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6:赤明魔尊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6:赤明魔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章 佛堂傳功

第十章 佛堂傳功

李強冷笑道:「哼哼,既然他們如此著急上火的要見我,那我就勉為其難吧。老赤,你也去,但是絕對不許你出手,聽明白了嗎?」他不放心留下赤明魔尊,誰知道這傢伙會幹出什麼好事,還是帶在身邊保險一點。
佛堂裡很乾淨,沒有任何傢俱擺設,只是在地上放置了二十來個蒲團,中間一個是紫黑色的蒲團,四周的蒲團都是淡黃色的。波若業請李強坐那只紫黑色的蒲團,李強搖搖頭,他才不會傻到去坐佛主的位置。他順手取出在天籟城收取的那只蒲團——著名的佛宗密寶紫凝典,那是佛宗老祖遺留的佛寶,隨手扔在地上,盤腿坐了上去。
波若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強的意思他終於明白了,也就是說自己這一系的佛宗可以得到最正宗的傳承。他捂著胸口,臉上的神色變幻不停,過了足足有十分鐘,他才緩過氣來,連聲說道:「快請大長老進佛堂說話。罄靜長老,立即通知所有的執事人員到佛堂外集合。」又畢恭畢敬地說道:「大長老請!」
波若業被赤明魔尊所提醒,眼裡流露出一份渴望。
赤明魔尊被李強一通諷刺挖苦,直氣得七竅生煙,他在佛堂裡低低地咆哮著,不停地轉著圓圈,猶如一頭被困的野獸。他修成大神魔後,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打擊,偏偏他還沒法報復,恨得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一雙怪眼不停地掃來掃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李強揮揮手:「你還是到一邊老實蹲著,沒話就別找話說。」
所有的人都抬頭向天上望去,只見城市上空飄蕩著一大片赤色雲霧。在赤明魔尊快活的大笑聲中,絕望的神情浮現在每一個修真者的臉上。
罄靜長老急忙上前施禮道:「見過佛主。」
赤明魔尊喜出望外道:「哈哈,明白,明白,不過,他們要打我怎麼辦?我能不能還手啊?嗨嗨。」他仍然鍥而不捨地尋找著出手的可能。
曜學翁說道:「我在這裡等門下弟子傳送過來。」罄靜長老吩咐手下幾句後,立即忙著去通知佛宗的高層執事人員。
下集預告:
罄靜長老說道:「佛宗所有的高手都回來了,現在正守護在外面,情況很危急,請佛主趕快決定。」
赤明魔尊也跟進了佛堂,他被李強逼迫蹲在牆腳邊,可這傢伙一刻都不肯安寧,他搗亂道:「喂,那個什麼佛主,你問他要不就行啦,他好像很大方——哇哈哈,哈哈。」他估計李強一定捨不得,成心想讓他難過一下。
佛堂就在內堂的後面,是佛宗最重要的地方,房子很普通,卻籠罩著幾層禁制。李強不由得想起在西大陸的佛宗遺址,僅地面上殘留的建築就一眼望不到邊,地下的更是了不得,這裡的佛宗根本就沒法比,差距實在是太大了。而且他察覺到波若業的修為並不算高,也就是分神期的修為,作為一派宗主,他的境界太淺了。
赤明魔尊不懷好意地盯著波若業,突然插話道:「呸!我是囚犯?我要是囚犯,他最多也就算是一個牢頭,還輪不到他來囚禁我,啊——我真倒霉啊!」他又開始鬱悶了。
