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3:靈鬼雙尊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3:靈鬼雙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章 炫疾仙陣

第一章 炫疾仙陣

李強冷笑道:「碧梧子,你是一隻井底之蛙!這世上有很多東西都是你不知道的,老子就是站著不動,這點火勢也傷不到老子分毫。告訴你,老子是火神再世!再大的火勢老子也不怕,等老子想通了,再來和你玩火。」
突然間胸口劇震,李強低頭一看,不由得又驚又喜,原來是魅兒的靈珠動了。
一團金色的光芒出現在李強身前,紫炎心從他手中飛起,投入到那團金光裡。李強閉目端坐,沉入二欲天境界,完全用心念來操控。他發現神奕力的威力的確非同小可,他想怎麼變化,紫炎心就怎麼變化,實在是奇妙無比。
李強向前邁步,一步踏出,周圍景色大變。依舊是那三座孤峰,但是每座孤峰的上半截都是華美的宮殿,玉柱翠簷,華光四射,淡淡的雲霧環繞峰下,孤峰間竟有彩虹相連。李強嘆道:「這就是仙宮?富貴氣很濃啊。」言下之意碧梧子明白,李強是覺得這裡太奢華俗氣了。
然後,李強開始改變紫炎心的形狀,他將紫炎心修改成一件紫金色的護臂,並且留下了一個讓火精藏身的小陣法。這種修煉方法李強起先很不習慣,漸漸地他感覺到了其中的妙處,那就是可以隨心所欲,只要他能夠想到的,神奕力就能完美地做出來,他越來越喜歡這種方法了。
李強並不慌亂,他對火天生就有好感,從來就沒怕過火。四周一片通紅,在高溫的燒灼下,空氣像沸騰的開水一樣向上蒸騰,李強身上的衣服在瞬間化為灰燼,扣在他手臂上的火精頓時躁動起來,李強心神微微一動,忽然想通了一個道理,喝道:「化形!」
寂寞老仙的行宮坐落在平原中心的一個湖泊裡,湖泊很大,湖中心有三座陡峭的山峰,很突兀地從湖水裡升起,像是從湖底冒出的一隻巨叉。碧梧子介紹說,寂寞老仙的行宮就在峰頂上。
只聽碧梧子獰笑道:「嘿嘿,千層火就連合體期的高手也要避其鋒芒,小傢伙,算你倒霉!誰讓你來插手戰圈大陸的?告訴你,戰圈大陸是我的,他們都是我奴僕,是我的財產,誰敢多事,我就煉化他,哈哈!哈哈!」
這面玉壁就是炫疾仙陣的中樞,像是一面劇烈燃燒的壁畫,仙陣裡面所有的變化從這裡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李強現在的位置在東北角上,他身上放出的光輝已經將整個內宮照得一片通明。映著玉壁裡的火焰,碧梧子臉上陰晴不定。
到了這個地步李強反而冷靜了,他突然笑道:「碧梧子,你很蠢!你即使困住我,老仙回來後你怎麼辦?你以為這點火勢就能傷得了我?笨蛋一個!」
李強還不知道,對紫炎心的改造,是他修煉的第一件接近神器的東西,雖然這還不是真正的神器,但是已經有神器的特點了。這件護臂他整整修煉了六個月。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依舊是毫無頭緒,這期間,祭壇上的那團炫疾天火爆發了七次。李強漸漸發現,這團炫疾天火才是這個房間的關鍵,他決定收取這團天火。他首先想到的是手臂裡的紫炎心,其次就是火精。
一道虛影緩緩出現在李強面前,碧梧子像魂靈一般驚訝地看著李強,說道:「我還是第一次看和*圖*書見有人在炫疾仙陣裡若無其事,真奇怪。嘿嘿,不過,應該堅持不了多久的,你即使有散仙的功力——哈哈,一樣也會受不了!」
