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美人如玉劍如虹

作者:諸葛青雲
美人如玉劍如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因為如今站在「百花小榭」出口之處,已非自己派來的侍應婢女,卻已換成了「四絕書生」沈宗儀!
他在說話之際,便已目光四掃的,打量這「百花小榭」的內外各處。
向白勝善解其意地,神秘一笑說道:「明天再殺,自然無妨,屬下知道莊主是不忍暴殄天物,要想把今日這一夜光陰,加以充分利用!」
「九畹仙子」這才「哼」了一聲,冷冷發話說道:「對了,再奸再猾的巨惡大盜,無論如何善於掩飾,也會往往在不知不覺間,露了馬腳,向師爺兩度伸手,摸索尊頰,是否怕你臉上的精妙化裝,有何變化脫落?常言道:『真人面前,莫說假話』,我除了『向師爺』、『向百勝』的稱呼以外,還可以叫你什麼名號?」
向百勝全身微微一震,似乎對南宮獨尊這句話兒,相當意外,不知應如何作答?
說道「不妙……」二字,人已走進廳門。
這番話兒,著實使向百勝聽得心中震駭,對「九畹仙子」投射過疑詫眼色?
常言道:「人的名,樹的影」,南宮獨尊一聞羅天行到來,竟親迎這位「滄溟羽士」於「養天莊」的里許之外。
向百勝雙目微蹙,嘆息一聲接道:「地處邊荒,取材惟艱,『養天莊』能有這點規模,業已費了南宮莊主和岳副莊主的不少心血!」
南宮獨尊想是激動過度,扶在樹杆上的右手五指,竟深深陷入那堅硬無比的松木之中,惱怒得目眥欲裂地,厲聲問道:「從背後發掌的陰毒無恥之輩是誰?便是那南山群豪之首『無影殺星』邢光宗麼?」
向百勝則被南宮獨尊的這陣縱聲狂笑,笑得有點發怔?
南宮獨尊虎吼一聲,雙掌一搓,掌中的一大塊堅硬的松木,竟完全成了細得不能再細的粉末木屑!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羅天行道:「其實南宮莊主無須如此禮遇,我與法濟大師的交情委實太深,就沖著為法濟大師復仇一事,把這條性命,賣在『養天莊』中,羅天行也心甘情願……」
向百勝道:「莊主考慮得極有道理,這樣一加分析,『九畹仙子』委實應加利用,屬下又要奉勸莊主不妨『江山情重美人輕』了。」
羅天行暗暗點頭,拈香三拜之後,方拭淚隨同南宮獨尊往「五雲樓」中同飲。
南宮尊者靜聽向百勝語畢,閉目沉思有頃,矍然問道:「向師爺,你是打算用人替死,使岳克昌的屍體,呈現在『九畹仙子』眼前,嫁禍南山,移轉仇恨?」
南宮獨尊聞言,高興揚眉笑道:「好,好,我願先聞上策……」
震於「九畹仙子」的蓋代威名,向百勝覺得自己雖有秘學在身,或可一拼,但除非萬般無奈仍不必甘冒此險!
向百勝止步之故,是偶然迎風嗅得一些血腥氣息。
換了旁人,聽得羅天行出語不祥,定會眉頭深蹙。
向百勝道:「那『無影殺星』邢光宗手眼通天,交遊頗廣,他連『千手天魔』熊囂、『玉面天魔』東方俊和『天外雙魔』以及『血河夜叉』令狐菁,都請來助紂為虐!」
說至此處,憂形於色地,對向百勝皺眉道:「向師爺,你智力高敏,為我速劃一策!」
南宮獨尊又想起了一件事,目注向百勝說道:「吳大俠不是也於昨夜去往南山了麼,等他回來後……」
「九畹仙子」哂然一笑,嘴角微撇說道:「是真的麼?據我所知,為『養天莊』助陣的,已有出群高手。」
說至此處,向「九畹仙子」一抱雙拳又道:「在下要去前莊,指揮策應一切,等有了莊主與岳倩倩姑娘的脫困佳音,再來報告仙子!」
向百勝趕緊一抱雙拳,恢復了正常神色,陪笑說道:「仙子請莫誤會,『滄溟羽士』羅道長是剛剛進入『養天莊』,去留未定……」
「養天莊」中,有片「百花圃」。
向百勝接口笑道:「多謝仙子見諒,不以為向百勝是故意搪塞……」
