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07:風雲變幻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07:風雲變幻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章 烏龍挪移陣

第十章 烏龍挪移陣

煙塵從樹林後揚起,鴻僉笑道:「好像是什麼騎隊吧。」
納善暗道:「壞了,馬屁沒拍好,是不是拍到馬蹄上啦?」坦歌在他身後,推著他說道:「祖師爺叫你,快去啊!」他乘納善發愣之際,用力把他推了過去。琦君煞手上顯出兩把短劍,一尺八寸長,說道:「一人一把,你們兩個小傢伙修為太差,用這種劍正好。」納善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不由得喜出望外,知道馬屁拍得恰恰好。
李強大聲道:「謝了,你們過去吧!」黑尖騎上的一個弓手大聲道:「抱歉!打擾了!」然後打了一個呼哨,那群花尖騎和其他的黑尖騎便又一路狂奔而去,兩騎黑尖也撥轉騎首,追了上去。
琦君煞聽得舒服受用,心情也好起來,其實,他的少年心性是修成散仙後才形成的,如果他還是以前的「老怪道」的話,恐怕他連理都不會理李強這群人。他笑道:「你們兩個過來,咦,幹嘛站著不動,到我老人家這裡來。」
正是李強這夥人到了。
滂沱大雨中,帕本三人趟著積水,落湯雞般地跑了回來。納善叫道:「老大!他們怎麼還沒有過來啊?他奶奶的,這雨可真是太大了。」李強抬手將雨傘扔給他們,三人從沒見過這樣的東西,笨手笨腳好不容易才打開。帕本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大聲道:「這裡是西大陸的腹地了,前面是鳩楠國,要到拉都國還有很遠的路要走,這條道不好走,土匪強盜怪獸都很多,前面有一個土寨,我們是不是先到那兒去躲躲雨?」
鴻僉站在李強身邊,說道:「好傢伙!師叔祖傳送得真猛啊,全趴下了。」眾人在李強的催促下,慢慢爬起身。納善看看天說道:「要下雨了——哎呀,這裡的景色和我家鄉一樣,哈哈,有綠色的森林,老帕啊,你要到家啦。」帕本四處張望,半晌,他疑惑地說道:「這是哪裡啊?很陌生啊。師尊,你們在這兒等下一批人來,我去問問情況。」
黑尖騎上的人驚疑不定,其中一個人叫道:「請不要誤會,我們只是警戒,沒有攻擊的意思。」李強輕輕擺手,說道:「不許攻擊!收起武器,原地待命!」又大聲問道:「喂!請問,這裡是哪個國家的地界?」黑尖騎上的人說道:「這是鳩楠國和茫野族的邊界,是三不管地段,往前走是鳩楠國,後面是茫野族的地盤。」
納善和坦歌兩人分開眾人,向空曠無人的地方跑去,誰知後面緊跟了一群看熱鬧的兄弟,納善停下身來,大聲說道:「各位兄弟退後點,讓我和老坦試劍。」話裡透著得意。坦歌向後退了十幾步,說道:「老納你先來,讓你威風一下。」納善凝神運氣,手上的短劍突然泛出青光,吞吐間其和_圖_書鋒芒竟然達到一米多長。
琦君煞抬腳輕踢李強,沒好氣地說道:「佩服死了——你怎麼沒死?哎呀,小丫頭啊,我老人家在懷疑,你是不是要把嫁妝運回去啊——要命啊,這麼多箱子要累死我老人家啦。」眾人頓時哄笑起來。嵐湫公主滿臉羞澀,她也不說話,嬌嗔的目光直射琦君煞,琦君煞心裡微微一動:這小丫頭的精神力好強啊。
天空突地一道閃亮,有經驗的人都知道,要打雷了,可過了好一會兒,卻聲息俱無。只見草地上忽然冒出十個人來,幾乎都趴在地上,只有兩三個人還站立著,就聽其中一人罵道:「哎!他奶奶的,怎麼全趴下來了——幸好沒人看見,好了,通通都給老子站起來。」
眾人一陣驚呼,只見李強捲起一團足有一人高的爛泥,從空中推了過來,他開心得齜牙咧嘴:「看老子的大泥團——」
