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五霸圖

作者:諸葛青雲
五霸圖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九章 田內奸真相畢露

第十九章 田內奸真相畢露

呂正英冷笑一聲:「有二小姐和我呂正英在這兒,辦不到!」
朱四娘截口接道:「你不必多說,待會我當眾宣佈,即刻起,你升任副令主,所遺『追魂』『奪命』兩使者職位,由勝男、亞男兩人繼任。」
公孫太苦笑道:「乖女兒,我認為你中了你娘太多的毒素,對爹有了太多的誤解。」
至於田斌,更是春風得意,對朱勝男殷勤體貼的,而且,兩人已有了六成以上的酒意。
田斌尷尬地一笑之間,呂正英卻正容接道:「好!兩位且請退過一旁,這筆血債,由小弟代為討回。」
朱亞男悄然拉了乃姐衣袖一下,兩人下樓去。公孫太飛身而起道:「丫頭怎麼又要走……」
反而是公孫太哈哈大笑道:「呂正英,你不覺管得太多了嗎!」
接著,又向呂正英含笑說道:「呂公子,啊!不,呂副令主,恭喜你啦!」
公孫太哈哈大笑道:「丫頭,爹親自來接你了,你還要走到哪兒去?」
雖然不過是輕描淡寫地表現了兩手,但卻鎮懾得全場鴉雀無聲。
一直到長劍被架開之後,才看清來人是七殺令門下的追魂使者呂正英。
這一說,可使得呂正英、朱亞男二人,都不禁面孔一紅。
呂正英苦笑道:「他老人家也真是的。」
朱勝男笑了笑道:「當時,我的確很生氣,但現在卻想通了,而且我娘也說過,她老人家那臨時禁令,不是對我而下的。」
呂正英正容說道:「還是那句老話,你立刻退走。」
路青萍的表現很奇異,興奮中卻又有著一股難以掩飾的落寞之感。
朱四娘注目問道:「如何安排法?」
朱四娘截口接道:「不!你必須單獨去接近她,才能收到開導的效果。」
田斌與朱勝男這一對兒,起初是有著嚴重的心事,同時也因為夏口城中,是七殺令的勢力範圍,不曾防備到有什麼意外,兼以又有了幾分酒意,因而強敵到了身邊,都還懵然無知。
朱勝男哼了一聲,沒按腔。
古飛瓊抬手摸摸頭頂,證明自己並沒受傷之後,似乎又有重新參戰之勢。
有了這種想法,她對田斌就有了更深一層的憎惡,在所謂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的情況之下,她退下來之後,就出其不意,一劍刺向田斌的心窩。在這種出其不意的情況下,儘管嚴格說來,田斌的武功還要高過朱勝男,但目前,他卻是非死不可了。
由於外面大雪紛飛,又是午餐時節,一些前來參加元旦大會的江湖人物,自然都向酒樓中擠,因而使得酒樓中的生意,畸形的茂盛。
朱勝男正容如故地道:「爹!這是我第一次叫您,也算是最後一次叫您了。」
過年,畢竟是我國的一件大事,儘管朱四娘是歷經滄桑的武林中人,也儘管目前時值非常,但她也還是不能免俗地下令張燈結綵,大事鋪張,準備過年起來。
古飛瓊道:「就在無敵堡中。」
呂正英也苦笑道:「屬下愚昧,其餘的,可就沒法猜了。」
呂正英截口道:「少在我面前來這一套,你該知道,在真菩薩面前,是燒不得假香的。」
說到這裏,旁聽的朱四娘大致瞭解當前的情況,禁不住長吁吁一聲道:「原來是這麼回事。」
周君玉道:「這故事,目前暫時以不讓大小姐知道為宜,至於以後,則完全由令主酌情處理。」
朱四娘莊嚴地接道:「明白就好,現在,我鄭重聲明:我的女兒,我的事業,都全部託付給你,你可得好自為之,莫辜負了我的期望。」
公孫太笑問道:「乖女兒,你也跟我走嗎?」
此刻,惡拼的只剩下兩組,呂正英對公孫太,朱亞男對呼延美。
周君玉正容接道:「呼延奇的武功,固然不致於高過家師,但家師卻也沒法將其制服。」
公孫太呵呵大笑道:「既然還有更辣的,就不要藏私,把它一起奉獻給老夫吧!」
公孫太笑問道:「為什麼?」
朱四娘道:「猜不著,我可以告訴你,所謂知女莫若母,對兩個女兒的心事,我算是最瞭解了。」
周君玉巧妙地岔開了話題:「其實,令主是謬獎了,方才那些話,可都是家師要我轉達的。」
朱勝男卻目注田斌,接問道:「你說,他們是盟友,還是敵人?」
朱勝男沉聲接道:「那不可能,爹,方才女兒替您想了半天,您只有一條路可走。」
朱亞男一怔道:「你也認識鬼前輩?」
尤其是,自從不久之前,朱亞男陪同呂正英在天心谷中閉關數十日,功力更形精進之後,相形之下她可就更為差勁,而內心的嫉妒也更濃重了。
公孫太苦笑道:「你對我的印象就這麼壞?」
呂正英不由為之一震道:「這怎麼可能呢?」
「錯了。」朱四娘正容接道:「她對田斌的要好,是想故意做出來刺|激你的。」
朱亞男張目訝然問道:「周姐姐果然是鬼前輩的徒弟?」
朱勝男道:「給我娘見到了,她會要你的命!」
呂正英蹙眉苦笑道:「屬下可越聽越迷糊了。」
朱四娘笑道:「我說的,可是實在話啊!」
田斌似乎有點飄飄然地,笑問道:「不怕我這個臭男人不懷好意?」
「是,是!」青衫文士連聲諂笑道:「這個,可包在在下身上。」
周君玉神秘地一笑道:「我不妨提醒你,那是當你離開惡虎溝,前來夏口的途中。」
公孫太笑道:「好,乖女兒,有你這一番孝心,爹縱然死在你娘手中,也深感安慰了。」
古飛瓊嬌笑著反問道:「難道不是『花|花|公|子』公孫太?」
接著,目注呂正英笑了笑道:「小伙子,放我起來吧!」
朱勝男正容說道:「你說的固然有道理,但我們總該向她老人家說明一下再走。」
公孫太哈哈笑道:「那麼,該怎麼說,你才相信呢?」
周君玉插口笑問道:「令主,現在你該明白家師方才臨別時所說的話意了吧?」
周君玉注目問道:「令主不同意?」
呂正英一挑劍眉,沉聲叱道:「公孫太,你退不退?」
她的俏臉上,忽然浮起一抹濃重的隱憂,長嘆一聲道:「以她那偏激的個性,我真擔心她,會承受不了而走上極端。」
「是的,」田斌點首答道:「如果要先告訴你娘,不但走不了,說不定還有性命之虞。」
朱四娘美目在三位年輕人的臉上一掃,最後凝注呂正英,似笑非笑地說道:「據我所知,還有你阿姨的義女水湘雲,以及辛玉鳳的兩個徒弟,都對你不錯,這一份艷福,固然令所有的臭男人羨煞,但也夠你消受的。」
原來朱勝男受到目前這種屈辱,追根究柢起來,該算是由田斌而起。
田斌笑道:「別不服氣,事實上,令堂已對他另眼相看了。」
她一面加緊攻勢,一面沉聲喝道:「呼延美,你實在該知難而退了。」
公孫太笑道:「我也是老話一句,辦不到。」
紫衣四號恭應著,轉身離去,朱四娘又將她喚住道:「慢著,給我將呂正英找來。」
朱四娘截口怒叱道:「住口!」
朱四娘注目問道:「你希望能在我這兒獲得些什麼呢?」
朱勝男道:「當時,我們不是不在家嗎?」
朱勝男冷然答道:「可能是乘方才混亂的機會,悄然溜掉了。」
朱勝男、朱亞男兩姐妹,雖然是同為一母所生,但個性卻完全不同。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道:「你老弟說得不錯,這叫做色不迷人人自迷呀!」
