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五霸圖

作者:諸葛青雲
五霸圖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章 憶往事姨娘悲淚

第十章 憶往事姨娘悲淚

當呂正英從容地走出水家,由小巷轉入大街時,後面傳出一個嬌美話聲道:「呂公子,請你等一等。」
三人對飲了一杯之後,上官素文低聲嬌笑道:「呂公子,叫我們兄台,老弟,都可以,可千萬別叫姑娘了。」
路青萍的臉色一變道:「呂公子是認為我沒有誠意?還是因為武揚鏢局小池淺水……」
呂正英蹙眉問道:「當時的朱四娘,也算是有夫之婦,又怎會到『無敵堡』來的?」
呂正英蹙眉說道:「世間竟會有這種事?」
水銀姑幽幽地嘆了一聲,沒接腔。
水銀姑點頭接道:「是的,是一種不著痕跡的慢性毒藥。」
呂正英一口鋼牙咬得「格格」作響,卻是沒有吭氣。
呂正英苦笑著,沒有接腔。
水銀姑道:「那是很可能的,因為她以後又有了孩子。」
三人乾了一杯,路青萍才正容說道:「呂公子,我有幾句交淺言深的話,冒昧地說出來時,希望你能多多包涵。」
這樣一來,反而使老王涕淚流得說不出話來了。
呂正英正容接道:「本該如此。」
水銀姑長嘆一聲道:「你猜中了。」
呂正英苦笑道:「不錯,很可能是生米已煮成熟飯了,朱四娘才不得不勉強跟他。」
但事實上卻是大謬不然!
呂正英微微一怔道:「路姑娘有話,儘管請說。」
呂正英注目問道:「那麼,阿姨之意,是……」
她,微頓話鋒,才正容道:「無敵堡崛起武林,也不過是十多年的歷史,至於他獨霸武林的局面才是近十年來的事,可是,好景不常在,到今天為止,已經有三方面的人馬,起而向無敵堡挑戰而爭霸。這些,咱們在小艇中時,曾經向你解說過,不過,當時對辛玉鳳的這一路人馬,還不曾肯定,但由於周子真的出面證實,我所假定的四強爭霸局面,已算是成了定局了。」
上官素文笑道:「是的,這話可一點也沒誇張。」
呂正英道:「公孫太與朱四娘是夫妻?」
接著,又注目說道:「兩位,我們的話聲雖然不高,但在這等場合,卻難免不被旁人聽去……」
路青萍道:「這個,呂公子請儘管放心,目前這江濱酒樓,已成了我方在這劉家集的司令部,到這兒來的,都是自己人。」
路青萍淡然一笑道:「呂公子,如果你想到這兒是我們的勢力範圍時,就不會有此一問了。」
上官素文含笑接道:「前面不遠處的江濱酒樓,已訂好了酒席,呂公子請吧!」
呂正英歉笑道:「小可知道了。」
路青萍主僕二人所訂的座位,是二樓上的一個臨窗雅座,並且是三面用屏風隔離開的。
葉正英注目問道:「那老賊怎麼說?」
呂正英注目問道:「阿姨,那朱亞男,會不會是淳于老賊的女兒呢?」
老王一怔道:「這麼晚了,你還要去哪兒?」
上官素文又哼了一聲道:「是的,像對你呂公子這等絕佳資質的人而言,簡直是暴殄天物,尤其是那個什麼大小姐,我真是一點也看不順眼。」
呂正英苦笑道:「老命都賠上了,還算幸運?」
她微轉話鋒,又輕嘆著接道:「像你母親,我以及朱四娘,都是因為薄具幾分姿色,而被一般庸俗的登徒子們,目之為絕代美人,也因而造成了自己的厄運。」
水銀姑沉思著道:「按時間推算,應該不是的。」
呂正英截口苦笑道:「阿姨,我承認你說的有理,該言歸正傳了吧!」
呂正英一怔道:「我居然成了目前這混亂局面的導火線?」
水銀姑笑道:「不會的,那妮子正想找機會脫離無敵堡哩!」
呂正英輕嘆一聲道:「誰都比我強,可笑我當時卻還以英雄自居,強行出頭,唉!真是不談也了罷!」
水銀姑笑道:「傻孩子,這句話可就問得不聰明啦。」
水銀姑道:「我想,應該就是現在的朱勝男。」
