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7:危機重重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7:危機重重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章 談判

第四章 談判

李強「嗖」地一下竄到黛南楓御的身後,說道:「仙子——你看這可如何是好,呵呵,老乾他要發飆啦。」他乘機挑撥一下。
黛南楓御說道:「我們也可以參悟天薦章,未必就會比孤星差。乾大哥,既然我們都回不去了,不如就在這一界逍遙自在。」她這一聲乾大哥,叫得乾善庸臉色一變。乾善庸苦笑著嘆息了一聲,低頭沉思不語。
李強滿不在乎地摸著小白的腦袋,笑嘻嘻地說道:「仙人老大也打架,我們這些修行的人就更不用說了,小白,你在裡面也打架嗎?我就奇怪了,你怎麼還能活下來的,你的本事可真不小。」他用挖苦的語氣和小狗說話,其實是在諷刺嘲笑乾善庸。
小白的小狗腦袋一揚,衝著李強汪汪叫了兩聲,奇特的是在場的三人都明白了它的意思。李強嘿嘿笑道:「真的?你真的這麼厲害?吹牛吧。」小白從李強懷裡跳了出來,抖了抖身上的毛,很莊重地走到李強面前,後腿蹲下挺著小狗胸,小狗腦袋揚得高高的,一副「我說的就是實話」的樣子,惹得李強哈哈大笑。
李強大笑道:「你佩服他?哈哈,他可是很佩服你的,你追殺他那麼久,小子想問問,究竟是為了什麼?」
他向乾善庸要了兩塊空白的玉瞳簡,心念轉動間,將修神天薦章記錄下來,不過,他隱瞞了最後兩重神天的正確修煉方法。
李強還沒有摸清情況,自然不肯輕易交出天薦章,他說道:「先別急,我會交給你的,老乾,你們為什麼要救治這裡的修真者?」他心裡一直有這樣的疑問,在他的印象中,仙人應該是不理會修真界的事情的。
李強嬉皮笑臉地反問道:「我為什麼不肯給?不就是一個修煉的功法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黛南楓御搖頭道:「逆行通道打通後,百耋天君隨時都有可能過來,到時候就是合我們兩人之力也打不過他,那我怎麼辦?坐著等死啊。」她也明白乾善庸是為了自己好。
黛南楓御得意地嬌笑起來。乾善庸手一揮,身影掩進金光裡,他說道:「小傢伙,如果以後有什麼消息,你可以到聖城來找我,我的意思你懂嗎?」李強點頭道:「明白,不過,聖城在哪裡?小子不知道啊。」
李強聽得一頭霧水,他暫時還搞不清這幾個仙人之間的恩怨,看樣子乾善庸和孤星之間有很大的仇怨,可是孤星為什麼沒有說,如果孤星如此能忍,那這人就太可怕了。李強隱約覺得有些不妥,但是他還想不通其中的關鍵地方。
乾善庸招呼了一聲,波若業等人走進內堂來。乾善庸說道:「你們津陽城在這段時間裡必須封城,等我的消息,一旦滅掉那個神魔,你們就可以重新開放了,聽清楚了嗎?」他說話的口氣很嚴厲,但是可以看得出來,在場的修真者很感激他。
黛南楓御嬌笑道:「這個小東西是從哪裡搞來的?它叫小白?咯咯,可愛的小東西。」她伸手要去抱,只見銀光一閃,小白已經躲到李強的懷裡。黛南楓御驚訝道:「咦,奇怪,這是什麼怪獸?」
黛南楓御說道:「小傢伙,你無論如何不能把給我們天薦章的事情透露出去。」李強點頭道:「放https://www.hetubook.com.com心吧,我並不想多事。老乾,你準備回封緣星嗎?」
李強好奇心大盛,問道:「天將輪是什麼玩意兒?」
李強問道:「封緣星的聖城是你搞出來的?」乾善庸微微點頭。黛南楓御接口道:「別說是聖城了,封緣星附近所有星球的修真者,大都和他有關聯,他是始作俑者。」李強又問道:「是為了孤星嗎?」