「可以這麼說。」周君玉注目反問道:「令主知不知道,無敵堡方面,誰的武功最高?」
朱四娘蹙眉接道:「這是說,他們師徒倆的武功,是在伯仲之間?」
朱四娘冷哼一聲道:「沒興趣聽你這一套。」
朱勝男又是一聲冷哼:「沒興趣!」
周君玉笑道:「何妨說出來聽聽?」
美目在朱亞男與呂正英二人臉上一掃,苦笑了一下道:「怪不得你們兩個的武功,精進得這麼快呢,原來是有高人在暗中指點。」
朱四娘一怔道:「你說的是呂正英?」
路青萍笑道:「那是幾時的事?」
周君玉笑道:「那是家師的一句玩笑話,令主怎能認真。」
古飛瓊嬌笑道:「丫頭,別發小姐脾氣了!乖乖地跟我走吧!」
「第二次見面,是在湘江水面的小艇中?」
無形之中,她那瘋狂拚命攻勢,也停了下來。
突然,寒芒一閃,朱勝男已連人帶劍,撲向古飛瓊,並怒叱一聲:「妖婦閃開!」
田斌唔了一聲道:「古夫人,請別忘了,家師與淳于坤之間,已訂有秘密協定。」
路青萍笑道:「哪裏,哪裏,呂公子人中之龍,前天醉仙居一戰,已使無敵堡聞名喪膽,此番榮升,自是名副其實!」
公孫太一怔道:「我?我怎麼了?」
朱勝男淒然一笑道:「爹,請恕女兒不孝,並請記住方才女兒所說的話。」
田斌正容接道:「別給自己找理由了,勝男,我想你自己也已覺察到,自從呂正英由天心谷啟關回來以後,你我兩人的地位,都無形之中被降低了。」
呂正英正容點首道:「屬下明白了。」
周君玉正容如故地道:「因為,這是最高的機密。」
一頓話鋒,又沉思著接道:「至於武揚鏢局方面,在當今五霸之中,是最為沉著的一霸,目前,他們是保持實力,不與任何一方聯結,很可能打的是等著坐收漁翁之利的算盤。」
接著,才抬手指著自己的鼻子道:「不才複姓公孫,單名一個太字,你老弟可能也曾聽說過吧?」
朱四娘逕自在一張太師椅上坐下,指丫指旁邊的一張椅子道:「你也坐下來,我們先談完自己的事,再去接見路青萍。」
周君玉正容接道:「令主忘了方才我所說的,我們本來是一家人的話了?」
呂正英還是深深一躬,才注目問道:「令主有何吩咐?」
說來也奇怪,朱勝男挨了兩記耳光之後,反而不像以前那麼瘋狂了,所發出的劍招,也規律得多了。這情形,使田斌心頭為之一寬道:「勝男,快退下來,我們好好談談。」
「如果我說錯了,請莫見笑。」
「溜掉了?」呂正英訝然問道:「那是為什麼呢?」
已經是臘月二十九的清晨,再過一天,就是除夕,距元旦大會,也不過是兩個對時而已。
這些,也就是使朱勝男有時候直想置呂正英於死地的原因,同時也是使她無可奈何地,倒向田斌懷中的原因。
公孫太卻含笑接道:「呂正英,你難道不是為了我是你們令主的丈夫,也是你們大小姐的父親,才不敢痛下殺手的。」
呂正英笑了笑道:「最簡單的辦法,同我去見令主。」
朱四娘幽幽地一嘆道:「是私事,也算是公事。」
話沒說完,眼前人影一閃,那漁翁居然已由扁舟上飛射到她的身邊,攜著水湘雲的手,又向江hetubook.com.com邊飛射而去。
這一場激戰,雖然並不十分激烈,但也算是武林中難得一見的惡鬥了。
這情形,不由使他一怔,而向朱勝男問道:「大小姐,田斌呢?」
古飛瓊雖然是處於極端劣勢之中,但卻是切齒怒聲答道:「不錯!」
公孫太微微一怔道:「還有嗎?」
這情形,自然使得朱四娘感到非常震怒,當然也感到非常痛心。
不過,她究竟是再度與呼延美聯手,對付朱亞男?還是抽冷子撲向朱勝男?卻還沒法判斷。
古飛瓊聞言之後,呂正英卻厲聲叱道:「誰敢妄動,莫秀英就是榜樣!」
朱勝男正容說道:「我說出來,您可一定要聽我的。」
朱四娘接問道:「知不知道,那是為了什麼原因?」
朱四娘唔了一聲道:「你說話,倒還算誠實。」
扁舟上的漁翁笑道:「我老人家要走,還沒人能夠攔得住。」
當她們直起腰來時,朱四娘、周君玉二人,已經邁過大門,進入廣場中了。
由朱四娘與水湘雲談話之處,到那扁舟的停泊地點,至少也在箭遠之上。
公孫太雖倒了下去,但因呂正英係以劍葉平拍,所以並不曾受傷。
朱亞男不依地嬌叫了一聲:「娘……」
古飛瓊格格地嬌笑道:「丫頭,你這一套,還差得太遠!」
古飛瓊點首答道:「好的。」
朱四娘也苦笑了一下道:「對於田斌,她雖然並無真情意,但田斌那小子,善解人意,對她更是百依百順,不但可以使她解除寂寞,也可以發洩心頭的煩悶,對她總是逆來順受,毫無怨氣。」
「你以前所說的五霸之中,那另一位霸主,也是指呂正英?」
朱四娘點首還禮含笑說道:「路姑娘免禮,不過,你倒是該見見我這位副令主才對。」
朱四娘苦笑了一下道:「好,我聽你的。」
周君玉撇唇笑道:「想起來了嗎?」
周君玉問道:「令主不想知道家師是什麼人?」
公孫太道:「古夫人等三位,是受不才之託,前來接引小女的。」
抬手向朱勝男一指,又含笑接道:「如非是你老弟強行出頭,小女早已被古夫人接過來了,像這情形,又怎能不算是老弟你橫裏架樑哩!」
呂正英哼了一聲,沒接腔。
周君玉正容說道:「家師說,在目前局面之下,只有我們雙方合作,才能進可以攻,退可以守,並進而主宰全局,現在,我就是等候令主一個金諾。」
朱亞男蹙眉說道:「娘,我們沒說要離開您啊!」
呂正英苦笑道:「誰知你當時是易釵而弁呢!」
「不!」朱四娘苦笑道:「你只能是說對了一半,卻不曾抓住問題的重心。」
說著,已快步向她的雲夢別府走去。
朱勝男冷然接道:「不論如何,她總是我娘。」
呂正英哼了聲道:「我斷定你的武功,也是出自劫餘生前輩!」
呂正英朗笑一聲:「屬下遵命!」
一頓話鋒,卻是秀眉雙挑地接道:「你們的翅膀都硬了,可以自由飛翔了,要走儘管請便,不必有什麼顧慮,我也不會留難你們,你們睜開眼睛瞧吧,看你們走了之後,我朱四娘能不能快意親仇。」
而這同時,公孫太卻向閒在一旁的古飛瓊,揚聲喝道:「古夫人,快去將我的女兒接過來!」
這情形,使得古飛瓊沉聲喝道:「丫頭,理智一點,我並沒打算要殺你。」
呂正英接道:「你爺爺當時叫你雲兒。」
朱四娘長嘆一聲道:「這死丫頭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說著,又振劍恢復她的拚命攻勢,口中並大聲嚷著:「閃開!」
但說起來真夠人氣煞,古飛瓊這種勉強爭回來的均勢,前後也不過是十來招的光景,隨即有如曇花一現地,又被呂正英壓制住了。
朱四娘也是淡然一笑道:「你呢?難道只為人謀,而不為自己著想?」
再度交上手的朱勝男,銀牙緊咬,悶聲不響地,放手搶攻,仍然是放棄防守的拚命打法。
呂正英身躬一震接道:「令主……」
古飛瓊說得不錯,朱勝男秉承著乃母那狂傲與偏激的性格,平常對乃妹的成就高於自己,已深感嫉妒。
公孫太三字入耳,不但使得呂正英心頭一震,一旁的朱勝男、朱亞男兩姐妹,更是為之芳容大變。對呂正英而言,這實在是一個不太好處理的場面。
有著這幾句對話,加上這一陣的觀察,呂正英對當前的情況,已略有瞭解,當下手中劍勢一緊,將古飛瓊圈往綿密的劍幕之中,並沉聲問道:「古飛瓊,方才是不是你們上門欺人?」
