莊主於飛鳥全盡之後,收張斷弦良弓,狡兔悉死之餘,留條屠後走狗,賞我一碗安樂飯兒,以度餘年,向百勝便感激不盡……」
沈宗儀被黃冷心的語意神態所驚,滿腹疑雲,縱向廢祠。等到了那亂哄哄的廢祠大堂之上,沈宗儀目光一注,不禁驚訝欲絕?
吳天才微施眼色,截斷南宮獨尊的話頭說道:「關於此事,我已有相當瞭解,少時再與莊主細傾究竟便了……」
黃冷心目光一注,飄身趕來,兩個起落,便到面前。
向百勝點了頭,取出一具傳音筒,按下機紐問道:「莊外何事?」
南宮獨尊見了他這般急色樣兒,失笑道:「大師儘管放懷暢飲,若有所當意時,請加指定,我便命其侍奉枕席就是。」
向百勝道:「既未回轉南山,定是去了別處,郭天尊為何把他受人暗算,身中『無影之毒』罪名硬加到『養天莊』頭上?常言道:『捉姦要雙,捉賊要贓』,像這等無憑無證……」
法濟大師似乎有點意外地,「哦」了一聲道:「想不到,想不到,東方朗的『乙木真氣』既然光色極淡,接近無形,定已練到九成火候!」
就沖這「無影殺星」外號,沈宗儀昔日便曾屢進諍言,勸他改掉。
向百勝「哎呀」一聲,皺眉說道:「吳大俠若不參與,豈非……」
法濟大師聞言「哼哼」一笑,充份流露出不以為然的有所自恃意味。
這兩個人,一個是身材瘦削,目光深沉,約莫五十四五的黑袍https://m•hetubook•com.com老叟。另一個則是虯髯、蟹面,神態相當威猛的帶髮頭陀。
郭慕石靜靜聽完,目光一掃群豪,接連說了兩聲「奇怪」……
「火神」雷飛,確實性暴,冷笑一聲接道:「口氣倒是不小,命你擔待得起麼?」
雷飛這一驚非同小可,想縮手,手已難動,想說話,口已難開!
黃冷心雙目之中,宛如冷電疾閃地,射出兩道厲芒,「哼」了一聲道:「好,我們不等『無影殺星』邢光宗了,如今便傾全力,去殺吳天才!」
南宮獨尊一聲令下,四名艷女侍酒,另外四名則獻舞侑觴,這「逍遙堂」中,立時籠遍春色,就在這歌舞當筵,主客盡歡,尤其那位視酒色如命的法濟大師,有點栩栩欲化之際,突然壁上有具小小金鈴,「滴鈴鈴」的,連接三響。
南宮獨尊略一捉摸這句「請虎容易送虎難」,雙眉深蹙,目注向百勝道:「向師爺,我們請來吳天才,是準備對付沈宗儀,如今難道又要準備對付他麼?」
沈宗儀目力極銳,一看便知來人是「轉輪金刀」黃冷心,遂高聲叫道:「黃老人家,沈宗儀在此……」
這時,沈宗儀是在廟祠前方,約莫十來丈處的一片小石坪上,剛剛與在此擔任樁卡的一名邢光宗手下,說完話兒,突然聽得廢祠之中,起了一片嘈雜聲息!
南宮獨尊想了想,搖頭苦笑道:「確實有點怪異,少不得又要驚動剛剛休息的吳大俠了……」
說至此處,沈宗儀右手三指,已搭上東方朗的左腕「寸關尺」,果然著指如冰,氣息早絕!
