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05:十八滅魔手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05:十八滅魔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二章 冤魂海難

第十二章 冤魂海難

冤魂海就像在瘋狂地發飆,海面上狂風怒號,巨浪拍空,天海同樣都是深深的鉛灰色,泛著白沫的巨浪湧起,似乎可以直達天際,陡然間落下又像陷進地獄,飛勾鏈就像一條海蛇般隨波逐流,上下起伏。
鴻僉已經抓住一個落水的商人,向回飛來,和李強交錯而過時大笑道:「師叔,弟子佔先一步了,哈哈——」瞬間就去的遠了。
李強知道要是像鴻僉一樣,他最多只能抓兩個,沒有第三隻手好用。在水面上繞著眾人轉了一圈,他心裡有了一個好主意,揚手扔出一根長長的繩索,大叫道:「抓住繩子,將它纏在胳膊上。」
納善扭頭抓住坦歌:「你——幹什麼——嘔噗——」
所謂的船頭其實還是一個大橢圓,叫作鏈頭,裡面竟然很複雜,有八個操縱手,兩個指揮官,分別負責飛勾鏈的航行和護衛。因為冤魂海裡有各種海怪,還有許多劫掠者,沒有護衛的話是過不了冤魂海的。
拉巴督陰沉著臉,突然說道:「即使讓他出去,外面那麼危險,別說是救人,恐怕連自己都回不來。哼,實在要出去,鏈頭頂上有艙蓋,那是唯一的出口,我闖了這麼久的冤魂海還是第一次聽說要在冤魂海上救人。」
李強剛剛問道:「你們幹什麼——」飛勾鏈的鏈頭突然高高翹起,盧卡裡大叫道:「勾緊腳索,進海啦!」李強沒有勾腳索,身子頓時被彈起,隨著鏈頭猛然俯衝,他被釘在艙頂上。所有人都把腳套牢了,只有李強沒有,這下老大的面子丟得精光。
飛勾鏈隨著如山巨浪直衝浪尖,操縱手大叫:「我看不見!」拉巴督狂喊:「馬上就出來了,準備發射——三發連射,威力加到最大——是態蒙獸!」盧卡裡臉色都變了,也喊道:「左右兩側的操縱手,加大防禦!飛起來!」
李強飛快地取出兩片暈車藥遞給嵐湫公主,一隻水壺出現在他手中,小聲說道:「吃下去,試試看。」他也沒有把握管不管用,一般暈車藥都是提前吃的,不過有總比沒有強。嵐湫公主想都沒想,接過來就吃了,極輕的一聲「謝謝」混在巨浪的轟鳴聲裡,若不是李強現在耳力驚人,真還聽不清楚。
拉巴督急忙關上艙蓋。盧卡裡嚇得不輕,這才知道大神的朋友果然厲害,他說道:「鏈頭向落水人的方向——大家時刻準備。」他親自掉轉鏈頭,飛勾鏈轉向右行。
知道不能再耽擱了,李強拖著繩索,大叫道:「抓緊了!」急速向回滑去。大約有二十來人抓住了繩索,沒有抓住的在水裡絕望地大哭。鴻僉再次和李強交錯時,驚訝地大叫:「師叔,好辦法!」李強抬手扔給他一圈繩索,叫道:「給你!要快!」
轟然聲中,飛勾鏈衝出海面,眾人都覺得眼前一亮。帕本突然大叫:「在後面——態蒙獸在後面!」眾人急忙回頭。坦歌怪叫道:「天哪——你們看——前面逃的是一艘箭舟!快救他們!」
遠處突然傳來鴻僉求救的長嘯,李強心和圖書裡大驚,縱身飛到空中,遠遠望去,發現不好,他立即飛出了吸星劍。
只見一艘箭舟從浪尖裡鑽了出來,這艘箭舟只有一層紅光防護,五十多米長的箭舟在態蒙獸身邊,就像一根火柴那麼渺小。盧卡裡叫道:「集中注意力,別管那艘箭舟,準備環形防禦,操縱手通知鏈尾,立即對接,快!」