一群樣子古怪的騎隊從樹林後飛奔而來,隆隆的蹄聲越來越響。鴻僉是很熟悉西大陸的,他看了一眼笑道:「沒什麼,是西大陸常見的貨運騎隊。」李強他們從沒見過,覺得很好奇,都盯著看。騎隊沿著碎石路奔馳而來。
當先開道的是四隻黑色的怪獸,每隻上面騎著兩個人。這種怪獸足有四五米長,兩米高,細細的身子,長長的尾巴,三角形的腦袋,身上佈滿了細密的鱗片,四肢粗壯,顯得非常高大威猛。李強第一眼就喜歡上了,覺得它有點像蜥蜴。怪獸背上的兩人,前面一個在操控坐騎,後面一個卻手持長弓。
李強笑嘻嘻地誇獎道:「師尊啊,你老人家真是了不起,徒兒佩服死了,這麼多人和物,你老人家竟然不用晶石傳送陣,要是在亡命角開一個傳送點,你老人家可就發大財了,哈哈!哈哈!」嵐湫公主謝道:「前輩爺爺,謝謝你!」
「劈劈啪啪」的雨點聲開始稀疏響起。鴻僉抬頭看看天,說道:「這場雨不小啊。」李強奇怪地說道:「師尊搞什麼鬼啊,到現在一個人還沒有傳送過來——大家過來領雨傘。」手鐲裡還有幾十把折疊式雨傘,都是在家鄉購買的,李強現在的修為,雨水是近不了身的,可是這些弟兄們還不行。十幾個人同時打起雨傘,花花綠綠的一片,煞是好看,。
李強在第一時間裡就縱進水塘,隨即就發現上了鴻僉的當,根本就沒有人傳送過來。
只見滿天的爛泥亂射,李強更是誇張,他竟然運功翻起地上大片的泥土,滿天花雨般射向眾人。納善怪叫道:「向老大進攻!」抬手五、六團爛泥射了過去,頓時,所有人手中的泥巴通通砸向李強。鴻僉在邊上也忍不住呵呵直笑,李強一眼看見,叫道:「大家看,還有一個沒脫衣服www.hetubook.com•com的,拉他下水啊!」
納善卻收起雨傘,張大嘴朝著天舔舔雨水,他大笑道:「哈哈,這水是甜的,真他媽的爽!」他居然脫起衣服來,邊脫邊說:「老坦,閒著也是閒著,我老納洗個澡,哈哈,爽一把!想洗澡的兄弟都脫啊,這兒又沒有娘們!」
李強問道:「短劍叫什麼名字?」琦君煞得意道:「沒有名字,是我老人家以前修真時沒事自己做著玩的——」納善是很會順桿爬的人,笑嘻嘻地說道:「請祖師爺賜名!」琦君煞此時自我感覺極佳,說道:「嗯,劍名——逆光、逆芒——你們可以到空曠的地方試試短劍,邊上不能有人啊。」
鴻僉搖頭苦笑,只有他依舊站著不動,他對這種事情很不習慣。李強大叫著一頭扎進水塘裡,其他幾個兄弟剛要跟進,只見老大滿頭爛泥從水塘裡爬了起來,嘴裡「呸呸」連聲,破口大罵,原來水塘裡的水只有兩尺深,這下大家都笑瘋了。李強氣得撈起一把爛泥砸了過去,戰端一開,天下大亂。
李強還不死心,說道:「再等一會兒,如果還沒有人傳送過來,我們就走。大雨也許很快就不下了。」帕本身上濕漉漉的挺難受,他運功一震,身上的水滴四射,頓時全身都籠罩在霧氣裡。他快速蒸乾衣服,這才說道:「師尊,這雨一時半會兒停不下來,沒有三兩天的時間不會停,這是有名的『爛天雨』,最是沒完沒了。」
布立班島主笑道:「這種挪移陣法我以前聽說過,一般只能傳幾個人,沒想到前輩這麼厲害,竟能將一艘飛勾鏈的人和貨都傳走,真是大開眼界啦。」坦歌嘖嘖稱奇:「還是祖師爺厲害,老納以後要向老人家多多討教,只要學到他老人家百分之一的功夫,呵呵,你就可以稱王稱霸啦。」納善笑道:「要你來說,我早就知道了,老大的師尊,當然厲害。」他倆一唱一和地大拍琦君煞的馬屁。
鴻僉說道:「這下都準備好了,開始傳送吧。」李強叫過趙豪,吩咐他集合眾人。
李強說道:「鴻僉,他們想幹什麼啊?氣勢洶洶的。」還沒等鴻僉說話,他身後這十來個弟兄便三個一組,在草地上交錯布起了一個攻擊陣,隨著攻擊陣的完成,強大的攻勢洶湧地逼向那兩騎黑尖,只見那兩騎黑尖和四個騎手連連後退,頓時顯得很慌亂的樣子。鴻僉喝道:「你們儘管過去,我們也是商旅。」
鴻僉嚇得飛身就跑。李強渾身光溜溜的就從水塘裡飛到空中,揚手一片紅光,將鴻僉壓到地上,他大叫道:「爛泥巴——砸!哈哈!」納善和坦歌同時抱住鴻僉,叫道:「下來吧!哈哈!」鴻僉不敢運功,怕傷了他們,大叫道:「停和*圖*書!停!」
