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03:黑獄爭鋒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03:黑獄爭鋒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七章

第七章

「嗯,不錯,不錯,有點意思,該我打一拳了吧。」
又仔細推敲了一下行動步驟,李強道:「這次行動要小心,一旦動手一定要狠,如果不壓住他們,就會死很多無辜的苦囚,大家都明白嗎?」
「通通退下,欺人太甚!不就是有幾套好武器嗎?難道我們就沒有?」
「唉呀!」苦囚們的驚呼聲轟然響起,在黑獄誰不知道烏亞拳頭的厲害。
烏亞眼裡頓時放出光來,扔下手中的尖錐炮,隨手撕掉上衣,叫道:「烏亞和你比試,看誰是勇士!」
坎坎奇突然緊張道:「他手上拿的武器是——帕本——」他哇啦哇啦說了一句本地話,帕本聽了結結巴巴道:「我也不知道怎麼翻譯,好像應該叫什麼炮吧——」
李強拿過長弓,一手握弓,一手扣在無弦的小洞上,拉弓,說道:「不用箭,發出去的是晶石能量箭,應該很厲害。在這裡不能試,這把弓就叫『晶源弓』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一陣嘈雜聲響起,有苦囚哭喊道:「黑營的士兵下來啦——快跑啊——」
苦囚們一陣騷動,各區的老大嚇得渾身都抖了起來。只見一隊全副武裝的士兵,舉著刺脊槍逼了過來,為首的在向李強施禮。各區的老大心裡都有疑問,他們的武器裝備怎麼會有這麼多?都暗自慶幸剛才沒有打起來。
「用刺脊槍射他們的腳前。」李強冷靜的說道,如果他們一湧而上就麻煩了。
西邊的甬道口,又有大量的黑營士兵湧了出來。
那群打手畏懼地看著他們,有人在鼓動道:「上!我們人多,就是擠也擠死他們幾個了。」「是啊,我們上,別怕,誰抓住一個,賞十天的食物——」打手們開始騷動起來,優厚的獎勵使他們一個個心動不已。
烏亞狂嚎道:「不許笑——我——我要——」
魏源清拿起晶源弓向黑營士兵射出一箭,一條紅光筆直的飛出,發出「嗚嗚」的怪聲,好像人在哭泣。能量光箭準準的射中一個士兵,一聲巨響,不但把那個士兵炸的粉碎,還把邊上的士兵衝倒一片。他不由得大聲喝采:「好弓,好箭!」
喧囂聲立即靜寂下來。納善挺槍在前,制式鎧甲和臂盾閃著淡淡的光,坎坎奇在左,趙治在右,帕本膽顫心驚地緊跟在李強身後,把防護開到了最大。可憐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大的場面,雖然經過小培m.hetubook.com.com元丹的強身,無奈天生膽小,兩隻腳發軟,只好盡可能的靠向李強。
這種音爆聲是李強剛剛領悟的,那是元嬰裡的太皓梭的震顫發出的爆音,不過由於他還不太熟練,散開的爆音立即將整個大廳的人波及,有體弱的苦囚竟然被震得昏了過去。首當其衝的烏亞被他笑出的爆音打的連連後退,瞬時間氣血翻騰面紅耳赤,要不是他的身體極其強悍,這笑聲立時就能重創他。
李強剛要說話。
韓晉笑道:「林老弟和源清兄弟最好。」帕本突然說道:「賁也會,他們土著的弓箭都很厲害的。」
李強心裡吃驚:炮?會是炮?仔細一看烏亞手上拎的粗傢伙,實在想不通是什麼。看坎坎奇這麼緊張,他知道那東西一定威力驚人。
