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4:大羅上仙令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4:大羅上仙令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章 碚靈山

第八章 碚靈山

李強運出吸星劍,順著赤石的表面包裹進去,他緩緩地飛起身來,輕喝一聲:「起!」一聲沉悶的震響在峽谷裡迴盪,觸到劍氣的岩石紛紛碎裂開來,四散飛濺,那塊巨大的赤石被一張光網包裹著,緩慢地從地下升起。百盛真驚得目瞪口呆,他喃喃地說道:「厲害!厲害!真是厲害啊。」
灃牽寶笑道:「放心吧,我找人來替你。這件法寶你收好,不要收進儲物袋中,掛在脖子上就行了。」他遞給軒轅易青一串青色的掛珠,這是用來跟蹤的法寶。軒轅易青立即明白了自己的任務,他有點猶豫:「這樣不好吧?」
軒轅易青疑惑道:「奇怪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粗大的甘棘梗,太少見了。這東西比乾糧好吃,百老弟可以收集起來。」
李強試著用吸星劍去切割,感覺就像用刀子切豆腐一樣,他飛快地削去赤石坑窪不平的表面,不到一刻鐘,勻淨赤石就被修理成一個直徑約三米的圓球。李強收回吸星劍,他是細心人,不想魯莽從事。只見赤石溫潤玉滑,石質裡隱有淡淡的紅絲,整塊赤石就像果凍一樣,李強用神識探進赤石裡,他發現在右側有活物在蠕動。
百蒼佬說道:「前輩,盛真要去雪龍城,呵呵,這是他第一次走苦修路,我特意帶他來辭別前輩,感謝前輩對小兒的關愛。」李強笑道:「咦,怎麼這麼巧啊,我也準備去雪龍城,呵呵,也要走苦修路啊。」
不一會兒,勻淨赤石已懸在空中。李強問道:「這麼大的石頭該怎麼處理啊?」軒轅易青猶豫道:「這個——前輩,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啊,從沒見過這麼大的赤石。」
軒轅易青臉色大變,失聲叫道:「鐵鱗線!完了,是鐵鱗線啊。」
澹博禹突然僵住身子,一動不動,就像被人使了定身法。軒轅易青奇道:「老澹,你又怎麼啦?是不是水裡有什麼怪獸咬你的——」他不好意思再說了。
說話間百蒼佬和他的兒子百盛真從門外進來,李強笑呵呵地招呼道:「纏佬,進來!進來!」百蒼佬謙恭地笑道:「盛真快拜見前輩。」百盛真恭恭敬敬地施禮道:「見過前輩。」
這天他們走到一座山凹處,澹博禹介紹道:「前面是碚靈山,是霖明星有名的山脈。」
軒轅易青笑道:「你怎麼像凡人一樣笨手笨腳的,這點小坑洞就陷住你啦?你也太差勁了。」
軒轅易青死盯著坑底看,澹博禹笑道:「我說哥哥哎,莫非下面的石頭也能吃?哈哈。」軒轅易青不答,他跳進坑底,蹲下身子,用手不停地撫摸著,半晌,他滿臉喜色地說道:「勻淨赤石!應該是勻淨赤石,沒想到會這麼大,前輩,這石頭裡有寶貝!」
李強目測了一下,淡紅色的赤石佔據了坑底,足有五米方圓,是一塊巨大的石頭,他笑道:「我來試試,看能不能把它弄出來,你們退後一些。」他向來是好奇心十足的,是什麼東西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增長見識。
軒轅易青早年也經過遠途苦修的,這條路他也走過,他感嘆道:「碚靈山是塊寶地,主脈靈山只有極少的修真者探察過,一般的苦修者都是從副脈靈山的邊緣走過,根本就不敢進去。」
李強也很www.hetubook.com.com好奇,他跳下去問道:「勻淨赤石是什麼玩意兒?」
軒轅易青笑道:「是啊,碚靈山有一道靈脈,盛產各種寶貝靈物,木子前輩上次看見的巖瑕精就是這裡出產的,不過也非常罕見,據說這裡的岩石被靈脈滋潤,天生含有靈髓,所以才有這些天材地寶。」
李強抓住百盛真的胳膊,笑道:「那我們就飛進去。」他率先向上飛去。軒轅易青噴出飛劍緊隨其後,澹博禹急忙跟上,他們兩人都沒有到元嬰期,必須借助飛劍的力量才能飛行。
