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五霸圖

作者:諸葛青雲
五霸圖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一章 假冒爹揭破真相

第二十一章 假冒爹揭破真相

淳于坤正容接道:「事實上確是如此,方才,我就碰到個極厲害的對手,幾乎脫不了身。」
呼延柏文道:「武林中,知道你這種雙重身份的人,可能不多吧?」
朱亞男快步走過去道:「暗器取出來了沒有?來,讓我瞧瞧……」
這是無敵堡內宅中一幢精緻的房內,時間約莫二更左右,也就是當周君玉由雲夢別府中,告辭離去的同時。
老和尚哼了一聲道:「那可不容易!」
老和尚連忙接道:「乖徒兒不可造次,先弄清那廝的來歷再說。」
呂正英冷冷地一笑:「看你玩些什麼花槍!」
淳于坤唔了一聲道:「我也這麼猜想過。」
水郎君笑道:「佔上風,只能避過『迷|魂|香霧』老禿驢,你該知道,金姥門下,還有比『迷|魂|香霧』更厲害的玩藝兒。」
靜樓內,一間豪華的起居室中,那位柳媚花嬌的呼延美,正披著一襲薄如蟬翼的粉紅色透明的輕紗,顯然嬌慵無比,斜倚在一張湘妃軟椅上。
「他見到我時,已經服過烈性毒藥,縱然是華佗在世,扁鵲重生,也沒法可想,我又有什麼辦法呢?」
尤其是朱勝男,呆一呆之後,竟然發出一聲悲呼,掩面疾奔而去,慌得周君玉只好連忙跟上去,並揚聲叫道:「大小姐別走,這可能也是假的啊……」
這一來,朱亞男對呼延柏文的優勢,剛好彌補朱勝男對田斌的劣勢,雙方暫時打成平手了。
淳于坤剛走,呼延奇又悄悄地進入,向那位鬢亂釵橫,卻是滿面春風的呼延美曖昧地一笑道:「好,好,表演得可真精采,如非是我自行授權,我真會吃醋。」
呂正英蹙眉問道:「賭什麼東道?」
老和尚沉聲說道:「那麼,你叫他們統統都停下來。」
呼延美格格媚笑道:「要不要我提供你一些消息?」
周君玉含笑道:「我想,時機成熟時,家師一定會來拜望令主的。」
呼延奇自我解嘲地一笑道:「這叫作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啊!」
朱亞男注目問道:「你方才那歐陽泰的身份是假的,那麼,所說的話也是假的?」
「不錯。」歐陽泰徐徐脫下外面的袈裟,連同人皮面具一併遞了過去道:「這都是你父親的遺物,你不妨留在身邊,作個紀念。」
老和尚口中驚啊道:「你是水郎君?」
老和尚卻向田斌揚聲說道:「田老弟,快將那妞兒制住。」
老和尚殺手連施,一面沉聲說道:「丫頭,老夫是不忍傷害你,你可得識相一點。」
歐陽泰笑道:「你已經是沒有父親的人了,冒充一下,有什麼關係呢!」
老和尚咦了一聲道:「你師父怎麼沒有消息了?」
另一個卻咦了一聲道:「還是一個油頭粉面的傢伙哩!」
淳于坤不自然地笑道:「我已說過不追究他們了,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朱亞男冷笑道:「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你的如意算盤,竟然打不通。」
「不!」朱亞男堅持地接道:「你必須回答我才行。」
朱亞男揚聲答道:「我知道,你不要緊嗎?」
朱亞男臉色一變道:「此話怎講?」
緊接著,朱亞男並促聲說道:「姐姐,緊靠著我,咱們聯手應敵。」
朱亞男一怔道:「那他老人家為何會身故?」
此刻,呂正英及時趕來,將老和尚的單刀架住之後,她才算如釋重負地,長噓一聲,退了開去。
老和尚哈哈大笑道:「乖女兒,現在,再也沒人能幫你了,你該跟我走了吧!」
淳于坤苦笑道:「好!我一切聽你的。」
「是的。」
老和尚道:「你身為七殺令副令主,說話可不能打誑語!」
老和尚向水郎君問道:「年輕人,你是什麼人?」
也因為如此,朱亞男的反擊,竟反而使得偷襲的老和尚鬧得手忙腳亂,如非是他閱歷深,功力高的話,很可能會反而著了朱亞男的道兒。
「事實如此啊!」呼延美幽幽一嘆道:「我的命,實在是夠苦,以前是老不死的徒弟,由徒弟變為義女,再由義女升格為夫人……」
呼延美蹙眉接道:「可是,單是七殺令方面的兩位正副令主,就夠你頭痛的了,何況還有……」
「比劃結果,你吃了虧?」
呂正英冷然接道:「那就少廢話,乾脆一點。」
呂正英有點魂不守舍地,反問道:「什麼話啊?」
淳于坤注目道:「說說看!」
回到雲夢別府之後,朱勝男、周君玉二人,早已到達,正和朱四娘談論著方才的一切。
老和尚一怔道:「你還要怎樣?」
歐陽泰道:「我不是已經揭下人皮面具了嗎,事先,你曾經承認過,只要我自動揭下人皮面具,就無條件讓我們離去。」
朱亞男揚聲答道:「這老殺才使的是伏魔刀法,那是絕對沒問題的了。」
這四位,一位是無敵堡堡主淳于坤的師弟呼延柏文,另兩位也是淳于坤的師弟,不過到目前為止還不知道他們姓甚名誰,最後一位卻是自封黃山派掌門人,也就是七殺令門下的叛徒田斌。
當朱四娘的房間內,被一陣奇異而又沉悶的氣氛所籠罩時。
朱亞男揚聲問道:「你看到我師父嗎?」
說來也真巧,一說到助手,「颼颼」連響,鬥場中已捷如飛鳥,飄落四條人影。
老和尚道:「當然我另外還有助手。」
「鏘」地一聲,朱亞男已亮劍搶攻,並厲聲叱道:「老賊找死!」
呂正英苦笑道:「你一定要我說,那我就說老實話,你的命運,好過你姐姐。」
呂正英淺然一笑道:「假和尚,還是當心你自己吧!」
「那好辦得很。」周君玉笑道:「師兄,我們不能捨易就難,我看,還是先要他的腦袋吧!」
呂正英這才恍然大悟。
朱亞男沉聲接道:「就是你冒充先父的事。」
淳于坤沒有任何行動,呼延美卻沉不住氣了,她微睜美目,冷冷地笑道:「還想到會來這兒?」
水郎君身邊躺著兩個年輕人,他左腳踏著一個,右手長劍比著一個,左手伸在口袋中以備應變,口中沉聲說道:「大爺苗疆金姥姥門下……」
一頓話鋒,才正容接道:「請!」
呼延美蹙眉接問道:「你沒有問過他的來歷?」
朱亞男哼了一聲道:「除非你先告訴我你是誰,我才將師父的來歷告訴你。」
原來歐陽泰揭下人皮面具之後,竟然變成朱勝男的生父公孫太,這情形怎不令朱勝男悲痛呢!