雙方的刺脊槍開始對射起來,大空區裡能量光球四處飛散,很多的苦囚還沒等跑到洞口,就被打死在地。黑營的士兵沒有想到會遇見有組織的抵抗,也死傷了不少。
五個人中,帕本只穿著鎧甲而沒有拿武器,李強空著手也沒穿甲,他的武器裝備依舊放在手鐲裡,外表什麼也看不出來。
一路上,李強五人實在是很招搖,很多苦囚看到他們,都透出恐懼的目光。
幾個人似懂非懂的,不知什麼是能量箭。不過不需要弓弦和箭就能使用,這倒是非常新鮮。
烏亞的個頭比賁還要高一點,赤|裸的身上長滿了碗口大的黑斑,頭上直至後背長著棕色的毛髮,暗棕色的臉上,兩隻圓眼閃著綠光,猶如一頭飢餓的野獸伺機而動。
一群人從苦囚身後走了出來。
納納敦急道:「老大,我們退回去。這裡太空曠,打起來太不利了。」
納善這下明白了,得意的笑道:「哈哈,讓我獨眼龍去殺他個落花流水,看看我的厲害——」一看李強又揚起手來,忙不迭抱頭叫道:「老大別打!」
「這個,那個——還是軍帥說吧。」納善摸摸禿頭,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靈機一動之下把納納敦推出來說,心裡還很得意:現在變得聰明了,要是老大知道我在瞎喊,這巴掌是跑不了的。
烏亞已經懵了,他這一拳所含的力量,就是岩石也能砸開了,就是自己族裡最強悍的族人也不可能挨上這樣一拳後而若無其事,他簡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只聽他興奮的叫和_圖_書道:「來吧——」烏亞赤手相搏是最擅長的,自小到大他還沒有在這上面吃過虧。
李強沉思片刻,又道:「看來必須要收服這群領頭的老大,我們去參加。老納、坎坎奇、趙大哥、帕本四人和我一起走。納納敦帶領隊伍,分批進入大空區。林峰合、坦歌負責守好家,注意不要輕敵。大家再合計一下細節。」
李強長嘆一聲,說道:「願意和我們走的都跟上。」巴拉滿臉的絕望,說道:「大家都跟木子老大走——」看到李強他們的實力,這些老大們心裡不管願意不願意,都不敢放棄這最後一點希望了。
「你們在幹什麼?」
停住笑聲,李強說道:「烏亞,我敬你是一條好漢,放下手裡的武器,我不為難你。」
「你是勇士?真的是勇士嗎?好!讓我看看你這個勇士有多厲害!」
「砰!」
坎坎奇點頭說道:「就是,一槍就幹掉他了,費這功夫不是多事嗎。」軍人出身的坎坎奇最看不得這種爭強好勝的打鬥了,他講究的是群體的戰鬥力。
烏亞悲哀地舉著手中的尖錐炮。他從來就沒有懼怕過任何人,可這個對手給他的壓力,竟然會讓自己失去控制而狂吼出聲,他心底裡不由得湧起一種屈辱感。
「我們認輸——」
李強心裡叫苦:哎,這傢伙是頭強驢子,不好辦了,總不能把他打死吧,真傷腦筋。他倒是很欣賞這種寧死不屈的人,如果能收服他,其他的區的老大也就掀不起多大的風浪了。
「木子老大,我們也是沒有辦法。黑營傳下話來,如果我們不遵從,別說他們下來掃蕩,就是不下來,只要不給我們換食物,黑獄裡的苦囚就都會餓死的,唉——」巴拉無可奈何地說道。
「納善,你帶著所有願意跟我們走的人回去。納納敦、韓晉指揮掩護,帕本跟上撤退的隊伍,烏亞這套鎧甲給你。大家——」話還沒有說完,大空區西邊的甬道口已經衝出了黑營的士兵。
李強倒提百刃槍,仰天長笑,笑聲由低而高,漸漸的猶如滾雷般炸響,每發得一聲「哈」,就好像爆了一顆雷。這笑聲一層層的壓向烏亞,大廳裡所有的人包括李強身後的納善幾人,都被這笑聲震得面如土色。
