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09:大幻佛境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09:大幻佛境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章 殛天之雷

第二章 殛天之雷

首先,從東邊的小組飛出一道淡青色的光芒,飛越大湖落在西面,西邊的小組也飛出一道光芒,卻是淡淡的綠色,南邊小組飛出的是一道淡金色光,北邊小組飛出的是一道淡紅色光,四道光芒交錯重疊,整個天空被映照得五彩斑斕,猶如節日的綵燈大放光明。納善怪叫一聲:「哇,真他娘的好看!」
不一會兒,隊伍走到湖邊停下,李強知道自己的破綻,他不慌不忙潛入地下,暗暗放出一絲神識查看。只見這些人個個呆立不動,一個靈鬼師手裡拿著一面白色的小旗,連晃幾下,每次晃動都有一絲白光射入旗門陣,盤旋在湖面的黑色濃霧隨著白光的射入,緩緩裂出一條甬道來。李強從地下悄然滑進湖裡,這才發現水下有一條木製的路,離水面只有半尺的距離。
李強聽了感慨不已,一個趙豪,一個鴻僉,都是為了修真吃盡苦頭的人。怪不得鴻僉初見他時會那麼拘束,並且堅持要叫自己為師叔,而他的弟子庫勃反倒隨意得多。他的同情心頓時氾濫起來,說道:「鴻僉,別難過,跟我走吧,如果你師尊不認你這個弟子,嘿嘿,我就收你。」他才不管這樣做有多犯忌諱。
小海妖向著西南邊高速掠去。李強和鴻僉各拖著一個人,飛得有點力不從心。納善被劇烈的狂風吹得睜不開眼,他低下頭避開迎面而來的狂風,大聲叫道:「老大,慢一點啊,小海妖不是聽你的嗎?你讓它慢一點啊。」李強笑罵道:「你給我閉嘴!它已經飛得很慢了,要不是你們兩個像秤砣一樣沉,跟上它根本就不費力,再亂喊,小心我把你扔下去。」
那群人在靈鬼師的指揮下,排成單人縱隊,踩著水下的木製的小路,向湖心走去。
卡本神使先是驚訝地看著鴻僉,突然他反應過來,大喜道:「老大是和你們在一起的,他在哪裡?」鴻僉剛要說話,就聽邊上有人怪叫:「哇呀,小瘋子在哪兒?」正是天籟城的瘋子耿風。鴻僉說道:「師叔混到裡面去了,你們怎麼過來的?」卡本神使沒在意他說什麼,說道:「來不及說這個了,等破掉這個煉魂大陣,然後再敘。」
李強突然說道:「有人來了!」鴻僉問道:「哪裡?」他四處張望,沒有看見人影,卻聽見了隱隱的腳步聲,說道:「嗯,好像有不少人。」這時候,納善和帕本也都睜開了眼,納善使勁揉揉眼睛,說道:「老大,這麼早啊——」李強豎起一根手指在嘴前,示意他禁聲。
納善和帕本即使是被保護在法寶裡,也被震盪得頭暈眼花,兩腿發軟。帕本突然說道:「可惜,還差一把勁。」卡本神使笑道:「最厲害的一招還沒有使出來,你們最好摀住耳朵,呵呵,這可是難得和-圖-書一見的奇景。」
有人喝道:「大家封鎖住四方,馬上要破陣啦。」耿風將帕本扔給了卡本神使,說道:「你扶著他,我可要下去打的。」帕本心裡苦笑,在這群人裡,自己和納善幾乎成了累贅。卡本神使揚手飛出一隻藍色光罩,鴻僉在冤魂海時就被這玩意兒救過,知道是一件好法寶,他將納善推進光罩裡,納善拍拍帕本的肩膀,說道:「老帕,咱倆像不像被關進籠子裡的小海妖?呵呵,不過,好像很安全哦。」
李強說道:「我們先下到一邊去,想好辦法再去破旗門陣。」四人悄然落在遠離湖泊的野草叢中,納善一頭倒在地上,叫苦道:「我的媽呀,頭暈得很啊,我先躺躺,休息一下。」帕本一言不發,盤腿坐下練功。鴻僉說道:「師叔,這是哪種旗門陣?」李強沒有說話,閉目放出神識,發現有無數縱橫交錯的黑絲散佈在草叢裡,越靠近湖邊佈置得越密集,如果他們是行走過來的,肯定會被這些黑絲纏上。