群豪一齊同意,沈宗儀也不便單獨阻攔,只得與郭慕石等,再向「養天莊」中趕去。
向百勝恭恭敬敬的深施一揖,失笑說道:「我們是自己人,吳大俠怎麼竟對向百勝,來了這套謙光詞令?『養天莊』若非有了這座吳大俠精繪圖樣的『五雲樓』,莊主安危,著實可慮,『無影殺星』邢光宗暨『巧手天尊』郭慕石、『五行霸客』等人,均將來去自如,任意猖狂的了!」
向百勝一到,向莊丁略問經過,便對沈宗儀等一抱雙拳含笑問道:「朋友們是由那位作主,在下向百勝,現忝為本莊師爺。」
說至此處,見法濟大師業已推開摟在懷中的一名裸女,目中狂噴仇火地,站起身來,遂向他搖手笑道:「這樣不行,大師最好罩上件寬大黑衫,並戴隻頭套。」
吳天才雙眉微軒,搖了搖頭答道:「不是正式動手,他以一片『神木追魂令』,逼得我取出『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略為施展,而自己也顯露了一手『乙木真氣』!」
吳天才搖手笑道:「向師爺,不必對我打甚招呼,我與沈宗儀深談竟夕,尚未合眼,如今要去睡上一會兒,故而『逍遙堂』的接風盛宴,恕不奉陪,對那摩頂放踵的旖旎風光,和海味山珍的無邊口福,也只好放棄了!」
但「火神」雷飛卻不管這些,只向法濟大師叫道:「你既來替向百勝送死,是打算和我互拼幾掌,還是較量暗器?」
向百勝聽得眉峰微聚,對郭慕石問道:「東方郎君是受傷還是中毒,向百勝有事外出,剛剛回莊,故而不知詳情,煩請郭天尊再說上一遭好麼?」
向百勝道:「風聞他這獨門火器,霸道非常,不單震炸之力極強,火焰並有黏性,水澆不滅,不論是人是物,只要中上,均非被燒成焦炭不可!」
向百勝笑道:「屬下殫智竭忠,為莊主擘劃一切,並立誓在莊主的霸業完成前夕,自斷右手左腿……」
途中,南宮獨尊以第三人無法與聞的內家「蟻語傳聲」功力,對向百勝悄然說道:「向師爺,你剛才那些話兒,不該當著法濟大師說去,因為『飛鳥盡,良弓藏』之語,會引起這『五煞尊者』的多心呢……」
向百勝接口笑道:「啟稟莊主,法濟大師不單嗜酒如命,並時參歡喜妙禘,愛向摩登伽女說法,依屬下拙見,莊主既欲喝酒接風,不如換個地方,索性宴設『逍遙堂』吧……」這位師爺,十分細心周到,話方至此,又向吳天才抱拳笑道:「吳大俠對於向百勝的這種建議,會不會有所……」
南宮獨尊聞得吳天才如此說法,心中甚慰,含笑道:「我有一些特別美酒,一來為法濟大師接風,二來為吳大俠賀功,且來個盡情一醉……」
法濟大師聞言,雙眉一挑,怒聲問道:「罩衣蒙面則甚,難道洒家就見不得人?」
南宮獨尊知與他是不願當著法濟大師,和向百勝,敘述這件秘密,遂又笑道:「關於岳……倩兒為『萬劫漿』所傷的復容一事呢?吳兄說沈宗儀岐黃之道,頗為精湛,他肯不肯……」
雷飛是聽向百勝有「大師」之稱,所以才把法濟大師,叫作「禿驢」,卻不知道這位「五煞尊者」,是個披髮頭陀,頂上一點不禿。
吳天才略加回想之後,向法濟大師點頭道:「大師問得有理,東方朗的『乙木真氣』,確非無形,略帶青色,不過那種青色極淡,容易被人忽略。」
由於「青木郎君」東方朗之死,南山方面,雖已亂成一團,但「養天莊」中,也並不平靜。原來在於「養天莊」中突然多了幾個人。和-圖-書
一語方出,耳中卻聽得有人連聲急呼:「沈老弟……」並有一條人影,從廢祠中電掠而出。
這幾句話兒,他是大聲說出,不曾用甚「蟻語傳音」。
向百勝身為師爺,自知究竟,「咦」了一聲道:「咦,沈宗儀與東方朗剛歸南山不久,怎又前莊有警?」
向百勝目注雷飛,向郭慕石問道:「郭天尊,這位是……」
這「五雲軒」是「五雲樓」中,最隱秘最穩妥的所在,也是「五雲樓」厲害機關的匯集之處,南宮獨尊以此作為起居重地,任何人不奉傳呼,均不准入室,但如今卻有兩個陌生人物在內,與南宮獨尊互相飲酒。
南宮獨尊傳聲笑道:「好,好,師爺這種先行驅虎吞狼的謀略,委實定的太高,足令當世武林中的一流好手,或是為名,或是為利,或是為了恩情仇恨,均在我『養天莊』前,『五雲樓』下,化作南柯一夢……」
雷飛「哇」的一聲怪叫,搶前兩步,怒目圓睜說道:「你是否不服,要替吳天才出頭擋橫?」
郭慕石道:「『火神』雷飛!」
法濟大師似乎不好意思明言,對向百勝看了一眼。
向百勝靜靜聽完,雙眉微揚,含笑說道:「郭天尊,東方郎君送沈大俠到了『養天莊』後,在第二天的凌晨,才來接他,這一夜光陰他是回轉南山,還是去了別處?」
向百勝微微一笑,也以傳音密語說道:「莊主不必多慮,一來我與法濟大師的交情不同,二來他和『五行霸客』的仇恨太探,只要互一見面,多半將兩敗懼傷地,併骨此間,決不會成為莊主霸視武林的心頭隱患……」
雷飛「哈哈」一笑,雙眉高挑,點頭說道:「好,向大師爺,這樣說話,才有點江湖人物的豪爽味道!」
吳天才笑道:「可惜大師來晚了一步,吳天才剛於莊外,把『五行霸客』中的『青木郎君』東方朗送走,並還見識了他那確實不凡的『乙木真氣』呢?」
但等法濟大師接回手中時,南宮獨尊、向百勝、吳天才,均是明眼之人,均已看出鐵念珠本來只有一個穿線小孔,如今卻有了兩個,成了十字交又形態。
南宮獨尊笑道:「師爺安排的應敵之計,自然妥當,只是法濟大師的興致方濃……」
沈宗儀「咦」了一聲,劍眉微蹙說道:「奇怪,祠中出了甚麼事兒?……」
南宮獨尊發現他神色有異,詫然問道:「向師爺,你在想些甚麼?」
他們距離「養天莊」莊門,尚有二三十丈,忽聽「砰」然巨響,莊前方向,並有一片紫色火光沖天而起!