「百花小榭」中,有一位貴賓——這一位貴賓,自然就是倦遊大漠,來探愛徒的仙霞「九畹仙子」。
羅天行一旁插口道:「那個吳大俠?」
向百勝點頭道:「莊主果然高明,猜得半點不差!」
向百勝道:「白嬤嬤是死在『大力金剛掌』下,發掌之人,可能是『四絕書生』沈宗儀,岳副莊主率他愛女岳倩倩姑娘出莊,便是為了查究此事!」
「九畹仙子」的兩道目光,突然燦如岩電地盯在向百勝臉上,截斷他的話頭道:「向師爺,對於他人隱秘,或許你探聽為難,但對於你自己的隱密,總不該吝於相告了吧!」
血腥入鼻,自然起疑,閃目四外打量。
向百勝連連點頭,抱頭一禮,便欲踅去。
南宮獨尊走過兩步,轉對向百勝耳邊低聲說道:「『九畹仙子』是岳倩倩之師,也是她的姑母,我要先略為有點準備,才方便與她見面,向師爺辯才無礙,且代我加以款待,她若問起岳克昌來,就說是本莊的副莊主,因事與岳倩倩一同出莊,約需三日始返。」
向百勝裝出滿面愁容,苦笑搖頭答說道:「能夠作為『天外雙魔』,暨『血河夜叉』的特殊高手,一時難覓。縱有二三知友,又苦於路遠山高不及邀請,故而南宮莊主暨岳副莊主,整日均為了養天莊將遭浩劫,而愁眉不展的呢……」
法濟大師因係火化,遂在閣中供了一隻象牙缸兒,缸外書有「五行尊者法濟大師靈骨」字樣。
那名莊丁接口道:「來客太不尋和*圖*書常,是仙霞『九畹仙子』……」
「九畹仙子」對向百勝看了一眼,揚眉問道:「向師爺,聽你這樣說法,我堂兄與倩兒均有生命之危?」
南宮獨尊聽得不作一聲,又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皺眉負手,繞室徘徊。
向百勝是七竅玲瓏之人,聽出「九畹仙子」話外有話,不敢貿然作答,想了一想方說道:「奇珍異寶,惟有德者方足居之,但到目前為止,寶物主人仍是養天莊主。」
向百勝道:「夫人是先被人從背後發掌震斷心脈,又跌入大片青磷毒火中,慘被焚燒,以致遺體已不太完整,被屬下遣人迎回,現在『五雲樓』內!」
南宮獨尊不等向百勝話完,便笑了一笑接道:「向師爺,你我之間,何必再存謙虛,你的易容之術,可稱天下無雙,那裏會在我之下?」
向百勝先發出一聲嘆息,然後以十分惋惜的神情,黯然答道:「不是受傷,而是更大不幸,辛夫人的國色天香,業已化作南柯一夢……」
向百勝把神色放得極為嚴正地,緩緩說道:「如今,我詐稱岳克昌與岳倩倩外出尋找沈宗儀為白嬤嬤復仇,尚未引起『九畹仙子』懷疑,對本莊發生敵意之前,把她誆來『五雲樓』,利用吳天才精心建造的厲害機關,和你我一身藝業,驟然發難地,使這位『九畹仙子』,歸諸劫數!」
南宮獨尊頷首道:「正是如此,假若『天外雙魔』、『血河夜叉』全被『無影殺星』邢光宗請來,加上『四絕書生』沈宗儀,似乎力量奇強,敵勢太盛,僅憑『滄溟羽士』羅天行和不知請不請得到的『孤獨先生』獨孤耿,仍有點不成比例……」
但向百勝卻因另有深心,反而頗為得意的揚眉一笑。
向百勝接口道:「計是好計,但執行起來,卻還有兩項難處……」
南宮獨尊取起几上香茗,呷了一口,對向百勝雙挑拇指讚道:「師爺想得好計?……」
向百勝陪笑問道:「仙子可惜怎麼?莫非發現本莊有甚興建欠妥之處?」
南宮獨尊不等向百勝話完,便正色說道:「茲事體大,在下決斷之前,我們先來衡量一下……」
就在此時,一條人影電疾飄來,老遠便聲若洪鐘的哈哈笑道:「昔日天南一別,南宮獨尊對於羅道長的音容,真是時縈魂夢,今日是那陣風兒,竟把羅道長吹來這邊荒小鎮的『養天莊』內?」
但這位向師爺舉步之間,卻面帶冷笑,心中暗想!
向百勝揖客就座,見年輕美貌侍婢,向「九畹仙子」獻過一盞清香挹人的「百花茶」後,便陪笑說道:「仙子對這『百花小榭』,若尚不嫌俗濁,便請在此小駐仙蹤……」
謊已無法再圓,鬥呢?
