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6:赤明魔尊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6:赤明魔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章 誓言心魔

第八章 誓言心魔

李強冷冷地說道:「我叫李強,小名木子,綽號混世魔王,怎麼?不可以?」赤明魔尊頓時啞口無言,他灰溜溜地走到一邊,不敢再胡說八道了。他的誓言心魔在李強手裡,除非他回到黑魔界,否則他就永遠被李強所控制。
李強感覺赤明魔尊就像是一隻未曾馴服的獅子,隨時都會暴起傷人,帶在身邊實在是危險之極,他正好站在赤明魔尊身側,眼睜睜地看著他突然出手。其實赤明魔尊並不敢真的傷人,他扭頭看向李強,只見一隻拳頭由小到大迎面而來,最恐怖的是那拳頭上還閃爍著金光,他只來得及側過臉,就聽「轟」的一聲巨響,赤明魔尊覺得自己飛了起來。
李強暗自偷笑,他不容赤明魔尊多想,立即說道:「有什麼不敢的?不過,你必須向自己的心魔發誓,若是輸了這輩子都必須服從我,你敢嗎?」
錢豐兩人憤怒極了,同時噴出飛劍護體,誰知赤明魔尊根本就不在意,雙臂硬生生穿過飛劍的防護,將兩人緊緊纏住。曜學翁急切之下劈出一道雷符,撞向赤明魔尊的臉,可讓他無比膽寒的是,赤明魔尊竟張嘴吞下雷符,若無其事地咂咂嘴,向他呲牙一笑,雪白的利齒閃著令人生畏的寒光。
李強搖頭道:「我不會請霖明星的人,我自己有朋友。」
錢豐心有餘悸地說道:「我聽前輩的吩咐。」
沒人敢對他的話有異議,錢豐、曜學翁和罄靜長老立即招來門下弟子,吩咐他們去救治傷員。幾人飛到一邊落在地上,李強問道:「為什麼事情爭鬥?」其實他心裡已經猜到,這肯定是為了爭奪晶石礦,應該不會有別的原因。
罄靜長老眼睛一亮,他感到不可思議:「大長老?不可能啊,他們已經失蹤很久了。」李強不想多做解釋,伸手給他看看手指上的佛指,然後說道:「罄靜長老,介紹一下這兩位朋友。」
其他幾人包括罄靜長老都露出尷尬的神情,李強笑道:「我是木子。」
李強點頭道:「我會去看看的。」他又對鹹木靈帥說道:「鹹木,又要麻煩你們去探礦了,這裡應該有不少晶石礦,我們現在只知道有一條礦脈,你能不能找到別的晶石礦,範圍就在這片谷地。」
李強又問道:「這個星球的晶石多嗎?」他開始對這裡的晶石礦感興趣了,如果這裡晶石的儲量豐富,他就準備幫助這三個門派探礦,自己也可以借此機會找到足夠的晶石。
野霜樓的霜晚愉飛過來說道:「曜師叔,野牽師伯傳來消息——」她看看周圍的人,有些猶豫。曜學翁說道:「你說吧,不用隱瞞什麼的。」
曜學翁突然想到一個重要問題,他問道:「前輩,請問前輩尊姓大名?」
鹹木靈帥和蟠仕靈將上前行禮道:「拜見大尊。」五百靈劍體大軍隨後行禮,整個場面讓罄靜等人極度震撼。赤明魔尊捶胸頓足道:「我是笨蛋啊!」他這才想起靈鬼雙尊,這兩人是李強的朋友,他調幾個靈體來探礦又有什麼稀奇的,自己竟然蠢到和他打賭,不是笨蛋是什麼?