接著,又注目問道:「正英,你曾想到過,目前的武林,是一種怎樣的局面嗎?」
好在雙方的注意力,都已轉移到了別的問題上,因此路青萍也聽如未聞地接道:「那麼,我就照實直言了。」
路青萍笑道:「在惡虎溝時,還多承你呂公子維護,現在,怎麼反而要我們……」
「不!」路青萍正容接道:「除了武功方面,有所保留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水銀姑道:「這個,我倒不曾問過,但以常情忖側,他們的結合,絕對不會是正常的。」
「是被淳于坤搶來的。」
後面的話聲,越來越近了:「呂公子,我是路姑娘的侍女阿文啊!」
路青萍笑得好甜,說出的話聲也嬌甜極了:「多謝公子,其實,我和-圖-書不過是負一個指揮的好名義,實際負責的,卻是你曾經見過的周總鏢頭和我義母。」
呂正英笑道:「有著兩位這義務保鏢,我是有恃無恐。」
水銀姑道:「我敢保證,我的判斷絕對正確。」
呂正英蹙眉說道:「那可太危險了。」
水銀姑冷笑道:「但如今,天奪其魄,使他親口向我透露出當年的陰謀,同時辛玉鳳又以霹靂手段,取得了武揚鏢局,算得上是湯裏來,水裏去,也算得上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了。」
水銀姑道:「就是因為她自己已感到處境的危機,才向我求助。」
水銀姑笑道:「這倒是實情,怎麼,我來向你解說一番吧!」
呂正英點點頭道:「是的,如今那頭小金狒,也長得同乃母一樣的威猛了!」
呂正英禁不住長嘆一聲道:「她這一生中,可能就不曾碰上一個好男人。」
呂正英蹙眉問道:「兩位姑娘,怎會知道我還在這劉家集中?並怎會知道我今天要走,而事先定下酒席?」
呂正英接道:「當時的那個孩子呢?」
呂正英截口接道:「這情形,水姑娘自己知道嗎?」
邊說已邊站起身來道:「正英,記好我所說的話,我走了……」
呂正英蹙眉如故地道:「你們……」
「呂公子莫太拘謹,我也不敬你的酒,我們可以隨便吃喝,也可以隨意談。」
呂正英心頭暗忖道:「我那水阿姨,果然是料事如神……」
水銀姑道:「那人複姓公孫,單名一個太字,綽號『百花公子』當然,顧名思義,這位『百花公子』公孫太,不是正派人物。」
說到這裏,她的話聲已有點哽咽了,她頓住話鋒,強行抑平心頭的激動之後,才輕輕一嘆道:「老人家請別難過,只等這次風波平息之後,我就搬回來,侍候您的天年。」
路青萍笑了笑道:「第一、知道你呂公子沒離開劉家集的,不僅是我們『武揚鏢局』,還有無敵堡方面的人,不過,知道你藏在水家住宅中的,卻只有我們武揚鏢局。」
水銀姑幽幽地一嘆道:「當時,我強抑心頭恨火,也是這麼平靜地問那老賊,那老賊才告訴我,那是一個由江湖郎中手中買來的偏方。」
呂正英不禁蹙眉問道:「這事情,你們居然也知道了。」
路青萍笑道:「觸類旁通,呂公子不愧是絕頂聰明的人物。」
果然!酒席是事先預訂的,他倆人才坐下,美酒佳餚立即源源地送了上來。
水銀姑點首「唔」一聲道:「所以,像這樣的刺|激,你說,教朱四娘怎得不對所有男人都深惡痛絕?」
這回,呂正英已由口音上,聽出來,後面叫他的委實是上官素文了。他從容地向旁邊橫移一步,才轉過身來,向後面瞧去。目光所及,只見丈遠外兩位富家公子裝束的人,正向他凝眸微笑。
水銀姑道:「是的,在我的身份未洩露之前,我是應該回去的。那樣一來,對我們的復仇大計,是有益無害。」
呂正英也神色一整地道:「對了,小可向兩位請教幾句話後,還得趕到碼頭上去。」
水銀姑輕嘆一聲道:「說到朱四娘所受的刺|激,倒委實是夠深又夠嚴重的……」
