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04:釋魂龍戒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04:釋魂龍戒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章 天擊兵

第四章 天擊兵

李強曾專門向帕本學過本地的罵人話,他忍不住也吼上幾嗓子,什麼笨蛋啦,傻瓜啦之類的,說的卻也有模有樣,激得那群士兵怒火沖天,個個都將飛翼開到最大,不要命地一通狂追。眼看著越飛越高,風也越刮越大,天擊兵突然發現自己的處境已經非常危險了,飛翼的晶石快要消耗光了。
天擊兵不等軍官下令,就憤怒地追了上去。李強不緊不慢地向上飛行,那群天擊兵吼聲如雷,緊追不捨。李強能大概聽懂他們叫喊的意思,大意就是要他停下,要不然就要射擊啦,還有就是罵人的話了。
坦歌早就想好了,說道:「先到大統聯合商會去,給大家搞一個商人的身份。大戰將近,沒有身份很容易被當作間諜抓起來,有了商人身份行事要方便許多。我們現在可都是黑戶,如果被巡查的士兵檢查會很麻煩的。」
納善笑道:「原來和老納想法一樣,休息好了才能更好的練功嘛。」
納善可憐巴巴的跟在李強身後,不停地給坦歌使眼色,點頭眨眼手在腿邊晃個不停。坦歌若無其事整理行裝,看都不看他一眼。李強突然轉頭問道:「納善,你在幹什麼?」納善竟然害羞起來,連禿頭都紅了,臉上兩條長長的傷疤,更是紅得發紫,像兩條蚯蚓在爬。
趙豪還沒來得及回答,納善的聲音已經從底下傳來:「老大,你不知道我有多用功,我天天努力——」趙豪抬腳踢了過去,納善兩手在地上微微一撐,人竄起足有兩米高,翻了一個觔斗,依舊頭下腳上落在地上。
李強卻已經明白了,自從認識帕本後,他從來沒有這麼果斷的說過話,納善不是懷疑他能否取得大家的身份,而是奇怪他說話的口氣,完全不像是以前的帕本。他是作過帕本老大的人,對他的變化更敏感些。
帕本說:「什麼?」
納善聞言安靜下來,有點惱怒又有點傷感地說道:「哎呀呀,我說哥哥啊,好不容易剛開心一點你就來撩我,唉——你要是在家鄉時來問我,是不是去和你開鏢局,老納還不開心死了,現在——不瞞你說,我怕回去——」他看看帕本又道:「最怕物是人非一切全變啊,他娘的,過一天算一天,能從黑獄裡活著出來,我老納就算賺了。」
坦歌和納善隨口附和道:「是啊——是啊——哇,老大!」
趙豪突然嘿嘿一笑,左腳輕輕一撩,插在納善的襠下就勢左右一蕩,伸手一壓他的肩頭,所有在場的人都聽到「嗤」一聲響。納善的聲音都變了:「哇——哥哥啊——嗚嗚——褲子裂了!」那撕心裂膽的疼痛,使他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是啊,不休息好哪來精力練功呢?」
李強聽了心www•hetubook.com•com裡一緊,暗自長嘆,就連納善這樣粗豪的大漢都會感到茫然,自己呢?看著飛板外陌生的景物,他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那種獵奇的心態,只是覺得這裡的一切遠沒有在天庭星親切,如果暫時回不了地球,最少也要在天庭星這樣的地方生活。他使勁搖搖頭,似乎要把所有的煩惱都甩掉,向坦歌問道:「我們先去哪裡?」
趙豪一把抓過來:「跑什麼啊,訓練就是這樣的。」說著又依樣畫葫蘆。霎時間,坦歌的臉整個都變綠了。納善和坦歌兩人面對面大劈叉,坦歌痛懵了,半晌不出聲,死死盯著納善,突然張大嘴巴狂吼出聲,他的慘嚎聲一點都不比納善的差,只見他喉嚨裡的小舌頭亂顫。納善鬆了口氣道:「感覺好多了,原來聽別人叫,自己就不太疼了——」
坦歌和納善一句話都不敢多說,慌慌張張地跑了回去,李強跟著也走了過去。