灃牽寶說道:「呵呵,我想知道木子前輩的行蹤,以便可以隨時找到他,如果你能辦到,以後我讓你到千寶閣來當大執事,如何?」
轉了好幾天,李強他們才發現,怎麼也找不到碚靈山的中心,也就是主脈靈山。他們現在走在一條峽谷底部,百盛真已累得臉色慘白,軒轅易青也有點吃不消了,長時間提著精神戒備,消耗了他們大量的功力。只有李強依舊若無其事,不緊不慢地在前面探路。
澹博禹說道:「好啊,人多熱鬧些,那就我們三人一起走吧。」
李強也很好奇。只聽澹博禹突然一聲慘嚎,「嘩啦」一下從水裡竄出來,躍到一塊岩石上。大家霍然看見,一條手指粗幾尺長的黑色生物緊緊纏在他的大腿上,細長的三角頭正咬在他的大腿根部,澹博禹的臉已變成青黑色,他張著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四人都虛踏在氤霧茶樹邊。這裡地勢很奇特,岩石下有很多裂隙,許多籐蔓勾連覆蓋後,常年落葉灰土積落,形成了一層虛假的土地,表面上還生長著許多小樹植物,彷彿是天然形成的陷阱,人一不小心就會掉落下去。
四周飄浮著淡淡的霧氣,所有的景色都是隱隱約約的,地上長滿了厚厚的苔蘚,石壁上爬滿了一些形狀奇特的籐蔓,李強感覺周圍非常潮濕,答答的滴水聲清晰可辨,更顯得周圍異常靜謐。百盛真指著一株植物道:「楠霧草——這是楠霧草!」
軒轅易青出門沒走多遠就遇上灃牽寶,灃牽寶一把拽住他問道:「木子前輩來過嗎?」軒轅易青嚇了一跳,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千寶閣的大宗主這樣著急上火,急忙說道:「在!在!木子前輩在房間裡,他準備走苦修路去雪龍城。」
軒轅易青用一根樹枝撥弄著鐵鱗線的殘骸,驚訝道:「鐵鱗線的皮骨最是堅硬,一般的飛劍都斬不斷,前輩竟然能捏爛它,真是厲害——哎呀,有鐵鱗線的地方一定有寶貝,是什麼東西吸引它守候在水裡?」
澹博禹驚訝道:「前輩,這就是瞬移嗎?太神奇了。」
軒轅易青神情有些激動,他說道:「勻淨赤石是靈脈附近出產的一種奇石,這種奇石裡往往寄居著某些靈蟲,比如說上次見到的巖瑕精,就是從勻淨赤石裡出產的,當然,並不是每塊赤石裡都有,一般勻淨赤石只有人頭大小,可這塊赤石——呵呵,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
李強笑道:「我想進去看看,誰願意陪我走一趟?」
澹博禹讚道:「這個主意好,我來試試。」他手掐靈訣,幾道淡淡的白光掃過茶樹,花生粒大小的茶子紛紛https://www•hetubook•com•com落下,他輕喝道:「收!」茶子陡然飛到他的手中,恰好一捧。他問道:「木子前輩,大家都分一點吧?」
澹博禹急忙說:「哎呀,前輩別這麼說,苦修路上什麼事都會發生的,誰知道這裡竟然藏著鐵鱗線。」百盛真被他們幾人的聲響驚動,他站起身走過來問道:「前輩,發生什麼事情?」
李強笑著拿了十幾個氤霧茶子,這種天才地寶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
寒髓鱗不愧是天籟城的解毒靈丹,澹博禹臉上的黑氣迅速消退,不一會兒,他就清醒過來,連聲道:「僥倖!僥倖!沒想到泉水裡竟然有鐵鱗線,差一點就完蛋了。」
軒轅易青招呼一聲,急忙向邊上退去,三人擠在一塊岩石後面,靜靜地看著。
軒轅易青心裡怦怦亂跳,千寶閣的大執事可是一個肥差,而且可以學到千寶閣獨門的修真方法。他連忙說道:「好!易青一定盡力完成閣主交辦的事情,只是易青在寬樞院的職事——」
澹博禹介紹道:「碚靈山很大,分為主脈靈山和副脈靈山,一般的苦修者都是從副脈靈山走,主脈在群山中心,這裡的群山自然形成了一種古怪的陣法,據說曾有高手進去探察過,在裡面很難摸清方位,中心地帶長年雲霧繚繞,無法看清裡面有什麼,只能從空中離開,不然就困死在裡面了。」
李強不假思索地說道:「當然走苦修路啦,呵呵,如果不好玩就飛過去,好玩就多玩玩,哈哈。」屋裡的修真者聽得只覺得不可思議,他不是去歷練,而是去玩的,這是什麼修真方法?