古飛瓊嬌笑道:「當你知道是誰請我們來接引你時,你就有興趣了。」
周君玉嬌笑道:「比那位鬼前輩如何?」
這時,朱勝男算是空下來了。公孫太被呂正英迫退後,正滿心不是滋味,一見朱勝男落了單,大喜地飛身撲向朱勝男,笑道:「乖女兒,還是跟爹走吧!」
「是的,」周君玉正容接道:「不過,這一點,家師卻另有安排。」
公孫太不自然地一笑道:「所以,你以後不再承認我這個爹了?」
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一聲清叱:「混帳,這是我娘的住處,你居然不准我進去!」
少頃過後,朱四娘已恢復女裝,姍姍地走了出來,呂正英、朱亞男二人,也趕到了。
公孫太的武功相當高明,目前的呂正英,是否已出全力,固然不得而知,但他能與呂正英邊打邊談地維持平局,就很不容易了。呂正英再度截口叱道:「住口!」
田斌含笑接道:「勝男,不能再喝了!」
古飛瓊這句話,可完全是實情。
因此,當莫秀英的屍體倒向公孫太的同時,古飛瓊也嚇得一聲尖呼,飛射丈五之外。
公孫太臉一沉道:「呂正英,你要識相一點……」
呂正英答道:「敢不敢,那是你自己的事!」
朱四娘一怔道:「劫餘生?難道……難道令師就是劫餘生?」
其實他們正在夏口城中一家名為「醉仙居」的酒樓之內,逍遙自在的,在淺酌低斟。
如今,朱勝男這一退了下來,旁觀人群中,居然有人殊感失望地,輕嘆一聲道:「一場熱鬧,就這麼結束,可真有點掃興。」
「噹」地一聲,呂正英的長劍被架住,古飛瓊的嬌軀,也被一股柔和的暗勁逼退五尺外。
朱四娘輕嘆一聲道:「俗語說得好:女大不中留,這事情,可難說得透哩!」
朱勝男毅然接道:「爹,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難道說我親自耳聞目睹的事,還會有假嗎?」
不過,田斌雖逃過了一劍穿心的厄運,卻也受了不算太輕的傷。
公孫太訝然問道:「怎麼,呼延夫人也栽了?」
公孫太一見朱家姐妹已被截住,似乎已定下心來,笑問道:「要怎樣才能相信呢?」
朱勝男道:「那倒不是,不管您怎麼壞,您總是我爹,我又怎能不承認……」
一直不曾開口的呼延美,忽然插口笑道:「古夫人,別拖時間了,快點制止她,回去銷差吧!」
公孫太笑道:「你不好意思,還是由我自己來說吧!」
朱勝男一挫銀牙道:「那小子外貌忠順,內藏奸詐,已經跟無敵堡打成一片了。」
朱四娘輕輕一嘆道:「正英,這幾天,你看到大小姐落寞寡歡的神情了嗎?」
不等朱勝男接腔,又含笑道:「乖女兒,爹正要告訴你,別那麼悲觀,爹不會那麼輕易死的。」
「是的,」朱四娘點首接道:「你應該收斂一下自己的傲骨,去遷就她一下。」
朱勝男一怔道:「為什麼?」
古飛瓊入目之下,也只好硬著頭皮,揮劍飛撲,再度與呼延美聯手對抗。
周君玉笑道:「他老人家在天心谷假託鬼前輩身份時,所施展的,不是一般的隱身法,那叫做借物潛形身法。」
這情形如果給朱四娘看到了,不被活活氣死才怪哩!
呂正英劍眉深鎖,沒接腔。
這同時,古飛瓊、莫秀英二人也飛射而前,在樓梯口將朱勝男姐妹截住。
鬆開抵在他喉部的劍尖,公孫太立即挺身而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道:「後生可畏,今天我才算是真正體會到這句話了。」
不等對方接腔,又冷笑一聲道:「你說,這些人是你的盟友,她們方才對你的態度和說話語氣,可有一點盟友的味道嗎?」
尤其是朱勝男,俏臉上充滿了一片奇異的神情,看看田斌,又看看呂正英,再看看朱亞男,她心中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滋味,可能連她自己也沒法分辨了。
朱四娘笑了笑道:「我方才才決定,到目前為止,你路姑娘是知道這一消息的第三位。」
一直靜聽著的朱勝男,忽然冷笑一聲道:「真是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這種戰術,如果對一個功力比自己高得不太多的人來說,是頗為有效的。但目前,朱勝男所遇的對手,實在太強了,強得不論朱勝男採取何種戰術,她都不把她當做一回事地嬌笑道:「丫頭,說你還不服氣,但你這種拚命打法,只有更加表現你差勁而已。」
朱四娘仍然是靜聽著。
朱勝男淒然道:「爹,如果女兒坦白說來,您可不要生氣啊!」
公孫太一呆道:「這個……乖孩子,只要是辦得到的事情,爹一定會聽你的。」
朱勝男再度截口一哼道:「簡直是胡說八道,如果你不是我爹,我可會臭罵你一頓。」
公孫太點首笑道:「娃兒見識很廣嘛!」
古飛瓊冷笑一聲道:「身為主子的大丫頭,不過如此,我不信作為狗腿子的你,會強過她……」
像這情形,怎得不教這一對正沉浸在美夢中的人兒,臉色為之大變!
朱勝男冷然接道:「我不要你補償什麼,你還是早點走吧!」
周君玉注目反問道:「令主對劫餘生這個名字,總該還有點印象吧?」
說來也奇怪,古飛瓊是無敵堡的第一夫人,地位是何等尊崇。以她的身份和地位,如果是敗在無敵堡的死對頭朱四娘的手中,倒還好一點,但此刻,她卻是敗在朱四娘的手下的手中,而且敗得非常的慘。
試想,呂正英於一夕之間,被提升為七殺令門下一人之下的人物,連原先在公事上,呂正英要向自稱屬下的朱勝男、朱亞男兩姐妹,也要反過來向他稱起屬下來,那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
周君玉含笑反問道:「難道不可以嗎?」
那青衫文士卻扭頭向古飛瓊歉笑道:「古夫人,在下接應來遲,罪過!罪過!」
朱四娘苦笑道:「令師設想周到,只是未免太過一廂情願了。」
田斌傳音苦笑道:「勝男,有道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又說:識時務者為俊傑……」
接著,向那仍然是一招狠似一招的朱勝男,沉聲問道:「丫頭,方才我跟七夫人的話,你都聽到了?」
周君玉正容接道:「令主,以後和-圖-書的事情,可以暫時不談,但目前的武林態勢,卻不能不加以檢討了。」
她還沒回過神來,那一葉扁舟,已載著那位漁翁和水湘雲二人,徐徐地駛向江心。
呂正英蹙眉問道:「令主問過她了?」
呂正英恭應著,在一旁坐下之後,朱四娘才注目問道:「正英,你可能根本不知道,勝男那個丫頭,也是在暗中愛著你呢!」
公孫太淡然一笑道:「你武功比我高,我還能怎麼說呢!」
話聲才落,人已退出戰圈,飄落田斌身邊。
朱四娘禁不住苦笑道:「你這小丫頭,可真是可愛又可惱。」
呂正英苦笑道:「我只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卻想不起來究竟是在哪兒見過。」
原來這說話的人,竟然是無敵堡堡主淳于坤的夫人,有天魔女之稱的古飛瓊。