南宮獨尊閃動兩道喜怒莫測的目光,對向百勝看了一眼,皺眉說道:「向師爺,這對『九畹仙子』驟下毒手之策,是否顯得太狠一點?……」
話完,立即親為引導,陪同羅天行,到了一座精緻小閣之中。
說到「可惜」二字,「九畹仙子」的語音便頓。
這位師爺雖其刁如狐其奸似鬼,卻絕未想到園了老丁就是有「神醫大俠」之稱的「百草先生」丁子濟,而那三間小屋之中,還有身負重傷的沈宗儀,和芳心焦急的岳倩倩在內……
「向師爺,你最好把『九畹仙子』款待在『百花圃』的『百花小榭』之內,因為那裏比較幽靜,免得岳倩倩萬一闖去,生出事變,使我們措手不及!」
向百勝心中暗暗叫苦,佩服這「九畹仙子」目明如炬,語利如刀,面上卻不得不加否認地,連搖雙手笑道:「仙子在說笑了,向百勝依人作嫁,只是江湖末流,那裏還有什麼其他的身分?……」
向百勝點頭笑道:「正是,羅道長請看,我家莊主因得飛報業已出莊遠迎大駕了呢。」
「九畹仙子」搖頭笑道:「不是莊內有何不妥,而是我適才在莊外遙望,似見這『養天莊』中,籠罩子一片『霸氣』……」
向百勝笑道:「屬下知道莊主有寡人之疾,尤其在辛夫人新亡之下,更不忍對如花似玉傾國傾城的岳倩倩姑娘,立下辣手,但事有輕重,時有緩急,屬下奉勸莊主,在如今的局面之下,似乎應該『江山情重美人輕』了?」
南宮獨尊站起身形,徘徊幾步,把笑聲一收,伸手一拍向百勝肩頭,大表嘉許說道:「師爺未雨綢繆,運籌帷幄,真是天縱奇才,有你這樣一位好幫手,南宮獨尊的霸業定成,再高明的曠世雄豪,絕代人物,到我『養天莊』,也也就宛如草介螻蟻的了!……」
南宮獨尊「嗯」了一聲,點頭說道:「師爺分析得對,你不妨猜猜我將採取那一條策略呢?」
向百勝被「九畹仙子」問得全身一震,滿面驚容道:「仙子此話何來?你是我家岳副莊主至親,又是倩倩姑娘的授業恩師,向百勝既不敢,也不會對仙子有甚不實瞞哄之語?……」
向百勝聞言,只得陪了笑臉道:「仙子有何詢問,儘管請講,向百勝但有所知,無不明言。」
向百勝不等她往下再問,便陪笑接著口說道:「有『五行尊者』法濟大師、『青木郎君』東方朗、『火神』雷飛、『戊土神君』孫行土、『巧手天尊』郭慕石、南宮莊主夫人、『鬼斧神弓』吳天才,以及岳倩倩姑娘的貼身保姆白嬤嬤……」
向百勝笑說道:「事不宜遲,須立作決斷,莊主究竟是寧甘冒險,採用『下策』,還是穩妥一點?…www•hetubook•com.com…」
但「九畹仙子」卻仍神色鎮定,不慌不忙地,含笑說道:「不要緊,常言道:『吉人自有天相』,又道是:『千算萬算,不如蒼天一算』,我功課課餘,稍參命理,知道倩兒頗有多年福慧,決非夭折之相……」
她目光一掃四外亭臺樓閣,花樹波光,點頭含笑說道:「芙蕖紅不艷,薜荔綠迎人,波光能潤目,花氣足怡種,這『百花小榭』,委實取景適宜,蓋得絕美,我真想不到在接近邊荒的『白水鎮』上,竟會有這麼一座具有亭台之勝的廣大莊院?可惜……」
向百勝長揖陪禮道:「此事還有內情,請仙子莫加怪罪,多擔待……」
羅天行稽首當胸,唸了一聲「無量佛」號說道:「南宮盟主……哦如今應該稱南宮莊主了,莊主請恕羅天行無禮,我們慢敘離情,先請引領我去往法濟大師的靈前一拜!」
南宮獨尊好似下了莫大決心地,咬牙斷然道:「好,殺岳倩倩。但……但我想明天再殺……」
南宮獨尊把臉色一沉,深含不悅說道:「我要奉陪滄溟遠客羅道長,對於尋常……」
向百勝嘆道:「有一些江湖兇邪,覬覦本莊基業,屢屢生事,不單造就雙方之間的不少傷亡,並還訂立了一樁不知要沾染多少血腥的武林惡鬥!」
他想的是「好一個無情無義匹夫,剛剛獲知辛冰冰的死訊,馬上又動岳倩倩的腦筋,只等機緣一到,我非揭開你的精妙化裝,看看你究竟是『飛龍劍客』南宮獨尊?抑是『好色閻王』司徒獨霸不可?」
但他心中雖驚,表面上卻絲毫不露地,仍向南宮獨尊陪著笑臉道:「莊主要殺『四絕書生』沈宗儀還不容易,他昨夜已入『養天莊』,如今正被困在『五雲樓』內!」
南宮獨尊牙關一咬,恨恨接口說道:「師爺的那條妙計,業已被他識破,我一名心愛侍姬,平白被那小子佔了便宜,並告喪失性命……」
向百勝暗忖得計地,又復嘆息一聲道:「仙子可知本莊對頭方面,聲勢極盛,即將有幾名輕易不出江湖的蓋代魔頭,趕來『白水鎮』麼?」
向百勝聽「九畹仙子」說至此處,下意識地,在自己臉上摸了一把含笑說道:「仙子莫要誤會,向百勝不是不肯明言,而是縱令南宮莊主還有其他身分,向百勝也無法知曉,身傭於人更不便推究探詢……」
換在平時,門戶並未緊閉,向百勝定會走過一探究竟?
