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04:釋魂龍戒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04:釋魂龍戒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七章 釋魂龍戒

第七章 釋魂龍戒

「小心!」
趙治是這次來的六人中,除李強之外功夫最好的一個。這次在大峽口裡的訓練讓他窺到了修真的天地,這種機會他知道來之不易,因此訓練時的刻苦勁兒比帕本差不了多少,短短幾十天的時間,他已經初步形成了自己的小宇宙。他發現再用起以前的功夫來,不但又快又好,而且威力提高了很多。趙豪還教了他們一些元始門的入門功夫。要知道元始門是以武入修真的,這些入門功夫在武界可算是頂尖的了。
納善過來說道:「老大,為什麼不扣下幾個阪壽商行的人?」李強反問道:「你說為什麼呢?」納善一把拉過帕本嚷道:「我老納乾著急,你卻篤篤定定像沒事人一樣。」帕本淡淡地說道:「老納,這都不懂啊,打了小的老的還不出來。」納善一拍光頭笑道:「哎,我真笨——」
「噗噗」一陣輕響,五人的黑獄槍打出的光彈各有不同,坎坎奇射出的光彈是梭形藍光,帕本他們幾個射出的有白色的光彈,有紅色的光彈,全都打在執刀手由臂盾相連的防禦上。坎坎奇的黑獄槍是李強製作的一支精品槍,能射出含有罕見寒能的光彈,他這一槍讓執刀手們吃了不小的虧。
菠菠冉更加為難了,如果在大聯會誤傷了商人,這個責任實在太大。她硬著頭皮道:「你們不能使用刺脊槍,會傷及無辜的——」
坎坎奇一把掐住納善的脖子,抓狂道:「我——我——我的意思是——掐死你!」
他倆再次出現時,已經全副戰甲上身。兩人臉上顯露出明顯的吃驚神態,一進門,同時運起真元力向李強壓去。頓時,整個房間裡空氣彷彿在燃燒,「僻僻啵啵」的聲音漸漸響起,三人的戰甲的光芒刺得人睜不開眼。
菠菠冉後退一步道:「你們有完沒完,請你們出去,大聯會不歡迎你們!」她惱羞成怒了。
李強裝出害怕得不知道怎麼辦的樣子,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菠菠冉大叫:「喂,你站住,不要命啦!」李強慌亂地擺動雙手道:「我——我——哎呀——」他又踩到了衣襟,一頭跌了出去。全場的人都發出驚呼聲。
坎坎奇突然醒過神來,臊得滿臉碧綠,坦歌幾人都忍不住笑。老大的調侃坎坎奇還沒法回,他不好意思地說道:「老大!我沒那個意思——我——」納善好不容易逮到機會:「老坎,沒什麼意思啊?」他故意看看菠菠冉道:「嗯,原來老坎沒意思,哈哈。」
菠菠冉坐下後就和嵐湫公主說個不停,竟然不再理會李強他們。李強暗暗好笑,他也是在商場上打滾了多年的人,察言觀色是他擅長的本事,知道菠菠冉是和_圖_書心裡有氣故意不理會他們,想讓他開口先說話,然後弄兩句難聽話來刺刺自己。他微微一笑,問坎坎奇道:「你們怎麼會遇見阪壽商行的人?」
李強已經很靠近那群執刀手了,他這身打扮原本是不容易引起別人注意的,不過,現在可是全場注目。
執刀手掄起光明刃向趙治砍去,趙治靈巧閃動。幾招下來,趙治啞然失笑,這人根本就不會什麼武功招式,只是仗著武器的銳利和護盾的防禦,盲打蠻幹。李強遠遠地看到,也鬆了一口氣。其實執刀手們是被單打給限制住了,如果他們聯合起來,只要排成陣列隊形,趙治就沒有辦法了。
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嘿嘿,菠菠會主,你這個裁判做得不合格,所以,我們沒有必要聽你的。哎——納善,給他們留條褲子啊,誰讓你把他們扒光的——」納善是在黑獄養成的老習慣,搶東西向來就是剝得一乾二淨。他滿不在乎地說道:「老大,我不是還留了一點東西嗎!算了,長褲就不要了。」