飛勾鏈慢慢地懸空,脫離水面。拉巴督低沉地喝道:「升起雙層防護,所有的射手進入位置,聽我的命令。」一圈白光一圈紅光交替升起,每一個橢圓艙都有兩層防護。兩個操縱手站在最前面,從船頭兩側翻出兩根長長的尖刺。鴻僉小聲說道:「這是勾炮,威力不錯,一般的海怪它都可以驅趕開。」
李強冷冷地看過去,他一直記得卡巴基老爹的話,見死不救不是他的為人。拉巴督和盧卡裡被李強看得毛骨悚然,心裡突然對他產生出懼怕。李強道:「庫勃帶人在這裡等著,人進來你們負責運進艙裡,趙豪你來協調,鴻僉我們倆一起出去,穿上戰甲,小心點!好,拉巴督——打開艙蓋!」
拉巴督點點頭,微笑著對李強他們說道:「一會兒會有波動,鏈頭這裡更加厲害些,請客人們回艙安坐。」他是好意,無奈李強不幹,好不容易可以看個新鮮,他怎麼肯離開。他擺擺手,滿不在乎地說道:「沒事,我想看看。」帕本卻露出一絲恐懼的神色,見師尊這樣說,他也不好意思走,只好咬牙站著。
一個船員報告,所有後艙室的人都已經固定好身體,貨物也安置妥當。
鴻僉是一種走法,他靈巧地穿越峰谷浪尖,碎金劍環繞身周,金星閃動猶如天神下凡。而李強剛剛進入出竅期,功力狂長了一大節,他有心要試試自己的功力,因此他是直著飛行,不管前面遇到什麼,那種硬碰硬的感覺真讓人吃驚,眾人在艙室裡看了都害怕。
整個艙室裡的氣氛緊張到極點,飛勾鏈已經潛進海裡,板壁發出「吱吱嘎嘎」的怪聲,水滴聲早已變成了水流的聲音。李強摸不清狀況,不知道該如何去幫助他們,只好暫時沉默不語,靜觀事態發展,不過,他也覺得冤魂海的確很恐怖。
飛勾鏈是用晶石作為能量驅動的。盧卡裡道:「左側加壓——好,右側——縮,對準出口,開動!」隨著他的話音,飛勾鏈輕輕一晃,緩緩地向外移動。
一條條白色虛影在四周盤旋,密密麻麻的就像無數根胳膊粗的鋼索,一圈圈開始向李強收縮過來。
盧卡裡臉色都變了,衝著李強大吼:「不可能!要出去就必須解除防護,防護一旦解除我們通通完蛋!他媽的,這是冤魂海!」庫勃眼一瞪怒道:「說話客氣點!我看你昏頭了,敢這樣說話。」他是大聯會的長老,說話間自有一股威嚴。
其實,李強已經後悔了,和自然之力硬拚,傻了一點。他不再硬來,也像鴻僉一樣,避開湧起的巨浪。他忽發奇想,如果在這裡衝浪肯定很好玩,他和*圖*書盯住一塊漂浮的板子,掠了上去,站穩身形怪叫一聲:「啊哈——」猶如離弦之箭,狂飆而去。
與趙豪等人在冤魂海失散的李強,在茫茫大海中好不容易登上了一艘箭舟,卻不料途中又遭一批神秘劫掠者的脅迫,來到了一座與世隔絕百年的世外之境——天籟城。
李強大聲說道:「救他們,讓我出去!」
那條箭舟還在絕望地向前衝,速度已經達到了極限,大家都能想像得出裡面乘客絕望的神情。飛勾鏈距離它只有幾百米,轉動著切入巨浪中,霎時間去得遠了。眾人眼中頓時失去了箭舟的蹤影。
拉巴督臉上突然顯露出一絲恐懼,狂吼道:「發射!」兩側的勾炮同時抖動,三道青色能量光球飛出。盧卡裡親自動手,飛勾鏈翻轉鏈頭向左邊竄去,猶如一條快速游動的海蛇,鑽進了海浪裡,霎時間,艙室裡一片昏暗。沉悶的爆響聲隱隱傳來,帕本的臉色慘白,他想起了第一次過冤魂海時的情景。
李強下意識地放出吸星劍,銀芒閃動間已經撐開那些虛影,只是無論他如何用功,卻斬不斷這些虛影——
帕本恐懼地閉上雙眼,失聲叫道:「誰能救得了啊——」
下集預告:
帕本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站立的姿勢很怪,兩腿微微彎曲,重心放的很低,兩手自然垂下,手掐印訣。納善一眼看見,奇道:「老帕,你在幹嘛?咦,這是千斤墜的功法。」帕本小聲說道:「照著做,別廢話!」坦歌對冤魂海的傳說聽得多了,他也擺了這個姿勢,嚇得納善立即跟著學,三人站成一排動作一樣。帕本一個人做還不覺得怎樣,三個人同時做倒真是好看。
水聲越來越大,盧卡裡終於堅持不住了,他竭盡全力狂喝道:「飛出去!快!」
盧卡裡被庫勃訓斥了一句,氣得渾身發抖,不停地點頭:「好,既然你們想送死,我也沒有辦法,開艙蓋!」依照規矩他是不能這樣做的,在冤魂海上討生活的人都是在生死邊緣掙扎,脾氣相對要暴躁些,要不是因為李強他們是大神的朋友,他早就不客氣了。
嵐湫公主心裡嘀咕,這個李強似乎和以前不同了,看見他竟有一種奇特的認同感。其實這是因為李強跨進了出竅期,在精神方面的修真已經起步,所以嵐湫公主才會有這種感覺。
大家知道老大太過大意了。站得最穩的就是帕本三人,他們牢牢地釘在地上。李強飛起身形追上甲板,微微沉氣就站住了。嵐湫公主由她身後的青衣蒙面人扶住,不過她臉色可不太好,雙眼緊閉一聲不響。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參觀一下,我可是什麼都不懂,誰來指點一番,這和我們家鄉的船完全不一樣。」趙豪、納善幾個從天庭星來的也很好奇,緊跟著李強。帕本雖然知道飛勾鏈,但對它也不是很瞭解,他最熟悉的是箭舟。嵐湫公主笑道:「我帶大家看看吧。」
原來這是一座只能進不能出、被封閉多年的禁錮之城,被俘的李強發現,https://m.hetubook.com.com只有自己才能到達萬載玄冰層地下的密室,解開這個禁制——
李強一聲長笑:「哈哈——待會兒見!鴻僉,我們走!比一比,看誰救的人多!」有若一道金光閃出頂艙口。鴻僉也是豪氣滿天:「好啊!師叔,我們看誰救的多!」跟著飛了出去。
嵐湫公主看看李強道:「老大,我們走嗎?」李強算是這群人的保鏢兼領隊,他說道:「好,我們走啦!」幾乎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坦邦大陸的方向,不管喜不喜歡,終究在這塊土地上停留了這麼長時間,心裡多多少少都有點感觸。
眾人掙扎著撲向救命的繩索。李強大喝道:「身體弱的先來——不許爭搶!」陡然間,四周景物小了下去,李強發現自己已經站在高高的浪尖上了,緊接著,身子猛然急速下降。水裡的人嚇得狂哭亂叫,李強再次喝道:「都別亂——快抓緊了!」說話間人已經陷到浪底。
李強揚手穿上了戰甲,還特意戴上炫陽環,鴻僉也緊跟著穿好戰甲。拉巴督剛剛打開頂上的艙蓋,扭頭看見李強身穿瀾蘊戰甲的樣子,嚇了一跳:這是穿的什麼東西,金光閃閃的?其實李強也冤枉了他倆,在冤魂海裡是沒法救人的,除非有修真者的實力,否則就是送死,而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修真者。
沒有一個人回去,大家都站立不動。拉巴督點頭道:「嗯,既然不願意離開,大家稍稍站後點,地上有勾腳索,將腳放進去,要出海了。」
只聽外面海浪發出驚心動魄的轟鳴聲,飛勾鏈終於衝進了冤魂海,隨著波濤起伏快速遠去。
一股巨浪湧起,突然擋在李強身前,浪峰之高猶如在李強面前升起一座五十層的大樓,李強根本就沒有打算避開,一頭就扎了進去。他渾身的勁力猛地漲開,沒等浪峰升到最高,霹靂一聲巨響,整座浪峰被炸開,滔天的白沫四散飛濺,不遠處的飛勾鏈都被波及,連連晃動不已。眾人看得鴉雀無聲,半晌,盧卡裡才說出一句話:「這——是人嗎?」