向百勝面有得色的,注目南宮獨尊道:「這樣說來,莊主業已決定採用屬下所進策略,如今應該再商量一下細密進行步驟……」
羅天行是暗驚這昔日的「飛龍劍客」,今日的南宮莊主,退隱以來,功夫並未擱下,從這一棵松樹,生生被他抓斷的情況看來,此人的內力修為,竟不在自己之下。
行進途中,向百勝搶前兩步,走到南宮獨尊身旁,嘴角微掀,欲言又止!
羅天行首先「哈哈」一笑,長眉雙挑說道:「絕代高手,雲集邊疆,想不到羅天行竟能在這小小『白水鎮』上,遇著我心儀已久的神仙人物……」
南宮獨尊雙眉微蹙,對向百勝投過一瞥詢問眼色?
向百勝道:「不是,據說是『四絕書生』沈宗儀……」
「九畹仙子」相當欣賞他的措詞圓滑,答覆得輕描淡寫,不著旁際,遂又含笑問道:「『養天莊』中,果然藏寶,但寶主人卻是誰呢?」
向百勝微一沉吟,覺得自己已露峰芒,倘若勉強遮掩,反而引起南宮獨尊疑心,遂一揚雙眉,含笑答道:「莊主外貌忠厚謹慎,其實雄心百丈,極富冒險精神,屬下私忖莊主可能會採用下策,唯一顧慮是在如何保全岳倩倩姑娘,免得辣手催花,以期能把這絕代嬌娃,收為房中愛寵!」
說至此處,略略一頓,又向向百勝說道:「但直到如今,尚無沈宗儀逃出『養天莊』之訊,我已派出幾撥好手,密搜莊內各處,只要一有這小賊的下落,我就親手為冰冰報仇雪恨不可!」
他因與南宮獨尊定計,要使一真一假的岳倩倩暨岳克昌的屍體,呈現在「九畹仙子」眼前,故而在說話時,把神色裝得極為憂急沉重!
