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0:重返天庭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0:重返天庭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章 天生魅惑

第二章 天生魅惑

大街上很熱鬧,空厚指揮佛宗弟子將李強和魅兒團團圍住,免得魅兒再被行人發現。魅兒很不樂意,她看不到大街上的店舖,看不見街景,滿眼都是佛宗弟子的背影。她嘟著小嘴,氣哼哼地說道:「哥哥,他們老是擋著魅兒,什麼也看不見,討厭啦!」李強笑瞇瞇地說道:「魅兒,想看清楚是吧,那就回到哥哥的肩膀上來,保證看得一清二楚。」魅兒沒辦法了,嬌聲道:「好啦,好啦!」她化身形飛回藍光身邊,這下別人不注意是很難發現的。
士兵們突然騷動起來。只見從木橋上走來一群人,這些人的樣子稀奇古怪,為首的年輕人穿著很普通,看上去卻是神采飛揚,顯得氣勢非凡,身邊緊緊拉著他胳膊的小姑娘,嬌媚得讓人怦然心動。小姑娘不時地湊在那人耳邊嘀咕幾句,又咯咯笑個不停,很活潑可愛的樣子。另一邊是一個穿著黑衣的中年人,滿頭的亂髮披在肩上,一顆腦袋奇大,臉上傷痕纍纍,咧著嘴,很凶狠地上下打量著這些士兵。三人身後,緊跟著十幾個人,都是清一色的光頭,每人手上捏著一串褐色珠子,神情安詳自在。
耿風搖搖擺擺地走到士兵身前,說道:「喂!我們是——喂!他媽的,都看著我!」那群士兵的眼光全都看著魅兒,一個個張著嘴巴,口水流出多長,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耿風氣得直叫:「一群混蛋色鬼,看著大爺我!」士兵們沒人理他,依舊盯著魅兒,有的還瞄一眼李強,眼光一旦看到李強,立即就顯出很不友好的神情。
李強在侍女的陪同下來到沐浴的地方,那是一間完全由大木板搭建的屋子,地上凹下去半人深的水池,裡面注滿了熱氣騰騰的清水。那些年輕的侍女開始緊張地忙碌起來,捧進不少軟巾和形狀古怪的木凳,其中一個侍女提了一隻木盒進來,打開蓋子,裡面是指甲蓋大小的白色果實,她把這些果實倒進水池裡,一股濃郁的芬芳散發出來。兩個侍女躬身施禮:「請更衣。」李強看得膽戰心驚,他想起在聖王府的遭遇,決心不再受這個罪了。
納善被他笑得惱羞成怒,一把揪住他的脖子,凶神惡煞地叫道:「你笑,讓你笑!我掐死你!」坦歌嗚嗚亂叫,被納善的大手卡得說不出話來。魅兒驚訝地說道:「光頭哥哥,你要掐死他啦。」納善被她一聲「光頭哥哥」叫得手都軟了,他慌忙鬆開手結結巴巴說道:「我——我——你,怪事——」他覺得心都要跳出來了。他哪裡知道,魅兒這種天生的魅惑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抗拒的。
走出樹林來到大路上,只見車來人往,十分熱鬧,不時地有黑尖騎奔馳而去,李強突然感到,還是世俗界親切。李強和耿風並排向前,枯度和空厚緊隨其後,其他的佛宗子弟不遠不近地跟著。他們這一群人很是古怪,旁邊行走的人都好奇地打量著他們。
那隊侍女躬身站在一邊,從皇宮裡緩步走出一群人來,為首的是嵐湫公主,後面跟著的是趙豪一幫兄弟。李強一看見趙豪、鴻僉、帕本、納善、坦歌、庫勃等人,就開心地笑了,他急忙迎上前去。嵐湫公主微帶一絲羞澀地說道:「老大和圖書,你終於來了,歡迎來到拉都國。」邊上站著的武士和侍女聽了感到驚訝不已,嵐湫公主竟然叫這個年輕人「老大」,這實在是讓人難以想像。