李強不再多說,小心地控劍切割下去,時間不長,赤石就被切成一顆足球大小的石球,呈半透明狀,隱隱約約可以看見裡面有東西在活動。大家都興奮起來,不知道裡面會是一個什麼寶貝。
澹博禹身材非常單薄,又矮又小,樣子比侯霹淨還要慘點,他一屁股坐在李強身邊,脫去軟皮靴,一腳就插|進泉水裡,舒服得嘆息一聲,說道:「這水真舒服啊,哎,我的腳啊——」話沒說完就被李強拍了一記腦袋。李強笑罵道:「這麼有靈氣的泉水你洗腳,你乾脆洗澡得了——下去吧。」他肩膀輕輕一頂,澹博禹「撲通」一聲掉進下面的水坑裡。
軒轅易青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他兩眼放光地說道:「要小心了,也許是一隻巖瑕精,那可是無價之寶啊。」
從大路轉到苦修路,李強四人已經走了不少時日,一路上,李強給他們三人指點了一些修真訣竅,各人的修為不同,獲益也各自不同。澹博禹最是興奮莫名,他覺得自己能跟這樣的高手同行真是走大運了。
李強很感興趣:「也許裡面有高人在潛修吧,可能是故意設置的陣法也說不定。」
百盛真興奮得滿臉通紅,他接過玄玉匣,小心地從石縫裡摳出楠霧草,放進玄玉匣裡,轉過身來開心地遞給李強道:「前輩請收好,這種靈草很難找到的。」李強微微一愣,他沒想到百盛真會毫不吝嗇地將靈草送給自己,心中不禁暗暗讚許。他笑道:「這株靈草我用不上,老弟你收好,以後空閒下來自己服用,如果能煉製一下的話,效果會更好。」
https://m.hetubook.com.com盛真說道:「可惜沒有時間,不然我還想採摘一些,這可是霖明星最著名的仙茶了。」李強笑道:「採茶就不用了,你們看,氤霧茶樹上有茶子可以採回去,呵呵,以後有適當的地方,就可以自己種植了。」
軒轅易青笑道:「不用前輩出手,讓我來吧。」他取出一張玉符,合在手掌心中,念了幾句咒語,揚手拋進水裡。只見一點漩渦出現在水面上,水坑裡的泉水急速向四周漫起,很快泉水就被排光了,露出一個半人深的大坑,裡面縱橫交錯佈滿了白色根莖。澹博禹說道:「這是甘棘梗,奇怪,甘棘梗又不是什麼寶貝,鐵鱗線怎麼會守在這裡?」
軒轅易青第一個叫道:「我去!我去!」澹博禹當然也要跟去,只有百盛真尷尬地笑著,他也很想去,卻不敢說出來。李強猶豫了一下,說道:「好吧,反正你們兩個都會飛行,只有百老弟不會,我應該能護住他,我們一起進去吧。」
李強撓頭道:「軒轅兄,你可以隨意離開寬樞院嗎?」
李強問道:「從奇龍城走到雪龍城要多長時間?」他不想在路途上耽擱太久。
澹博禹搖頭道:「不可能,裡面的陣法是自然形成的,如果是高手設置的,進去的人就不可能從空中離開,一定會被困死的。」
澹博禹鬆了口氣,他收起飛劍,邊走邊說:「好像這裡都是小樹,哇——怎麼下面是空的——」他一隻腳忽然深深陷進地下,嚇得他驚叫起來。
四人邊走邊說,很快就走出山凹,來到碚靈山。
李強一手托著赤石,另一隻手的指尖射出細長的劍芒,小心地琢磨著。隨著石質越來越透明,裡面的東西也清晰起來,軒轅易青驚訝地叫道:「天哪!這是什麼東西啊,真是漂亮。」
澹博禹嘿嘿笑著,他也不生氣,撩起水洗了一把臉,說道:「靈泉水洗澡,脫胎換骨啊。」
澹博禹噗哧笑道:「那你還讓前輩把石頭弄出來?」李強向旁邊靠去,小心地將赤石架在兩塊巨岩上邊,這才收回吸星劍。他笑道:「既然弄出來了,就不放回去啦,我們研究一下再說,呵呵,這東西有意思。」他已經察覺到赤石裡有靈物,是什麼卻不知道。