李強根本不在乎她的威脅,他不急不忙地說道:「哦,楓御大姐真是厲害,不過,我知道兩個版本的修神天薦章,一個是孤星留下的,一個是青帝給的,你要哪一個?」他察覺出有些不妥的地方,仙人之間發生的某些事情,他雖然暫時還想不通,但是已經心存疑惑,不想按照孤星的吩咐去做了。
李強撓撓頭,說道:「怎麼沒人理我?」波若業急忙說道:「大長老,殼脊土是我們津陽城的特產,我們也不知道有什麼用,前輩只是吩咐我們用三昧真火煉製它。」李強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兩位仙人還是第一次見到李強如此鄭重其事地行禮道謝,黛南楓御說道:「你這個小傢伙真是奇怪,對了,把定聆珠還給本仙子!哼,你竟然能將定聆珠排斥出來,好了不起,還給我吧。」
乾善庸和黛南楓御都是驚訝萬分,乾善庸苦笑道:「天將輪?你說的是青帝宮的天將輪?」李強笑道:「他是這麼說的,沒錯,就是青帝宮的天將輪,有什麼問題嗎?」黛南楓御臉上流露出一絲恐懼,她喃喃道:「想不到孤星竟然熬過來了——」
津陽城的修真者對乾善庸和黛南楓御充滿了感激之情,他們兩人不但將迷蹤大陣裡入魔的修真者解救出來,而且還傳授了一種清心靈訣用來阻止魔頭的侵襲,有了這種靈訣,修真者只要有所防備,魔頭是很難上身的,因此,只要是乾善庸的吩咐,他們一定會遵命執行的。
正在這時,佛宗的一個弟子闖了進來,慌慌張張地說道:「靜室裡的前輩發怒了。」
黛南楓御說道:「嘻嘻,要不是乾大哥拉著我來,誰樂意管這裡的閒事?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乾善庸和黛南楓御同時一愣,他倆都沒有想到,李強竟然得到了真正的修神天薦章,並且是青帝給的。黛南楓御啞口無言,她膽子再大,也不敢說「你交出青帝給的修神天薦章」,那就不是搶李強的東西了,而是搶青帝的東西。
乾善庸喝道:「你敢!」
李強好奇地問道:「殼脊土?是做什麼用的?」乾善庸淡淡地說道:「好,那就等一天,你準備兩間靜室——其它的就不用忙了。」顏皂躬身道:「是,我這就去安排。」他先退了出去。
乾善庸卻聽出了李強話裡的意思,他問道:「難道你肯給青帝的天薦章?」
黛南楓御任性地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得罪了百耋天君,有他在仙界我永遠也回不去的,要是我能修成天薦章,哼,到時候——」乾善庸打斷她的話,說道:「到時候百耋天君沒有找來,青帝卻派人來了!你在仙界的實力只是和我相當,比你厲害的仙人多得是,到時候就是修煉了天薦章,在沒有https://www.hetubook.com.com達到大成境界前,你能逃到哪裡去?」
乾善庸也笑了起來,他搖頭嘆道:「這一界的東西雖然不少,但是要想找齊實在是太難了,小傢伙,以後你到仙界就知道了。好了,這就是驅魔的手法,我都記載在玉瞳簡裡了,一種是陣法,一種是靈符的製作方法,還有一種滅魔的靈訣,修真者也可以運用,你要是沒時間的話,就傳給當地的修真者,讓他們來救吧。」
黛南楓御猶豫了一下,問道:「小傢伙,本仙子實在是感到奇怪,你為什麼要幫我們?」
乾善庸和黛南楓御目瞪口呆地看著李強,兩人都沒想到李強會如此說話。黛南楓御嬌笑道:「喲,小傢伙,你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嘻嘻,不過姐姐喜歡!乾大哥,若是你回到仙界,青帝也罰你去天將輪,你覺得自己能熬得過去嗎?」
乾善庸臉色陰沉地說道:「天將輪也是刑天仙器,非常厲害,如果仙人能夠通過天將輪的處罰,那麼青帝也不能把他怎麼樣,最重要的是,通過天將輪的考驗,孤星的功力應該超越了羅天上仙的境界——我明白了!他是參悟了天薦章後,才有這樣的把握,唉!這樣的話,我就無法再回仙界了,這個老混蛋!」