「巧手天尊」郭慕石目中閃動厲芒,應聲答道:「東方兄是遭人無恥算計,中了極厲害的『無影之毒』……」
法濟大師唸了一聲佛號,合十當胸笑道:「洒家在『哀牢』閉關數年,對『五行』特技,自詡均獲相當造詣……」
向百勝聞言失笑,目注南宮獨尊道:「莊主,法濟大師有專剋五行功力之長,似乎可以暫不驚動吳大俠,也免被他訕笑,說我們『養天莊』中,事事非他不可。」
向百勝笑道:「法濟大師與『五行霸客』的夙怨極深,一到『養天莊』便能殲仇,也是快意之事,莊主索性就把這八位嬌娃,懸作彩頭,等法濟大師,大展神威以後,再在這『逍遙堂』,擺桌盛大的慶功宴吧。」
「五行霸客」之中,性情最暴的「火神」雷飛,冷笑一聲道:「東方兄已遭劫數,我們縱有解毒藥物,也無法在他肝腸既斷之下,返魂九幽……」
南宮獨尊一陣大笑,連連點頭說道:「可以,可以,我便命她們八人,輪流侍奉,每夜兩個,大概定可使大師盡興的了……」
所謂「試探」,便是要旁敲側擊的探測邢光宗心中隱秘,看他所說昔年之事的真實程度如何?究竟是當真要為邢家慧報仇,抑或只是藉此因由,把自己誆出江湖,作為他謀奪「養天莊」敵國財富,以及武林秘笈的利用工具?
吳天才與法濟大師互道欽仰後,軒眉問道:「西南道上有樁傳聞,說『五行霸客』黃冷心、東方朗、臧中軍、雷飛、孫行土等,曾有誓言,終身不入哀牢……」
吳天才不等法濟大師發問,便即笑道:「大師的確比『青木郎君』東方朗,來的高明,不僅所發『乙木真氣』的青色更淡,而鐵念珠的質地,也總比那『神木追魂令』,堅硬不少……」
向百勝抱拳道:「久仰雷朋友一身火器,威力無倫,六十四招『雷音火雲掌』法,也是江湖絕藝,今日有緣……」
雖然,「五行霸客」屬於黑道人物,但這位「青木郎君」,適才還與沈宗儀同自「養天莊」中折返,如今卻幽明永隔,已化異物,怎不令沈宗儀瞠目驚惻?……
壁上裝有金鈴的洞穴之中,立有人聲稟道:「『巧手天尊』郭慕石偕『轉輪金刀』黃冷心、『五湖水怪』臧中軍、『火神』雷飛、『戊土神君』孫行土等『五行霸客』,暨沈宗儀同來,聲稱欲尋吳大俠,為『青木郎君』東方朗,報仇雪恨!」
語音頓處,伸手入懷,摸出了一枚蠶豆大小的鐵念珠來,在面前尺許之處,輕輕向空拋起。然後,也張口吹出一片蘊有極淡青色的內家罡氣拂!罡氣拂珠,念珠不動和圖書
沈宗儀覺得這向百勝的貌相語音,雖均陌生,但神態方面,卻似曾相識的,略有熟悉之感。
話完,遂把自己與東方朗互相顯技詳細情況,向南宮獨尊、向百勝、法濟大師等,加以複述。法濟大師毫不疏忽地,注意聽完,又向吳天才問道:「請教吳大俠,東方朗的『乙木真氣』,是有形抑或無形?……」
沈宗儀「哎呀」了一聲,臉色沉重說道:「『無影之毒』,若不發作則已,一經發作片刻斷腸,在下粗通岐黃,我來替他診察一下,那位若懷具有特效的解毒藥物,請快給東方郎君……」
沈宗儀大吃一驚,劍眉緊蹙,急急問道:「東方郎君一路安然,他……他這是怎麼樣了?」
黃冷心道:「沈老弟何出此言,難道你認為東方兄所中的『無影之毒』,並不是被吳天才所算計的……」
向百勝雙眉一挑,目閃精芒答道:「江湖中本來講究的是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有什麼不能擔待,但向百勝先要問問是條甚麼人命,被殺者是誰?郭天尊為何突向本莊,興師問罪?」
「火神」雷飛向「巧手天尊」郭慕石、「轉輪金刀」黃冷心、「五湖水怪」臧中軍,「戊土神君」孫行土等,厲聲說道:「諸位,我們是否如今便去『養天莊』,為東方兄報仇雪恨?」