一個雄壯如獅的大漢走了出來。納善大吃一驚,威風弱了一半,說道:「老大,他是黑獄第一條好漢,這裡的老大都有點怕他。」又和圖書道:「他叫烏亞,不知道他是哪裡人。」
納納敦畢竟是軍人,看見情況緊急,立即下令:「實在等不了啦,我們立即開始著手準備,坎坎奇帶一隊人去通道,趙治帶——」
黑營士兵的爆彈已經落在人群中,霎時間血肉橫飛,地上倒了一大片苦囚的屍體。受傷的苦囚哭爹叫娘,活著的人沒命地向甬道口跑去,整個大空區就像人間地獄。
李強大怒,揚手穿上瀾蘊戰甲,提著百刃槍,叫道:「納納敦,掩護大家撤退——」
「轟」,「轟」,「啊——」
烏亞也沒有廢話,身子向後微微一蹲,突地竄上來,嘴裡發出古怪的咆哮,一拳擊在李強的胸口。
李強咆哮著衝進士兵群中——
李強仗著身體裡還有影夢甲,防禦力超強,邁步走到烏亞面前道:「是漢子你就動手吧!」他根本就懶得和他比試招式,只想早點結束可以多一點時間解決其他問題。大空區四周的苦囚越來越多,情勢也緊張起來。
由無數的晶石做的發光物,照得四周一片通明。那是一個非常大的空間,李強估計最少有一個大型的足球場這麼大,有無數條高高低低的甬道通向這裡。大群大群的苦囚聚集在大空區,李強五人一出甬道口,立即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帕本拽拽趙治問道:「老大能贏嗎?」趙治不耐煩的道:「別說話!」他興奮得直喘粗氣,要看看李強是怎麼動手的。
只見烏亞抱著手慘叫著連連後退。李強竟然也向後連退三步,堅硬的岩石給他踩出很深的腳印。李強心裡大吃一驚,這個烏亞的勁力不是一般的大,這一拳若是普通的人挨上,絕對可以穿膛而過,太厲害了。
「就知道殺,殺你個頭!這些苦囚都和你一樣,誰不是被抓來的,他們也是自己人。」李強沒好氣的說道,納善灰溜溜地躲到一邊去了。
所有的人,包括烏亞在內都張大嘴巴傻了,這可不是普通人的力量能辦到的。
李強幾人都忍不住露出微笑,趙治道:「哎,老納很鎮靜自如啊。」
納善心裡暗暗叫苦,對坎坎奇抱怨道:「老大這是幹嘛,和這種野人打架太划不來啦。」
李強落在地上,收起百刃槍和瀾蘊戰甲,拍拍手道:「來!烏亞,我空手和你玩玩,看看誰是勇士。」激將法對烏亞這種人是最管用的。
納納敦和韓晉、魏源清帶著一百人全副武裝的小隊,也悄悄的和-圖-書潛向大空區。沿途只要發現有人,就立即抓起來,以防走漏風聲。
林峰合接過長弓,驚喜萬分。他最擅長騎射,在故宋國時是有名的驃騎將,這支長弓和他以前用過的弓箭完全不一樣,這是沒有弓弦的長弓,樣子古怪,像一隻展翅飛翔的大雁,呈十字形,長有一米三,比正常的弓短,顏色黝黑,握手處嵌了一塊晶石,正中無弦處有兩個小洞。
三人同時射出一串串的光球,打在地上。地面堅硬的岩石被炸開,岩石碎片亂飛,濺得那群打手頭破血流,哭嚎著退了下去。
出了甬道口,李強就看到了他們說的大空區。
李強的瀾蘊戰甲急速運轉起來,淡淡的金光閃動,刺脊槍的能量光球根本就不能傷及分毫。他舞動百刃槍向黑營士兵飛了過去。
大空區鴉雀無聲,苦囚們目瞪口呆,有誰見過像李強這樣的打扮,這樣的氣勢。
看大家都點頭,李強又道:「我們這裡誰的弓箭射的好?」
「各區老大齊聚大空區,送信過來,要我們區的老大參加。探子發現,有大批的人群圍在我們區附近,情形很不好。老大,我們去人參加嗎?」納納敦不是怕他們人多,而是一旦開戰,殺的都是苦囚,因此心裡猶豫,這才顯得很緊張。