波若業強自鎮定,他豎起單掌,說道:「佛祖慈悲,西大和_圖_書陸的佛宗是所有佛宗弟子的聖地,可惜的是我們早已迷失了回去的路,無法和坦邦佛宗聯繫。波若業見過大長老。」他的聲音都有點顫抖了,能見到佛宗聖地的人,也就意味著可以和聖地聯絡上,本地佛宗的發展也就有了明確的方向。
李強緩步上前道:「他是我的囚犯,如何?」罄靜心裡叫苦不迭,他不知該如何解說,就這麼呆呆地看著兩人。波若業暗暗吃驚,他硬著頭皮問道:「你是誰?」李強也不想多說廢話,伸手亮出戴在手上的佛指。
波若業渾身一顫,他死死地盯著佛指,半晌,才抬起頭來:「你——你是從坦邦佛宗來的?」李強點頭道:「西大陸的佛宗和你們是什麼關係?」
佛宗內堂的氣氛異常緊張。李強知道赤明魔尊本身帶有的邪氣很容易讓人懷疑,最頭痛的是這傢伙根本就不想掩飾,他巴不得別人對他動手,這樣他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反擊了,他的想法李強最清楚。李強如何肯讓他發作,他淡淡地說道:「他是我的囚犯,你們不用管。」
波若業有些不明白:「尋找這一界的佛子?聖地的佛子到哪裡去了?」
波若業抱著光頭一屁股坐在蒲團上,他被嚇懵了。開玩笑,黑魔界的赤明魔尊是傳說中最邪惡的傢伙,他竟活生生地站在佛堂裡,更加可怕的是李強,他竟敢如此羞辱挖苦赤明魔尊,這簡直是不可思議。波若業只覺得自己的腦袋都暈了,為什麼羅天上仙要魔禁赤明魔尊?這傢伙是怎麼進到這一界的?津陽城外的魔血煞霧和他有什麼關係?他完全糊塗了。
波若業一眼掃過,首先發現身穿仙甲的李強,然後又看見赤明魔尊,他畢竟是佛宗的一派宗主,立即就察覺出其中的問題。他用手指著赤明魔尊喝道:「他是誰?」罄靜頓時啞口無言,他不知怎麼回答才好。
過厲隍早就聽說過李強大鬧奇龍城的事情,對手的實力絕對不是他們這幾十個人可以應付的,何況還有佛宗的長老在一邊準備著,這場爭鬥只要開始,自己必輸無疑。他斷然大喝道:「我們撤!回去再說!」
李強心裡嘆了口氣,他慢條斯理地喚出滅天甲,揮手間一道若隱若現的金芒環身盤繞。自從修入三滅天的初步境界,到達所謂的不死之心境界後,他這是第一次全力運功。金尊神心開始劇烈地跳動起來,蔚藍色的滅天甲裡彷彿有海水一般波動起伏著,隨著金尊神心的鼓蕩,一圈圈淡淡的金芒散射出去。
波若業一眼就認出這是佛宗老祖的寶貝,他開始真正相信李強沒有胡說八道,高層的佛宗弟子幾乎沒有不認識紫凝典的,典籍上記載它對修煉佛宗的功法有特殊的幫助。他結結巴巴地問道:「大——大,大長老——這個——是紫凝典?」
顏皂神情很嚴肅地喝問道:「老弟,你是怎麼啦?」波若業苦笑道:「這個——這個,能否請兩位老哥進去談?」兩人幾乎同時退後一步,眼睛卻盯向站在佛宗大門前的赤明魔尊和李強。
波若業一下子愣住了,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不知所措地回頭看向李強。
現場的氣氛非常沉悶和_圖_書,劍陣耀起沖天的光華,將周圍映襯得五光十色,飛劍的破空聲嗡嗡作響。波若業走到場地中央,顏皂和枯兆罕落在他的面前,兩人都身穿著戰甲,臉上的神情極度緊張。枯兆罕悄然傳音道:「若業老弟,今天傳送過來的姓赤的那人是魔頭,你不知道嗎?」
李強悄然傳音給波若業道:「你不要出頭,若是情形不對,只管否認和我的關係,這裡應該沒有人能擋住我們的。」他的意思很明確,不希望佛宗和這裡的修真者起衝突,大不了他帶著赤明魔尊離開就是了。
魔劫來了。
埠門的飛劍陣是相當有特色的,飛劍組成的劍陣威力極大,二十多個元嬰期的修真者組成的劍陣在攻擊的威力上可以媲美一個分神期的高手了,若是指揮劍陣的高手本身實力強勁,劍陣的威力甚至可以抵禦合體期的高手。津陽城的三大門派都有這個特點,善用劍陣。