朱四娘一直將周君玉帶到她自己所住的精舍中小客廳內,才含笑說道:「你先坐坐,我去換過衣衫來。」
古飛瓊搖搖頭道:「不行,這丫頭失去了理性,沒法勸導的。」
偏偏就在此時,大門口輪值的紫衣四號,忽然向她身邊疾步奔去,並躬身為禮道:「報告令主,武揚鏢局有一位路青萍姑娘求見。」
公孫太笑道:「那也是有代價的。你娘如果不受那些委屈,又怎會有今天的成就……」
但呂正英不是田斌,同時,他也根本不知道朱勝男的心事,因而除了表面上那種主從關係之外,有意無意之間,對朱勝男都是採取一種敬鬼神而遠之的態度。
朱四娘接道:「我們邊走邊談。」
朱勝男回答她的,是一串沉重而快速離去的腳步聲。
話聲中,劍勢一變,精妙絕招,有如長江大河似的,綿綿使出,將公孫太圈入一片如山劍幕中。
因為,目前這「七殺令」方面的三位中,本來就是朱勝男的實力最弱,兼以她在這短短半天時間之內,精神上接二連三地遭受刺|激和打擊,影響她情緒不寧,更進而影響了她的功力,而使呂正英不得不提醒她。
朱四娘輕嘆一聲道:「我並無責怪你們之意,而事實上,你們有這麼位高明的師父在後面撐腰,娘也奈何不了你們啦!」
此刻的呂正英,由於在朱四娘面前的身份已經公開,而沒甚顧忌,因而施展起手腳來,顯得得心應手,乾淨俐落之至。
周君玉媚笑道:「說出來聽聽?」
周君玉道:「據我所知,無敵堡方面,還沒人知道家師的身份。」
呂正英與劫餘生二人,雖已有師徒之實,卻還未正式拜師,因而他仍稱劫餘生前輩,而不稱家師的原因,也是為了到目前為止,劫餘生的身份,還不曾正式公開,如果他目前就尊劫餘生為家師,那對武林現勢,有很大影響。
當朱四娘、呂正英二人並肩走入小花廳中時,正在等得有點微顯不安的路青萍,連忙起身,向著朱四娘躬身一禮道:「路青萍見過令主!」
呂正英哦了一聲道:「他的狐狸尾巴現得這麼快!」
公孫太笑問道:「要怎樣才算是識相呢?」
接著,又幽幽地一嘆道:「您是知道的,我一定要留下來,侍奉她老人家的天年。」
原來,呂正英為了顧慮朱亞男的安危,才不得不以霹靂手段,先將實力較弱的莫秀英殺掉,而以一招「天網伸張」,截住撲向朱勝男的公孫太,同時,劍勢餘威所及,也將正與呼延美聯手力戰朱亞男的古飛瓊削掉頭頂一片青絲,僅以毫釐之差,就要傷及頭頂了。
古飛瓊點首笑道:「這個我知道,如非是為了這個協定,我才不會跟你說這麼多話哩!」
田斌笑道:「過去,我是你的屬下,現在咱們有了協定,你已是黃山派掌門人的未婚夫人了。」
朱四娘不置可否地接道:「以後的事情,還是個未知數,且到時候再說吧!」
「好的,」朱四娘接問道:「要不要叫大丫頭?」
但那人的話聲未落,忽然驚呼連傳,金鐵交鳴之聲震耳,朱勝男又再度和古飛瓊交上手。
「一定會的。」
呂正英正容答道:「令主,我也不會離開您。」
話固然很不好聽,手上招式,也是一招緊似一招。
公孫太截口問道:「那你方才為何說是最後一次叫我爹了呢?」
「噹」的一聲,兩人已正式交上了手,三招一過,呂正英已看出端倪,不由說道:「你使的是『伏魔刀法』?」
也因為如此,朱勝男刺向田斌的一劍,被古飛瓊適時地攔阻而擊偏。
呂正英接問道:「是在哪兒偷學來的?」
一頓話鋒,又笑道:「不過,乖女兒可儘管放心,你娘固然是熬出了頭,爹也不再是昔日的吳下阿蒙了,爹不怕你娘會殺了我,你回到爹身邊來,爹也不會讓你受一點委屈……」
朱勝男輕輕地嘆息一聲。
朱四娘接問道:「那麼,呼延奇就是令師的徒弟?」
於是,在她極度不安的情況之下,她向呂正英和朱亞男二人,下了最嚴厲的命令,要他們盡快將朱勝男和田斌二人找回來,對於田斌,並授權他們便宜處理,可以格殺勿論。
至於嚇出一身冷汗,那就不用提啦!
呂正英道:「還有,招式上與黃山派的田斌一樣,顯然都出自劫餘生前輩的秘笈副本上。」
「對了。」朱四娘含笑接道:「我正等著你解釋。」
周君玉俏臉一紅道:「令主,我不來啦!」
古飛瓊道:「想知道是誰請我們來接引你的嗎?」
呂正英苦笑道:「姑娘家實在具有難以捉摸的心意。」
朱勝男冷哼一聲道:「聽到了又怎樣?」
就當古飛瓊的處境,逐漸危殆之間,忽然一道人影,由旁邊人群中飛射而出,並大喝道:「快住手!」
呂正英哼了一聲道:「閣下,我已經給你留了面子,你可得識相了點!」
周君玉俏皮地笑道:「我們這一霸的霸主,是呂公子,而呂公子卻是令主你半子身份,令主,你還要我另加解釋嗎?」
古飛瓊含笑道:「老實告訴你吧!丫頭,我們這三位,都是受令尊的請託而來。」
周君玉苦笑道:「令主不肯相信,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因為,公孫太所牽涉的人與事,可太複雜,也太棘手了。
朱勝男注目問道:「你知道我父親是誰?」
公孫太顯然已失去了反擊力量,但他好像是有恃無恐地毫無懼意,並哈哈一笑道:「呂正英,你明明有力量殺傷我,也許還有力量殺死我,但你為何不下手呢?」
朱勝男、田斌二人同時循聲投注,目光一觸,禁不住臉色大變,連已有的七成酒意,也頓時消散了大半。
朱四娘的反應,是一片冷漠,連她的兩位愛女,也沒法揣摩出她心中究竟作何打算。
照說,呂正英所表現的,並不比她高明多少,她這一展開反擊之後,應該至少也可以扭回劣勢才對。
朱勝男輕輕一嘆道:「因為,以後,咱們父女之間,不會有見面的機會了。」
呂正英注目問道:「閣下為何要橫裏架樑?」
古飛瓊揚聲笑道:「不必,我必須親手宰了這小狗!」
朱勝男仍然是魂不守舍地,呆立一旁,好像眼前的惡鬥,根本與她無關似的。
「那麼,這該如何解釋呢?」
緊接著,香風微佛,朱亞男也飄落乃姐身旁。
朱四娘哼了一聲道:「我正聽著。」
「那麼!」朱四娘苦笑道:「當今武林中,豈非是沒人能制服那淳于老賊了?」
朱四娘始則一怔,繼則唔了一聲道:「你帶她去我的小花廳中,我立刻就來。」
呂正英道:「自動退回去。」
正當右邊的一位女劍士,要開口叱責時,卻被周君玉口中的一聲「令主」愣住了。
另外還有一位七夫人莫秀英,以及一位也算是她們師母的呼延美。
朱四娘苦笑了一聲道:「娘說的,可是實情啊!」
呂正英一怔道:「我……」
這情形,分別是那漁翁已練成了輕功中的絕頂功力千里縮地大法。
朱四娘注目問道:「你要我承諾咱們雙方合作?」
話聲中,長劍上所蘊真力,已大為增加,儘管在招式上,旁人還看不出有什麼變化,但當事人的古飛瓊,卻感到壓力如山。
呂正英怒聲道:「你一定要我說明?」
周君玉道:「以後,也就是令主的大仇昭雪之後,呂正英以令主半子的身份,繼承令主的職位,並致力於統一武林的工作。」
公孫太笑道:「別自說自話了,我早就說過,天下武學,萬流同源……」
她頭也不回地沉聲道:「回去告訴你師父,就說我等著他拆我的台。」
朱四娘一直等呂正英到了身邊,才轉過身來,制止他行禮道:「免了!」
周君玉道:「家師有此計劃,卻還沒採取行動。因為,家師認為要拉攏辛玉鳳,可遠比拉攏令主你要容易得多。」
周君玉苦笑道:「是不能也,非不為也。」
朱勝男、田斌兩人,究竟去哪兒呢?