房間裡的人都被三人發出的勁力逼住,幾乎氣都喘不過來。菠菠冉大叫道:「別比試了,快停下——快停下啊!」
菠菠冉和嵐湫公主急忙指揮手下向後退去。菠菠冉吃驚地摀住了嘴,她這才知道,李強剛才實在是手下留情了,這種實力絕對不是大聯會所能對付的,除非請出大聯會的修真長老,或許才可以抵禦。
菠菠冉實在是無法沉默了,說道:「且慢!」
兩個執刀手從身後直撲而來。趙治突然原地旋轉起來,光明刃撩起圈圈的銀芒,那兩個執刀手速度極快,一頭就撞了進去。只聽一陣劇烈的暴擊聲,兩條人影倒翻了出去,地上兩條血線延伸到這兩人的身下。趙治這一擊正是配合元始門心法發出的,由於修為尚淺,勁力沒有完全控制住,發得狂野了一點,他也感到一陣乏力。那兩個倒霉的執刀手雖然沒有死,可是也只剩下半口氣了。
阪壽商行的執刀手不約而同地亮起聖刀,排成一個小型的攻擊陣。李強心裡吃驚,這種攻擊陣一定是有修真高手指點和訓練的,帕本他們五人如果和這種陣法拚鬥,一定會吃大虧的。這些執刀手列陣完畢,有人在陣中道:「菠菠會主,希望你不要插手,請三思——」看得出這些執刀手要拚命了。
商人們在看到第一槍射出之時,就幾乎全部趴在了地上,個個嚇得魂不附體。光彈無眼,死了白死啊。
菠菠冉真的要被李強他們氣瘋了,她還從沒有見過如此肆無忌憚的修真者,忿忿地說道:「你們是哪個修真門派的?怎麼可以和*圖*書這樣幹?」
慢慢地三人收攝真元力,戰甲的光芒柔和下來。中年人說道:「好傢伙,差點擋不住你,你是誰?坦邦大陸的修真高手我基本上都見過,你是哪個門派的啊?」語氣很是謙虛,他心裡明白對手並沒有使出全力。那個青年人道:「師尊,他的勁力我有種奇特的感覺。」
菠菠冉犯難了,真的和阪壽商行起衝突,她很難擔待得住,但是剛才那個暗處的修真高手已經警告過了,這下可就兩難了。麟精兒突然說:「我們兩邊都不管,隨他們去——」他到現在耳朵裡還嗡嗡作響,心裡憋著一股氣。
帕本大叫,他是看得最認真的人。
「後來就看到——老大——嗯——後來——我說到哪兒啦?」坎坎奇一副神不守舍的樣子。順著他的眼光方向看去,李強恍然大悟,嘿,這小子一直在不停地瞄著菠菠冉,看樣子他對菠菠冉似乎很中意。
李強又幹了一件讓所有人都震驚的事,他下令把執刀手所有的武器財物通通搶光。
李強也只是想嚇唬她一下,免得過一會兒她又出來作梗,聞言微微一笑,乘機賣乖道:「既然是嵐湫公主說情,也罷——」他瀟灑地轉身繼續搜刮執刀手去了。菠菠冉氣得手直抖,有心想邀鬥,可看了剛才他顯現的功力,知道自己差得太遠,她只好站在一邊生悶氣。
菠菠冉知道越拖越對自己不利,她畢竟是大聯會的四會主,見慣風浪的人,見硬的不行立即就換成軟的,強拉出一副笑臉:「請六位英雄好漢進裡廳談,好嗎?」李強扭頭看到菠菠冉的笑臉,嚇得向邊上一跳道:「咦喂,玩變臉啊,笑得也太誇張了吧。」
嵐湫公主被李強誇張的動作惹得「噗哧」樂了,拉著菠菠冉道:「菠菠姐,我們進裡廳去,喂——你們也進來吧——」她又湊到菠菠冉的耳邊嘀嘀咕咕說了幾句什麼,菠菠冉臉都羞綠了,笑罵道:「你怎麼和安矢那丫頭一樣瘋啊。」
李強突然想起傅山給他的釋魂龍戒,說道:「我是這個門派的。」說著伸出手指,釋魂龍戒閃現出來。
阪壽商行的那個執刀手先打開護盾,將手刀的柄在盾面上輕輕一磕,那把手刀突然變長,猶如一把光刃一樣閃閃發亮。趙治微微吃驚,這是什麼武器?菠菠冉眉頭微皺,想說什麼又忍住了。李強悄悄問前面的商人:「哎,老兄,那個人拿的什麼武器啊,這麼威風。」
菠菠冉失聲道:「庫勃長老!」嵐湫公主好奇地小聲問道:「庫勃長老是誰啊?」
商人們從地上爬起,他們的眼裡透露出惶恐不安。區區六個人,赤手空拳的打倒三十多人,還當著大聯m.hetubook.com.com會的四會主和眾人的面公然搶劫,這幾個人實在是太猖狂了。