李強簡單介紹了一下西大陸佛宗的情況,最後說道:「看樣子你們還不知道坦邦星發生的事情,不過,你們是我遇見的唯一一個佛宗的分支派系,我這裡有佛宗的典籍和一些佛宗的寶物,等空閒下來就傳給你們。」
赤明魔尊看著奇怪,他怪聲怪氣地說道:「耶!耶!耶!老兄的手段真是高明,厲害啊,幾句話就能把人騙得團團轉,我老赤佩服啊,什麼時候也教我一手——咦,媽的,沒人理我。」他尷尬地四處張望,發現沒人理會他,彷彿他是透明的一般。
擁有金尊神心後,李強的實力已經可以和散仙拚鬥。金尊神心的作用很像元嬰,它可以讓李強精確地控制自己的力量,神奕力再也不是不可琢磨的東西。隨著金尊神心的跳動鼓蕩,神奕力越來越精純了。
在場的修真者全都傻了,李強顯露出來的霸道簡直讓人不敢相信,只有赤明魔尊最開心,他站在李強身後跳著腳喝采道:「打!打得好!狠狠打!」李強突然一個側後踢,同樣將赤明魔尊踹了出去。
波若業震驚萬分,他還不知道李強就是大鬧奇龍城的木子,這樣的實力太厲害了。突然間他明白了,李強並不想真正的拚鬥,他是在威嚇在場的修真者。
魔血煞霧大舉肆虐,兩位之前與他交惡的仙人又出現在這,大敵當頭,李強嘗試著修煉「鎮泰意元」,沒想到所放出來的卻是一隻銀白色的小狗?這怎麼作戰呢?——
李強身周彷彿捲起一股金色的旋風,開始時似乎還有些生疏,很快旋風就擴散開來,隨著旋風的擴大,一股鋪天蓋地的巨大張力向外擠壓出去。
過厲隍被李強抽懵了,肩膀上的戰甲都被李強捏得爆開,沒等他清醒過來,小腹上又中一腳,「轟」地一聲撞在旁邊的石柱上。李強狠狠地罵道:「我說的話不算數嗎?你好大的膽子!」事到如今他也顧不得許多了,現在只能憑著實力去壓制他們。
李強差點被他氣得吐血,把赤明魔尊放出去,滿城的人恐怕一個活的都不會有,別說是人了,任何活著的東西通通都得完蛋,這些人簡直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波若業苦笑道:「大長老,現在津陽城一片混亂,城外有無數的人和-圖-書想進來,他們被魔化的人大肆殺戮,還有修真者也在其中,唉,如果城裡也混亂了,會死很多人的。」
過厲隍等人實在難以相信,看赤明魔尊的囂張態度,他怎麼可能是囚犯?過厲隍緊緊盯著赤明魔尊,慢慢地舉起手中一根半尺長的尖針,尖針發出銀白色的光華,罄靜長老失聲叫道:「探魔針!」
過厲隍的師弟過厲龐紅著眼,長嘯一聲射出飛劍,場面立刻一片混亂,埠門的修真者快速結成劍陣向一邊退去,百眾聯的修真者退向另一邊,只有佛宗的弟子茫然四顧不知所措。曜學翁看得眼花繚亂,連忙勸道:「有話好說,大家有話好說,別動手,冷靜點。」可根本沒人理會他的叫喊。
李強笑道:「別理他,他是被羅天上仙禁錮的。小明啊,你不服氣也沒有用,我就是牢頭也比你這個囚犯強,別抱怨了,沒用的!」
李強說道:「雖然我不算是佛宗的長老,但是和西大陸的佛宗有很深的淵源,而且我受佛宗的委託,尋找在這一界的佛子——」
波若業連聲道謝,他查看了一下到手的玉瞳簡,心裡忍不住一陣狂喜。他畢竟是佛宗的高手,一眼就能辨識真偽,李強給他的這些東西,無一不是佛宗的精品,看來佛宗在自己手上發揚光大指日可待了。
李強記得當年在大幻佛境裡,第一次見到智長老時,那種深不可測的修為曾給他留下極深的印象,他們那些高手離開後,佛宗要想不衰落是不可能的,若不是自己這個有緣人和智長老見過面,佛宗徹底湮滅只是時間問題了。
赤明魔尊更加失望,他這時才明白李強為什麼要穿上仙甲,原來這小子是要將他們嚇唬走。他懶洋洋地跳起身來,百無聊賴地在內堂裡亂晃悠,東瞄瞄西望望,一副賊兮兮的模樣。