琦君煞說道:「乖徒兒,第一批先進來,誰先來?」
李強點頭道:「帕本你去打探消息,問清楚我們是在哪裡?其他人在邊上等著,一會兒他們就應該到了。」納善的好奇心很重,他摸摸光頭,笑道:「老帕,我陪你去看看——」坦歌喊道:「我也去,呵呵,我也是第一次踏上西大陸的土地。」三人勾肩搭背向碎石路走去。
跟隨嵐湫公主的那群武士,愁眉苦臉地又將箱子一隻一隻的搬了下去,只留下了一隻大箱子,這才是嵐湫公主自己的東西。
趙豪帶隊走了過來,大聲道:「師尊,我們的人都到齊了。」他指揮眾人齊聲叫道:「見過祖師爺,老人家好!」琦君煞看了頭更暈了,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啊?他擺擺手,有氣無力地說道:「好!都好!」
「乒!」
西大陸,丘陵起伏,鬱鬱蔥蔥的森林綿延無際,在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上,有一條碎石小路,不時地有商旅行人跋涉其中。天色漸漸陰沉下來,呼呼的風聲越來越響,路上的行人不約而同地加快步伐,向前趕去,希望能在變天之前找到遮風避雨的所在。
眾人開始整理行裝。天色更加陰沉了,隱隱的雷聲從遠處傳來。鴻僉突然道:「師叔,你聽——」李強已經聽到隆隆的聲音了,有點像馬蹄聲,蹄聲很悶重,是從不遠處樹林後傳來的。所有人的眼光都盯著響聲處,李強奇道:「是什麼玩意兒?」
片刻功夫,所有的人都準備完畢。李強一眼看見納善和坦歌兩人,不由得笑道:「怎麼打成這個模樣——」納善瘸著腿捂著臉,支支吾吾地說道:「老瘋子出手了——」坦歌也是一副慘狀,哭唧唧說道:「唉,這個傢伙!他讓我們兩個打他一個,沒想到他——他——實力會這麼強,便宜沒撿著——吃虧了——老大。」
鴻僉苦笑道:「師叔,好像不對啊,不可能要這麼長時間的,傳送是一剎那間的事,我懷疑——也許是我多疑了。」李強想了想也苦笑道:「要是他老人家亂傳一氣——那可就麻煩了。」他倒不是懷疑琦君煞有什麼壞心,而是覺得憑他老人家的實力應該不會如此大費周折的。其實,李強猜中了,琦君煞布挪移陣也是第一次,不出錯才怪。
琦君煞笑道:「我和你打!」耿風猛地向邊上一閃,嚇道:「和你老人家打,算了吧,如果有百分之一的希望能打贏你老人家,瘋子絕不逃避,唉——光挨揍——老瘋子也不幹啊。」納善怪叫道:「原來你也知道啊!老坦,我們冤死了,白打一場。」眾人忍不住都笑。
耿風一臉的不過癮,說道:「我都沒有用飛劍和法寶,你們兩個都是短劍,那個獨眼龍還用閃電來打,便宜佔hetubook.com.com大了,怎麼一副吃虧的樣子。」李強沒好氣地說道:「算了吧,老瘋子,這裡除了我師尊,就你的修為最高,好意思和晚輩真打——有沒有傳兩招啊。」
李強問道:「那是什麼怪獸?」鴻僉說道:「這是西大陸常見的『黑尖』騎,民間都用黑尖當坐騎,軍隊裡則用『銀尖』騎,那玩意兒速度很快。你看後面那種無鱗的花尖騎,是專門用來載貨的。」李強他們都是第一次見識到這種動物,個個驚嘆不已。
琦君煞點頭:「乖徒兒,呵呵,沒事的——你們準備好了嗎?」語氣中似乎有著某種不確定。他啟動了挪移陣,白光閃過,陣中已經空無一人。
李強在邊上拿過一把來看,這是一把造型很古怪的劍,黑色的劍鞘,上面是斑斑駁駁的疤痕,握柄也是黑色的,非金非石非木,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作的,握上去後手感極好。李強試著拔劍,卻驚訝地發現,劍和鞘是一體的,根本拔不出來。李強說道:「師尊,這劍很怪嘛,難道是一把無鞘劍?」他順手將劍遞給納善。