黛南楓御忍不住又叫道:「乾大哥!」
乾善庸似乎很忌諱這個話題,他再次反問道:「我不知道,小傢伙,你問這個幹什麼?」李強說道:「孤星老大和軒龍老哥他們去了那個地方。」乾善庸的眼神很古怪,他低下頭,小聲自語道:「奇怪,為什麼會到那裡去?」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哎,兩位仙人老大,你們能不能帶上我?可憐我只能用傳送陣,不知道要跑到猴年馬月才能回到封緣星,你們都有星耀,加我一個不多吧?」他竟打起兩個仙人的主意。
李強知道他這是給個順水人情,把好人讓給自己來做,因為他不屑於那些普通凡人的感謝。李強用心念記下後,謝道:「原來陣法還有這種作用,呵呵,我倒是沒有想到,確實了不起,不愧是羅天上仙,老乾,多謝了。」他恭敬施禮。
李強心中暗喜,知道這兩個傢伙不會悄悄把自己給禁制了。自己現在已是不死之身,打是打不死的,但最怕的就是把自己禁錮在某個類似鎮玄塔的地方,那樣可就生不如死了,從他倆說的話裡判斷,他知道自己沒有危險了。
李強渾水摸魚的本事不小,他笑嘻嘻地說道:「我可不想與仙人為敵。哎,老乾,星耀是怎麼修煉而成的?能不能教教我?你知道,長途趕路很累的啊。」黛南楓御插話道:「你想修煉星耀?咯咯,你想得太美了,修煉星耀不難,難的是這一界沒有製作星耀的材料,除非有仙人送你,不然——嘻嘻,你還是慢慢傳送穩當些。」
乾善庸心裡驚訝萬分,覺得李強這人真是神秘莫測,他忍不住問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李強微微一笑:「我樂意,我高興,這個理由怎麼樣?」黛南楓御噗哧笑道:「奇怪的小傢伙,好,只要是真正的修神天薦章,本仙子就要!」
乾善庸淡淡地說道:「我是從修真界過來的人,當然要管。」就這麼一和_圖_書句話,李強頓時對他好感大增,看來這傢伙還有點人味。黛南楓御不高興地說道:「我還不是從修真界過來的,不過,現在的修真界亂七八糟,讓本仙子看著很不順眼,要不是你拉著,我才不管他們的死活呢。」
乾善庸臉色嚴峻地說道:「百耋天君是仙界的七大天君之一,他們每一個都比羅天上仙厲害,更別說一般的仙人了——哎,孤星對你說了些什麼?難道青帝沒有處罰他嗎?」
乾善庸無可奈何地說道:「剛開始確實是為了孤星,不過,後來就不是了,我收了一批又一批的弟子修真,對這一界的感情實在是太深了,見到霖明星現在的情況,我很難不出手相助。小傢伙,這是我的實話,你信也好不信也罷,就是這樣的。」
黛南楓御說道:「霖明星上還有一個神魔級的魔頭,我們禁錮他後就要離開了,嘻嘻,小傢伙,以後有機會再見。」李強心裡想:「神魔級的魔頭?應該是窿寒陰吧,有仙人出手他一定跑不掉的。」
乾善庸臉色陰晴不定,半晌,他才說道:「楓御,如果我不回去,有理也變成無理了,如果惹惱了青帝——唉,我和你不一樣啊,我是羅天上仙,不能像你這樣隨心所欲——」他似乎很猶豫。黛南楓御哼了一聲,不屑地說道:「羅天上仙又怎麼樣,我就是討厭你看不開,哼,我才不管青帝怎麼看。」
乾善庸搖搖頭,背著手很落寞地站著,緩緩地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仙人可以熬過來,孤星——這傢伙真是很厲害,佩服!」他的語氣裡透出一絲恨意。
李強心裡奇怪黛南楓御怎麼會如此小氣,他不知道,對黛南楓御這樣回不了仙界的仙人來說,仙器是很珍貴的,這一界合用的材料是如此之少,她可捨不得隨便將仙器送人。李強也不爭辯,隨手取出定聆珠,調侃地笑道:「我要是不還——你會怎樣?」