這艘飛勾鏈一共有九個大型的橢圓艙室相連接,在水線以下有伸出的長鰭來穩定,每一個橢圓艙長有十幾米寬有七、八米,分為三層,底層是貨艙,二層是休息艙,三層算是甲板和活動的空間,船體外層有網格般白色的防禦牆。聽嵐湫公主解釋,整個飛勾鏈有雙層防護,是目前為止最好最安全的渡海工具了。
鴻僉手指遠處道:「那艘箭舟碎了——」波濤湧起的海面上散落著箭舟的碎片和漂浮的貨物,還有不少小黑點在掙扎,那是落水的商人和船員,那只態蒙獸已經不見蹤影。
納善幸虧有帕本提醒,站牢了身子,不過他是旱鴨子,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浪,鏈頭又如此劇烈的晃動,暈得他終於忍不住乾嘔數聲,開始大吐特吐起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李強發覺大大的不好,四周的空氣似乎都凝固起來,視野裏一片白茫茫。
一群人走進船頭的大艙室,寬大的艙和_圖_書室頓時擁擠了許多,飛勾鏈的兩個指揮官急忙迎上來,看長相這兩人都是綠族人。嵐湫公主介紹,那個高大沉穩的名叫盧卡裡,他負責航行,另一位個頭中等身體壯實、看上去很凶悍的叫拉巴督,負責整艘飛勾鏈的護衛。
這下倒是扯平了,他也噴了坦歌一臉一身。
李強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恐懼風停息後的冤魂海,在地球這要算十級以上的海嘯了吧。由於有雙層防護,外面的風浪打不進飛勾鏈裡,但外面的景象卻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隨著大山般的巨浪,那些落水的人已經漸漸飄遠了。外面一片昏暗,暗色海水泛起的白沫,映著天色顯得更加恐怖,波濤發出的隆隆聲震人心魄。
飛勾鏈閃著紅白色的防護光,駛出了亡命角的天然拱門。
盧卡裡笑道:「可以走了嗎?」
他試探著取出一個水果,那是在坦邦大陸時坦歌給他買的,只一小會兒,那個果子就堅硬無比,手一鬆,果子落地,「啪」一聲輕響,果子就像玻璃一樣摔得粉碎。
李強一出艙口,微帶鹹腥味的海風就撲面而來。出了飛勾鏈他才知道冤魂海是多麼的狂暴,環顧四周,震天的轟鳴聲,狂風的肆虐聲,中間還夾雜著古怪的尖嘯聲,簡直驚心動魄。鴻僉的碎金劍和塵霄劍雙劍齊出,緊緊的護住身體,一出艙口就向落水的人群飛去。李強的吸星劍未出,仗著炫陽環有避水的功能,長嘯著追了過去。
這裡只有趙豪明白,自己的師尊是什麼脾性。盧卡裡船長急忙說道:「還是叫我盧卡裡吧,這樣隨意些。」拉巴督也上來見禮,不過他心裡並不把李強他們當回事,他在冤魂海裡闖蕩了很久,可謂經驗豐富,他知道李強他們是第一次過冤魂海,心裡暗自好笑,初次出海人的笑話他看得可多了。
鴻僉問道:「師叔,我們是不是現在就走——」李強手一揮,開心地說道:「我們到前面去看看,大家一起去。」他心裡突然覺得很高興,終於要離開這個陰沉沉的坦邦大陸了,至於前途的艱險他倒是滿不在乎。
一個操縱手拉下把手,飛勾鏈開始頭尾相連,砰然聲中,飛勾鏈形成了圓環狀。盧卡裡吼道:「旋轉飛行!」剎那間,每一個橢圓艙外側都射出青光,飛勾鏈就像一個巨大的飛環般騰空而去。