不過,水郎君也傷在那最後一個年輕人的暗器之下,傷上加傷,由蹲而變為臥下了。
「話是不錯。」呼延美笑道:「如果你一時想不開,而借故殺了他們,豈非等於死在我手中。」
也因為如此,儘管目前的周君玉,比起朱亞男來還要高明一點,但卻沒有以前朱亞男的那種便宜可撿了。此刻,儘管她佔了上風,但要想殺死對方,恐怕還要多費工夫才行。
周君玉笑道:「他老人家剛剛才來,在外面以千里傳音告訴我,要我轉告令主和諸位,大家放下懸心,痛痛快快地過一個年,一切問題,且等初五以後再說。」
呂正英算是顯出了真本領,長劍揮灑之間,不但威力無匹,招式更是神奇莫測,使得老和尚幾乎失去還手之力,蹙眉哼了一聲道:「既然你自信有本領可以殺死我,為何遲遲不下手?」
呼延美笑道:「剛剛說出的話,就忘了!」
房門啟而復合,室內已多出一位幽靈似的人影,徐徐地向呼延美身邊逼近。
淳于坤壓低語聲接道:「目前,強敵壓境,元宵大會又近在眼前,你說我們能自相殘殺嗎!」
朱亞男一呆道:「難道他是歐陽泰所喬裝?」
老和尚笑道:「爹是跟你開玩笑,試試你的功力呀!」
朱亞男苦笑道:「可是,我的腦子裏一團糟,也好像是空空洞洞的,什麼都不能想。」
「不錯。m.hetubook.com.com
呂正英一挑劍眉道:「公孫太,你要激得我改變主意,對你可沒什麼好處!」
朱亞男怒聲道:「當時,你為何不阻止他老人家?」
呼延美道:「還有你方才所說的,那個可能是劫餘生的人。」
淳于坤尷尬地笑道:「我已牢記在心啦!」
呼延美嬌笑道:「那倒不必,記住我的警告就行了。」
歐陽泰居然就是公孫太的化身,這情形,雖然也算是變出意外,但卻由於這片刻間的變化太多,因而使得在場正邪群豪,雖感意外,卻並不震驚。
淳于坤苦笑道:「聽你這語氣,好像另外還有。」
燭影搖紅之下,可以看出這幽靈似的人影,正是無敵堡堡主淳于坤。淳于坤凝視著那輕紗下若隱若現的美妙玉體,靜立在三尺之外,就像欣賞一件藝術品似的。
但呂正英卻先發制人,又將其截住,口中大笑道:「狐狸尾巴才現出一半,怎麼可以走呢!」
周君玉冷然問道:「你們三個,都是呼延奇的徒弟?」
呼延美冷笑道:「你倒推得乾淨,不是被狐狸精纏住了,而推到公事上去。」
接著,扭頭向朱亞男說道:「亞男,去看看水郎君的傷勢。」
這一來,倒真能收到嚇阻作用,那兩個年輕人不敢再行前進了。
歐陽泰連連點首道:「正是,正是。」
這麼一來,自然迫得本已處下風的老和尚,更加不支,節節敗退,一面並揚聲說道:「呼延老弟點子扎手,不可戀戰,你們四位可先行撤退。」
這張人皮面具一經揭下,可使正邪雙方的人,全都呆住了。
歐陽泰臉色一變道:「難道你說話不算數?」
「是的,」淳于坤正容道:「而且比我們的招式更精妙。」
淳于坤苦笑道:「好,好,我答應你仍然裝做不知道,該可以說了吧!」
朱亞男心頭剛剛升起一絲希望,又幻滅了。她殊感失望地,注目問道:「你沒騙我?」
這四位一飄落現場,田斌立即向老和尚笑問道:「老爺子,要不要我幫忙?」
老和尚哈哈大笑道:「我就是你爹啊……」
朱亞男道:「不錯,當你方才向我走近時,如果不是我師父突然以真氣傳音提醒我,很可能我就上了你的當了。」
歐陽泰截口問道:「那你怎麼瞧出來的?」
呼延美忍不住嬌笑道:「如果真是劫餘生,那就有熱鬧可瞧了。當年,劫餘生收了呼延奇這一個背叛師父的好徒弟,如今,呼延奇收你這個好徒弟,不但背叛師父,連師娘也……」
呂正英笑問道:「基於這些分析,你會有什麼聯想呢?」
老和尚冷笑一聲,忽然揚聲說道:「乖徒兒,先搶上風,宰了那小狗!」
淳于坤連忙歉笑道:「是是,是我錯了!」
「唰唰唰」一連三刀,將朱亞男迫退了三大步,使得那勉強維持的均勢,又起了變化。
對於淳于坤這三位師弟,呼延柏文曾被朱亞男削斷左手,另兩個也是朱亞男手下的劍底遊魂。
接著,又笑問道:「你以為,只有劫餘生才能研創出這伏魔刀法來?」
朱亞男一面揮劍防守著,一面蹙眉沉思,卻沒有接腔。
呼延美媚笑道:「這叫作現世報,當心你自己的徒弟,也會如法泡製。」
「是的,」公孫太得意地笑道:「以往除了小徒田斌外,外邊的人,只有你們大師兄知道。」
「噹」的一聲,老和尚的單刀被架住了,也直到此時,才看清方才使那小子變成兩段的寒芒,是呂正英的長劍。
水郎君沉聲接道:「告訴我,你是誰?」
呼延美嬌嗔地揮了他一記粉拳道:「人家一肚子苦水沒處傾訴,你還好意思尋我的開心。」
朱亞男也是一臉激動神色,向著乃父身前迎了上去。
呂正英道:「這一點我同意。」
呼延美笑笑道:「誰敢跟堡主開玩笑呢!」
呂正英有若天神下降似的,及時救下水郎君,並架住老和尚的單刀後,才沉聲說道:「亞男,退到一旁去。」
那兩位中之一笑道:「不錯,呼延師弟還是恩師的義子哩!」
「這才乖!」呼延美自動吻了他一下,然後一整臉色道:「現在,談談我們之間的事了。」
不錯,這老和尚果然是歐陽泰所喬裝。
一直冷眼旁觀的呂正英,忽然插口冷笑道:「可能你還得賠上一條老命才行。」
說著,向著對方二人,斂衽盈盈一福,慌得那兩位連忙避了開去道:「二小姐,這個……小的怎麼敢當?」
老和尚居然訥訥地道:「小施主……你……看錯了人吧?」