李強還是第一次聽說甘棘梗,他問道:「甘棘梗是什麼東西?」百盛真跳進坑裡,用力掰斷一根,遞給李強:「甘棘梗很好吃的,前輩嘗嘗看。」李強覺得這東西像白蘿蔔,他試著咬了一口,爽脆甘甜,的確非常好吃。他連聲讚道:「嗯,真是好吃,味道很好啊。」
碚靈山是連綿不絕的石山,高聳入雲的峭壁奇險雄峻,巖壁的石色呈淡淡的青白色,夾雜著閃閃發亮的晶粒,巖壁縫隙裡生長一些奇奇怪怪的植物,雲霧在巖壁周圍繚繞。李強大聲喝采道:「真是棒極了,好啊!」聲音在山間迴盪,驚起一群不知名的小鳥飛上高空。
軒轅易青點頭道:「可以的,我去交待一下,馬上回來。」他轉身出了門。屋裡的修真者七嘴八舌地和李強聊起來,李強向來喜歡和人交往,很快就和這些人稱兄道弟起來。
軒轅易青心中不由得暗喜,但他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說道:「我試試看,也許能成,灃閣主的意思—和圖書—」他知道灃牽寶有求於自己,所以故意裝出一副很困難的樣子,想試探試探,等他說出原因。
李強快如閃電般一把揪住鐵鱗線的身子,神奕力透手而出,就聽「叭叭」一陣脆響,一條堅硬無比的鐵鱗線被他捏得稀巴爛。李強一點都不敢耽擱,迅即取出一粒寒髓鱗餵進澹博禹口裡,說道:「軒轅兄,快點扶他坐好,讓他運功。」
軒轅易青笑著問道:「裡面有東西嗎?」李強點頭道:「確實有東西,可不知道是什麼,我把它切開來看看,哎?不會是什麼害人的玩意兒吧。」軒轅易青說道:「那是不可能的,赤石裡的靈物都是寶貝啊。」
灃牽寶又沉吟了一會兒,才說道:「易青啊,你能不能想辦法跟木子前輩一起走?」
奇龍城地處一望無際的亂石荒山邊,從奇龍城出來後,必須翻越幾座大山,沿著原始森林的邊緣向北走,還要經過一些古怪的地方,才能踏上雪龍城的地域。
李強簡單說了一下情況,百盛真說道:「前輩能把下面水坑裡的水排掉嗎?」
峽谷底部陰暗潮濕,幾乎沒有陽光,不時有絲絲白霧飄過,潺潺的流水在石縫中穿行,到處都長滿了苔蘚野菇,空氣異樣的清新潔淨。李強蹲在一塊大石頭邊,下面是一個不大的水坑,他用雙手接著從岩石縫隙裡流出的清泉,他能感受到這水裡充滿了靈氣。喝了兩口清冽甘甜的泉水,李強覺得渾身舒暢,他忍不住讚道:「這裡的水太好了,一點都沒有污染。」
澹博禹四處張望了一下,說道:「左邊好像可以走,我們試著走走看。」他搶先走去。李強提醒道:「小心點,用飛劍護身。」
灃牽寶低頭思索片刻,軒轅易青連大氣都不敢出,垂手等候在一邊。灃牽寶抬起頭來盯著軒轅易青,半晌都不說話,軒轅易青心驚膽顫,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也不敢開口詢問。灃牽寶是奇龍城當家宗主之一,在這裡有絕對的權威,奇龍城的修真者見到他是不敢放肆的。
漸漸地,軒轅易青和澹博禹都感覺吃力了,山峰太高,他們的功力不夠。李強發現他們兩人落後了很多,抬手一道金光罩過去,輕喝道:「疾!」這是他第一次帶人瞬移,竟然成功了。
軒轅易青噴出飛劍,試著切削赤石,只見火花四濺,赤石只掉落了一些石粉。他嘆道:「好堅硬的石頭,我的飛劍切不開它。」澹博禹也用自己的飛劍試驗了一下,也搖頭道:「難!難!難!我的也不行,看來要前輩出手了。」
四人繼續向裡面走去,李強問道:「這裡有什麼厲害的東西嗎?」軒轅易青笑道:「倒是沒有聽說過,但是這裡很詭異的,很少有修真者敢進來,呵呵,要不是有前輩在,我們也不敢進來。」為什麼詭異他卻沒有說明,也許他自己也不知道。