修真界的修真者對靈鬼界還是比較陌生的,這一界的情況大多是傳說和典籍記載,很少能有人親眼見識的。錢豐小心翼翼地和-圖-書問道:「前輩,他們是?」罄靜長老驚訝道:「他們是靈劍體!怎麼可能出現如此之多?」
罄靜長老一直注意著赤明魔尊,他是佛宗的高手,對魔頭有天生的敏感,他已經開始懷疑赤明魔尊的身份了。李強見狀故意打岔道:「對了,我剛才說到哪裡啦?我這個同伴喜歡激動,大家別在意啊。」
霜晚愉接著說道:「霖明星所有對外的大型傳送陣都封閉了,以防被魔化的修真者到別的星球肆虐,我們現在已經回不去了。」
赤明魔尊在邊上陰陽怪氣地說道:「只有我跟著你老兄,你到哪裡去找朋友來?騙人的吧。」李強突然笑道:「老赤,如果我能馬上找來朋友探礦,你輸給我什麼?」赤明魔尊咧嘴大笑道:「我隨便輸什麼都可以,假如我贏了,你能放我走嗎?哈哈,我猜你不敢。」他興奮地躍起身來,走到李強身邊。
赤明魔尊在上空等著無聊,他悄悄飛到眾人身後,很感興趣地插嘴道:「剛才你們誰贏啦?應該繼續打下去,嘿嘿,只要滅掉一派就可以佔領他的地盤,滅掉兩派,哈哈,那麼恭喜你,你就可以完全獨佔這裡的晶石礦啦,哈哈,你們打啊!」他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恨不得這些人全都死光,他好乘機沾點便宜。
罄靜長老說道:「赤紅星是一個很小的星球,這塊地方是一個巨大的谷地,別的地方不但荒涼,而且氣候暴虐,不適合開採,這裡只有這一條礦脈,別的地方即使有礦也沒辦法去開採,能到這裡來採礦的人,必須是修為達到一定程度的修真者,一般的人來到這裡根本就活不了。」
下方掠起四五道劍光,直撲兩人而來。赤明魔尊又氣又恨,大叫一聲向來人撞了過去,他凶狠地一通亂撞,對那幾人的護體劍光視而不見。李強知道他快要受不了了,連忙阻止道:「老赤,這裡沒有你的事,給我一邊站著去!」
罄靜長老苦笑道:「大長老,在霖明星修行是很不容易的,霖明星本身的晶石礦都被發掘一空,若是沒有晶石的支撐,任何派別都難以生存下去,各派都在想方設法尋找晶石礦,若是能在霖明星附近的星球找到,那就意味著門派能夠興旺發達,唉,為了晶石礦,任何門派都會全力以赴的,為此修真者之間經常發生爭鬥,這和個人修為境界無關啊。」
赤明魔尊忍不住哈哈大笑:「笑死我啦,笑死我啦,哇哈哈,哈哈!說了半天話竟然不知道這小子是誰,哈哈哈!」他心情極度鬱悶,乘機發洩一下。
李強沒想到他們這麼爽快,看來赤明魔尊恐怖的實力已使他們兩人心生畏懼,不敢再放肆了。李強笑道:「這樣最好了,其實大家都是明白人,你們三派爭鬥下去的結果就是三敗俱傷,得不到任何好處,如果這時候再來一個修真門派跟你們爭搶,呵呵,恐怕你們連現有的晶石礦也保不住了。」
罄靜長老失聲叫道:「別傷他們!」
李強想了想說道:「你們這樣打下去也不是辦法,為了晶石礦讓弟子們受傷甚至死亡,你們應該是不願意看到的,很湊巧,我和佛宗有很深的淵源,若是憑著實力搶奪,你們兩派—和圖書—」赤明魔尊一聽又來勁了,他打斷李強的話頭,怪笑道:「哈哈,老兄你不用動手,我負責把這兩派通通幹掉,保證一個都跑不掉!」他突然暴起,一手一個抓向錢豐和曜學翁。
含有神奕力的一拳,砸得赤明魔尊哇哇亂叫。李強冷冷地說道:「大人在說話的時候,小孩子不要動手動腳的!」赤明魔尊狼狽地從空中落下,他氣得大叫:「我是在幫你——你——你為什麼打我?」
李強飛下去問道:「你是佛宗的弟子?」
眾人聽得稀里糊塗,這兩人的關係實在太奇怪了,幾個人心裡都產生了很大的疑問。
曜學翁驚訝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他愣愣地說道:「木子?大羅上仙令上說的木子?我——晚輩真是有眼無珠了,曜學翁拜見木子前輩,請前輩恕晚輩無禮。」赤明魔尊大叫道:「不對,不對,你不是叫李強嗎?什麼時候又叫木子啦。」