淳于坤是天亮之前,離開呼延美的房間的。
歐陽泰道:「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揭下人皮面具之後,你不敢殺我,又當如何?」
呂正英道:「我必須加以證實才行……」
呼延美嬌笑道:「只裝做不知道還不行,必須正式承諾不殺人才可以。」
呂正英也哼了一聲道:「假和尚,我已經斷定你是誰了,如果你能識相一點,自動揭下人皮面具來,我可以無條件放你們離去。」
公孫太自我解嘲地一笑道:「沒關係,沒人尊敬我,我自己尊敬就是。」
說著,將呼延美的嬌軀向旁邊一推,自己也挨著躺了下去。
很顯然,他自知大勢已去,準備開溜了。
他雖然是在呂正英的凌厲攻勢之下,節節敗退,但卻是有意無意之間,退向朱勝男那邊。
淳于坤忍不住截口笑道:「升遷得蠻快呀!」
呂正英笑道:「就憑你這假和尚?」
「唰唰唰」一連三式絕招,又掙回了優勢。
接著,又聲容俱莊地說道:「如果真的證實令尊已經自裁了,那更是你的幸運,也更證明你的命運,要比你姐姐好。」
水郎君笑道:「假和尚,你已無能為力啦!」
歐陽泰笑道:「你說的是什麼事啊?」
那兩位中的一位,哈哈一笑道:「好!呼延師弟,我們都聽你的……」
呂正英長嘆一聲道:「不必了,你們都走吧!」
但當他們父女倆相距僅有五六步距離時,朱亞男忽然俏臉一變,陡然停了下來。
三十招一過,呂正英已佔了上風,並且對對方的來歷,也有了一個腹稿。
呂正英是何等人,這情形又怎能逃過他的雙眼。
淳于坤苦笑道:「別說得這麼難聽,好不好?」
呼延柏文一呆道:「原來兩位本來就是一個人?」
周君玉禁不住掩口嬌笑道:「我看,以後見面時,就將『鬼前輩師父』連在一起叫吧!」
老和尚笑道:「遠水難救近火,丫頭,你還是認命了吧!」
「說說看!」
呼延美勝利地笑著,然後才吹氣如蘭地道:「據我所知,七姨莫秀英,和你三徒申文炳有一手。」
朱亞男道:「而且,跟田斌的招式完全一樣,不過,火候造詣方面,卻比田斌高明多了。」
公孫太笑道:「不會的,你別看她口中說得那麼狠,其實,真要到了緊要關頭……」
呼延美蹙眉接道:「是否就是老不死呢?」
公孫太含笑點首道:「正是,正是。」
老和尚的心事,一被對方一口道破,顯然有點焦急,但他外表上卻是淡淡笑道:「別自作聰明,小子,今宵你們這些小輩,一個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
朱亞男也輕輕一嘆道:「她要那麼小心眼,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歐陽泰苦笑道:「是的,真成了偷雞不著蝕把米,不但心願沒完成,還賠上我一頭頭髮。」
呂正英這才向老和尚笑問道:「嗨,假和尚,你自己說吧!」
老和尚怒道:「丫頭,你胡說些什麼?」
「你管得著!」
老和尚還是緩步前行著,一面並不自然地歉笑道:「苦命的孩子,爹對不起你……」
呼延美注目道:「我問你,事成之後,如何謝我?」
呂正英道:「說你是不是歐陽泰?」https://m.hetubook•com.com
老和尚哈哈大笑道:「這倒是實情……」
呂正英正容點首道:「當然!」
淳于坤苦笑道:「美美,難道你不知我的意圖?」
目前這四組惡鬥中,呂正英、朱亞男、周君玉等三人都佔了優勢,唯一處於下風的是朱勝男。
老和尚全身一震,顫聲道:「小施主,你找我有事嗎?」
但那年輕人雖然以暗器奇襲而得手,卻不敢輕易冒險逼近水郎君,而形成僵持之局。
呂正英道:「也許是我目力異於常人。」
這也許就是朱四娘不再對他記恨的主要原因。
「是……」那小子一挫鋼牙,突然飛身而起,向躺在地下的水郎君撲過去。
朱亞男也含笑接道:「今宵多承兩位鼎力相助,小妹這廂有禮了。」
老和尚笑問道:「你要我說什麼啊?」
一頓話鋒,又笑笑道:「不要緊,我派人幫你搜搜看。」
話鋒再頓之後,又揚聲喝道:「乖徒兒,替我這個乖女兒,將她的師父請出來吧!」
就當朱亞男的處境漸趨艱難時,一聲龍吟清嘯,劃空傳來。
周君玉揚聲答道:「知道啦!」
果然,呂正英、朱亞男二人一進門,就受到朱勝男的冷嘲熱諷,但這些,都被這兩位逆來順受。
朱亞男顯得非常激動地道:「爹,你已經承認我。」
朱四娘苦笑道:「那怎麼敢當,理當由我去拜望他老人家才對啊!」
歐陽泰哦了一聲道:「原來你指的是這個。」
朱亞男揚聲說道:「水郎君,先幫我收拾這老狗!」
朱亞男聞聲,知道是呂正英趕來,不由精神為之一振,也暫時將頹勢穩住。
一頓話鋒,又含笑反問道:「你小子是否還要見個真章才行?」
淳于坤禁不住苦笑道:「罵幾句也不可以?」
淳于坤截口笑道:「還有誰啊?」
老和尚哈哈大笑道:「你真是說的比唱的還要好聽。」
「唔!有此可能。」朱四娘點點頭,卻又秀眉緊蹙地接道:「我一直想瞻仰一下令師的丰采,可是始終無緣,如今,令師既然過門不入,令人好生惆悵。」
他口中說著,手上更「唰唰唰」一連三劍,將對方迫得連連後退,一面並沉聲喝道:「假和尚,憑我這幾下子,能不能要你的命?」
歐陽泰還沒回過神來,呂正英又含笑接道:「你這人皮面具,製作精巧,如非是有心人,縱然是大白天,也不容易瞧出來。」