李強又換成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呵呵笑道:「你是仙子啊,開玩笑,仙子的馬屁不拍,我拍誰去?呵呵,幫你們是因為我看仙子順眼。」他又胡說八道一通。其實真正的原因是他擔心孤星那裡有變,不管怎麼樣,在這一界,可以牽制住孤星的,唯有乾善庸和黛南楓御,李強怎能輕易放棄這個機會。
其實,當乾善庸得知孤星回過仙界,就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得到天薦章的理由,他現在想要得到天薦章去參悟,只能由李強決定給還是不給,因為青帝要收李強為徒,這就排除了乾善庸動手用武力強行索要的可能。在仙界,有幾個人是不能得罪的,而青帝就是其中最厲害的一個,乾善庸是不會去自找麻煩的。
顏皂恭敬地回答道:「晚輩遵命,津陽城的修真者聽從前輩的吩咐。」
黛南楓御對乾善庸說道:「是不是我們還要打一架?」
波若業上前一步,恭敬地說道:「前輩能不能多留一天,殼脊土的煉製需要一些時間,我們已經組織了一千多個元嬰期以上的修真者同時開始精煉,再有一天時間就可以煉製出足夠的份量了。」
乾善庸抬手射出一道金光,李強現在的眼力非同一般,他伸手抓去,一面精緻的玉牌出現在手中。乾善庸說道:「到了封緣星後m.hetubook.com.com,若是想見我,你可以到不夜城,那裡有聖城低級弟子的駐地,找到他們就行了。」
乾善庸奇道:「當然要回去,我一直在聖城潛修。楓御,你和我一起回去參悟天薦章,我們也好互相交流交流,比各自參悟要少走一些彎路。」黛南楓御想了想,說道:「你還是不放心我,好,我就跟你回去。」
不僅是黛南楓御不相信,就連乾善庸也知道他在胡說八道,但是李強給出的修神天薦章確實是貨真價實的功法,兩人饒是精明無比,也還是猜不透李強的心思。
黛南楓御嬌笑道:「我們只救修真者,凡人體質太差,人數太多,我們沒時間去管。」她的神態語氣很自然,似乎這樣做是很正常的。李強脫離凡人的時間不算長,對凡人的感覺不像兩位仙人那樣冷漠,他心裡一陣難過,說道:「你們有辦法驅除凡人體內的魔頭嗎?有的話,能不能教我。」
李強無法判斷鑫波埆到底是什麼性質的地方,是危險還是神秘,是好還是壞,都不得而知,他知道乾善庸如果不肯說,自己是沒辦法逼問出來的。無奈之下,李強只得暫時放下對莫大哥和師尊的擔憂。
乾善庸用神識稍稍查看了一下,知道李強給的是真品。李強鄭重其事地說道:「老乾,天薦章用來參悟,我沒有任何意見,只是你不要修煉,其中的風險你是知道的。楓御大姐,你別冷笑,我說的都是實話,不信的話,你問問老乾,逆行通道是怎麼被封閉的。」
黛南楓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說道:「乾大哥,你這是幹什麼?這還用向他解釋嗎?小傢伙,別以為青帝收你為徒本仙子就不敢動你,你要是不乖乖交出天薦章,哼!本仙子會讓你後悔莫及。」
乾善庸哪裡知道李強轉了這麼多念頭,他問道:「那些被魔化的人都被你封進迷蹤大陣裡了,你打算怎麼辦?普通凡人過不了多久就會變成行屍走肉的。」李強微微一呆,說道:「難道你們沒有辦法救治?」
乾善庸不耐煩道:「你問這麼多幹什麼?」
李強說道:「孤星老大沒說什麼,只是傳達了青帝的詔令,至於處罰——聽孤星老大說,他回到仙界後,青帝罰他在天將輪上修煉,別的就沒有什麼了。」他故意說得不清不楚,隱瞞了不少內容,因為他還搞不清乾善庸的意圖。
李強不由得一驚,知道他說的一定是赤明魔尊。
李強笑嘻嘻地問道:「百耋天君是誰?難道他比羅天上仙還要厲害?」
李強冷眼旁觀,乾善庸和黛南楓御的爭執給他一種感覺,這兩人的關係絕不一般。乾善庸不讓黛南楓御修煉的原因,李強心裡非常清楚,因為修神天薦章不是什麼人都可以修煉的,乾善庸好像知道這個道理,他阻止黛南楓御的目的顯然是為了她好。