九魂仙子搖手道:「向師爺無須解釋,論起關係,我不算『養天莊』的外人,能夠一切開誠佈公,共商挽救武林劫運之計,當然最好,否則我也不會太過計較。」
向百勝雖是足智多謀的老奸巨猾,但在一時之間,也參詳不透「九畹仙子」何以如此毫不在意,無動於衷,只得繼續說道:「南宮莊主與岳副莊主金蘭義重,平素又對岳倩倩姑娘的天生麗質,極為憐愛,聞訊之下,焦急萬分,顧不得再接待『滄溟羽士』羅道長,立即率領幾名好手,趕去授救接應,向百勝到得前莊,莊主已然外出,遂特來稟知仙子。」
南宮獨尊雙眉一蹙,正欲發話,忽然瞥見有名莊丁,急奔而來,不禁苦笑道:「如今真成了多事之秋,看那莊丁的匆忙急遽神情,多半是莊外又出於甚麼大事!」
向百勝裝出滿面憂急神色,苦笑說道:「啟稟仙子,大事有點不妙……」
向百勝苦著臉兒,以萬分惋惜神情,搖頭道:「假如我所獲消息不虛,『鬼斧神弓』吳大俠,恐怕已與『巧手天尊』郭慕石惡鬥得兩敗俱傷,同歸於盡!」
但「百花圃」中,一切靜寂,四顧無人,向百勝所和*圖*書看到的,只是兩三丈外,門戶半開,園丁老丁所住的三間小屋。
說完,便向南宮獨尊躬身告別,出得「五雲樓」,又向後莊走去。
向百勝以一種無限欷歔無可奈何的神色,低聲道:「屬下頃獲秘報,夫人昨夜出莊……」
向百勝喏喏連聲,軒眉一笑道:「莊主放心,那位『九畹仙子』雖是名震八荒的蓋代高人,向百勝大概也可善加應付!」
向百勝接道:「莊主是要衡量本莊和南山群豪之間的相互實力,看看少了『九畹仙子』一人會不會有甚重大影響麼?」
那是一位極漂亮,極美俏的女嬌娃——傾城絕代,美擬天人的岳倩倩。
向百勝道:「那是關於岳倩倩的問題,我們非把她一齊除掉不可,否則,岳倩倩只要一與『九畹仙子』互作傾讀,滿盤計畫,便付流水,何況若把岳倩倩除去,父女併屍,一真一假,縱令『九畹仙子』的目力如電,也必傷心眩目,不易識破!」
他並立即小住腳步,目注向百勝,失聲問道:「向師爺,你……你適才曾……曾有『不幸噩耗』之語,莫非冰冰夜入南山,竟在『無影殺星』邢光宗所率領的群豪手下受了傷麼?」
「九畹仙子」點點頭,面含微笑說道:「向師爺說得對,對於他人隱秘,確實探聽為難……」
南宮獨尊突然止步回頭,目注向百勝道:「向師爺,你把這上下兩策的長短所在,仔細分折一下。」
「九畹仙子」聽到此處,不禁失聲問道:「白嬤嬤才來不久,竟也遭了劫數?她……她是死在何人之手?……」
「九畹仙子」淡然笑道:「向師爺少驚疑,常言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我若知道一些有關『養天莊』,以及向師爺的秘密,也不算是甚麼稀奇之事!」
照他所編謊言,分明兇險無比,當事人業已難逃大厄,九死一生……
向百勝則更為驚心,他看出了南宮獨尊不單是曾獲敵國財富,這寶藏中定有罕世武林秘及,而南宮獨尊更萬分深沉地,把身懷絕學之事,隱而不露……
這是「五雲樓」中的一間密室,密室中有南宮獨尊與向百勝二人,正作深談。
南宮獨尊搖了搖手,截斷向百勝的話頭笑道:「這條上策,自屬可行,但我願意再聽聽向師爺錦囊之中的另一策略,然後加以決斷!」
但向百勝目光微瞬,心中一冷,知道大事要糟,走也走不掉!
聽完「九畹仙子」之語,向百勝已知不必再加隱瞞,自己網羅羅天行的經過情形,完全被「九畹仙子」在旁目睹。
不單整座樓閣,均作為停靈之所,並香花素幔,飾置得十分莊嚴,顯出這位南宮莊主委實是位禮賢下士的武林霸者。
向百勝全身暗自一震,但仍竭力鎮定地,陪笑道:「仙子何出此言,向百勝卻有什麼隱秘?」
南宮獨尊詫道:「向師爺,你有何事兒,只管明言,為何有點吞吞吐吐!」
動念之間,已至「百花小榭」了,向侍應婢女說道:「你通稟『九畹仙子』一聲,向百勝求見!」
他有點窘,南宮獨尊反而為他解圍,含笑岔開話頭道:「師爺所說的第二樁難處呢,又是甚麼事兒?」
向百勝道:「第一策比較穩當,第二策比較冒險,所以我才有『上』『下』之分,但上策比較呆板,下策卻比較有趣,更可把『九畹仙子』的一身絕世武功,加以充分利用!」
「九畹仙子」的語鋒似劍,笑聲如刀,宛如萬鋒蝟攢,一齊刺在向百勝的心上!