歐陽泰笑問道:「你敢不敢跟我賭個小小的東道?」
朱亞男冷冷一笑道:「那你方才為何在暗中偷看我?」
水郎君苦笑了一下道:「不要緊,還死不了……」
老和尚笑道:「你們以為我是誰,就算誰吧!」
呼延美白了他一眼道:「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沒有本領去爭強鬥勝,卻寧可自己戴上綠頭巾,要老婆犧牲色相來幫忙。」
老和尚顯然已看出眼前情況,對自己大大的不利,而準備開溜了。
她右手扣向對方腕脈的同時,左手卻點向對方胸前的「將台」重穴,不但是以攻還攻,而且還搶了先機,這情形,反而形成了一種對老和尚出其不意的攻擊。
呂正英目注老和尚,蹙眉問道:「老前輩怎會跟令嬡……」
呂正英正容如故地道:「亞男,你是聰明人,此中道理,多想想就會明白啦!」
他一面指掌兼施,企圖掙回已失的先機,一面卻道:「丫頭,你瘋了?」
那連負兩處創傷的水郎君,也是大喜過望地揚聲說道:「二小姐,副令主來啦!」
歐陽泰蹙眉苦笑道:「不勞你小子動手,還是我自己揭吧!」
呂正英見狀之下,一面更形加強攻勢,一面冷笑道:「想走可以,先留下命來!」
朱亞男截口一呸道:「禿驢找死!」
呂正英向周君玉笑問道:「君玉,你說呢?」
但他這愛撫的動作,卻被呼延美揮手格開了,呼延美並怒聲叱道:「不要碰我!」
「是!」那位仁兄口中答應得爽快,但腳底下卻有點不聽指揮。
呂正英哼了一聲道:「我的話,自然算數,可是你自己並未履行諾言。」
他口上雖說著,但手上的招式,卻是越來越凌厲,逼得老和尚險象環生,促聲問道:「我自動揭下面具,你真能無條件地讓我們離去?」
「你跟那人比劃過了?」
呂正英將與老和尚的口頭協定,向周君玉等三位姑娘簡略說明之後,才向老和尚笑了笑道:「閣下還等什麼?」
「鏘」的一聲,兩人的一刀一劍,都被周君玉架住了。
呼延美注目問道:「那人有多大年紀?」
歐陽泰點點頭道:「不錯。」
只聽水郎君冷笑道:「誰敢上來,這兩個就是榜樣!」
老和尚一怔道:「原來是你師父在搗鬼?」
接著,卻向呂正英得意地笑道:「我的話,沒說錯吧?」
朱亞男熱淚盈眶地,注目問道:「那是為什麼呢?」
周君玉忽然站起道:「諸位,我要告辭了。」
呼延美接問道:「你說的是呂正英?」
接著,又神色一整道:「令尊的後事,還是我代為辦理的,他的墳墓,就在距你們那雲夢別府約莫三里之遙的土丘上。」
呂正英呆了呆之後,才注目問道:「方才,他老人家在沙灘上追躡下去的是什麼人?」
但當他們分別欺近水郎君八尺內時,只見水郎君一揚右手,兩個年輕人中又倒了一個。
但公孫太卻哈哈大笑道:「這回不會再變了,我就是如假包換的公孫太。」
呂正英爽朗笑道:「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氣了,時間已不早,兩位目,去雲夢別府住一宵吧!」
呂正英道:「你是歐陽泰。」
朱亞男一挫銀牙道:「是你殺的?」
歐陽泰苦笑道:「偏偏是你這鬼丫頭的主意多,但我不妨老實告訴你們,要想揭下我的人皮面具來,可遠比要我的腦袋困難得多。」
歐陽泰道:「令尊曾說過,他所要說的話,都已寫在遺書中了。」
朱亞男接道:「這老殺才還會使伏魔刀法。」
老和尚使的是一把單刀,由於他功力深厚,使將起來,勢沉勁猛,居然將自出道以來,未曾遇上敵手的朱亞男壓了下去。
那年輕人道:「兩位師兄都莫名其妙地倒下了。」
呂正英朗聲大笑道:「想走嗎!沒這麼簡單。」
歐陽泰笑笑道:「這也算是一種緣分,令尊於決定自裁之前,竟然選定我為傳遞遺書的人。」
也許是古飛瓊當時所說的話不假,也可能是朱亞男方才對付那假和尚,消耗了太多的真力,以致使那以前不堪一擊的呼延柏文,此刻居然能與朱亞男打成平手。
水郎君笑道:「哪有那麼簡單的事。」
這時,那呆立一旁的水郎君、蜂娘子二人,深感走也不是,留也不妥地一副尷尬相,但終於由蜂娘子鼓起勇氣,向呂正英問道:「副令主,我們是否可以先走?」
歐陽泰笑道:「你丫頭真是聰明面孔傻肚腸,連這麼一句簡單的話,還要我另加解釋。」
話聲中,身形一閃,已完全改變了方向,而將老和尚迫得向原來的方向退回去,口中並哈哈笑著道:「閣下,你還是認命了吧!」
由於老和尚分神向水郎君問話,朱亞男所受壓力大減,已能有攻有守地,維持均勢。
但事實上卻是大為不然,當老和尚的右腕,突然變化為一沉之間,朱亞男也是以攻反攻,突揚右手,疾扣對方腕脈,並冷笑一聲:「老賊找死!」
呼延美蹙眉問道:「你心中的計劃,連我也要瞞著?」
呂正英只好溫柔地安慰著她道:「不必難過,公孫太口中的話,你怎能把他當作一回事呢!」
淳于坤一怔道:「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問題?」
呂正英軒眉朗笑道:「區區不會讓你失望就是。」
呂正英長嘆一聲,扭頭向朱亞男苦笑道:「亞男,和*圖*書我們得趕快追趕你姐姐去,方才,我們沒法分身去照顧她,必然又會引起她心頭的不快。」
朱亞男淒然一笑道:「也許你說得很公平,可惜的是,我的父親卻已死了。」