李強想想也對,霖明星有這麼多的修真者,初級修真者尤其多,晶石的消耗量是很可觀的,而初級修真者是每個修真門派的基礎,修真門派要想在霖明星立足,晶石就是關鍵的關鍵了。
李強心裡明白,一旦自己輸了,赤明魔尊立即就會對這裡的人下手,但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會輸的。他說道:「老赤,別光說不練,你發誓啊。」看他一副故意氣人的模樣,赤明魔尊稍稍有些猶豫,終於,他下定決心,大聲地發出了誓言。他想明白了,自己本來就受到李強的控制,輸掉了也沒有多大關係,而一旦贏了就可以為所欲為。李強心裡不由得感慨:「即使是大神魔也很渴望自由啊。」
赤明魔尊束手束腳地不敢傷人,他氣呼呼地飛上高空,大喝道:「誰敢靠近我,我就讓他後悔一輩子——他媽的混蛋!」他最後一句是罵李強。赤明魔尊展現出來的實力,立即鎮住下面那群人,再也沒人敢追上去了。
罄靜長老長嘆道:「魔劫來了!唉,霖明星從此多事了。」
李強沒想到霖明星的佛宗竟如此艱難,他問道:「難道這裡就這一條礦脈嗎?別的地方有沒有?」
鹹木靈帥施禮道:「鹹木遵令。」他立即吩咐蟠仕靈將率領靈劍體去探礦,自己則陪侍在李強的身邊。這些人中唯一讓他不解的是赤明魔尊,鹹木是高等級的靈體,對魔頭非常敏感,他已經察覺出赤明魔尊不是修真者。
錢豐和曜學翁膽戰心驚地呆立在一邊,他們還從來沒有被人如此輕易地擒獲過,即使是合體期的修真高手,他們也能抵擋一下,可剛才他倆根本就沒法躲避。兩人同時意識到,赤明魔尊似乎不像是修真界的人,但是兩人怎麼也想不到他是黑魔界的大神魔。由於赤明魔尊被魔禁了,只要他不用出魔頭來,修真者是不易發覺他是大神魔的。
李強點頭道:「既然是這樣,我來請人試試,看看能不能找到另外的礦脈,如果可以找到,你們三家就不用繼續爭執了,最好是你們三家結成聯盟,所獲的晶石三家分派,若是有外來的門派想要搶佔此地,你們三家也好聯合起來對付,三家的實力相加應該不弱於大門派了吧?」
李強猛地大喝一聲:「通通給我住手!」和圖書聲音如晴天霹靂一般,連赤明魔尊都被震得渾身一顫,他小聲罵道:「叫那麼大聲——吵死人啦!」
李強知道他就是這副德行,也不去理他,其餘幾人卻聽得直冒冷汗,覺得這傢伙真是太惡毒了。
錢豐和曜學翁驚疑不定地看著李強,他倆心裡很是不安,李強似乎和佛宗有某種關係,而且他展現的實力太強大了,還有上空的那個傢伙更是厲害。兩人勉強上前見禮道:「見過前輩。」他倆的修為都是出竅後期的水平,見到李強這樣的高手,在氣勢上明顯就弱了很多。
錢豐是最後一個來爭奪礦脈的,他聽出李強並沒有排斥自己門派的意思,心中不禁大喜,忙說道:「前輩,探礦要有專門的法寶,在霖明星會探礦的高手極少,他們輕易不肯答應人的。」
大家都是一愣,請人來探礦?三家聯盟?李強的提議和建議實在出人意料,原以為他會做和事佬,讓三家平分這條礦脈,打打馬虎眼就算了,沒想到他會提出這樣的意見。赤明魔尊蹲在地上嘀咕道:「真沒勁!探什麼礦,聯什麼盟,以後一旦利益擺不平,哈,還不是照樣鬥得你死我活,沒勁,沒勁啊。」
李強惡狠狠地說道:「老赤,你要是再敢胡來,可別怪我折騰你。」
李強心裡非常震驚,魔血煞霧的移動竟然如此快速,這麼快就到達了霖明星,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他看了一眼赤明魔尊,只見這傢伙滿臉都是興奮和期待,見李強看過來,他立即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心裡卻是喜翻了天。