水面上密密麻麻的足有幾十個人,正在絕望地狂呼救命,看見李強就像見到親人一樣,在冤魂海裡竟然有人來救,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趙豪大聲指揮眾人練功,那是一種簡單的靜心功法,可以讓人安定下來。
鴻僉大約懂一點飛勾鏈,小聲說道:「環形防禦可以快速飛移,是飛勾鏈的絕技之一,關鍵的時候可以保命。」
浪尖忽地沉了下去,飛勾鏈這次卻沒有跟著下沉,鏈頭猛然揚起。對面的一個巨浪湧起,態蒙獸龐大的背脊露了出來。鏈頭上李強等人驚訝得睜大了眼睛,這頭海獸實在是太大了,根本看不清哪裡是它的頭,哪裡是它的尾,只是一個m.hetubook.com.com背部就佔了整個浪山的一半,黑沉沉的不知道有多大。李強低聲罵道:「靠——什麼玩意兒?」
盧卡裡是總負責,應該算是船長了,他行了一個綠族的見面禮,很誠懇地說道:「願為大神的朋友效力,盧卡裡為您效勞。」李強笑笑,謙虛地說道:「盧卡裡大哥,拉巴督大哥,麻煩你們了,冤魂海我們不熟悉,一切都仰仗兩位大哥了。」他還是老習慣,見人就喊大哥,聽得嵐湫公主心裡直犯疑惑,這是老大說的話嗎?
納善眼尖,在後面拉拉李強:「老大——我也要——呃嘔——」李強身子微側閃開納善噴過來的嘔吐物,也不知道這傢伙吃了多少東西,別人只吐幾口就沒貨了,他倒好,只要張嘴一定就是貨真價實。李強道:「跟著趙豪練功,很快就好,吃這個效果慢。」
李強哈哈大笑,讚道:「好!這才是男兒本色,交給你們了。」他返身就走。
心驚之下,李強也豁出去了,揚手穿上瀾蘊戰甲戴上炫陽環,剛要說話,異變又生。
帕本鼓著嘴拚命忍耐,他很明智,一聲都不敢吭。嵐湫公主身體最弱,但是她的意志力卻非同小可,居然還撐得住。李強說道:「趙豪,你來指揮大家練功。鴻僉你送嵐湫公主回艙。」拉巴督急忙阻止:「不要移動——再挺一會兒,動不得的。」
飛勾鏈的速度極快,射出的青光劈開巨浪,壓過水面向前飛馳。庫勃搖頭道:「晶石消耗太大,堅持不了多久。」果然,話音未落,盧卡裡已經下令:「鏈頭尾分離,停止飛行。」轟然聲中,飛勾鏈落入水中,眾人的身體跟著一沉。
靠近飛勾鏈,李強大喜,只見庫勃已經飛了出來,趙豪功力稍差,不敢離開飛勾鏈,人卻在鏈頭的艙口探出身來,他大叫道:「師尊你去,這裡交給我和庫勃!」
滴滴答答的水聲傳來,艙室甲板上開始積水,雙層防護並不能完全擋住海水。拉巴督滿臉油汗,突然叫道:「可以出去了,海水要壓碎防護了——」盧卡裡手在不停地顫抖,但還是死命支撐著:「再——再頂一會兒——」
鏈頭裡的人都緊緊盯著他倆,每個人都很緊張。盧卡裡看看拉巴督,兩人眼中流露出驚駭的神情。拉巴督傲氣全消,在冤魂海裡最值得尊敬的就是強大的實力。看到李強和鴻僉如此厲害,他倆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
鏈頭上除了少數幾人,其餘個個頭昏眼花。李強是少數幾人之一,他疑惑地說道:「這樣起伏不定,有誰能受得了。」拉巴督沒有想到李強居然還能這麼冷靜的說話,他答道:「這一段是最險的,過去了就會平靜些,這條海道有好幾處很難走——左側勾炮注意,看清楚了,就是那條黑色線——」
這股酸臭味一散開,凡是不習慣水面的人都忍受不住了。坦歌只說了一句:「老納——你——」嘴一張開可就由不得他了,「哇」,一口嘔吐物直噴而出,因為是對著納善說話,劈頭蓋臉幾乎一點都沒有遺漏,全都澆在了他的光頭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