那右邊的一個曖昧地笑道:「大?越大越好!」
呂正英道:「根據我的觀察,和事實的證明,你們兩位的父親,我都親眼見到過了。」
呼延美哼了一聲道:「可是,直到現在,老不死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呼延奇笑道:「我打下來的江山,將來還不都是你這太上皇的嗎!幫我費心,也就是替你自己費心,還要謝什麼呢!」
「絕對不是的。」淳于坤苦笑道:「你該知道,談真正功力,老不死那幾下子,我已經沒把他看在眼中了。」
話聲中,又將朱亞男逼退了三步。
朱亞男出道以來,一直不曾遇過敵手,但目前這一戰,卻使她受盡了窩囊氣,急出一身香汗。
朱亞男截口冷笑道:「可是找遍你的全身,沒有一點值得我尊敬的地方。」
那左邊的一個,向右邊的一個笑道:「這丫頭,人雖小,口氣可真大哩!」
歐陽泰冷冷地一笑道:「好,你瞧……」話聲中,徐徐地又揭下一張人皮面具。
水郎君道:「令師發現淳于坤,已追了下去,但他老人家說過,馬上就會回來。」
另一邊,周君玉獨鬥呼延柏文兩位師兄,雖在佔了上風,但那兩位,既然是淳于坤的師弟,身手自然不會太差,他們前次之所以輕易敗於朱亞男之手,那是他們過於輕敵所致,目前,時移勢易,不但提高了警覺,這幾個月之中,也著實下了一番苦功夫。
淳于坤沉思著接道:「看情形,總在七旬以上。」
一頓話鋒,才停住他自己的攻勢,並震聲大喝道:「統統住手!」
公孫太苦笑道:「丫頭,至少也該尊我一聲公孫前輩才對啊!像這麼呼來喝去,你呀你的。」
試想:目前的呂正英是何等功力,這老和尚不但能打敗從無敗績的朱亞男,也能與功力更高的呂正英打成平手,這情形,就越發值得人玩味了。
緊接著,又揚聲喝道:「那小狗除了一身見不得人的玩藝之外,武功可平常得很,你們兩個,還不乘機將他宰了。」
周君玉哼了一聲道:「你們兩個,報上名來!」
老和尚冷笑道:「笑話!你以為我老人家怕了你不成!」
周君玉嬌笑道:「是的,家師在外面等。」
呼延美注目問道:「你有把握擊敗其餘強敵?」
歐陽泰笑道:「你連令尊的尊姓大名,都不知道,更談不上能認得出筆跡來。好在遺書是兩封,一份給你和呂正英,一份給令堂的,且先給令堂看過後,就知道真假了。」說著,探懷取出兩封信。
朱亞男滿臉痛苦神色地說道:「爹爹!我只差不知道你的姓名來歷,事到如今,你還要否認!」
他入目之下,冷笑一聲道:「假和尚,別打如意算盤了……」
公孫太笑笑道:「不錯啊!」
水郎君笑道:「我為了自衛啊!」
水郎君入目之下,又揚聲說道:「二小姐,小的馬上可以支援,副令主也馬上就要來了。」
呼延美蹙眉接道:「你這是說還要借重老不死的力量?」
說完,舉手一揮,率同呼延柏文、田斌等人,疾奔而去。
此話一出,不但歐陽泰當場怔住答不上話來,連旁觀的眾人,也一齊凝神向歐陽泰臉上瞧去。
老和尚道:「方才是誤會,你交出解藥,自行離去吧!」
那與呂正英交手的老和尚,忽然揚聲急促地說道:「兩位老弟不可輕敵,那小丫頭身手奇高,手底下也辣得很!」
那老和尚哈哈大笑道:「乖女兒,年紀輕輕,居然愛上小白臉,這倒真是……」
這時,朱亞男已替水郎君包紮好了傷口,那在醉仙居酒樓的朱勝男、周君玉、蜂娘子等三人,也一齊趕了來,在一旁觀戰。
朱亞男一面揮劍迎戰,一面嬌笑道:「向閻王爺那邊去要吧!」
兩人對話之間,交手已五十招以上。
平心而論,朱亞男的這位生父,以他以往的行為來說,可的確難以使人諒解,但由於他終能自行覺悟,而以死贖罪,則與那喪心病狂的公孫太一比,倒還算得上是個好人。
呼延美笑道:「淫人|妻女者,人亦淫其妻女,我早就說過這是報應,你有什麼受不了的。」
呂正英冷笑道:「只是,恐怕有人不能饒你。」
歐陽泰截口笑道:「不用謝,不用謝,區區微事,實在算不了什麼!」
呼延美略一沉吟,才輕輕一嘆道:「如此說來,那十九就是本門武學的創始人劫餘生了。」
水郎君笑道:「多謝副令主關注!小的所受,均為暗器外傷,並非要害,我還能挺得住。」
這時,呼延柏文也插口問道:「公孫前輩,那位歐陽泰前輩呢?」
剩下的兩個年輕人,倒還真能聽話,暴喝一聲,同時閃身,佔了上風位置,戒備著向水郎君欺近前去。
周君玉嬌笑道:「我要等事實證明,不願猜啞謎。」
水郎君接道:「那就是立即停止與二小姐交手,都給我乖乖地退回去!」
呼延美霍地坐了起來,冷然注目問道:「你且說說看,我哪一點誤會你了?」
朱亞男卻是神色一沉,截口接道:「可是,另一件事,你卻必須給我一個明白交代才好。」
說著,緩步走近呼延美身旁,伸手撫向她的香肩。
歐陽泰點首答道:「不錯,這裏有遺書為證。」
「請!」就在兩聲請字當中,兩人已交上手。
朱亞男道:「我和姐姐都有個不成器的父親,你這命運好壞之分,以什麼作為標準呢?」
這四個白衣青年,顯然身手不弱,四處一陣疾轉之後,雖然沒有找到朱亞男的師父,卻將那位在暗中替朱亞男掠陣的水郎君找了出來,其中一人並揚聲笑道:「師父,只找到一個年輕人。」
老和尚苦笑了一下,抬手徐徐揭下臉上的人皮面具道:「我不能不佩服你小子的聰明。」
正在以衣袖抹著額頭冷汗的朱亞男,連忙截口說道:「不!這個老和尚是假的。」