李強笑道:「哎,不錯,還沒有昏頭,趁早回去得好,最好叫你們老大過來,我和他談談。」過厲隍一言不發,帶著同門弟子向外退走。百眾聯的高手也不敢多說,跟著向外面撤退。罄靜長老露出為難之色,他知道這等於佛宗同時得罪了兩大門派。
赤明魔尊躺在地上,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兩手攤開,無精打采地說道:「我看熱鬧,看熱鬧總行了吧。老兄,就這些人——你還用穿上仙甲用上仙器,太誇張了吧,哈哈!」他無法理解李強的舉動,憑李強如此強大的實力根本就不需要用仙甲仙器,一下就可以擊垮這些修真者。赤明魔尊恨不得替李強出手,他不停地轉動著眼珠,眼裡隱隱閃現出暗紅色的光芒。
「囚犯?」
李強說道:「行啦,見人就說我是赤明魔尊,你想嚇唬誰啊?你好意思嘛,堂堂的黑魔界大神魔,一代魔頭宗師,被人魔禁,虧你還笑得出來!要是我早就找個地洞鑽進去啦,省得出來丟人現眼,哈哈,你這個魔尊夠窩囊!夠無能!夠廢物!」
罄靜長老急匆匆地進來,說道:「佛主,大長老,不好了,埠門和百眾聯的高手將佛宗包圍了,他們指責我們包庇魔頭——」赤明魔尊正好渾身不舒服,聞言一下就蹦了起來,怪叫道:「喲呵!他們說得沒錯,我就是魔頭,我去!把和_圖_書我交出去就行啦,這和你們沒關係。」他竟然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李強笑道:「佛主也執著啊,呵呵,我說話向來算數,紫凝典就留在這裡了。」波若業的光頭都紅了,他不好意思地說道:「呵呵,因為這是佛祖留下的佛寶,所以有點失態了。」赤明魔尊開心地大笑起來,他用手拍著地面,得意地說道:「不管怎麼樣你都少了一件寶貝,我很爽啊。」
曜學翁悄悄告訴李強道:「他是佛宗的現任佛主波若業。」李強不動聲色地點點頭,靜觀其變。
過厲隍身上的戰甲碎裂開來,發出清脆的辟啪聲。他憤怒之極,躍起身形大喝道:「你欺人太甚!聚劍陣準備!」埠門二十幾個修真者的飛劍立即串連起來,結成一道青色光華,急速環繞在劍陣外圍。眾人都知道埠門的高手要拚命了。
罄靜長老喝道:「佛宗弟子過來。」佛宗弟子這才反應過來,立即向罄靜長老聚攏。罄靜又道:「立即去請佛主來。」
沒人理睬赤明魔尊。
波若業緩步上前,沉聲道:「請埠門的顏皂兄,百眾聯的枯兆罕老哥。」從對方劍陣裡掠起兩道劍光。李強微微動容,他察覺到這兩人都是分神期以上的高手,那個顏皂似乎已經達到了合體初期的修為。
赤明魔尊若無其事地說道:「別看我,又不是我的寶貝,給不給——嘿嘿,和我沒關係。」他靠在牆角邊就勢坐下,兩手抱著小腿,下巴擱在膝蓋上,一副你奈我何的樣子。李強被他逗笑了,這傢伙有時候很討厭,有時候也很搞笑。他笑道:「送就送吧,紫凝典我留著也沒有多大用。」
波若業忍了很久,終於忍不住問道:「大長老,他是誰?他真的是囚犯嗎?」
波若業簡直不敢相信,他猶豫了片刻,問道:「大長老,這是真的?」他的神情實在是太嚴肅了,以至於李強都沒有反應過來:「什麼真的?」赤明魔尊鬆開抱膝的手,鼓掌道:「裝傻了吧,哈哈,說大話!」
李強冷冷地說道:「你們立即退走——」話還沒有說完,整個天空突然黯淡下來,有人驚叫道:「天哪!津陽城的大型防禦陣被攻破了!」
波若業嚇了一跳,被羅天上仙禁錮的?什麼人需要羅天上仙來禁錮?他實在難以理解。赤明魔尊站起身來,撇著嘴說道:「別一臉困惑樣,我是黑魔界的赤明魔尊,哇哈哈,哈哈哈!」他發洩似的咧嘴大笑。李強無奈地搖搖頭,這傢伙要是不嚇人那才叫奇怪。