李強將小海妖揣在懷裡,悄然向前潛行而去,他沒有打算直接插|進隊伍裡,而是伏在隊伍的前方。漸漸地,腳步聲越來越響,李強透過草叢縫隙,仔細估算著距離,大約還有五十來米的距離,李強悄然鑽入泥土裡,用地行術潛到隊伍下方。
納善壓低聲音:「老哥啊,別逗了,老大鑽進地下——怎麼可能?開玩笑!」鴻僉淡淡地說道:「你小子知道個屁,這是地行術——你懂嗎?不懂別亂講話。」納善差點沒被他的話噎死,嘀咕道:「什麼地行術?別欺負我老納不懂。」他除了怕趙豪和李強外,對鴻僉他可不怕。
鴻僉整個人都呆了,他心裡感動極了,顫聲道:「師叔啊,師叔,自從認識了師叔,我心裡就一直不安,生怕師叔不理會我這種無名的晚輩,我真的很羨慕趙豪師兄,他們有一個好師尊,唉——不管師尊是不是認我這個記名弟子,弟子都不敢也不願意對他老人家不敬。師叔如果願意提攜弟子一把,弟子願意追隨師叔。」他的意思李強很明白,他不願意拜自己為師,是因為他覺得那是對自己的師尊不敬。李強點頭道:「你不忘本,很好,我不在乎名分,以後你就跟著我修真,就算我代明智遠師哥傳授的弟子吧。」
李強睜眼說道:「好險!這麼嚴密的防護手段真是少見。」他把剛才的發現告訴大家。鴻僉笑道:「幸好我們是從空中下來的,否則一定會被他們發現。」納善躺在地上,懶洋洋地說道:「老大,我們什麼時候上去搞死他們?嘿嘿,如果不急的話,我老納先睡一覺再說,渾身骨頭疼。」李強說道:「懶蟲!累了就學帕本,坐息練功,很快就會好和-圖-書了,這時候練功效果最好,笨!」納善咧咧嘴:「唉,我最煩練功了,坐在那裡像個呆子,好!好!好!我練!我練還不行嗎。」他見李強抬腿欲踢,急忙告饒,心不甘情不願地盤腿坐好練功。
鴻僉說道:「我們怎麼破陣?這種旗門陣似乎很邪氣,師叔有什麼新發現?」李強盤腿坐下,笑道:「今天不成了,天就要黑下來,到了晚上這個陣法的威力應該比白天更加厲害,我們等到明天再動手。」鴻僉看看天色,也盤腿坐下,說道:「觀察一下也好。」
東、南、西、北四個小組同時喝道:「震塔之星,四環相扣!殛天之雷!天——雷——動!」四道光芒射在懸空的虛環上。所有在空中的修真者都同時向高空飛去,只留下發雷的四個小組。納善和帕本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倆也感覺到這個什麼殛天之雷的威力肯定非同小可。納善突然想起了什麼,大叫道:「快停下!快停下!老大在下面!」卡本神使臉色大變,他知道這道殛天之雷是不可能停下來的。
耿風興奮得兩眼冒光,身周的飛劍忽聚忽散。鴻僉忍不住問道:「神使大人,下面煉魂陣是誰設的?」卡本神使盯著湖面翻滾的黑霧,說道:「是老祖的分神魔杖,我們已經破了很多個這樣的煉魂陣了,這個是最大的一個。」鴻僉又道:「誰是老祖?」
帕本湊在納善耳邊問道:「有什麼情況?」納善兩手一攤,連連搖頭,他覺得莫名其妙。
湖面上的黑色濃霧已經變得稀薄,隱約可以看見湖中心有一個小島,但是那團黑霧在無數小旗的轉動下,漸漸地又濃烈起來。
一條彎彎曲曲的黃線,出現在隊伍後面,在碧綠的草原上顯得尤其觸目驚心。這支隊伍走過後,似乎所有的生氣都消失了。李強深深吸了口氣,說道:「我準備混進隊伍裡,然後見機行事。鴻僉你機靈點,如果有什麼不對,立即去拉都國,納善、帕本你們兩個只許看不許動,知道嗎?」他最後一句話顯得有些嚴厲。納善摸摸光頭,嘿嘿笑道:「老大,我最聽話了,嘿嘿。」李強瞪了他一眼,說道:「你聽話才怪!鴻僉注意看著他,這小子我最不放心。」
納善手指著天空,鴻僉和帕本抬頭看去,只見天空中無數的劍芒閃爍。鴻僉失聲叫道:「這麼多修真者!」他突然發現了熟人,縱身飛上天空,叫道:「卡本神使!」納善和帕本也站起身來,向著空中揮手。