一大群行人不約而同地緊隨著魅兒。枯度小聲和空厚商量了幾句,空厚吩咐後面的佛宗子弟阻擋跟上來的人群。佛宗弟子為了不讓這些人打擾到李強,強行將他們阻擋下來,那些行人不禁怒火沖天,揮動拳頭試圖闖開一條路。這些佛宗弟子也絕,一字排開,擋住去路,任由眾人的拳腳打上身來,沒有一個人還手。不一會兒,動手的行人發現不好了,手腳越來越痛,漸漸地腫脹起來。空厚微微一笑:「好了,我們走!」這下再也沒有人敢跟上去了。
十個侍女在門外急得團團亂轉,她們自己都不明白是怎麼走出房間的,其中一個侍女比較機靈,她輕輕敲門道:「爺,請開門,給您準備的衣飾還在外面——求您開門啦。」她不停地說著。李強躺在水池裡心裡好笑,要是肯開門,從一開始就不會費心思騙她們出去了。他就像什麼也沒有聽見一樣,一聲不吭。
拉都國的皇宮和李強以前見過的皇宮有很大的差別,宮殿是用巨木建築而成的,修建得很高大,一般都是兩層樓,也有少部分是三層木樓,最有特色的是,各個木樓之間有許多架空的迴廊連接,從地上看去,空中的迴廊曲折盤繞,修建得極其巧妙,如果飛到空中去看,就會發現,整個宮殿的迴廊就像蛛網一樣,環環緊扣,錯落有致。
李強笑道:「唉,幸虧公主大人安全回國了,我這個保鏢很不稱職啊,見諒!見諒!」他開著玩笑。嵐湫公主知道他一向如此,毫不見怪,微笑著說道:「不用謙虛了,老大不怪小女子拖累就好。」趙豪他們一擁而上,圍住李強七嘴八舌地詢問起來,李強急忙叫道:「停!停!停!回去再說,這時候講不清啦。」
耿風解釋道:「這小丫頭是靈體,在修真界是很少能見到的,我也是第一次見識,不知道小瘋子是在哪裡找到她的。」眾人對古魅兒萬分好奇,圍著她問東問西,很快就和她熟悉起來。魅兒嘴巴極甜,開口就叫哥哥,模樣又非常嬌媚可愛,這群漢子都被她迷得暈頭轉向,都快把她當成寶貝供起來了。
拉都國的都城沒有城牆,只有一條很深的塹壕。這道護城的深溝大約有三十來米寬,十幾米深,塹壕後面每隔十米就有一座住兵的碉樓,所謂的東大門,其實就是架在塹壕上的木橋,有幾十個士兵在把守。
回到貴賓樓,已經有四個內侍等在那裡。李強一踏進房間,納善就衝過來:「老大,爽吧。」李強抬手一巴掌刷過去,納善身手敏捷地倒翻出去,得意地笑道:「沒打著——哎呀,這也行啊。」他的修為差李強十萬八千里,怎麼可能躲得過去。魅兒一頭飄進李強的懷裡:「哥哥,回來啦。」小姑娘開心極了,這麼多人都寵著她玩,在地下古堡裡偷活的陰影漸漸散去,她越來越活潑了。
走到一座大殿門口,侍衛請李強稍候,其中一個快步進殿稟報,不一會兒,從大殿裡出來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站在大https://m.hetubook.com•com殿門口,用脆生生的童音叫道:「宣進!」
李強知道又闖禍了,他可懶得和這群士兵較勁,說道:「我們進去!」快速向城裡飄去。十幾個人就像旋風般刮進城去,一眨眼功夫,消失在街頭。士兵們就像做了一個夢,清醒過來一無所獲,唯一的感覺就是頭痛耳鳴。
李強眼珠一轉,嘿嘿笑道:「魅兒啊,這裡有很多哥哥弟弟,你出來和他們玩吧。」魅兒開心地化身飛出,眨眼間,眾人眼前突然出現一個美少女,笑嘻嘻地和眾人打招呼:「各位哥哥好,我是魅兒。」
貴賓樓的大廳裡,十個侍女等候在一邊,納善、帕本、趙豪、耿風、鴻僉和坦歌幾個,都笑嘻嘻地看著李強,就看老大怎麼行事。嵐湫公主回內宮見皇上去了,等候李強沐浴更衣後覲見,空厚等人也被安排休息去了,不在廳裡。