波若業眉頭微微一皺,他知道李強是好意,但他也是一派宗主,這種事情他是做不出來的。他語氣堅決地說道:「你是我們佛宗的大長老,又是我們佛宗的恩人,佛宗現在雖然弱小,但是我們絕不怕事。」赤明魔尊是唯恐天下不亂,他大聲喝采道:「好!有膽識,有豪氣,放心吧,我幫你!」
李強從來就不是怕事的人,他微微抖動了一下身體,滅天甲顯露出來,太皓梭的金光陡然閃亮,耀起的金光絢爛奪目,他呵呵笑道:「想打架?哈,我正好手癢得很,你們都不許插手,尤其是你,老赤,你要是敢動手就別怪我不客氣。」
赤明魔尊靠得最近,他首先站立不和圖書穩,連連後退了幾步,罵道:「什麼玩意兒?」等他運功站穩,李強已經走到場地中央。只見波若業、顏皂和枯兆罕三人幾乎是連滾帶爬地向後退去,赤明魔尊忍不住哈哈大笑,對李強的強硬作風十分欣賞。
佛宗的大門外是一大塊空地,赤明魔尊搶先來到外面,高興地叫道:「哇哦,這麼多的人,嗨嗨,我喜歡。」緊跟著的波若業和罄靜聽得頭皮都麻了,這傢伙簡直是變態。
過厲隍還沒有下令攻擊,就看見李強穿著仙甲,飛出仙器,他腿一軟總算清醒過來,對手的實力根本就不是自己這些人可以抵抗的,自己憑什麼和人家爭鬥。過厲龐焦急地問道:「師哥,你傷了沒有?我們一起拚死他!」他開始指揮劍陣移動。
李強滿不在乎地說道:「罄靜,你去吩咐人把赤紅星的人傳送過來——」
李強慢慢地走上前去。赤明魔尊嬉皮笑臉地緊隨在後,他的手臂上隱隱映出紅光。這傢伙預備了幾百隻小魔頭,隨時打算放出去害人,只因對李強有所顧忌,暫時還不敢下手,他想,萬一李強要是失去理智,那不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大幹一場了。
李強說道:「你是不死之身,被他們打幾下不疼不癢的有什麼關係,不許還手!」赤明魔尊發狠道:「哼,不幹!如果誰敢向我出手,後果自負!我可不想窩囊透頂。」
李強原本只是想找個墊子,無意中卻取出了這件佛宗的寶貝,他笑道:「確實是紫凝典,呵呵,我差點要忘記了。」波若業忍不住苦笑道:「唉,大長老,這是佛宗最著名的寶物之一,你——你竟然要忘記了,這是——這是從何說起。」他感到不可思議,這位大長老簡直是糟蹋寶物。
埠門的修真者在門外設了三個大型的劍陣,百眾聯也擺了兩個大型的劍陣。佛宗的弟子似乎很茫然,雖然他們也排出了陣法,卻是典型的防禦陣型,幾個高級執事也是稀里糊塗,他們根本搞不清楚這是為什麼。
佛堂裡一片寂靜,只有赤明魔尊不時發出奇怪的哼唧聲。李強拍拍波若業的肩膀,說道:「赤明魔尊的身份暫時保密吧,我不想看見有人圍攻他,另外,這些佛宗的玉瞳簡和一些佛寶都給你,我們很快就要離開這裡的,佛宗在其它星球還有一些隱秘的地方,這也記載在玉瞳簡裡,有機會你們可以去找找看。」
罄靜還沒來得及說話,從門外湧進來一大群光頭,為首的是一個高大的漢子,他光著頭,穿著一身褐色寬鬆的長袍,手上捏著黑色的珠串,滿臉怒容。他一進內堂就喝道:「罄靜長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強也暗自佩服,這人的警惕性還真是高。不過,李強可不願意讓他探出赤明魔尊的底牌,他陡然瞬移到過厲隍的身邊,劈手奪過探魔針順勢收入手鐲裡,一把抓住過厲隍穿著戰甲的肩膀,正反陰陽手「劈里啪啦」連續抽了他幾個大嘴巴。
李強似笑非笑地看著赤明魔尊,他對寶物的態度從來都是有用才是寶,用不上的他壓根就無所謂,赤明魔尊和李強接觸的時間並不長,他不清楚李強的性格脾氣,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他哪裡知道李強送出去的寶物可太多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