南宮獨尊話猶未了,向百勝便苦笑了一聲道:「莊主,屬下又要向你報告第二樁不幸噩耗!」
向百勝語音平靜地,雙眉微軒道:「莊主莫要忘了你是『九畹仙子』的殺兄之仇,一旦事實揭穿,縱然你放得過她,她也未必放得過你?常言道:『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又道是:『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意在棋先,總屬妙著,我認為這是上策!」
向百勝似乎想不到「九畹仙子」突然有此一問,怔了一怔,皺眉答道:「仙子問得有理,但這是莊主的絕大機密,向百勝雖身為師爺,亦不便向莊主問內情,曾風聞『養天莊』中藏有敵國財富,和上乘內家秘笈!」
「九畹仙子」「哼」了一聲,雙眉連挑,滿面怫然怒色。
羅天行「哦」了一聲,目閃神光道:「聞得此人不單精於土木之學,一身功力,也超群絕倫,與『四絕書生』沈宗儀被推為當代年輕高手中的一時瑜亮,他難道也會在南山之中遭遇不測?」
南宮獨尊道:「我也認為此事可疑,本莊是否藏有內奸,還要請師爺費神,仔細查一查……」
「好,殺……殺……殺……」他每說一個「殺」字,手指便更陷入松木幾分,等說到第三個「殺」字,「轟隆」一聲,那株巨大松樹,竟從南宮獨尊手扶之處,突然折斷倒下!
「仙子所謂的『出群高手』,是指那些人物?」
尤其是年齡方面,她享名武林,三十餘年,至少也在五十左右,但望去卻似一位二十七八的白衣美女。
向百勝答說道:「第一,對於岳克昌屍體的易容之術,必須上乘手段,否則必難逃『九畹仙子』法眼,這事恐怕要由莊主親自動手……」
「九畹仙子」一看向百勝臉上神情,不禁詫聲問道:「向師爺何出此言?」
他在告辭,「九畹仙子」即表示留客地,含笑說道:「向師爺請慢點走,我還有件要緊大事想要問你。」hetubook.com.com
「九畹仙子」笑道:「向師爺,看清楚了沒有,這可是真牌實貨的岳倩倩,不是臉上加了精妙化裝的身外化身,她可好端端的,毫髮無傷,背後要穴上,並沒有挨了沈宗儀的『大力金剛掌』呢!」
羅天行著實有點受寵若驚,滿面感激神色道:「莊主對我羅天行太禮遇了,其實……」
向百勝道:「夫人夜入南山,據……據……據聞……」
向百勝心中暗暗冷笑,表面上卻順著「九畹仙子」的話風,點頭陪笑道:「仙子所言,自屬正理,但願岳副莊主與倩倩姑娘,逢凶化吉,無災無難……」
南宮獨尊以一陣「哈哈」大笑,截斷了羅天行的話頭,陪著這位「滄溟羽士」,向「五雲樓」中,把臂行去。
「百花圃」中,有座「百花小榭」。
如今一來因他急於與由宮獨尊商討應付「九畹仙子」之策,二來門戶半開,其中顯無重大秘密,遂只怔了一怔,遙為注目,便匆匆向「五雲樓」趕去。
向百勝道:「屬下要向莊主報……報告一樁不幸噩耗…」
「九畹仙子」舉杯飲了一口「百花香茶」,皺眉問道:「這『殺氣』二字何來?」
向百勝被問得怔了一怔,方眼珠微轉,緩緩說道:「這事聽來雖覺矛盾,但仔細一想,也可解釋,或許沈宗儀是在南山中,對夫人下了毒手,然後才趕來『養天莊』……」
向百勝一路行來,早已盤算妥當,胸有成竹,遂不慌不忙答道:「莊主請放寬心,屬下已劃有上下二策,敬請莊主卓奪!」
向百勝囑咐侍婢好生伺候「九畹仙子」後,便即告罪退出。
辯既為難,打又膽怯,所剩下的一條路兒,只有「走」了!
南宮獨尊卻在眼珠一轉之後,向那莊丁說道:「『九畹仙子』的身分名頭,再怎高大,我也應該先行款待『滄溟羽士』羅道長……」
但「九畹仙子」卻不知是師徒義薄,兄妹情輕?抑或是鎮定功夫深,竟似未為向百勝的語氣神情所震,只是輕描淡寫的「哦」了一聲……
這幾句話兒,把個老奸巨猾的向百勝,聽得心中騰騰亂跳!
這時,「九畹仙子」又復軒眉一笑說道:「故而莊丁推說南宮莊主外出,我就知道完全不實,他是在接待素有劍術通神之譽的『滄溟羽士』羅天行……」
「九畹仙子」「嗯」了一聲,點頭道:「這三人果然名頭甚大,極為難鬥,但南宮莊主與師爺,必也應邀好手,有了萬全對策……」
「滄溟羽士」羅天行與向百勝看得均自心中一動……
「九畹仙子」自然知道他這是窘急遁詞,遂擺手笑道:「向師爺若是有事,儘管請便。這『百花小榭』的環境幽靜,景色亦佳,便讓我獨自在此住上兩日,也無所謂。」
「九畹仙子」緩緩說道:「『滄溟羽士』羅天行、『孤獨先生』獨孤耿、『七指大聖』袁五空,不是均已入了向師爺的網羅麼?袁五空尚不足論,但有了羅天行與獨孤耿,應該不會懼怯甚麼『天外雙魔』,何況南宮莊主與向師爺,又均身負絕藝,是深藏不露的絕代高手!」
南宮獨尊點頭道:「當然,我知道羅道長與法濟大師是生死之交,我們先去法濟大師的停靈小閣一祭,然後再開懷暢敘。」
「九畹仙子」的身量不高,但無論神采貌相,卻清絕出塵!