呂正英正容接道:「姑娘……唔……老兄毋須太謙,小可雖然江湖閱歷太淺,但經這幾天的磨練是進得多了,我想,兩位的身手,決不會低於淳于坤手下的那幾個徒弟。」
呂正英注目問道:「阿姨認識朱四娘?」
呂正英注目問道:「是那位年輕劍士出賣了她?」
水銀姑笑了笑道:「我會知道如何照顧我自己的。」
水銀姑正容說道:「我的意思,最好是隨那位要收你作徒弟的神秘老人去。」
呂正英道:「阿姨知道十六年前,意翠樓頭的往事嗎?」
水銀姑「哦」了一聲道:「對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你不提起,我幾乎把它忘記啦?」
呂正英笑道:「既難分勝負,朱四娘又怎會給搶走的?」
水銀姑點首接道:「那是當然!不過。到目前為止,朱四娘除了加強對無敵堡的精神威脅之外,還沒有正式採取什麼報復行動……」
老王長嘆一聲,昏花老眼中,有了迷濛的淚光。
水銀姑道:「還不是為了培植那老賊自己的實力,當時,他一面派出親信,滲入武林鏢局中,並特別賣力,以取得我父親的信任,一面收買我家傭人,在飲食中下毒。雙管齊下,殊途同歸,於是,當我父親去世之後,武揚鏢局的大權,也就很自然地落入那老賊的手中。」
呂正英訕然一笑道:「那麼,那位當年出賣她的年輕劍士,是否還在無敵堡中?」
呂正英笑道和*圖*書:「我想,朱四娘這次出山,第一個要找的,必然就是這位衣大堂主。」
呂正英深長地一嘆道:「家破人亡,一身如寄,目前,我只求如何充實自己,哪能計較什麼得意呢。」
上官素文撇唇輕笑道:「呂公子,如果是為了那艘預訂的江船,請儘管放心,不論你何時前往,它都會在那邊等你。」
呂正英忍不住插口問道:「阿姨,那老賊弄的是什麼手腳?」
水銀姑笑道:「就是因為人家看中了你這一身特佳資質,要特別拉攏你呀!」
呂正英一挫鋼牙道:「那老賊是怎麼說的?」
水銀姑道:「此中詳情,我也不太清楚,我所知道的,不過是傳說而已。」她話鋒略頓之後,才正容接道:「據堡中人暗地傳說,朱四娘逃出『無敵堡』是一項有計劃的行動,她早在半年之前,就著手進行了,首先,她同那隻母狒建立感情,同時並還暗中勾搭上堡中的一名年輕劍士,以資臂助,可是,沒想到真應了一句『癡心女子負心漢』的俗話。」
老王蹙眉說道:「至少你也該吃點東西才走,銀姑,你雖然是我的主人,但我從小把你抱大。」
「不!」水銀姑道:「是鏢局的趟子手,不過平常肯下苦功,所以目前才能老而仍堅。」
路青萍笑道:「這點小事,怎可煩請她老人家親自出馬。」
呂正英注目問道:「阿姨同那老賊是夫妻,他竟然不知道您是湘潭水家的後人?」
接著,又謙虛地一笑道:「其實,我們也並非如呂公子身懷絕藝,不過比當時那種故裝的窩囊勁兒,稍微強上一點而已。」
路青萍笑道:「都只為你呂公子這根導火線,才使家師毅然作此新決定的。」
呂正英笑道:「對了,經你這一提起,我們正好算算是這筆陳賬。」
呂正英沉思著道:「那麼,最好的出境,是投到七殺令主的門下。」
路青萍道:「可是,朱四娘並未正式傳你高深武學。」
呂正英注目問道:「那老賊為什麼要下此毒手呢?」
水銀姑淒然一笑道:「你想:在正常情況之下,誰願意給人家作妾侍呢?」
呂正英苦笑道:「兩位明明是身懷絕藝的巾幗英雄,當時卻為何要尋找我這個初入江湖的人開心了呢?」
呂正英沉思著接道:「看情形,朱四娘一定還在別的男人身上吃過虧?」
呂正英也輕嘆一聲道:「是的,這實在是一件令人感嘆的事。」
呂正英「哦」了一聲,沒追問下去,卻是一種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情,含笑舉杯道:「來!小可借花獻佛,先敬兩位姑娘一杯。」
呂正英蹙眉說道:「世間竟有如此卑鄙無恥的男人!」