眾人不約而同地驚呼出聲。納善大為滿意,舞動短劍使出一招「野戰八方」,一條條青芒隨劍飛舞。坦歌心癢難耐大喝道:「好劍!好劍!就是老納的功夫差點,要不然更好。」眾人哄然大笑,這兩個活寶一天不鬥一天難受。納善叫道:「老坦,別光說不練,比試一把!」眾兄弟頓時起哄著亂叫,坦歌大叫道:「好!就陪你玩玩——看劍!」兩人打在一起。
挪移傳送陣,在修真界裡,只有修為在合體期以上的修真者才有能力設置,而且必須借助少量的晶石架構才行。李強看見在離地半尺的地方,有一道道的淡白色光暈,構成一張奇特的網,和蜘蛛網有點相似,大小有十來米見方,這是剛才琦君煞設置的。他到底是散仙,功力高得不可思議,竟然憑空設出挪移陣,並且聚而不散,讓人嘆為觀止。
又等了一會兒,一道道閃電耀亮天際間,雷聲轟轟隆隆地炸響,大雨終於嘩嘩落下,視野裡一片茫然。李強和鴻僉兩人背著手,離地約半尺懸空站著四下張望,雨水根本就近不了他倆身邊一米處,彷彿有一個無形的大玻璃罩一般。而那幫兄弟也很有意思,他們三個人站在一起,面向三個方向,將傘聚成花狀護住身前。李強笑道:「呵呵,這個辦法好。大家再忍耐一下,等後面的人來。」
眾人都有點猶豫,因為搞不清會有什麼結果。李強說道:「我第一批走,趙豪在這裡指揮,你和師尊最後走。納善、坦歌、鴻僉還有帕本和我先走,庫勃、韓晉和趙治幾個隨後,嵐湫公主,你們的人和卡本神使、耿風一起走。好,師尊,先傳我們吧。」
琦君www.hetubook.com•com煞說道:「兩個小傢伙修為還不行,飛劍玩不了,用這個代替吧,耍得好——嘿嘿,就是對方有飛劍,憑著這種短劍也能抵擋一會兒。」納善和坦歌可是機靈鬼,都沒細看短劍,先跪下叩首道謝再說,哥兒倆異口同聲道:「謝老爺子賞!」琦君煞樂得哈哈大笑。
耿風被李強擠兌得沒辦法,說道:「好!等到西大陸得空就傳兩手。乖乖,你這個老大太厲害了,手下吃一點小虧都不幹啊。」李強笑嘻嘻說道:「他們不是手下,是我的兄弟,你說我會讓他們吃虧嗎?通通都得給我補回來,哈哈。」耿風說道:「手癢得沒辦法啊,沒架打,難過。」
李強被他說得怦然心動,忍不住也大聲道:「那邊有個積水塘,我也去洗一把。哈哈,納善的主意很好,大家跟我衝啊!」頓時,所有人都收起雨傘,脫掉衣褲,衝進大雨裡大玩特玩起來。
李強對耿風說道:「老瘋子,你去看著他倆一點,別傷著了,順便傳兩招——嘿嘿,你想玩就下場子去玩吧。」耿風得意地大笑,說道:「好!我去玩玩。」李強幾句話就把他的癮頭逗了上來,他縱身來到場子邊,隨時準備出手。有他在李強就不擔心納善會玩過頭了。
黑尖騎上的人遠遠地看見李強這群人,其中一個為首的人大聲叫喊著什麼,接著,騎隊遠遠地停下,兩隻黑尖騎快速向李強他們奔來。
鴻僉、納善還有坦歌全都被埋在泥裡,好半晌,才從泥巴裡探出三個腦袋,其中一個說道:「是誰在暗算我?」眾人大笑,四散奔逃。鴻僉從泥巴堆裡飛出,他大叫一聲:「嵐湫公主到!」霎時間,所有的人都趴進了水裡,鴻僉哈哈大笑。納善從泥巴裡探著光頭,四處張望,問道:「在哪裡?」
一會兒,李強回來說道:「師尊,這些箱子還是跟飛勾鏈走,因為是包船,即使我們不坐飛勾鏈走,他們也還是要開到西大陸的,留一些武士跟著押送,應該是沒有問題的。」琦君煞說道:「幹什麼?看不起我老人家啊,這點東西——」李強笑嘻嘻打斷他的話頭:「我知道,你老人家才不會在乎這點東西呢,別爭了,聽弟子的安排吧。」琦君煞揮揮手道:「隨你!隨你!我去看看兩個小朋友打的怎麼樣了。」他心裡知道,乖徒兒是怕自己吃不消。
琦君煞看著越來越多的人和物,長嘆道:「吹牛也是要花本錢的,這次可是吹大發了。」李強小聲道:「師尊,實在不好弄,我們再想辦法,你老人家別勉強。」琦君煞一瞪眼,說道:「我老人家只是怕麻煩,這點東西還難不住我。」李強心裡明白,可能東西真的太多了,他轉身找嵐湫公主商量去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