向百勝眼珠微轉,苦笑兩聲地,搖頭道:「向百勝只是承蒙莊主副莊主不吝提撥的一名屬下,有些事兒,作不得主,仙子暫時盥洗歇息,我去請南宮莊主或岳副莊主,來與仙子詳談一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向百勝一驚道:「沈宗儀呢?他是出得了機關密佈的『五雲樓』?」
常言道:「人的名兒,樹的影兒」,這仙霞「九畹仙子」六字,把南宮獨尊,向百勝,暨「滄溟羽士」羅天行,都聽得為之一震!
「九畹仙子」道:「匹夫無罪,僅憑『無影殺星』邢光宗的邀約挑撥,似乎還不致惹起偌大風波,使舉世黑白道的出類拔萃好手,都雲集『白水鎮』,莫非這『養天莊』中,有甚麼足以引人覬覦之物?」
向百勝道:「頃聞密報,岳副莊主率他愛女倩倩姑娘出莊查緝兇手,欲為白嬤嬤復仇,竟不幸誤中奸謀,身陷奇險……」
向百勝點頭笑道:「屬下懂得其中利害,把岳倩倩誆來『五雲樓』,乃輕而易舉之事,莊主且好好養足精神,準備於今夜惜玉憐香,乘龍跨鳳便了!」
「九畹仙子」「哦」了一聲,目注向百勝道:「雙方均有不少傷亡,那些傷亡之人……」
「九畹仙子」笑道:「剛剛進入『養天莊』,雖是實情,但去留未定,卻又是虛語,羅天行不是誓為『五行尊者』法濟大師報仇,並派遣『七指大聖』袁五空,騎著兩匹名馬,趕往崆峒,以劍穗為憑,去請『孤獨先生』獨孤耿麼?」
「養天莊」內,如今委實夠熱鬧了,因為又來了位名震乾坤的「滄溟羽士」羅天行。
南宮獨尊聽完向百勝所說經過,沉思有頃,苦笑說道:「麻煩,這真是一件天大麻煩!『九畹仙子』既已起疑,必加追究,她萬一查出岳克昌早死我手,豈非不單失一臂助,反而添了個威力無比的大大對頭?……」
他即出「百花小榭」,走完一座九曲長橋,突然用鼻連嗅,止住腳步。
莊丁恭身應諾一聲,轉頭疾馳而去。
向百勝邁步而前,尚未走入廳前,便聽得「九畹仙子」的清朗語音笑道:「怎https://www.hetubook•com.com麼還是向師爺一人前來,莫非南宮莊主與我那堂兄,仍然抽不出空!」
「九畹仙子」對向百勝看了一眼,揚眉問道:「向師爺請說來聽聽,要到『養天莊』中生事的,是那些蓋代魔頭?」
羅天行搖手道:「不必,不必,『九畹仙子』輕易不現俠蹤,南宮莊主還是……」
南宮獨尊又是一陣「哈哈」大笑,目注向百勝道:「向師爺你真是我的心腹人,更是我的知心人,居然料事如神,把我的性情,捉摸得絲毫不錯!」
向百勝一怔,失聲問道:「另外還有一人,這人卻是誰呢?」
「九畹仙子」把一直盯在向百勝臉上的兩道目光,移注到內室門口,含笑朗聲叫道:「出來吧!見見向師爺,或許會使你逃過向師爺預料你定會發生的飛災浩劫……」
南宮獨尊看出向百勝的神色不對,遂不由想起適才他所說「不幸噩耗」四字,心中「騰騰」連跳!
「九畹仙子」微微一笑,從目中閃射神光,凝注在向百勝的臉上,緩緩問道:「向師爺,你為何言不由衷,對我隱瞞事實?」
「另一條策略,就是設法將『九畹仙子』欲對莊主發生的殺兄之恨,轉往南山群豪方面,這種策略若能做到天衣無縫,則『九畹仙子』不單不會成為莊主的心腹大患,相反會成為本莊有力臂助,去和『天外雙魔』、『血河夜叉』等勁敵拚命!」
向百勝與羅天行眼望袁五空騎著「火騮紅」,牽著「烏雲蓋雪」,揚鞭疾馳,趕赴「崆峒」以後,便陪著羅天行往「養天莊」,飄然走去。
向百勝被她看得有點頭皮發麻,肌膚起粟,不禁伸手又往自己臉上,摸了一把。
跟著,「百花小榭」的內室簾攏一挑,向百勝眼前一亮!