公孫太笑道:「我為什麼要騙你,何況,還有他親筆所寫的遺書可以作證。」
「是啊!」老和尚哈哈一笑道:「即使是比劃過後,也得看你的玩藝兒如何,才能決定。」
那兩個年輕人,聞言之後,雙雙分左右向水郎君撲了過來。
呂正英冷笑道:「話別說得太滿,殺不殺你的權力,操在我手中。」
淳于坤苦笑道:「美美,你誤會了。」
朱亞男一蹙眉道:「好!給我瞧瞧。」
朱亞男入目之下,不由先是一怔,繼則一挑秀眉,怒聲叱道:「你為何要冒充我的父親?」
老和尚的手,本來是徐徐地摸向朱亞男的俏臉的,但他於即將摸著朱亞男的俏臉時,卻突然一沉健腕,疾如電掣地,點向朱亞男前胸的「七坎」重穴。
朱亞男冷笑道:「我很正常,是你痰迷了心竅。」
淳于坤笑笑道:「當時,我們互拼百招,沒分高下,雙方同意罷戰休兵。」
老和尚連忙否認道:「沒……沒有這回事啊!出家人,豈可偷看一個姑娘家?」
呂正英接問道:「你是說,在此這前,你的公開身份,只有田斌和淳于坤二人知道?」
朱亞男美目深注地接道:「先父是否曾留有遺囑?」
朱勝男銀牙緊咬,悶聲不響地,揮劍搶攻,那情形,好像恨不得一劍將田斌劈成兩半才甘心。
朱亞男不得不被迫而採取守勢,一面並咦了一聲道:「你也會伏魔刀法?」
呼延美卻輕嘆著接道:「自從被你勾搭上之後,我以為可以脫離那面目可憎的老不死,不料你卻是一推再推地,一直沒有什麼行動。」
不一會,便傳出了陣陣的嘻笑浪|叫聲。
公孫太道:「我是說,當我揭下https://www•hetubook.com•com人皮面具之後,你不敢再殺我。」
老和尚雖然處於劣勢之中,但他對當前的局勢,卻看得很清楚。
呂正英輕輕拉起她的玉腕,顯然無限愛憐地說道:「我能體驗到你心頭的感受,亞男,堅強一點吧,別為自己過去的不幸而耿耿於懷。」
說完,向朱四娘等人福了一福,推開窗門,越窗飛射而去,夜空中傳來嬌笑道:「令主、師兄,後天一早,我就來拜年,可得準備大紅包啊……」
周君玉插口接道:「師兄,別上這老狐狸的當,還是早點動手,揭下他的鬼皮來。」
公孫太歉笑道:「很抱歉,偏偏有關你父親自栽的那一段話,卻是真實的。」
呂正英由於已獲得優勢,並對對方的來歷也有了腹稿,因而寬心大放,向朱亞男問道:「亞男,方才你自己有過臨敵經驗,現在又是旁觀者清,對這老狐狸的來歷是否已心中有數了呢?」
朱亞男一怔道:「就在墓碑上,寫著『無名氏之墓』的那一座新墳?」
原來老和尚的灰袈裟,已被呂正英撕去了一幅,現出穿在裏面的一襲青色長衫。
呂正英怒叱一聲:「廢話!」
「說說是可以。」呼延美嬌笑道:「可是我先提醒你,不許生氣,也不許殺人,就當做不知。」
「這個……」周君玉含笑道:「他老人家沒有說明,但可以想見,必然是無敵堡方面首腦人物,同時,由於他老人家要我們痛痛快快地過年,可以想見,必然是和他們取得了某種協議。」
那老和尚卻冷笑道:「別以為呂正英那小子能救得了你,老夫非要你先死不可!」
朱亞男怒「呸」一聲道:「不要臉的老殺才!」
這邊三組變為兩組,戰況暫呈膠著狀態時,呂正英忽然朗笑道:「老傢伙,失禮,失禮!」
「是!」水郎君恭應聲中,飛身向老和尚身邊逼近。
呼延柏文沉聲說道:「二師兄去找另一個娃兒吧!這小賤人我必須親自制服她,將她逍遙個夠,才能發洩我心頭的悶氣。」
周君玉歉笑道:「家師是一位大忙人,這點,令主可得多多擔待。」
老和尚一面加緊搶攻,一面笑問道:「丫頭,你的師父是誰啊?」
接著,又淡然一笑道:「所以,你必須對我客氣一點,否則,這遺書我就不會給你了。」
公孫太呵呵大笑道:「多謝你這位副令主寬大為懷,只是你回去,在四娘面前可不好交代啊!」
說著,已緩步走向朱亞男身前,並含笑接道:「好孩子,讓爹仔細瞧瞧你。」
就這說話之間,只聽周君玉一聲清叱:「狂徒接招!」
在人和碼頭沙灘上,朱亞男注視著一個老和尚問道:「大師,我找得你好苦,你為什麼還要躲著我呢?」
田斌的身手,並不比朱勝男差,這一交上手,自然不是短時間內所能分出勝負來。
他們說得頗為客氣,但交上手,卻根本不是那麼回事,不但雙方都精招迭出,而且都是指向對方的要命殺著。片刻之間,雙方已交手二十招以上,卻是一個不勝不敗的膠著狀態。
朱亞男沉思道:「這兩封遺書我立即呈給家慈過目,如你所言屬實,我會好好答謝……」
「對了,」歐陽泰含笑反問道:「你想想看,還有什麼比這更理想的,能挾持令堂的辦法嗎?」
呂正英插口笑道:「令主,這事情也不急在一時,事實上,他老人家是我和亞男的師父,但亞男和我還沒正式拜見過他老人家哩!」
只見他攻守之間的招式,突轉凌厲,居然扭轉劣勢,而略為佔了呂正英的上風。
老和尚道:「徒弟固然重要,但老夫連三千煩惱絲都犧牲了,好不容易才使這娃兒落了單,豈能接受你的要脅!」
可是,當呂正英伸手向她索取時,她卻將那封遺書揣入懷中,淒然笑道:「以後再看吧!」
朱亞男注目問道:「這遺書,怎會到你手中的?」
呂正英笑道:「不怕,就不必退後呀!」
呼延美笑道:「飲食男女,人之大慾焉,這種事,何時無之,何地無之,你何必大驚小怪,要追根究柢呢!」
同時,由於朱亞男說出她的師父也在附近,更使老和尚有急欲將朱亞男制服的企圖。