站在峰頂,李強一眼看去,不由得感到奇怪,峰頂上空蕩蕩的,只有幾株低矮的小樹隨風搖擺,他畢竟經歷過許多古怪,心知不會這麼簡單,不動聲色地等待著。果然,碧梧子手掐靈訣:「叱!」
火精隨著喝聲化作一副艷紅色的火精甲扣在李強身上,李強頓感一片清涼。他抬頭大喝道:「碧梧子!說話!」他用神奕力喊出的聲波,隨著跳動的火焰霹靂一般散開。
火精轉化的火能量立即被李強吸收了,不到一頓飯的功夫,李強全身大放光明,火精甲的顏色也由艷紅色變成紫紅色,發出淡淡的紫金色光芒,它也開始蛻化了。
墨火紫雲晶構成的房間,就是寂寞老仙的藏寶室,正在火眼的下方。碧梧子也沒有想到會把李強送到這裡來,他根本就不知道有這樣一個密室,不過,這間藏寶室也非常凶險,一旦觸動裡面的陣法,是很難對付的,好在李強一直小心翼翼的,沒有急於動手,他隱隱察覺出其中的殺機。
太皓梭經過一年的修煉,李強已經基本把握了它的特性,這也是一個火性的仙器,和自己的體質相合。由於是用天火修煉而成的,太皓梭根本就不在乎天火的灼燒。李強站在地上不敢亂動,任由細小的天火在身邊飛舞,有些天火飛進太皓梭的金光裡,立即就被太皓梭彈開來。
碧梧子還不知道陣法已經完全停頓下來,他只知道,一旦四靈獸噴出靈珠,陣法就封閉了,四顆靈珠所發的能量能夠摧毀在陣裡的任何生靈,他只要等上一段時間再打開陣法察看就行了。他絕沒想到李強竟然可以完全隱去,靈珠根本就找不到李強,又不能返回,四顆靈珠就像無主遊魂般在仙陣裡四處遊蕩,沒多久就能量耗盡失落在仙陣裡。
兩人一路行去,李強看到很多世俗界的男女僕役,他們一見到碧梧子就趴在地上,不敢仰視,似乎很害怕的樣子。李強好奇地問道:「碧兄,這些人是怎麼來的?」
兩人向峰頂上飛去。李強發現碧梧子飛得很吃力,便托著他的胳膊,輕喝一聲,兩人瞬移到了峰頂。碧梧子再次震驚:「李兄,你竟然能在這裡瞬移?唉,由於這裡的禁制,我一直無法學會——老仙大人防備我們逃走,一直限制我們修真。」
李強並不知道仙陣裡的變化,他已經完全沉浸在二欲天的第一個境界裡。漸漸地,千層火悄然熄滅,他被陣法挪移到了火眼裡。碧梧子啟用了四靈獸蘊藏的力量,可是因為李強正在修神,靈珠失去了攻擊的目標,白白浪費了這巨大的能量,碧梧子又不是仙人,無法補充新的能量,炫疾仙陣因此出現了很大的破綻。
兩人進入正殿,李強發覺也有一些人是修真者,不過功力都很低,碧梧子解釋說這是他悄悄傳授的弟子。從正殿進入到山腹中,山腹中空,碧梧子說道:「老仙的藏寶處就在下面,是一處火窟,呵呵,下面很熱,李兄小心點。」
這天,李強睜開眼,滿意地看著手上新修煉的護臂,m.hetubook.com.com護臂閃著幽幽的紫金色光芒。他又看看那團炫疾天火,心裡有點猶豫,想收取又怕被天火無匹的能量損毀。為了保險,他將火精召喚進護臂,一咬牙將護臂扔進了天火中。
炫疾天火被收掉,整個炫疾仙陣的中樞就被破掉了。大約設此仙陣的仙人都想像不到,竟然有人能收取如此厲害的天火。兩邊由墨火紫雲晶構成的牆壁悄然翻出兩張雲案,頓時,房間裡寶氣閃爍,李強一眼看見左邊雲案上的定星盤,不由得大喜過望,知道自己脫困有望了。
剎那間,整個房間大放光明,炫疾仙陣被觸動了。這種天火連火精也受不了,它立即縮進李強在護臂裡給它留的藏身處。狂野的天火發出劇烈的轟鳴聲,護臂裡的天火立即浮了出來。護臂裡的天火是淡紫色的光焰,而外面的炫疾天火卻是深紫色的,兩種顏色的天火交融在一起,形成很古怪的紫白色。