路上的行人可就糊塗了,一眨眼的功夫,冒出一個美麗之極的小姑娘,都以為自己是看花眼了。不少人盯著魅兒發呆,那種妖媚的神態是他們一輩子也沒有見過的,差點兒連魂都要跟著她飛走了。耿風不樂意了,大喝道:「呔!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嗎?」魅兒開心得咯咯直笑,覺得耿風很有意思,她笑瞇瞇地說道:「瘋子大哥,謝謝啦。」聲音又嗲又嬌。
李強現在可不是剛出道的毛頭小子由人擺佈了,他微笑著看著兩個身邊的侍女,那兩個美貌侍女白皙的臉龐頓時浮起一絲紅暈,感到羞澀無比。
納善扭頭看見空厚,大叫道:「怎麼會是他!他不是阪壽商行的那個傢伙嗎?老大,他們來幹什麼?」李強笑道:「就數你眼尖看得清,空厚他們這些人現在是我的朋友,大家見見面,以後都是朋友了,不許再提從前的事,知道嗎?」納善摸著自己的禿頭,油腔滑調地說道:「是!老大!」他看著空厚道:「嘿嘿,我老納和你一樣都是光頭,嘿嘿,一家人!一家人啦。」誰也沒想到他會這樣和別人套近乎,惹得大家全都笑起來。
一會兒功夫,從皇宮裡傳來整齊的跑步聲,兩百多禁軍從大門裡面衝出,精神抖擻地分列兩行,緊接著從裡面走出一隊侍女模樣的年輕姑娘。古魅兒驚訝地問道:「哥哥,他們這是幹嘛?要抓人嗎,不像啊。」整個廣場上的人都擁擠過來,好奇地在一邊觀看。從廣場邊上的一排房子裡跑出幾百個士兵,驅趕聚集的人群,頓時,場面有點混亂起來。
內城由城牆環繞著,城牆不算高,大約有五六米的樣子,內城大門前是一個極大的廣場,似乎不禁行人來往,廣場上有很多小商販,還有很多小吃攤。內城門口站著穿黑色鎧甲的武士,那是禁衛武士,約有二十來人,在城門口隨意地走動,很懶散的樣子,其中一些武士手裡竟拿著小吃點心,一邊聊天一邊吃著。
李強略一思索,立即明白這是一種簡單的攻擊陣,非常的簡單,對自己完全不構成威脅。這時,他身邊的侍衛說道:「皇上希望您能通過九姥的考驗。」李強哭笑不得,剛想問問為什麼,那個侍衛已經退了下去。
跟著內侍,李強走出房間,心裡琢磨:「皇上hetubook.com.com找我幹什麼?不會是又要封官賜爵吧?嗯,還是早點離開的好,西大陸也沒什麼好玩的。」他從地球出來後,一直飄泊不定,幾乎沒有安定的時候,漸漸地他也習慣了,似乎已經不願意在一個地方久住了。
李強笑道:「好了,請大家出去吧。」他知道強行讓她們出去是不可能的,所以他用上了天籟城的絕學——翰音惑中的震音法。十個侍女覺得李強的話音直入心底,一個個不由自主地面紅耳赤起來,別說是讓她們出去了,就是讓她們上刀山下火海也絕不猶豫。十個侍女滿臉紅暈,放下手中的東西走出門外。
魅兒眨巴眨巴大眼睛,一副迷惑不解的樣子,小聲問道:「哥哥,他們幹嘛呀?」她不說話還好,這一發話這些士兵就更受不了了。李強說道:「哎喲,又躺下幾個,魅兒啊——」他還沒說完,耿風就發作了,他大喝一聲:「呀呔!」他用上了天籟城的震音法,霎時間,士兵躺倒了一大片,即使還有個別能站立的,也是東倒西歪,晃晃悠悠。有的士兵抱著腦袋叫道:「我聽不見啦,是誰在鬼叫?」
廳裡的人全都大吃一驚,他們都沒有見過靈體,只有耿風站在一邊偷笑,他可是知道這小丫頭的厲害。廳裡頓時安靜下來,沒有人說話,魅兒嬌嗔道:「哥哥啊,他們怎麼不說話,都不理魅兒。」第一個撐不住的就是納善,這小子腿一軟「咕咚」坐在地上:「我的媽啊,老大害人——」他竟然也知道是老大在使壞。緊接著帕本和庫勃也暈頭了,最鎮定的卻是坦歌,他是綠族人,魅兒不合他的審美要求,對他幾乎沒有殺傷力。
李強飄然飛上木台階,緩緩走向大殿。他發現大殿裡面有古怪,那是九道怪異的能量。他一眼掃過,已經看清楚大殿裡的情況,裡面站著九個白髮蒼蒼的老夫人,站得方位很奇特。