淳于坤長嘆道:「好,我不問,我不問就是。」
接著,才淡然一笑道:「這問題,好解釋得很,你想想看,當今武林群雄蜂起的局面中,令堂這七殺令主,是否是屬於實力雄厚的霸主之一?」
老和尚反問道:「你斷定我是誰?」
老和尚臉上肌肉抽搐著,長嘆一聲道:「孩子,不是爹故意矯情,實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接著,又道:「你妻妾如雲,算得上是廣田自荒,讓徒弟們替你代勞,又有何不可,古人不是說過:有事弟子服其勞嘛!」
呼延美一驚道:「是呂正英的師父?那是說,他的武功路數,也和我們一樣?」
呂正英一驚道:「君玉,師父在外面等,為何早不說?」
但她目前的反應,卻完全出人意料之外地,不但從容不迫,而且,顯然是事先就知道了老和尚是偽裝似的。
淳于坤曖昧地笑道:「不是我要瞞著你,而是我不願讓你操心,嘻嘻……我們好久沒親熱……」
老和尚笑道:「不用,先將那幾個小輩收拾下來,才是正經。」
老和尚一怔道:「什麼邪術啊?」
「對!」呂正英含笑點首,緩步逼近歐陽泰面前,淡然一笑道:「閣下尊意如何?」
水郎君冷笑道:「只要你不打算要這兩個徒弟了,也可以不接受我的條件。」
老和尚長嘆一聲道:「乖女兒,爹原本就沒有打算要你承認我這個不長進的父親,可是,你千萬不能親手殺父啊!」
淳于坤一挑濃眉道:「誰敢!」
給朱亞男與呂正英二人的那封遺書,敏感的朱亞男,已預感到那裏面會有一些什麼話,因此,她堅持要先行一個人看,看完之後,自然是熱淚盈眶。
田斌揚聲笑道:「馬上就可以辦到啦!」
「遵命!」隨著這一聲暴喏,附近的積雪中,忽然冒出四個白衣年輕人來。
老和尚冷笑一聲:「小狗找死!」
歐陽泰道:「根據這一推論,如果我歐陽泰能獲得令堂的全力支持,是否可以由群豪中脫穎而出成為獨霸武林的盟主呢?」
老和尚道:「聽你這口氣,好像另外還有條件?」
淳于坤神秘地一笑道:「元宵大會一過,就是我下手的時候。」
她的話聲未落,田斌已再度撲上來,並邪笑道:「你們兩姐妹聯手,讓我來一個一箭雙鵰也好,哈哈哈哈……」
她一頓話鋒,才又苦笑著接道:「正英哥,你站在第三者的立場說說看,我和我姐姐比較起來,究竟是誰的命運更壞?」
呼延美嬌笑道:「有什麼這個那個的,憑你無敵堡的大堡主,天塌下來,也能頂得住,還怕一頂綠頭巾能將你壓倒嗎!」
歐陽泰道:「是三天之前。」
老和尚哈哈一笑道:「我看,有九成是回去搬救兵去了。」
淳于坤一怔道:「看情形,你好像真的知道了一些什麼!」
老和尚哈哈一笑道:「老夫如果連你這個下三濫的小狗都收拾不了,還能搞什麼武林霸業。」
淳于坤禁不住雙眉緊蹙地道:「這個……」
緊接著,並揚聲喝道:「三位姑娘請聽好:殺惡即所以行善,對這些鼠輩,下手不必留情!」
就在這當口,呂正英的第二聲龍吟長嘯,又傳了過來,而且顯得比方才近得多了。
這時,呂正英與老和尚交手已近百招,也許呂正英出手有分寸,也可能是老和尚的身手確屬非凡的,在這段時間中,儘管老和尚落了下風,卻並未露出敗象。
「快了。」淳于坤低頭吻了她的香腮一下,含笑接道:「小寶貝,我答應過的事,一定會辦。」
老和尚長嘆一聲道:「和*圖*書可是,爹沒有臉見你們母女,而且,你娘也絕不會原諒我……」
幾乎就在此同時,一道寒芒,由那小子身邊一掠而過,緊接著:「啪啪」連響,那小子的身軀,變成兩截,跌落在水郎君身邊。
呼延美點首道:「不錯,你罵人家狗男女,那像我們這樣,人家該怎麼罵我們呢?」
老和尚心頭一急,也顧不得另外的三位同伴,奮力攻出一招,即待飛身而起。
接著,又曖昧地笑道:「我明白了,俗語說得好:皇帝不差餓兵,我理當先行報效一番才對。」
呼延美接道:「那麼,你準備幾時下手?」
話聲中,左手一揚,也不知道他發出了什麼暗器,水郎君一聲痛呼,彎腰蹲了下去。
朱亞男揚聲問道:「師父,你說,老殺才你是什麼人?」
歐陽泰含笑接道:「他自己活膩啦!再說,令堂又不肯放過他,所以,與其以後栽在令堂的手中,不如自己解脫來得好。」
朱亞男自出道以來,幾曾受過這等窩囊氣,因此,她此刻心中的難過,是不難想見的。
抬掌朝案頭的燭火一揮,室內頓呈一片黑暗,但黑中,卻傳出一串淫|盪已極的浪笑聲。
在這種近距離,又是變出意外的情況之下,突施偷襲,如依常情而論,儘管朱亞男身手奇高,也難免會上當的。
呂正英淡然一笑道:「老兒,乖一點,還是自動揭下來,也許我仍可饒你一命。」
呂正英沉思著道:「亞男,過去的一切,不必再談了,我們還是快點走吧了。」
略為一頓話鋒,又冷笑著接道:「當年勾搭上我時,你是怎麼分開身來的?」
淳于坤苦笑如故道:「我所說的分不開身,是指公事啊!」
老和尚截口笑道:「我知道,但咱們河水不犯井水,你幹嗎將我的徒弟毒倒?」
呂正英向那老和尚笑笑道:「看情形,咱們這間,如果不比劃幾下,你是不肯說明來歷了。」
呼延美俏臉一沉道:「有一點,我要特別提醒你,那就是如果申文炳、莫秀英二人,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我唯你是問。」