路青萍也走了上來:「呂公子,怎麼忽然變得生疏起來了?」
「是的。」
水銀頭點首接道:「是的,也就是她如今之所以特別憎恨男人的原因之一。」
路青萍漫應道:「不忙了。」接著,又臉色一整道:「呂公子,無敵堡的人,要置於你死地才甘心的,如果你現在要走,到不了碼頭邊,就要出事。」
上官素文媚笑道:「呂公子請說說看?」
呂正英苦笑道:「我正慚愧得想找個地洞鑽下去,你老兄還好意思往我臉上貼金。」
呂正英接問道:「那是誰呢?」
水銀姑以極柔和的話聲說道:「老人家,我同玉姑,都是自幼父母雙亡,由你一手撫養成人,所以,你我之間,名雖主僕,卻是情如父女……」
水銀姑蹙眉說道:「這個,我倒不曾聽說過。」
路青萍正容接道:「呂公子,就為了上述的這些原因,我希望你改投家師門下,我保證家師對你一定是另眼相看,傾囊相授。」
「搶?當時,公孫太就打不過淳于坤?」
水銀姑道:「不!不過是同居而已。」
呂正英苦笑如故地道:「以她那偏激的性格來說,這可難說得很。」
路青萍故意訝然問道:「我們之間,有什麼賬可算啊?」
老王有點激動地道:「可是你一年中難得回來一次,如今回來了,連椅子都還沒坐暖就要走……」
老王笑道:「銀姑,我一點也不覺得累不須要歇息,但我卻急於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呂正英忍不住截口問道:「就是為了同你們爭奪湖南地盤?」
呂正英注目問道:「阿姨還準備回無敵堡?」
水銀姑道:「其次,就趕快回到朱四娘的身邊去。」
呂正英長嘆一聲之後,才反問道:「看來,在衡山城中所發生的一切,都在你們的洞察之中了。」
路青萍含笑接道:「是的,我指的是武揚鏢局。」
水銀姑忽然喟然一聲長嘆道:「對於https://m.hetubook.com.com一個命途多逆的女人而言,薄具幾分姿色,不但不是幸福,相反地,那是一種災難。」
呂正英苦笑道:「他找我可能沒什麼問題我要找他,可就難了。」
呂正英含笑道:「好!連同方才在大街上所提的問題,現在小可一併請教?」
他劍眉微蹙之間,上官素文已快步上來,低聲說道:「我家小姐,特來替公子餞行。」
呂正英忍不住截口問道:「那麼,那金狒又是怎樣救她出來的呢?」
水銀姑道:「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當你呂家被毀的消息傳報到『無敵堡』時,我也正在老賊身邊,當時,他獰笑著說:『我淳于坤得不到的女人,別人也不許得到』!」
呂正英接問道:「這是說,那老賊下的是一種慢性毒藥?」
水銀姑正容說道:「正英,敵人的實力太大了,目前,你我得多多忍耐,以充實自己為第一急務啦!」
路青萍笑道:「我知道,那老賊是我們共同仇人,我要殺他時,一定通知你一起去的。」接著,她自信地說道:「所以,只等目前這即將觸發的惡鬥過後,無敵堡的勢力,就可完全被逐出湖南省境了。」
在這點心當中,水銀姑又向呂正英和老王特別交代一番之後,才注目問道:「正英,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水銀姑笑道:「你別瞧他鬚眉全白,普通年輕小夥子,十個八個還未必能近得了邊哩!」
水銀姑長嘆一聲道:「那老賊對女人,只要你長得美,是不會過問其來歷的,我不過是他的侍妾之一,又何必提及過去,以使先人蒙羞哩!」
呂正英截口苦笑道:「這些,不必再談了,現在,小可敬謹請教,當時,諸位所說的那一套,也都是子虛烏有的事?」
呂正英長嘆一聲,沒接腔。
呂正英蹙眉問道:「她究竟受過些什麼刺|激,竟變得像目前這麼偏激得不近人情?」