李強估計走了快有一個小時了,問道:「老納,怎麼還沒有到,還有多遠?」
從四周慢慢圍過來一大群苦囚,坎坎奇估計了一下,大約有二百多人,每個人都持有極其簡陋的武器,穿著也比較整齊些。帕本抖抖的說道:「老——大——是,是打手——」納善頭也不回,笑道:「錯!老大不是打手——」
李強一把將納善拽開,揚手穿上瀾蘊戰甲,同時啟動赤焰龍盾,手持百刃槍,身形凌空,緩步上前。
李強暗暗佩服對手,他自己明白,一旦擺脫了司徒雍的禁制,以他現在的修真水平絕不是一個凡人所能抵禦的。烏亞竟然抵擋住了,而且還能站著和自己說話,怪不得納善會怕他。
他們一共有五個小隊,每一小隊有一百人左右,比開始組建時人多了一些,武器裝備還不夠用,每隊只有三十套裝備。為了示威,他們整合了一個一百人的小隊,全部裝備起來,在黑獄裡這樣的武力足夠橫掃所有的區了。
李強心情實在是好,他已經成功地破了司徒雍下的十道碎魂金指,元嬰快速地成長起來。
領頭的幾人中,李強認識的只有和圖書一個:西區的老大巴拉。
「你們別管!來吧,烏亞接你一拳!」烏亞挺著胸走到李強身前。李強笑道:「好,既然認輸,這一拳就算了。」他看了烏亞一眼,揮拳凌空擊在地上,紫光閃過,轟然巨響,地上顯出一個臉盆大小、深近一米的大洞來。
「你以為我會屈服嗎?我們臘震人——只有站著死的勇士。我也敬你是條好漢子,來吧——烏亞是不會投降的——」挺著尖錐炮,烏亞自豪地說道。
納善甩動著刺脊槍,晃著顆大禿頭,聲音怪怪的道:「前面就到了。哎,怎麼這麼快——」他覺得還沒耍足威風,又道:「老大,我去前面開路。」
李強差點被他氣樂了:什麼時候我就成了老人家啦,而且講的不三不四的,人家就是想談談也不行了,這話太欺負人了。不過李強這時候可不想拍他的禿頭,只好笑嘻嘻的看著他耍威風。
李強容光煥發的從房間裡走了出來,手上倒提著一支銀白色奇異長槍,笑著看向大家。
魏源清反覆看著手中的長弓,忍不住問道:「老大,沒弓弦,沒箭,怎麼用?」
納善大叫一聲:「老大,不好了,有大事發生了。」李強輕輕舞舞手上的長槍,說道:「老納啊,一驚一乍的沉不住氣,你以前是怎麼當老大的?說吧,什麼事。」
烏亞倒退一步,揚起手上的碗口粗兩米長的大傢伙。對著踏空而來的李強,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的無力,即使有手上的尖錐炮,也有一種無法傷及對手的感覺。那種如山一樣的壓力撲面而來,逼得他就是想站立不動也是不可能了。他又退了一步,忍不住大喝道:「站住,不然別怪我——」
「那是當然啦!」納善自豪極了,一挺刺脊槍大叫道:「我們老大說啦,他老人家不願多傷無辜,聽好了——你們這些土雞瓦狗,我老大只要動動手指頭,你們都他媽的灰飛煙滅了,把你們老大叫出來回話——」納善心裡簡直爽透了,什麼時候這樣威風過。他兩眼放光,加上經過小培元丹的調養,整個氣勢倒也不凡。
納善、坎坎奇、趙治和帕本四人穿上制式鎧甲,拿著刺脊槍跟著李強走向大空區。
「好,以後再研究吧,我們出發!」
李強笑道:「我新煉製了四把長弓,給你們用用看,不知道行不行。」將長弓遞了過去。
納善很是得意,做老大時都沒有這麼風光。他晃著手上的刺脊槍,恨不得橫著走。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