納善使勁搓搓面頰,搖頭道:「沒什麼,沒什麼——」
李強還真拿他沒辦法,笑道:「算了,一起去吧,別惹事生非啊。」
坦歌連連擺手道:「我是後勤官,就緩點再來吧。你說得倒輕巧,我可沒有生什麼倒霉孩子的經驗,等等——啊——等一下哥哥——不要啊!」他怎麼可能逃得過趙豪這樣的高手的魔爪,轉身還沒逃出兩步,就已經被趙豪牢牢的抓住了。
在峽谷裡飛了一圈,李強在一處巖壁上找到一個不大的巖洞,稍微整理了一下,他盤腿坐下,取出玉瞳簡再次學了起來。
李強說道:「坎坎奇開飛板,帕本、坦歌和趙治我們五個人去,其他人跟著趙豪繼續訓練。」納善一聲慘叫:「老大——我——求求——你啦!」聽他怪聲怪氣的一嗓子,所有的人都笑了。
趙豪滿意地點點頭道:「大家看,納善都能做到如此準確標準,我想大家也都可以。記住,你們都吃過小培元丹,身體都在改變,現在這樣訓練,是要大家把身體調到最佳狀態。坦歌,你過來,別躲了——早過關早好,就像生孩子,疼一下就沒事了。」
又一天的訓練開始了。
飛板向著風喃市急速前行。納善就像開了鎖的猴子,上竄下跳一刻也不安寧,帕本坐在飛板一角還在用功,趙治笑著說道:「老納,如果以後能活著回老家,你打算做什麼去,有沒有興趣跟我開一家鏢局,我是孤家寡人一個,沒牽沒掛的,聽說你有一大家子的人,是不是啊?」
「那你們還站在這裡幹嘛?」
納善問道:「老坦啊,好像不疼了。」坦歌停下手感覺了一下,也奇道:「哎——是不疼了——他媽的——麻了呀!」納善忍不hetubook•com•com住哈哈大笑:「麻了好,麻了好啊,起來吧——哈哈——媽的,我起不來了。」這次輪到坦歌開心的大笑。
飛板確實沒有天擊兵的飛翼快,十幾個天擊兵越追越近。坦歌皺眉道:「真要命,這艘飛板是註冊過的,我和坎坎奇都是被當作叛將對待的,大家全是黑戶,怎麼辦?」納善盯著飛近的天擊兵火冒冒地說:「惹得老子急了,把他們全都幹掉。他娘的,追的真快。」
「有什麼奇怪的?我這是在練功,這一招我練好了,下面可是臥功了,想想都開心,哈哈,可以躺著練。」坦歌得意道。
納善躲在一塊岩石後,躺在地上輕輕哼著小曲。乘趙豪在訓練眾人之際,他悄悄溜到一邊快活,突然身後輕輕一聲:「哼——」嚇得他胡言亂語道:「大哥——呃——我——拉屎——拉,他娘的,老坦又是你,你來幹嘛?」
納善指向天空的腳不停地打晃,支撐身體的兩隻手卻隱隱發出白光,嘴裡還不閒著,不停地說著:「我說老坦,我看你怎麼這麼奇怪啊,頭小腳大的。」坦歌一腳獨立,身體緩緩地轉動,腳尖處也有綠光閃動,堅硬的巖地竟然被他磨出一個淺淺的小坑。
納善卻不說話,摸著光頭。趙治忍不住道:「老納,你是什麼意思啊?」
帕本長吐一口氣,躍起身來,插話道:「我在大聯會裡有登記的底根,大家都可以頂替和我一起來的商人的身份。坦邦大陸的商會歷來善待西大陸的行商,我去通融一下,應該沒有問題,反正一起來的商人都死光了!」
那隊天擊兵追的也是火冒三丈,還從來沒有哪艘飛板敢如此大膽,看見天擊兵追來還不停下。眼看就深入大風區了,領隊的軍官心裡發狠,正要命令天擊兵攻擊飛板,沒有想到居然有人從飛板上出來,大大咧咧的擋住去路。
李強誇道:「真不錯,比原來強太多了。」趙豪笑道:「呵呵,這兩個傢伙,專會偷懶,稍微不小心就看不到了,所以被罰的次數最多,功力也就強了。」
韓晉建議把所有參加訓練的人都叫做武士,領隊的叫大武士,便於稱呼也方便管理,眾人一致同意。訓練一開始,趙豪就發現眾人的基礎極差,他只好從最基本的開始教。十幾天下來,由於有靈丹給眾人打下了極好的基礎,一個個進步神速。最讓趙豪吃驚的是帕本,他練起來就像是不要命般,只要告訴他應該怎麼練,幾乎就不用再操心了,他會瘋狂的練到完美。趙豪大為欣賞,常常教給他一些特別的功夫。趙豪最頭疼的是納善和坦歌兩人,這兩個傢伙怕苦怕累怕痛,趙豪也就時不時地給他倆加餐調|教,搞得兩人叫和圖書苦連天,見到趙豪就像見到鬼一樣,怕死他了。