「九畹仙子」微微一笑,並未發話,只是看著向百勝,目光森冷如劍!
他伸手扶住身邊一棵粗巨古松樹杆,勉強定了定神,目中似欲噴火地,咬牙問道:「向師爺,你……你有沒有探聽出來,冰冰是……是死在何人的手內?她……她的遺體何在?」
南宮獨尊身形一震,皺眉失聲同說道:「甚麼?還有第二噩耗?難……難道吳大俠竟……竟……竟……也……」
「養天莊主是誰?」這句話兒,宛若晴天霹靂,震得向百勝臉上驚容倏現!
一語未了,南宮獨尊已向那莊丁說道:「你去稟告『九畹仙子』,就說莊主外出,由向師爺代迎貴客。」
語音方頓,「咦」了一聲,揚眉又道:「沈宗儀昨夜既在『五雲樓』中,佔我侍姬的便宜,怎會又在南山之內,對冰冰暗下辣手!」
南宮獨尊欣然含笑,走回羅天行的身邊說道:「羅道長請,我們多年睽違,任何大事也不能影響到我們互敘舊交的傾杯暢欽!」
向百勝覺得「九畹仙子」的神情,似乎有點異樣,但為了明日陳屍之事,預事伏筆,仍不得大編謊言道:「這話難說,雖然倩倩姑娘已得仙子真傳,岳副莊主更有一身絕藝,但對方埋伏,也極厲害,據報是由九名一流好手,發動圍攻,岳副莊主已身中幾件毒藥暗器,倩倩姑娘的後背要害,也挨了一記『大力金剛掌』呢……」
南宮獨尊道:「就是以『九幽鬼斧』與『九天神弓』名震當世的吳天才……」
這是極技巧的引話之術,「九畹仙子」果然聽得揚眉問道:「我堂兄岳克昌是這『養天莊』的副莊主?」
向百勝順著她的話頭,點頭說道:「『養天莊』本是一片廢墟,經岳副莊主與南宮莊主不憚心力,辛苦經營,並花費了無數資財,才形成了今日局面,誰知……」
這位奸刁已極的向師爺,說至此處,嘆了一口氣道:「向某如今才明白過來,仙子在遠處慧眼所見,委實不差,但『養天莊』不是籠罩在一片『霸氣』之下,而是籠罩在一片『殺氣』之下!」
「九畹仙子」哂然一笑,雙眉微揚道:「我雖近年少在江湖走動,但昔日四海行道,閱人甚多,總覺得貴莊莊主,經過了精妙易容,如今這副形相,不是他本來面目,但向師爺既然不肯明言,我也未便勉強……」
婢女答應一聲,轉身進入「百花小榭」,片刻後,便走出對向百勝恭躬說道:「仙子有請向師爺。」
「九畹仙子」笑道:「向師爺,不是我對你有甚麼不相信,而是另外有個人兒,對你起了疑念!」
南宮獨尊問道:「難處何在?」
南宮獨尊臉上又現出陰險的可怕笑容,點頭說道:「好一個不忍暴殄天物,向師爺真是善知我心,對於羅天行,不宜冷淡,我還要去陪他飲上幾杯,就麻煩向師爺再去趟後莊,先安撫住『九畹仙子』,再利用辛冰冰的噩耗,把岳倩倩誆來『五雲樓』,但千萬不能使她們師徒見面談話。」
南宮獨尊聽得幾乎呆了,直等向百勝話完,他方臉色大變,身軀晃了一晃,似乎將不支暈倒。
「養天莊」園囿屋宇,連雲壯麗,自然在老遠便可望見,羅天行遙為注目,含笑問道:「向師爺,那片園囿房屋,可就是『養天莊』麼?」
南宮獨尊「哎呀」一聲,皺眉接說道:「我連日忙於處理事務,委實對冰冰方面,過於冷落,她……她是去了何處?」
這時,那名莊丁業已趕到近前,躬身稟道:「稟莊主,有客拜……」
他「咦」了一聲,以一種不解神色,望著「九畹仙子」說道:「仙子怎麼明知故問,突作此語?我家莊主不是昔日的東南武林盟主,『飛龍劍客』南宮獨尊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