呂正英蹙眉問道:「這些,與不回答周子真的問話,有何關聯呢?」
呂正英接問道:「阿姨也是被強迫嫁給老賊的?」
上官素文撇唇媚笑道:「呂公子,站在這大街上說話,多不雅觀,走吧!到了酒樓中,我家小姐自然會告訴你的。」
呂正英道:「她也知道您的真實身份?」
水銀姑幽幽地接道:「因為你母親長得太美了。」
水銀姑道:「這個,且等飯後由呂公子告訴你,我現在臨時決定,必須馬上離開這兒。」
她顯得落落大方,毫無一般女兒家的忸怩之態,與前比在「惡虎溝」初見時,那種風塵女子的神情,更是判若兩人。
「第二呢?」呂正英話已問出,又「哦」了一聲道:「我明白了。」
呂正英苦笑道:「我還是不懂。」
水銀姑道:「淳于坤同她那位師父,都是色中餓鬼,小妮子出落得花容月貌,遲早難逃這兩人的魔掌……」
呂正英苦笑道:「阿姨,侄兒才算初入江湖,實在還不夠資格,論武林大局的問題。」
路青萍道:「這是必然的,方才,我已獲得密報,湘江水寨的邢寨主已向我方投誠,西門銳設在惡虎溝的總舵,已被迫遷出湘境了……」
呂正英沉思著道:「這一場即將爆發的惡鬥,想必是十分激烈的了?」
水銀姑苦笑道:「那老賊哈哈大笑道:『呂維屏兩夫妻當面掃我面子,辱罵我,還不該殺他全家嗎?銀姑,你實在老實得可憐了,我不妨老實告訴你,我為了成就目前的事業,可不知殺過多少無辜!其中還包括一家同你同姓,在南七省中,極負盛名的人家哩!』當是,我心頭一動道:『你說的是什麼人?』那老賊笑道:『湘潭水家,也就是威震南七省的武揚鏢局前任局主。』這話等於是一把利刃,刺在我心中,我臉色都變了,幸虧他當時沒有注意我,還在自鳴得意地縱聲大笑:『可笑的是,一直到現在,沒人知道,當時水家的死亡,是著了我的道兒,連姓水的老兒自己在內,都只知道是癆病。』」
「你是說,有關那朱四娘的往事?」
呂正英苦笑道:「以你們三位而言,卻算我娘的遭遇最慘。」
水銀姑笑道:「我同她同是淳于坤老賊的侍妾之一,怎會不認識哩!」
目送老王那嬌捷的步伐,呂正英禁不住笑道:「這位老人家,身體倒是還很硬朗。」
路青萍親自把盞,斟滿了三杯酒後,呂正英卻含笑問道:「還有兩副杯筷,那是什麼人的?」
接著,又「哦」了一聲道:「對了,有一件事情,你要特別記著,水湘雲雖然是那老賊的徒弟,卻是我的義女,在無敵堡中,也只有她同我,是無話不談。」
路青萍點點頭道:「是https://m•hetubook•com•com的,也因為如此,我們才知道你在『七殺令主』手下並不得意。」
不經意間,呂正英口中漏出了「路姑娘」三字來。
呂正英一怔道:「為什麼?」
呂正英沉思著接道:「暫時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方才在途中,我準備回答武揚鏢局總鏢師周子真的話時,阿姨為何要阻止我?」
呂正英笑了笑道:「阿姨,現在,該說那朱四娘的過去了吧?」
呂正英不由得一怔道:「怪不得朱四娘對那金狒母子特別好,原來那金狒不但是她的救命恩人,還為了她作過莫大的犧牲哩!」
水銀姑截口苦笑道:「老人家,我可不曾把你當僕人看待啊!」
在水銀姑的估計中,不論是無敵堡方面的人也好,或者是武揚鏢局方面的人也好,有這七天的緩衝時間,都應該已經撤走了。
水銀姑含笑接道:「不錯,正英這孩子,也是應該將您當做外公看待的。」
水銀姑輕輕一嘆道:「我同你母親,自從七八歲時分之後,即不曾再見過,我不知道她成長之的,美得什麼程度,但由淳于坤口中的描繪,以及不惜以滅門手段來加以劫持,同時,再加上看到你這英俊模樣之後,也不難想見了。」她一頓話鋒,以輕嘆著接道:「由於淳于坤在無意中漏出了你母親的名字,也連帶地將我水家當年癆病疑案暴露了出來。」