菠菠冉將功力提升到最高,頭上的綠色髮辮都散了開來。李強每走一步她都微微一顫,她已經很難抵擋了,臉上的汗珠細密密地冒了出來。她很想將手中的元晶刃打出,但是對方這種可怕的威勢讓她根本動不了手。兩人的修真水平相差得太遠了。
坎坎奇也發覺不好,他是軍人,知道人多排陣的厲害,低喝一聲:「大家出槍,坦歌在左,帕本在右,老趙在我身後,老納我們並排站。」五人立即排成菱形狀,手持黑獄槍對著執刀手們。商人們更加慌亂了,刺脊槍一旦發射,他們沒有防護,勢必受到波及。大廳裡嘈雜聲轟然響起。
那商人似乎很願意賣弄一番:「連這個都不知道啊,這種武器叫聖刀,又叫光明刃,是用晶石作能量,很厲害的,如果沒有護甲是很難抵擋的。老弟,下面那五個人要倒霉了。」李強急忙傳音給趙治,要他多加小心。
李強依舊笑容可掬地說道:「菠菠會主,不管大聯會歡不歡迎我們,既然我們已經到了大聯會,就是你們的客人,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商會向外面趕客人的。」他又向前逼近一步,接著說道:「我們辦完事情自然會走的。嘿嘿,要趕我們走可不容易哦,你千萬不要嘗試用武力來達到目的——你會發現那會得不償失的。」
「哈哈——哈哈——」李強幾人大笑。納善被他卡得聲音都變了:「咳咳,哎——哥哥——沒——意思——」好不容易掙脫出來,納善又說了一句讓坎坎奇瘋狂的話:「你——你想殺人滅口啊,沒用的,大夥都知道!哎喲——你真狠心,差點掐死老納,老大——救命啊!」
李強的神情越來越嚴肅,慢慢地身上的氣勢也開始蓄積,他身上的白袍突然碎裂,揚手間瀾蘊戰甲已經穿上,剎那間紫金光閃爍。雖然他依舊是空著雙手,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鋒芒畢露。
帕本從執刀手身上搜檢東西,搶完了還不忘記捎帶著踹一腳打一拳,以發洩心中的鬱悶。很快六人將這批執刀手搜羅一空,李強拍拍手道:「把這群東西扔出去。」轉身又來到菠菠冉身前。
還敢站著的人就凸現出來了。
納善簡直興高采烈,東一拳西一腳的渾水摸魚。坎坎奇和坦歌兩人非常的默契,只要發現有三個以上的執刀手想聚攏,兩人立即上前打散。也就兩三分鐘的時間,地上躺滿了執刀手,沒有一個還能站立起來。
趙治猛地撞在執刀手的盾面上,左手快如閃電擊在他的手腕上。趙治已經能運出一點點真元力了,這含有真元力的一和-圖-書擊,執刀手可抵受不住,張嘴鬼叫道:「哎呀哇!」
李強突然站起身來說道:「停!」微微側頭細聽。納善等人立即規規矩矩坐好,看著李強,不知道老大發現什麼了。菠菠冉不由得對李強刮目相看,別看他們嘻嘻哈哈的,只要他認真起來,馬上就不一樣了。
那群執刀手大呼住手,趙治邪邪地笑道:「我砍——我砍——我砍,就不住手——咦,這個盾不結實啊——嘿嘿,不好意思,把你的胳膊搞掉了——」他順手取下聖刀,揚手將昏過去的執刀手扔了出去,一搖一擺地向回走去。
李強招手道:「兄弟們,走啦。」
幸好光明刃是緊扣在他五指上的,沒有掉落,但是手腕的骨頭被趙治擊碎了,手軟軟地垂了下來。趙治轉身從背後抱住執刀手笑嘻嘻道:「這把刀不錯,不知道你的盾能不能抵擋,哈哈——」說著兩手分握他的雙手,按住他的聖刀砍向另一隻手臂的盾牌。
菠菠冉臉色很難看,心裡嘀咕,這下對阪壽商行不好交代了,在大聯會的地盤有人把阪壽商行的執刀手打成這樣,無論如何是說不過去的。
李強忍不住嘿嘿笑道:「算了,不要你講了——你繼續看你的——坦歌,你來說。」
菠菠冉和嵐湫公主目瞪口呆地看著這群瘋子,她們從沒見過會如此胡鬧的人。