一株手指頭粗巴掌長的黑色小草從石縫裡長出,只有一莖一葉。李強知道楠霧草是一種大補的靈草,可以用來煉丹,是很少見的東西。他取出一隻玄玉匣,遞給百盛真道:「百老弟,這株楠霧草應該有靈根了,挖的時候要小心。」
灃牽寶笑道:「又不是讓你對木子前輩不利,只是要知道他的行蹤而已,不過,還是別讓木子前輩知道,萬一他誤會www•hetubook.com•com我們就不好了。噢,沿途的費用你主動點,回來我會補償你的,還有,到了雪龍城你去通知一下極塹崖的高手,這是千寶閣的信物,你告訴他們木子前輩是什麼人,他們會招待你們的。」他拍了拍軒轅易青的肩膀,語氣淡淡地說道:「你好自為之,別讓我失望。」他微一點頭,白光閃動間已是人影皆無。
地上的苔蘚足有七八公分厚,軟軟的就像是編織的地毯,四人摸索著前行。穿過雜亂的石林,白茫茫的霧氣裡顯露出大片的植物。
百盛真抓緊時間坐息練功,這裡他的功力最差,每天都要吃乾糧,他還不能完全辟穀,必須要吃些東西才行。
軒轅易青呆呆地站著,半晌,喃喃自語道:「真沒有想到——唉,不管了——」他轉身回了房間。
澹博禹也堅持不住了:「前輩,能休息一會兒嗎?」李強這才注意到他們幾人的疲態,忙說道:「是我疏忽了,好,休息一下再走。」
李強說道:「沒想到水裡有這種劇毒的玩意兒,都怪我大意了。」
百盛真驚喜萬分:「前輩也要作遠途苦修者?太好了!我能不能和前輩搭伴走?」
百盛真話不多,是個很實在的小伙子,只在一邊憨厚地笑著。他的修真水平最低,又是第一次出來,什麼都不懂,平時幾個人說話他只有聽的份,根本就插不上嘴,不過,小伙子會找吃的,他認識很多不知名的靈果靈葉,一到休息地,他就去找來給大家吃,時間一長,連軒轅易青都開始喜歡他了。
軒轅易青也說道:「收起來吧,你小子運氣很好啊。」
軒轅易青哈哈大笑:「老澹,洗澡比洗腳更舒服啊,哈哈。」
澹博禹抬頭看看高聳入雲的山峰,說道:「沒有路可以進去,只能飛越過外圈的山峰。」
李強十分喜歡甘棘梗的味道,他說道:「給我搞點上來,我喜歡。」百盛真不用李強說,已經一根根的收集起來,很快水坑裡的甘棘梗就被清理一空,露出底下淡紅色的岩石。百盛真跳上來笑道:「甘棘梗真多,我的儲物袋都要裝滿了。」
軒轅易青驚嘆道:「這是氤霧茶樹,原來著名的氤霧茶在碚靈山也有啊。」
澹博禹黑瘦的臉上泛出紅光,他興奮地說:「不長,時間不長,只要半個嘉龍年就到了,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正常的大路,沿途有城鎮村莊,比較安全,另一條路,我們叫苦修路,是不到元嬰期的修真者必須走的歷練之路,很難走,有很多難以預料的危險,不知道前輩想走哪條路?」
軒轅易青扭頭看去,不由得誇獎道:「哎呀,你小子眼光不錯嘛,去採下來啊。」
百蒼佬高興極了,和李強這樣的高手一起走,兒子就不會有什麼危險了,他感激得連聲道謝。軒轅易青在一旁說道:「我能陪前輩一起去嗎?我也想到雪龍城去,快要到製器會典的時間了,我想去見識一番。」他現在已經不敢騙李強了,但他看出李強是個熱心人,總想在他身上再撈取一些好處,他知道必須跟他一起走才有機會。
澹博禹凌空後翻,脫出陷坑,不好意思地笑道:「呵呵,失誤!失誤!」李強好奇地走近觀察,只見地上的苔蘚破了一個大洞,裡面露出盤根錯節的根系,他恍然大悟道:「下面是空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