李強突然覺得不好,護臂抵禦不了外面的天火,似乎有融化的跡象。他迅即運出神奕力,一縷金光直射護臂。這次天火沒有燒過來,有太皓梭護身畢竟不同,神奕力凝結在護臂的表面,護臂也起了奇怪的變化,李強開始感到吃力。隨著一陣陣「僻僻啵啵」的怪響,護臂發出深紫色的金光。
碧梧子說道:「寂寞老仙名字叫天蝕,是個很古怪的仙人,有時候我覺得他不像仙人倒像魔頭,他行事太邪了,幸好他已經幾百年未回了,唉,歲月真是難熬啊。」他臉上露出淡淡的愁容。
碧梧子來到仙宮大殿,有幾個傀儡體等在那裡。碧梧子眼光冷冰冰地掃過去,幾個傀儡體立即低下頭來。他們幾個都是很高級的傀儡體,有自己的意識和思想,只是被碧梧子煉成傀儡後,再也不敢反抗了。碧梧子陰沉著臉說道:「攻打猛瞻國的行動推遲,封鎖平原地區,所有進入的人統統殺掉。」
幾個傀儡體跪下答道:「是!」
李強的心思全在定星盤上,他知道,只要獲得了這件寶貝,就能夠離開勾藍星了。他急不可待地說道:「碧兄,先看看定星盤如何?」
他走到雲案前,只見上面擺放著兩件東西,一隻定星盤,一塊像鎮紙一樣的東西,一尺長三指寬,上面刻著無數怪獸,裡面似有雲霧繚繞,飄忽不定。兩樣東西都有淡淡的金光籠罩,李強知道這是護寶禁制。
李強等著碧梧子下一輪攻擊,可是等了很久都沒有反應。他小心地放出神識查看,這才發現這裡是藏寶室,因為左右牆壁裡都有非同尋常的波動,他最關心的是定星盤,有了它,就可以逃出這個星球。考慮再三,李強決定冒險尋寶。
三昧真火已經沒有了,由於李強得到的修神天薦章是修神築基的篇章,沒有具體運用的法門,他只能憑著在修真時掌握的法術和靈訣來修煉。他十分清楚其中巨大的差距,但是目前無法可想,因為紫炎心裡已經充滿了天火,所以無法再運用天火來修煉,他開始嘗試新的煉器方法——用神奕力作為煉器的鼎爐和底火。
李強在房間裡轉了幾圈,沒有發現別的東西,他明白自己被禁錮在這裡了。
碧梧子吼道:「戰和*圖*書圈大陸是我的!誰也別想插手這裡!」他圓圓的臉在蒸騰的熱流裡扭曲變形,顯得猙獰異常。李強不禁啞然失笑,他沒想到碧梧子竟然愚蠢到這種地步。他不急不忙地說道:「所謂的寂寞老仙也是你用來騙人的?」
細碎的天火掃過房間的每一個角落,然後重新聚集起來,輕輕一聲爆響,又回到祭壇上去了。李強暗自慶幸,幸虧太皓梭有天火的特質,天火沒察覺到異常,若是修真者可能根本就無法抵擋,仙人也許不怕天火,但是天火被觸動後,後續的陣法埋伏一定會被觸動,要想化解也是要大動干戈的。
李強開心得呵呵大笑,旁邊若是有人看見一定會覺得很恐怖,因為每一個表情都清晰地顯露在面具上,面具猶如活的一樣。
這個房間無門無窗,奇怪的是沒有任何燈光照明,整個房間卻亮如白晝,房間的牆壁是墨紫色半透明的晶石構成。李強現在的見識已經很廣了,他知道這是罕見的墨火紫雲晶,自己佛指裡也有一小塊,還是智長老送的,這是很少見的東西,能夠蘊含巨大的熱能。
碧梧子笑道:「李兄不用著急,兄弟帶你先參觀一下這座仙宮。」他似乎熱情。
房間正中有一根方形的柱子,也是墨火紫雲晶製造的,柱子邊是一隻形狀奇特的祭壇,祭壇是鮮艷的朱紅色,祭壇上方是一團紫色的翻滾燃燒著的炫疾天火,和李強以前在星星宮見到的不太一樣,這裡的天火顏色很深,似乎野性十足。
碧梧子說道:「噢,這是老仙的命令,仙宮裡必須有奴僕,可以隨時伺候。老仙不放心修真者,所以就弄來這些凡人,他們不敢也沒有能力反抗。」李強輕聲道:「可惡。」他對這種恃強凌弱的做法十分厭惡。
碧梧子呆呆地看著李強,心裡懊悔不已,自己實在是太性急了,應該先摸清楚對手的實力,然後再下手,這樣才有十足的把握,現在有點上不去下不來的感覺。他的虛影繞著李強轉了兩圈後,慢慢消失了。