李強笑瞇瞇地看著他倆。納善結結巴巴地說道:「老大,我——休——休——」坦歌直向後退去,連連道:「不管我的事,我是喊——喊老納去訓練的,呵呵,訓練的。」李強心裡暗笑,趙豪還真夠可以的,竟然把他倆嚇成這樣。
納善怪叫道:「老坦啊,原來師哥會笑,我還以為他從來不笑呢。哎,他老人家為什麼看見我倆就橫眉豎眼的,唉,命苦啊——」
紅色的防護消失了一下,李強已經停在空中。飛板搖晃著向遠方滑去。
坎坎奇瞄了一眼追來的天擊兵,他對天擊兵實在太熟悉了,盤算了一下,心裡實在沒有把握,說道:「我盡力吧,大家坐好了——」飛板陡然向下一沉,迅疾的順著山脊滑去。坦歌叫道:「坎坎奇,向風大的地方開,他們的晶石撐不住多久的。」
納善本來以為沒有希望了,聽到李強又同意他去了,喜得大叫道:「還是老大好!哈哈,我先上飛板啦。」搶先跑到飛板上,喊道:「老坎,快來開。」
坦歌眼珠亂轉,說道:「老大,大拍賣會要提前去啊,有很多的事情都要準備,最好今天就去,遲了我怕耽誤事情。還有,武器裝備老大不是要找人嗎?也要快點才行。」納善這段時間和他是難兄難弟,聽他話音就知道他轉什麼念頭,忙道:「老大,師尊,也帶我去吧,求求你了。」
坎坎奇叫道:「糟糕,是巡查的天擊兵,老大,怎麼辦?」
在李強的注視下,納善要抓狂了,手也沒處放,腳也沒處擺。他那手足無措的樣子十分的滑稽,坦歌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道:「老大,納善可以幫我們背一些東西,回來的時候人少了不行啊。」
遠處天空隱隱顯出十幾個黑點,向他們快速飛來。
兩人一句話都不敢回,乖乖聽話照做。他們知道耍嘴皮的後果是不堪設想的,兩人為此都吃過大苦頭。
納善穩住身形,半晌,才奇道:「帕本,你叫我什麼?」趙治大笑道:「他叫你——老納——哈哈。」納善摸摸光頭也笑道:「簡直不敢相信,呵呵,老帕自信多了,我喜歡。」李強心裡十分欣慰,知道這些人已經認同了彼此的夥伴關係。
趙治知道失言了,苦笑著安慰道:「別擔心,你這傢伙運氣不錯啦,九死一生逃出黑獄,天老爺很眷顧你的。算了,不說這些了。」
納善氣乎乎地嘀咕道:「老坦,你這個馬屁精——待會兒跟你沒完。」
領隊的軍官首先覺醒,叫道:「快射擊,把他打下來——把他打下來!」
「噢——」納善的慘嚎聲聲震大峽口。趙豪怒斥道:「最簡單的大劈叉都做不好,你看帕本幾和*圖*書次下來,已經把身體練柔軟了,就是你不停地鬼叫,再來!」
「哼哼,就我倒霉,下一招竟然讓我學跑步,老筋老骨頭的,怕是要散了架了。」納善哭唧唧氣哼哼地說道。
裂開大嘴露出兩顆黃板牙,納善的笑聲有點怪怪的:「呵呵——嘿,沒,老大——嗨嗨,帶我去吧,這裡——實在憋死人了——」他的笑聲讓周圍的人一陣陣起雞皮疙瘩。李強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也不說可以或不可以。納善還在笑,只不過已經沒有了真正的笑意,徒然地發出呵呵嗨嗨的聲音。
李強笑道:「你要真的學會這一招跑,包你一輩子受用不盡了。」趙豪急忙跑過來道:「師尊。」李強問道:「怎麼樣?訓練順利嗎?我看納善和坦歌的進步很大啊。」
懸在空中,大風撲面而來,李強只穿著瀾蘊戰甲,空著兩手,對這點風他是滿不在乎的。
李強實在不願意和這些天擊兵發生衝突,說道:「甩掉他們!」
納善奇怪地看著帕本,沒頭沒腦地說道:「有問題!」
李強說道:「坎坎奇,放我出去。」
趙豪笑道:「整個進度都快得驚人,帕本都已經進入修真初期了,簡直有點不可思議。師尊給的練功法門,實在是不同凡響啊。」
「大家注意,我要撤除防護,小心掉下飛板!」
只聽趙豪怒喝道:「納善——坦歌,過來,你們帶的兩組人都在訓練,你們幹什麼去了?納善做倒立到天黑——坦歌你別高興,金雞獨立只許大腳姆指觸地,和納善一樣站到天黑。」