魅兒吐吐舌頭,小聲說道:「哥哥啊,他們怎麼啦?生病了嗎?他們幹嘛躺在地上?」李強又好氣又好笑:「你說怎麼啦?快走啦,時間長了可就不好辦了,你看人越來越多啦。」小丫頭根本就不清楚自己有多大的殺傷力,想到可以進城去玩,她開心得直笑。李強拉著她,心裡嘆著氣,招呼大家趕快向前走去。
木屋裡的侍女們悄悄看著李強,像這樣英俊帥氣的小伙子,她們是很難見到的,平時能來到貴賓樓的人,幾乎都是年紀很大的高官顯貴。大家心裡都很好奇,很想見識一番。
李強疑惑道:「奇怪,這些武士好像很怕瘋子。」魅兒小聲說道:「他是瘋子,這些人怎麼會不怕他,瘋子人人都怕的。」李強知道,耿風這個瘋子的綽號是因為他打架像瘋子得來的,而不是說他人像瘋子,這完全是兩碼事,他估計一定是耿風和這些武士比試過。他心裡不禁好笑,耿風還真夠瘋的,打架比試竟連普通凡人也不放過。
古魅兒突然從小海妖身上飛了出來,晃身變成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她一把拉住李強的胳膊,笑嘻嘻地說道:「哥哥,魅兒出來玩玩,嘻嘻,好久都沒有看見這麼多人啦。」她恰好站在李強和耿風中間,耿風被古魅兒嚇了一跳,他雖然知道和圖書有靈體附在李強身上,只是沒想到突然間冒了出來,驚得他滿頭的亂髮都豎了起來,他怪叫道:「喔喲——你——」魅兒白了他一眼,嬌聲道:「大驚小怪!沒見過美女啊?」
耿風先前來過一趟,他笑道:「我知道他們住在哪裡,哎,小瘋子,我們快點。」枯度和空厚他們這些人一路上都不搭理耿風,搞得耿風無趣之極,他不由得懷念起和納善之流在一起的時光。這群光頭只要一聽到他喊李強小瘋子,都是滿臉不悅,他對長老不敬,就是侮辱佛宗的長輩,要不是李強本人不在乎,仍和他說說笑笑的,他們早就忍不住要大打出手了。
耿風自告奮勇地說道:「老瘋子去和他們說。」門口的禁衛武士一眼看見耿風走來,嚇得趕緊列隊,那幾個還在吃零食的武士扔掉手中的東西,慌裡慌張地擠進隊伍裡。一個隊長模樣的人一路小跑來到耿風面前,行禮問候:「你老人家好!」耿風滿意地拍了他一巴掌,那個隊長腳一軟,差點沒摔出去。就聽耿風哈哈笑道:「小子,學得機靈啦,嗯,不錯!不錯!讓人通知一下,就說老大回來啦。」一個武士立即向皇宮裡狂奔而去。
侍女們剛出門,李強迅速關門上拴,笑道:「搞定!乖乖,這麼多美女還不搞死人。」他脫掉衣服,滑進水池裡。在家鄉時,泡澡是他最喜歡的,可以讓他完全放鬆下來,開始修真後,一直很少有這樣的機會,像現在這樣躺在熱水裡,實在是太難得啦。剛剛泡了一會兒,門外響起輕輕的敲門聲,李強得意地一笑:這時候才醒過味來,遲啦。
內宮裡的路不熟悉的人根本就不會走,李強跟著內侍一路走來,他驚奇地發現,這些道路和空中連接的迴廊竟然是一種防禦陣的佈置,只是處於未啟動的狀態,而且這個陣法還挺高明,不是一般修真者可以設置的。李強對於陣法也見識了不少,像這樣將整個皇宮建築成防禦陣法的,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心裡猜想拉都國和修真界一定有著某種關係。
耿風被她噎得說不出話來,枯度和空厚也驚訝得連連後退,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靈體,也不敢上前詢問,心裡對這個年輕長老更加覺得高深莫測。李強笑著拍拍魅兒的手:「調皮,在樹林裡出來不好嗎?這時候出來,你看,把瘋子都要嚇壞了,呵呵。」耿風不服氣地說道:「誰?誰嚇壞啦,亂講!」