公孫太怒叱一聲:「小輩接招!」
公孫太啊了一聲道:「原來你說的是這個。」
公孫太截口苦笑道:「是啊!你娘就是那麼一個牛脾氣,對任何人都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
一頓話鋒,才正容接道:「令主,嚴格說來,我們都是一家人,家師如果要拆您的台,那不等於拆自己的台嗎!」
敢情方才呂正英問的話,還沒有聽到。
他稍為愣了一下,才哦了一聲道:「原來閣下就是有『花|花|公|子』之稱的公孫太!」
周君玉正容接道:「令主,我們還是言歸正傳吧!」
公孫太笑問道:「承諾什麼啊?」
呂正英苦笑道:「好的,待會我同亞男一起去……」
緊接著,卻向古飛瓊歉笑道:「古夫人,非常抱歉,小可上命難違,你可得包涵一點……」
公孫太笑道:「乖女兒有話,請儘管說吧!」
朱四娘怒叱一聲:「話沒說明,就想走!」
當她挨了兩記耳光,以及一連串的瘋狂搶攻,都被呂正英從容地化解之後,心中本來是越打越心寒的,而且一旁的呼延美、莫秀英二人,也已暗凝功力,準備採取行動。
周君玉正容接道:「正是。」
這當口,朱四娘卻只是微顯詫訝地,一雙美目,盡在三位年輕人的臉上來回掃視著,卻未發問。
朱勝男淒然一笑道:「是的,您的所言所行,使我過去的夢想幻滅了,也使我過去那種以有您這樣一位父親為恥的感覺,更加深了。」
古飛瓊嬌笑道:「十七歲的黃花閨女,說這種話,多不文雅啊!」
但目前的呂正英,卻沒注意及此,當然,也根本不知道對方為何會有此落寞之感的原因,而只是歉笑道:「這是令主的錯愛,在下感到惶恐得很。」
這時,朱勝男忽然一挫銀牙,揚聲說道:「呂正英,咱們走!」
但她美目在室內一掃之下,隨即冷哼一聲,又突然回身衝了出去。www•hetubook.com•com
朱四娘哦了一聲道:「令師乘呂正英在天心谷關閉之際,特別成全他,為的就是要替他清理門戶的。」
呂正英卻正容說道:「閣下,這問題,你還是跟咱們令主去談吧!」
呂正英沉思著接道:「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地衡山城內,一家客棧中的餐廳內?」
周君玉也正容答道:「這個,我可以代表家師,完全接受。」
「對了。」周君玉含笑接道:「當時,我是易釵而弁。」
但武林中事,力量決定一切,如果自己功力不如人,即使拚命,也是白費。
「這個,我也知道。」
田斌陰險地一笑道:「勝男,今天午前的事情,你忘記了?」
朱亞男禁不住長吁吁一聲道:「原來此中還有如許多的曲折。」
以朱四娘這種性格的人,居然將公事和私事混在一起,不由使呂正英為之一怔道:「屬下恭聆。」
田斌被罵得俊臉一紅之間,朱勝男又冷哼了一聲道:「算我瞎了眼,才看中你這種沒出息的軟骨頭。」
周君玉嬌笑道:「是的,而且見過不止一次。」
田斌不愧是掌門人的材料,臉色微微一變之下,立即鎮定下來,並淡然一笑道:「古夫人有何見教?」
原來這剎那之間,古飛瓊已改變劍路,居然有攻有守的,殺得有聲有色起來。
朱勝男臉色一沉道:「田斌,我不能不提醒你,無敵堡是我娘的敵人。」
話聲才落,「噼啪」兩聲脆響過處,朱勝男已挨了兩記不算太輕的耳光。
「是的。」
這位「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是一位外表約莫四旬上下,卻仍然顯得頗為瀟灑的青衫文士。
公孫太道:「那是以後的事,目前,你同朱亞男都可以走,但我自己的女兒,卻必須留下。」
古飛瓊哼了一聲道:「廢話少講,你幫我討回公道就行。」
朱四娘只好揚聲說道:「紫衣三號,現在禁令解除,你讓大小姐進來吧!」
這下子,朱勝男可有點相信了,她怔了一下之後,又注目問道:「他人在哪兒?」
雖然古飛瓊一直只守不攻,但朱勝男那拚命的攻勢是何等凌厲,影響所及,周圍的桌椅板凳,以及杯盤、碗筷,自然是遭了殃,至於那些酒客們,除了膽小的嚇得溜之大吉外,其餘的江湖人物,卻是樂得白吃一頓,而遠遠地瞧起了熱鬧來。
但朱亞男對古飛瓊,卻足足有餘,能分出工夫來支援姐姐,因而使得惡鬥成了平局。
片刻之間,古飛瓊已有若疾風驟雨似的,攻出了二十招以上。
呂正英還在發呆的當兒,朱四娘已站起身來笑道:「別發呆了,走!我們接見路青萍去……」
此刻,古飛瓊那一句「丫頭,比起你妹妹來,你實在差得太遠了。」對朱勝男而言,何異於火上加油,使得她採取與敵皆亡的瘋狂攻勢。
呂正英以劍尖指著公孫太的喉頭,沉聲問道:「公孫太,你怎麼說?」
朱勝男搖搖頭道:「我不走。」
田斌臉色一變之間,古飛瓊含笑接道:「田斌,為了我們那協定,我希望你能自動隨我們走,以免傷了雙方的和氣。」
朱四娘一怔道:「難道呼延奇的武功,已高過令師?」
朱勝男搖了搖頭道:「不!我想,我娘的話並沒有誇張。」
路青萍一雙美目,張得大大地,訝然問道:「呂公子升任副令主了?」
周君玉道:「我是轉達家師的意旨,令主該相信憑家師的身份,當不致說謊話。」
呂正英冷笑一聲道:「元旦大會,已不過四天時間,竟然等不及前來送死,是不是閻王爺向你提前下了請帖!」
可能是因為心中的困難問題已獲解決了,這時的朱四娘,顯得很興奮,近幾天來,一直籠罩在她臉上的陰影,也一掃而空。
這回是古飛瓊對朱亞男,莫秀英對朱勝男。朱勝男對莫秀英,還是要差了一節。
呂正英苦笑道:「屬下所知道,大小姐心中愛的是田斌。」
朱勝男冷哼一聲道:「你曾經盡過父親的責任嗎?」
公孫太笑道:「娃兒長得怪英俊的,說起話來,怎麼這麼難聽,天下武學,萬流同源……」
周君玉笑道:「自然有,而且此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但他話沒說完,卻被呂正英截住了,這使得公孫太大怒道:「你憑什麼阻止我去找我的女兒?」
朱四娘笑了笑道:「所以,令師將工作重點放在我這一邊。」
古飛瓊沉聲說道:「丫頭,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你怎能聽令堂之詞,而否認自己的父親。」
但他話聲未落,一聲慘號使他人耳心驚,只見莫秀英胸前鮮血狂噴,向他倒射過來。
周君玉點點頭道:「是的。」
周君玉苦笑道:「令主,我們先談點別的,好嗎?」
公孫太身軀一震道:「乖女兒,你可千萬不能想不開啊!」
朱勝男冷笑道:「咱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談的?」
而且,呂正英所表現的,也似乎仍然只不過高那麼一點兒。
同時,並怒聲喝問道:「田斌,你怎麼說?」
田斌截口笑道:「可是,那臨時禁令中,可並未說明對大小姐可以例外,才使你在紫衣三號面前丟人現眼。」
朱勝男舉杯淺飲了一口,注目笑問道:「現在同以前有何不同?」
周君玉一怔之下,又含笑接道:「我正恭聆著。」
呂正英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額角,忽然哦了一聲道:「我明白了。」
水湘雲道:「那是為了阻止令主濫殺無辜,不得已而採取的行動……」
但目光所及,卻不由使她一怔,因為在十五六丈外,麗質天生的周君玉,正向她嬌憨地笑著。
當然,他這話明裏是向古飛瓊警告,但暗裏卻是等於提醒朱勝男,當心敵人偷襲。
那位漁翁,並且以千里傳音向她揚聲說道:「朱令主,老朽不好聽的話,說在前頭,今晚上燈時分,我必須前來雲夢別府向你討取回音,如果你不肯接受客觀存在我的勸告,那麼,我今晚就要拆你的台,至於如何拆法,我想你應該心中有數……」
朱四娘正容說道:「所謂合作,咱們雙方的地位是平等的,不過,基於尊重前賢的原則,有關攻防大計方面,可以由令師做主策劃,但卻不能干涉我的行動。」
朱勝男長嘆一聲道:「自從我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後,就深深地以有您這樣的父親為恥,但當時,我還抱有一個希望,希望是我娘氣憤之下,對您的壞處,特別誇張所致。」
這些,自然逃不過呂正英的觀察,但他卻是偽裝不覺似的,向朱勝男揚聲道:「大小姐,這妖婦如何處置?」
呂正英蹙眉問道:「令主曾否向她開導過?」
呂正英正容如故地道:「正英沒有令主,不會有今日,所以,正英不會離開您。」
一直冷眼旁觀的莫秀英,忽然插嘴笑道:「古姐姐,你忘了告訴她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怎會跟你走呢!」
「是的,」周君玉一挫銀牙道:「那老賊藝業大成之後,卻乘老師行功入定的機會,將其制住了,逼他交出天心谷的寶藏,而使其走火入魔,經過五年的勤修苦練,才恢復原有的功力。」
古飛瓊道:「好,你勸吧!」
「再喝下去,就要醉倒啦!」
朱亞男插口笑問道:「當時,他老人家為何要冒充是淳于坤的師父呢?」
而這種錯覺,尤其對古飛瓊這位當事人,更有深重的影響。