李強坐在草叢裡,隨手擺出十幾塊晶石,布出一個簡單的防禦陣,這樣即使有人路過這裡也很難發現他們。李強小聲說道:「鴻僉,在西大陸的事情結束後,我就要離開了,你想不想和我一起走,以後有機會回到www•hetubook.com•com封緣星,去找你的師尊。」鴻僉長嘆道:「師叔,我非常願意和你走,唉,我怕師尊早已經把我忘記了。」李強奇道:「怎麼可能會忘記自己的弟子呢?鴻僉你想到哪裡去啦。」
東邊的小組首先喝道:「聚髓之震!天——雷——動!」
湖面上的煉魂大陣忽然發生變化,飛出了無數道黑絲,這些黑絲猶如活物一般,快速地交錯織網,眨眼間,一張黑沉沉的巨型大網將湖面完全籠罩,緊接著,一大片密密麻麻的暗青色火焰飛出,發出「哧哧啦啦」的聲音。有人叫道:「大家小心!這是攝魂螢火焰!」這些暗青色的火焰從巨網中飛出不遠,陡然化作無數只青色的小蟲,身後還拖著長長的陰火,急速衝擊上來。
狂暴的氣息四處衝擊,湖邊的野草泥土都被掀了起來,那張巨型黑網擋不住如此恐怖的力量,頓時被撕開一大塊空洞,滿天飛舞的是碎草黑霧爛泥,魂魄碎裂時發出的怪叫聲更是驚心動魄。鎮塔天雷不愧是天戟峰的絕世法寶,僅此一擊就有如此大的威力。
納善一見卡本神使就笑道:「嘿嘿,卡本大人,你厲害啊——」卡本被他說得一頭霧水,問道:「什麼厲害?」納善笑道:「你會算命吧,恰好這時候趕來,嘿嘿,他們是什麼人?」卡本知道這傢伙講話向來不經過大腦,也不跟他計較,笑道:「他們是天戟峰的修真者,還有從別的地方趕來的滅魔高手。」
緊接著西邊的小組喝道:「聚幕之震!天——雷——動!」納善怪叫道:「這玩意太厲害啦,他娘的,過癮!過癮啊!哈哈!」南邊的小組也喝道:「聚金之震!天——雷——動!」北面的小組喝道:「聚豁之震!天——雷——動!」
「鎮塔天雷準備!」
鴻僉三人緊張地看著湖邊,納善小聲問道:「你們誰看見老大進去啦?奇怪,我剛才還看見老大在隊伍裡,一眨眼功夫就找不到他了。」帕本揉揉眼睛,疑惑道:「哎?我怎麼覺得師尊不在隊伍裡——我一直盯著師尊的,突然就看不到了。」鴻僉修真功力比他們要高多了,他說道:「師叔好像鑽到地下去了。」
李強悄然從地下冒到隊伍裡,果然誰也沒有驚動。他學著隊伍裡的人,僵硬著身體,邁著機械的步伐向前行進。他頭不動,眼神卻四處查看,他突然發現自己有一個明顯的破綻,頭頂上缺乏一團霧氣,幸好靈鬼師在隊伍的兩頭,暫時沒有察覺。
一道青色之光猶如一條盤旋的青龍,旋轉著撲向下面,劇烈的震顫響起,空氣彷彿都要燃燒起來,「卡啦啦」的撕裂聲驚心動魄,那些青色的小蟲只要觸到青光,立即蹤影皆無。
四面八方陡然亮了起來,卡本神m.hetubook.com.com使說道:「開始了,大家準備好飛劍!」
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各站了一組修真者,每組都有四人。鴻僉一把拉住耿風道:「納善和帕本在下面,我們下去把他們帶上來,別給誤傷了。」耿風嚇了一跳,跟著鴻僉急速落到地面,分別操起兩人,又衝到空中。
納善緊張得滿手是汗,他死死掐著帕本的胳膊,眼睛瞪得溜圓。帕本被他掐得直冒冷汗,小聲提醒道:「兄弟,疼死我了,疼死我了!」納善緊張得根本就沒有聽見,仍然死命抓著,帕本好不容易掙脫出來,氣得他真想給納善一拳,鴻僉突然說道:「好,師叔混進去了!」
這一隊人大約有幾百個,各種各樣什麼人都有,個個神情呆滯,每人頭頂都盤旋著小小一團灰色的煙氣,他們唯一相似的特徵,就是個個都是彪形大漢。領頭的是一個靈鬼師,隊列最後緊跟著兩個靈鬼師,最為奇特的是,隊列兩邊有一道道黑色陰氣在來回巡查,彷彿有生命的樣子。李強肩膀上的小海妖顯得很興奮,似乎對那一道道黑氣十分喜歡,李強急忙安撫小海妖,生怕它忍不住衝出去。
「轟!」
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四個小組幾乎同時喝叫。