玉壁四周的靈獸,如果李強能看見,他一定認識,那就是他在天庭星見過的大炎靈獸。四隻雕刻的靈獸噴出靈珠後,整個炫疾仙陣就被封閉了。這種陣法是仙界比較流行的火靈陣,一般是仙人用來收藏和守護寶物的,修真者是很難抵禦的。碧梧子見識短淺,他從來沒敢進去過,只是偷偷學會了一些運轉陣法的靈訣,真正炫疾仙陣的威力,他並不知道,否則,李強是不會這麼輕鬆的。
李強點頭道:「無妨,我們下去吧。」
周圍的景色快速飛轉起來,層層疊疊的火焰從四面八方撲過來。李強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清晰明亮的烈焰,火焰一層挨著一層,涇渭分明,互不相擾,火焰竟然分為七彩顏色,猶如火之彩虹一般迅捷地燒灼過來,看得人驚心動魄。
李強得到火精甲的幫助,順利修過了二欲天的第一境界始動之心,開始進入第二境界黑暗之心的修煉,至此,他才算正式踏進修神的大門。最為意外的收穫是火精,它竟然進化成一副活的仙甲。李強睜開眼睛,發覺身周的烈火完全消失,自己坐在一個巨大的房間裡。
李強感覺到從火精甲轉過來大量精純的和*圖*書火能量,他大喜過望,立即盤腿沉入二欲天的第一個境界裡,他在這個境界裡已經停滯很久了。一梵天的三個境界是築基的境界,由於有琦君煞和莫懷遠的仙靈之氣幫助,李強很容易就修煉過去了,可到了二欲天的第一個境界始動之心,他就停滯不前了。他是從修真越過修仙直接跨入修神的,其難度之大不是自己潛修就可以解決的,此時,借助炫疾仙陣的壓力,他才真正有了轉機。
李強取出紫炎心,他現在已經基本上搞清楚了紫炎心的結構。傅山不愧是製器大宗師,這件頂級築基寶器設計得非常精緻,紫炎心僅材料部分就讓他嘆為觀止,更不用說其中精巧的構思和修煉的艱難了,李強有時候想,自己是不是有這個決心和毅力也修煉一件這樣的寶貝。李強現在唯一能找到的缺陷就是,傅山是用三昧真火修煉的紫炎心,那是以真元力為基礎的三昧真火,而李強現在有更加了不起的神奕力,他決定重新修煉紫炎心。
周圍的火焰由赤紅漸漸轉白,溫度越來越高了,李強身上火精甲的顏色也更加艷紅,彷彿有無數紅色精靈在甲裡翩翩起舞。碧梧子的虛影不安地扭動了一下,嘀咕道:「奇怪,怎麼會這樣?」他咬著牙狠狠地說道:「寂寞老仙那個渾蛋,總有一天他也會死在我的手裡,哼!」
李強仔細研究了一番,對於這間藏寶室他有點無從下手的感覺,明明知道東西就藏在墨火紫雲晶裡,但是他不知道打開的靈訣,只能望壁興嘆。他現在已經不是初生的牛犢了,若是早兩年,他可能會硬搞蠻幹,現在他謹慎了很多,知道仙家寶貝的厲害,沒有想清楚前他暫時還不會動手。
一聲霹靂陡然響起,那團炫疾天火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李強驚喜地發現一隻墨紫色閃著暗幽金光的護臂出現在眼前,他成功地收取了那團天火,而且還修煉出一隻自己也搞不清功能的護臂。他心神微動,那只護臂便悄然扣在左臂上,他又試著招呼火精,眨眼間,一套黑色泛著暗紫金光芒的仙甲護住全身,奇異的是,這套由火精幻化的仙甲,也有一隻黑色的面具罩在臉上。
碧梧子站在內宮裡一面巨大的玉壁前,陷入沉思中。
祭壇上的炫疾天火突然發出震耳的隆隆聲,李強突然感覺不對,天火發出的聲音很像自己射出天火花時發出的那種古怪聲音,他趕緊噴出太皓梭,一抹金光攏在身周,很像仙人身上的那種金光。炫疾天火陡然炸開,無數細小火花射散開來。