田斌也諂笑道:「勝男,既然咱們已決定要走了,又何必跟他們鬥氣呢?」
周君玉是在雲夢別府吃過午餐後才走的。
朱勝男俏臉上,不時綻出嬌憨的笑容,顯然地,她離開雲夢別府時,所懷著的一肚子悶氣,已經完全消失了。
路青萍笑道:「我感到非常的榮幸,能最先獲得這一個足以轟動江湖的大消息。」
田斌接道:「還有什麼考慮的,目前局勢,三歲娃兒也能看得清楚,令堂過於偏激,剛愎自用,一意孤行,是不能成氣候的。」
田斌注目問道:「那麼,古夫人方才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至於今天午前,朱四娘所舉行的那一個秘密會議,不曾讓她參加,以及還要下達那一道奇怪的命令,不過是一個讓她借題發揮的導火線罷了。
朱勝男似乎有點心神不定地,按劍俏立一旁。
大門口輪值警衛的,是兩位黃衣女劍士,由於朱四娘改了男裝,周君玉又是陌生人,像這樣的兩位人物,居然旁若無人地,在這七殺府前喋喋不休,自然免不了要受到呵叱。
呂正英喝阻住古飛瓊之後,又向公孫太怒喝問道:「你究竟意欲何為?」
扁舟上的漁翁,忽然截口接道:「湘雲,快到船上來,我們該回去啦!」
朱四娘哼了一聲道:「也只有這一點關係,才勉強可以算是一家人,但令師方才所說的話,可不像是一家人的語。」
朱四娘神色一整道:「令師是否也有意拉攏辛玉鳳呢?」
朱勝男哼了一聲道:「呂正英算什麼東西!」
周君玉飛快地接道:「多謝令主!」
周君玉笑笑道:「令主,這故事和二小姐、呂正英兩人都有關連,我希望將他們也請來。」
呂正英又哼了一聲道:「大概是被古飛瓊那妖婦迷住了吧!」
朱勝男一挑雙眉道:「妹妹,咱們先走……」
至於朱亞男,由於應付得綽有餘裕,對呂正英那邊的情況,她也自然很瞭解。
朱勝男長嘆一聲道:「爹,您該知道,娘對你恨之入骨,欲殺您才甘心,所以……」
呂正英沉思著接道:「很可能是為了公孫太和田斌的雙重原因。」
古飛瓊笑了笑道:「到了無敵堡,你自然會知道啦!」
周君玉笑道:「錯了,事實上,是淳于坤的師父先發現呂公子。」
古飛瓊一怔道:「什麼事啊?」
田斌陰笑著接道:「勝男,還是聽我的話,同我回到師父身邊去,等到令堂有了困難時,再去解救,到時候,才知道誰好誰壞。」
話沒說完,呼延美一聲驚呼,已被朱亞男劍傷左臂,踉蹌而退。
朱四娘這才向周君玉笑了笑道:「現在,該可以說了吧?」
轉身走向大廳,呂正英恭然地跟在後面。
也許是因為心情較為平靜,也許是因為呂正英的不過如此,而膽大壯起來,因而使得她目前的表現,跟方才那種發瘋似的情形,好像是換了一個人。
朱勝男厲聲喝道:「那就給我滾開!」
公孫太不自然地一笑道:「爹不會生氣的,有話,你儘管說吧!」
目前,敵方的語言、態度,田斌那一副面目可憎的嘴臉,在逼得她幾乎要發狂,因而她不計生死,居然首先找上古飛瓊去拚命。
公孫太點點頭道:「好!我聽兩位的。」
呂正英與朱家姐妹回到雲夢別府後,將經過實情向朱四娘報告。
「是的,」周君玉正容接道:「武功最高的是淳于坤,這老賊算得上是m.hetubook.com.com強爺勝祖,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對於公孫太的話,呂正英答得很妙:「閣下,在未證實之前,我怎能肯定你就是公孫太哩?」
朱勝男有點猶豫地道:「你的意思,咱們就這麼走了?」
田斌一蹙劍眉道:「你還要聽你娘的?」
呼延美本來就不是朱亞男的敵手,勉強支持了二百多招後,更是捉襟見肘地窘態畢露。
「田使者也受傷了?」
但呂正英卻好像是並未當做一回事似的,扭頭向田斌問道:「田使者,這一場糾紛因何而起?」
「笑話!」朱勝男一挑黛眉道:「且不論我根本不會醉,即使喝醉了,有你在身邊,我還怕什麼呢!」
呂正英怒聲道:「我沒工夫同你窮磨菇!」
朱四娘一怔道:「難道不是呼延奇?」
話沒說完,呂正英已「唰唰唰」一連三劍,將其逼退五步,並冷笑道:「如果你嫌這樣子還不夠刺|激,我還有更辣的。」
朱勝男接道:「方才,那廝胸前劍傷,是我氣極之下出手傷他的,如非是古飛瓊這妖婦救了他,那小子早給我一劍穿胸了。」
古飛瓊是大行家,這情形,使她意識到遇上了難纏的剋星。
公孫太笑道:「橫裏架樑的,是老弟你呀!」
周君玉道:「那是他老人家一時好玩,同時,也是為了呼延奇之故,深恐夾纏不清,難以解釋,所以只好讓你們多悶幾天了。」
由於這幾天,朱四娘的心情特別惡劣,表現在外面的,是一片出奇的冷漠,連兩位愛女,也難得講句話,其他的人,不奉召喚,當然更是不敢前去招惹她了。
這情形,自然也使呼延美、莫秀英二人,不自覺地凝功逼近,準備支援。
但問題卻出在那老奸巨猾的古飛瓊身上。
呂正英點頭恭應道:「屬下看到過了。」
「正是,正是,」公孫太連連點首道:「多虧你老弟能知道我的綽號。」
出人意外地,朱勝男居然答應得很爽快:「好的。」
古飛瓊只好苦笑著揮劍格拒,一面並沉聲叱道:「丫頭,你再不知進退,我可要出手收拾你。」
只聽另一個嬌甜語聲道:「是的,大小姐,這是令主的令諭,未經傳呼,任何人不准進去。」
呂正英哼了一聲道:「我不殺你,也不輕易放你,你必須先作一個承諾。」
朱勝男苦笑了一下道:「爹請放心,女兒會堅強活下去的,我的意思,完全指的是您。」
朱四娘笑了笑道:「令師是什麼人,好像與我不相干。」
當呂正英那幾句難聽的話,說完之後,莫秀英首行冷笑一聲道:「古大姐,算我一份,怎麼樣?」
這變化,實在太意外了,意外得使呂正英幾乎沒法適應。
公孫太苦笑道:「爹還不至於如此不中用,不過,您的一番孝心,我會多加考慮的。」
周君玉笑了笑,美目移注呂正英,接問道:「呂公子還有什麼聯想呢?」
「是的,」周君玉含笑接道:「令主,我的口都已經說乾了,希望你莫使我無法回去交差。」
朱勝男始終不忘古飛瓊揍她兩記耳光之辱,聞言之後,厲聲答道:「殺!」
但在那漁翁奇特而又快速的身法之下,這一段距離,竟像是完全消失了似的。
「因為,」朱勝男輕嘆著接道:「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古飛瓊哦了一聲道:「是呀,我怎會那麼迷糊……」
周君玉含笑接道:「家師之意,我們這一霸,霸主職位,暫時虛懸,在令主您的恩仇未了之前,呂正英仍然是你手下的追魂使者。」
他一面舞著長劍,使得公孫太無法越雷池一步,一面揚聲喝道:「古飛瓊,你可得安分一點!」
朱四娘接道:「因為,那丫頭心中所愛的,是像你這樣的,具有一身傲骨的男人,可是她又恨你過於冷傲,無視於她的存在,才故意跟田斌要好,希望能激起你對她的注意。」
公孫太笑道:「丫頭,敢不聽話!」
公孫太冷笑一聲道:「呂正英,別以為老夫是怕了你……」
朱勝男蹙眉接道:「爹!您不聽我替您安排的辦法了?」
朱勝男瘋狂如故地搶攻著,並冷笑一聲:「放屁!」
呼延美也看透了朱亞男的心意,儘管她是處於劣勢之中,卻是悶聲不響地,咬牙苦撐。
朱四娘淒然一笑,目注呂正英問道:「你呢?」
朱四娘扭頭注目問道:「此話怎講?」
接著,居然也長嘆一聲道:「乖女兒,你既不願意跟我走,我只好自己走了。」
田斌正急得抓耳搔腮地,拿不出主意,聞言之後,苦笑道:「請古夫人高抬一下貴手,讓我好好地勸導她。」
他的背後,傳來呼延美的苦笑道:「算了,公孫大俠,我們走吧!」
可是,目前,當她看到這位漁翁所表露的這一手超絕輕功之後,不由她不突然呆住了。
朱四娘含笑道:「路姑娘很會說話,說的卻也全是實情。」
古飛瓊陰陰地一笑道:「你是聰明人,眼前這局面,還要我另加解釋嗎?」
也就當雲夢別府上上下下,忙得不可開交的當兒,朱四娘獨自冒著紛飛的大雪,在廣場漫步。
周君玉也禁不住俏臉一紅道:「我……我自有恩師和爺爺做主。」
朱亞男哦了一聲道:「這是說,最初那位要收呂公子作徒弟的人,真的是淳于坤的師父?」
「不錯,」朱四娘點首苦笑道:「她的個性,比我還要孤僻,那種愛的表現,更是殘忍、偏激,任何男人,也會受不了。」
這情形,使得呂正英沒好氣地哼了一聲道:「我問你是什麼東西!」
呂正英笑道:「很抱歉,保護大小姐是我的職責,所以,明知是不識相,也不能不勉為其難。」
忽然一聲清叱,由梯口處傳來一聲「住手!」話到人到,但見人影一閃,「噹」的一聲,古飛瓊與朱勝男兩支長劍,給人家架開了。
朱亞男像依偎的小鳥似的,偎在乃母懷中,嬌憨地笑道:「娘,你千萬放心,我不會離開您的。」
古飛瓊卻是不怒反笑道:「聽說你這丫頭很自負,也很聰明,但此時此地,你如果一定要見了真章才肯定,那就太不夠聰明了。」
公孫太笑道:「老夫不退!」
朱四娘苦笑道:「是的,任何人在你的立場上,也不會感覺到。因為她以往曾經不止一次要逼著你自裁,但事實上,如果當時你真要自裁的話,她必然會出手制止你的。」
周君玉嬌笑道:「是啊!既然記得那麼清楚,為什麼卻一再地想不起來?而且在湘江水面的小艇中,恩師還特別提到,為了恐怕以後我們不認識,才讓你加深印象哩!」
這情形,又怎得不教她於羞怒交迸之下,而瘋狂地去拼呢!