納善「咦」道:「老帕,嘿嘿,我發現你也很厲害,佩服!佩服!」帕本沒理會他,只是死死地盯著,興奮得直喘粗氣,他是被仇恨燒得紅了眼的人。
李強站直身,慢慢地向她走去。隨著他的走動,一股巨大的壓力逼了過來,菠菠冉拚命穩住身形,以至於身子都微微向前躬去,她覺得空氣好像都凝固了。麟精兒根本就無法抵抗如此可怕的壓力,和站在他身邊的嵐湫公主,同時向後退去。
那兩個人剛進門就被李強的勁力威壓,其中一個中年人低喝一聲:「赤!」一股勁力直衝而出,另一個年輕人乘機穿上戰甲。李強身形微動,也是一聲沉喝:「開!」瀾蘊戰甲大放異彩,那兩人竟然站立不住退出門外。
頓時場面大亂,李強六人施展拳腳「劈劈啪啪」一陣狂毆猛打。帕本更是兇猛異常,他是初次打鬥,剛開始時還有點蹩手蹩腳的,幾下打過之後發現自己的拳重腳狠,對手很難攻擊到自己,於是膽氣越來越壯,下手也越來越狠。
李強心裡嘿嘿直笑:「原來你也會忍不住啊。」
門口出現兩個人。
坎坎奇瞄了一眼菠菠冉說道:「老大,你出去後我們很順利的進了城,沒有想到在彎街,正好看見番國的武士圍住嵐湫公主。坦歌說上次他們在吃店幫過我們,現在他們有hetubook.com.com事我們不能不幫忙,所以,我們五個人上去亮出黑獄槍,準備開打——」他說得有點心不在焉。
菠菠冉見他們幾個根本就不理會自己,毫不猶豫地開槍射擊,同時她發現坎坎奇等人的刺脊槍與眾不同,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刺脊槍可以發射出這樣的光彈,威力實在是驚人。她覺得很難堪,心裡也有點惱怒。
菠菠冉心裡清楚,如果自己強行出頭,恐怕兩邊都不討好,目前又是非常時期,麟精兒的話也有道理,不過這樣一來,大聯會的名聲要難聽很多。權衡來去,她咬牙道:「好,我們退後。嵐湫小妹,你過來和姐姐一起。」
執刀手們看菠菠冉不再插手,不由得膽氣狂增。他們的絕招就是防禦相連,攻擊交錯,這是得到過高手指點的,單打獨鬥從來就不是他們的戰鬥方式。結陣後有人發令,執刀手們同時向前邁步。坎坎奇幾人驀地感覺到一種奇重的壓力,他也喝令道:「打!」
坎坎奇幾人很有默契,起身退到角落,同時抽出黑獄槍戒備。
「那後來呢?喂——在想什麼啊——」
卡巴基老爹在遠處看得目瞪口呆,他不敢相信這個一開始表現得傻傻的青年,竟會這樣厲害,嚇得他悄悄地走出門外一溜煙的跑了。他是商人,只想好好的做生意,見到惹事生非的人他寧願躲遠點。
一剎那間,變異突生。李強貼著地猶如利箭一般,狠狠地扎進執刀手的陣裡。他這時候要殺死這群執刀手實在是易如反掌,但是他心裡有氣,就想好好的玩玩打架。李強整個人就像一顆炸彈,把執刀手排出的攻擊陣炸得四分五裂,執刀手一個一個的從隊列裡被拋出。坎坎奇幾人一見機會難得,收起黑獄槍,也衝上前去掄起老拳揍了過去。
斷了的手被人在身後捏住,這種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執刀手鼻涕眼淚一起湧出,喊叫聲驚天動地。商人們看得渾身顫抖,帕本眼裡卻閃出興奮的光,他一點都不害怕了,吼道:「老趙,使勁砍——砍死這個魔崽子!」
李強知道自己不出面是不行了,他心裡也憋著一股火。沒有實力就沒人看得起,誰都敢欺負一下,這個菠菠冉開始說得好聽,關鍵的時候還是幫阪壽商行的人說話。他悄悄地移向前面,同時傳音給坎坎奇道:「他們要敢動就用槍給我打,別有顧忌,我就到。」
進到裡面才發現別有天地。嵐湫公主的隨行武士被領到別處休息,她只帶著青衣護衛和阿吉總管,菠菠冉也帶了兩個手下,麟精兒一進裡廳就走開了。李強六人東張西望地走了進去,來到一間空曠的大房間,分賓主落座。
嵐湫公主叫道:「不要——快停下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