呂正英接問道:「阿姨知道他們結合的經過嗎?」
說到這裏,那位老王已端著剛弄好的點心,走了進來道:「銀姑,少爺,點心來了,將就著吃一點吧!」
「是的。」路青萍點首接道:「同時,也是為了不放過你呂公子。」
呂正英一怔道:「難道說,公孫太將老婆女兒都出賣了?」
「好,我可以逐項給你作簡單的解答。」
呂正英心中苦笑道:「走就走吧!看你們玩些什麼花槍……」
水銀姑苦笑道:「如果當時是公孫太打不過淳于坤,倒也情有可原,但事實上,他們當時的身手是在伯仲之間,難分勝負。」
路青萍「唔」了一聲道:「虛懷若谷,更是……」
少頃刻之後,才勉強掙出一句:「我去替你們弄吃的去。」說完,又匆匆走了出去。
水銀姑注目問道:「正英,現在,你對過去的一切,總算已有一個概念了,你作何打算?」
上官素文撇唇笑道:「這倒是持平之論。」
遵照水銀姑的指示,呂正英是在水家的地下室中,住了七天之後,才改以一位落拓書生的姿態,繼續踏上征途。
呂正英正容說道:「可是,阿姨要特別當心!」
呂正英接問道:「他老人家年輕時,也是鏢師?」
雖然路青萍、上官素文已經是棄釵易弁,但呂正英卻仍然是一眼就已看出來,誰是路青萍、誰是上官素文。
說到這裏,那位老管家老王,已匆匆走了進來,含笑說道:「銀姑,地下室已整理好了。」
水銀姑笑道:「起初是搶,經過一場打鬥難分勝負之後,雙方協定,變成一筆交易了。」
呂正英一挫鋼牙道:「這老賊好陰險毒辣的手段!」
水銀姑正容說道:「不論如何,我們應該把握自己的原則。」
但他口中卻誠懇地說道:「兩位姑娘盛情可感,但小可目前卻只能心領……」
路青萍「哦」了一聲道:「這個嘛!可得請呂公子多多包涵,當時,我們是奉有師命,不得不故意裝羊。」
呂正英苦笑道:「知道我住在水家,自然會監視老王的行動,監視了老王的行動,則以下的問題就全都不成問題了!」
呂正英心頭一驚道:「那老賊沒殺掉嗎?」
水銀姑也苦笑道:「命運弄人,往往就是這樣的,當時,朱四娘將逃出淳于坤魔掌的希望,全部寄託在那年輕劍士的身上,但那年輕劍士,卻在緊要關頭出賣了她,如非是那頭母金狒,同她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冒險將她救出虎口,她早就墓木已拱啦!」
上官素文立即接道:「並且,也絕對不會有人給你一絲委屈。」
水銀姑沉思著接道:「當那年輕劍士向淳于坤告密後,朱四娘挨了一頓毒打,然後被關起來。」
路青萍正容接道:「呂公子,說來你也許不相信,目前,這小小的劉家集,已成了臥虎溝藏龍之地。在你隱藏於水邸的這短短七天之中,無敵堡方面,在湖南境內的高手,已全部向這兒集中……」
呂正英也正容說道:「是的,我也要將您當外公一樣的看待。」
路青萍美目深注地問道:「呂公子在『七殺令主』門下,好像是很不得意?」
水銀姑道:「當然大有關聯,你要是回答了他的話,可就不容易再回到朱四娘的身邊去啦!」
hetubook.com.com人又對飲了一杯之後,呂正英才正容說道:「兩位如果沒有別的指教,小可便要告辭了。」
呂正英「哦」了一聲道:「是否令師也到這麼來了!」
呂正英心頭一震,卻故裝與自己無關似的,頭也不回地,繼續向前走。
水銀姑再度截口道:「老人家,我有不得不走的苦衷,等你待會由呂公子口中獲知原因之後,就不會怪我了。」