李強說道:「我破不掉這個陣法,你去也不行。放心吧,即使我被旗門陣困住,我也有把握可以自保,但是我一定要有後援才行。」鴻僉知道李強說的是大實話,如果以李強的實力都沒有辦法破掉這個旗門陣,自己上去只能是白送,根本於事無補,還不如去尋找救援。他點頭道:「師叔,我聽你的。」
湖面上空突然發出耀眼的閃光,連續閃動數次,顯出四隻圓環的影子,顏色各有不同,分別為青、綠、金、紅四色,閃爍著無數的電石火花,圓環的虛影急速擴大開來。
鴻僉摘了一根草莖,放在嘴裡嚼著,一股苦澀的味道流入心間,他低低地說道:「我師尊明智遠——唉,他老人家是悄悄走掉的,給我留了一張簡帖,雖然承認我是記名弟子,但是不讓我去找他,否則他就不認我這個弟子了。其實,我只是他老人家在這裡修行時,伺候他的小廝僕人,是我死皮賴臉纏著他老人家,他老人家可憐我才在留貼中認作記名弟子的,我哪敢去找他啊。」他說著說著眼圈都紅了,看了一眼李強,又低下頭,說道:「自從見到師叔,我又是喜歡又是發愁,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唉——」
帕本說道:「他們都進去了。」湖邊已經空空蕩蕩,人影俱無。納善說道:「我們怎麼辦?在這裡傻等嗎?」鴻僉點頭道:「必須等,這時候可不能自亂陣腳。」納善翻身,仰面朝天躺著,他使勁伸個懶腰,笑道:「我要睡覺啦,有事叫我,嘿嘿,放鬆和*圖*書一下——哎!你們看!」
「鎮塔天雷準備!」
鴻僉的眼淚悄然滑落,他不會像納善那樣口花花說好聽的,他只是在心裡暗道:以後只要師叔一句話,不論幹任何事,自己都要全力以赴。他悄悄擦去淚水,低聲說道:「謝謝師叔。」
清晨,李強從坐息中醒來,他睜開眼神了一個懶腰,透過野草叢望去,湖面還是和昨天一樣,黑霧翻滾,不知道裡面有什麼玩意兒。鴻僉也清醒過來,說道:「師叔,有什麼變化沒有?」李強搖頭,說道:「還是老樣子,我打算今天破掉它,我攻擊,你在外面接應,記住,如果我被旗門陣困住,你千萬不要冒險,立即趕往拉都國,去找我師尊,知道了嗎?」鴻僉一聽就急了,說道:「這怎麼行!」
隨著隊伍的接近,陰森之氣大盛。納善驚訝之極,小聲說道:「你們看隊伍走過的地方,天哪,野草全都枯黃了。」
鴻僉懶得和他爭辯,說道:「過一會兒動起手來,你們兩個別亂動,就在這裡等著,明白嗎?」納善笑道:「別婆婆媽媽的,知道啦。」他心裡根本就不以為然,不動是不可能的,到時候,鴻僉他哪有空管自己。
鴻僉指著側面,小聲說道:「見鬼!他們好像是被魅鎮了——」納善也看到了,他驚訝道:「這些人走路的樣子怎麼這麼古怪,直手直腳的,老帕你看是不是?」帕本打了個寒噤,他想起了在家鄉時聽說的一個傳說,說道:「他們的心已經不在了,他們其實是行屍走肉。」鴻僉苦笑道:「這種手段不是靈鬼師所能掌握的,應該還有更厲害的角色。師叔,我們怎麼辦?」
納善瞄了一眼下面,心不由得狂跳起來,太高了,地上的東西都一點點大,看得他渾身都要軟了。他不敢再說什麼,只是死死拽住李強的胳膊,心裡再次暗暗發誓一定要學會飛行,主動權操控在別人手中的滋味實在不好受。
鴻僉飛近李強大聲說道:「師叔,你看!」小海妖突然懸停在空中,低聲鳴叫,李強驚訝地說道:「好傢伙,前面居然有湖泊。」納善瞇著眼睛,仔細看了一會兒,說道:「老大,湖面上的小點是什麼玩意兒,你看,中間的那團黑色霧氣都快把湖水給遮住了。」李強說道:「那些小點是旗子,這是一個旗門陣,我以前見過一個小的,這個更大而已。」他心裡其實一點把握都沒有,上次旗門陣被攻破是很偶然的,先是他用天火燒掉其中一面旗子,後又加上天戟峰的明靈子用了專破旗門陣的法寶才破去的,可這一次他真搞不清要用什麼辦法才能破解。
卡本神使大喝道:「大家小心!」納善好奇地晃著光頭,他簡直不知道朝哪邊看才好,這些都是他從來沒有見識過的玩意兒,他覺得實在有意思。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