果然,野霜樓的曜學翁搶先說道:「赤紅星的晶石礦向來都是我們野霜樓開發的,佛宗後來在另一處也找到了晶石礦,但是整條礦脈是連在一起的,我們野霜樓看在大家都是霖明星的修真者份上,和佛宗劃定地域各自開採,誰知道前一段時間,摩暗山的修真者強行插入一腳,在野霜樓和佛宗的礦區中段開採晶石,並且搶佔我們兩家的地域——」
罄靜長老因為有李強在,不敢插話,只是默默地聽著。李強暗自嘆息,他算是見識到了修真者之間的利益衝突,和世俗界也沒什麼兩樣。他忍不住說道:「就為了這個爭鬥?奇怪,你們是怎麼修到現在這個境界的。」
在場的人全都臉色大變,這種對心魔的誓言是很可怕的,沒有修真者敢發這樣的誓。赤明魔尊也是一怔,他不同於修真者,他自己就擁有心魔,那是他的本源,以大神魔的修為,他也不敢對自己的心魔隨便發誓,如果違反了就要面對極慘的後果。可他對李強又實在是不服氣,便說道:「有什麼不敢的,如果你輸了——從此就別管我!」他的眼光一一掃過在場的人,眾人心裡陡然生出恐懼的感覺。
赤明魔尊的心魔被李強控制住,願望又落空了,心情極度不爽,他沒好氣地說道:「靈劍體算個屁啊,靈鬼界的雙尊都是他的朋友,媽的,我真是蠢啊!怎麼會忘記這個了,唉!」
霜晚愉說道:「霖明星發生大亂,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飄來了大量魔血煞霧,裡面夾雜著無數的魔頭,所有的修真門派全都動員起來了,現在情況很危急,有許多人被魔化,有些修真者也被侵和-圖-書蝕,霖明星的五大城全部封城了,最可怕的是目前無人能分清誰被魔化誰沒有被魔化,一些修真門派開始自相殘殺。」
李強立即吩咐鹹木道:「你讓兄弟們行動快一點,探明了晶石礦,每個靈體兄弟都採集一些晶石,我有急用,另外,讓他們自己也採集一些,別去採那條已經知道的礦脈,快去。」鹹木靈帥應聲答道:「遵令!」他一拍座下的鬼獸,悄然潛入地下通知去了。
李強笑道:「罄靜長老這樣說出來,當然就不可能答應。」他發覺曜學翁這人不夠精明,屬於聽風就是雨的人。
赤明魔尊恨恨地道:「給我閃開了!」一腳踢飛左邊靠上來的一個修真者,無視身後射來的飛劍,又一把將眼前擋路的修真者抓住,揮動手臂將他扔了出去。那些修真者驚得臉色大變,有人喝道:「快退!這人太厲害了!」
罄靜長老道:「是的,佛宗已經明確拒絕和奇龍城合作。我們佛宗雖然僅有這一個晶石礦,節省著用也可以維持門派的正常所需了,可是這次佛宗很為難——摩暗山一下就佔去了我們三分之一的礦區,這樣我們連最低需求也難以維持了,如果不爭取,哎,佛宗就很難在霖明星立足了。」他的語氣很無奈。
李強被他逗笑了:「啊?你原來是幫我啊,抱歉——抱歉,打錯了,嗯,讓我看看——疼不疼啊?」赤明魔尊被這一拳揍得兩眼金星亂冒,他抱著頭,心裡煩悶之極,氣呼呼地跑到一邊蹲下,他現在越來越怕李強了。
錢豐喃喃地說道:「老天!原來是大鬧奇龍城的木子前輩,怪不得這麼厲害。奇怪,木子前輩不是跟仙人走了嗎?怎麼會到赤紅星來——」李強還不知道自己在霖明星是多麼的有名,在霖明星幾乎所有的修真門派都在談論李強的事情,他現在的名氣之大,大約只有仙人能比。
在大裂口裡爭鬥的修真者彷彿被一陣狂風掃過,一個個東倒西歪站立不穩,根本無法繼續打鬥。李強接著大喝道:「各派都出來一個領頭的人,過來見見!」他的口氣很狂,而且非常蠻橫,因為在這種時候只能以強大的實力來說話,不然沒有人會理睬自己。
下面立即飛上來三個高手,其中就有一個光頭,那人穿著寬大的灰色袍服,手上捏著一串褐色珠子,圓圓的臉,眉眼柔和可親。他看看李強,問道:「請問——」李強身邊的那個佛宗弟子搶先施禮道:「罄靜長老——」又湊上去小聲說道:「他有佛宗大長老的佛指。」