李強心裡還有個問題想得到答案,他問道:「老乾,你在這一界待的時間很長,問你一個地方,不知道你去過沒有?」
黛南楓御是一個很倔強的女仙人,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她就越是要爭取。她扭頭問李強道:「小傢伙,你給不給我?」李強知道她的厲害,何況他對這兩個仙人也沒什麼好感,他樂呵呵地說道:「給!為什麼不給?不管誰問我和-圖-書要——我都會考慮——不給,只有仙子要,我無條件的給!」
乾善庸扭頭盯著李強,眼中金芒閃爍,他冷冷地說道:「這是我的事,不用你來操心。」
聽著兩人的爭論,李強不由得感到後怕,他現在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幸運,要不是青帝想拿他當實驗品,恐怕逆行通道一開通,仙人就會越界追殺過來,自己的運氣就算再好,也是逃不過去的。
李強突然反應過來,和仙子還是少開玩笑為妙,被她當著乾善庸的面修理一頓,那就不妙了。他連聲道:「還你!還你!哎,還是楓御大姐厲害啊。」他抖手將定聆珠拋了過去。對黛南楓御李強確實有些無可奈何,不完全是畏懼她的實力,在他的觀念中,和女人爭鬥不是男子漢的行為,贏了不光彩,輸了更難看,所以只要沒有危及到生命,他就盡可能地避開。
李強忍不住鼓掌道:「好啊,這話我愛聽!老乾,你這個羅天上仙當得窩囊,還不如楓御大姐爽快。」他對黛南楓御的特立獨行十分欣賞,立即改口叫大姐,他最喜歡有自己想法的人了。
乾善庸心裡不知道是該感謝李強好,還是對他冷淡好,他實在琢磨不透李強的意圖,淡然道:「什麼地方?你說。」李強一邊注意看他的臉色,一邊問道:「鑫波埆是什麼地方?」乾善庸微微一顫,強壓住內心的不安,反問道:「鑫波埆?我不清楚?你問這個幹什麼?」
乾善庸說道:「也罷,既然你有心相救,我就留幾個驅魔功法給你,算是交換吧,以後再見面,是敵是友就要看緣分了。」李強聽懂了他的意思,看樣子乾善庸和孤星之間的恩怨不會很快結束的,以後如果他們兩人爭鬥起來,李強的態度是很重要的,作為青帝的徒弟,他也是其中一個微妙的因素,只是乾善庸並不知道青帝還沒有收他為徒。
乾善庸的注意力也轉到小白身上,他仔細看了看,說道:「我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別管它。小傢伙,把修神天薦章交出來吧。」
黛南楓御顯然是不知道,她也問道:「什麼鑫波埆,在哪裡?」
李強笑道:「問清楚後,我再決定給不給你修神天薦章。」
乾善庸似笑非笑地看看李強,說道:「你還是慢慢傳送吧,我們在這裡稍稍耽擱一段時間立即就走,嘿嘿,不帶你啦。」他的樣子很氣人。黛南楓御揮手解除了禁制,說道:「小傢伙,你自己走吧,我們習慣獨來獨往,就是到聖城,我們兩人也是各走各的。」
李強立即知道他在說謊,看他的神態他是知道這個地方的,而且這個地方能夠讓他這樣的羅天上仙感到不安,應該不是沒有原因的。李強不由得緊張起來,莫大哥和師尊跟著孤星和軒龍去了那個地方,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黛南楓御嬌俏的臉蛋上露出一絲頑皮的微笑:「你要不要試試?」
乾善庸似乎有難言之隱,又沒有辦法解釋的樣子。
乾善庸無奈地說道:「別打了,都打了幾千年——唉,算了,楓御,我這是為了你好!在逆行通道,要不是你引偏了擂仙錘,我就慘了,你知道的,我是不會害你的。」他的口氣軟了下來。李強聽得目瞪口呆,看來這兩個人的交情的確不一般,怎麼看都是一對冤家。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