碧梧子沒想到李強竟如此難纏,他實在是想不通,炫疾仙陣所發出的烈火幾乎可以媲美天火了,怎麼就對李強不起作用呢?李強彷彿就是一團烈火,用烈火去燒烈火,是一件很古怪的事情,他不由得心神大亂,彷彿被困住不是李強,而是自己。他氣急敗壞地叫道:「好!我們試試看,看誰厲害!」
千層火剎那間燒上身來,李強感覺到火精在歡呼雀躍。其實,李強已經察覺到千層火的厲害,它裡面居然夾雜著可以傷害元嬰的陰火,可惜的是,碧梧子不知道李強已經不是修真者了,自從修煉天薦章後,李強早就進入了另外的層次,那是他完全想像不hetubook.com.com到的境界了。
碧梧子沒想到李強連飛劍都沒有出,只憑身上穿著一套古怪的赤紅色甲,就能抗禦如此恐怖的高溫。他曾經將一個分神期的同伴誘騙到炫疾仙陣裡,那人只堅持了十天就被大陣煉化了肉身。他有點不知所措地看著李強,半晌,才說道:「別得意,哼!這才只是仙陣一般的威力,我會好好招待你這個貴客的,先讓你嘗嘗千層火的滋味。」
李強突然明白了:「其他的那些修真者恐怕都是你殺的吧。」
其間,碧梧子強行開啟過炫疾仙陣,卻沒有發現李強的蹤跡,他在玉壁前搜索了很久也找不到一絲痕跡,只是察覺到仙陣裡有些不妥,因為仙陣沒有完全停息下來,還在緩緩地運轉,他搞不清這是為什麼,又不敢進陣查看,心裡忐忑不安。他也不敢將陣法完全停下,那樣一來,如果李強還活著,就能立即瞬移出來。他對李強的實力十分懼怕,只好天天守著仙宮,哪兒都不敢去。
在星星宮收取那團炫疾天火時,它的能量已經很弱了,幾千年來燒灼鍛煉太皓梭,已經將它的能量消耗了很多,在它最弱的時候,被李強僥倖地用紫炎心收取了,可眼前這團炫疾天火卻不同,那種狂野的能量波動,李強一看就知道這玩意兒厲害,所以他非常小心,對天火的威力和特點他比任何修真者瞭解得都要透徹。
對於炫疾天火李強已經有很深的認識了,他一看便知祭壇上的天火威力要比紫炎心裡的天火厲害得多,就像野獸一樣,一個是馴服的,一個是野生的。李強這次很小心,他也不敢隨便去觸碰這團天火。
李強冷冷地問道:「這是為什麼?」
終於,碧梧子下定決心,他狠狠地說道:「不管你是什麼怪物,先困死你再說——哼!先把你壓到火眼裡去!」玉壁四角上雕刻了四隻形狀古怪的靈獸,碧梧子依次啟動,左上角的靈獸首先噴出一顆紅珠,射入炫疾仙陣裡,緊接著另外三隻靈獸也噴出各自的靈珠,頓時,玉壁悄然隱進牆壁裡。
紫炎心真正的基礎不是火性的,而是寒性的,李強是最近才發現其中的奧秘。他手中還有三顆玄珠,先取出一顆來加強紫炎心的寒性基礎,再用十八滅魔手中六個防禦陣法來加固紫炎心的外層,讓紫炎心更加堅固牢靠。可能連智長老都想不到李強會這樣使用符咒。
碧梧子再次手掐靈訣,一道白光閃過,周圍湧出一團團赤色的光華。李強忽然覺得不對,因為碧梧子沒動,就在這一瞬間,他被傳送到一個火的世界。
他試著用太皓梭去強行破解。霹靂一聲巨響,李強不由得傻了,太皓梭竟然破不了。他情急之下,伸手抓去。他手掌蓄滿了神奕力,猶如捏碎了一隻氣球,「啵」的一聲輕響,他抓住了定星盤。李強開心得大笑,神奕力竟如此好用,他不禁信心大增。
碧梧子連聲冷笑:「都是一群自以為是的傢伙,還不是一個一個被我幹掉了!哈哈,你不是也一樣逃不了嗎?」李強陡然瞬移,移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這裡同樣也是烈火熊熊,只聽碧梧子的聲音說道:「沒有用的,這是仙陣,除非你是仙人,修真者是不可能脫困的。」一道虛影又出現在李強身前。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