貴賓樓在皇宮西側。由內侍引導,李強他們先回到貴賓樓,有侍女取來華麗的衣飾請李強沐浴更衣。納善神秘兮兮地湊到李強的耳邊,嘿嘿笑道:「老大,有美女共浴哦,嘿嘿,這裡的女人可比我們家鄉的放得開——」李強抬手給他一巴掌,笑罵道:「少見多怪,沒見過世面!你老大是修真者,不是色鬼。」納善捂著光頭,樂得一隻獨眼都瞇成了縫,他成心想看老大的笑話。
皇宮裡每進入一道門就更換四個內侍,到了裡面開始更換成侍衛模樣的人,而且是清一色的年輕姑娘。李強一看就知道她們都是修煉過的,雖然修為極低,他不禁好奇起來。這些女侍衛對他也很好奇,能到這裡的男人絕對不是普通人,他身上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氣勢,讓這和-圖-書些初入修真的姑娘感到震驚,她們都感覺到他是個厲害的修真高手,領路的女侍衛不禁對他生出敬畏之心。
拉都國位於西大陸的中部,在西大陸算是比較大的國家,李強在枯度他們的帶領下,很快就飛到了拉都國都城的城郊,他們落在城外一片稀疏的林地裡,枯度恭謹地說道:「老大,向前不遠就是東大門,請!」
枯度和空厚相視一笑,吩咐弟子散開。李強笑道:「瘋子,他們住在哪裡?」耿風說道:「還能住在哪裡?當然是住在皇宮邊上的貴賓樓裡,很快就要到了。都城不算大,分為裡外兩城,內城又叫城中城,一半地方是皇城,一半是官吏居住,外城是普通百姓居住的。你看,那就是內城的進口。」
可外面侍女的敲門聲和哀求聲搞得他心神不寧,原本還想在熱水裡多泡一會兒,沒辦法,他只好匆匆擦洗完畢,跳出水池,換上天籟城送給他的銀紫蘇料子的新衣。穿好衣裳,他慢條斯理地收拾清爽,打開房門,那些侍女都氣乎乎地看著他。李強笑道:「謝謝大家,我洗好了,走吧。」他又用上了震音法,可憐這些侍女那裡見識過這個,被他震得七葷八素,都找不到北了,哪裡還有一絲怒氣。
李強問道:「誰陪我一起去見皇上?」納善頭一個蹦出來,叫道:「我去!我去!」一個內侍陪笑道:「皇上只召您去晉見,其他人未奉詔是不能去的。」納善頓時垂頭喪氣,說道:「哎,白高興了一場。小魅兒,光頭哥哥帶你到後面去玩,想去嗎?」魅兒高興地叫道:「好啊,好啊,有什麼好玩的嗎?」李強叫來帕本,說道:「帕本,你準備一下,等我回來,就帶你回家去一趟。」帕本應道:「是,師尊——啊!回家?」他傻了。
坦歌奇道:「老納,你們幾個幹什麼?」李強笑道:「坦歌,別管他們。嘿嘿,魅兒,你和他們慢慢玩,哥哥洗澡去啦。」他扭頭就走。魅兒蹲在地上,好奇地看著納善,她覺得這個光頭大漢比空厚他們好玩多了。她嬌聲道:「光頭哥哥,你幹嘛坐在地上?」納善被她一句話說得滿臉通紅,坦歌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不由得大笑起來:「哈哈,老納,哈哈,你——你,竟然也會臉紅啊,喔——哈哈!」
坦歌抱著脖子,直喘粗氣,他發現納善剛才像是真的發瘋了。他一邊咳嗽,一邊說道:「老納,你發什麼瘋啊?」納善好不容易才鎮定下來,摟著坦歌的肩膀,咧嘴苦笑:「唉,這個小丫頭會害死人的,簡直太厲害了。奇怪,猛一眼看見她,魂都要飛掉了。哎,小妹妹,剛才怎麼沒有看見你?你是從哪裡出來的?」魅兒笑道:「魅兒一直在哥哥的肩膀上啊,你們沒有看見嗎?」
一個內侍跑出大門,大聲道:「有旨,宣貴客進殿,皇上召見。」
耿風還沒有說話,枯度和空厚卻面紅耳赤退後了幾步,開玩笑,靈體天生的魅惑連他們也是抵受不住的。聽到周圍一片「咕咚」聲,李強不禁啞然失笑,知道是行人被魅兒可怕的魅惑放倒了一片。耿風晃著大腦袋,說道:「好傢伙,真厲害啊,小丫頭,你害人哦。」他畢竟是修真高手了,對這種程度的魅惑是能夠抵禦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