罄靜問道:「大長老,我們怎麼辦?」曜學翁和錢豐都看著李強,兩人也沒了主意。
李強淡淡地說道:「先救治受傷的人,我們到邊上談。」
曜學翁臉色慘白,心裡又氣又怕,他見錢豐表了態,也急忙說道:「野霜樓聽從前輩安排,晚輩無條件遵從。」
赤明魔尊苦惱萬分,他最厲害的手段被魔禁了,不然他就可以悄悄地將眼前幾個人都魔化了,現在放出小魔頭是沒有用的。他忍不住就想搗亂,他在黑魔界的實力雖然弱於另外兩個大神魔,但是他的智慧卻很高,正是因為他的智慧高,才被魔禁緊緊控制住了,他是不肯吃眼前虧的。
罄靜長老喜出望外,www.hetubook.com.com佛宗在霖明星雖然也是大門派,但是實力很弱,高手也少,有李強這樣的高手出現,佛宗重新崛起就指日可待啦。他恭恭敬敬地說道:「罄靜請大長老光臨津陽城的佛宗。」
沒等曜學翁說完,摩暗山的錢豐喝道:「只要有本事來到赤紅星就可以開採晶石礦,晶石礦不能由你們獨佔,再說了,是我們自己找到礦區的,發掘的時候,你們兩家都沒有出來說話,等到發現這裡是一處富礦,哈!這下都急眼了,搶著說是你們的礦區,有這麼便宜的事情嗎?」
罄靜長老說道:「是啊,我知道奇龍城的修真者也在覬覦赤紅星的晶石礦,他們曾經派專人來和佛宗商談過,希望和佛宗聯手佔據赤紅星的晶石礦——」曜學翁身子一顫,他當然明白,如果奇龍城的修真者加入進來,野霜樓根本就不是對手,他連忙問道:「罄靜長老——你,你沒有答應吧?」
赤明魔尊的誓言憑空凝結成黑色的珠子,落在了李強的手裡。李強哈哈大笑:「老赤啊,你輸了。」說完立即掐動靈訣,周圍頓時寒氣大盛,空中驀然出現了靈體大軍。赤明魔尊大叫道:「氣死我啦!」隨著他的話音落下,李強手中的黑色誓言珠發出一道淡淡的紅光,猶如心臟一般急速跳動起來,李強知道誓言成立了。
錢豐也訴苦道:「是啊,若是晶石礦充裕,我們也不用爭鬥了,為了晶石,門派之間的爭鬥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大規模的爭鬥也不罕見,我們這些一般的門派,唉——」他長長地嘆息了一聲,低下頭來。
曜學翁一瞪眼,氣呼呼地叫道:「你還有理啊?我們幾次要求和你們商談,都被你們趕出來,你以為我們好欺負嗎?」
一個光頭漢子疑惑地問道:「我們是津陽城的佛宗弟子,請問你們是?」
罄靜長老露出極度興奮的神色,大聲說道:「罄靜拜見大長老!」當眾行禮後才介紹道:「這位是摩暗山的錢豐山祖,這位是野霜樓的曜學翁。」語氣裡隱隱透出一份恨意。
佛宗弟子恭恭敬敬地答道:「大長老,在這裡爭鬥的是三個門派的高手,佛宗在這裡有一個晶石礦——唉,大長老能不能先讓他們停止爭鬥——」他邊說邊焦急地看著下面,已經有不少修真者和佛宗弟子受了傷。李強說道:「好,等一會兒再談,你跟著我,摀住耳朵。」
赤明魔尊掃視著他們幾人,嘴裡唸唸有詞:「好肥!好肥!可惜!可惜!」別人沒聽懂他在說什麼,只有李強明白,他笑罵道:「你有完沒完?給我閉上嘴!」赤明魔尊舉起雙手,無可奈何地說道:「不說啦,不說還不行嗎?唉,真煩!」
曜學翁苦笑道:「我們能佔住赤紅星就不錯了,因為這裡比較偏僻,大門派不大注意,所以我們還能保住這些晶石礦,如果尋找新的礦藏,去探礦的必須是高手,而且還要有探礦的法寶,只有大門派才有這樣的人才和實力,我們這些一般的修真門派是做不到的。」
李強伸手露出戴在手指上的佛指,沒等他說話,那個佛宗弟子就驚訝地叫道:「不可能的!這——這是——」他立即在空中行禮道:「弟子見過大長老。」李強點頭問道:「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