朱四娘一怔道:「夜這麼深了,還要回去?」
呼延美道:「你什麼事都藏在心中,最近又很少到這兒來,我怎能知道。」
這同時,只聽那四個年輕人中,有人嚷道:「啊!不好,這小白臉會邪術。」
淳于坤報以苦笑,沒接腔。
接著又注目道:「這是說,你已承認,另外還戴著一副人皮面具了?」
老和尚笑道:「乖女兒,你爹會的玩藝兒還多著哩!」
淳于坤道:「問過,他僅僅說明是呂正英的師父。」
朱亞男厲聲叱道:「老賊,別裝羊了,說!你是什麼人?」
淳于坤乘機將她嬌軀摟入懷中,曖昧地笑問道:「也怎麼樣啊?」
那老和尚向著那僅剩的一個徒弟,怒聲喝道:「發什麼呆,還不將那小狗宰了!」
而且,那老和尚功力甚高,短短五十招中,已由失去先機,而爭回先機,並進而漸佔上風了。
朱亞男幾乎落淚地說道:「因為,你是我父親。」
原來正與呼延柏文惡鬥著的朱亞男,也自然看到了乃姐的危機,於是,她乘著自己佔了優勢之利且戰且走,將呼延柏文迫得向朱勝男的身邊。
前次,當朱四娘、朱亞男母女,輕裝簡從,應邀赴無敵堡,重創呼延柏文時,古飛瓊曾說過,呼延柏文是輕敵大意所致。
公孫太抬手指著自己鼻子笑道:「在這兒。」
呂正英笑了笑道:「既然碰上頭了,我總會弄清楚你是誰就是。」
呂正英這才歉笑道:「對了,我還沒向兩位道謝……」
水郎君冷笑道:「既然知道我水郎君的來歷,當也知道我水郎君多的是殺人的玩藝兒。」
不等她說完,淳于坤已切齒怒叱:「該死的狗男女了!」
所有惡鬥,都聞聲停止了。
朱亞男一怔道:「他老人家是自栽的?」
朱亞男俏臉大變地接道:「我父親已經去世?」
朱亞男截口問道:「嗨!少廢話了,我問你一件事。」
朱亞男本已落入下風,這一亮出兵刃之後,又搶回了優勢,這一來,逼得老和尚只好以兵刃相迎了。
公孫太臉色一變之後,才自我解嘲地一笑道:「好!算你小子狠,我惹不起你,走總可以吧!」
歐陽泰冷笑道:「老夫不用人饒,我自信當我揭下人皮面具後,你小子也沒膽量殺我。」
淳于坤捋鬚笑道:「否則,我還能算是無敵堡堡主嗎?」
「好的。」田斌笑應著,揮刀直撲朱勝男,並曖昧地笑道:「勝男,咱們是老相好了,來!今宵好好地溫存一番。」
老和尚徐徐抽回自己的單刀,冷冷地一笑道:「你以為我是誰呢?」
朱亞男道:「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一串震耳金鐵交鳴聲中,三個人已兔起鶻落,纏鬥在一起,由於對方人手增加,呂正英深恐萬一發生變化,已無心繼續遊鬥,因而無論是真力和招式方面,都增強了不少。
「作夢!」隨著這一聲冷笑,朱亞男突然一劍掃去,幾乎要了田斌的命。
「是我父親?」朱亞男哼了一聲道:「那你方才為何對我突施殺手?」
話說完時,人已到了朱亞男身前,並徐徐伸手,向她的俏臉摸去道:「好孩子,跟你娘當年一樣的美……」
目前,她這適時的一劍,雖然沒傷著田斌,卻使得田斌驚出一身冷汗,而退了五尺之遙,自然使得朱勝男暫時獲得一個喘息的機會。
呂正英淡然一笑道:「可是,你的臉上還有一張人皮面具。」
那年輕人恭應道:「是!」
「不錯。」
呼延美哼了聲道:「怎麼沒問題,難道你要我一輩子都不明不白的,作你的玩物?」
淳于坤蹙眉道:「要不要我立下軍令狀來?」
朱亞男所帶回來乃父的遺書,已由朱四娘證實,那確是朱亞男生父的筆跡,遺書是兩封,給朱四娘的那一封,經朱四娘看過之後,俏臉上一片冷漠之色,唯一的反應,是發出一聲幽幽長嘆,由於朱四娘臉上,沒有憤恨的表情,足證她已由對方的以死謝罪,而不再記恨了。
「你說的是朱四娘?」
那老和尚對朱亞男的攻勢,也越發凌厲,口中並怒叱道:「小子快啊!」
水郎君冷笑一聲,卻又向朱亞男揚聲問道:「二小姐,小的敬候吩咐?」
淳于坤笑道:「這些,本人自有道理,毋須你操心就是。」
朱亞男點點頭道:「這一點,我承認。」
朱勝男也附和著道:「不錯,很有此可能。」
呂正英意味深長地道:「會使伏魔刀法,而武功又強過你,這個人的來歷就頗堪玩味了。」
朱亞男腦際靈光一閃地哦了一聲道:「我明白了,你之所以要冒充先父,就是為了便於乘機制服我,以用來挾制我娘?」
這情形,已很顯然,他是企圖伺機制住朱勝男,以便作反敗為勝的打算了。
淳于坤不自然地笑道:「我時時都想來,可是分不開身!」
呂正英笑道:「我要先知道你是什麼東西變的?」
朱四娘連忙接道:「姑娘言重了!」
老和尚苦笑道:「我是你父親啊!」
老和尚笑道:「既然已經知道了,又何必還要問?」
另兩個也是朱亞男手下敗將,見狀之下,也雙雙向前助陣,卻被周君玉截住了。
正當田斌與朱勝男交手的同時,呼延柏文也撲上朱亞男,並厲叱道:「賤婢,還我左手來。」
因為,當老和尚突然發動偷襲時,正是朱亞男因父女團聚,而心頭五味雜陳,失神分心的當口,也是最容易遭受暗算的最佳時機。
「是啊!」淳于坤含笑點首道:「老不死雖然是你我之間的絆腳石,但也是我最有力的助手。」
淳于坤搖頭道:「不是的,那是一個外表同老不死長得差不多的老頭兒。」
歐陽泰笑道:「我和他無怨無仇,為什麼會殺他?」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