水銀姑又道:「當時,我問他是怎麼回事,他說:『呂維屏有一個名字叫柴玉姑的老婆,美得不得了,我曾經當面同他們兩口子談過,只要他把柴玉姑讓給我,我什麼條件都可以接受,可是,沒想到,呂維屏當場翻臉拒絕,柴玉姑並罵了我一個狗血淋頭。』正英,你想想看,當我知道這一切時,心頭是多麼憤恨,但我的理智還很清楚,我知道如果我透露出柴玉姑是我的妹妹時,我也必然難逃一死,於是,我強忍心頭憤恨,只是蹙眉質問道:『僅僅為了這點事情,就要殺人家的全家,你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呂正英笑道:「你真太抬舉小可啦!」
呂正英接問道:「阿姨,有關朱四娘離開無敵堡以後的遭遇,您是否也知道一點?」
水銀姑正容說道:「正英,你要明白,死,並不是世間最痛苦的事,你娘曾經跟你爹過過一段幸福的日子,我和朱四娘卻不曾有。還有,你娘不過是挨那被殺時短暫的痛苦,我同朱四娘卻要忍受長期的精神苦難……」
水銀姑嘆了一聲道:「可是那頭雄的金狒,卻於雌狒出走之後不到三個月,就鬱鬱寡歡絕食而死了。」
水銀姑道:「不但還在,而且,還是目前無敵堡,少數特權人物之一,此人姓衣,名明禮,現在是無敵堡的神機堂堂主。」
上官素文撇唇笑道:「好教呂公子得知,坐鎮這兒的,就是我們這位小姐哩!」
水銀姑點點頭道:「是的。」
呂正英笑道:「那麼,小可預祝你……老兄旗開得勝,馬到成功。」
呂正英蹙眉接道:「當時,你們表現得那麼神秘,如今,才幾天之隔,為何就一切都抖開了?」
路青萍謙笑道:「呂公子,我再度敬致最真誠的歉意,當時,我們絕非有意……」
江濱酒樓,是這劉家集中首屈一指的酒樓,由於這兒是湘江水陸要衝,所以這劉家集鎮甸雖然不算大,市面卻頗為繁榮,目前,儘管才不過是黃昏時分,江濱酒樓上,卻已經有六成以上的座了。
水銀姑道:「原因是,朱四娘與金狒已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們每天都要見面的,朱四娘被關起來的那一天,他們自然沒有見面,於是,當天晚上,那頭金狒,自己找上來了,那金狒是懂朱四娘的話的,於是,帶著朱四娘,悄然離開了『無敵堡』,據說,當時那頭金狒還懷孕著哩!」
路青萍含笑舉杯道:「呂公子,別忘了喝酒。」
呂正英一挫鋼牙道:「自然是血債血還。」接著,又切齒恨聲說道:「那老賊,光是對我呂家這一筆滅門血債,已經是夠重的了,如今,再加上我外祖母家的這一筆陳賬,那可就沒法估計啦!」
呂正若連忙舉杯截口笑道:「小可再借花獻佛,敬兩位一杯。」
水銀姑道:「錯了!我卻認為算你娘最幸運。」
呂正英接問道:「阿姨,朱四娘是在一種怎樣的情況之下,離開『無敵堡』的?」
接著,又意味深長地嘆道:「一般人往往喜歡用『狼心狗肺』和『人面獸心』等話來罵人,其實,有些畜牲的心地,可比人們善良得多哩!」
接著,又輕嘆一聲道:「有著這些日子來的親身體驗,我想朱四娘對你的態度,也會好一點。」
水銀姑歉笑道:「老王,真辛苦你了,你先坐下來,歇一會兒,然後再去弄吃的。」
水銀姑道:「我也正是這意思,你回去之後,不妨同朱四娘先行商量一下,就說是我的意思,我想,她多少也得賣我一點面子。」
水銀姑苦笑道:「我是生成的勞碌命,想在這兒歇息一宵也靜不下心來的。」
路青萍笑道:「那也是呂公子所認識的人,但他們卻不一定會來。」
水銀姑輕嘆一聲道:「所以了,你說像這樣的男人,該不該恨?」
水銀姑微一沉吟道:「據我所知,朱四娘在進入『無敵堡』之前,就有了孩子,那孩子的父親,還是當時一位頗有名氣的武林人物。」
呂正英對後面的這一段話,倒並沒注意,只是因西門銳仍然活著,而如釋重負似的長長噓了一口大氣。
呂正英苦笑道:「這可不敢當!」
呂正英連忙截口接道:「路姑娘請莫誤會,小可是有不得不如此的苦衷,才只好暫時有違尊命的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