公孫太爽朗地笑道:「乖女兒,有你這份孝心,也不枉我專程來接你這番心意了。」
「是的,」周君玉含笑接道:「因為恩師他老人家,和淳于坤的師父呼延奇有七成近似,以後,也就將錯就錯地,讓它錯下去。」
一頓話鋒,呼延美又正容接道:「俗話說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我們能全身而退出,以後,還多的是機會,讓我們捲土重來。」
呂正英一怔道:「此話怎講?」
因而使她們略一凝眸之下,禁不住俏臉大變地雙雙躬身請安:「令主!」
朱四娘正容接道:「我的武功,雖然是源自令師的萬博真詮,但我認為,那是天緣巧合,與令師扯不上關係。」
朱勝男俏臉上的肌肉,扭曲了一下,但是沒有接腔。
朱四娘苦笑道:「我想,我的開導,不如你的有效。」
「好!」朱勝男接道:「女兒替您想的辦法,就是從現在起,立即遠走高飛,找一個山明水秀的洞天福地,隱居下來,好好地頤養天年。」
朱四娘點點頭道:「不錯!」
公孫太苦笑道:「兩位夫人之意,是要我也識相一點?」
周君玉神秘地笑道:「咱們彼此彼此。」
田斌的答話中,非常具有挑撥性:「可是,今天的事實,已經證明,令堂不曾把你看成她的女兒了。」
周君玉點點頭道:「正是。」
忽然由旁邊傳來一個陰冷語聲道:「你小子設想得可真周到,只是有點……」
當紫衣四號分別向呂正英、路青萍二人轉達朱四娘的意旨後,路青萍一面隨同紫衣四號向內走,一面卻向呂正英笑道:「自前天醉仙居酒樓一戰,呂公子才真算是一鳴驚人了,看來東令主對你正是倚重方殷哩!」
呂正英被一語道破心事,不由為之一怔。這時,朱亞男對呼延美的那一組,也到了緊要關頭。
微頓話鋒,又苦笑接道:「最後,我要提醒令主一聲:請令主莫把我們當做外人,因為我們等於都是替令主您工作哩!」
但他話說出口,才發覺田斌已經失去了蹤影。
田斌央求道:「請讓我試試看吧!」
朱四娘注目問道:「你這話沒有誇張?」
在同時朱勝男發出一聲驚呼,原來那一直在旁掠陣的呼延美,驀地向朱勝男撲去,朱勝男對莫秀英,本就差了一截,如非朱亞男在旁支援,後果早就不堪設想了,如今,加上一個功力比莫秀英高的呼延美,教她怎支持得了,又怎不驚呼出聲。
「未必見得。」
田斌一面給她斟酒,一面意味深長地笑道:「過去我是不敢,但現在情況不同,那可不一定!」
「我會記著的。」公孫太淡笑著向古飛瓊,呼延美兩人說道:「兩位夫人,我們走吧!」
莫秀英道:「如果你向她說明,咱們是受誰之託,前來接引她的,情況就不同啦!」
公孫太注目問道:「你怎能如此武斷?」
朱勝男嬌笑道:「你別得意太早,我娘會不會答應,還很難說哩!」
呂正英被架住的長劍,並未抽回,只是冷然注目問道:「閣下是什麼人?」
呼延美苦笑道:「如果我沒受傷,與古夫人聯手,也許有機會制服那丫頭,現在卻不行了。」
朱勝男苦笑道:「還有什麼考慮的,爹!您該明白,您在這兒出現的消息,馬上會傳到娘的耳邊去,只要娘一找到您,可就糟啦!」
周君玉向她躬身一禮道:「令主請莫誤會,君玉是奉恩師之命,向令主有所陳述而來。」
呂正英含笑接道:「如果我的猜測不錯,周姑娘該是那位鬼前輩的高徒?」
頓了頓,又道:「如今,田斌的狐狸尾巴露出之後,自動開溜了,加上公孫太那天殺的,又適時出現,在她心中造成了雙重的刺|激,因此……」
朱勝男似乎興致特別好,她指著面前的空杯,嬌笑道:「給我斟酒呀!」
呂正英淡然一笑道:「有什麼顏色,你儘管使出來啊!」
話沒說完,「噼啪」兩聲脆響,古飛瓊已挨了兩記火辣辣的耳光,而揍人的呂正英就像是根本不曾挪動過似的,仍然傲立原地,冷笑道:「狗腿子的身手怎麼樣?」
和圖書「是!」在紫衣三號的嬌應聲中,滿臉悻然神色的朱勝男,傲然走了進來。
朱勝男忽然一挫銀牙道:「不,我沒有父親。」
古飛瓊又插口嬌笑道:「田掌門人,她的身體內,流著她母親同樣的,狂妄與偏激的血液……」
朱勝男不禁身軀一震道:「真的?」
這情形,使得朱四娘怒聲喝道:「丫頭回來!」
沉寂了半晌之後,古飛瓊才回過神來,於一聲厲叱之音,向呂正英展開一連串瘋狂的搶攻。
青衫文士的涵養功夫,也一如他方才架住呂正英的長劍時,所表現的那麼高明,儘管呂正英的話非常不客氣,但他不但不生氣,反而含笑道:「原來你問的是這個!」
朱四娘一怔道:「此話怎講?」
呂正英劍眉緊蹙,卻是欲言又止。
「好,好……」朱四娘點點頭,向一旁的侍女交代了幾句之後,逕自走向她的起居室去了。
「可是!」田斌接道:「事後我調查得很清楚,令堂壓根兒就不曾找過我們。」
呂正英笑了笑沒接腔,卻是疾步向竚立廣場中的朱四娘身邊走去。
公孫太哼了一聲道:「你以為我不敢?」
公孫太笑道:「那你就殺了我,如果殺不下手,或者是不敢殺,那就放了我。」
接著,又哈哈一笑道:「這點,你儘管放心,別看你娘說得那麼絕,所謂見面三分情,見了面就不同啦?因為,我和你娘畢竟是夫妻啊!」
朱四娘沉思著接道:「原則上我同意……」
朱四娘自出道以來,她就不曾作第二人想的,儘管最近這些日子來,由於辛玉鳳、歐陽泰、周君玉等人的紛紛崛起,而無敵堡的實力之強,更是遠出她的意料之外,但這些,並不曾動搖她以武林第一人自居的信念。
以後的兩天,在平靜中度過。
朱四娘美目深注地道:「是為了二丫頭?」
對呂正英的警告,古飛瓊沒任何反應,朱勝男也好像是無動於衷。
朱勝男哼一聲道:「諒你也不敢!」
「聽,聽!」公孫太連連點首道:「好乖女兒,你快點說吧!」
青衫文士有點茫然地問道:「你老弟問過些什麼啊?」
公孫太笑道:「我只要接回我的女兒。」
「那是當然!」
當呂正英反擊時,所表現的身手,予人不過如此之感後,她們那種暗中緊張的情形,又為之鬆弛下來。
說話間,兩人已進入大廳中。
因為,古飛瓊認為朱勝男的轉變,太突然了,使她因生疑而提高警覺,如影隨形地跟上來。
朱四娘一怔之下,俏臉一沉道:「時衰鬼弄人,憑你這丫頭,也敢奚落我!」
「也好。」朱四娘沉思著接道:「有關令師的身份,無敵堡方面,是否知道?」
呂正英蹙眉接道:「他老人家居然會隱身法?」
「沒有。」公孫太含笑道:「但從現在起,我將對過去所欠缺的,加倍地予以補償。」
朱四娘注目問道:「你指的是無敵堡與黃山派聯手的事?」
呂正英冷笑道:「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因此,她為了解除呂正英那邊的窘境,可不得不向呼延美施壓力了。
語聲與人影均消失於漫天風雪的浩浩江心之中。
左胸一道血槽,深達半寸,長約八寸,可能連肋骨也受了傷。
另外,呼延美、莫秀英二人,也雙雙一使眼色,準備同時採取行動。
朱勝男忽然莊嚴地走過去,正容說道:「爹!請冷靜一點,我有話說。」
但周君玉卻也跟了上來,笑道:「令主,方才家師所說的話,可能不太好聽,但俗語說得好,良藥苦口利於病,良言逆耳利於行……」