納善連連點頭,忙不迭說道:「就是,就是,我可以幫著扛東西。」為了證明自己有用,他抓起一塊大石頭,舉過頭頂道:「看,這麼重的都不在話下——嗨嗨,我能去了吧,老大。」
李強笑嘻嘻的向天擊兵招招手,身形陡然向上飛去,留下一串「哈哈」大笑聲。
李強把侯霹淨元始門的功法作了一個總結,雖然他已經把三個姿式的功法修煉過一遍,但是其中的精髓卻很難把握。他坐在巖壁上的凹洞裡苦苦思索,漸漸地他明白了,元始門的功法一定是在戰鬥中才能快速提高,這是以武入修真的不二法門,就像重玄派是以煉器入修真一樣。他聯想到以前的煉器,使自己的修為得以大大提高,看來元始門的修為提高,是要在戰鬥中進行。李強不由得苦笑,這不是讓自己不停地打架戰鬥嗎?也不知道侯霹淨老哥打了多久修真水平才這麼高。
這兩個傢伙實在是被趙豪整怕了,想藉機溜走。李強說道:「也好,準備一下就動身吧。」坦歌興奮地竄了出去,納善大急叫道:「等等我啊——」
李強發現,趙豪是一個出色的教官,以前只是覺得他恭https://m•hetubook•com.com敬有禮,學修真時嚴肅認真,沒有想到他教起人來竟然也是凶悍無情。看了幾次他的訓練,李強放心了,他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項,又叮囑了眾人幾句,便悄悄去尋找潛修之地。
坦歌氣得揮拳就打,納善一把抓住他的拳頭,兩個人劈著叉相互較起勁來。趙豪道:「韓晉你來。」韓晉微微一笑,凌空翻了一個觔斗,落下時標準的大劈叉下地。他是練過功夫的人,大劈叉實在是小意思,眾人齊聲喝采。
李強吩咐趙豪,那些已經有初步修真基礎的武士,必須在晚上逐漸移出防禦陣去,讓他們習慣爆音的劇震,以此提高他們的功力,同時讓他們互相比試。這些武士們聽得渾身直冒冷汗,大家都知道那聲音的可怕,但也有少數進步快的武士心裡躍躍欲試,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能耐。
李強也好奇起來。帕本沉聲說道:「沒有問題,身份可以解決,我保證。」
眾人開始收拾營地。房子是沒有辦法再修建了,晚上的音爆聲足以將房子震垮,好在防禦陣裡風雨不侵,雖然小了點,還是可以居住的。
坦歌就像沒有聽見,自言自語道:「我知道師哥是為了我們好,所以我感謝師哥的大力培養,師哥剛才笑了嗎?我沒看見。」李強忍不住笑道:「趙豪,沒有想到他們兩個真是活寶,難為你怎麼調|教的。」
納善再也沒有想到,年紀一大把了還要玩小孩子的把戲——大劈叉。想起在藍清會行下的決心,他真是無比的後悔,早知道訓練是如此的痛苦,他才不說那些大話呢。他哭喪著臉道:「師兄啊——你饒了老納吧,可憐我一把老骨頭了,哎喲——我的二兄弟啊——痛死我啦。」
「還用說嗎?大家穩住了,要進大風區啦,哦哈——」坎坎奇興奮地大叫。
趙豪在訓練開始前和李強討論了半天。李強決定從元始門的修煉法門裡提取一套簡易的修行方法,先用小培元丹給眾人改造身體,然後趙豪再教他們武功和初步的修真,這樣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小培元丹李強還有不少,他讓沒有吃過的人都服用了一粒。
李強揚手穿上瀾蘊戰甲,說道:「我去引開他們,本地話我已經基本上聽得懂了。坦歌,我們在什麼地方集合?」大家清楚李強的實力,並不擔心他會吃虧。坦歌笑道:「我們就到大統聯合商會集合,那地方在風喃市幾乎人人都知道。」
坦歌「噗哧」笑道:「老納啊,你躺著拉屎,可非常別緻有趣。」納善氣道:「你——」坦歌輕聲噓道:「別叫啊,你想把瘋子豪引過來——嘿嘿,我也躲躲,休息一會兒再過去。」
飛板劇烈的顛簸起來,納善向後跌倒,帕本伸手一擋道:「老納穩住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