吳天才不等南宮獨尊問完,便即笑道:「莊主放心,沈宗儀知道本莊藥庫之中,存有『上好田七』和『朱紅雪蓮』後,業已開了藥方,包管倩姑娘的月貌花容,在敷藥之後,便可復原如舊。」
郭慕石道:「奇怪之處,便在於此,我不相信東方兄竟會在『養天莊』的莊門之外,獨自徘徊了整整一夜光陰,他究竟是與甚麼神秘人物,同在一起,我們若能找出此人,則對於東方兄所中『無影之毒』的來龍去脈,也就可以推斷的了!」
話方至此,覺有再加解釋必要,遂又笑道:「我是問他所張口吹出的『乙木真氣』,有沒有一種青濛濛的光色,是濃是淡了?」
郭慕石等,與東方朗交情深厚,自然異口同聲,一齊點頭,但沈宗儀卻搖手叫道:「慢點,這件事兒之中,頗有蹊蹺……」
向百勝已知其意,向南宮獨尊笑道:「法濟大師在床笫之間,有降龍伏虎之力,大概是想一箭雙鵰……」
南宮獨尊聞言,微吃一驚,目注吳天才道:「吳兄已與那『青木郎君』東方朗,動過手了?」
話完。就把經過情形,對向百勝說了一遍。
話方至此,法濟大師突在一旁接口說道:「向師爺,你身是師爺,責在舞文弄墨,運籌帷幄,把這交鋒對壘之事,讓給我吧?」
雷飛一邊叫道:「誰和你牙尖舌利,談甚理論。東方兄曾與吳天才以『神木追魂令』,互較功力,多半是著了他的道兒,你快叫吳天才出來見……」
「巧手天尊」郭慕石道:「沈老弟請將你們前去『養天莊』的一切經過,詳細說出,讓我研究研究……」
沈宗儀被對方問得一怔,想了一想答道:「除了『鬼斧神弓』吳天才外,我們根本未與其他人物見面,或打甚交道……」
吳天才「哎呀」一聲,立對向百勝抱拳為禮,揚眉笑道:「原來是向師爺,吳天才久欽向師爺足智多謀,襄助南宮莊主,苦心擘劃,成就邊荒霸業,把這『養天莊』,佈置成鐵桶江山,今後還望師爺,多加指點!」
沈宗儀劍眉雙蹙,才一搖頭,郭慕石又復說道:「沈老弟對於此事,確實難知,我們還是去尋那『鬼斧神弓』吳天才問個青虹皂白,風聞此人相當愛惜羽毛,自矜身價,大概還不至於敢作而不敢當地,來個虛言搪塞!」
黃冷心未答沈宗儀所問,反而向他問道:「沈老弟,你與東方郎君前去『養天莊』之行,都見著了哪些魑魅魍魎?」
郭慕石道:「請問向師爺,貴莊的南宮莊主,暨『鬼斧神弓』吳大俠,怎不出莊一會?」
郭慕石也不推辭,向前走了兩步,目注向百勝道:「向師爺,老朽郭慕石,江湖人稱……」
兩人長談竟夕,吳天才一夜未眠,本想休息,但知南宮獨尊無事不會相召,再加上聞得座有「遠客」,遂未回靜室,而到了「五雲樓」的「五雲軒」中。
到了莊前,果見一片狼藉情況,連「養天莊」的大門,帶那座吊橋均已被人用強烈火器炸毀。
「戊土神君」孫行土「咦」了一聲道:「他們未接觸麼?怎的東方兄曾說『鬼斧神弓』吳天才名不虛傳,確懷絕藝,還毀了一片『神木追魂令』呢?」
話完,果然先強迫法濟大師掩飾了本來面目,方對南宮獨尊躬身告退,出得「五雲樓」,往莊前走去。
向百勝笑道:「莊主正在靜坐用功,吳大俠一夜未眠,剛剛歇息,故而均未驚動,郭天尊有何見教,儘管對我說出,這『養天莊』中的大小事兒,向百勝都能擔待……」
語音略頓,指著那黑袍老叟說道:「這位是向百勝兄……」
吳天才在在几上取茶微飲,點頭笑道:「我明白了,大師是已有獨霸五行自信,又聞得各精一技的『五行霸客』在此,遂特意來和『轉輪會刀』黃冷心等,一分上下?」
吳天才笑道:「在下雖知其事,不詳其情,大師可否……」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