朱四娘禁不住嬌笑道:「小小年紀,竟然有如此精闢入微的見解,真不愧是呂正英這位未來霸主的賢內助呀!」
「呼」地一聲,兩人已硬接了一招,古飛瓊一柄長劍翻飛將形同拚命的朱勝男截住,一面格格地嬌笑道:「丫頭,比起你妹妹來,你實在差得太多了。」
朱四娘注目問道:「呼延奇既然是令師逆倫犯上的叛徒,令師為何還不清理門戶?」
田斌笑道:「你先退下來,自然有得談。」
公孫太在呂正英的劍尖之下,都不曾停止過笑容,但此刻聽了朱勝男的話後,卻不由臉色大變,注目問道:「此話怎講?」
公孫太笑道:「真是說得好一廂情願……」
「不錯!」
周君玉截口笑道:「話是不錯,但那不過是他老人家的一句玩笑話,而事實上,二小姐和呂公子也不可能會離開你。」
他驀地出手之後,才向呂正英笑道:「年輕人,咱們談好再打。」
周君玉正容接道:「還有一點,請令主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欺近這小客廳的十丈之內。」
朱亞男接道:「以後到了天心谷中,他老人家應該是可以將真相說明的了,卻為何又偏要假託什麼鬼前輩來騙人?」
這情形,自然會越發刺|激得朱勝男拚命搶攻,並厲聲叱道:「妖婦,姑奶奶跟你拚了。」
朱四娘冷笑道:「令師準備要拆我的台,也算朋友?」
這時,兩人已走到雲夢別府的大門前,周君玉含笑接道:「令主如果有興趣聽故事,我就非得打擾令主一頓午餐不可了。」
呂正英哈哈大笑道:「古飛瓊,不是我過分小覷了你,要想宰我,你一輩子也休想。」
現場中人還沒回過神來,呂正英已向朱勝男歉說道:「屬下接應來遲,大小姐受驚了。」
話聲才落,又喲了一聲道:「原來你還藏了私……」
朱四娘哼了一聲道:「玩笑話,你說得真輕鬆。」
朱勝男苦笑道:「且讓我多多考慮一下。」
「不忙!」朱四娘也連忙接道:「我還有條件。」
公孫太沉吟了少頃之後,才含笑接道:「乖女兒,你的話,我沒法立刻答覆你,讓我多考慮一下可以嗎?」
一聽語聲,就知道是朱勝男闖了來。
呂正英哼了一聲道:「你總算想通了。」
朱四娘截口問道:「以後呢?」
那位負氣走的朱大小姐,一直到午餐過後仍然沒回來,而且連那位「奪命使者」田斌也同時失蹤了。
周君玉笑了笑道:「令主,我們算不算得上是一家人呢?」
呂正英沉思著接道:「當我們在寶慶城中,第一次見面之前,好像在哪兒見過?」
在她的想法裏,如果自己的同伴不是田斌而是呂正英,縱然打不過人家,也將雙雙聯手,撈點本錢回來,又何至受這種窩囊氣。
目前的這三個敵人,雖然都是女人,但卻都是無敵堡中的頂尖人物,可說是哪一個也不好惹。
話雖然是帶笑而說,卻很不好聽,而且,朱勝男已有若迅雷奔電地,攻出了二十多招了,但古飛瓊卻始終不曾反擊過,完全是一種靈貓戰鼠的打法。
呂正英這一喝,倒還真有效,古飛瓊又停下來了。
但呂正英入目之下,卻不得不向古飛瓊提出了警告了。
朱勝男厲聲道:「我再說一遍,我沒有父親。」
何況,目前的酒樓中,少說點也有百五十人以上,誰能保證沒有更厲害的敵人隱身其中呢?
田斌哈哈一笑道:「俗語說得好: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目前,你我這一行動,關係是何等重大,豈能拘泥於這種世俗小節。」
呂正英入目之下,奮力將公孫太迫退,飛身支援,而同時,朱亞男也及時予以支援,橫身將呼延美接下來,形成獨戰呼延美與古飛瓊二人的局面。也因為如此,呂正英飛身過來時,卻被莫秀英獨力接下了,呂正英急怒交迸下,自是全力施為,一交上手就將莫秀英迫得險象環生,連連後退。
朱四娘點點頭道:「是的,我明白了,他所謂要拆我的台,就是準備將二丫頭和呂正英二人帶走的……」
周君玉輕輕一嘆道:「這事情,說來可話長啦!」
朱四娘挺立風雪中,有若一尊塑像,良久,良久,才一挫銀牙,哼了一聲,徐徐轉過身來。
朱四娘哦了一聲道:「原來此中,還有如此一段因果。」
朱四娘一怔道:「有這麼嚴重?」
「可以,可以。」朱亞男嬌笑道:「如此說來,你還是我師姐哩!」
呼延美、古飛瓊同時點首道:「不錯。」
田斌臉色一變道:「勝男,你瘋了!」
朱勝男截口怒「呸」了一聲道:「你連狗熊都不如,還好意思說什麼英雄,什麼大丈夫!」
他是與朱勝男停止對話後,才開始反擊的,也許他自覺方才對古飛瓊那兩記耳光,太過於暴露鋒芒了,所以他的反擊,同時也會使人發生錯覺,認為他不過如此而已,至於方才揍古飛瓊耳光時,所顯示的身手,那不過是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所造成的機會。
周君玉正容說道:「令主說得有理,但令主的二小姐,以及令主手下的得力大將呂公子,都是家師的徒弟,這該怎麼說呢?」
朱勝男俏臉微變之間,田斌又陰笑著接道:「再說,他們那秘密會議,為何不讓你我參加?」
呂正英苦笑了一下道:「也許我心中還另有聯想,不過,我還不敢確定!」
朱亞男忍不住訝然問道:「周姐姐,幹嗎這麼神秘啊?」
田斌訕然一笑道:「別說得這麼難得,勝男,現在,你該已明白了,無敵堡是我們的盟友。」
公孫太冷笑道:「看情形,不給點顏色讓你瞧瞧,你還以為老子怕你。」
朱四娘神色一整道:「正英,前此已經談妥了,你是我這一點基業的接班人,我一生歷盡苦難,受盡煎殘,如今就只有這一點基業和兩個女兒,這也就等於是我生命的全部,你明白嗎?」
公孫太含笑道:「沒關係,要罵你儘管罵,爹不但不生氣,而且聽了一定很高興。」
朱亞男歉笑道:「娘,並不是我和正英哥膽敢瞞著您,而是恩師他老人家交代的。」
古飛瓊也插口接道:「我們是於自知不敵的情況之下,自動下來的。」
寒芒閃處,只聽公孫太一聲痛呼,人已跟著倒了下去。
憑他目前在七殺令門下的地位,是沒法作適當處理的。
朱勝男截口哼了一聲道:「可是,你以往給我娘的委屈太多了。」
呂正英徐徐抽回被對方架住的長劍,冷冷地一笑道:「閣下,請回答我的問題了!」
紫衣四號嬌笑道:「回令主,呂使者正與劉總管在大門口,屬下馬上去叫他來。」
此外,還有一個不足為外人知道的原因,她的芳心中,也在暗戀著呂正英,更希望呂正英也像田斌一樣地,對自己百依百順,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朱勝男哼了一聲道:「我決定要走,是走到黃山派去,可並非是要向無敵堡投降。」
呂正英冷笑一聲:「不給點顏色瞧瞧,你還以為我治不了你。」緊接著怒叱一聲:「躺下!」
「是的,」周君玉點首接道:「這兩股勢力,一經結合,可實在不容忽視。」
朱勝男笑道:「她是我娘啊!我怎能不聽她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